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转载)「展望2020年的中文東方社群」論壇記錄

参与者:大米、晚岚、胡又天(胡逆天)、囧仙(赵旭升)
原文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10822630
                      https://zhuanlan.zhihu.com/p/110836847
(因为文章字数太多,全文截下来发布发现有很多字被吃了无法还原完整,只能直接发链接了)
如何看待这次的座谈以及囧仙(赵旭升)、晚岚、大米、胡又天(胡逆天)在东方爱好者社群发展的看法?
2
分享 2020-03-09

23 个评论

没怎么关注过同人圈,平时也就玩玩弹幕游戏,看看东方本子,听听音乐。。
赵旭升:所以现在还亟待着去把整个爱好者人数做大,这样如果十个人里能有一个人去THO,那可能就能养活大部分的THO,这样也就可以不去考虑同质化的问题,竞争也不会那么激烈,大家也会轻松一些。我觉得是这么一个情况。
原来如此,对付不盈利、同质化的解决方案是传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本身tho就是在野蛮生长,这两年也办了十万甚至九万场,自然是要倒一批的,市场规律是这样的。但是这传教究竟能传几个新人又能气走几个老人,我暂且蒙在鼓里。
赵旭升:所以现在还亟待着去把整个爱好者人数做大,这样如果十个人里能有一个人去THO,那可能就能养活大...
这种就有可能要制造泡沫,因此才有线下活动突然的野蛮生长,回归市场规律算是好事吧。发展同人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量力而行。赵旭升现在的情况都欠很多钱了,还要继续砸锅卖铁支持东方圈发展,很佩服他的勇气。但务实地讲,这么下去,早晚泡沫破裂,对社群健康发展是致命打击。
脱车入饼,请,最近看了好几个cookies十周年企划是真的快活。我单推野兽妹,有人一起来吗?
没怎么关注过同人圈,平时也就玩玩弹幕游戏,看看东方本子,听听音乐。。

我是在圈内默默观察一声不吭,平时也是看看本子听听音乐,弹幕游戏有玩不过不常玩,等我什么时候自己赚到钱买到一台能带得动大作的笔记本随时随地玩弹幕游戏就方便了。
谢邀,我大致的看了一下你提到的这几个问答,其实看这玩意真没什么意义,就像看当年李泽航北大提问那样(甚至还不如看当年航哥的提问,当年航哥好歹还提到了国内圈子萌二的问题),谈的基本上其实都是些虚的东西(比如说拉不来新人、THO空洞化、东方群太水、同人创作与商业化的问题等等等等),而事实上也能看出来赵旭升本人在一直车轱辘话来回说,对真正的问题一直避而不谈。实际上国内东方圈乃至整个ACG圈都那副德行,一群萌二围绕几个大大转,圈子的整体氛围下降和新人素质的过低才是东方圈乃至整个中国ACG圈的面临核心问题,光能看到老人圈地自萌没看到造成圈子内部这类现象的真正原因,而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实际上是圈子内部的中心化和圈子边缘的原子化,这些问题不是一下两下子能解决的事情,造成这种现象也不是一天两天导致的,而是从绿坝娘事件过后从胡温晚期到习初到中期政府对ACG圈子的污名化、恶意引导、内容污染和分区殖民开始显现的,国内萌二暴增的原因很大一个程度就是此政策的产物,而国内ACG圈的过度中心化也导致了当面临此类问题根本没有良好的应对措施,而造成国内圈子的中心化很大一个程度上要源于国内没有开放包容的社会气氛,也就是我这个回答中提到的问题,国内社会缺乏自组织能力,这个社会问题从这次疫情中接二连三发生的人道主义惨剧就可以看出来
大陸東方不是一直都有這個土皇帝(囧仙)把持住,之後肯定更多問題出現,還有天為異變到現在我還記得
赵旭升:所以现在还亟待着去把整个爱好者人数做大,这样如果十个人里能有一个人去THO,那可能就能养活大...

赵旭升解决目前国内东方圈内的问题的方法就是引入萌二殖民整个圈子让整个圈子进一步的分裂,但是这一招在国内实际上吃不开,因为东方圈不像V圈,可以与日方逐渐割裂衍生成一个彻底不同的中国特色圈子,也不像舰娘圈那样可以用赵弹和中国特色抄袭作品来对圈子进行硬割席,由于同人创作去中心化的缘故更无法直接通过蓝金黄ZUN来控制整个圈子(事实上打着原作名号来恶意约束二次创作的行径永远是下下策,太田顺也也不可能因为你匪给的那点钱就变成中国的傀儡了,那样只会坏了ZUN在圈内的名声),国内文化部门是不可能允许这样一个无法被自己全权掌控的文化势力崛起的
谢邀,我大致的看了一下你提到的这几个问答,其实看这玩意真没什么意义,就像看当年李泽航北大提问那样(甚...

是这样的。对于赵旭升这种中心化模式,大米和胡又天从座谈上看很多问题是同意赵旭升的,是持支持态度。(大米和胡又天算是东方圈内的大佬,其中胡又天这个博士是台湾人开过《东方文化学刊》创作过东方同人曲《春光献祖国》,大米则是现在东方liveparty的主办)
你怎么评价胡又天和大米及其对社群发展的看法?
不介意的话顺便评价《春光献祖国》这首曲子。
是这样的。对于赵旭升这种中心化模式,大米和胡又天从座谈上看很多问题是同意赵旭升的,是持支持态度。(大...

我个人认为如果让这种人继续主宰中国内地的东方圈,内地的东方圈迟早要毁到他们手里,因为他们提出的方案究跟结底还是引进萌二殖民的那一套,而且我看了看《春光献祖国》这首曲子,实际上这个作品是所谓的“缝合怪”作品,PV上很多元素都是以玩梗为主(比如说青蛙子身上的膜要素、新宝岛等),用李泽航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吸引东方圈的萌二”,这类作品短期来看或许能吸引许多新人去了解、关注东方,但是长期来看对整个圈内的创作环境来说只会让更多P主陷入急功近利的环境当中去,不利于圈内高质量作品的诞生和成长。
我个人认为如果让这种人继续主宰中国内地的东方圈,内地的东方圈迟早要毁到他们手里,因为他们提出的方案究...

你说的还真的没错!
链接:https://www.zhihu.com/answer/829843682
全文:
因為你們沒有實際貢獻,只想把你們要扣給他的帽子說成「真相」。我說學弟,現在都「後真相時代」了,還有誰不知道「真相」這一類的詞早就被玩壞了?就算不清楚這裡面政治學、傳播學、心理學和文學的門道(如果你想弄清楚,去讀書,去追近幾年最新的國內外時政雜誌和學術論文,然後你可以去投稿給這些大圈子,別在這小池子翻騰了),你只要知道,現在大家對「真相」這種詞已經有直覺的警惕了,歷史學者都要盡力避用這個被玩壞的詞了,誰還講這個誰就是想搞人。想搞人也很普通,畢竟優越感是人性的基本需求,誰要是沒有幾個想搞的人,誰就是過太爽,活該被搞。問題是我為什麼要幫你搞他?答案是如果講清楚就沒人理你了,所以你們就必須成天陰陽怪氣、虛言恫嚇,營造各種「他有問題」以及一個「大家可以和我們一起搞他來取樂」的印象,這才是最重要的。然後真的有無知小孩在上海THO聽你們的照辦了,自以為很光榮,結果觸法,我親眼看到他母親在旁邊六神無主哭著說「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然後現在你們還可以沒事繼續在這個地方發這種難,這就是你們的大勝利。

很多人的回答指出:可以不要囧,但囧在做的事情誰來接?誰能做更好?還有,囧沒做的事情,不也可以出來一些人試著做,進而與之分庭抗禮嗎?我這裡就現身說法來回答了:如果有這樣一個社團出來填了一兩個坑,他最自然、最可能做的就是和囧仙友好合作,例如我就是這樣。

再說說「分庭抗禮」這個成語,難道現在不是這樣嗎?一個社團就是一個「庭」,大家平等相待,雖然有大有小,有資深資淺,但沒有誰是誰的從屬。就算人家尊稱你一聲「大佬」,那你站在社團主催、活動主辦的立場上,更需要用尊重和禮貌對待所有人,維繫好感情,特別是幫你的人,不然就憑你開給他那一點點酬勞,人家隨時可以不玩。當然,當你還不是大佬的時候,你也可能放懷恣肆去噴過某些事、某些人,那這就是你大了以後要還的債;我們大多數同人畢竟還年輕,多少都會犯錯。錯便錯了,受害者自可要求道歉賠償或者逕行報復。如果作為非直接相關事主的你想抓住別人的錯就不讓他繼續做事,你為什麼不去抓現實裡真正有權有勢、干係重大的傢伙?當然答案應該是難度太高,所以捨難就易,搞一些你搞得到而且人家拿你沒辦法的人,這樣可以比較輕鬆快樂地實現正義,對此我選擇不諷刺、不鄙視,而予以正視,承認這就是我們所必須面對的人性與世界,不多批判。而在這個認知基礎上,我們知道這樣的環境對做事的人來說,是更加不友善的,所以誰要是還願意繼續做、還能繼續做,我就會支持他。



胡又天提了一大堆专用名词,但和你说的一样,根本就没看出根本问题所在:赵旭升成为圈内大佬后影响力和知名度都变大了,也导致许多新人更愿意攀这个大佬,赵旭升通过过分宽容低成本创作和过分传教也就是搞萌二殖民这一套壮大东方圈同时污染圈内原本的风气,借自己影响力拉拢广大萌二作为支撑自己的基础。

他的第一段话,如果是谈全球范围内的学术研究发展那还说的没错,问题是他以为中国大陆也是一样。就像有人说社达主义理论放在现在已经过时一样,但在中国生活过很多年且有理性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社达主义并没有完全过时,在中国,社达主义反映在中国教育体制(高考、教育资源内卷化)、社会分工(普遍没有基本人权保障比如996),家长的普遍的传统观念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仍然讲弱肉强食。其实马克思那一套放在现在的政治学哲学经济学的研究上也有过时的地方从后开出现有理有据又有高的水平的批判著作比如波普尔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但中共仍然拿他作为至高无上的教义,不容反驳。我想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真相可言,因此也就更不用说后真相,这里只有想愿意让人看到的和不想让人看到的,知道的太多就得恐惧会不会有一天被消灭。

上海THO那个事情其实就跟一些人在有很多外国元首参与的国际会议外举牌抗议中国政府独裁专制一样,警察国安也会认为他们触法,抓进去时他的父母也会哭着喊“你为什么做这种事”

还有说囧不在,但有谁做得比囧好?我寻思着这种实际上只要圈内实现民主化和去中心化,任何参与者无论普通还是大佬都可以参与圈内事务及决策,从而促进圈内风气更好更健康,用不着哪个头子,还使得同人创作更加宽容和高度自由,从而使创作环境更加开放和友好。

最后一段他有些观点说的确实没错:“一個社團就是一個「庭」,大家平等相待,雖然有大有小,有資深資淺,但沒有誰是誰的從屬。就算人家尊稱你一聲「大佬」,那你站在社團主催、活動主辦的立場上,更需要用尊重和禮貌對待所有人,維繫好感情,特別是幫你的人,不然就憑你開給他那一點點酬勞,人家隨時可以不玩。”但是他的“當然,當你還不是大佬的時候,你也可能放懷恣肆去噴過某些事、某些人,那這就是你大了以後要還的債;我們大多數同人畢竟還年輕,多少都會犯錯。錯便錯了,受害者自可要求道歉賠償或者逕行報復。如果作為非直接相關事主的你想抓住別人的錯就不讓他繼續做事,你為什麼不去抓現實裡真正有權有勢、干係重大的傢伙?當然答案應該是難度太高,所以捨難就易,搞一些你搞得到而且人家拿你沒辦法的人,這樣可以比較輕鬆快樂地實現正義,對此我選擇不諷刺、不鄙視,而予以正視,承認這就是我們所必須面對的人性與世界,不多批判。”这种观点简单的说就是“你行你上,不行别逼逼”“如果圈子xx了,你就要多做xx,而不是整天就知道发牢骚”,真正的没有技术但鉴赏力极高的人如果做出正确评价却被大佬扣帽子,还说长大了要还债,这个圈子到底是独裁还是民主是一目了然了。
你说的还真的没错!链接:https://www.zhihu.com/answer/829843682...

胡又天给赵旭升当卫兵的样子像极了某些粉红(其实他本人也有粉红的回答),一直混淆概念,就像某些毛左在为毛洗地那样,他犯了典型的逻辑谬误,可以对照编程随想的文章来看看胡又天中了几条,不过我认为他和墙内的那些粉红不一样,至少他接受的是非中国大陆地区的高等教育,还是个博士,从理论上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我个人认为他不是蠢,自愿当囧卫兵,而是彻头彻尾的坏,他肯定知道这样做是不利于圈子的,由于是赵旭升称帝道路上的既得利益者所以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他要是真为了圈子好,也不会这么跟着赵旭升这么做了,就和孔庆东、司马南那种家伙一样(口口声声吹嘘老毛和朝鲜金家,自己全家却拿了美国绿卡),嘴里装糊涂,心里肯定明白,只是拿了人家的钱替人家办事而已。
胡又天给赵旭升当卫兵的样子像极了某些粉红(其实他本人也有粉红的回答),一直混淆概念,就像某些毛左在为...

关于胡又天提到的上海THO恶俗人的事情让我想起了北京THO主催黑桐干也(杨宇瞳)(真名曝光来自于微博发布的一条中国传媒大学毕业论文关于北京THO的企划,图片上提到了他的名字)在微博上发布的一篇文章: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07429004656648?_wb_client_=1

全文:
请允许我这次的乱序叙事。因为在所有沪t的见闻中,这一件事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上海TH10的前期部署可以说是经历了千辛万苦,甚至直到活动前两天,囧狗和Cio还在有关部门接受质询和审查,直到晚上8点才回来。

这次,我们找了宽敞的专业展馆、cp官方的场务小组、百余名特勤、甚至当地部门也派遣了很多警力来到上海TH10协助我们,可以说是声势浩大。然而这样也是不够的,在现场我们还有四批组委会巡视小组协助摊主和游客处理问题,特征是手持黑伞。 (充当临时防爆盾和警棍使用

最重要一点,也是我这次想说的。目前全国都在严厉打击“esu”违法势力,这一点相信大家在之前的警务通报中已经了解过了,当地也给我们了特别要求。而在当天,发生了一件令我们非常难以置信的事:有一位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小孩子在安检队伍中大声朗读自己打印好的一大叠esuwiki词条。(我觉得esu被网警与国安盯上和支维的人出道习近平和他的亲属以及部分esu人被抓泄露数据有关,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在19年下半年重拳出击)

当我和其他执行组成员在场地中找到他和他的母亲时,他面对我们的询问反而非常兴奋,直接把从包里把他打好的页面拿了出来,大声说:“看到没有?就是我印的!”我们简直惊掉了下巴。

组委会将他们带出了场地了解情况,中途我回去忙了组委会专区的事情。再出来的时候,孩子和母亲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了。

而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幕是:一位近乎绝望的母亲,哭着问孩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而孩子居然面无悔意,甚至还和民警出言不逊,他,才13岁。

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的感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esu”已经变成大家心目中“很酷”的事情。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esu”变成了一件我们可以允许的事情了?


如果支维那边没出事和esu没出现高层人员被抓泄露数据,上海THO恶俗人那事可能真成了,日本那边对中国的印象会坏了一些,赵旭升可能就算没被算计名声也糟糕了不少。
不过不排除参与esu的人是个小鬼的可能。
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
关于胡又天提到的上海THO恶俗人的事情让我想起了北京THO主催黑桐干也(杨宇瞳)(真名曝光来自于微博...

我怀疑很有可能是另一位想成为东方皇帝的人故意针对赵旭升所设的一场局,毕竟赵旭升本人也是通过恶俗手段上位的,这点有目共睹,此人很有可能是其对手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真正的恶俗人的所作所为,毕竟他们在怎么嚣张,也是见不得阳光的,个人推测应该是某位赵旭升的政敌想借着赵旭升风评坠毁的机会篡权,煽动手下的恶俗小鬼搞事情神风攻击,毕竟此小鬼不满14岁,按照大陆的法律可以免除此类民事犯罪的惩罚,所以说精心策划的可能性极高。不过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我们的朋友,这点我们要清楚,反对赵旭升的人不一定是支持东方圈民主自由化的人,至于策划此事的esu人士,这点由于esu人士内部资料的高度不透明,我无法做出准确评判,因为赵旭升也是通过恶俗手段登基的,所以这只是一个推测,不过我个人综合分析认为这种事情是想要政变篡权的政敌为之的可能性最大,因为这类人知道当东方皇帝的好处,所以才费劲一切方法要想把赵旭升赶下台而让自己取而代之,这类人上台后和赵旭升继续在台上的情况是一样的,毕竟他们是完完全全的一路人,这类人上台甚至还会被赵旭升掌权更糟。国内的ACG圈里的问题已经深入骨髓了,小圈子称帝现象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了的,这需要很长时间。
关于胡又天提到的上海THO恶俗人的事情让我想起了北京THO主催黑桐干也(杨宇瞳)(真名曝光来自于微博...



这件事我觉得应该是乐囧上头的未成年小鬼干的好事,因为dssq+年龄太小所以觉得恶俗很酷,也没有太多和黑皮打交道的经验。不过囧派一边玩恶俗手段和语录一边当恶俗克星实在让人反胃。从此我对他们的厌恶在赵先生玩烂梗(乐航乐创)后更上一层楼,你他妈难道不知道程然杨帆李泽航后唱戏是谁吗?

恶/支维被橄榄的主要原因似乎还是因为出道了火爆一时的刘电工闹大了惹得上头不爽吧。而且包包的户籍真是他们出的吗?为什么我觉得是源于别的泄密事故..
这件事我觉得应该是乐囧上头的未成年小鬼干的好事,因为dssq+年龄太小所以觉得恶俗很酷,也没有太多和...

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中肯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这位煽动他的人不一定是esu人士,但是肯定是和赵旭升有过节想要推翻赵旭升然后自己称帝,受到了这位小鬼的启发。这位小鬼可能认为esu很酷,所以到处传播esu内容,然后被一些反囧又想称帝的人看到了,所以千方百计的挑逗这位小鬼(因为这位小鬼不满14岁,遇到这种情况警察也不会怎么管)从而利用这位小鬼在上海THO的所作所为来扩散赵旭升的所作所为从而橄榄赵旭升实现自己的称帝梦,只是赵弹来的太快,由于电工出道事件后网警展开了对esu的大绞杀,导致这场行动最终泡汤,一场狗咬狗大戏最终没能上演。
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中肯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这位煽动他的人不一定是esu人士,但是肯定是和赵旭...


也有可能,不过这小鬼被抓住后为了脱罪应该会泄出上头是谁?但是目前似乎没有后续报道了。另外贵国的小废物硬度不比大龄硬汉差,什么北北叶杨魏大佐都是未成年恶俗克星,这小鬼可能真的是单独作案
也有可能,不过这小鬼被抓住后为了脱罪应该会泄出上头是谁?但是目前似乎没有后续报道了。另外贵国的小废物...

他的上线估计给他教唆了相关规定,因此警察在怎么套话,这位esu小鬼只要死鸭子嘴硬,就很有可能套不出来什么东西,而他的上线肯定知道干这种事情是有风险的,所以也做了一定程度的防护手段,我个人认为小鬼单独作案的可能性小于此事件完全是由赵旭升自导自演钓esu的可能性小于政敌策划的可能性。毕竟赵旭升自从长安THO事件后就和esu脱不了钩了,其实这场事件如果完全是赵旭升及其卫兵共同自导自演的话也能说得过去,也方便解释后续发展为何销声匿迹了,毕竟自导自演制作此一事件可以为了洗刷自己当年的esu行为,将自己从esu壬转变到esu受害者的身份上去(那位发esu传单的主要针对囧仙本人,在此次行动中赵旭升显然是“esu受害者”),是一种常见的危机公关手段,从而提高赵旭升自己的公众形象,以及顺便实现与esu的割席。
这件事我觉得应该是乐囧上头的未成年小鬼干的好事,因为dssq+年龄太小所以觉得恶俗很酷,也没有太多和...

还真不好确定。
不过现在恶维和支维被橄榄了.......没办法进去看了
关于胡又天提到的上海THO恶俗人的事情让我想起了北京THO主催黑桐干也(杨宇瞳)(真名曝光来自于微博...

关于这事我想说几句……
干也本身就是个esu小鬼,另外也是赵旭升的一条狗。这一点从济南t和北京t大战就可以看出。干也玩弄的剪辑对话片段,给赵旭升攻击济南t以口实。另外干也玩esu航梗玩的很欢啊,在寓梦翠里都玩?现在又假惺惺装一副正义使者的样子真的自嘲完美。
  當衆閲讀羊雜碎詞條這件事很明顯就是低齡小鬼心裏沒數瞎搞,不需要什麽陰謀論,現在的鱉車圈就是一家獨大,一超零強,一囧萬民,趙雜碎倒了沒人有能力在一兩年内接班奪權
 
  羊雜碎本身是不是鱉雜碎不好説,即便是他的重要朋黨中有自幹六(胡秋實)等鱉雜;但不管他心中真正想法是什麽,作爲一個不擇手段的馬基雅維利主義兲朝車萬僞帝,處於自身利益考慮,一定會迎合風向,跪舔黨菊,不敢忤逆黨菊,從他數次主動出擊批判“反華”社團的行爲可見一斑。胡又天明顯不傻,但他爲了混進鱉車圈“高層”選擇加入囧家班
  
  此外羊帝天天嚷嚷著要集權,要中心化,搞定於一囧,壟斷話語權,大力發展低素質萌二養韭菜,搞天爲覺悟異變來效仿華爲狼性文化式試水,邊和老婆吳思佳割韭菜賺得盆滿鉢滿邊哭窮賣慘,是個人看多了都會心生厭惡,反對趙雜碎的人有兩種,被趙旭升搞過的和被他惡心到的

  另外淪陷區車圈反共,即便是對趙持批評意見比例者未必多高,自從幾年前狗土匪和無產階級資本家將魔爪黑手伸進二次元世界后廣義圈子裏的屁孩和腦殘越來越多,車萬政治異見者的浮出水面,除了作品比一般萌二產業更依托于日本,可能主要還是受了惡俗和淫夢(尤其是加上車萬要素的cookie)的影響,本質解構的混亂邪惡之惡俗和未墮落成鱉網臭爛梗的淫夢都是去中心化,崇尚自由,對嚴肅的威權不屑一顧的,自然對你鱉你趙(雜碎)意見頗深,當然現在隨著梁生蠔"DSSQ擊碎黑化體系"理論的實質性運作成功,大量車萬菟淫夢菟的混入和惡俗反賊被打擊后的反制清洗能力缺失共同摧毀了這些圈子,現在墻内論壇裏已是一片灰燼,能否死灰復燃還得依托于大環境也就是你支的升格,你匪的滅亡
倒不一定有煽动行为,很可能是这小鬼自己上头了脑子昏了

当然我认为这起事件恶俗独狼行动的可能最低,几乎不存在,因为一切都太巧了,极有可能有背后势力从中做局,小鬼正好“才13岁”,刚好卡在14岁刑责的窗口之前,而这件事情“正好”在电工出道事件和长安THO事件后不久,我个人认为这种事情要么是某些反囧独裁势力想借机“军事政变”,通过多方勾结想要搞臭赵旭升,要么是囧自导自演,故意渲染气氛,将自己从“恶俗壬”位置转变到“恶俗受害者”位置,这也可以解释事后此事为何不了了之,从而对囧仙进行洗白,这也是一种可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