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删除

10
分享 2019-05-08

58 个评论

楼主说的太夸张了吧
近平手里有军队,我不信共产党会让中国憋死而不对外侵略转移矛盾。
已删除
虽然觉得你的言论太夸张,但是读起来十分过瘾。
国内岁静蛆还在粪坑里小确幸呢,一点都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预警。
已删除
你觉得岁静婊,粉红蛆什么时候能形成一种自发性的,规模性的觉醒呢?底层党员,底层体制内的,现在的觉醒程度有多少?
如果楼主说的是真的,虽然我总觉得有恶意的把人往民小倾向上带的感觉,关于和各路张献忠,袁世凯以外的中国,我只能说这么多。

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笑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 神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路加福音 23:39-43 和合本)
已删除
已删除
至少有一点就不太可能:“货币贬值和超发货币”。因为外贸赤字中国已经被美国指责了超过十年了“货币操纵国”,美国一直认为中国通过政策手段不合理地贬值人民币从而提高出口商品的竞争力。而这次贸易谈判中,让人民币“回归应有价值”也是重中之重。所以如若中国政府做出妥协,人民币升值却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而届时国内面临的问题为通货紧缩引起的消费下降,而非通货膨胀引发的过度消费。
已删除
已删除
人民币是特殊的,消费多与少只取决于房事。
现在中国政治圈的最大问题就是习近平判断力太差,扳倒了薄熙来却继承了薄熙来路线。台面上那些左右政治风气的左逼背后其实有红二代支撑,而红二代的利益就是国企和体制内的系统。这些红二代为了打击推崇私营经济的右派保护自己体制内的既得利益,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中国传统的左右政治派系已经完全失衡,这帮左逼得势之后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大风浪。
如果真到那一天,台湾 朝鲜 日本 大概率会出事
共产党要是对外输出暴力,只会死得更快,苏联就是例子。如果中共只是在内部搞集中营,那美国和欧洲只会睁只眼闭只眼,但如果要输出暴力,扩张势力,那就是挑明了的军事对抗
已删除
我怀疑你反民小反魔症了,民小言论还能有水军操作?谁会在后面买水军发布这些言论?难不成真的有美分?哪来的钱,目的又是什么?
靠谱 总算有个说一些应对方案的 目前的事实和趋势已经再明朗不过 希望集思广益说说小民乱世求生方案
完全闭关锁国不大可能,但是中美关系发生质变之后,中共会寻求跟俄、朝、巴构成更紧密的同盟,同时也会往欧洲找出路,最后会去拓展非洲和伊斯兰世界的市场。这些战略动作的受益者主要是国企和体制内,受害的是私营部门,未来出现失业潮、养老金危机的风险很高。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如果要飞得高
就要把新中国忘掉
周五晚去KTV只唱这首歌
那个回复前一部分是姨学复读机cosplay(并不一定真的是确信楼主是哪类人,我只是对上次的楼主的文章有点印象,可能印象有偏差),引用的是阿姨的同心圆学(引用姨学的时候总是懒得找原文)
阿姨推特的相当部分会指责民小作为反党反国分子拉反中反华分子进入内圈。
为被猪笼草消化创造条件。
并不是真的需要境外势力在操作颠覆,而是民小相比于把爱党分子拉拢成反党分子,更容易把反中分子拉拢成反党分子。甚至可能匪碟也在做这样的工作。
其实我应该在楼主的上一篇文章这么回复的,那篇原文
“3. 天生使命型。
    这种人属于社会进步的人魁。读过自由民主的书籍。”
知识分子气息浓度太高我受不了就没管,这次又见到楼主就把本来打算复读的姨学内容给复读了。
有谁读过特朗普的《THE ART OF THE
DEAL》即《交易的艺术》
认为川普只是在搞极限施压的手段是中共对美国最大的误判。
墙内人在观察和分析贸易战,预测中美关系走向,预测未来发展上最根本的错误就是仅仅停留在墙内人那种列强争霸的格局和利益计算小聪明上,这个东西是国际关系的重要因素,但远非决定性因素。

忽略各国和各个文明的意识形态差异、价值体系差异,强国人永远无法抓住世界的真正脉络。
没有防火墙的地方嗅觉都敏锐。SB看谁都是聪明人。
反中拉成反党不反中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反党反中反国其实说的是一回事,一旦你认清了你党就是迫真中华民族和大一统的化身,而你国就是你党的皮囊,你就不会只反党不反国反国不反中了。正如同不可能让一个反贼再自发变成小粉红一样,也不可能让反支分子变成民小
我不明白为什么读过自由民主的书籍,知识分子气息浓度太高就是民小?没了解过自由民主的政治文盲才不是民小?
我之前提过的芝士粉子家庭出身的闷声发大财派同学
主动拉着我谈民主,开放的社会,鄙视习的不学无术,推崇孟德斯鸠和卢梭,然后我感觉不对,反问一句,“你看过卢梭吗?”,没有,但是喜欢卢梭
卢梭对社会的影响是灾难性的(不是我说的,但我认同这个看法),国内大部分民小即使没看过卢梭,也对这么群知识分子改造社会的理想非常有好感,但共产主义诞生的温床就是这些知识分子改造社会的理想啊

在姨学视角(我比较赞同),和加尔文派的视角,希望通过民主自由的理想反对共产主义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这种理想到了登峰造极的产物,求助于社会改造的理想肯定是玩火自焚,得求助于过去已经运行良好的一套系统才行,但是民小一般不爱已经运行良好的系统(基督教,保守主义,共和党保守派势力,而爱社会大医保,全民看病不要钱之类的东西。李一平之类的民运不知道是真信还是假信自己说的那套,如果是真信那我也没法了)
把你的政治主张建立在什么事情上,如果是理想国那种柏拉图主义地想要建立美好的新世界,在姨学看来就是没有希望的民小。楼主上篇文章举的天生使命型反共人士特征只有看的书多,不是民小是啥。。。
反正我在姨学视角看不下去就顺嘴复读了一下,姨学本身对错另外再说(我也不觉得姨学是根本标准),我只是引用了阿姨的观点。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333
这篇视角真是完全的民小了,(民小的好坏我也不下论断了,但是我将楼主归类为姨学定义的民小还是没问题的)

没有挂楼主的意思,只是说明一下为什么这么分类,以及姨学的大概的分类标准
最后总结一下,姨学因为继承斯宾格勒,是一套循环型的世界观(文明季候论),自然会直接把进步论者打成“民小”作为蔑称。
我觉得至少在中国问题上万万不可以用进步论来看待,所以也不怎么看好进步主义者。
当然,姨学的错误可以另外再说。
支持楼主多发布这类观点,提高品葱的质量需要更多这样切合实际的观察和总结。
当然拓宽视野的理论、历史、报告也很重要。

楼上两位@rtgzddgh @@小钙钙 姨学的讨论,其实个人以为应该多用姨学以外的其他学说来相互比较,发现姨学的价值,只在姨学里兜圈子没太大意思。
已删除
已删除
你不必理会这些非常情绪化的人,刘本身的言论很正常,但他背后有一群人用类似传销的模式在推,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否定其他知识分子,让不明就里的人觉得只有阿姨是前无古人,其他都是犬儒。
2013年以来,没有好消息
直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直到500亿美元货物的25%关税
昨天2000亿美元货物的25%关税上线
能吃草的就吃草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吃草的
有香槟的庆祝
庆祝跳船成功
主要是他连看都没看过,这不就是迫真读过自由民主书籍了?我认为卢梭本身没有问题,因为他主要观点是在哲学,而不是政治学上,因此不能看他的应用价值。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333此外这篇文章我没看出哪里民小了。我理解的民小是过于乐观理想化的民主主义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定义的民小,难不成所有不认同姨学文明季后论的都是民小,就和所有不支持分裂的都是皇汉一样?这种定义实在过于二元化,在各个角度来讲都没太大意义。统战上讲二元论就是危险的,因为这会造成对方不是敌就是友的局面,根本没有统战机会和价值。

此外,进步主义者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正是因为他们存在人类社会才能得以进步。不过这类进步应该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自发改变,一切中心化自上而下的进步主义几乎都会或多或少带来灾难,除非这类措施已经被人尝试过且已成功,也就是你说的过去存在的良好秩序。
我并不是完全认同姨学啊,我在复读姨学信息的时候并不加入自己的理解。
大于某个阈值的话我会直接复读我认为合适回复的姨学观点,虽然不一定是原文,但并不自己调节力度。
(实际上最近我看的被阿姨攻击成支田耶的加尔文派,很明显持有线性时间观,疯狂反对文明季候论和德性动力学,但我不会把他们归纳成民小)
我之所以觉得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333属于民小,是因为在同一篇文章看到了“房价”,“结婚困难”,“教育改革”,“利己主义者”,“娱乐至死”这类知乎流行的词汇,然后下意识直接归类为和知乎很像的,表面上忧国忧民,实际上还是不痛不痒的自嗨中产阶级。然后这一篇又太像是youtube和推特那群民运的建议风格,所以我判定为民小,习惯性讽刺了一下。(当然,我很有可能是错的,如果我是错的,那说明世界比我想得要美好一些,应该说是好事)

多解释一下,阿姨对中东/苏格兰/非洲黑人酋长都是跪舔态度,唯独对各国非保守派的知识分子特别讨厌,近期的访谈每篇都极尽其能力丑化知识分子,但是表现得对自己所在社区的牧师怕得不行,他总是对自己在新疆时期两次用洗衣粉公然杀掉领导的一缸热带鱼的光荣历史津津乐道,但是说自己如果对本地的牧师这么做会被打得很惨。
另外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926,黄正宇的回答下有了后续进展,在我看来算是一定程度上解释的通的(指黄正宇一直都是同一个人,不热衷于传教的自由派信徒,希望用语言让人警醒。)。但如果是cosplay也可以接受。
那你觉得大陆的中产阶级或者精神中产阶级该怎么办呢?拖家带口的
搞革命搞街头运动立刻被抓,前些年已经有很多运动
移民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走的路

你身在香港站着说话不腰疼

给阿姨招黑的还是那些狂热的姨粉吧?
我是说,你可以在类似被甲骨文辞退的场合说一些“房价高我们养不起了”,“小孩子不能上学了”之类的话,也许有用也许没用,因为这毕竟是唯一被允许说的话。
但我觉得稍微明智一点的人并不应该把生活地全部放在知乎中产阶级喜欢的哪些事情上。
更多的建议我并没有什么能力提出来,我也不觉得姨学都对。我更没有任何鼓励你去搞革命/民运/社会活动的意思。我只是指出在我看来不合适,可以用姨学批评一下的部分。姨学本身我没太大动机去维护。
如果举例子的话,之前深圳佳士那群学生,新品葱虽然主流冷嘲热讽看起来很冷漠,但真的不是说那群学生做了能让事情在任何一个层面好转。
“凡事都可以行,但不都有益处。”
知乎几年前就被营销号占领了,那上面的中产跟现实生活中的中产差远了。
中产的定义本身就是有稳定朝九晚五工作,非体力劳动,有社保医保的。体制内外的很多可以安居乐业的工作都可以算中产。
有效的改变现状,靠的不是幻想中共倒台、民主之后如何,也不是去海外建个党自封主席、搞什么诸夏建国的自嗨运动。

身处一个各种资源都被中共所控制、监控的环境,最好的斗争策略就是编程随想+阿桑奇的策略。

深入理解共产党的逻辑、结构、弱点、强项,找准关键环节释放信息。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它内部任何地方都有张力和矛盾,中共自身也处于世界强权竞争之中。中共的改革派现在深藏不动,实际上还是会透过各种管道向美国、台湾传递那些足够让外部力量去影响当权者的信息。这都需要对中共有深入理解。

不管你是身在香港、台湾、还是日本、澳大利亚、美国,要驯服公权力需要认清权力的逻辑、弱点,攻击权力最害怕的东西,限制权力最有效的就是将他曝光于阳光之下。民主的有效运行需要大部分人精明的公民社会,脑残粉才是民主社会最大的敌人。
另外,“房价”,“结婚困难”,“教育改革”,“利己主义者”,“娱乐至死”,这类东西都是一个人觉醒的开始。自由派圈子经常怼小粉红的说法就是,等进入社会被操两年就自然醒了,你批评这些问题都是这些人被一次次操的过程。在民主社会,绝大部分人还不都是只关心自己的生活?

在我看来,参与公共生活甚至为民主奋斗并不是什么高尚得不得了的东西,公共生活只是大部分人自私的需求交叠的那部分,民主和政府只是让这部分公共需求更公正有效的得到满足。

所以回到民主的本质,人关心自己的事没什么值得批判的。

另外,身处墙内在公开场合表达异见需要打暗号,不要以自由社会的言论标尺去理解墙内人真正的心声。
Couldn't agree more.
@byteinsight 这个留言不算骂人,就是抖个机灵
我认为你和黄正宇对中国大陆的情况并不足够深入了解
你们始终认为是大陆人不够觉悟才导致今日的现状
这个理解太单一化了,大陆14亿人,什么样的人都有
留美的大陆学生是外国学生中最容易接受基督教的群体
大部分人的信仰自由要建立在经济自由的基础上
很多留美学生其实很喜欢基督教的生活方式
但一旦被迫回国发展就不得不保持距离,甚至放弃信仰
越了解中共的人在这方面越是谨慎
即便是相对开放的胡温时期,真正了解中共的人都不会参加规模略大的团契或聚会

@用爱心说诚实话 传教或者让人醒悟的第一步不是说服或者骂醒
而是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建立信任
对接受无神论教育大陆人来说,要建立信任你还要证明你不是一个傻子、疯子、骗子、或者需要精神寄托的Loser
很多无神论背景的大陆人发现一个宗教信徒比他更聪明更智慧时都会非常震惊,从而开始反思,从而跟对方探讨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网上传教没用,因为缺乏信任说什么都没用
你非但骂不醒这些人,在我看来反而是在丢神的脸,犯了十戒之一
=========
回到经济基础的问题,如@KP2020 所言大陆的一切资源都被中共掌控,所以绝大部分人不可能为了信仰跟你走的,除非你有办法帮他搞到外国的绿卡,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们能做到在关键的时候沉默、低效率、故意犯错走漏风声,这就已经是相对最高的觉悟了。
把现在的你放到大陆那种环境,你们也不会表现得更好。
所以不用在网上批评或者看不起谁,你们不了解大陆的环境。
@用爱心说诚实话 要让身在大陆的人真正觉得自己身在地狱,唯一有效的办法让他在好的环境生活一段时间,要实现好的环境,要么你去大陆创造这样一个小环境,要么你让大陆人出国生活一阵,其他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大陆几千万基督徒,都不是什么海归,都是最贫穷的人,基督教本来就是穷人和罪人的福音,不是有钱人的玩具,一个人没有走到绝路,不会愿意接受上帝,我反复告诉你们身在地狱,不是要骂醒你们,是告诉你们你们靠自己,永远改变不了什么,这个时候,人才会寻找上帝,可惜这些小朋友太自高自大了,我说什么也没有用
只有我觉得如果川普要是有本事让中共开放国内市场,大家公平竞争。对普通消费者和不以出口为主的私企是件好事吗?看看那些进口商品的价格,再看看国内卖的垃圾保险。
所以从长期来看,很多人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你看不懂我的话吗?再看几遍。
太多匿名了,我也搞不清楚哪个是哪个,反正我说的都是用爱心说的诚实话,有耳可听的就听吧,听不懂就算了
我没打算传教,我自己都还没受洗,基督教也不是求着让人加入的社会团体,我也真的对叶公好龙群体不感兴趣。
“但一旦被迫回国发展就不得不保持距离,甚至放弃信仰”,这样的人我还能说什么?
基督徒最起码的要求是什么?
罗马书
10:9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10:10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
唯一有效的方法?
按你这么说基督在钉十字架上的那个要求自己被放下来的强盗还比只求将来基督再临记得自己的强盗还更配得救?
一个人不认识到人类是完全败坏的,是绝对不会真的信基督教的,
基督教对他们来说只是某个菩萨,某个达到理想社会的工具,某个护身符。发现哪天不如意了立刻就可以回过头去到知乎上当个田园退教徒,给人各种循环论证应该发现生活的美好,不要沉迷于精神鸦片。
我目前没有受洗,即使是将来,也对发展一群歌颂人类赞美人类相信人类自救能力的假基督徒毫无兴趣。
自己不够成熟的人才会用严格标准要求别人,你在学习圣经难道不知道人的脆弱无力?你的确需要再认真学习体会。彼得都三次当众拒绝承认自己认识耶稣,你又凭什么Judge别人?

再请你反思一下你自己人生中的重大转变,有几个是因为被网上阿猫阿狗的发言触动?
你现在慕道是因为身边人的影响,还是网上某个ID的网文或者几句对话?

不懂就不要随便批判,你要想在网上说服人,先把你身边的人说服了再来。
这个问题上我倾向于加尔文派。
我不觉得传福音者有义务保证让听者立刻悔改,而且也不可能有这种能力,这件事的主权绝对在于神,我如果要做,也只是让人知道福音,仅此而已。
而且我说人不能自救不是为了彰显我的正确,而是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没有含糊的地方,我一定会有做错的时候,但我不想因为我说自己都知道错误的话让人跌倒。
口中承认耶稣为救主,心里相信他会再临,我不觉得这对人是过高的要求,我并不是要求谁完全遵守律法。那实际上根本不是罪人们能做到的,但是要我说“人可以自己救自己”,“人不是完全败坏的”,“大家齐心协力能把世界建设成美好的地上天国”,那不可以。我也不想通过这样的话来吸引一群实际上没有被触动的人。
“人可以自己救自己”,“人不是完全败坏的”,“大家齐心协力能把世界建设成美好的地上天国”,这些难道是靠上网能明白的道理?
不是谁要你对传福音的结果负责,而是要你理解不同的环境,要你理解人,我是指出你并不理解,所以不要妄加判断。王怡、李英强这样在逆境中做到坚持的牧师是极少数,我不觉得那些被抓的基督徒最终有几个能坚持初衷,你自己没有被大陆的警察抓过关过,就不要拿着几句经文去判断别人。

该文章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评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