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在纪念什么?一名牆外居民的六四随笔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三十周年,由于已经在上次的莱卡事件,进行过类似的讨论与开题。这一次只会非常简短地,随意写写零碎想法,就用问题的方式吧。

*****
台湾人关心六四吗?

可以说关心,也可以说是冷漠。

在通常情况而言,人人都知道有这样的一回事。但要具体讲出确切的历史背景,或者是后续对中国政治的影响,那大概许多人也说不大上来。

不过大致上,是留下了「共产党镇压人民」这么约略的印象。所以会有许多的同情,但也没有深厚到想要站出来争取什么中国民主化的程度。

*****
台湾人认为大陆人关心六四吗?

我认为人有时候会有一厢情愿的看法,那就是单方面觉得对方跟自己想的一样。

中共当局如此严厉地封锁消息,在多数台湾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或者有部分的嘲笑声音,「他们怎么能忍受嘛!」

在自己的经验上来说,大陆朋友在这个议题上,看法是相当分歧的。有义愤填膺的,有无动于衷的。有对事情感到错愕与恐惧的,但也有怀疑学生能力与动机的。有痛斥镇压作为的,但也有些认为邓小平有其理由。

当然,他们无一例外地都相当谨慎小心。或者说,我的朋友所说的是真正的内心话吗?没有在那样政体成长起来过,大概永远也不能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吧。

*****
六四过度商业化了吗?

今天打开网路,从老牌媒体到网路节目,都多少进行了六四事件的节目。

其品质,大概也是有优有劣。当中的许多人,大概对这整件事情只知道「共产党镇压人民」,就跑来製作影片了。简单粗暴的理解,自然呈现出来的结果也是单条直线。

从好处看,这当然极大地延续这个议题的讨论温度。但是,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这个嘛,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这篇文章也是在「蹭热度」,所以也没什么立场可以讲话呢。

*****
我们到底在纪念什么?

所以说,纪念六四事件,倒底在纪念些什么?

对于不同人而言,这个问题就有不同的答案。对于台湾而言,我认为代表了向对岸政权的抗拒,以及对于民主制度的拥护。但对于关心这个议题的大陆网友们,那或许是对于中国民主化的某种嚮往,以及对于威权体制的谴责。

这代表在华人世界之中,六四事件将持续保有它的影响性--直到破晓的那天来临。

另外,希望葱友们都需要注意自身的隐私,这裡并没有安全之处。

(完)
5
分享 2019-06-04

15 个评论

某位爱心用户搬运的 ptt看六四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82
哇這個版比品蔥還冷門
我觉得我已经不是在纪念了,不过是弄出一点响动表示自己既不是一无所知,也不是佯装岁月静好。尤其是在周围死水一般沉默的日子里。
我已经无动于衷了,我感觉中国人不配被拯救,也不配拥有那些东西,下去一个共产党,还会上来另外个王八蛋,爱咋咋地
柴玲大妈在30年前就已经参透“中国人不配我为你们流血 ”
虽然流的不是她自己的血
NO

那些民运人士常年没回过国,他们对国内年轻人的误解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经常说“现在的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六四这件事情,你问他们六四,他们完全不知道。”(分你怎么理解,一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发生过,还有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发生的经过,以及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性质。)

作为一个自认为还算年轻人的我必须要说: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不知道】六四这件事情的本身存在的。

他们大多数人采取的方法是回避,“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之类的理由搪塞。(裆燃不知道,没听说也可以是一种搪塞的理由)也有人硬着头皮说“镇压是有必要的。”

一帮傻了吧唧的人,楞是说这是中共【长期洗脑下的结果】

作为一个从国内出来的人,受过他们教育的人,一个觉青,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表示

【这是一场世代传递永无止境的PTSD。】

整整两代人在这种持续的PTSD里长大。九零后,零零后。

更可怕的是,共产党垄断了墙内对这件事情的解释权。而民运人士则垄断了海外对这件事情的解释权。他们甚至会幼稚的认为年轻人根本都不知道有这么件事儿。然后台湾人莫名其妙也信了。
感觉我们这样的才是不正常的,那些动不动“没听说”“杀的好”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正常人。

这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去完整的,系统的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啊,又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完全正视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我看《电锯惊魂》连眼都不眨,那些战场上的footage,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曾经被称为人的物体我都能欣然接受但【我从未】完完整整的,从头到尾的看完六四事件的维基百科和那部三小时纪录片)。然后说服你自己你生活的这片土地曾经发生了什么。

又要有多大的勇气去面对这个国家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又要有多大的勇气去接受一个“这个世界没人care你们的死活”又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服你自己“当年六四的学生,八成都成了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

接受这个的确太难了。所以我针对这种事情从来不会去跟人深说,因为大家都明白。
……和我家那位一样,“我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害怕细节,讨厌抑郁”。
我的情况,是反过来的:对死人的场景感到惊悚(尤其是现实中的),但对“世界不关心中国人死活”这点,我倒是在对731的处置中,已经有所体会。在这件事上,我居然挺感谢CPC,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石井四郎等人的结局,以作为反美宣传的工具。就我所知,知道这件事的人,大多选择了感慨:没有义愤填膺的指责,没有愤世嫉俗的激情,只有淡淡的悲哀。
至于民运宣传“年轻人不知道64”,对中国人,是件好事(即使它未必真实)。让别人觉得你可怜,总要强于让别人认为你可鄙。
「那些动不动“没听说”“杀的好”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正常人」,我只见过精赵们说杀得好的,这种投机者被铁拳砸一砸就改了,毕竟手上没有真的权利。但我的确没见过「没听说」的,只有不想谈的。我认为避而不谈,不去仔细了解的,才是大多数。
「当年六四的学生,八成都成了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如果是真的,这点其实是好事,因为你国至少高于九成的大学生都成了「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在六四能够反抗的人有八成甚至更少已经不错了
很真實。
反复写了删,怎么这问题这么难回答,这么不想回答呢
那您還是想好再說吧......
和我家的高度一致……
我本人是一个自毁情节和自虐情节超重的人。警察和罪犯驳火的视频,打死人的视频我能看上几个小时。但是这个,我真的看不下去。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鹿ㄦ|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