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评论】由蠢变坏的大陆人对真相已经“免疫”,我们的希望在西方。

如果你还觉得,大陆人能用真相唤醒,应该看看这篇文章,也许看起来有点泼冷水,但冷水的刺痛终究让人清醒,清醒过后必是冷静。

也许,我们需要重新理解谎言和真相之间的关系。

一个可怕的事实正在越来越明显:

真相无法唤醒中国人。

这是我自去年六月香港革命爆发,到今年武汉肺炎爆发,观察大陆人得出的结论,不仅仅是在微博看那些被控制的舆论,在推特,YouTube,还有知乎,QQ等平台,也对大量的简体字用户进行过观察,因此我相信我的结论具备相当客观性。

说谎有三种境界:

捏造事实,最低级的。

片面截取部分事实,并对其进行歪曲。

放出全部事实,但是对它们的发生机理进行扭曲。

很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的手段已经到达了第三种境界。

当然不是指墙内的大部分一般网民,而是指那些有能力看外网的小粉红,或许是翻墙出来的,或许是留学生,没所谓,都是粉红。

我们暂且把这些人称为“彻底变异者”,他们脑子里面有中共共产党灌输的整套野蛮理论,他们能用这套理论解释全世界的事情。

比如说,大家可以去看看ytb上《天安门》纪录片的评论区,那是外网了吧,纪录片展现的东西比墙内要完整多了吧,学生的血泪和诉求也能看到吧,但你们看看评论区,很多简体字用户都说杀得好,理由是不杀这些人他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就不会有。

正常人的愤恨,同情,伤感,这些人他们完全没有。即使他们看到的东西和我们是一样的。

在后来的香港事件,武汉肺炎事件上也是如此,在大陆人面前,真相总是显得很无力,因为大多数的大陆人已经具备了一套完整的共产党思想体系,他们自己会感觉到,非常有解释力,这就像身体里面的癌细胞,我们都知道那是坏东西,但是一旦它多起来,它们对于生存和繁殖的需要,还真就能压过整个人体的生存需要,假如癌细胞会说话,当它们人数足够多的时候,喊出:“为了我们的生存,杀光其他细胞无可厚非,凭什么它们正常,我们就不算正常细胞,难道我们不是人体一部分吗?”的时候,还真就具有一定的解释力。

很可怕,但我必须说:大陆人清楚地知道世界上的真相与良善,但他要灭的就是这些。

因此当我们尝试在墙内推销“言论自由”这个概念的时候,想想一件事,在微博上,官方媒体几乎每天都登出川普和美国记者对线的事,大陆人明明清楚地透过官媒看到了美国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记者和总统平起平坐,但他们却不会为此反思,他们会明确地认为,这样的自由是有害的,政治人物和新闻扯皮只会什么事也干不了,于是光明正大地否定我们引以为豪的自由民主价值观,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大陆谈民主自由人权会被笑,自由派一冒头就被打。

既然民主自由都是坏东西了,所以那美国越民主自由,大陆人只会越看不起,导致我们在墙内说这些,效用基本为0。

所以,一句话,不要指望真相能唤醒大陆人,事实和真相对三观正常的人才是有用的,不然就不会有什么越出国越爱国,越翻墙越信党的粉红了,要真的这样,共产党简直要封整个互联网。

中国人现在的状态,不是一两个真相可以唤醒的,如同一个人杀了人,你能跟杀人犯讲受害者的道理吗?

知乎现在有一种理论叫“入关学”,那就是大陆人由蠢变坏的典型,直接承认自己就是野蛮,西方就是文明,我野蛮人就是要过好日子,就是要灭西方文明,话已经说得清楚明白了,中国人知道西方很自由,很民主,但他们跟我们的结论截然相反,我们向往,皈依,拥抱西方的价值观,而大陆人是要灭。

你跟一个强奸犯说自己家的女儿多美 只会不断激起他的欲望,而不是像你一样希望保护女儿。

你跟一个大陆人说西方多尊重人权,多自由民主,只会不断激起他的仇恨与反感,而不是像你一样希望拥抱普世价值。

不然文革是怎么来的,打人骂人群体暴力会对人造成伤害,正因如此,红卫兵才要干。

所以,自由派,认清形势,放弃幻想,中国大陆人这个群体,已经错过了能被事实启蒙的最佳治疗时间,就像癌症早起可以切除小块肿瘤治疗,但是到了晚期再做一样的事情根本没有意义,如果我们自诩是这个民族的医生,就不能用治疗早期癌症的小手术去应对晚期病人。

我们应该立即放弃在墙内进行效率极低的找打思想启蒙,无意义自我表达,以及冒死传播真相。

中国形势都这样了,70%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该醒的早醒了,多少疫情期间的失业者在微博痛骂美帝国主义,社会主义铁拳都锤不醒,民主灯塔启蒙都照不醒的人,是我们能弄醒的吗?

所以在共产党倒台之前,不要指望大陆人清醒,也不要指望依靠传播真相,让大陆人上街推翻中共,他们不可能有这个觉悟,也没有这个胆,即使遭遇不公,他们也只会在微博上面艾特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给自己做主,越惨越希望党救。

遥想当年,2008大地震,因为豆腐渣工程而受害的那些人,现在都在感谢党的救灾得力。

我不是在贬低大陆人这个群体,毕竟在品葱的大家都来自大陆,包括我本人,我只是想让大家明白,当你想挽救自己的同胞,不要指望真相和互联网,那是推翻共产党以后,一个漫长的建设性过程。我们要保全力量,为了以后能重建中国人的道德,思想,意识形态,审美等等,我们注定要在废墟之上,重建精神家园。

是的,我们眼下是要做点事:

1,止损

2,推进

止损就是停止一切在墙内的键政活动,推进就是在墙外推动加速主义。

我们必须清楚,明白,大多数大陆民众,不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力量,现在很多人接受了共产党思维还不自知,我们要明白,一场革命如果没有强大,正确的境外势力支持,是容易失控且有害的,如果民主自由无法煽动大陆人,那不如别煽动,专心加速。

要时刻记住,我们的希望在西方,无论是反串黑,还是翻译,只要大方向是唤醒西方,无论力量大小,人数多少,终究是没错的,力量要用在对的方向。

最后,很抱歉写了这么多,读下来辛苦了,所以最后为了避免大家云里雾里,精简成三句话:

1,目前,至少是目前,大多数大陆人是我们的敌人,和共产党一样。

2,西方是我们的希望,一切加速主义,必须枪口对内。

3,我们的安全,是对专制的最大威胁

往期精彩:《爱党爱到死全家!原油宝受害者子女开学被感染,我们应该原谅吗?》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70
108
分享 2020-04-28

78 个评论

真相无法唤醒中国人

???

我也是中国人呀,我也是看真相醒的。

不要以偏概全
这年头还谈真相,请了解一下双重思想,乔治奥威尔七八十年前就玩腻了的。double think面前真相毫无意义。

直球辱包,习爹万岁。
重傳媒 黑名单 回复 千年暗室一灯明 黑名单
en010272 黑名单
#塔西佗陷阱 ”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https://pbs.twimg.com/media/D0LHf_EVAAAec_-?format=jpg&name=orig
https://pbs.twimg.com/media/D0LHfPLU0AAT-KA?format=jpg&name=orig
https://pbs.twimg.com/media/D0LHggmUwAAgNC8?format=jpg&name=orig
你千万不要对这个国家的人们抱有太高的同情,他们自身所承受的屈辱和苦难,多是他们应得的。
很简单,你不明白民主啊,民主其实是自上而下的产物,这一点有无数的人不了解,你只要知道民主是自上而下的,就可以解释一切事情
千年暗室一灯明 黑名单 回复 重傳媒 黑名单
并不针对全部大陆人,文章有说

您说这样的话挺没意思的,太丧气了。
这个评论没啥意义,都是五毛评的
整體是同意你的內容和結論。不過想說一點,真相如果帶來痛苦而無法改變,大部份人的生理和心理都會選擇逃避、否認和對抗。真相是重要,但清醒的人不應只拋下真相而放任人痛苦面對,有時更重要是你有什麼方法讓他們繼續過生活、甚至是參與在其中。例如你很難能令一個小粉紅變成反賊,但如果他能變成歲月靜好,對方就少一分力量 (不過粉咀的轉變的確靠社會主義鐵拳更快)。長期處於失敗、無力、驚慌、絕望等的抗爭是不能長久,即使在香港的例子也是,
人需要有投入感、成功感、某程度一些自我感覺良好也無不可。

我不指望依靠传播真相,让大陆人上街推翻中共,我希望的是传播真相讓更少的人去幫助中共。
對,大部分中國人腦子已經被洗爛了!已經出現嚴重的基因退化,只知道猿猴那套理論。所以對一群猴子說人類的思想完全不可能成功的,現在只有加速才能對猴子產生打擊,讓猴子也會因為吃不到香蕉對猴王亂抓亂咬一下,總之不要對一群基因退化的猴子有太高期望。
都是五毛在控评论,动不动就翻车
LZ,我赞同你粉碎中国当代劣质文明的观点。

同时,我要指出:你过度关注中国人【政治倾向】这一个属性了。

————————————————————————————

中国人在【政治倾向】这个领域的腐烂程度或许已经到达了80%-90%。

但你不能因此而忽视:绝大多数人还是有基本的【常识】、【人性】等等。

在这些领域,虽然经历了共匪长期的扭曲与摧残,大概也就是腐烂了30%左右。

基于【常识】、【人性】的宣传鼓动,仍然有其意义。
最近很多因企业倒闭的老板和失业者 他们并没有抱怨中共在疫情初期的封锁消息 恐吓迫害吹哨人 而是相信中共那一套漏洞百出的病毒来自美国的说词 美国在先知的情况下感染人数如此之高 如果美国制造了病毒 那他自己会不知道病毒的传染性吗 他们不会提前做防范吗 他们不会提前准备解药吗 他们不会提前准备好疫苗吗 难道如此严重的感染符合美国的利益吗 是个正常都会往这个方向进行逻辑推理 这些人也不是没有做推理 但是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是我在评论区亲眼所见)
类似观点我已在品葱表达过多次了:
https://www.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24948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229884

他们并不是对真相免疫,而是对碎片化的、零散的真相免疫,原因是对系统性的真相与以此为基础的真理的无知。
所以仍然是可以通过讲全面的、系统性的真相以及真理进行说服的。
然而这很容易被删就是了。
中共的本領在於完美掌握了戈培爾博士的理論,並將其推升到新的高度。
辯證法這個東西其實就是鄧碾平黑貓白貓的理論根基。既然如此,那抓住一個問題的某個方面拼命放大,就會產生他們想要的效果,比如美國的民主自由,抓住缺點來放大,閉口不談民主好的地方。這樣一群腦子被洗空的人,只要吹一陣風他們就跟著走了。
而且民主自由并不適合中國,中國人也看不上民主自由,大部分人骨子裏都喜歡明君聖君。土共只要一直維持偉光正的敘述,他們就全盤接受,甚至吃了鐵拳可能也無法完全醒悟。
无所谓的,天使和恶魔都站在美国这边,民主拥有正义和力量,中国底层再维护中国也是没有用的,民主是极其强大的社会制度
蠢人不是用来鄙视的,是用来利用的
你不去利用,敌人就会利用
咯咯兔 黑名单
本人对你这两天里开楼发贴的动机很好奇😂。通常情况下,葱友基本根据个人兴趣讨论某个新闻点。但是你给我的感觉是:想近期“一带一路”🤣🤣。昨天的故事➡️今天的唤醒,节奏有点过快,也想弯道超车?悠着点,品葱上的葱友基本不可能搞专业反共。首先是葱友“散沙式”分布决定的。墙内墙外分散在地球各处。
其次是葱友年龄,教育层次,工作职业的跨度。
最后是个性兴趣的特点。
所以这个网站适合业余性质的集体反共倾向的言论交流。

专业反共需要专业理论知识。也许这句话很好笑,很多人可能会问,世界上哪有专业级“反共理论知识”?有!《孙子兵法》中“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怠”是个逻辑。其实马列学院里的所有课程从某方面来说都是“反共理论知识”。试问楼主有细读过《毛泽东文选》《邓小平理论》《习近平xxx》吗?装了“学习强国”App吗?如果你对你的敌人一无所知,就不需要考虑专业反共了。最多来这里发发牢骚。
另外反共需要经济和世界主流政治力量支持并有能力付诸于系列行动。这点上你可以回忆香港的各类民运,再比较下大陆天安门广场事件。后者显然是缺乏各种必备的基础条件。光靠“满腔热血”那是农民意识的起义。对付老共用农民起义是最失败的,因为那是老共自己的看家本领。
楼主当然可以每天继续“光耀品葱”,只是在现实生活中你孤独的郁闷在品葱里一样无法得到有效缓解。
品葱喷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帖子太多了,现在看到这种帖子已经毫无感觉。
裝睡的人叫不醒
但希望能夠在核平之前救出正在求救的人
用真相唤醒中国人的本质是什么?是舆论煽动。

赞同这种策略的蠢货不要太多,提出这个策略的人自知实力太差;毕竟共匪不说现在,就算是早二三十年,广播、新闻、条幅等等一天到晚搞宣传,比起只能在网上和外刊上发发文章评论的,简直就是一个在天空一个在地上。于是只好搞非对称战,俺占据道德高点,用真相打败你。

于是真相就成为了此种舆论战的束缚。

那么假设如下两种情况:
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要怎么传播真相唤醒中国人呢?很简单,如果俺有钱,俺就砸钱砸到让你觉得我说得对;如果没有,那么俺只好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天花乱坠,让你觉得我说得对;如果还有点别的声望、信誉等,比如俺是你亲哥,我不说话,你都觉得我对。

作为一个反共集体(组织),如果想在舆论上占上风,应该怎么做?当然是培养人才,让传播真相的执行成员拥有上述的能力;其次只传播真相对俺组织有什么好处?俺还要提升组织的影响力,以便收获更多财源、人才、人脉等各类资源。那肯定要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我为什么一定要每个事实都原原本本说清楚?各国的外交发言人、部门发言人,难道不会考虑说的内容,措辞,以及后续影响吗?

假设完毕,说说结果:
对于个人来说,操作手法远比真相本身更重要,但是,并不足以让之卖命反共;
作为组织,只传播真相的回报和投入比简直不要太低。
意思就是:作用从头到尾都是0。

楼主的确有谈到共匪在舆论方面的实力,但更多着眼于中国人本身,对“策略”二字的理解我是实在没找到,最终结论便成了“用真相唤醒西方人”。

打这么多字我有点累,暂时不想反驳,上述内容一定程度上也算反驳,但这更多还涉及到西方人、国际政治,暂时不想说了
五毛的辱民术又来了!
跑到中共体制既得利益的留学生群体中调查,然后得出中国人无药可救的结论,这套伎俩跟CCAV在火车上调查买票情况的手段一模一样,恶心透了!
五毛,你们能不能换个花样呀?
phenomena 新注册用户
中国就没有经过真正的启蒙阶段,无论是上流还是中产,脑子里都住着一个愚昧的无产者。特别是过去10几年的经济发展中觉得赚到了的这波人,会本能地为政府过去的原罪辩护。
分析得很透澈,中國人沒救了,只能攬炒
包包 ? 回复 phenomena 新注册用户
中国就没有经过真正的启蒙阶段,无论是上流还是中产,脑子里都住着一个愚昧的无产者。特别是过去10几年的...

中共国哪来的什么中产?
本质上都是需要依附服从于中共才能生存的群体,因为中共严格的执行着2000多年前管仲的那套“利出一孔”的统治手段,然后敢于反抗中共的人都会遭遇生存危机!
如果不懂“利出一孔”的意思,就去谷歌!

最恶心的就是你这种半桶水还出来误导他人的人,真怀疑你是不是五毛!
???我也是中國人呀,我也是看真相醒的。不要以偏概全


多餘而且無聊。「你也是看真相醒的」這件事同樣是一種以偏概全,簡單來說:屁話。
14億中国人裡面有看真相醒的,也有無法醒的。這樣是否等如甚麼都不能評論?
當然是看看哪一類人多。而這個很清楚,像你這樣能喚醒的,連1%也不會有。而無法喚醒的,佔了絕絕絕絕絕對的大部份。
帖主說的,沒問題。
多餘而且無聊。「你也是看真相醒的」這件事同樣是一種以偏概全,簡單來說:屁話。14億中国人裡面有看真相...

这种说法太悲观了。不是唤不醒,是没到时机。
传真相给我的那个人,一定不是抱着这种想法去传的。“做一件事,不是看有什么效果,而是这样做是对的——哈维尔”
不管是1%,还是百分之几,真相是唯一得救的办法。传了真相给你(泛指),你不听或醒不来,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审判时,你也无话可说了。而我,责任也尽到了。
说这种丧气话,不如讨论怎么讲真相比较有效。
整天有用没用,那我们不传真相呢?保持沉默?什么事不做? 有用吗?

就是这类人太多了。大陆才这种局面。传真相时,受点挫折就没用?闷声吃?
电影 辛特勒的名单 里,那么多人没得救。可就算救一个人,就是有用!对于我来说,真相是全部意义。就算我传真相,唤醒不了任何人,我也会去做。同时我也不认为,这是没用。
你说1%能唤醒,那1%怎么来的?
是要跟一百个人讲真相,才一个人醒来的概率。

这没用吗?如果这个人不是你呢?
至于无法醒来,跟中共陪葬的。那就是他们选择的了。怪不了谁。我曾经已经尽力告诉过你了。我没有沉默。我做了我该做的。我传播了真相。
多餘而且無聊。「你也是看真相醒的」這件事同樣是一種以偏概全,簡單來說:屁話。14億中国人裡面有看真相...

不传真相连这一百人中的一个人也没有。
那请您告诉我,在中共倒台前,怎样做是有用?
楼主就跟 朋友圈里的 岁月静好 一样丧。

我发揭露中共真相的文章,他们就说“没用”,“你这样做有什么用呢?”

楼主我想问你,你传过真相吗?你可能受了点伤,有点抑郁了。这论调与岁月静好有区别吗?
贵葱说话可以温和一点。你改成 您,会好很多

每次看到这种丧气话,我就一肚子气
我的话有点犀利了,请楼主包涵哈。
phenomena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包包 ?
中共国哪来的什么中产?本质上都是需要依附服从于中共才能生存的群体,因为中共严格的执行着2000多年前...

我怎么觉得你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倒是在墙内的战狼们身上似曾相识。
???我也是中国人呀,我也是看真相醒的。不要以偏概全

只有窩老人家的頭像彼得·那法若才能救中國
范松忠 黑名单
那你务必听听我的意见好不好?我这么想的。

我们放弃吧,不要去管他们了,生活在美国还每天微信抖音的,你觉得有拯救的必要吗?

把大陆的觉醒反贼就出来好了,剩下的韭菜杂草让他们去。

你要说,韭菜杂草也可怜啊?有很多不可怜,比如五毛、粉红,将来,你说如何处置他们?劳改?处刑?还是放了他们?都不合适,只有继续让习杂种压榨他们,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那么,怎么办?不要去管PRC了,让他们去,把逃出来的人救起就好,别担心,不多,最多也就一千多万人,真的愿意逃出来的更少,请为这一千万人庇护(包括我,但本提议不是私心),这样的话,救出来的人融入到正常世界,精甚病们可以放在一起宽衣,这样既不影响大家,也是对精甚病们最好的惩罚,不是吗?
我非常同意楼主的观点
1.中共的统治下在国内掌握着笔杆子和枪杆子,你在中共统治下的大环境强行传播真相是会被群众撕咬的
更何况西方特别是美国确实做的也很差,哪怕是比烂的思维中共也可以利于不败之地
2.中共煽动民族主义和美帝忘我之心不死,老百姓过的再惨都不可能把责任推到中共头上,因为都是美帝的阴谋;中共特别擅长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人畜无害的模样----带领一个蓬勃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努力前进,而且在宣传叙事里巧妙地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那些优点也包装了一下,以至于老百姓就算不喜欢中共,基于千百年来的文化民族自信也喜欢当战狼挑战西方霸权。
3.所以,反贼们一定要活下去,要有坚强的意志。不要无脑冲塔,保存革命火种才是胜利的前提
4.打脸中共最好的办法不是西方的新闻和真相,因为理论上都有可能是西方的抹黑打压造谣;最好的打脸就是收集中共宣传的话语,找到事实前后互相打脸,逻辑上相互矛盾的地方,在品葱上展示,终究会有人看到的;4.翻墙的人那么多,我相信会有人内心有所触动的,我们不需要让老百姓粉红集体跳反,这违背常识,我们只希望:能叫醒的欢迎加入发贼队伍;彻底叫不醒的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没有强行唤醒的义务,道不同不相为谋;适当有所触动的但不同意反贼观点的也包容,起码理智派粉红有允许讨论的空间也不会查水表。。。。
就让品葱成为中文社区的异度空间吧,终究有一天,我们各位会相见的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止損的根本做法:最終解決方案
這樣的效果才是最大。
在混亂中用武力奪回被共匪剝奪的權力
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包包 ? 回复 phenomena 新注册用户
我怎么觉得你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倒是在墙内的战狼们身上似曾相识。

呵呵,老子的温文尔雅早在10年前就被你们这帮五毛给耗光了!
因为老子发现不能用对待人的态度去对待五毛这种动物的!
五毛们会蹬鼻子上脸的!
看到五毛就直接开骂就是老子现在的态度!
因為你否定的不是他的立著,而是他們過去的人生
就跟玩遊戲課金一樣,投入了得愈多,愈不想放棄

還有一種心態是,我跪了幾百年了,如果你站起來了,那我怎麼辦?
比萨罗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入关学实在令人作呕,除去一些圈子的玩梗(同等恶心),入关学根本上是对霸权帝国主义的拥护。在屏蔽词的局限下,用拙劣的比喻来支持、传播中共对国际秩序的破坏。有时候真的觉得没救了。

入关学假设:明朝廷=美国、建州女真-中国、朝鲜-日韩。入关学的论述非常直白,即美国(明)礼乐崩坏,建州女真入关。

这种理解扭曲了现代国际关系的实际,只以“实用主义政治”的角度来看待世界,将国际关系理解为纯粹的利益和主次关系。入关的正当性也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般的准社会达尔文主义。这在入关学语境内自洽,但现实中实行的结果大家可以自己填空。

在墙内说话,有时候再细微的异议都会招致辱骂。辱骂内容大部分都属于“跪久了”、“慕洋犬”、“舔白人阴茎”,可以猜测很多发言的粉红都可能支持入关学:国际甚至人际关系必然有主次并且依附利益。有一期翻车新闻有录如下发言:“跪舔祖国是人的义务和责任。” 甚至我朋友中关注时政且在外留学的也有赞同入关的。自我洗脑的境界极高,我们中国真是太厉害了!
近年來油管國人的增加以及膜乎品蔥的崛起就看得出來覺醒的中國人正在增加,而且反共潮也會隨著疫情,香港問題,台灣問題越來越多,越多人翻墻就越多人認清事實,只不過改變的速度太慢了,要靠國人覺醒來推翻中共起碼得用上10年以上,相比之下靠西方勢力來得更快,比如説接下來各囯的索償,國際法庭上基本上只要有一個國家勝訴了,墻倒衆人推,中共不承認,基本上就八十國聯軍了
包包 ? 回复 phenomena 新注册用户
我不是五毛,你的判断力在给葱油丢脸。

你是不是五毛的问题,从你的言论是否替中共维稳可以看出!
很明显,你是在替中共维稳!
明明中国不存在中产,而你却编造一个中产出来然后进行所谓的抨击,这就是传说的"稻草人攻击"吧!
基本上就是路徑鎖定大洪水或者大戰爭
覺醒多幾個其實也是幫他們本身而己
phenomena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包包 ?
我偶尔也会有楼主的想法冒出来。觉得中国人不值得救。
但是很多时候也会被墙内一些勇敢的人感动。
很多现象描述的都没有错。
我觉得中国人会不会觉醒这个事情是未来的一个期待和猜测。目前这个阶段是最高压,最道德沦丧的时期,有很多未来的变量我们不能预估,把很多现象简化为某个具体结论还为时尚早。
更何况对价值观的统计何其难。
想想文革时期丧心病狂的群众。
那之后年代开放才多久就有了89 64。

把希望寄托在西方国家是不靠谱的。
我们不能放弃自救。
多一份努力就多一份希望。
调整一下心态,本来启蒙人心就是非常漫长又需要摸索的。
方法不行就换。我们要有不懈的努力才能配得上好的未来。
真相对于大陆人本来就没用,大陆人可一点都不蠢,就是坏,就是不愿意融入世界文明,就是不愿意变得自由民主。
真相对于大陆人,最少是大多数的大陆人都是没用的,他们根本不像我们一样用真相思考问题,你会很难理解他们的逻辑,他们仅仅是简单的跟动物一样,给他一块肉就开心到忘记了所有的那种,不讲逻辑和道理。我也觉得中国大陆可能需要一次彻底的如凤凰涅槃一般的过程,大部分人都会在这个当中无法活下来。只是现在看这世道,好人,最求自由的人寥寥无几,演化的结果也不知道自由主义者能否真正的活下来。
Audi2020 灰名单
国内粉红有两种:没文化,没受过高等教育,辨别能力低下,每天看到的新闻就是中国繁荣富强,人民生活日益提高,西方天天骚乱,两党执拗。他永远不会想到其实狗共只是把好的一面放出来,阴暗面从来不提,因此第一种粉红是真的蠢,蠢逼到不行,他们最喜欢说的话就是“你要从时间线来看,以前国家和人民多穷!现在生活进步多少!国外好,你怎么不去国外呢?国外还不是有腐败和食品问题?”,这种蠢逼粉红呢把自己定位为奴隶,生活的改善和自己没有关系,全是共产党给的。现实中的各种弊端他们也看到了,但无可奈何,所以只能西方国家的问题了以慰藉,让自己心里平衡;第二种粉红是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是既得利益集团,得了狗共的好处,明明知道很多社会问题,但表面上还是给狗共摇旗呐喊,这种粉红是投机粉红,将来一旦中国和美国起冲突,第一个跑的就是他们,因为蠢逼粉红第一是不想跑,和狗共团结到底,二是他们都是屌丝,也没有能力跑。粉红都该死,战狼是粉红中的战斗机,脑子像是被狗共做过手术了,一听反共的话立马就冲动,这种人真该进精神病医院。
墙内人从小被教育的是三观是 
1. 立场优先于真相,
2. “境外势力”是邪恶的,
3. 党妈保护自己免受境外势力残害。

所以以下两个选择,你猜在这种洗脑教育下他们会选哪个?

  • 真相,但是会伤害他们的党=他们眼里的祖国母亲和自己人=给境外势力抵刀子
  • 谎言,不会伤害他们的党=他们眼里的祖国母亲和自己人=不给境外势力抵刀子


所以他们宁愿接受党对他们撒谎,甚至在证据摆在眼前也要拼命替党妈打掩护,因为他们觉得党妈再坏也是自己人,党妈撒的谎再坏也比“境外势力”的真相对他们有利。
我非常同意楼主的观点1.中共的统治下在国内掌握着笔杆子和枪杆子,你在中共统治下的大环境强行传播真相是...

解释中共宣传自相矛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了解一下“双重思想”.
目前来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对内极端宣传和审查,同时断开对外的经济、文化和科技交流。
太幼稚了,你的“希望”们眼看着,不,应该说是亲手,把中共硬是从坟堆里拉出来了,和中国建交,
不仅把台湾踢出联合国,还纵容中国加入世贸,剽窃知识产权,这就是你眼中的希望?
中国这潭浑水,只能在不断地被疯狂宇宙掀翻,一遍遍推到重来之后,才能逐渐清澈。这要经历几代人都不知道了
说的非常好!不过最后为什么要来一句"我不是在贬低大陆人这个群体"呢?支国人你怎么贬低都不够。
不是中国人智商低,也不是真相被蒙蔽,我看主要还是道德有问题,简而言之不是愚蠢而是坏,所以才习惯呆在粪坑里。
但凡有点良心的,就算再洗脑,屎是臭的,饭比屎好吃还用人教么?
好文!非常赞同前面关于“真相免疫”和“第三种境界”的论述
后半部分关于完全放弃墙内键政活动不是很赞同。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cking
赞成!我也是一千万里面的

与香港流亡议会合体吧!难友!
cking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与香港流亡议会合体吧!难友!

无妨一试。如何合体呢?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cking
无妨一试。如何合体呢?

脱中者(如我),去找到香港流亡议会,然后要求加入等等,香港海外抗争者把大陆“反贼”视为自己人。
cking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脱中者(如我),去找到香港流亡议会,然后要求加入等等,香港海外抗争者把大陆“反贼”视为自己人。

你说的脱中是肉身脱中还是精神脱中?实际上我为了达到此目的已经在米国做了公司,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目前依然没有成功。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cking
你说的脱中是肉身脱中还是精神脱中?实际上我为了达到此目的已经在米国做了公司,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目前依...

当然是肉身,精神的话我秒脱,我当时在1~2天内,因为一个事件从我觉得无所谓自己是哪国人,到“誓死不承认是中国人”,就用了2天左右,自那以后,我就申请护照逃出来了。

我说的当然是……不仅要逃出来,而且还要取消掉我的可耻的国籍,这样才能获得自由,如果呆在有送中条例的国家,比如地下送中的泰国,只要我有其他国家的身份,不搭理习猪习,我也就安全了。可问题就是依赖于中共国护照,一直要担心签证问题以及更换护照的问题。怕!

美国等西方国家拯救了香港人,不知香港流亡政府能否给包括大陆反贼的大家发难民证……我……只要难民证。
我自己要肉身出去也不难,可是我还有家人啊!还是得好好按照流程来。出去了才敢说点话啊
竹幕下的挣扎 新注册用户
“一场革命如果没有强大、正确的境外势力支持,是容易失控且有害的”
我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对,中国历史上自发的改朝换代,大都伴随着过度混乱,最后在斗争中靠武力胜出的一方靠着征战中凝聚的实力再进行新一轮的集权,将独裁推到新的高度,只有诉诸于所谓的“境外势力”来领导、甚至接管一段时间可能才是最稳的民主化方法。

另外苏联式的自发崩溃也是不好的,后果就是原先的苏共高层顺手窃取了国有资产变各种寡头,也没有清算,继续享福,真是“苏联在也受益,苏联解体了还受益,那特么苏联不是白解体了吗”。
我沒住過中國內地我不清楚,不過我推測現在的狀況可能是,你若不當個粉紅,你不僅家人會受害,你本人和你的家族的聲譽也完蛋了,簡單地講,就是不僅你自己可能物理性死亡,你全家也可能會社會性死亡,而那些不在乎的,基本上都已經物理性死亡,而且他們的聲音也物理性地消失了;而且北平偽政權不斷對中國人灌輸對歐美的各種仇恨和恐懼,讓人們對歐美做得比中國好的地方感到存疑。

換句話說,中國人現在愛國的原因,可能和二戰時期日本兵之所以「寧死不屈」的原因類似─大家都不想社會性死亡,而那些不怕的他們也全數被消音了。而根據中國內地網站的說法,當年大日本帝國投降者不僅在物理上會受到包括被處決在內的嚴厲懲罰,他們甚至會處決戰場上的傷兵,結果就是能真正投降的寥寥無幾,而且當年大日本帝國不斷跟日本人說謊,說被美國打敗戰俘會受到虐待、沒上戰場的婦女也會被強暴。

當然以上是我的推測,我沒住過中國內地我不清楚,不過若我的推測是對的,那北平偽政權在努力反日的同時,其實北平偽政權和當年的大日本帝國其實根本一個樣,這不可不說是一大諷刺。
有这样的想法 可以理解  毕竟我身边也是很多粉红的。只是我不支持这样想。 这样的想法正好中了中共的陷阱。就是要大家如此分裂,看不到可能和希望,也不愿意再在宣传上做努力。 而靠西方 外部力量虽然有用但不可能成为真正推动中国民主的力量,外部的力量只能是辅助,关键还是中国人民自己。而中共独裁最怕的就是人民的觉醒,所以他们费劲心思 做各自洗脑和防火墙,他们最开心的就是我们放弃了。
而现实是,我 还有身边几个认识的反贼 都曾是粉红,虽然比例低  但真的变了,变成反贼就不可能再变回来,一个两个 从我们自己到身边 到小孩,只要一步步稳稳走 是可以逐步改变的。 怕是怕在我们放弃了,开始相互不理解 相互斗  结果不仅粉红更粉,岁静 中间派也开始觉得这些反贼 有病 反而越来越进了中共的圈套。

但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做了那么多努力 反贼比例还是那么低?
这个是跟从小的洗脑 环境社会的洗脑有关的, 这么多年了 能马上改变的是很少的 我们必须有耐心。但是我们没有耐心 我们只想看到我 传播了所谓的“真相” 对方就马上接受,然后怎么怎么样 这是妄想。和中共宣传的 出个政策一切都好了,西方崩溃了 都是同样的思路,求快马上出结果 不出就否认。
传播过程中 搞错了方向: 我们以为给出我认知的真相对方就会接受,但更麻烦的是 独立的思维能力没有形成 是看不到真相的。而中共一直以来破坏的就是这个思维能力,所以首先要传播的是 思维的能力先从不反感的地方开始入手 ,从岁静入手,而不是上来就挑战高难度,逐步推进 是由可能的 已经是有实例的
背后的心理其实是我有没有得到认同!传播真相只是个幌子
这个也很常见  中共 在让我们一个个原子化,看似在传播真相帮助他人觉醒 实际很容易落入惯性 :不过是想获得认同,我传播了好东西给你 你得认同 如果不认同 就是你 无可救药。这种背后的心理无论传播什么 带来都是对立 烦恼痛苦。要真正的想传播真相 一定要抛弃这种潜在心理  ,多学些心理学 多学会和认沟通交往很重要。不要把问题都归因于别人身上。类似中共的思维模式 一切都是 西方势力的错。




G
M
T
Y



[left]Detect language[/left]
[left]Afrikaans[/left]
[left]Albanian[/left]
[left]Amharic[/left]
[left]Arabic[/left]
[left]Armenian[/left]
[left]Azerbaijani[/left]
[left]Basque[/left]
[left]Belarusian[/left]
[left]Bengali[/left]
[left]Bosnian[/left]
[left]Bulgarian[/left]
[left]Catalan[/left]
[left]Cebuano[/left]
[left]Chichewa[/left]
[left]Chinese (Simplified)[/left]
[left]Chinese (Traditional)[/left]
[left]Corsican[/left]
[left]Croatian[/left]
[left]Czech[/left]
[left]Danish[/left]
[left]Dutch[/left]
[left]English[/left]
[left]Esperanto[/left]
[left]Estonian[/left]
[left]Filipino[/left]
[left]Finnish[/left]
[left]French[/left]
[left]Frisian[/left]
[left]Galician[/left]
[left]Georgian[/left]
[left]German[/left]
[left]Greek[/left]
[left]Gujarati[/left]
[left]Haitian Creole[/left]
[left]Hausa[/left]
[left]Hawaiian[/left]
[left]Hebrew[/left]
[left]Hindi[/left]
[left]Hmong[/left]
[left]Hungarian[/left]
[left]Icelandic[/left]
[left]Igbo[/left]
[left]Indonesian[/left]
[left]Irish[/left]
[left]Italian[/left]
[left]Japanese[/left]
[left]Javanese[/left]
[left]Kannada[/left]
[left]Kazakh[/left]
[left]Khmer[/left]
[left]Korean[/left]
[left]Kurdish[/left]
[left]Kyrgyz[/left]
[left]Lao[/left]
[left]Latin[/left]
[left]Latvian[/left]
[left]Lithuanian[/left]
[left]Luxembourgish[/left]
[left]Macedonian[/left]
[left]Malagasy[/left]
[left]Malay[/left]
[left]Malayalam[/left]
[left]Maltese[/left]
[left]Maori[/left]
[left]Marathi[/left]
[left]Mongolian[/left]
[left]Myanmar (Burmese)[/left]
[left]Nepali[/left]
[left]Norwegian[/left]
[left]Pashto[/left]
[left]Persian[/left]
[left]Polish[/left]
[left]Portuguese[/left]
[left]Punjabi[/left]
[left]Romanian[/left]
[left]Russian[/left]
[left]Samoan[/left]
[left]Scots Gaelic[/left]
[left]Serbian[/left]
[left]Sesotho[/left]
[left]Shona[/left]
[left]Sindhi[/left]
[left]Sinhala[/left]
[left]Slovak[/left]
[left]Slovenian[/left]
[left]Somali[/left]
[left]Spanish[/left]
[left]Sundanese[/left]
[left]Swahili[/left]
[left]Swedish[/left]
[left]Tajik[/left]
[left]Tamil[/left]
[left]Telugu[/left]
[left]Thai[/left]
[left]Turkish[/left]
[left]Ukrainian[/left]
[left]Urdu[/left]
[left]Uzbek[/left]
[left]Vietnamese[/left]
[left]Welsh[/left]
[left]Xhosa[/left]
[left]Yiddish[/left]
[left]Yoruba[/left]
[left]Zulu[/left]

[left]Afrikaans[/left]
[left]Albanian[/left]
[left]Amharic[/left]
[left]Arabic[/left]
[left]Armenian[/left]
[left]Azerbaijani[/left]
[left]Basque[/left]
[left]Belarusian[/left]
[left]Bengali[/left]
[left]Bosnian[/left]
[left]Bulgarian[/left]
[left]Catalan[/left]
[left]Cebuano[/left]
[left]Chichewa[/left]
[left]Chinese (Simplified)[/left]
[left]Chinese (Traditional)[/left]
[left]Corsican[/left]
[left]Croatian[/left]
[left]Czech[/left]
[left]Danish[/left]
[left]Dutch[/left]
[left]English[/left]
[left]Esperanto[/left]
[left]Estonian[/left]
[left]Filipino[/left]
[left]Finnish[/left]
[left]French[/left]
[left]Frisian[/left]
[left]Galician[/left]
[left]Georgian[/left]
[left]German[/left]
[left]Greek[/left]
[left]Gujarati[/left]
[left]Haitian Creole[/left]
[left]Hausa[/left]
[left]Hawaiian[/left]
[left]Hebrew[/left]
[left]Hindi[/left]
[left]Hmong[/left]
[left]Hungarian[/left]
[left]Icelandic[/left]
[left]Igbo[/left]
[left]Indonesian[/left]
[left]Irish[/left]
[left]Italian[/left]
[left]Japanese[/left]
[left]Javanese[/left]
[left]Kannada[/left]
[left]Kazakh[/left]
[left]Khmer[/left]
[left]Korean[/left]
[left]Kurdish[/left]
[left]Kyrgyz[/left]
[left]Lao[/left]
[left]Latin[/left]
[left]Latvian[/left]
[left]Lithuanian[/left]
[left]Luxembourgish[/left]
[left]Macedonian[/left]
[left]Malagasy[/left]
[left]Malay[/left]
[left]Malayalam[/left]
[left]Maltese[/left]
[left]Maori[/left]
[left]Marathi[/left]
[left]Mongolian[/left]
[left]Myanmar (Burmese)[/left]
[left]Nepali[/left]
[left]Norwegian[/left]
[left]Pashto[/left]
[left]Persian[/left]
[left]Polish[/left]
[left]Portuguese[/left]
[left]Punjabi[/left]
[left]Romanian[/left]
[left]Russian[/left]
[left]Samoan[/left]
[left]Scots Gaelic[/left]
[left]Serbian[/left]
[left]Sesotho[/left]
[left]Shona[/left]
[left]Sindhi[/left]
[left]Sinhala[/left]
[left]Slovak[/left]
[left]Slovenian[/left]
[left]Somali[/left]
[left]Spanish[/left]
[left]Sundanese[/left]
[left]Swahili[/left]
[left]Swedish[/left]
[left]Tajik[/left]
[left]Tamil[/left]
[left]Telugu[/left]
[left]Thai[/left]
[left]Turkish[/left]
[left]Ukrainian[/left]
[left]Urdu[/left]
[left]Uzbek[/left]
[left]Vietnamese[/left]
[left]Welsh[/left]
[left]Xhosa[/left]
[left]Yiddish[/left]
[left]Yoruba[/left]
[left]Zulu[/left]









Text-to-speech function is limited to 200 characters


Options : History : Feedback : DonateClose
川贝 新注册用户
人,都是好人,只是能走出来看看世界的,毕竟是少数。
不但由蠢变坏。

而且一副得意样子。

最普遍思想是。这些他们都知道。又能怎样。改变不了什么。要吃饭。就得当共党汉奸帮着做事。还一副你不服去打他的样子。


这些人只有让他们铁拳消亡才是正道。
博科圣地666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