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最重要?】防疫与隐私之争 德国为何不学亚洲?

https://www.dw.com/zh/%E9%98%B2%E7%96%AB%E4%B8%8E%E9%9A%90%E7%A7%81%E4%B9%8B%E4%BA%89-%E5%BE%B7%E5%9B%BD%E4%B8%BA%E4%BD%95%E4%B8%8D%E5%AD%A6%E4%BA%9A%E6%B4%B2/a-52954206

新冠肺炎防疫战下,亚洲多国追踪民众手机定位,减低社区传播。相比之下,德国官方利用匿名数据追踪疫情,却已然引发高度争议。生死关头,德国人为何死守隐私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冠肺炎疫情一发不可收拾,中国丶韩国丶台湾丶新加坡等多国监控民众手机数据控制疫情。德国确诊人数超过6万宗,有呼声要求仿效亚洲做法。而在“科技防疫”备受肯定的台湾,也有软件工程师批评当地防疫凌驾隐私,倡议为资料加密。

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日前接受《时代周报》(Die Zeit)访问时主张仿效亚洲,用手机数据追踪。他以韩国做例子,指该国作为民主国家,利用国民的手机数据,定位追踪确诊病患的密切接触者并予以隔离,阻止病毒在社区进一步传播。

此说法遭联邦政府公民数据保护专员发言人施泰因(Christof Stein)反驳。他对德国之声表示,“我们不应被恐惧蒙蔽,而忘记数据保护的重要性。假如明天开始在电台广播确诊者的名字,很多人都会觉得是不合比例的公开私隐”。

追踪手机定位惹争议德政府删建议

德国最大电信商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3月18日宣布,将与官方疾病管制及预防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分享不具名的大数据,让当局了解在全国范围内丶甚至社区内民众的踪迹。

德国政府日前通过修例应对疫情,草案原有一项建议,容许当局追踪民众手机定位,但引起社会极大争议,其后因反对者众而删去。

亚洲多国“科技防疫”

在疫情下,亚洲各国纷纷祭出“科技防疫”。中国要求民众在支付宝“健康码”平台上填写个人健康状况,系统会产生红丶黄丶绿三种颜色的二维码,作为判断个人能否外出丶移动的标准;南韩政府建立网站,取用手机定位丶信用卡消费丶监视器和网路对话,将确诊病例的位置标示在地图上;新加坡政府要求民众安装手机应用程式TraceTogether,利用手机蓝芽之间的信号交换,让政府可以取用来追查感染者曾接触过的人。

台湾政府则透过大数据分析,追踪钻石公主号邮轮旅客足迹,用手机对潜在接触者发出示警简讯,光是处理钻石公主号就对63万人发出简讯。当局又建立“电子围篱智慧监控系统”,利用手机定位掌握民众行踪,如居家隔离者擅离处所,系统会自动发送警告简讯给当事人丶民政和警政单位。据台湾媒体《天下杂志》报道,台湾自2月1日成立平台,已监控超过一万个手机号码。

台工程师:侵犯隐私非常过火

相关措施在当地没有引起太大争议,舆论甚至一致赞好,认为有效防疫,但台湾软件工程师江明宗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认为,要在防疫与隐私之间取得平衡。他肯定台湾、南韩和新加坡利用科技追踪接触者的做法,认为对防堵疫情“有很大的效果”,他举例指,有些国家会利用手机应用程式向潜在接触者发出防疫建议,“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

但他同时认为这些做法存在争议,尽管一般民众未必意识到,但从技术人员的角度来看,这“对隐私的侵犯已经非常过火了”。

他续指,东方习惯集体主义,西方重视个人主义,两者对隐私权的保护有很大文化差异。“台湾从专制体制走到民主只有短短几十年,它发展时间非常短,有长辈还期待有像皇帝的人和政治明星出现,很习惯被动的接受政府政策。但这在西方民主国家是不可思议,他们民主已经发展了数百年之久,他们会觉得政府不可侵犯个人权利,会有很多团体出来抗争。但台湾抗争没什麽力度,可能台权会针对隐私的部分出来发个声明,但民众没有感觉。”

江明宗是台南市政府智慧城市办公室前执行秘书,曾以开放数据建立“立法委员政治献金地图”,这次疫情中开发“口罩地图”,让民众实时看到各家商店的口罩供应,避免民众扑空或大排长龙,有关程式甚至输出到韩国。

他认同科技在防疫有重要的角色,资讯透明能减低民众恐慌,但形容台湾目前防疫凌驾隐私,失去了平衡,情况堪忧。“现在去倡导注意个人隐私太难了,因大家觉得防疫极其重要,我们也认同极其重要,但希望疫情减缓后可以探讨这问题,甚至可能把这些资料加上锁,不是随便用任何理由可以使用,因为当政府知道每个人每个时间点在哪里,其实是非常恐怖的,它把你的个人资料连结一起。”
3
分享 2020-03-31

10 个评论

我覺得這個大前提是本國的醫療體系撐不撐的住,要命還是要隱私。

畢竟德國目前看起來是靠強悍的醫療體系撐住,雖然感染率高但死亡數目前算低,醫療體系沒有崩潰甚至還能接收意法的患者。

如果醫療體系抗的住,當然就不用動用科技侵犯到個人隱私。而台灣的醫療體系要是大面積感染一定撐不住,所以必須採用科技追蹤。

事實上很想研究一下德國的醫療體系跟群體感染是怎麼做到的。
當然,疫情過後隱私問題將會被各國放在檯面上討論。
我的看法是,此一時彼一時
民主國家需要立法解決個人隱私和自由與防疫的關係問題
如何在最小程度影響公民權利前提下,最大程度阻止疫情傳播
過去西方民主國家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這次顯然很多國家吃了虧
充分發揮民主優勢把這個問題解決,也能防止趙家媒體的抹黑
作为人的活着和作为动物园动物的活着,我不会选后一种。
斯诺登也说了,这一次为了阻止疫情所采取的技术手段会在疫情结束后仍然持续,因此对于政府监控行为需要严格的监督
何謂短視?疫病終將過去,暴政勢成難除。不以一臠亡全牛。
手机监控这种东西,连美利坚都被实锤了,各位就不要天真的以为自己安全了,个人的隐私权只是个纸皮子,只能说习惯就好
中国的绿码已经出现发现翻墙就变红隔离的案例了。对这方面警惕是绝对必要的。
而且,德国做得很好,没有必要学亚洲。
隐私的问题都讨论了几十年了,你不关注而已。

最近會更加劇烈跟搬上檯面。
之前英國說要用大數據跟攝影機監控街頭,後面被打回票不了了之,這次又開始使用手機大數據,疫情結束後恐怕會連之前的東西都翻出來檢視。
我认为在这种极端紧急情况下,适当性的让出部分隐私,以利疫情控制可以接受的,但疫情结束后政府应该要消灭这些数据回归日常生活。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