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衣帝--中锅梦

滚滚大洋东逝水,镰锤淘尽韭菜。大国之梦转头空,红旗依旧在,初心已忘光。老黄白左大厦上,笑谈美帝斗中修。肺炎春运喜相逢,改开四十年,都付笑谈中!
       酒酣宽衣尚开张,拉清单,又何妨!疯狂宇宙,掀翻小池塘。会当扛麦两百斤,西南望,肺炎猖。
      怒发冲冠,港府处。拍案而起,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七十功名血与火,八十诸国云和月。谁曾想,武汉肺炎来,声名裂!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扛麦岁月稠。恰知中华少年,风华正茂;扛麦十里,岿然不动。挑粪盖房,激荡沼池,粪土当年满脸留。
     就问美帝与中修,谁是真腥英雄?贸战耻,尤未雪;肺炎疫,何时灭!大江涛涛人民血,谈笑风声韭菜叶;待从头,毁掉旧山河,走人耶。
6
分享 2020-02-23

10 个评论

膜乎,请
高雅创作suki

膜乎,请


算了吧,本人还是主打键政的

算了吧,本人还是主打键政的


能否申请转载许可?
带词人suki

能否申请转载许可?


能,不过膜乎的帖子我看过几片,比我的改编诗词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我这篇的灵感也从那里来的

我这篇的灵感也从那里来的


已转。https://mohu.pincong.rocks/article/1474

已转。https://mohu.pincong.rocks/article/1474


谢谢
好诗,好诗啊!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