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726-730

【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726-730
搬运自telegram品葱搬运工回答集 搬运自旧品葱 (卒)

726.从长远来看,新疆的“再教育营”能起到中共所期待的效果吗?


(问题描述见原帖)


利维坦October 28, 2018

这种行为是把汉族置于极度危险之中,而只收到短期的效益。

维吾尔族是世界著名的世俗化程度非常高的穆斯林,大家都知道,他们甚至可以饮酒,女子也往往不戴头巾,仅仅是不吃猪肉。但是当上百万大部分并非恐怖分子的维族人被无端不经审判地长期关押和虐待之后,他们一旦出来,是会对中国的专制掌权者心存感激呢?还是燃起更多的仇恨呢?是会更亲近那些报复性团体呢?还是更远离他们?是会更仇恨那些接受甚至看着集中营叫好,被中共利用看管维族的汉族人呢?还是和他们关系更好呢?他们的众多亲属同族也是同理,没有人会不仇恨那些把自己的父母兄弟关进集中营非法关押的人。长期以来,在新疆的汉族被利用作为当局看管维族的依仗,这种官方的暴行会被轻易地转变成民族仇恨。

现在在国际压力下,中共正在偷偷将这些未经审判非法关押的维族公民转运到全国的监狱中,等这些心怀仇恨的人从全国的监狱出狱,将会发生什么呢?

很多人说,好像这么干群体性事件是少了,但这其实就是在高压锅烧开的时候去压住旋转着往外喷气的气压阀。看似震动没了,蒸汽没了,事态被压下去了,好像压着压着就可以消失了,但是实际上内部的压力是越来越大的。当然新疆的维稳官员是不在乎这些的,他们是专制官僚体系的流官,干几年就能调走,根本不用对下负责。而以“防止民族分裂”和“维稳”这两个中共内部的大义名分来向中央索要资源是很容易的。庞大的官僚维稳体系“养寇自重”,维持地区的紧张局势,来保持自身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性。

其实单纯以马基雅维利主义来说,这种做法也是达不到效果的。有的汉人可能就像他不在乎其他汉人死活一样,觉得维族人的人权是无所谓的,假如当局的给的铁拳够大,维族也许就被压垮了,渐渐同化消失,然后自己就安全了,哪怕做法多么纳粹也无所谓。假如有人这么想,他的打算也会落空。因为维族的力量并不在 民族服装、维语、不吃猪肉、会背《古兰经》、相信伊斯兰信条这些被中共着力打击的东西上。假如民族是个人的话,这些东西只是衣服而已。打击这些东西只会让维族经由民族仇恨而更广泛地动员起来,他们可能会暂时表现得恭顺,假如时间够长他们也许下一代会像欧洲穆斯林移民的第二代一样,生长在一个社会广泛都是非穆斯林的环境中,但是他们还是会回去穿上维族其实传统上并不穿的黑袍,强迫母语为汉语的自己去学阿拉伯语。维族的力量不是这些。我可以想到比现行的无效做法彻底得多有效得多的手段来实现中共的目标。但是这会摧毁维、汉的未来。我已经彻底忘掉了。



727.世界各国的民主制度都有哪些缺陷/需要改进的地方?


【问题描述】
大家都知道各国的民主制度都在不断的改进,很多国家有专门的民主改革部,因为30年前的制度可能不适合现在的社会,不断迭代是常见的。你认为现在各个国家的制度有哪些要改进的?可以说一个你熟悉的

蛋蛋October 28, 2018


民主是一种制度,但凡一种制度必然是逐步根据需要改进,这可以是很多人认为不合理不公平的地方,也可以是阻碍效率的地方,也可以是对向更好的国家学习的地方。

加拿大就minister of democratic reform,民主改革部。加拿大目前的选举制度为按十万人划分选区,每个选区选出一个议员席位,最后全国338个选区统计获得席位最多的成为执政党,组建内阁,获得第二多的成为反对党,组建影子内阁。看似挺公平的是吧?然而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

目前加拿大选举制度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能根据选票数量合理分配席位,比如一个选区,A党获得50%选票,B党获得48%选票,那就是A党获得这个席位,最后如果B党过于分散票数,可能在国会一个席位都没有。这就是绿党所处的处境,虽然有5%的全国选票数,然而只有一个席位,远不到338*5%=16席,那绿党就无法代表那5%人发出相应的声音。

目前改革的呼声很高,大体就是比如在选区外新增一百个不分区席位,这一百个席位按照所得总票数比例分配。


728.中共能“溃而不崩”统治多少年?


right-wingOctober 29, 2018
(问题描述见原帖)




如果反共力量继续找不到正确的斗争策略和组织方法,我估计中共政权能够一直维持到习近平去世,跟文革结束于毛泽东去世一样。觉得经济崩溃中共收不上税就会自己倒台的人是犯了幼稚病。

葱友lihan罗列了历史上中共为避免崩溃使出的各种无底线手段,我深以为然。根据历史表现,即便在当前这种经济一蹶不振的情况下,中共仍然有腾挪的空间。

胡平写于2002年的《政治稳定是怎样维持的》为这个问题提供了正确的思路,今天看起来仍不过时。其核心观点包括:

经济不稳定不一定会导致政治不稳定。
中共稳定统治的诀窍在于一套控制和镇压机制。
政治镇压和控制使得没有可以替代共产党的力量存在。
常年积压的问题让人们觉得不改还好一改就会崩溃——中共制造了人民对它的需要。
中共垄断了社会和经济资源,导致反抗者能够调动的资源十分匮乏。
当不满的人意识到反抗没有希望时,政治就能继续稳定。


----------------- 胡平原文(加粗为鄙人)----------------
我喜欢康晓光的文章,因为他把事情说得太明白了:共产党的稳定统治究竟是怎样维持的。

胡鞍钢和王绍光认为,中国存在大量经济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会导致政治不稳定。中国有这些问题,是许多中国人早就知道的,也是广大人民的直觉。只是洋人才觉得新奇和惊讶。但是,问题导致不稳定这样的观点却不符合人们在共产党执政下的感受。中国知识界早就看到这些严重问题,但并没有发生所谓的政治不稳定。如果经济危机一定导致政治不稳定,那么文化大革命初期人们不满而引发政治危机的可能性远大于文革后期。文革初期,彻底造反,全面内战,停工停产。文革后期,至少还抓革命、促生产。怎么能文革后期国民经济要破产因而可能引发动荡而文革初期形势反而稳定呢?如果经济危机必然会导致政治不稳定,那么60年代初期应当是最不稳定的。经济社会问题导致政治不稳定恐怕还不是最荒唐的对共产党统治稳定性的解读。还有许多人甚至认为,共产党稳定统治是因为并且表明共产党还代表大多数人民利益;否则,天下早该大乱了。

康晓光则不以上述观点为然。康晓光通过仔细解析共产党中国维持稳定的机制得出结论,经济和社会问题不一定导致政治不稳定;共产党维持政治稳定也无须代表人民利益;共产党稳定统治的机关诀窍在于政治统治、控制和镇压机制。从康晓光的描述分析中,我们看到一幅赤裸裸的以权力为目标的政治稳定机制。

第一,共产党及其官僚系统谁也不代表,他们只代表自己,他们是为自己的利益而统治和行事,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持权力和扩展权力。权力就是目标和目的。什么人民利益和民族国家利益,什么社会正义和私人道德,都是服务于追逐和维护权力的工具。都是在维持权力需要时才考虑的因素。什么人民不成熟因而需要他们去代表和维护其根本长远利益,都是骗人的把戏。

第二,经济和社会问题导致的社会不满,并不会必然导致政治上垮台。这里,他提出了政治稳定取决于稳定因素与不稳定因素的力量对比。在社会力量分布和人民不满的问题严重程度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决定了这一对比,这就是反抗资源和镇压手段。共产党可以在大多数人对许多问题严重不满时维持稳定统治,因为他们垄断所有政治行动资源,以严厉镇压控制所有集体行动可能,消灭不同的思想,使反抗零星分散。即使多数人都不满,但只要锣齐鼓不齐,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兼用胡萝卜收买和大棒镇压双重手段加以控制。当不满的人意识到反抗没有希望时,社会不满就越发不容易导致政治不稳定。这就是为什么经济社会危机不必然甚至不容易导致共产党统治的不稳定。这也就是这个政府为什么可以不考虑民意而继续维护统治。

第三,腐败是共产党统治的必然现像。这不仅因为共产党是为自己的权势而统治,而且是因为共产党为维持统治需要一个精英三角同盟,即康晓光所说的政治精英、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所结成的同盟。在这里,统治者为换取商业精英的政治支持,不仅开放正常的商业机会,而且允许他们通过腐败方式发财。为维持这样的赚钱机会,商业精英倾向于支持执政者以威权体制维护所谓的正常社会秩序和政治稳定。商业精英在后门以权钱交易满足自己的需求。



什么是康晓光没有说清楚、但我们可以从他对共产党统治机制的解析中可以得出的结论?
第一,共产党制造了人民对它的需要。由于共产党垄断政治行动资源、控制集体行动手段和严厉镇压反抗,使得只有社会不满在极强时才爆发,另一方面反抗由于没有组织和思想准备及经验积累,极度愤怒和强烈的反抗有破坏性和失去秩序的可能,这就使热爱和需要秩序的人感到共产党不可缺少。其实,就是共产党的错误造成了不满,本来可以调整政策和人事、更换政府和改革制度解决问题,但共产党非要镇压不满,使不满一旦渲泻成为很危险的危机;共产党迫使人民不仅接受一个罪恶的政府,而且将这个罪恶政府当作唯一的选择加以接受,当作必然与必要加以接受。

第二,这样的统治的一个后果是使得人们觉得政治改革很难。道理上谁都认为,政治体制不改不行;否则,中国的问题无法根本解决。但现实中让人们直觉地觉得,不改还好,改了反而会崩溃。因为现实中积累的问题太多、怨恨太大了,另一方面,政治镇压和控制使得没有可以替代共产党的力量存在。这样的状况决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1949年就搞民主,不会有今天的困境。即使1979年甚至1989年,中国人还可以享受民主而不出现动乱危机。是1989年的镇压以及随后的康晓光所描述的政治控制机制造成了今天的困境。这大概是共产党给中国造成的最大问题,使人民看不到共产党之外的希望;无论共产党多坏,人们只能在绝望中忍受。

第三,所谓精英三角联盟并不确切。因为在精英之间关系中,共产党并不仅仅为利用商业和知识精英而给他们甜头,共产党也欺侮和压迫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力和侵害他们的正当利益。这里不存在真正平等的和自愿的同盟关系。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完全知道这点,他们内心并不爱共产党,并不爱这个制度,他们也并非不痛苦;他们仅仅是不得以忍受或接受罢了。真到变换体制成为可能或不可阻挡时,他们会马上转向新的制度。

第四,康晓光认为,这样的统治即使不义,也可能继续下去。只要以更残酷和精致的方式将所有不满和反抗控制住。问题会拖过去,经过一段时间,被拖没了。这里的代价是不公正。就是要维护这种不公正,要残酷地维护它,直至人们认为他们是公正的为止。这当然不是没有可能。然而,我们这一代人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不仅弱势群体要付出物质和公平的代价,强势者也要付出道义代价。这一代中国精英的道义责任感之薄弱,在冷酷地计算这种可能和容忍接受这种现实中暴露无遗。

然而,第五,这样的统治也许拖不过去。康晓光并不认为,这个制度可以长期维持。如果镇压和暴政可以维持永远,那我们今天就生活在所谓秦千世或秦万世的朝代了;秦始皇就是这样想的才教自己秦始皇。不过,历史证明,暴政总是会被推翻的;人们反抗会有锣齐鼓齐的一天,那时统治者疲于奔命,应接不暇。然而,这样严厉的镇压和统治,使结束共产党统治的代价会很昂贵。而且,可以这样说,今天以这种方式维持稳定越成功,结束这种不义的统治的代价就可能越大,后果越不可测。

最后,康晓光不是新左派。王绍光这样的新左派关心社会正义,主张靠政府政策解决问题,呼吁政府有节制地压榨。康晓光则只关心政治稳定。无论怎样压榨,只要政治统治机制得当,就不会有稳定性问题。那么,康晓光作为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以什么为这种统治辩解呢?他没有明说,但似乎是民主。他认为,经济发展了,中国人会象掌握市场一样成功地解决民主问题。然而,历史上更可能的是,经济没发展,执政者说,民主不可能,条件不成熟;先建威权,发展经济,再建民主。但是,等经济真发展了,执政者又会说,我们不需要民主;我们过的挺好;讲民主还有许多问题和危险。康晓光最后以民主政治的前期条件为这样不义的政治稳定和统治机制的辩解站不住脚。


729.老年人沉迷低价团又经常被骗买东西,怎么办?


【问题描述】
昨天跟几个朋友聊天,发现父母都是这个情况:
60岁上下,因为贪小便宜所以报低价/零团费旅游团,然后又被各种低级骗术忽悠买一堆假货。
每次都懊恼地表示“下次打死我也不买了”,然后再犯,无限重复……


aRNoLDOctober 29, 2018

中国有些地方有句老话,说老人象小孩。小孩不懂事,家长就会宽容,但往往对老人不这么看,因为他们是“成人”。

题主说到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贪小便宜参加旅游团,二是买假货,比如不少人都遇到过的老年人不听劝,买保健品。

抛开那些无良商家咱们不说吧,我认为这无关我的回答,我就以另外一个角度谈我的看法。我认为这种行为恐怕不是老人真傻,而是他们需要沟通和社交。以成人的眼光看小孩子,有很多小孩的行为是愚蠢至极的,比如从小朋友那里弄了个不值钱的破玩意儿回来,自己一个人玩得很开心,但成年人不会把它当个事。

老人也是如此,参加旅游团的真正的目的,也许也可称为心底里连他们自己都未意识到的原因,是他们跟团里的很多老人在一起自得其乐,他们有社交的需求,但因年龄原因(目前60-80岁的老人肯定是互联网、甚至是改革开放前形成价值观的一代人了),跟目前的社会特别是主流人群也许无法很好的沟通(我并不是指聊天、谈话普通意义上的理解对方的话意这个层面)。同样的,购买一些所谓的假货,其心底里真正的目的恐怕也不在于这些商品真能给他们带来功能上的作用。

小区里有位老太太,她常去小区外的小卖部买馒头,一次买好多,我后来的判断,是她年青时吃过太多的苦,心底里总有一种担心儿女哪天回家晚饭没有干的吃的忧心,总想弥补这样的愧疚,于是不计较的花时间花钱去买馒头,但是她的儿女却无法理解,有不少时候,馒头最后是吃不了被扔掉的。在她来说,如果哪天女儿回家,家里只有稀饭,虽然现在的社会女儿和孙女挨不着饿,但她会想起几十年前的旧事旧景。

在我看来,如果经济上问题不大,我们不妨就“浪费”几个钱,就当是替上幼儿园的孩子们买玩具了,只要父母心境好好的,开开心心的,这些钱咱们还是花得起的。

当然,如果买东西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比如有些保健品吃了反而没好处,那么我认为还是应当插手的。


730.美国是否需要为伊拉克 利比亚的乱局负责?


美若潘安October 29, 2018
(问题描述见原帖)




首先要弄清伊拉克、叙利亚问题的根源是专制者常年压制舆论压制自由,经济萧条,统治集团骄奢淫逸压榨百姓,最后社会矛盾爆发引起反对派上街,形成内战,伊拉克是多国联军主导推翻萨达姆,叙利亚则是各国支持各势力。

这个读一读维基百科相关事件就能厘清。

再看看其他国家:

阿拉伯之春五六个国家也是矛盾爆发,美军并没有介入,照样形成民众上街,各势力对抗。

苏联几十年的共产专制,最后民众忍无可忍上街。东欧也是如此。

法国大革命是法国人民忍受不了法国皇帝的统治。

俄国十月革命是俄国人民忍受不了沙皇的统治。

六四是中国人民忍受不了中共多年的愚民统治。

光州事件是韩国人民忍受不了全斗焕的独裁统治。

等等。

所以要看清本质,不要本末颠倒了。
1
分享 2019-05-16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