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成为反贼以后好处的思考

先声明我本人没有任何歧视小粉红群体的意思,仅仅是出于对比的需要,说一说成为反贼以后,我的思维方式,知识架构,以及价值观等方面的变化。欢迎来品葱的小粉红参与讨论。

先说结论,小粉红群体虽然生活在中国,非常熟悉和认可官媒所宣传的价值观,但是以小粉红为代表的包括自干五在内的一些群体,并不具备小范围内预测未来的能力。

个人认为,在中国,可以将不同政治立场的人按照反贼程度来划分为5个区段。

第一个区段的群体是不具备上网能力的人,比如你的爷爷奶奶。他们唯一获取信息的渠道就是电视和报纸这类完全由官媒控制的宣传工具。再加上人一旦上了年纪,主观意识上已经拒绝接受任何“新”的信息了。这里的所谓“新”的信息就是与他们从出生到现在被中共宣传一直洗脑的信息相矛盾的信息,例如中共的黑历史,中共高层家属在海外的资产,网络时代政府外包水军公司的常规操作等。当然,在中国还有很大一部分群体是完全不具备获取信息能力的人,例如山区里的农民,城市里的建筑工人,或者是血汗工厂的工人。这部分人本身就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更别提看电视看报纸去获取信息了。即便是看电视,他们也更趋向于获取不用他们去思考的信息,例如国产综艺和电视剧,俗称奶头乐。

第二个区段的群体是具备上网能力,但是没有获取信息能力的人,或是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没有时间去筛选墙内信息的人,比如你的父母。成为反贼的必要条件就是能够自由地获取信息,或是能够从墙内的海量垃圾信息中筛选出优质信息。如果仅仅觉得中共的政治管理在逻辑上有问题,便也只是觉得哪里怪怪的。这就好像法庭上要讲证据一样,没有证据就没有绝对的说服力。在这个前提下,只要提供给这部分人自由获取信息的工具,比如教会你的父母科学上网,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变成反贼。但也不排除一种情况,就是即便他们能够科学上网了,他们也不具备筛选和辨别信息的能力,有可能不会第二门语言,无法多方求证查找新闻来源和阅读第三方史料,再加上在中文信息圈里大外宣的存在,到最后他们可能会当一个保守的反贼。

第三个区段的群体是不完全具备获取信息能力的人,比如大学生群体。大部分的大学生并不具备科学上网的能力,特别是国内一些所谓院校里的大学生,有时间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但其本身尚未踏入社会,或者说没有经历过生活,所以很多时事在他们的脑子里属于无用信息。因为没有体会所以无法理解信息本身所包含的意思,或者说对这类信息根本就不感兴趣,没有被赵弹击中过所以认为赵弹是不存在的。个人认为国内的大学生和高中生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年龄增长了,时间变多了,然而国内本科的所谓教育也只不过是做题和选拔的延续,并没有像美国本科那样有练习批判性思考的写作课,没有大学应该有的启蒙教育。恰恰这部分群体又构成了现在网民的大多数,所以他们是要么是绥靖,要么是小粉红。

第四个区段的群体是具备获取伪信息能力的人,比如另一部分大学生群体,甚至是成年人。这部分人已经能够出于追剧追星或者看片的需要,自由地科学上网了。但是,他们本身的需要并不是大多数反贼那样需要有一个政治压抑以后的宣泄口,或是信息管制以后报复性地浏览各种被墙的信息。相反,他们的需求没有改变,仅仅是因为中共橄榄了他们平时娱乐的平台,所以不得已学会了科学上网。但就像第三个区段的人一样,由于没有经历过赵弹,就无法产生与之相对应的思考,这部分群体甚至很有可能被以共青团为代表的网络时代宣传部所利用。这部分各种小圈子的群体,被党利用完就抛弃了。当然,这部分人由于掌握了科学上网的手段,也算是高危群体,过了一个宣传风口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得换一批新的人。愿意响应号召出征的就先留着,情况不对照样请你喝茶。参考饭圈女孩。

第五个区段的群体是同时具备获取与辨别信息能力的人,包含但不包括所有的反贼。这部分群体的人太少了。我并不是说所有的反贼都在第五区段,很多反贼有可能是第三或者第四区段的人。然而第五区段的人不出意外90%以上都是反贼。这类人大多是有海外教育经历并且已经参加工作的人。获取信息的能力包含但不仅限于科学上网,还得会一点社工,甚至懂一点电脑技术;辨别信息的能力在于是否在获取信息的时候能保持客观中立的态度,以论文检索式的严谨性多方求证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对各大媒体的政治立场与偏好稍有了解,能够用英语甚至第二外语无障碍阅读原始材料。

成为反贼以后,我发现我越来越了解中共的统治模式,对中共的宣传工具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看了今天人民日报的报道,基本上可以判断一个重大事件以后将会被如何报道;读了今天环球时报的社评,基本上可以判断一个公共事件未来一个月内在媒体上将会被如何定调。当然,这也跟我每次都持续关注各种社会热点事件的时间线有关,一个是党媒和国内媒体的时间线,一个是外媒和谷歌的时间线。我相信只要你生活在中国大陆,那么生活的方方面面就离不开政治,如果没有信息的辨别能力,那么就只能当一颗等待收割的韭菜。相反,如果你有一定的信息收集和辨别能力,那么你完全可以避开党媒给你挖的许多陷阱,从而使自己的切身利益得到一定程度上的保障。

我本人非常认同爱因斯坦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你不能用一句话概括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那就说明你根本没完全搞懂它”,与之相对应的是环球时报胡主编经常说的一句话:“中国的问题很复杂”,我想把这两句话留给葱友们思考。
12
分享 2020-03-04

11 个评论

本人属于多年的岁静派。但微博热搜上铺天盖地的娱乐信息一直让我隐隐觉得不对劲儿。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没有其他值得上热搜的事了?!这是要让大家麻痹 娱乐至死的节奏。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上至官媒掐头去尾的画面视频报道下至多个微博大V疯狂跟风带节奏。后官媒居然鼓励香港“爱国爱港”人士要勇敢的站出来斗争,其不顾香港黄丝头破血流挑逗群众斗群众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至此,本人开始和中共决裂。开始接受油管上反共媒体的很多观点,再也回不去了。
我在真正的成为一名反贼之前属于从第三阶段反贼(当年曾经在胡温时代支持过许多公知的看法,谴责过当局的一些不当行为)在中二阶段被洗脑成的第四阶段粉红(被当局的亲民态度(习阶段初期)和部分粉红的观点和行为以及信息污染所欺骗,再加上当时我个人并没有树立独立的政治观,即使当时掌握了科学上网的技巧,但是仍然遭到蒙骗乃至洗脑),但是随着个人对墙内政治了解的深入(经历过让我重新思考政治问题以及重构政治观的事件),以及墙内从2017年后一而再再二三的倒车行径,还有对海外民主社会的逐步认知,慢慢的实现了大脑升级,摆脱了被灌输的政治观,幸好我还有时间和机会,因此目前处于第四阶段反贼和第五阶段的过渡区域,正在向肉身翻墙的方向奋斗。
可是除了第一階段以外,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是第五階段的人,不論你是五毛、反賊還是歲靜
我也以為自己是第五階段,冷靜下來想一想,這很可能是個錯覺,但更多時候我寧願相信自己是第五階段的
可是除了第一階段以外,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是第五階段的人,不論你是五毛、反賊還是歲靜我也以為自己是第五階...

确实是这样的,墙内很多人都愿意自称“理性客观中立”,尤其是大部分知乎用户(这里还没知乎那么严重的现象),但是真正能做到理客中的人没有多少,这方面我们得有点自知之明
其实比起精英们彭博终端,大部分人的信息渠道像你爷爷奶奶的电视和报纸
知乎的客观中立就算了吧,一个不允许以事实材料为论据讨论的地方,不同的声音都被屏蔽了,我看呐,这破乎迟早要完蛋
俺老胡的原话可不是“中国的问题很复杂”,而是:

Общество материкового Китая похоже на пьяного больного, нестабильного и танцевального.
知乎的客观中立就算了吧,一个不允许以事实材料为论据讨论的地方,不同的声音都被屏蔽了,我看呐,这破乎迟...

知乎早在2017年就死了,这也是旧品葱成立的背景,知乎在2016年还剩最后一口气,你可以看看16年之前的知乎答案和文章,老品葱就是17年从知乎出走的一批反贼派老人成立的(还有一批是看不惯五毛和大V乱营销的岁静派,成立了更短命的浅乎)
你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我是第一层,实际上我是第五层
       说起成为反贼的经历,感觉挺奇幻的,当初零几年谷歌在大陆还没有封禁的时候,自己创建了谷歌账号,然后某一天闲着没事谷歌搜索,就把大法的工具给查出来了,当时还是在网吧呢,用大法的工具看了关于八九六四的视频,好像有三个多小时吧我记得。当时看完,整个人都震惊了,接着就是思考了很多东西。那一两年慢慢的思想就转变了,那个时候还没有安卓,没有智能机。
       接下来就是谷歌被墙,大法的工具不好使了,直到去年,才从某知名粉红色app的广告下载了一个vpn,下了谷歌商店,才重新连接自由世界。说起来之所以成为反贼,除了大法的工具和谷歌外,最关键的就是我个人天生喜欢从老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从当权者的角度去看问题,这样就造成了我看到的所有事情都是略灰暗的慢慢地就成了反贼。
       至于成为反贼的好处,那就是看待一件事更加理性,更加人性,不至于成为被土共洗脑的可怜人。不过相应的,看得越明白,活得越压抑,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岁数相对大了,也学不了外语,也去不了外面自由世界过一过正常人过的生活,不过我会把自由的种子传给下一代,让子孙后代代替我去享受自由的生活吧。
       扯的有点远了,话说回来,论坛里有没有知道谷歌账号创建时间怎么查询,我当初创建谷歌账号的时候没有注册Gmail,导致我现在连个谷歌邮箱都没有,更没办法查询谷歌创建时间,希望有知道怎么查询的网友能告诉我一声,谢谢
寫得很好啊 完全就是對我身邊各種壬的總結。

我身邊5很少,完全被前4種包圍,心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吼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6
  • 浏览: 3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