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墙内文章《教授这个群体胆小,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

原文作者:张鸣
原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午后艳阳
原文发表时间:2018-10-26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0NjkyOTI0NA==&mid=2247484896&idx=2&sn=5eeeb84ab016fb3396a7f9ac8243eeb0&chksm=fb576ad3cc20e3c5567ec0a20e4246f7200f07d258672a22d0e3b7107276471de69b40ce348c&mpshare=1&scene=1&srcid=0308ezDPdcTIIxy1uKfromOR&sharer_sharetime=1583723578670&sharer_shareid=9ce58145aebcae094cfdb1447bb5d084&key=b3900b1fc989b01530077ef7d80ec9e780e795e68668ab68c14c99e9c47c1f91e37d79ed95d91796c68228dbdc5e6b73b24fc1e9317db51e9b6c257a87b978cbe16db7bf336e6374ad48146abf9f60ac&ascene=1&uin=OTEzOTgwODI%3D&devicetype=Windows+10&version=62080079&lang=en&exportkey=Ax4vKRfb%2FYln%2F6%2Bvdi9ryIk%3D&pass_ticket=WKlaOwFLOU%2FMR71s1zIKQwpQe5wr319gl5rXFrzs7%2Bs%3D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网页: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309050258/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0NjkyOTI0NA==&mid=2247484896&idx=2&sn=5eeeb84ab016fb3396a7f9ac8243eeb0&chksm=fb576ad3cc20e3c5567ec0a20e4246f7200f07d258672a22d0e3b7107276471de69b40ce348c&mpshare=1&scene=1&srcid=0308ezDPdcTIIxy1uKfromOR&sharer_sharetime=1583723578670&sharer_shareid=9ce58145aebcae094cfdb1447bb5d084&key=b3900b1fc989b01530077ef7d80ec9e780e795e68668ab68c14c99e9c47c1f91e37d79ed95d91796c68228dbdc5e6b73b24fc1e9317db51e9b6c257a87b978cbe16db7bf336e6374ad48146abf9f60ac&ascene=1&uin=OTEzOTgwODI%3D&devicetype=Windows+10&version=62080079&lang=en&exportkey=Ax4vKRfb%2FYln%2F6%2Bvdi9ryIk%3D&pass_ticket=WKlaOwFLOU%2FMR71s1zIKQwpQe5wr319gl5rXFrzs7%2Bs%3D

原文中还包含有图片,因品葱限制导致无法转载,在此深表歉意
原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转载者观点


厦门大学的一些教授,觉得在房子问题上吃学校骗了,因此走上了街头,但没有想到,得到的社会呼应不够,还有一些人在帖子后面冷嘲热讽。有人说,你们这些教授,平时对平民百姓的维权不闻不问,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得到公众的支持?

当然,我对厦大教授的遭遇还是深表同情的。觉得自己身份不同,是个人才,没想到竟然连住房都住不踏实,被骗了多年才知道没有产权。一肚皮冤屈,没人搭理,于是上街维权。还遭到了据说过去“刁民”才有的遭遇,在我们这里,堂堂教授,走到这一步,依我看,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指望教授在公共事务上为大众说话,这事儿真的挺难。常见的,都是他们以专家的名义,为特定的部门讲话,比如油涨价的时候,火车票涨价的时候,公园票涨价的时候,等等,等等。害得我们语境里的专家,都被大众骂成了“砖家”。至于自己的利益受损时的维权,教授们一般都倾向于个别勾兑。如果勾兑不成,多半是指望别人替他们出头。

有一阵儿有所大学青年教师(在西方应该被称为助理教授的)的住房补贴,不知为何总是不发。一些青椒好不容易聚集起来,商量是不是找校长维一下权。在互相打了半晌气之后,队伍终于出发了,结果领头的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口,发现后面的人都消失了。当年我公开跟我的院长吵架之后,在校园里走着,就会有本校的教授拉住我,跟我讲他的不幸遭遇,让我替他说话。我说,你为什么自己不说呢?你不是也是教授吗?

评职称,是大学里最大,也是教师们最在乎的不端所在。但是,每次评职称,明晃晃地不公平,条件好的人被弄下去,差的被评上来,都是一些知名教授投票的结果。他们几乎每次都这样昧着良心投票,投来投去,都没感觉了。这样的人,如果遭遇了不公,你能指望他们出来维权吗?

早些年,北大清华的蓝旗营公寓,北大部分的宿舍,房屋老出问题,不是漏水,就是冒臭气,一干名教授们,怎么找学校领导,都解决不了。其中有位教授实在受不了了,找到我让我写篇文章呼吁一下。我写了,发表之后引起强烈反响,但与此同时,却是这些大牌名教授的恐慌,直到学校方面真正引起重视,把问题逐步解决了之后,恐慌才算结束。

显然,看着似乎地位比平民百姓高的教授们,实际上要比平民百姓胆子更小。没事的时候,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自己有事的时候,能站出来上街,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听了消息,都直念佛。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做了多年的顺教授之后,一旦站出来,就也变成了“刁民”,跟刁民一个待遇。

不错,教授这个群体,要说偷东西的,随地吐痰什么的,的确比别的群体要少,但道德水准,权利意识,却不见得比平头百姓多点什么。同事和朋友,受了领导欺负,有敢出头相帮的吗?恐怕没有。自身利益受损,能像厦大教授这样上街的,也是凤毛麟角。即使道理都明白,行动上,也是超级的矮子。怯懦两个字,深深地印在了教授们的背上,翻过来,就是“听话”,真听假听不知道,但看起来,还是挺美,挺和谐的。

张鸣:没有文化的中国大学教授

外面来的政要到著名的大学做演讲,在现代社会,是普通的事情。中国的几所顶尖大学,也是总有这样的热闹,不惟学校的学子莫名兴奋,有的时候连社会上不相干的人,也一并跟着竖起耳朵,瞪大眼睛。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本是相互贴金,宾主同乐的好事,客人不至于上门说坏话,主人也断不会让客人下不了台,最后皆大欢喜,上演大结局。可是,前一段来自台湾的几位贵宾的造访,却惹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尴尬,面对台湾客人的礼物,我们的校长和教授,不大不小地出了一点纰漏,不是不认识字,就是说错了话。尽管事后有人拼命地弥缝,但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子其实是挽不回来了。北大的校长虽然没有出错,但在客人不带讲稿,妙语连珠的演讲比照下,好像也没占什么便宜。

当然,我们可以辩解说,我们的几位校长教授,没有一个是人文学科出身的,出点纰漏很正常。可是,来访的几位客人也没有学人文出身的,为什么人家就不出错呢?其实,用不着掖着藏着,我们的大学教授只有专业素养,缺乏文化素养,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自然科学的教授不必说了,除了少数人之外,能把中国话写通了已经很不错了。很多教授家里,除了点专业杂志之外,基本见不到“闲书”,对于他们来说,中国文化的概念,似乎只有小学、中学学的那点残留的知识。至于外国文化吗,也许好一点,但估计也就是出国听到和看到的那点东西。人文社会科学的教授情况似乎更糟,如果说,自然科学的教授像匠人的话,那么人文社会科学的教授就像是手艺不太精、或者没有什么手艺的匠人。也就是说,在专业素养远远赶不上自然科学学者的同时,文化素养也不见得好。我们的社会科学译著普遍地生硬,翻译质量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这一代学这个东西的学人(主要是教授们)文字功底太薄所致,西学不能亨,中学又不通,只好生搬硬造,强人就我,甚至把原来很生动流畅的文章也译得坷坷绊绊,令人读了难受而后已。至于在研究中用各种玄妙的术语把文章弄得深不可测,用意固然是想借此吓唬编辑和读者,但另一方面不过是掩饰自己文字无能的招数。文史哲的教授,按道理应该有文化素质,可是,他们的情况也不怎么样,学历史的,治宋史的不知道唐史,学清史的不了解明史,不光不了解,有时候连上段下段历史的ABC都不甚了了。专业尚且如此,如果让他们弄弄文,则更谈不上,不仅谈不上,如果有圈内的人写点随笔散文,大家还会嘲笑他不务正业。正因为如此,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学作品只好让文学家包办,结果办的无论什么东西都像戏说。我们弄文学的教授,多数既不会作诗(律诗),也不会填词,甚至连日本和韩国的同行都不如,更不用说跟台湾的同行比了。难怪台湾学者这样嘲笑我们的学者,说我们去中国化比陈水扁还要厉害。

当然,这种状况并不赖我们,我们这一代学人,无论大小,其实只受过两种教育,一是专业,二是政治。李申科的幽灵依然在控制着我们:苏维埃制度下没有人,只有一些蛋白质,我们按照社会主义的需要,将他们培养成工程师、医生、拖拉机手……。从本科读到博士研究生,我们只在一小块土地上挖土,对于哪怕周遍的土地,我们连看一眼都觉得是罪过。我们不知道,其实一些基本的中外经典,是无论哪个专业都需要读的。严格说来,人家没有,我们自己也没有把自己当做人来培养,自觉和不自觉地当自己是颗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

不过,我们又必须为这种状况负责。现在学界的中坚,基本上已经四、五十岁,通才教育,也已经嚷了二十年。据说林肯说过,人过四十就应该对自己的相貌负责。如果此话当真,我们至少应该为自己的学识负责。为什么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们的文化素养依然阙如?为什么一到跟外面的学者交际的时候,我们的教授往往谈吐粗俗,语言干瘪,唯一的擅长是讲黄段子,连比较精彩的黄段子也不是教授们制造的!

中国三、四十年代的高等教育,曾经培养出一批大师级的人物(尽管大多开花结果在异域他乡),而今天的高等教育,条件不知道比当年好了多少倍,却连个大师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当今作为学术中坚的一代人,应该反省了。

记得晚明的张岱讲过一个士子由于没有学问,在夜航船上被和尚看不起的故事——由于士子没学问,满嘴胡说,和尚要伸伸脚,放肆一点躺着。所以,张岱告戒学人,千万不要让和尚随便伸脚。今天,即使是为了不让台湾的政客看不起,我们也应该给自己补补课——勿令政客伸脚!拜托!
15
分享 2020-03-10

27 个评论

中国大陆学术不自由,与单位闹翻后很难再进入其他高校、学术机构。而且现在的大陆教授的待遇明显比别处好、获得现在的学术地位特别难,使得很多教授患得患失。

假如是在自由社会,教授不担心与雇主闹翻,因为学术自由而出路甚广。假如没有朱镕基“高薪养廉”,大陆教授的待遇不会明显比别处高很多,教授不会因不舍得待遇而不敢跟雇主闹翻。比如在8964时期,大批大学老师因支持民主而和校方闹翻,那时大学老师因待遇不明显比别处好且体制外相对好干。
知识分子吃共产党的俸禄,不可能反叛。你在网上看到能大肆鼓吹自由化的学者,都是有黄马褂的。
很同意,教授们都是既得利益者,活得很滋润的,有学生可以压榨,社会地位又高,他们不可能反对什么。

类似许章润的还是少数,非常少的少数。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不被赵弹打就仍对中共不死心,尤其是大部分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发这篇旧文显然是别有用心,疑似是为许志永事件落井下石,在反共问题上我们不应该搞“白色恐怖”,香港去年的反送中修例运动中有个口号叫做“不割席,不笃灰”,在这种问题下大部分葱油做的很不好,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葱油对某些事情落井下石了,也难怪有人能够顺利的污名化品葱。
知识分子群体已经被腐化,他们只关心自身的利益。
只要替党说好话就能平步青云,要是说党一句不是就会被搞得身败名裂。
知识分子吃共产党的俸禄,不可能反叛。你在网上看到能大肆鼓吹自由化的学者,都是有黄马褂的。

自由化指的是市场自由化,并非是人权自由、言论自由等。市场自由化强调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政府可以打市场化的旗号将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变身为私人资产,这很符合大贵族大官僚大资本家的利益。
中国就没有哪个群体不胆小的
谢谢楼主
中国的知识分子极有可能成为为TG说话的御用文人,就算有良心也害怕赵弹啊
里亚兹 新注册用户
高校也是逆向淘汰。 
尤其是人文社科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的,你看哪个说真话真正投入研究的老师被评上教授博导?被授予国务院津贴?
反对。

知识分子的工作是学术,启蒙。

他们教出有素养的记者,媒体,公民。律师。

由媒体喝记者群体替老百姓说话,教授们是无法直接替百姓说话的。
老夫认为你们想得太天真

大陆高校实施门第连坐制,教授出事了不止自己会有麻烦,他的学生也很难找到体制内的工作,单位下一年的预算也会被cut

直球冲塔,等于拿自己的学生和同事的命运来作赌博,你想想哪更自私
既得利益群体
当然是为利益提供者说话
他们要维持这大厦不倾
更何况国内学术圈某些狗从来就不觉得自己和老百姓是同一品种的物种
压榨剽窃跪舔玩得一手溜
中国没有独立的教授,都是依附共产党成为党员吸血
地址可能有暴露身份的内容所以留下面这些就好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0NjkyOTI0NA==&mid=2247484896&idx=2&sn=5eeeb84ab016fb3396a7f9ac8243eeb0
柯庆施:『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两个字可以概括,一是懒,平时不肯作自我检查,还常常翘尾巴;二是贱,三天不打屁股,就自以为了不起。』这句话精准地概括了党需要的是什么样的知识分子,现在大学里充斥的也就是这样的知识分子。
x现在国内的所谓青椒待遇好的不要不要的,天天想着怎么赚钱。 30出头的副教授一年能拿50万。 你们根本不知道
标题换成《老百姓这个群体胆小,让他们替教授说话基本上是扯淡》又可以写一篇
看到原来是人大教授张鸣的文章,
教授出过一本书叫《重说近代史》,可以一读。
西方国家的教授,只要不犯罪行为不端,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没人有权力把他的职位免掉,这就可以端端正正地为民说话为真理说话,这就叫tenure。

中国的教授,说几句实话被学生举报都无力自保,差距不是一般大的。
反对。知识分子的工作是学术,启蒙。他们教出有素养的记者,媒体,公民。律师。由媒体喝记者群体替老百姓说...

国内所谓知识分子(其实现在也不限于国内了),只是贩卖知识以得到/交换利益的人,关注的是垄断他们在知识juan的地位,所以国内知识分子聚集地就是充斥“学霸”和站队学霸的人,如果某知识分子两者都不是,那么肯定站不住脚了。
老夫认为你们想得太天真大陆高校实施门第连坐制,教授出事了不止自己会有麻烦,他的学生也很难找到体制内的...

这文章里面批判的显然不是说他们不敢冲塔,而是他们根本不配“教授”名号
利益相关。

没有“教授治校”,就不要指望教授胆大。我自己在学校的感受就是国内外教授的地位完全不一样。国内教授见了行政人员得各种赔笑脸,生怕住房补贴发不下来,该报销的账目报不下来,本来应该是按照规章制度办的事,不走关系根本就办不成。而我现在国外高校当教授,行政人员是辅助工作,教务处也好,学校办公室也好,按照规章制度要求的事,全都办的妥妥帖帖。

国内的教授急于带帽子,当官,因为你不当官只做学术根本混不好,没人搭理你。而我们学校的系主任也好院长也好,只做个协调的工作,基本上是苦差事,经常是教授之间推三阻四不愿意做,最后只好由年事已高的老同志兼着。而且这些职务也没有级别一说,有个名教授之前是校学术委员会主任,然后最近改任了系主任,按照国内的说法应该是降级了,但其实就是分工不同了,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什么。

我认为教授也是普通人,实际上很多人除了自己领域那一亩三分地,其他领域也不比普通人聪明多少,尤其是理工科教授。所以就算教授出来发声,超过自己领域知识说的也不一定有道理。而且国外的新闻采编往往是对于某个重大议题需要一些专家的意见,然后会主动联系学校的媒体办公室。学校媒体办公室会去协调哪个教授是该领域的专家去接受采访,并不一定是大教授说的才对。

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其实是把古代为民请命的官员和国外地位高的学者杂糅在一起的想象。现如今教授一没有官员的级别,而没有高的地位,这种想象本身就不成立。
 
這是挑撥文

共產黨的槍口,一邊對着老百姓,一邊對着教授。然後對老百姓說,你看教授多膽小,都不敢爲你們說話。
注意删掉链接后面那一长串吧
中国的教授在“体制内”,归党和政府领导。请问哪个体制内的人不胆小呢?凡是体制内的人,发表出格言论轻则处分,重则丢掉工作,甚至会失踪。中国大部分的教授没有什么水平,离开了体制的饭碗连生存都会成问题。
去微信搜了一下这个公众号,果不其然被封了...这位张鸣教授,看过他讲的中国近代史网课 ,感觉不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21
  • 浏览: 7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