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注意和身边党员保持距离

最近10来年,一直有声音在说:文革要来了。但是很多人意识不到,文革已经来了。文革开始时,习近平不会再新闻联播里讲:“同志们,我宣布,文革二期今日开始”。假设常态是1,文革是2,那么从1到2,不会是阶跃的,也许是线性渐变,也许是抛物线渐变。

总之,在今天,汶川地震周年,我们已经身处文革时期,不要再怀疑。唱红打黑,大字报,揭发检举,红卫兵,义和团都来了。

所以,请注意和身边党员保持距离。揭发检举,高密,是很多人不曾体会过的,这种行为,不单单是文革时期发生,是一直没听过的。也许你年轻,如果你曾任公司中高层领导,是不是经常有下属找你打小报告?如果你是普通职员,是不是常看见某人和领导套近乎?如果你还在学校,辅导员是不是在你们班安插眼线?

平日里,举报一些无关你痛痒的是。关键时刻,往下三路走。你是凭本事吃饭,有人专门靠出卖情报吃饭。有的党干部就吃这一套。

请三思。

我在5年前,还经常帮别人翻墙,或者转一些404文章(我是不会通过微信转的,都是存成pdf用U盘给别人看)。最近几年,有人问我翻墙的事,非党员,可能求助我10次,帮个一两次,党员一律不帮。我就说原来买的软件都倒了,我自己也没法翻了。

一起吃饭的时候,党员在场,不要多说。想想毕福剑。

还有那些三四十岁,还递交入党申请书的积极分子,警惕。你永远不知道他为了表忠心,能干出什么。
74
分享 2020-05-13

56 个评论

细思极恐

谢谢提醒
加利福尼亚加利福尼亚加利福尼亚
看到这几天主机游戏圈的撕逼互相举报现状,我在想,党国是不是很开心,让人民群众先互相斗起来这样就没人找政府去斗了。
的的确确,说的太对了,很多人,如果知根知底,你会认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诚实的人,甚至聪明的人,但是当他们把自己的人生跟共产党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为了利益,为了生存,瞬间变得面目狰狞,张开血盆大口,见人就咬。
很多人举报是因为怂,话说我对我爹一点信心都没有,要是他知道我的品葱发言,估计第一个就把我举报了。
提醒各位先去了解一下文革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學生舉報老師校長,兒女舉報父母,父母舉報小孩,夫妻互相舉報。

連最親的人都這樣,更別提旁系親屬跟朋友。

但是也有著名的校長,因為他的學生拒絕作證舉報他,讓校長逃過一劫。

接下來牆內中國人將要面對一個難題:你要順著中共的意互相戒備,毫無信任,還是試圖相信對方。
同意,海外的各位也要摸清身邊人的底細,尤其是那些大學本科碩士都在國內洗腦的黨員年輕人
有什么办法能收拾那些背地里挑拨离间打小报告的人?你要揪住他说别人看黄片他说他只是开玩笑,还倒打一耙说你上纲上线,他妈的这种无耻的人精难道就没有办法让他自食其果?
个人觉得,共产党其实也蛮可怜的。号称世界党员第一多的党,但他们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真正信仰共产党才入的党?又有几个党员真正能做到战争到来时冲在百姓前面?如果哪天他们式微了,今天的这些党员又有多少会在第一时间和他们划清界限,加入到推墙人行列中?
我觉得他们也都知道,否则也不会那么使劲的洗脑了。
很多人举报是因为怂,话说我对我爹一点信心都没有,要是他知道我的品葱发言,估计第一个就把我举报了。

我爹天天祈祷文革早到,好把我举报了,让我去改造思想。所以我和他一年,只在他生日那天电话说一句,生日快乐。一年就真的说这四个字,绝不多说。
已隐藏
有什么办法能收拾那些背地里挑拨离间打小报告的人?你要揪住他说别人看黄片他说他只是开玩笑,还倒打一耙说...
简单之极,想治这种人你得比他还无耻。举报他也看黄片了呗,他如果知道是你他得找你,你就说你自己说的啊看黄片了,你自己说的。不是耍无赖吗,那就对着耍呗,领导最后才不理这种屁事。
咋还有这样的爹。。。

多年的党员,就是TG直接在他面前滥杀无辜,他都会觉得那是有正当的理由的。已经洗脑到不自知了。
omg。。替你感到难过。

谢谢。不过我早过了难过期了,我反正也不会回墙国了。多年没回去了,四年前回去过一次。原本计划呆一个月。结果一周就回来了。太多受不了了。在墙外也不接触任何墙国人当地的团体,除了几个从小到大的朋友,也在这边定居,一年见一次面,吃个饭。再无接触其他墙民了。我算是物理脱脂比较彻底的。
通常我反对一刀切,但党员与否在这方面确实是极好的判别标准,越往后会选择入党的人里每十个就有九个甚至十一个是为了往上爬,而不像很多老一辈那样还只是单纯的被洗脑,这类人的这种德行往往在学生时期就已经表露无遗了
不相信共产主义而加入共产党的人首先基本诚信就没有,既然不相信共产主义,那么为什么还要发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誓言?这种人虚伪至极,毫无信仰,为了个人金钱、权力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无所不用其极。
不光是党员,就连只入了团但还没入党的都要警惕。
上次和一个同学聊天,因为他翻墙,平时没有表现出粉蛆特征,我以为他应该是正常人。结果说到香港问题,他一个没钱没权的韭菜,特别认真地说就应该独裁,以为自己姓赵?还说我阴阳怪气,差点把我举报。
论窝里斗怕不是要排世界第一,录个音举个报都属于正常操作,跟中国人打交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黨員有超過8千萬,防不勝防啊!
楼主这么一提醒我想起了我之前身边的党员同学
之前发过一个帖子讲我被同学匿名举报的经历,现在想起来他的嫌疑相当大了
成了党员比加入isis还恐怖,早就和身边的党员保持距离了,这帮人是有相互举报的传统的
不相信共产主义而加入共产党的人首先基本诚信就没有,既然不相信共产主义,那么为什么还要发为共产主义事业...

所以啊,共产主义是门生意,有些人就是可以嘴上说着主义,肚子里全是生意
入团就不用这么警惕了吧,大部分人在初中都是被强迫入团的,并且没有退出的途径
只是个人体验…我们这的初中不但不强迫,而且一个班才选三四个人,还争名额呢。
我老爹老黨員了,體制內處級幹部,目前閑職副局長等待退休,天天都是學習強國,但他清楚我的反賊身份(平時會聊政治方面的東西,立場自然暴露),我對老爹很有信心,雖然政治立場不同,但黨和我絕對我是第一位。
poiuyt 黑名单 回复 pedestrian
楼主这么一提醒我想起了我之前身边的党员同学之前发过一个帖子讲我被同学匿名举报的经历,现在想起来他的嫌...
还有那些三四十岁,还递交入党申请书的积极分子,警惕。你永远不知道他为了表忠心,能干出什么。深有感触,诸君切记牢记
我自己有一些經驗, 不知道大家同意不同意:
1:去年國慶時, 官方做了一個活動, 當時參與這個活動的人, 微信頭像都是紅得噁心的國旗.
   這些人不要對他透露什麼信息, 即使他不壞, 也還是腦袋有問題, 已經被別人拽著團團轉, 不知方向了.

2:平時跟他分享的一些信息, 如果是私密信息, 理應保密, 但是過後總是發現信息洩露, 傳給了第三方,
    那麼, 也不要對這些人透露什麼信息, 即使他討好你, 威脅你, 恐吓你, 也不要對他透露半點信息.

3:社會依靠規則行事, 有些規則是公平的, 正義的, 有些規則是邪惡的, 齷齪的.
   如果一個人對不公平的社會規則堅決說不, 那麼, 恭喜你, 這個人值得好好珍惜.
   但如果一個人口頭表達時非常好聽, 周圍的人都笑哈哈, 但觀察他的行為時卻發現, 他其實是在支持不公平的社會規則, 那麼, 這些人, 你看看就可以了, 不管別人怎麼笑, 你要對他保持距離.
   什麼是公平的社會規則?
   這個其實很難回答, 我自己認同下面的規則:
  A) 先照顧弱勢群體的社會規則, 即, 天之道, 取有餘而補不足.
      這樣的社會規則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反過來就不行了.
  B) 如果一個東西原先不屬於自己, 是不是需要對方同意了以後才拿走, 拿走了以後, 原物主是否高興.
      如果高興, 那麼這個行為是可行的, 如果不高興, 那就得注意了, 他這個行為是否可行?
     我並不是說所有這樣的行為都是錯誤的, 但往往邪惡的行為都是在這裡做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 如果貨物是無主貨物, 但是他還是猶豫能不能拿走, 那麼恭喜你, 這個傢伙遵循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線.
en010272 黑名单
https://pbs.twimg.com/media/ELZkfA6UcAACFp0?format=jpg&name=orig
香港人,一直不明白一件基本的事情
作為一般交流、不深交,例如最常見的:同事,同學,輕度朋友(不深交),餐廳吃飯常常遇見的常客(因此可能偶而會跟你攀談),甚至是因為其他非政治原因而認識的網友…甚至是砲友,等等
你怎樣知道對方是不是黨員??
(按我的有限認知,除非身份已經是個官員,否則似乎"黨員"這個身份本來並不公開的吧…?)
现实里的党员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垃圾.

很多政府合同工的党籍都不能在本单位挂着.私企更是如此.


总而言之就是十有八九的党员都没实权的,

当然,很多党员真TMD被洗脑,为了党国什么都干得出.我同意保持一定距离.

比如我就是这样的.我不是觉得他会举报我.只是觉得这类人傻乎乎没啥利益
香港人,一直不明白一件基本的事情作為一般交流、,例如最常見的:同事,同學,輕度朋友(不深交),餐廳吃...


問他幾個敏感問題就知道了。

“台灣是不是個國家?(這裡記得要用疑問句)”
“支不支持港警?”
問他幾個敏感問題就知道了。“台灣是不是個國家?(這裡記得要用疑問句)”“支不支持港警?”


不成立啊,這樣問只是會知道他愛不愛趙、是否粉紅;但跟他是否黨員並無關係啊
(其實如果我也是大陸人,在大陸忽然有個 *並不深交的人* 這樣問我,出於自我保護我大概也不會說真話)
只是个人体验…我们这的初中不但不强迫,而且一个班才选三四个人,还争名额呢。

我初中所有人都入团了。我一开始是不想入的,但是老师因此折磨我,让我连书都快念不下去了,于是只好假意入了团
我爹天天祈禱文革早到,好把我舉報了,讓我去改造思想。所以我和他一年,只在他生日那天電話說一句,生日快...


有點疑問。假如他真是如此冷血/真是這樣想(而不是只是說氣話),他完全不需要等別人舉報,他自己就隨時可以舉報你啊…
所以直覺還是只是氣話的機會多。
已隐藏
不成立啊,這樣問只是會知道他愛不愛趙、是否粉紅;但跟他是否黨員並無關係啊(其實如果我也是大陸人,在大...


至少可以篩出一部分粉紅戰狼。粉紅戰狼接下來文革將會是主要戰力。

如果要自我保護,我不會說真話,但是我也不會說假話。直接轉移話題
对于我个人来讲,是否交往与党员无关,与此人的认知水平有关,我会根据此人的倾向来判断此人。

党员也是分三六九等。
香港人,一直不明白一件基本的事情作為一般交流、,例如最常見的:同事,同學,輕度朋友(不深交),餐廳吃...

像內地上大學的人 要不要入黨都是在大學的這個時候 有的同學可能為了入黨總是要去聽一些無聊至極的黨課啊什麼的 如果可以讓你入黨了你會先是預備黨員 我們以前學校都會公示出來(告訴你我們選黨員很公開的呀) 有時候同學也會聊要不要入黨 大多數就是為了以後好找工作所以試試入黨而已 也有的是父母要求的 因為黨員福利好吧 所以和你玩的近的人你多少都會知道 其實我覺得在大陸黨員身分也不會特意遮掩吧
前几天有个朋友说掩盖疫情是每个国家都会做的事情他觉得无可厚非,因为维稳是第一位的,然后我和他吵了起来。
看了你这贴子我想起这人好像是个入党积极分子……我要为我自己祈祷了。
很多人举报是因为怂,话说我对我爹一点信心都没有,要是他知道我的品葱发言,估计第一个就把我举报了。

哈哈,有这样的爹也是很惨。我家人还好,虽然也天天看新闻联播,但是也知道共产党是什么货色。经常警告我不要在墙内或者微信上乱说话,怕我被CCP抓了。
明白人
提醒各位先去了解一下文革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學生舉報老師校長,兒女舉報父母,父母舉報小孩,夫妻互相舉報...

很真实了。我们学校辅导员在每个班都安插了告密者,入党加分。
我家全体党员,不过他们还是比较民主。偶尔因为政见吵架罢了。
突然想到了三体的黑暗森林法则,在文革中谁也不知道谁会不会举报自己,那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大义灭亲,很有党性。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党员。
曾经给一个党员退党,我问她当初为什么要入党呢,她说以前不知道,被骗了,人性战胜了党性,可救。

一个要好的朋友考到了中国TOP大学读书,论及香港事件,他说我是党员,不讨论这个。后来我对香港国徽挂玻璃盒子说笑,他一脸严肃,说你再这样,我们以后就别出来玩了。这也可能是邪灵附体说的,党性战胜了人性。后来我给他发了三退、讲真相的邮件,持续观察中。

曾经在单位得罪了上司,打我小报告。但是此人看我在单位浏览明慧网,也没说什么。有一次把我悄悄的叫我去,叫我低调,也是很真诚。他善的一面战胜了恶的一面。由于此人经常打小报告,在年会酒会上被人当众质问:还打我们小报告不了?以直报怨,以后还是兄弟。
再次友情提醒吧,不要和党员同学啥都说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