【轉載】粉粉兔的異想世界

https://komlandindependence.blogspot.com

偶然看到的文章,諷刺滿分,實在是太好笑了,就想到來品蔥分享下。但是文章有點長,全部貼過來不太方便,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點連接去看看。這裡先貼一部分吧

粉粉是一个居住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十五岁普通汉族小男孩,粉粉本来不叫粉粉,但是因为粉粉爹经常揍他,衣服上的血迹没擦掉就丢进洗衣机,校服都变得粉粉的,于是学校里的同学都嘲笑他,叫他绰号粉粉。虽然好像全校小朋友都嘲笑他,而且汉族小朋友还会打他,但是他觉得一切的错都是那些维吾尔小朋友的错,因为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讲一些听不懂的悄悄话。粉粉觉得他们非常讨厌,况且,学校里的老师也经常偷偷叫那些小孩小偷、杀人犯,所以粉粉总是觉得他们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灾星。

粉粉家并不有钱,虽然粉粉爹名义上也是编制人员,却因为文化程度不高而处处受排挤,粉粉妈是回族,是组织安排“民族团结”嫁给粉粉爹的,粉粉爹还老怪粉粉妈脸长的扁扁平平的,一点都不民族,想到就郁闷。粉粉爹郁闷就喝酒,喝酒就更郁闷,更郁闷就开始揍粉粉妈和粉粉,粉粉妈只有护着粉粉小声念经。不过,粉粉觉得爹还是爱自己的,比如他老跟粉粉说要读书要读书要不然将来和他一样没出息,“恁瞅那鳖孙维子也能当干部,不读书,中么?!”。粉粉就感谢爹的教导,再也不出门耍了,八岁起就戴上了眼镜。粉粉心想,只要读书读过了“鳖孙维子”,以后就没人能欺负他,只有他欺负人的份了。

但三年前,粉粉爹报名了什么一家一户项目,要去南疆了。粉粉爹兴奋得喝完酒都没打人,还脸红扑扑的说:“这下能好好教育教育那些维子妮儿了哈哈哈。”粉粉妈就转过头不说话。总之,那天起粉粉爹就再没出现过。粉粉没有了爹暴揍的威胁,也慢慢觉得自觉学习越来越难,他在学校的成绩越来越差,又老觉得那些维吾尔同学瞧不起自己,对他们的恨意越来越深。

他还发现了一个叫“大汉天威”的论坛,里面都是些可有知识的人了。粉粉慢慢了解到汉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当年全世界都打不过,所以就一起来欺负汉人。他还了解到维吾尔人就是美国用来消灭中国的武器,这些人仗着汉人对他们宽容就打砸抢烧,坏事做尽(粉粉不由得感到自己非常英明,至少在这一方面比别人聪明多了)。粉粉越上这个论坛,就感到越爱国,还觉得自己这一代是有特殊使命的一代,因为国外反华势力越来越猖獗,自己就更有义务维护国家尊严。因此,他发现“粉粉”一点都不丢人了,既然反华分子喜欢叫他们这种爱国者“小粉红”,那他就要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是小粉红。他特别喜欢那部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于是就把网名干脆改成“粉粉兔”。论坛上最开始有好几个人以为他是女孩子,纷纷来献殷勤,一来二去,粉粉也算小有名气了。

即使如此,粉粉在学校里还是没几个朋友,最近一两年,网络也非常不稳定,断网之后的空虚让他非常寂寞。这时,粉粉幻想出了一位朋友,他是一只老年维尼熊,和他一样,也非常爱国,非常有骨气,对美国人非常强硬,一点都不含糊,同时也对他提出很多很好的建议。比如“读什么书嘛,读个书皮就差不多了,初中生照样有出息”、“我们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成语里有很多通假字”什么的。不过他最常给的建议还是“知识改变命运,多上上论坛,多学学知识。”在爹不在的日子里,粉粉感觉维尼熊填上了一份真空。

于是,粉粉的生活渐渐改变了。白天,他对维吾尔同学怒目而视,晚上,他在网上谈古论今。他时而读过各种政治军事著作,吊打反华分子;时而和三两坛友分享种子,打入敌营,仔细观察(这时维尼熊总会知趣的躲开);时而敲着桌子对妈妈进行思想教育,告诉妈妈不要念经要相信国家。随着对国际局势了解的深入,他发现中国现在愈发强大,已经快要和美国硬碰硬了,他如此期待中国当上世界第一的这天,这样他就可以亲自观察那些金发美国妞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经常与坛友组团到微博汉奸留言区骂娘;“如果你也是种花家的狂饭,请转发让汉奸见识见识我们的决心!”——这样的帖子他不仅条条转发,甚至还自己写过两条;在坛友的帮助下,他们还翻墙“远征”,在真正洋鬼子的账号下骂娘,别提多解气了。

最近新疆局势越来越好。有一天,维尼熊告诉他维吾尔人都被抓起来了,他高兴得马上和坛友分享这个消息,大家都感叹汉族复兴的日子要到了。这对他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他兴奋得连着观察了两次。随着局面的明朗,街上的安全检查、住户登记也越发严格,他今非昔比,除了感谢兵哥哥的保护,也意识到反华分子会大做文章,那一晚,他又用两本二战史和三部讲反恐的美剧教训了一个汉奸,有一个论坛的新人回帖说“惊了!大神是不是学历史的啊,怎么知道那么多!“

这一刻,粉粉感觉到达了人生的顶峰。

突然,他听见一声微弱的咳嗽从粉粉妈卧室里传来。可是,粉粉妈还没回家,为什么?

虽然对付汉奸粉粉已经有了两百种手段,但对小偷粉粉倒真不知道怎么办。他僵直了整整十分钟,才战战兢兢地拿起书包,想着真要是小偷怎么也能挡两下。他蹑手蹑脚地接近了卧室门,终于鼓起勇气推开房门。那一霎那,他惊呆了——

房里是一个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少女,高高的鼻子,长长的睫毛,会说话的大眼睛,微微颤抖的嘴唇。这是、这是……这是——一个妈了个逼的维吾尔人!顿时无数问题涌入他的脑海:“她咋进来的?” “我应该认识她吗? “她是来找我报仇的吗? “我打得过她吗?”这时,女孩开口了:“你、你是XXX吧?……谢谢你,我的家人……都被带走了。是你的妈妈发现了我,还收留了我。谢谢你!”

有那么一瞬间,粉粉感觉到了一种跳动的,从来没感受过的情绪,正当这淡淡的情绪要悄悄蔓延开时,他看到了维尼熊躲在小姑娘背后,左手比了个一,右手比了个三,又划拉划拉左右手做了几个动作。顿时,他感觉另一股陌生的情绪熊熊地燃烧起来,他品味了五秒钟,发现这种情绪叫“权力感”,他感到它在他身体里来回乱撞,最后像一百条炽热的虫子一样俯冲下去。

他慢慢地说,“欸,你不能被发现是吧?”少女感激地笑着点了点头。

他上前一步,说,“那你得报答报答我吧。”少女退后一步,微笑消失了。

这时,无数曾经的观察材料都苏醒过来,少女惊慌失措的眼神好像一个信号,他太明白接下来的情节了。他按捺不住,突然冲了上去——

结果,他发现从八岁起就没有体育锻炼,如今似乎正在阻碍他走向阶段性胜利。少女看着矮一头的粉粉,突然一个头槌!粉粉立马跪倒在地,双手抱头,心里验证了对维吾尔人的所有看法。接着少女一个直踢!不偏不倚正好踹在粉粉最羞于启齿的自治区!粉粉眼冒金星,陆游、岳飞等爱国诗人的形象在他眼前闪过,“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家国情怀点燃了他的赤子之心,满腔热血穿越丹田,爱国诗句冲破牙关,爆发而出——!

“操你妈!操你妈个臭逼!操!操死你妈个逼!我他妈现在就去举报你,让他们操死你个臭逼!你妈逼!你妈了个逼!”

粉粉遮着脸转身狂奔,少女呆住了一会儿,但已经晚了。粉粉砰地一声关上家里的铁门,只听见少女的喊声“对不起!对不起!别去!你妈妈也……”。粉粉擦了擦眼泪,心想妈了个逼的维子骂人都不会骂,真他妈没文化。他转眼就冲到了街上,晚上九点的街头,行人熙熙攘攘。他跌跌撞撞地闯进两个派出所,大声地邀功,结果都被民警当成醉酒的小流氓,被一脚踹出了门(第二个警察还再次踹到了他的自治区,让他又多躺了五分钟)。第三次他终于学乖了,调整好情绪,像一个守法好公民一样填写了申请,走好了程序,终于成功地举报了!

胜利后的空虚来的同样快,警察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才能出警,他也不太敢回家,同一个城市又没有朋友,只好游游晃晃、担惊受怕的流浪了一晚。第二天中午,他才小心翼翼地打开家门,发现那个维子已经不见了!他终于放下心来,美美地睡上了一觉。第三天上午,他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下床时顿时痛得大叫起来,原来他受伤的部分早就肿得麻木了,他正在懊恼,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粉粉一瘸一拐地挪到门口,发现原来是两位民警,他们邀请粉粉去派出所坐一坐。到了派出所,他被请入一个单间,像审犯人似的,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安。这时,一位表情严肃的民警走了进来,开门见山:“XXX是不是你的母亲?”

粉粉一时摸不着头脑:“啊、啊……是,是是叔叔。”

“XXX因为涉及从事宗教极端活动,已经被依法逮捕,这是她的批捕书,你作为她的直系亲属,需要在上面签字。”

粉粉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眼泪打着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立马被摁了下去。

“老实点!”民警不怒自威,“这是我们的工作,请你配合!”

粉粉大脑一片空白,嘴巴开开合合,却说不出一句话。

民警也没办法,想了半天,严肃地说:“我看你瘸着来的,是吧。你这个情况,属于和宗教极端分子搏斗,属于见义勇为。是可以由我们所里开证明,享受公费医疗的。”

粉粉宕机的大脑终于输入了一条好消息,他慢慢抬起头。

“但是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就无法证明你属于见义勇为了,明白吗?”

又有好几条信息接连进了粉粉的大脑,现在它们在互相打架了:“我如果签了,妈妈是不是就得 进去?” ——“我如果不签有啥用?妈妈不是还得进去?” ——“我要是不签,抓我咋办?”—— “如果我进去了谁来帮我妈妈说话?”—— “现在救妈妈最重要,得罪了警察,还咋救妈妈?”——“不孝有三,我要是得不到治疗咋对得起妈妈?”最后,理智终于回来了,粉粉理了理思绪,得出了结论:“都怪那个傻逼维子”。

回到家后,他感觉心情轻松了一些,警察说七个工作日之后证明就会开好。粉粉听到“工作日”,觉得中国的警察还是越来越专业,越来越有效率了。他打算先去把身体治好,然后慢慢想计划救妈妈。想到这里,他还是不争气的哭了起来。这时维尼熊对他说,“伤心什么,这是一场大胜仗啊!我们粉粉也为大汉崛起出力啦!”粉粉抬起头,仿佛好受了一些,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慢吞吞地移到了电脑前,朦胧的视线中,他敲下了帖子标题“今天lz亲身跟维维对峙!结局却让人寒心。。。”

他将他的故事一五一五地告诉了坛友,坛友像家人一样,有的为他点赞,有的为他祈福,还有的默默在私聊中给他发了两个种子(他疼得哼出了声)。最后,有个新人还建议说“要不要去微博求助一下啊?把真相发出来!”但他立马就被坛友给声讨下去了。“这不是胡闹吗?粉粉还没去医院呢?你少坏事了!”“什么真相!你说话怎么跟公知一样!”“要是粉粉被当成造谣,你来养他家人吗?没事少吃人血馒头!”粉粉看到坛友对他的关心,心里暖暖的。

头一个星期,粉粉在坛友的暖暖和维尼熊的暖暖下,暖暖的。

第二个星期,坛友还是那么的暖暖,粉粉的自治区暖暖的,心里,也暖暖的。

第三个星期,粉粉感觉有些不对了,他不想让坛友担心,偷偷地打了个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答应立刻展开工作。

第四个星期,粉粉确定有些不对了,但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看着论坛上为新热点争得头破血流的坛友,最后,偷偷地向版主“浩克”发了一封私信:“我觉得明太祖要是晚驾崩十年,至少能收复菲律宾,东欧有点太夸张了,呵呵。对了,我妈妈那个事儿好像还是没下文,你觉得去微博发个帖子行不?”

浩克是老版主,人也沉稳些。他中肯地建议道:“现在这个情况,去微博也是可以的。但是你措辞一定要小心,要是被人家误会成造谣传谣,那你就搬石头砸脚了。记住,一定不能让人觉得你跟任何反华势力有关系,一定不能对个别的民警有意见,就说民警同志太忙了没有顾过来。一定要以热爱祖国为前提,切记,切记!”

粉粉有了底气,打开了尽是转发和五个字以内评论的微博,激动地写下了头几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X市XX区XX街道派出所民警同志需要注意不作为现象!我是一名普通的新疆中学生,从来都以一名中国人的身份自豪,但是……”

就这个但是,却让粉粉卡了整整三天,如何巧妙的使用词汇让他苦恼,他这才发现平素习惯的论坛语言似乎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他绞尽脑汁,忍着身体的疼痛,想象着自己是鲁迅、巴金,在伏案为着真理和正义笔耕不缀。终于,他将两百字的帖子整理好,点击了发送——

1天,1赞0转发。

2天,2赞0转发。

3天,2赞0转发您的微博含有敏感词语,系统正在审核中。

他学乖了,立即向坛友求助。坛友也义不容辞,纷纷表示在他微博解禁后会转发支持。

6天,微博解禁, 5赞3转发!他感到浓浓的暖意,全身上下。对了他已经麻麻的不感觉多疼了。

但是,他也不是十岁的小孩了,他知道这些转发量是不够的。然而,他也隐隐感到松了口气——如果转发量太大引起误会了该怎么办?他怎么跟警察解释自己不是有意引发公共事件的?

正在此时,一封私信的提醒声刺耳地打断了他的担忧:是浩克。只有一句话:“你被国外反华网站挂了!”像在审讯室的那一次一样,他又一次掉入了漩涡。粉粉急忙打开翻墙软件,点进浩克发来的地址——顿时,愤怒,委屈,复仇的怒火滚滚而来——这个账号专门搜集一些寻衅滋事的微博博主,然后找他们之前微博的“爱国证据”,来嘲笑他们罪有应得!“我他妈能跟他们一样吗?”粉粉狂怒地捶打着键盘,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妈的一帮喜欢棒子的女的,爱个鸡巴的国她爱!”粉粉的眼泪掉在了键盘上,他问自己,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坏人在国外吃香喝辣,好人却疼得火烧火燎的?为啥?

为啥?

“为啥?”维尼熊若有所思的反问,他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

粉粉也若有所思。突然,他点进了挂他的账号的页面,一条一条,像克格勃一样条分缕析,拖动,再拖动。终于他找到了!一条转发,转发的是World Uyghur Con……Con……不管怎样,这就足够了。粉粉以电光火石的频率愤怒地点着键盘。

“操!!!!!!!!!!!!!!!!!!!!!!!!!!!!!!!!!!”

粉粉催动全身的真气,石破天惊。“砰!”

键盘和鼠标坏了。也好,这样的网,不上也罢!他跳回床上,气鼓鼓地入睡了。梦里,他是管理维吾尔教育营的营长,那么多个被关着的维吾尔女人,还有那个该死的维吾尔妞,就她,就她了!疼……疼呀……

第二天上午,他又被敲门声吵醒了。他打开门,又是民警!这次的两个警察都长着长长的钩鼻,看起来更可怕了:“你是XXX吗?我们怀疑你涉嫌……”

不!粉粉心想,误会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他急忙解释道:“我没有造谣啊叔叔!叔叔你们要相信我!我那个帖子完全没有说你们的坏话!我有残疾,我还见义勇为!你们要相信我呀!我是最拥护政府的了!”

警察狐疑地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涉嫌使用非法软件浏览境外网站。”粉粉当场僵硬了,心脏仿佛要缩到爆炸。然后,警察推开石化的粉粉,大剌剌地进屋,四处翻找,查看,最后在电脑前坐下来。他们脸上带着嘲笑,他们长着钩鼻子,他们一个向另一个耳语,粉粉竖起耳朵——听不懂!他们耳语完毕,嘴咧得更大了。不,不,不!这怎么可能!为什么要这样羞辱一个小粉红!

他们从位置上起来了,慢慢走到粉粉面前:“现在确定你使用非法软件浏览境外网站,加上在互联网制造谣言并传播,影响社会秩序。现依法将你拘捕,请你配合。”

粉粉慢慢坐到了地上,怀疑地摇着头。一位钩鼻看了他两秒,转头对另一位说:“个瓜批。”

个瓜批?个瓜批?啥意思?不是普通话?凭啥?操他妈凭啥?一个火星好似燃起了连片的油田,近个把月的愤怒颤抖了大地,喷涌而出。粉粉感觉一生的勇气都集中在这一刻爆发了,他怒吼道:“凭啥抓我???你他妈是维子!!”

那位钩鼻子眯起眼睛,弯下腰抓住了他的头发:“老子是你爹!”

“砰!”粉粉的脑袋撞到瓷砖上,粉粉昏了过去。

总之,粉粉进了看守所,一系列的程序,粉粉都麻木地跟着做了。现在,粉粉和另外十五名狱友住一起,他感觉自己时刻在梦游,这样就能忘掉身体和心灵的伤痛。在吃饭时,他梦游,在洗澡时,他对着门,梦游,睡觉时,他梦见自己在看守所。只有在狱友讨论政治时,他的大脑才抽空上线了。“嗨要说这共产党还是不服不行,你不服他就治你。”“你懂啥么,那么多腐败,就是共产党这个根子烂的!”“嗨你懂啥么,下面的事儿人家上面清楚着呢,就是不拿你,要拿你一拿一准……”

粉粉忍不住要冷笑了。你们懂啥是集中民主制吗?你们懂GPD吗?你们懂啥是黑暗森林吗?你们懂啥?粉粉想张嘴,但是几个星期不说话,话都说不利索了。粉粉一呼一吸,拼命地想发表意见。

“哼哼,哼哼……” 粉粉竟然冷笑了。几个狱友围了上来。疼,真疼呀!哪儿疼他踢哪儿!啊!就在粉粉快要透不过气的时候,维尼熊出现了。

“要坚强!要挺住!你可比这些人高级,他说风雨中……”是啊,换在宋朝这些人就是被充军发配的料,自己一个知识分子何苦跟他们一般见识呢?盲流!粉粉这么想着,粉粉的神经网络疏于练习,粉粉这么说出来了。

维尼熊不离不弃,趴在地上透过腿影给粉粉打气:“苏武牧羊,凿壁偷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就这样,粉粉继续在监狱活着,好在维尼熊回来了。现在,在粉粉饭被抢的时候,维尼熊亲切地提醒他周总理小时候还喝过墨水;在粉粉洗澡的时候,维尼熊帮他守门;在粉粉睡觉的时候,他觉得维尼熊也在帮他守门吧。维尼熊不仅保护他,也鼓励他直抒胸臆,最开始他是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最后,打他的人都越来越少了。粉粉感到有些寂寞,只好和维尼熊谈天说地,到兴奋处还击箸高歌,粉粉觉得自己可有名士风范了呢。果不其然,狱友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怪,粉粉不及多想,终于有一天,两位狱警夹着他把他送上一辆车。他急忙问:“警察叔叔,要送我去哪儿啊?”警察叔叔不耐烦的说,“还能哪儿?精神病院!”粉粉长叹一口气,心想:

“我的思想还真是超越了这个时代呢。”

7
分享 2020-02-20

5 个评论

“左手比了個一,右手比了個三”

👉👌

好的我懂了。
笑得停不下来
学习了  建议拍电影传播
這個設定好像喬喬…就是一個小孩幻想自己的朋友是希特拉那部作品🤣👍
太高雅了,建议置顶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