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回忆:我和习近平一起去打群架


转前言:最近品葱戾气很重,整天就想着米国赶紧恶化和中国关系,连冷战都不要,最好直接找借口开战,而等到米国不这样,就有一股绝望的气息弥漫。我局的这是很不明智的行为。反贼是一种世界观 一种信念,当反贼能更容易避险和获利,也是自身道德感的体现与思辨的提升,而不是你证明自己优越和寻找共同体的方法。说难听话,指望别人替你橄榄中共,是一种十分费拉的想法。。
当然,也有可能是各位陷入政治性抑郁,为了缓解这点,我给大家转个乐子。



文革期间,习近平、聂卫平、刘卫平三人被称为北京二十五中的“三平”。
聂卫平回忆:第一次还是在1968年,几月我记不清了,那时中学的红卫兵已经分化成好多派,有四三派、四四派、老红卫兵、联动、逍遥派等等,各派之间经常发生一些“派仗”。我本身属于逍遥派,对那些活动基本上不参加,最多是凑个热闹。这时我们班分来了两个学生,一个叫习近平,一个叫刘卫平,他们原是八一学校的,后八一学校因所谓“高干子弟学校”被解散,他们才被分到我们二十五中。我们三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都是平,人家就称我们“三平”。我们在班上是2010年在毛主席故居最“黑”的了,当时班上的人都看不起我们,也不敢沾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他们,但是和校外的老红卫兵联系很多,这主要是习近平和刘卫平的关系。

在他们俩的影响下,我的感情明显地转向老红卫兵了。

有一天忽然传来一个消息,说三十八中有地、富、反、坏分子集会造反,号召各校的老红卫兵前去和他们辩论。我们三个按照约定的时间真的去了,到了那里一看,各校来的老红卫兵真多,有好几百,当时觉得特振奋人心。我们把自行车锁好就跟着进到学校去了,操场上站的全是我们的人,没看见一个所谓的地、富、反、坏分子。

我们正在得意,忽然之间,礼堂的门大开,好几百人拿着棍子从里面喊着冲出来,见人就打。我们虽然人比他们多,但没有准备,也没有组织,没有指挥,在他们有组织、有准备的“突然袭击”下,顿时成了乌合之众。

我们三人转身就朝锁车的地方跑,我和习近平动作快,逃了出来,而刘卫平跑得慢了一步,差点被打成脑震荡。我们还没和人家碰面,一下子就被人家打散了。后来和已经当了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谈及此事,都感慨当初要不是跑得快,也就没有现在的戏了,我们可以说是患难之交了。

注:红卫兵运动初起时,由飞碟系官二代组成的老红卫兵把持。老红卫兵的理论依据是血统论,只有他们这些“天潢贵胄”才配造反,其总后台是周。等到1966年11月,北京的八万黑五类已经被杀光、赶光,腊就翻脸,指责老红卫兵转移斗争大方向,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12月,北京老红卫兵组织“联动”,高呼刘少奇万岁、打倒江青,六冲公安部,最后被逮捕,关几个月就放了。飞碟系操纵的“联动”组织彻底覆灭。


不仅能抗麦子,还很能跑,脸皮也很厚,习近平驴说论证完毕。
16
分享 2020-04-05

14 个评论

说联动背后是周,那可太高看周,周就是个太监,跟谁都假装热络,实际上就是墙头草,联动的头子就是贺子诚和刘少奇的闺女,这俩人的能量比周大的多,当时和刘少奇比起来,周恩来算个几把。周恩来真正当上二把手还得等71年永远健康折戟温都尔汗呢
第一眼把“打野架”给看成“打野炮”了,我说这个也太刺激了吧
我和吸精瓶捅屁眼的歳月,一突開,濺得我滿臉噴糞
不要動不動就費拉
GFW 誰給的 晶片誰給的 監控技術誰給的 遠的不說P4誰幫支共建的?
國際很多國家吃了全球化的好處-即是跟著支共一起割韮菜 給支共武器技術打壓人民 能不負責任?
要是支共現在還是黑星95那水平 反賊們就自己土炮造反了
國際能幫支共割韮菜 韮菜就要道德上身不能指望他們互毆 太刻薄了吧
中國反賊希望戰爭 一點錯都沒有 甚至希望疫情在外面擴散引起反支共熱潮 一點錯都沒有
反正大家一起瑪基雅維利
聂卫平是大院子弟,红二代,算是比较超脱的,早就出名在棋坛。他其实是很看不起习近平的,采访录没发全,后面还有一句,习近平想跟他学棋,聂卫平直接怼回去,你智商不够
真可惜,怎麼不把他打成腦震盪
那他现在害怕暴力吗?
那他现在害怕暴力吗?


全中国人都怕,否则小粉红为什么天天骂香港人废青,就是因为香港人做不到像贵党一样能定点查水表。如果香港人拿出墨西哥毒枭定时挂路灯的魄力,他们早就闭上臭嘴安心去搬砖了。
習總書記(粵語)當年單挑十人不睜眼?(•ิ_•ิ)
哎呀呀,看得我都好想跟年幼的維尼打上一架了,欺負小學生我還是有那個自信的
有必要跑吗?就凭我们包皇的力量 能扛二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 把对方几百人棍子都抢过来掰断然后打回去都不成问题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