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群体免疫”是人类面对COVID-19时,可能性最大的结局了 〒_〒

今天本来想写俄爹的,不过距离我更近的地方已经起火了,恐怖程度超过遥远的莫斯科。还是等俄罗斯明天超越意大利,甚至过几天超越西班牙之后再发帖纪念吧。

反正舒兰市也早就从俄罗斯返回300余人,其中8个已确诊。且舒兰与哈尔滨距离不超过300km,国道相连,不算远。哪个来源都有可能。

成为新热点的舒兰市,两天就已经调整为高风险:https://www.guancha(dot) cn/politics/2020_05_10_549838.shtml
5月9日0-24时,全省新增本地确诊病例11例(吉林市11例)。截至5月9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05例,累计治愈出院92例,在院隔离治疗12例(吉林市12例),病亡1例。现有本地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254人,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

5月9日0-24时,全省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例(吉林市)。截至5月9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8例无症状感染者(6例输入),其中3例已订正为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医学观察1例,现有无症状感染者4例。

病例1,男,1972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丈夫。住址为舒兰市北城街道供销联社住宅楼。5月6日与妻子就诊于舒兰市人民医院,5月8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2,女,1971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三姐。住址为舒兰市和谐家园。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3,男,1971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三姐夫。住址为舒兰市和谐家园。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4,女,1962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二姐。住址为舒兰市建馨园。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5,女,1989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住址为舒兰市建馨园。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6,女,1959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大姐。住址为舒兰市建馨园。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7,女,1983年出生,系5月8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住址为舒兰市建馨园。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8,男,1974年出生,系病例1(洗衣女工丈夫)的密切接触者。住址为舒兰市清华园小区。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9,男,1991年出生,系病例1(洗衣女工丈夫)的密切接触者住址为舒兰市公安局后院二楼宿舍。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10,男,1973年出生,系病例1(洗衣女工丈夫)的密切接触者。住址为舒兰市滨河小区。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11,男,1989年出生,曾与病例7(洗衣女工密切接触者)有接触史。住址为舒兰市中央公馆。5月3日出现发热症状,5月8日就诊于舒兰市人民医院,核酸检测阳性,5月9日经吉林市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


-------------------------------
看完这一串,再联想韩国的那个夜店顾客:http://www.chinanews.com/gj/2020/05-09/9179354.shtml
5月9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京畿道龙仁一确诊患者(29岁)在确诊前曾前往首尔梨泰院地区多家夜店,引发集体感染。截至目前,与此相关,韩国已有40人确诊,其中军方内部3人确诊。

据韩国国防部透露,截至当地时间9日上午10时韩国军内有关梨泰院夜店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共有3例

据报道,隶属于首尔龙山韩国国军网络作战司令部勤务支援中队的A某下士,曾与龙仁确诊患者去过同一家夜店,于7日被确诊。另一名居住在龙仁的陆军干部B某,也在近日去过梨泰院的夜店,于8日被确诊

韩国国防部8日对与A某进行接触的103人进行了检测,最终1人被确诊

由此,韩国军内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42例。为防止新冠疫情扩散,韩国军内目前对1118人进行了隔离。

另一方面,首尔市长朴元淳9日表示,截至当地时间当日中午12时,就梨泰院夜店集体感染相关情况,韩国共有确诊病例40例,其中首尔确诊27人

他还表示,对夜店、酒吧等娱乐场所立即下达禁止聚集的命令。从此刻起,相关场所必须停止营业,若违反规定将受到严惩

同时,朴元淳还表示,出现问题的夜店方面记录的名单信息有部分不准确。在出入人员名单上的近两千人中,有1300余人的电话打不通。当局无论如何将尽力让这些无法联系上的人接受检测。


一个人感染,首尔的所有夜店酒吧全部必须关门。报复性消费,结果被“报复”回来。复工?那是什么意思?谁编的新话字典?

看完近期这两条消息,只能感叹了。COVID-19的传染力最少得打个120分(满分100)

近期虽然共产党发布的各地数字看似什么事都没有,但处处起火的隐约迹象已经在中国显现。黑龙江(已经蔓延到吉林),内蒙古、武汉、广东,若把中国看作一只鸡,那么这只鸡的上中下三路一起遇袭。多点爆发的形势不是一般地明显,我早在3月底就发帖说5月下旬恐来个多点齐爆,但现实看起来比我的悲观还要悲观。

----------------------------------
虽然谁都想说不能再封了,包括我,但是舒兰市仍然干脆利落地进入封锁状态:https://eunited.com.my/398623/

有关病例无省外居住史、活动史,暂时未发现境外、重点省方返吉人员接触史,病例究竟如何感染仍是谜。

因应仍然不明的感染链,舒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决定,从周日开始,在全市实施严格管控措施,小区、乡村封闭管理,所有公共服务及娱乐场所暂时关停

城区以居民小区为单位,各小区原则上要封闭管控,外来人员及车辆一律禁止进入,每户家庭可每天指派一名家庭成员外出采购生活物资,除疫情防控工作、生病就医、突发事件处置等需要外,其他人员原则上不得外出

乡村则以自然屯为单位,所有路口原则上设置专人看护,严控人员外出,同样每户家庭可指派一名家庭成员外出采购生活物资,如有极特殊情况需出村(屯),必须由村委会开具证明

当局指出,城乡居民除了工作、生活、就医等必要需求外,原则上要做到不出门、不上街、不串门、不聚集。拒不听从工作人员管理劝阻、聚众闹事,将由公安机关予以严厉打击

全市也将暂时关停所有公共服务及娱乐场所,具体主要包括室内体育场馆、景区景点、旅行社、电影院、游乐场、图书馆、网吧、酒吧、KTV、棋牌室、麻将馆等

全市的餐饮单位亦原则上禁止堂食,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举办任何形式的聚餐活动,但可提供外卖服务

与此同时,舒兰市自周日起所有巴士停运,所有出租车亦不准出城营运,舒兰方向火车同样停运


看看舒兰市的措施,就可明白,二月份到处辟谣的所谓谣言,几乎没有哪一条没用上。武汉在1月25日恐怕还没做到这些。

有这种传染能力,又作为全新病毒能够长留人体之内的COVID-19是几乎不可能自动消失的了,感染大部分人类只是时间问题。没那么夸张?全地球人能够互相隔离三个月吗?做不到就不可能。

------------------------------------------
其实不止韩国,不止中国,波斯已经开始疑似的第二波爆发,从5月2日起,伊朗的单日新增确诊数,就从1000渐渐上升到现在的1500,在案病例数的曲线也拐头向上。

在欧洲,尽管德、法都想放松,但每天还是增加数百的确诊,其余像意大利、西班牙每天新增更是过千。

在德国,尽管R0已经重新升到了1.1,但在如慕尼黑,斯图加特等城市已经出现民众抗议封锁的集体行动。

美国就更可怕,每天2万以上的新增确诊,但仍然不可能再继续封锁下去了。

在中国,复工不可能停,复学还勉强可以拖拖拉拉一阵,也不能一直拖。我的感觉是,所有人必须做好感染的准备,否则在你身心没准备的时候遇上COVID-19,胜算会更低。

所以,现在就接受西班牙流感2.0,心中可能反而比较踏实。起码“阿冠”的死亡率比西班牙流感温柔多了。
24
分享 2020-05-10

71 个评论

1.注意保密,不要暴露自己的坐标方位
2.不要这种表情,“群体免疫”不仅不难看,而且还是最符合人类进化趋势的科学方案。虽然“群体免疫”看起来有点残酷,但没有疫苗和药物才是大多数时间的正常状态
3.韩国人确实辣鸡,不是要歧视,是真不行。韩国人在日本开的饮食店和弹珠店(パチンコ)都不按日本政府的呼吁、配合进行「自粛」。特别是弹珠店,因为问题严重,日本政府专门给他们发了「休業指示」(其他全部行业/设施都只是「要請」)。都这样了,这帮货没几天就又自顾自开门了
据说在日的弹珠店和不少韩国饮食店,是三胖的产业
1.注意保密,不要暴露自己的坐标方位2.不要这种表情,“群体免疫”不仅不难看,而且还是最符合人类进化...

1. 放心,中国大陆境内任何地方距离我都比莫斯科离我更近。

2. 在youtube看着那些重病患,我讲不出来类似的话

3. 自律是很难要求异种文化的群体做到的。就像英国的穆斯林想要女王皈依伊斯兰,法国总统马克龙想说高卢人的国家,结果都要被橄榄。不过日本还好啦,无法融入的外国人群体也就大城市有一点儿。
这种状况不能叫“群体免疫”,应该叫“自然选择”

根本上是一个道理,英国最早提出“群体免疫”这个方案的时候不就被全世界骂“放弃弱势群体”吗
好吧,看來台灣只能繼續鎖國了,不然就是跟紐西蘭通航
现在这个病毒已经比当初武汉传出来的那个类型的变异了太多次,我记得有报道说过,传染力已经是上百倍,致病率也几十倍了。现在这个病毒R0恐怕可以和麻风病相媲美了
武汉,包括整个湖北,可能其实已经群体免疫了。
1. 放心,中国大陆境内任何地方距离我都比莫斯科离我更近。2. 在youtube看着那些重病患,我讲...

在没有疫苗/药物的情况下,这个恐怕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了。全世界现在几乎都在走这条路,而且前段时间武汉解封后的一次普查也验证了普遍产生的抗体。
日本说“自律”是因为民主国家+日本特殊的历史情况,没法做到欧美那么严厉的限制。当然日本人本身守规矩也是一方面。韩国人既然去了日本定居工作,就该入乡随俗,遵守人家的社会规范和政府要求。当然在中国,韩国人守规矩的名声也不大好
更新: 刚刚1小时前辽宁那边通报了一个5月3日从吉林市坐火车到沈阳后发病的确诊病例

果然有二次爆发内味儿了(其实是二次爆发终于瞒不住了)
[quote] [/quote]
根本沒有二次爆發,沒有疫苗就是完蛋
已隐藏
1.疫苗已经开始人体实验了,如果成功那么这次疫情就结束了
2.现在科研资源都在向抗病毒药物倾斜,如果这种药物存在那么一定会在一两年内被找出来,抗病毒药物分子就那么多种,全世界科研力量一起暴力穷举一定找得到。Remdesivir已经被证明是有效药了(虽然不是特效药),全世界的制药公司这段时间有很充足的动力去找到更好的药物
1.注意保密,不要暴露自己的坐标方位2.不要这种表情,“群体免疫”不仅不难看,而且还是最符合人类进化...

“据说在日的弹珠店和不少韩国饮食店,是三胖的产业”——金正恩是真拳派真正幕后老大么?
那习近平就是蛇华大陆总部的真正幕后老大,哈哈
世嘉龙组严重乳包,就是说中共是蛇华嘛
刘家龙是中共党员,派到日本横滨中华街当卧底(风间让二是CIA特工,这么说也没错)
韩国真拳派日本分部的疯狗作风可以看出有朝鲜官方的影子, 1980年,金日成还在呢,真拳派日本分部最猖狂的时候,被堂岛组给灭门。
“据说在日的弹珠店和不少韩国饮食店,是三胖的产业”——金正恩是真拳派真正幕后老大么?那习近平就是蛇华...

日本东京大学还有人为此写了论文 http://merc.e.u-tokyo.ac.jp/mmrc/dp/pdf/MMRC167_2007.pdf
如果病毒不断变异,“群体免疫”也无从谈起,可能只会一次又一次地感染。
前提是人的免疫系统能彻底清除病毒,并且感染后对人没有远期影响

如果在通过空气传播的艾滋病面前,群体免疫就是是个笑话

群体自杀
qpalzm10 新注册用户
许多留学生将于6月回国,因为海外大学的学期结束了,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但是也有许多城市的确恢复了欣欣向荣的场景,难道也是被蒙蔽着的嘛。
金恩王 ? 回复 qpalzm10 新注册用户
许多留学生将于6月回国,因为海外大学的学期结束了,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但是也有许多城市的确恢复了欣欣向...
应该是,我前几天走街上,遇见有人烧纸,那家人有人得武汉肺炎死了,亲属一边烧纸一边呼唤他的名字,场面十分惊悚。
武漢肺炎應該是被定位為A型流感病毒,也就是能引起全球大流行的惡性病毒。

先從流感病毒的特點出發,流感病毒可以潛伏在人的身體裏不被免疫系統發現,每年都會經歷變異。雖然現在有流感疫苗(打不打是另一回事),但不排除頭一年9月打了,第二年3月被已經變異的病毒入侵體内,出現更嚴重的流感症狀。普通流感有約4種CDC承認的特效藥,很多養老院爆發流感會用它們治療。但如果説要製造一個能一勞永逸的疫苗,靠產生抗體免疫根本是做夢,附帶多少豪華的殺傷力也好,流感就是流感,就是會不停變異的。

未來的話,輕症病人我認爲會集體免疫,紐約現在隨機抽查大量市民裏頭,太多是沒有症狀就好了,出抗體了。現在看起來,這些好了的人器官都沒受到什麽損害。

有症狀到重症病人,我個人更看好研發特效藥,因爲這個病毒在初期并不是很大殺傷力,如果能在那個時候阻止,也許就不會嚴重破壞身體的免疫和器官。主要是要防止醫院和養老院的大面積爆發。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廣義的群體免疫包括使用疫苗,狹義的不包括
不過以現時走勢,狹義的機會很大(疫苗進度不理想)
ADE效应了解一下,西班牙流感一共有过三次爆发,第一次死亡率并不高,最高的是第二次。就这病毒的变异速度,我看疫苗都不一定有用,就广谱特效药还能指望指望。除此之外大概真的没有办法了。无限封锁目前看似有用,但经济迟早要完蛋,也防不住二次爆发,恁国已经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还不如一开始就上群免划算。

而且群体免疫不是放任病毒乱飞,也要flatten the curve,把重症数量压到医疗容量以内。如果没有大规模ADE效应,的确是影响最小的方案。就是可惜那1%会不会落到你我头上了。

不过指望肺炎灭亡美国的粉红可以洗洗睡了,西班牙流感都没有灭亡美国。现在世界秩序已经形成,美国收到的打击会几倍返还到恁国头上。比起肺炎,粉红还是趁早提防张献忠比较好。
流感多少年了?群体免疫了吗?
gratesque 回复 qpalzm10 新注册用户
流感多少年了?群体免疫了吗?

流感是事实上的已经群体免疫,即使不去主动控制爆发规模,流感也不会挤爆医疗系统。不必去主动限制,医院也不会塞满,社会也不会崩溃,那就是现实上的群体免疫。就像交通意外一年死百万,世界秩序不会倒下。

但COVID-19还没到这种实际的群体免疫,还需要时间,还必须主动控制。德国的病毒学家甚至说三年实现太慢了,得加快,最好这个夏天把所有年轻人都感染一遍,这样才能真正保护老年人。
在大陆复学也不会再拖下去了。
就拿上海做例子,初高中低年级学生、小学高年级学生在5月18号就开学,初高中高年级的已经开学了。
估计全国在学校会出现多起群体感染事件
在大陆复学也不会再拖下去了。就拿上海做例子,初高中低年级学生、小学高年级学生在5月18号就开学,初高...

中学,小学还好,都是本地。大学嘛,只有赌一把,现在就可以说其中很多会赌输。

你可以讲:“我有点咳嗽,先在家隔离14天。”

或者你做好准备,也就无所谓了。
如果病毒不断变异,“群体免疫”也无从谈起,可能只会一次又一次地感染。

1. 如果病毒不斷變異,那麼疫苗也沒用。
2. 如果自然界現存的大量的rna病毒不斷變異,武汉病毒没了,还会有其它病毒。

所以问题不是“群体免疫”可能失败的问题。而是风险永远存在,人类只能学会与风险共存。
祈翠又一天 新注册用户
就这粉蛆还骂英国人呢,再怎么说英国人也是流行病学的祖师爷
对,这玩意还能导致ADE,群体免疫在英国已经破产了。
群体免疫就是个笑话,H5N1、流感都没有实现群体免疫,拿什么指望COVID19能实现群体免疫
群体免疫就是个笑话,H5N1、流感都没有实现群体免疫,拿什么指望COVID19能实现群体免疫

你根本看不懂,也无法理解这个词在字面之外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那你说代表什么?代表神的旨意??


无论你有没有神,这个词都代表“人的无力”。

无论你什么感觉,什么情绪,什么抱怨,什么理由,什么借口,什么想法,什么观念,是不是有兴趣抠字眼,是不是能够理解现实,是不是愿意主动陷在狭隘的书写符号里头寻找安心感,对“群体免疫”这个过程与结果来说都无所谓。

非要给你明说的话,“群体免疫”就是人无能为力,只能接受“自然筛选”(如果你不喜欢宗教语言)。并且,根据当前拥有的数学统计知识,可以算出COVID-19危害减退的数量条件。

筛选用什么标准?无人知道,什么原理?没人清楚。谁死谁活?反正决定权不在任何人手里。

抛开信仰不谈,除了物质内心别无凭依的人,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通常是结果最差的。从美国红蓝州已经可以看出区别。
1. 如果病毒不斷變異,那麼疫苗也沒用。2. 如果自然界現存的大量的rna病毒不斷變異,武汉病毒没了...


那么,大家只有做好心理准备,迎接2020年10月(有可能的)COVID-19第二波的真·杀伤力了。

根据记录,第一波西班牙流感的幸存者,第二波爆发对他们的威胁应该是零。哥本哈根的第二波西班牙流感死亡率仅有0.27%,就是最好的证明。

第二波西班牙流感死得很惨的是那些第一波之中没有感染的人,最后年轻人壮年人的死者占了第二波的多数。

不管怎么说,个人能做的是自我防护和保持卫生,目前的卫生条件比一战时好得多。生活的变样,现在就应该主动开始去适应了。
日本东京大学还有人为此写了论文 http://merc.e.u-tokyo.ac.jp/mmrc/d...

韩国民主化之前南北韩在日本都有地下活动,都喜欢输出黑劳放高利贷赚外汇。拉致问题比桂敏海早几十年,朴正熙甚至还召集韩国人系暴力团在日本抓了金大中,这个角度上看二胖和朴正熙可说是总加速师的好老师。
群体免疫挺好的,就中国这暗无天日的样子,就是活下去又能做什么呢,等着被红卫兵批斗死真不如被病毒毒死,死前还能报复报复社会
群體免疫就是個笑話。

不管是宣稱要群體免疫的英國還是瑞典,死的人都已經堆成山了。

新冠病毒疫苗必須,一定,肯定能研製出來。如果連這點信心都沒有,那麼人類早就在第四季大冰期滅絕了。
别被中共吓傻了,西方死亡数量高的,相当大比例都是老年人,而且是很老的。
美国有1/3是养老院,美国人好强,不是生活不能理,有钱也不去养老院。

人为延迟这类传染病,只会加大社会治理成本,尽快发现和隔离病人,是传染病控制主要能做的,也是最有效的。

别因为中共和美国把CDC当棋子,就不信任CDC,脱离人类现有科技水平的自身能力谈治病。
群体免疫本来就是最科学的途径。

无论是疫苗还是大规模感染后获得抵抗力,本质都是群体免疫。如果没有群体免疫,那基本只能靠病毒自行退去,因为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各种病毒都很少特效药。所以之前很多人嘲笑科学家说群体免疫的时候,更多的是反应出嘲笑者基本科学素养的缺乏。
joannejonesn 新注册用户
群體免疫
Tai_tok 回复 空转车辆引擎 新注册用户
听说越变异,毒力越弱?
變異多加了喪失味覺與黑腳趾,你信這套理論?
群体免疫没错,但诸位要有心理准备,那就是现在血清检测的结果远远达不到群体免疫的要求,没个一两年谈不上群体免疫。

最坏的结果是,2024年之前我们都会过类似的生活,现在看来,何时恢复正常生活都是未知数,更别谈经济恢复这些的
群体免疫本来就是最科学的途径。无论是疫苗还是大规模感染后获得抵抗力,本质都是群体免疫。如果没有群体免...


只谈群体免疫不谈传染率和致死率,就是耍流氓。

怎么没见有人说埃博拉群体免疫?鼠疫群体免疫?
我一向的態度就是這種傳染力這麼強的病毒,感染人數不應該是最關心的,重症率及死亡率,及空餘病床數才是應該被大量被公衆認知的。

現在病毒已經傳播幾乎半年了,病毒在不同年齡層,不同體重,不同性別的表現應該有很好的統計。政府應該做的是把感染人數預估出之後幾天或者一星期的住院率,然後再跟目前病床的量能相比較,只要我們有足夠的病床,醫療不崩潰,那麼這個病毒死亡率就不會高。

目前媒體天天報確診數字,卻不把重症率及病床數一併報告,很容易引起恐慌。這個病就是加重版的流感,別覺得疫苗出來就所有都可以告一段落。
群體免疫就是個笑話。不管是宣稱要群體免疫的英國還是瑞典,死的人都已經堆成山了。新冠病毒疫苗必須,一定...

瑞典还好
现在每天死亡逐步下降,现在每天死几十个人
硬生生抗下来了
他们已经准备扛到底了

挪威封城之后现在又开学开工一个月了
倒是每天新增也就几十个
生活也开始恢复正常了
人口密度低的地方还是有希望恢复正常生活
我一向的態度就是這種傳染力這麼強的病毒,感染人數不應該是最關心的,重症率及死亡率,及空餘病床數才是應...

病死率不是特别高,但是还是比流感高十倍
北欧和德国有很详细的数据,包括病床数,重症数
用chrome自动翻译能看懂
https://www.vg.no/spesial/2020/coron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VID-19_pandemic_in_Germany
病死率不是特别高,但是还是比流感高十倍北欧和德国有很详细的数据,包括病床数,重症数用chrome自动...


這些數字當然有,我的意思是現在媒體每天光報確證數字,而對其他數字一概不報,製造恐慌。
特別在台灣,日本這星期明明每天出院數字比新住院的多,也就是說日本的醫療壓力再減少,但是TVBS昨天還在說日本醫療資源接近崩潰。
這些數字當然有,我的意思是現在媒體每天光報確證數字,而對其他數字一概不報,製造恐慌。特別在台灣,日本...

TVBS宣传的需要吧,现在各国各地的宣传机器都疯狂开动,假消息太多
欧洲的信息还是要靠谱一些
[quote][/quote]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数据不是没有,是不敢报,报出来大家很简单的一算,发现医疗体系已经危如累卵,你猜会发生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数据不是没有,是不敢报,报出来大家很简单的一算,发现医疗体系已经危如累卵,你猜会发...

不會,我關注的很多國家的數據都很詳細列明,但是這些數據主流媒體並沒有運用。
主流媒體現在還是用恐慌來吸引收視。
不會,我關注的很多國家的數據都很詳細列明,但是這些數據主流媒體並沒有運用。主流媒體現在還是用恐慌來吸...


比如?哪个国家公布了病床数(严谨的说,应该是病床空置数才有意义吧),但是媒体忽视,继续渲染死亡人数来制造恐怖?
比如?哪个国家公布了病床数(严谨的说,应该是病床空置数才有意义吧),但是媒体忽视,继续渲染死亡人数来...

这里涉及到一个道德哲学的问题:“如果客观陈述事实会让人忽视风险而扩大损害,那么是否应当夸大事实来使人正视风险而减少损害?”
你沒看到上面的回覆嗎?德國,北歐都有詳細數據,日本也有。


上面有德国和挪威的,我以为“很多”是类似美加新澳英法德这些主流大国都有。

实际上,德国的病床占用率,我在那个链接里也没有找到,说了半天只有挪威而已。
这里涉及到一个道德哲学的问题:“如果客观陈述事实会让人忽视风险而扩大损害,那么是否应当夸大事实来使人...


是的。

然而说谎就是说谎,掩盖就是掩盖。如果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应该”,那将来就会有人以这个为借口,去掩盖其他的谎言。
上面有德国和挪威的,我以为“很多”是类似美加新澳英法德这些主流大国都有。实际上,德国的病床占用率,我...


其實你自己搜一下就好了,美國也有相關數據。每個州的格式不一樣,但是數據是詳盡的,美國有些州的數據連呼吸器的可用量都有列明。
是的。然而说谎就是说谎,掩盖就是掩盖。如果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应该”,那将来就会有人以这个为借口,...


而另一面是,道德洁癖是有代价的,有的时候代价是巨大的,不是所有人都付得起。把日落前地平线上两个黑影描述成“一大群狼”的孩子更容易赢得选举,而客观描述两个黑影的孩子可能会在丢羊的第二天失去工作
我想说,这个病毒是可能是中共在美国的协助下研发的哦,很多证据都表明了美国对武汉实验室有很多资金和技术的支持,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还是后来跟美国没关系其实都没关系。主要是这个病毒太完美了,高传播率,潜伏期较长,变异率很高,而且主要针对免疫系统低下的人群,这个病毒感觉就是给老年人口定制的,从理性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年轻人我希望病毒能淘汰一部分人,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巨大的养老压力对年轻人来说真的不堪重负,尤其是在专制体制下的中国青年大多数都没啥希望,要么痛苦的活着,然后有可能猝死,要么就能活一天是一天。其实不管病毒是怎么来的,到底是不是研究出来的都没有关系,关键还是看自己的个人选择把,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十全十美,风险和机遇都是并存的,这次疫情或许会让人们从新思考很多生命的意义
我想说,这个病毒是可能是中共在美国的协助下研发的哦,很多证据都表明了美国对武汉实验室有很多资金和技术...

淘汰你好不好?

现在的新策略难道是让话头与话尾互冲的家伙出来搅浑水吗?
淘汰你好不好?现在的新策略难道是让话头与话尾互冲的家伙出来搅浑水吗?

其实生死之间未必有那么多恐惧啊,其实我也怕死啊,不过命运确实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祸福相依,其实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掌握的,现在你之所以关心这个问题只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罢了,当然这也跟我们生存在中国这个文化洼地有关系,就像武汉人在万家宴的时候对即将发生的灾难全然不知,这次疫情只是提醒了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只是一场突发的重大变故让我们的认知产生了冲击,其实看淡点就好了,无论积极和消极都是一直生活方式,没有必要强迫别人跟你一样的想法哦,同舟共济什么的只能是一种幻想,毕竟当船沉没的时候很多人只是下意识的抓住附近的木板,这也是自由的真谛哦
只谈群体免疫不谈传染率和致死率,就是耍流氓。怎么没见有人说埃博拉群体免疫?鼠疫群体免疫?


就算致死率高,哪怕99.9%,目前要解决也只有群体免疫,我没有说病毒一定能被攻克,如果在没有达到群体免疫前人类灭绝了,那也是自然现象。你害怕你不愿意,也没用。

群体免疫是科学的解决途径,但不代表人人能扛得过去,就像癌症化疗一样,不是所有人都扛得过去,但抗不过化疗不代表不化疗就有救。就算要研发埃博拉病毒疫苗,本质也一样是群体免疫,而且埃博拉病毒特点决定了传染率不高,如果它和流感一样容易传染,那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应对。

我说的是科学应对方法包括疫苗,本质都是群体免疫,并没有说结果,你先搞清楚我在说什么再来讨论什么叫耍流氓。我也没兴趣和你耍流氓。

至于武汉肺炎的重症率致死率,有很多数据了,各年龄段都有。我个人从来不担心这个病毒,这个病对我来说就是大号流感,它的威胁性在我看来并不比交通事故对我更大。
就算致死率高,哪怕99.9%,目前要解决也只有群体免疫,我没有说病毒一定能被攻克,如果在没有达到群体...


别激动,“耍流氓”的说法来自那句“谈毒性不谈剂量都是耍流氓”,可能你没听过,我是借用这个句式。

我的看法和你不同,致死率和是否采取群体免疫高度相关,你说错了,致死率高到99.9%的疾病,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群体免疫策略,那不是基本要灭族亡种了。
致死率高的疾病,要采取别的办法,埃博拉和鼠疫就没有国家采用群体免疫,都是控制和隔离。
别激动,“耍流氓”的说法来自那句“谈毒性不谈剂量都是耍流氓”,可能你没听过,我是借用这个句式。我的看...


我没有说过要不要采用这个策略,就好像之前科学家说的一样,我说的是群体免疫才是科学的方法,因为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对付病毒。为什么那么多人看到别人说“群体免疫是科学的解决病毒问题的方法”就可以理解成“我们要采取让大部分人尽量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的策略”?这根本是两回事没办法混为一谈。我最开始的回复只是针对楼主提出的观点,指出“群体免疫”是眼下最科学的方式,不靠群体免疫那基本只能靠病毒自行退去了。

至于政府采取什么策略,其中包含有很多因素,政府未必会采取真正科学的方法,就像中国强制所有人戴口罩,根本就不是科学的措施,甚至已经有很多证据证明健康者戴口罩实际上可能面临更大风险。

目前能够成功克服病毒的方式,要么开发出疫苗(就是弱性毒株)人为培养群体免疫力,或者人群大规模感染后自然形成群体免疫力,无论是哪种,本质都是群体免疫,因为现在没有其它有效方式。

封城什么的,并没有办法对付这种病毒。没有任何病毒是能够被封城杀死的,现在病毒全世界都有,封城也解决不了问题。埃博拉这种我已经说了,这个病毒致死率高传染性低,但如果要消灭它,还是需要群体免疫的方式,不然就只能等着它一轮又一轮爆发,人类根本没法解决。

到目前为止,所有被真正战胜的病毒,包括致命的天花(恶性致死率超过90%),都是靠群体免疫的方法,无论途径是人工还是自然。
在大陆复学也不会再拖下去了。就拿上海做例子,初高中低年级学生、小学高年级学生在5月18号就开学,初高...

唱就唱呗又不会少块肉,不去才会让别人觉得你思想“特殊”。还是隐藏好自己比较安全
我没有说过要不要采用这个策略,就好像之前科学家说的一样,我说的是群体免疫才是科学的方法,因为暂时没有...


“群体免疫是科学的解决病毒问题的方法” 和 “群体免疫是眼下最科学的方式,不靠群体免疫那基本只能靠病毒自行退去了。” 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前者的意思,群体免疫是选项之一;后者是最佳的选择。

我同意前者,不同意后者。目前从重症、病死率,以及占用医疗资源的时间来看,我不认为群体免疫是“最佳的选择”,也许你说的是“无奈的最后选择”,那我又乐观一点,我觉得在“无奈”之前,还可以努力一下,比如疫苗,比如特效药。
“群体免疫是科学的解决病毒问题的方法” 和 “群体免疫是眼下最科学的方式,不靠群体免疫那基本只能靠病...


你似乎以为面对病毒要不要群体免疫是人类可以主动选择的?“疫苗”本质也就是形成群体免疫,我都说很多遍很清楚了,你为什么总是认为群体免疫就只包括自然感染生成抵抗力?

至于特效药,我只能说你自己去了解下这方面的常识,尤其是病毒和细菌的区别,很多事不是我们自己想象以为它是个选项它就是选项的。

另外,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方法可以是“最佳选择”。“科学的方法”对很多人来说不代表”最佳选择”。最不最佳因人而异。好比有个癌症病人体质差,医生告诉TA化疗是最科学得方式,但可能有效率只有30%,而且由于病人本身问题可能化疗后会加大其他细菌病毒感染几率,引发别的风险。结果病人听到后评估下来觉得,化疗不是”最佳选择“,决定转向中医做”保守治疗“。”最佳的“和”科学的“从来就不是一回事,前者是个体的主观感受,后者是客观事实。我不认为有谁可以去判断什么是”最佳的“,因为这根本没有意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