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接触女权的概念后,觉醒为反贼了

泡品葱有些时日了,不过性别议题相关的帖子很少参与,大多都是看看。

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知道很多葱油听到这两个字就会很排斥,所以我不大肆说一堆理论名词,只想说说我这个身边女性好友三个月来的故事。

朋友算是个岁月静好的小粉红,平时就是工作,追追剧,喜欢时尚穿搭,喜欢摄影。她去年的朋友圈里时常还有“我和我的祖国”这类型的内容,不过今年疫情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第一次她的愤慨,是陕西女护士“出征”被剃头的事情。我这朋友平常十分爱护头发,看到这则新闻在我们群里骂了好久,她说感觉到了被侮辱的感觉,也说,“当官的有什么权力剃人家头发!”,这是我俩之间第一次涉及政治话题。

后来,她开始关注起了女性的状况,我也会给她丢一些微博的内容。(例如江山娇事件)所以,她逐渐从愤怒的爆发,变成了更踏实的现象观察和总结,思考也越来越丰富了。

彻底觉醒就是这次高管性侵女孩的事。比起我周围其他朋友,她开始和我聊,我们法律不够独立,女性从政通道太狭窄,中西方儿童妇女保护的区别,性教育理念等等各种议题,眼光不仅从女性出发,也开始涉足中国政治体制的问题。她说她现在厌恶爱国者、厌恶假大空的宣传,对中国的少数族群、残疾人群体、女性儿童的现状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以前很少了解),非常愤怒。

我在其中也顺水推舟给她介绍了一些了解信息的途径,比如如何翻墙,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新闻媒体、人物和平台。也开始探讨言论自由的危害、政治立场光谱的问题,介绍了国外不同的立场派系,他们的主张。

虽然我没有最终问出她“你现在是反贼吗?”,但是她这几个月的变化我觉得不必要再这样做了。以前她很爱用的词“白左”、“圣母”,完全消失在了她的常用语里,很积极的在微博讨论起了公共事务。

也许对于一些品葱的朋友而言,她可能就是被唾弃的“女拳”之一,不过我仍然感慨她的变化是多么珍贵。

不求男性朋友们能完全理解女性,就像我们也不可能完全理解男性一样。但是在这片被压制得喘不过气的土地上,至少葱油们可以给这些关注性别议题、女性权利的姑娘们一些支持,有时候,这也许是她们唯一、也是最感同身受的觉醒途径。

我们都是反抗者。
110
分享 2020-04-19

86 个评论

品蔥裡很多蔥友談及女權也都是那幅很憤慨的樣子 和微博那些罵女權的差不多

我覺得你的這個朋友還是偏向理性,不是無腦的粉紅蛆子,令人欣慰。要是这种人再多一些,我们的社会也不是没有希望

作为女性肯定支持女权,也希望厌恶女权的葱油们能够理解女权就是平权,就是人权,和我们追求的平等自由这些东西都是普世的价值观 态度上都得一致 是吧!
作为女性肯定支持女权

作爲女性肯定XX這個句式就否定了女性個體的選擇權,道理上來説這就不女權,儘管這恰恰是女權鬥士最愛做的

嘛,不管怎麽説,脫粉紅是一件好事啊,歡迎加入Rebel大軍
不過需要提醒,在微博等地方應該要自重,免得自爆
好不容易醒了,給鐵錘敲死了就不好了

還有,雖然都是反抗者,但反抗者裏也有不同派系的
如果情況好,不同派系之間可以達到牽制制衡關係,是沒問題
但如果有失衡狀況,又恰好是偏向「想要自己成爲極權才反對現任極權」者,那好不容易來的黎明也會變成極夜
楼主,我觉得品葱主流并不排斥女权。看每次女权相关议题的踩赞数就好。
每次都是赞的居多,虽然一定会有一些厌女患者留言,但其实他们才是少数。
那些留言反对的,你基本上可以发现他们讲的内容完全和那些发的女性议题的帖子内容毫无关联!
而是自己自说自话,说微博上女权如何如何,中国女权如何如何,一些女的说话做事如何如何,最后来攻击发女性帖子的楼主。
感觉就是脑子有病,自己立个靶子自己打,然后再意淫发女权帖子的楼主就是那个靶子。这种傻逼怎么可能是品葱主流,否则我早就不玩品葱了。
品蔥裡很多蔥友談及女權也都是那幅很憤慨的樣子 和微博那些罵女權的差不多我覺得你的這個朋友還是偏向理性...

有部份「女權」份子的理解是「女性有特權」, 而不是「兩性平權」
我支持兩性平權, 不過動不動就搬出「女權」佔我便宜的女人很討厭
品葱其实也有大量的白左,圣母的词汇。
我认为品葱广大男同胞应当支持与维护女权主义者,虽然只是我的个人意见,但明显目前许多极端女权也是被逼的,而西方的女权运动与人权运动是有很大相关性的,因此,葱友们应更加包容,我强烈支持女权主义者
“我知道很多葱油听到这两个字就会很排斥” 有些女的也一听到对女权的质疑就很排斥。
大部分男的反对的不是男女平权,而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极端女权
比如这个
https://weibo.com/2865101843/IBYi13knU?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
然后又会有女的说 “这不是真正的女权”,麻烦你们不要纠结定义好不好,要不要探讨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民主 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你解释不解释女权的定义对其他人的立场毫无影响,我不会因为这些人自称女权就反对男女平等,也不会因为你们说这不是真正的女权就停止对她们所展示的“女权”表达反感。
就事论事,少扯定义,引用维基谁不会
我认为品葱广大男同胞应当支持与维护女权主义者,虽然只是我的个人意见,但明显目前许多极端女权也是被逼的...

纳粹也是被当时的环境逼的,纳粹该不该被包容呢?极端就是不对的,不应该纵容
其实对女权的反感还不是那些田园女权害的,真正的女权其实就是追求平权,权力和义务对等这是不言自明的真理,那些整天想着享受各种权力却一点都不想付出的人和现在那些素位尸餐的狗官有什么区别。
极端女权的确有发展成政教合一极权的趋势,不能因为反对极权,就去支持另一个极权,否则会酿成人道灾难
作爲男性我也支持女權主義運動,倒不如說實現男女平權,讓女性承擔部分社會責任也能緩解男性的部分壓力。現實生活中個人是真沒碰到過幾個女拳,大概是因爲很多中國女性並沒有女權觀念吧。網絡世界倒不少,特別就某些發達國家的女拳,動不動就上綱上線。有些出發點是好的平權運動,變成一種政治正確後反而給部分人帶來一些特權(比如一些外國大學怕惹事,審核入學不敢刷下黑人或性少數者)。
女權主義和存在主義有淵源關係來着?(西蒙波娃和薩特曾是戀人)。推薦一下臺灣的電子書平臺「讀墨」,可以支付寶付款,個人覺得上面一本《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挺不錯的。
我本来都自称是女权主义者,现在被一些人弄得很讨厌“女权”这个词,我现在只说我支持男女平等。
为什么有些人会觉得喊出“女权”,再blabla摆出所谓的真正的女权的定义就万事大吉了?大家就都团结在“女权”之下了?
现在使用“女权”这个词的人越来越鱼龙混杂,你在这解释了“真正的女权”,另一边又有极端女权秀下限,但你们都自称女权。然后有人出来说我反感一部分女权,你又解释"这不是真正的女权"。有什么意义呢?少谈理论定义,多说实际行为和主张。

另外分享一个ted演讲,男性权益同样值得关注,男女平等需要男女共同努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WMuzhQXJoY
纳粹是被逼的还是被洗脑的?纳粹不是自愿的?

极端女权不是被女权营销号洗脑的 ?她们可以选择不极端,成为极端女权不是自愿的?
极端女权不是被女权营销号洗脑的 ?她们可以选择不极端,成为极端女权不是自愿的?

所以说你就单方面认为极端女权是被洗脑的,但不知道他们有多少是因为诉求无法得到而改变的
所以说你就单方面认为极端女权是被洗脑的,但不知道他们有多少是因为诉求无法得到而改变的

这就能合理化极端行为了吗,有人一直不还我钱, 我就把他杀了,法律会判我无罪吗
这就能合理化极端行为了吗,有人一直不还我钱, 我就把他杀了,法律会判我无罪吗

所以说这是你眼里的极端女权,你把她等同为这类人,你认为极端女权就是乱杀人,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有部分人不是这样的
所以说这是你眼里的极端女权,你把她等同为这类人,你认为极端女权就是乱杀人,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有部分人...

是啊,我又没说我反女权,我反极端女权有问题?我把谁等同为这类人了,你自己上微博看看女权营销号有哪些无脑言论。
就一極端無人權國家,歡迎加入人權陣營,性別平權那是春天相見高談闊論的議題
是啊,我又没说我反女权,我反极端女权有问题?我把谁等同为这类人了,你自己上微博看看女权营销号有哪些无...

我想表达的可能用激进女权更合适,即从温和派到激进派的那一类,但是反人类的极端女权是肯定不对的
豆瓣瓜组等小组仇男女权一大堆,没见照样是饭圈粉蛆窝?不要以为打着反贼一面旗就万事大吉了,极端分子都是自私自利,危害公共道德的。
我本来都自称是女权主义者,现在被一些人弄得很讨厌“女权”这个词,我现在只说我支持男女平等。为什么有些...

支持,男女本就不应该对立,这个视频说的挺好的,现实中有不少女的一听到你说男的怎么怎么惨就开始列举山区女孩,被家暴的妻子。明明是在说男的也很惨,有些人非想证明女的更惨。
黑暗最害怕被正視。
所以才要讓你恐懼、遠離、盲目、避而不談。
我是看完小丑回魂2 就明白了。
我保持中立,
但是女权也不是对男性压迫的借口。

韩国N间房有自称女权之人把拳往中国男性身上打。

微博抽奖中有女性甚至“女的是不是不配玩游戏”。

比起这些,女权主义更应该防止这些只要权力,不要义务之人的抹黑。
另外,
1. 任何情况下,极端都不是你表达诉求的借口。极端只能带来极端,只能带来更多仇恨女权组织之人。

2. 太祖说过,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辨识清楚是第一要务,单打独斗是赢不了的。
认同楼主,根据我对身边的人的观察,开始关注女权虽然不能百分百保证走上反贼的路,但启发了抗争意识,用更有批判思维的角度去观察社会,并开始思索自己困于囚笼中的原因究竟有哪些。这些改变会对一个人的思维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和觉醒为反贼绝对是强相关。
所以如果不少人都能认为极端女权不是可取的,那么极端反贼是不是也一样是不可取的?只希望反对所谓极端女权的人也能反对极端反贼,因为表现形式都差不多。

我个人觉得对极端的理解其实每个人是不同的,所以当A说B极端的时候,并不一定说明B是真的极端,甚至在C看来,A可能才是极端的那个。
所以如果不少人都能认为极端女权不是可取的,那么极端反贼是不是也一样是不可取的?只希望反对所谓极端女权...


偷换概念。
极端女权是要地球上男性灭绝,你能做到让地球所有男人都灭绝吗?
极端反贼也就是革命,只是让当政者下台,从来当政者相对于底层人民都是少数,可能10%都不会到。
一个10%,一个50%,你认为哪一方更容易胜利?
偷换概念。极端女权是要地球上男性灭绝,你能做到让地球所有男人都灭绝吗?极端反贼也就是革命,只是让当政...

这只是你认为的极端女权和极端反贼的概念,你怎么知道我认为的极端女权和极端反贼的概念和你一致?

你知道我对极端女权和极端反贼的概念吗?你如果不知道我,你凭什么说我在偷换概念?
偷换概念。极端女权是要地球上男性灭绝,你能做到让地球所有男人都灭绝吗?极端反贼也就是革命,只是让当政...

“极端女权”“极端环保”是习政权在2014年前后生造的概念,在此之前并不存在,我一直认为反贼在讨论这些习时代诞生的话题时应该先溯源,吐干净狼奶再讨论,否则很容易坠入中共的思维陷阱。
这只是你认为的极端女权的概念,你怎么知道我认为的极端女权的概念和你一致?你知道我对极端女权的概念吗?...


因为没必要知道。

大多数人认为极端女权是怎样的,极端女权那就是怎样的,除非你去尝试说服大多数人,不然那就只是评论区嘴炮。
因为没必要知道。大多数人认为极端女权是怎样的,极端女权那就是怎样的,除非你去尝试说服大多数人,不然那...

为什么没必要?我的回复就是说大家对极端这个词的理解不同,你理解的极端女权和极端反贼明显和我不同,那你又凭什么说你认定的东西就能代表大多数人?
为什么没必要?我的回复就是说大家对极端这个词的理解不同,你理解的极端女权和极端反贼明显和我不同,那你...

让女权主义者出来说说呗,她们不是很擅长下定义吗
问问她们到底怎样的女权算极端,怎样的算她们口中真正的女权
现在正是需要她们的时候,她们不会保持沉默的
女权就是人权的一部分,反而是一边追求女权一边拥护专制的小粉红脑子才有问题。
让女权主义者出来说说呗,她们不是很擅长下定义吗问问她们到底怎样的女权算极端,怎样的算她们口中真正的女...

不管是不是女权主义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端标准。就算是女权主义者本身,对极端女权标准也不同,就好像我们反贼本身,对极端反贼标准也没法达成一致,不然你就不会隔三岔五看到有人说品葱极端,有人又支持各种核平做法了。

说别人极端,只能说明那个对象在自己的价值观光谱里可能处于极端的位置,本质上只能代表自己的定位,仅此而已。
不管是不是女权主义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端标准。就算是女权主义者本身,对极端女权标准也不同,就好像我...

你的意思是女权主义者自己都说不清女权是什么吗?
怎么可能呢?
一个自己都解释不清的概念拿来翻来覆去的喊,还用来党同伐异,我不相信先进的女权斗士会做出这种事情
为什么没必要?我的回复就是说大家对极端这个词的理解不同,你理解的极端女权和极端反贼明显和我不同,那你...


1. 我说了大多数人认为极端女权怎么样,并不代表大多数人认为的极端女权和你和我认为的极端女权是一个东西。
你要做的先是把大家对于女权的印象给弄好。

2.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有自称女权之人把无关事件往中国男性身上引(比如韩国N号房),
但是对于同样的男性收侵害案件看不见女权人士发声。

你认为这样的不称为极端女权,那应该称为什么?
假如这些人不是女权,那她们是什么?

比起你和我嘴炮,难道这些事不应该最先去做?
1. 我说了大多数人认为极端女权怎么样,并不代表大多数人认为的极端女权和你和我认为的极端女权是一个东...

如果你也同意大部分人自己对极端的定义并不能统一,在这个基础上,引入对极端的批判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你的批判对象和别人的对象很可能不是一个东西。

我这里的所描述的目标不是女权,而是极端,至于你后面说的例子那是不是极端女权,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标准。也许我也这么认为,也许我不这么认为,问题是你不知道。

至于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想你代表不了我决定,就像你代表不了大多数人判断什么是极端什么不是。
你的意思是女权主义者自己都说不清女权是什么吗?怎么可能呢?一个自己都解释不清的概念拿来翻来覆去的喊,...

我的意思是女权主义者之间对“极端”的定义不同。

你好好理解一下:
反贼之间对极端反贼的标准各不相同。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反贼不明白什么是“反贼”还是反贼没法就“极端”的标准达成一致?
利益相关:

2016年的时候我还是支持女权,女性为自己的权益发声。

一直到2018年我被“极端女权”以“男性混在女权队伍里就是内鬼”为名开除女籍。

从那时之后我就是支持MGTOW。
我觉得关于女权,没有必要在品葱这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了,一整楼的反对言论都已经是国内老生常谈的了,一看就是对女权理论毫无了解的发言,一个一个论点的去反驳解释实在没有意义。像楼主这样的内容就已经够了,让大家多接触,慢慢也会更可以平和的沟通。现在毕竟还没有对女权理论有一定基础了解的大环境,一个一个解释也是杯水车薪。
支持的支持
我的意思是女权主义者之间对“极端”的定义不同。你好好理解一下:反贼之间对极端反贼的标准各不相同。这句...

你这不是在混淆视听吗,说不清“极端”,不就等于说不清“极端女权”,没法划定极不极端,她们哪来的自信自己对女权的定义了如指掌。本来反贼这个概念也说不清啊,改良派,激进革命派。。一大堆,很多都自认反贼啊
你这不是在混淆视听吗,说不清“极端”,不就等于说不清“极端女权”,没法划定极不极端,她们哪来的自信自...

所以你觉得,说不清极端反贼的也都没法说自己了解什么是反贼,也都没法清晰认识到自己是反贼?

好,那么如果连女权都说不清,那反女权不是更无稽之谈了,女权主义者都说不清什么是女权,那反(极端)女权主义者到底在反什么东西?自己树立个谁都说不清楚的东西自己在那里打吗?
我觉得关于女权,没有必要在品葱这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了,一整楼的反对言论都已经是国内老生常谈的了,一看...

又来了,有人反对部分女权,就来反驳他们不了解女权。
我很了解女权,这并不妨碍我反对一些无脑喊女权的人。
不知道怎么反驳就说解释没意义,女权主义者思想太先进了,不屑和我们对话了吗
在这个世道,女权就是人权,就是同情弱势追求平等。反对女权且向往自由?不存在的,在野共产党而已,看似跟纳粹党川普两极,实则内在逻辑一致。
男的光頭女的也光頭,很男女平等
所以你觉得,说不清极端反贼的也都没法说自己了解什么是反贼,也都没法清洗认识到自己是反贼?好,那么如果...

我从来不强调概念和定义,反倒是女权主义者一直在玩定义和概念那一套文字游戏
我反对的都是具体行为以及喜欢死板拿定义和概念压人的人
真正的女权本质就是争取平权

而争取平权研究深了就是研究人权

研究了人权才发现在墙国男权也需要争取……
我从来不强调概念和定义,反倒是女权主义者一直在玩定义和概念那一套文字游戏我反对的都是具体行为以及喜欢...

你可以反对,所以你可以反对你自认为对的定义和概念,在你的价值体系中。

我不反对你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玩你自己的游戏,你可以说明你认为的极端是什么然后你自己打着玩,我想没人会在意。但记得,不要随便用你的标准批判别人。
你可以反对,所以你可以反对你自认为对的定义和概念,在你的价值体系中。我不反对你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玩你...

“你可以反对你自认为对的定义和概念” 你是在搞笑吧,这话狗屁不通
我为什么要反对我认为对的东西
我没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吗
你可以反对,所以你可以反对你自认为对的定义和概念,在你的价值体系中。我不反对你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玩你...

而且现在讨论的明明是“就事论事”和“死抠定义”这两种行为,你在这玩文字游戏还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你可以反对你自认为对的定义和概念” 你是在搞笑吧,这话狗屁不通我为什么要反对我认为对的东西我没有发...

那我补充完整,你可以反对“你自己认为是真正的极端错误的观念和行为”。

也许这样可以帮助你理解。
而且现在讨论的明明是“就事论事”和“死抠定义”这两种行为,你在这玩文字游戏还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就事论事我同意,比如我可以说“我反对杀光男人这种说法”。
但记得,这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我不保证别人和我一致。就好像A认可“核平支那”B不认可,但他们可能在品葱上都是常规的反贼。

树立一个模糊不清自己都没法解释的概念去反对,我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就事论事我同意,比如我可以说“我反对杀光男人这种说法”。但树立一个模糊不清自己都没法解释的概念去反对...

是没意义,但是除了“杀光男人”还有很多类似的言论或者行为,那么你就需要一个词去概括他。比如有时候我会用加引号的女权或者说“她们所谓的女权”。
那么显然我是在反对这种言行,可偏偏有女权主义者揪着定义不放和我对线,所以我也开始厌恶这种老是强调什么“真正的女权”定义的女权主义者,这样说宁明白了吗
是没意义,但是除了“杀光男人”还有很多类似的言论或者行为,那么你就需要一个词去概括他。比如有时候我会...

所以这就是你的逻辑上的问题,别人之所以问你这样的问题,就是要有一个共同的讨论基础,你给出的词太宽泛,别人不知道你这个词里到底还包括了哪些言行,适不适用于别人,所以才会问你。

你要是说不清楚,你可以自己先想清楚列个单子,以后别人问的时候你可以直接发过去说“我个人反对下面一共8964条言论,在我看来属于极端言论”。然后别人可以找出其中和你有共同意见或不同意见的地方深入讨论。

你如果自己没想清楚,然后被别人追问的烦了,又觉得别人是拉着你对线,那问题就不在别人这里了。因为是你先跳出来用你的标准来反对别人,同时你还说不清楚自己的标准,进一步你又拒绝和别人讨论你的标准。

我觉得这种情况下,你的这种“用一个词去概括”的做法可以简单理解为“扣帽子”。
所以这就是你的逻辑上的问题,别人之所以问你这样的问题,就是要有一个共同的讨论基础,你给出的词太宽泛,...

不要想当然的自以为是好吧,我都是针对具体的事发表意见用到我之前说的那些词,这样已经给出事情了,还揪着定义就没有意思了
不要想当然的自以为是好吧,我都是针对具体的事发表意见用到我之前说的那些词,这样已经给出事情了,还揪着...

你针对具体的事给出极端女权的称谓,问题是你在用这个称谓批判别人的时候别人并不知道你这个称谓里还有多少别的条目,你就这样把包含你自己认定的笼统的概念套用在别人头上,不就是典型的扣帽子?
到此为止吧,不想和你继续纠结这一点了,我对说服你也没什么兴趣

我根本不是来说服你的。我从来不想说服任何人。我只是指出你的逻辑错误,让所有人看到。

当然你倒是可能说服我,只是目前还没做到。

你自己怎么认为,与我无关。
你针对具体的事给出极端女权的称谓,问题是你在用这个称谓批判别人的时候别人并不知道你这个称谓里还有多少...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你觉得我有逻辑错误我也觉得你有,我也不打算说服你你有逻辑错误。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你觉得我有逻辑错误我也觉得你有,我也不打算说服你你有逻辑错误。

对,我肯定有。欢迎你指出,我可以改正。当然,你没有义务这么做,随你。
如果你反对激进女权因为个案指向所有男性,您又为何要因为激进女权而厌恶主流女权?
您会因为品葱的部分激进用户而否定品葱的主要方面吗?
总是集中于“我反对激进女权”,而不去关心女权议题的人,从来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
自信一点吧,女权和中华田园女权不是一个概念。女权最简单的要点就是男女责任权力上的平等。田园女权不过是把撒泼上升到一个主义而已。
Feminism是太大的一个概念了,Wikipedia上至少可以分几十种。个人还是比较认同culture 和liberal feminism的。至于其他派别,feminazi或者说田园女权提出种种不合理的诉求,同为韭菜却想剥夺另一半韭菜的养分而已。victim feminism盯着少数性犯罪,构建狼与羊的叙事,将全体男性视为潜在的强奸犯,动不动就要求阉割男性,要求公开成人网站会员信息,却忽略了男性同样可以是受害者,女性也可以是施害者。

和墙内有女权思想的女性接触后,说实话,绝大部分都是激进女权主义或者田园女权主义,追求平等却不愿放弃特权。这种畸形发展的运动只不过是转移韭菜矛盾的方式。
女权真正的问题不是诉求错误,而是对象错误。当然那个对象在墙内是不可说的,所以女权在墙内是被中共刻意引导去攻击底层男性来让底层人民咬来咬去,以达到让底层人民宣泄情绪的作用。女权本身的诉求大部分是合理的,比如反性侵、教育机会、职场歧视等,但造成这些的大部分都是她们不敢惹的高层。所以你和你的朋友算是【正确的】女权,诉求和对象都正确
中国的女权就是女性特权
西方的女权已经进化到了类似对黑人那样的政治正确


所以我不支持女权。
我只支持对每个公民的公平和平等。
作爲女性肯定XX這個句式就否定了女性個體的選擇權,道理上來説這就不女權,儘管這恰恰是女權鬥士最愛做的...


說是這麼說 但最能體驗到不平等並且站起來為自己說話的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女性這個群體吧 特別是在強國 有多少男性能夠做到跟女性共情?

認同不應該只有女性才支持女權 但女性得先覺醒後再來捍衛自己的權力
說是這麼說 但最能體驗到不平等並且站起來為自己說話的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女性這個群體吧 特別是在強國 有...

你說的這是「只有女性才支持女權」
所有女性都支持女權和只有女性才支持女權不一樣的
且不說是不是只有女性支持女權,我是不喜歡有人因為我是女性就幫我決定說我也支持女權,哪怕我的確支持也請問過我再說
其实女权之间差别挺大的,更何况还有真正的女权之说。
不是反賊,是新時代變革的火種與希望!
我们女性的话语权:25:1
多可怕!
又来了,有人反对部分女权,就来反驳他们不了解女权。我很了解女权,这并不妨碍我反对一些无脑喊女权的人。...

我说的也不是针对你啊? 你既然了解女权,为啥要把自己带入到"一看就是对女权理论毫无了解"里面??
在中国没有女权。既然连人权都没有,何来女权?于是女权变性成了中国特色的女性特权。
女权唯一成功的路径就是一人一票。
唯当女性有投票权,才能得到政治力量的重视,普通男性也才(不管情愿不情愿地)表示支持、或真心支持。
女权和民主是高度捆绑的。
看看全世界:专制国家有几个实现了女权?
中国任何一种主义者恶臭的最关键原因是中国人战队不基于价值观判断和是非判断 而是基于利益角度 几乎所有人都是利己主义者 以至于接受了任何一种观点后都会走极端
愿上帝祝福她
請問江山嬌是甚麼事件,有沒有相關內容牆內是看到的我也轉發一下
据我的观察,这次墙国的离婚冷静期橄榄了一大批粉红岁静理客中女性。很多从来没出过声的女性开始了对于时政的热烈讨论。我真的有两头牛淆果然是思想界的显淆--虽然嘴上津津乐道的是为了一个男人死去活来的好些个女人的宫斗剧,实际上生活中都是反对人身依附,需要独立选择权的现代人。对于这个我是乐见的,墙内人虽然大多没有成熟的逻辑思辨和民主意识,不过深入到了生活的细节,还是会做出本能的反抗的。
楼主,我觉得品葱主流并不排斥女权。看每次女权相关议题的踩赞数就好。每次都是赞的居多,虽然一定会有一些...
真的是这样XDDD每次看了开头就可以猜到他们后面要讲什么,这些人几乎都在车轱辘话来回说。
我觉得最好区分一下女权和微博女权吧。。是一个东西吗?
我是女权主义者,是左派,后来又有了反贼属性,我觉得我的转变是顺理成章的。
在品葱看多了对女权的恶意,没想到这个帖子里也有这么多人默认中国社交网络上对女权的污名化词汇,有点失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6
  • 浏览: 9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