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贫富差距与高犯罪率

该话题不知道选「现实生活」还是「深度讨论」,分不清....可能要麻烦管理员了抱歉。

该文章来自新浪,已被删除,还好网上还找到备份...中国将来很可能发生的高失业问题....故此抛砖引玉,各位讨论一下....

正文————

在中国,近二三十年来,哪个地区经济发达了,哪个地区也就有了大量外来贫困人口,哪个地区的犯罪率也就高了上去。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经济最发达省份之一,也是外来人口最多的省份之一,还是犯罪率最高的省份。中国最大的女子监狱就在广东省,我担任原著、编剧、策划、外联制片的电视剧《女监档案》就是在这所中国最大的女子监狱拍摄。据统计,在深圳特区发生的抢劫、杀人、强奸等恶性刑事案件,90%以上是来自内地农村的“三无”人员(即无固定工作、无合法证件、无固定住所)所为

浙江省也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其犯罪率高居全国第二。而在杭州市萧山区看守所,我发现犯罪主体变了,外来人口作案占80%。在经济发达的杭州市和温州市,流动人口作案占看守所在押人员的85%~90%,其中70%是农民工。据我对这些外来农民工的调查,其中约有30%是由于失去了最起码的生活来源而导致犯罪的,包括刑满释放后找不到工作的“二进宫”、“三进宫”人员。浙江有大量的民营企业,只要肯出力,完全可以找到挣钱的营生,再不济的也可以到建筑工地和泥抬砖,可他们为什么要去犯罪?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墨顿说:“一个社会只是贫穷或者只是富裕均不产生犯罪,但一个社会贫富差别悬殊就会产生大量犯罪。”

贫富有差距,其实很正常。尽管“均贫富”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理想,但人类发展到目前阶段,恐怕还很难实现。倘若真的现在就均了贫富,肯定还会出现新的社会问题。比如,中国曾实行过多年的“大锅饭”,并没有让我们真正摆脱贫困。再如,那些基本已均了贫富,且已多年实行高福利的国家,其社会问题不是也已见端倪了吗?关键是贫富差距不能长期过大,而且社会保障机制必须尽快完善。

北京“第一看守所”曾关押一个念过高中的河南农民。他家境贫寒,孩子病重,只好卖了家中最值钱的牛来救孩子,不想假种子又让他颗粒无收。无奈到北京打工,又因无一技之长屡遭坎坷。最后他抢了一辆出租车,杀死司机,驾车在天安门金水桥前横冲直撞,撞死两人,撞伤四人。看守所的民警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看见的贫富差距太大了。我到处告状又没人理。我这样做就是想引起社会关注……”

中国的贫富差距已大大超过了基尼系数标志的警戒红线,“有的人一杯咖啡一千八,有的人一顿饭吃俩地瓜”。缩小贫富差距,解决分配不公,迫在眉睫。

我还想到,为什么北欧国家、日本和美国都很富裕,但北欧和日本的犯罪率却比美国低?这恐怕与移民问题有关。北欧国家移民不多,日本是单一民族,公民在就业机会上基本平等,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没有必要非得通过犯罪攫取。而美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世界各地的移民很多,但社会对移民有种种限制,不少人在没有拿到绿卡之前,打工就业都很艰难,外来人口想在美国待下去,又没有正当的职业挣钱,就走了歪门邪道,所以移民问题是美国犯罪率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就是说,北欧和日本大家一起富裕,犯罪率就低;而美国还是贫富不均,犯罪率就高。

有专家对我说:“我过去研究‘三农’问题,现在研究‘三农’犯罪问题。”

这话让人伤感又无奈。“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乃中国当时历史条件下的国策,本是希望“先富带动后富”。而今,确实有不少人富起来了,但也有不少人富了,却把钱都带走了。据招商银行和贝恩管理顾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1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称,“中国27%的亿万富豪已经完成投资移民,还有47%正在考虑移民。”同时有资料显示,这些人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未放弃在中国的种种利益,甚至偷税漏税,所谓投资,不过是给自己和全家买好了境外保险而已。更多的人却长期富不起来,或是“富起来”的部分被飞涨的物价吃掉了,就连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都说:穷人把钱存入银行,实际上是补贴富人。这话一针见血。但在社会保障体系尚不完善的中国,穷人不把钱存入银行又能怎样?即便半夜三更去排大队买国债,还未必能抢得到手。在资本运作面前,“勤劳致富”谈何容易?更多情况则是穷的更穷,富的更富。这势必形成新的社会矛盾。我采访过不少犯罪的“农二代”,发现他们犯罪的根本原因是仇富心理,贫富悬殊使他们仇富,而仇富增加了犯罪。从这个角度上说,犯罪率大幅攀升,应是社会矛盾尖锐化的重要表现。

印度的种姓问题依然存在,贫富也很悬殊,但据说穷人很少仇富。印度人有因果报应、业报轮回的宗教思想,认为自己受穷是前世因果,害怕做坏事遭报应,只希望神保佑自己下辈子能从苦海中解脱。因此,印度贫富之间基本相安无事。人们即使再穷,一般也不去偷盗抢劫,报复富人的事极少发生。而我国,不具备这样的国情。

人权天赋,不论出身,都应平等,都应有尊严地活着。可是,也确有“官二代”们享受着父辈的特权,“富二代”们享受着父辈的财富。据报道,他们之中有人为博女友一笑,一出手就是380万元一件的紫檀木雕。

改革开放以来,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进入城市打工,为城市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有目共睹。这些人,被称为第一代农民工,他们最初到城市闯荡时,由于经济所限,不少人只身前往,造成大量农村留守儿童。由于长期两地分居,其中一部分家庭夫妻离异。很多打工仔能吃苦,却不舍得让自己的后代吃苦,加之文化水平低、无暇顾及孩子,致使孩子文化教育缺失,法律观念淡薄,生存能力低下

去年,我应邀到汕头市公安局讲课,顺便到汕头看守所调研,一进看守所,就看到一个狱警押着一个孩子走进来,我心头一沉,急忙喊住那个孩子,那是一个17岁的男孩儿,穿着一件黑色T恤衫,长得白白净净,我问他案由,他说是偷了一个手机。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农村留守孩子。我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是汕头人,我问他父母在哪里,他说在广州打工。望着他稚气未脱的脸,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青少年犯罪是最令我痛心的。

还有很多在押人员叫“农二代”,也称新生代农民工,是指1980年以后出生的进城务工农民。在1.5亿外出农民工中,新生代农民工已占六成,将近1亿人。这些人的父母是有根的,他们呈钟摆运动,既可以在大城市打工,也可以回到农村干农活儿;而“农二代”这个群体有的是跟随爷爷奶奶或母亲在农村生活,有的是跟随父母在城市流动中长大,虽然户口还在农村,还被叫做农民,但九成人从未干过农活儿。随着农村土地实现大规模流转以来,这一特殊群体在不断壮大。他们是漂浮着的人,失去了生存的“根”,呈单向运动。他们向往大城市生活,可由于知识技能有限,城市不接受他们,他们的人生坐标系发生改变,既疏离父辈出身的农村文化,无法回到农村;也抗拒城市文化,无法融入城市。其实这些人进城后,多数人的生活比在农村好多了,已经鸟枪换炮了,可为什么还要犯罪?我想贫富悬殊应是原因之一。他们心理不平衡:凭什么城里人就要比我们乡下人日子过得好?凭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就比我们“农二代”、“穷二代”更有前途?这些人进城后遇到种种艰辛,有的遭受了太多的白眼儿,受到不公平待遇。而大都市的奢华生活更刺激他们的神经,于是有的就要报复城里的富人,甚至沦为少年犯,令人触目惊心。

犯罪年龄低龄化、犯罪人无固定收入来源和暴力犯罪倾向严重,是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的主要特点。其犯罪类型主要是盗窃、抢劫、强奸、敲诈勒索,80%以上为侵财犯罪。这些问题近年日益突出,应引起全社会高度重视。

19年前,联合国总部总经济事务专员,美籍博士赖尚龙先生来北京,参加联合国区域发展中心和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合作举办的以“扶贫与社会经济发展”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他满腔热情地在《人民日报》上撰文,对我刚刚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山脊——中国扶贫行动》给予热情鼓励。当时我很纳闷儿:一个联合国高级官员,一个美国的经济学博士,何以要关心中国作家写的一本扶贫书?联合国与扶贫有什么关系?

后来,我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参观,发现大厅里悬挂着大量的关于扶贫问题的图片展板,主要内容是展现联合国对非洲难民的援助。图片上,很多难民骨瘦如柴,令人不忍驻足。大厅里还陈列着一些联合国捐助难民们的蚊帐、木板床、文具箱、塑料杯、食品等实物,一个文具箱上用英文写着:“学校在这个盒子里”。一块展板上用英文写着:“如今,每七人中就有一人无法获得保持健康所必须的食物。”

看到这些展板和展品,我顿时理解了那位美国经济学博士对扶贫热情关注的真诚。

当今,世界的主流是和平与发展,要想和平,就必须反贫困。贫困越严重,犯罪率就越高;犯罪率越高,社会就越不稳定,发展就越不平衡。尽管犯罪的原因千差万别,但扼制犯罪,应是全社会的共同愿望,那就必须综合治理。

我在看守所调查时,发现有的“二进宫”、“三进宫”人员,往往由于刑满释放后没有就业机会,遭人歧视,生活非常艰难,进而重蹈覆辙。这就不是警察所能解决的问题了。

有刑满释放人员对我说:“现在好人都下岗,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找到工作?”

我说:“找不到工作,干个体行不行?”

他说:“干个体也需要本金,我们哪儿有?有时候出去又折进来,实在是家里家外的没辙……”(打工是不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这些话引起我的思索。我们是否给了每个公民很好的活路?各级扶贫资金中对妇女、儿童、残疾人都有扶助项目,刑满释放人员中的“三无人员”,是否也可进入扶贫济困之列?对于那些表现好的刑满释放人员,能否允许他们申请一些小额资助,让他们有个创业的本金?须知没有任何银行能够给他们贷款。还有的在关押期间家庭就解体了,假如他无家可归,政府能否帮他找间廉租房,给他必要的生活保障?居委会能否帮他找份临时工作,促使他自食其力?看守所能否在羁押期间,教会他一两种劳动技能?

我是中国最早写农民工的作家之一, 29年前,我发表过报告文学《淘金者的甜酸苦辣——北京市外地雇工生活录》《未跨越的沼泽地》。为了创作这两部作品,我在北京建国门劳务市场和北京前门大栅栏珠宝市、廊坊二条泡了好几个月,对外地雇工做社会调查,外地雇工就是农民工啊!

29年过去了,我当年采访过的那些农民工,很多已经当了父母,甚至当上了爷爷奶奶。如今,当我在看守所见到新的农民工在押人员时,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年北京的建国门、大栅栏、珠宝市和廊坊二条,想起了当年我为之流泪为之呼吁的农民工。采访中,我对因贫穷而犯罪的人有着很深的同情,因为他们本非反社会之人。

我又想起了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这个哈佛大学的辍学生,凭借自己的智慧拥有了世界上最多的财富,但他并没有用去挥霍,而是裸捐。反观当今中国,又有几个富人能够这样真诚地回报社会呢?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已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富人,即便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算起,不过三十几年,还很少有富人完成了从物质富有到精神富有的升华。有相当一部分中国富豪,并不是通过勤劳致富或者资本经营而成为富豪。有的人借政策之便廉价买地皮,盖楼盘发了财,挥金如土,骄奢淫逸;有的人借权贵之势倒卖批文,倒卖钢材,倒卖军火,把大量的金钱转移到国外,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有的自己肥得流油,却不愿带动大家一起致富,还千方百计偷税漏税……这些人腰缠万贯,精神上却是乞丐,真是穷得兜里只剩下钱了。

近年来,中国又出现了一批拆迁暴发户,北京大兴区将家人满门抄斩的李磊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在看守所见到他时感到脊梁骨一阵阵发凉,我想不通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有的拆迁户今天拿到拆迁款,明天就去吃喝玩乐,有的全村打麻将、赌博。听说有个村一下子就买了十几辆名牌车,一个还干清洁工的农民开着宝马车去公司上班,保安不让他进停车场,说公司的老总还没开宝马呢。

还有的富人宁肯拿着钞票去赌博、嫖娼,去灯红酒绿处一掷千金,也不肯救济穷人,却对做慈善的人指手画脚、恶毒攻击。富人为什么不能多做一些善事,多帮助一些穷人呢?据说,一个西方的富翁在给孩子零花钱时,要求孩子把这钱分成三份,1/3自由支配,1/3储蓄,1/3做慈善。而我们的有钱人,恐怕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教育。

尤其是某些官员为追求政绩,没有把老百姓的冷暖安危挂在心上,甚或为一己私利卖官鬻爵、鱼肉百姓、草菅人命,从而沦为罪犯,引起全社会极大不满。这样的犯罪,无疑也是造成更多社会犯罪的十分重要的原因之一,某些犯罪分子由此而心安理得,觉得自己这点罪过比贪官差远了,乃至扬言自己是在“杀富济贫,替天行道”

犯罪的发生和社会大环境密不可分。利益分配的不公,意识形态的变化,使一些被边缘化的贫困群体成为犯罪高发人群。其中下岗职工和进城的农民工占有很大比例。

在丹东看守所,我见到很多“难民”,他们真是穷得连几块钱一碗的荤菜都买不起,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得看守所救济。我很难过,就问戴晓军所长:“你家这五百口子怎么有这么多穷人?”

他不假思索地说:“穷得活不下去了,最容易犯罪。
20
分享 2020-04-03

15 个评论

中國基層人民接觸民主左派思想的人不多,所以不會因為貧窮成為民運人士。
一鍋加滿了色素添加劑,燉得像是果汁一樣的鷄湯還是鷄湯,不會成爲果汁
「據説一個西方富翁」?少拿這些沒有依據的據説來說了,你不知道是哪個西方富翁,你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來自哪裏,你卻知道他如何教育孩子?這聼上去還真是可信
比爾蓋茨真誠回報社會?用什麽?用IE還是一窗戶的BUG?這位作者是來自哪個平行宇宙?

説是説移民帶來犯罪率,其實後來又把讀者引入一個誤區
一邊説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而日本不是(這是真的)
一邊説美國很多人因爲國籍原因不能找到工作被迫犯罪(這也是真的)
但是這兩個事實不能結合起來達到「移民增加犯罪率」這個結論
因爲之所以說美國是移民國家,是因爲相當多的外國人可以後天成爲美國人。也就是説那些因爲國籍原因找不到工作的都不是美國人,他們不是移民,頂多是外勞。從中我們最多只能得到「外勞增加犯罪率」的結論

富二代享受父母的財富,這本來沒什麽不對的。站在父母的立場,我此生所有的努力都是爲了讓帶著我的基因的後代能更好的生存,能把我的基因流傳下去。所以如果父母的財富不能讓小孩享受,那要財富有何用?努力有何用?這不公平
繼承權理所應當,問題只是貧富差距而已。事實上貧富存在差距這件事本身也沒問題,問題在於貧富和個體能力的關係不夠緊密。本來金錢就是人類社會衡量適合程度的一種標準,適者應該要富,不適者應該要窮。但是現狀是適者個體只要出生在窮人家庭就無法翻身,而不適者出生在富人家庭也很難跌落,所以整個機制就出了故障
如果窮人家的聰明孩子還是能成爲富人,富人家的愚蠢孩子還是會成爲窮人,真正達到所謂「你窮是你不努力」的境界,那也不會有人仇富了。問題在於事實上努力了的聰明孩子也可能因爲家境不好而失去競爭機會,而愚蠢的富二代卻能靠爸媽直接取得門票
當然,上述只是在文明社會。在中國這樣今天就算富,明天也可能窮的特殊環境,連這都不是
犯罪总比饿死不反抗要好的多。
其实还是有没有基层共同体的问题.
费拉穷移民多了,才会导致犯罪率升高.
犯罪总比饿死不反抗要好的多。

张献忠有理???╮(╯-╰)╭
少年你很有张献忠的潜质啊!!!
我觉得这个作者对自己身边的事很了解,但对其他国家恐怕只是通过网上的文章去了解,看上去不像有海外生活经历的样子。所以这种文章深刻性不足,硬伤太多,而且具体这篇文章立论阐述都不出彩,老实说没什么讨论的价值。
其实还是有没有基层共同体的问题.费拉穷移民多了,才会导致犯罪率升高.


基层共同体现在有量化的方法吗?讨论贫富差距的时候有基尼系数,基层共同体有没有相似的量化指标
基层共同体现在有量化的方法吗?讨论贫富差距的时候有基尼系数,基层共同体有没有相似的量化指标

看社区就行了.多少人没有一个可以互相帮助的社区.至于量化.随便定义一个算法就行了,根据原理.....
以前偷渡潮年代的香港,山邊遍佈木屋,也是犯罪率很高,還有越南船民時期
到底是财富分配的问题,老板挣八万缴65000税,他挣20000缴5000税,我挣5000补缴税政府还返我10000块。
贫困地区的犯罪很多不为人所知而已。
张献忠有理???╮(╯-╰)╭少年你很有张献忠的潜质啊!!!

如果被逼到了张献忠和饿死二选一的话,没人会选后者的吧
富者三妻四妾,穷者饿死街头。
淘宝上很多国产工艺品玩具模型价格标很贵都有人买,酒瓶装苔藓都敢卖99。经济内循环,正合中共意
有钱就要多支持外国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