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该以什么心态面对不理智的人?

(轉自知乎專欄)

作者/Andy Lee

作为一个经常写文章的人,常常有人问我,有很多人给你的文章“打差评”,留言骂你,你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呢?

我的内心基本上毫无波动,也没有想笑。大部分情况下,我其实没有时间看那些评论。即便看到了有人骂我,最多就让我感叹,批判性思维之普及,任重道远,我自己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

其实,批判性思维本身很少引起反感。因为它是一种方法,本身并不预设什么立场。运用这一方法,结果可能会让人开心,也可能会惹人不开心。

当我运用这一方法讨论占星术或算命时,占星术或算命的狂热爱好者可能站出来骂我。当我运用这一方法讨论“爱国主义”时,爱国主义者可能站出来骂我。当我运用这一方法讨论“国际主义”时,国际主义者也可能站出来骂我。当我讨论“自由主义”时,自由主义者可能站出来骂我。当我讨论“保守主义”时,保守主义者可能站出来骂我。当我讨论宗教时,佛教徒、基督徒、伊斯兰教徒可能站出来骂我。当我讨论科学时,科学的粉丝和敌视者都可能站出来骂我。

这其实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有自己视为珍宝的观念。这些观念就像传家宝,父母、老师以及其他尊重的人将它们留给自己,让自己好生保管。

也许,我们几十年来对这些观念投入了太多太多,它们就像我们的脸面,我们的心肝肉。当有人对这些观念提出质疑时,就像是有人在打我们的脸,挖我们的肉。我们很可能会做出这些反应:

怎么会有人怀疑我的这种想法呢?这种想法难道不是铁铮铮的事实吗?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这种想法难道不是常识吗?难道不是所有正常人都认可的这种说法吗?难道不是有无数优秀的人都认可这种说法吗?

那个怀疑我的想法的人,一定是不正常的人。那人可能智力有问题,或者那人有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那人是“邪恶集团”的一份子,是“他们”中的一员。而“他们”想要伤害无辜的“我们”。

必须要想办法怼回去,必须要让那些怀疑我的人受到惩罚。打人有风险,还是骂回去比较好。骂人家愚蠢无知,竟然连常识都不懂。骂人家邪恶无耻,连做人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而且,最好要骂得文雅一些,免得让旁观者以为我只是恼羞成怒而口不择言了。


所以,当我采用批判性思维来讨论任何话题时,早就做好了触怒他人的心理准备。哪怕我是在讨论数学,讨论生物学,讨论物理学等看似毫无争议的话题时,也会有人站出来恶语相向的。

在这些人眼中,我肯定是个值得敌视的对象。因为我威胁到了他们视为珍宝的观念。在他们眼中,有些信条是不容置疑的。凡是质疑这些信条者,不是蠢人,就是坏人。

那在我眼中,那些敌视我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们也许有点愚蠢,但大多数人都有点愚蠢,至少在某些方面有点愚蠢。所以,他们不算蠢人。

他们也许有点坏,偶尔做些损人利己之事,还时常宽以待己,严以律人。但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所以,他们也不算坏人。

在我看来,那些缺乏理性思考习惯和理性思考能力的人,只是不够幸运罢了。

在我努力传播批判性思维的过程中,常常发现,幸运的人是相似的。

他们的智商通常高于平均值,家庭条件也算不错。在成长过程中,父母鼓励孩子学习各种知识,时常以理性的态度与孩子共同讨论问题,而不是像个暴君对孩子发号施令。在学校里,他们的考试成绩通常很不错,各个学科的老师都很认可他们。来自同龄人的认可也让他们对自己充满自信。走出学校后,无论是从事研究型的学术工作,还是从事别的工作,他们都在努力挑战高难度的任务。对他们来说,“合格”是远远不够的,“卓越”才是真正的合格。为此,他们养成了终身学习的习惯,终其一生都在成长和进步。

幸运就像一架庞大的喷气式飞机,需要各个零件都运作正常,整体才能发挥作用。而不幸运的方式则有无数种,每一种零件的故障,都是一种独特的不幸运。

所以,不幸运的人太多了。那些不懂批判性思维的人,如果换个成长环境,让他们拥有更好的父母、老师以及同龄的伙伴,让他们有机会阅读更多的书,见识更大的世界,那他们很可能和你我不会有什么差异。

他们也能澄清模糊的关键概念,也能判断语句的含义和逻辑后果,也能建构并评价复杂的论证,也能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信息从而核查事实究竟如何。

当自己珍视的观念受到挑战时,他们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在面对充分的理由和证据时,他们也愿意承认自己错了。甚至,他们还时常主动承担这一任务,他们经常主动地学习各种新知识,从而搞清楚自己脑中的旧观念是不是要更新换代了。

不幸的是,这个世界中,不幸运的人比幸运的人要多很多。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不知道为何教育是重要的。而只受过一种类型的教育的人,则会认为只有自己受过的那类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

我没有能力改变那些我无法改变的现象。我不能让时光倒转,让他们重新在更好的环境中成长起来。所以,我只能尽可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传播知识。

传播知识的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因为有人会觉得你传播的不叫知识,而是“虚假信息”或“异端邪说”。你是在“妖言惑众”,在“误人子弟”。

面对这种指责,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好继续传播知识,传播一些哲学的知识。让大家学会给概念下精确的定义,学会判断命题的真值条件。这样,我们就知道“虚假信息”、“异端邪说”、“妖言惑众”、“误人子弟”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同时,还要传播一些心理学和社会学的知识。让大家反思自己的观念形成过程。让人们去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某些说法是异端邪说,而另一些说法是真知灼见?如此一来,人们就不再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天经地义的。自己之所以会持有种种观念,其实都是有原因的。

不仅如此,还要传播一些逻辑学和非形式逻辑的知识。让大家学会学会给自己的想法提供充足的理由。这样一来,就算我的说法真的是异端邪说,那他们也可以用更强有力的方式,让其他理性思考者相信他们的结论。

不过,虽然道理说的好听,但在实践中,面对恶语相向的人,我倒是很少进一步介绍什么知识,而是直接忽略了。

因为,我想要做的事情很多,想要了解的事情也很多,而我得了绝症,再过100年就要死了。

我想要将有限的时间和注意力,放在优质的东西上。这个世界上,任何领域中,优质的东西都是非常稀少的。也许,只有10%的歌曲值得听,只有10%的电影值得看,10%的书值得读,10%的人值得交往。

所以,我其实没有真正和那些欠缺理性思考习惯或能力的人密切交往,也没有很认真地听他们的话。

他们并不会顺着网线来打我。他们也不是我的学员,我没有直接的责任去帮助他们。对他们来说,我的书可能不是那10%值得读的书,我的文章也不是那10%值得读的文章,我也不是那10%值得交往的人。

让我们继续把思想看作一种传染病,每个人都会试着将自己的病感染给其他人。我在这么做,不理智的人也在这么做。但他们很难将他们的病传染给我,我也很难把自己的病传染给他们。

不过,除了我们这两类人之外,中间还有一大群人。这一大群人不是特别理智,也不是特别不理智。同时,还有一群思想未成形的人,也就是年幼的孩子。这两个群体才是我想要吸引的人。

在《谈“事实”与“观点”的区分》一文的最后,我表达了对孩子们的期待。其实,这一期待同时适用所有群体:我希望人们拥有知道的能力,而不仅仅是相信的自由。

人人都可以轻易拥有相信的自由。面对任何观点,你都可以说“我相信”或“我不相信”。面对任何事件,你都可以发表一番自己的看法。遇到任何问题时,你都可以谈谈自己的意见。

但这个社会是不平等的,不是所有看法都值得重视,不是所有意见都值得采纳,不是所有观点都值得相信。我们更相信那些拥有知道的能力的人,他们是知识的生产者,而不仅是表达意见的人。

这些拥有知道的能力的人,他们的信念反而是不自由的。他们不能随意地决定自己要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因为他们的思考方式受理性法则的制约,他们要看证据支持哪种说法。如果证据不支持他们珍视的信念,那么,即便再不舍,他们也只能咬咬牙选择抛弃那些相伴自己几十年的观念。

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那些不具备知道的能力的人呢?

面对不幸者,如果有责任,那就去帮助他们。如果没有责任,那就同情他们。


原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135898478
9
分享 2020-05-20

38 个评论

怎么会有人怀疑我的这种想法呢?这种想法难道不是铁铮铮的事实吗?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这种想法难道不是常识吗?难道不是所有正常人都认可的这种说法吗?难道不是有无数优秀的人都认可这种说法吗?
那个怀疑我的想法的人,一定是不正常的人。那人可能智力有问题,或者那人有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那人是“邪恶集团”的一份子,是“他们”中的一员。而“他们”想要伤害无辜的“我们”。
必须要想办法怼回去,必须要让那些怀疑我的人受到惩罚。打人有风险,还是骂回去比较好。骂人家愚蠢无知,竟然连常识都不懂。骂人家邪恶无耻,连做人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而且,最好要骂得文雅一些,免得让旁观者以为我只是恼羞成怒而口不择言了。


這段既視感太強了所以一定要轉過來讓各位瞧瞧🙃
垃圾文章,critical thinking不是两边都骂。是不设预定立场unbiasedly分析和引用资料。

但critical thinking本来就是个童话,在科学研究以外的地方根本无法推广,因为:即使你不设立场,受众是有立场的。所以当一个人写文章被人骂,不是因为你critical thinking了,是因为你根本不懂这篇文章的受众,这是rhetoric 的入门问题。如果你学过rhetoric,教授就会很直白地说:在输出statement的时候,critical thinking是一个很好去增加自己说服力的手段——小小的指出自己statement的缺陷从而掩盖更大的问题,所谓“小骂大帮忙”就是如此。因为和学术研究不同,日常生活中的输出观点(常见于媒体)是和学术诚信以及学术信誉不挂钩的(当然所谓媒体信誉本是由受众决定而不是事实决定的)。

中共是善用这类手法的高手,他会先告诉你中共的伟大成就,然后假惺惺地说“我们还有不足,需要慢慢加强”云云。在江胡时期,所谓的不足就是“政治改革”,然后欧美的一大帮人就被骗得不要不要的,觉得中共是会变好得,因为至少他们知道自己的不足。然后?习近平来了,告诉全世界,不足的是你们,老子是完美的。全世界的世界观都碎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中共就是这样想的,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改。

所以真正的critical thinking不是你怎么想,而是环境的多样性逼迫出来的。就拿科学界来说,一个theory,有支持者,有反对者,那么反对者就会提出反对的证据,支持者就会攻击这个证据。由于科学界严重依赖学术信誉,所有人都会用critical thinking来完善自己的逻辑链,因为一旦你被反对派非常轻松打败了,你所损失的可能是整个学术生涯。但这个情况在日常生活中是不存在的。
critical thinking不是两边都骂。是不设预定立场unbiasedly分析和引...

我看下來咋覺得你說的和作者說的是一個意思?
批判性思维本身很少引起反感。因为它是一种方法,本身并不预设什么立场。运用这一方法,结果可能会让人开心,也可能会惹人不开心。
垃圾文章,critical thinking不是两边都骂。是不设预定立场unbiasedly分析和引...

局部同意
但是日常生活中大多數人都不是扮演誰的喉舌的角色,大多數人説話都沒考慮也沒必要考慮「受衆」而且critical thinking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有必要存在的(儘管很多人都沒有這能力)
比方説如果人人都有critical thinking,「花崗岩可以殺死武漢病毒」這種顯而易見的假新聞就沒人信了。假新聞極端情況下也會要人命,所以日常生活中也是存在必要性的
但是很多人不僅沒受過有關訓練,甚至本來的思維能力都被洗腦教育打碎了
我加了两段阐述我的观点

嗯,你這樣一講讓我覺得他開頭那段「用critical thinking去討論XXX」貌似不太實際,但由於我沒看過該作者是怎麼個討論法兒 所以也沒法做評論,,,


不過我依然覺得這篇文章有價值啦,主要價值在於他指出如何面對「不理智的人」。

让我们继续把思想看作一种传染病,每个人都会试着将自己的病感染给其他人。我在这么做,不理智的人也在这么做。但他们很难将他们的病传染给我,我也很难把自己的病传染给他们。
不过,除了我们这两类人之外,中间还有一大群人。这一大群人不是特别理智,也不是特别不理智。同时,还有一群思想未成形的人,也就是年幼的孩子。这两个群体才是我想要吸引的人。


如果把小粉紅放入「不理智的人」感覺挺有道理的。我也比較贊成不去和小粉紅交流,嘗試啟蒙不那麼紅的就好了。

然後在很多議題下都是這樣 許多人熱衷於去反駁和自己觀點相左且最極端最不好好講話的那群人,其實沒什麼必要,和能聽進話的人講就行了吧。
嗯,你這樣一講讓我覺得他開頭那段「用critical thinking去討論XXX」貌似不太實際,但...

看论文的习惯使然,我最看重第一段和最后的结论,因为所谓文章都是为了这两段服务的。当然这其中有几段正如你所说有价值,但他的头是错的,尾也是错的,所以对我来说瞬间就变成trash paper。
哈哈哈 所以在普及什麼critical thinking之前有可能先要普及thinking

我………………………………我不能贊同更多(掩面點讚)
一個贊不足以表達我對你這句話的讚的程度
局部同意但是日常生活中大多數人都不是扮演誰的喉舌的角色,大多數人説話都沒考慮也沒必要考慮「受衆」而且...

其实生活中基本上你说的每句有价值的话都是一种statement,刻薄点说,一个人应该说的所有的话不是statement就是为了statement服务,否则你说的就是废话。Critical thinking在生活中其实很难做到的原因是,生活中的别人的statement(特别是大影响力的)不是「花崗岩可以殺死武漢病毒」这种level,而是其他精于critical thinking和别的修辞术的专业人士炮制出来的,对于没有学术搜索和推理能力的人来说,这就非常困难了。所以对高级知识分子来说,觉得critical thinking是理所当然的前提是我们配套了很多其他的training 来让我们能很好地运用critical thinking,如果我们以这种标准来要求没有受过training的人做同样的事情的话,那只是另一种知识的傲慢
看论文的习惯使然,我最看重第一段和最后的结论,因为所谓文章都是为了这两段服务的。当然这其中有几段正如...

哈哈 我也這麼覺得。

作者寫這篇的初心有可能只是和關注他的人聊一聊吧,不過既然有好的部分個人也是十分願意多看兩眼 因為並不是在批作業啦。
我………………………………我不能贊同更多(掩面點讚)一個贊不足以表達我對你這句話的讚的程度

所以文章中的批判性思維直接換成思考能力有可能會好很多。
畢竟「不理性」並不是指不會Critical thinking,而只是不願意自己動腦子想罷了。
其实生活中基本上你说的每句有价值的话都是一种statement,刻薄点说,一个人应该说的所有的话不是...

你顯然很精於此,連我也差點被你繞進去。我對著你這段話看了2、3遍才看出問題
你似乎以爲critical thinking是高級知識分子的專利,因爲他們受過高等教育才學會如此技巧。但我想了一下,應該是説critical thinking是成爲高級知識分子的必需品。你沒有此能力你就不能通過高等教育,所以每個真正的(沒有買學歷的)高級知識分子都應該適應了critical thinking,但這不意味著只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會critical thinking了
邏輯、critical thinking都是一樣的,人類或多或少總歸有一點推理能力,有的人可能先天比較不擅長這些而有的人比較擅長,而且這些能力是可以後天培養的。但就算不後天培養,還是有的比較擅長的人會有這些能力,甚至可能比先天不擅長但受過教育的人更好
经历多了,就懒得搭理了。传播思想的目的是共鸣,是为了启蒙。如果是为了挣钱,就更不用管另一部分人怎么看了,标题党钓鱼党能赚到阅读量就得了。把自己放在更高的层次,看留言看差评的时候以居高临下的态度看,保持自信即可。那些有建设性价值的评论才是值得讨论,单纯褒贬的垃圾话略过即可
你顯然很精於此,連我也差點被你繞進去。我對著你這段話看了2、3遍才看出問題你似乎以爲critical...

学术训练是不可能被其他方式替代的,你光有critical thinking是没有意义的。比如拿武汉病毒作为例子,由于没有接受过学术训练的人无法理解病毒的运作机理,更罔论什么动力学云云,根本无法判断真假。比如我说“武汉病毒的恶化是由于体内cGMP快速分解导致的,为了抑制这种分解,我们应该要用PDE5抑制剂” 没有受过学术训练的人哪怕有critical thinking也一无所获,也许他们会上网查,然后就被一大堆专业术语给吓跑了。其实上面那段话是我拿伟哥的运作机理胡编的。

critical thinking当然大家都可以有,我之前也没有反对这一点,但是对于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来说,他们以然会被更精于此道的人给灌输statement。这就是传媒学的运作基础。
经历多了,就懒得搭理了。传播思想的目的是共鸣,是为了启蒙。如果是为了挣钱,就更不用管另一部分人怎么看了,标题党钓鱼党能赚到阅读量就得了。把自己放在更高的层次,看留言看差评的时候以居高临下的态度看,保持自信即可。那些有建设性价值的评论才是值得讨论的,单纯褒贬的垃圾话略过即可
垃圾文章,critical thinking不是两边都骂。是不设预定立场unbiasedly分析和引...


我也基本同意这不是一篇好文章。虽然歪打正着的说对了一些事情,但是全文看下来非常的搞笑。

critical thinking并非是“批判的着看待问题”,而是保持怀疑的看待问题,“批判性的看待问题”。我最开始看到批判性思维这一概念,也认为是去实际上在思考的过程中一直试图找到某样东西去批判。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批判,本身就容易陷入“伪中立”的局面当中。更绝的是,“批判”一词在中文的语境里多少和“批斗”有一点点关联。我觉得更好的说法是“审慎的看待问题”。


我们认为批判性思考是一种有目的而自律的判断,并对判断的基础就证据、概念、方法学、标准厘定、背景因素层面加以诠释、分析、评估、推理与解释……有理想批判性思考能力的人凡事习惯追根究底,认知务求全面周到,判断必出于理据,心胸保持开放,态度保有弹性,评价必求公正,能坦然面对主观偏见,判断必求谨慎,且必要时愿意重新思量,对争议点清楚了解,处理复杂事物有条不紊,搜集相关资料勤奋不懈,选取标准务求合理,专注于探索问题,而且在该问题该环境许可的情况下坚持寻求最精确的结果。



我认为这篇文章不是好文章,不仅是因为对于Critical thinking不同的理解。作者这篇文章精英主义满的快要溢出来了。文章作者表达说能够Critical thinking的人要比不具备Critical thinking的要“优越”(智商、幸运等等),还把“理性思维”与“critical think”绑架起来。事实上理性思维不一定需要“critical thinking”。并且自恃高人一等,本身就是脱离“不预设立场”的。

况且本文早已预设立场了。

所以,当我采用批判性思维来讨论任何话题时,早就做好了触怒他人的心理准备。哪怕我是在讨论数学,讨论生物学,讨论物理学等看似毫无争议的话题时,也会有人站出来恶语相向的。

在这些人眼中,我肯定是个值得敌视的对象。因为我威胁到了他们视为珍宝的观念。在他们眼中,有些信条是不容置疑的。凡是质疑这些信条者,不是蠢人,就是坏人。

那在我眼中,那些敌视我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们也许有点愚蠢,但大多数人都有点愚蠢,至少在某些方面有点愚蠢。所以,他们不算蠢人。

他们也许有点坏,偶尔做些损人利己之事,还时常宽以待己,严以律人。但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所以,他们也不算坏人。

在我看来,那些缺乏理性思考习惯和理性思考能力的人,只是不够幸运罢了。

在我努力传播批判性思维的过程中,常常发现,幸运的人是相似的。

他们的智商通常高于平均值,家庭条件也算不错。


矮化自己的反对者,无法正视他们,这一点完全违反critical thinking的准则。critical thinking如同骑自行车一样,是一个后天培养的技能。即使这篇文章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结论,但是读下来还是很滑稽的。
我建议你先明确自己所珍视的“理智”究竟是什么。

比如,在纸上把它一条条写出来。能做到这点,再去和人论争个明白。否则你永远理解不了用其他方式思考的人,对自己也永远只能模糊下去。
這個作者太認真了啦。

文字亦是一種力量,選擇地點開戰是很重要的。
這個作者太認真了啦。文字亦是一種力量,選擇地點開戰是很重要的。

他是很認真 我還是查「訴諸人身」翻到他的專欄,裡面基本都是關於批判性思維的文章。如果去專欄裡面看的話有可能這篇文章開頭就不會顯得非常突兀吧。

我之所以贊同文章的一些部分,是因為自己最近經常想要說服一些說服不了的人,希望他們能像文裡描述的這樣:「当自己珍视的观念受到挑战时,他们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在面对充分的理由和证据时,他们也愿意承认自己错了。」

當然最後基本上都是:「虽然道理说的好听,但在实践中,面对恶语相向的人,我倒是很少进一步介绍什么知识,而是直接忽略了。
当自己珍视的观念受到挑战时,他们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在面对充分的理由和证据时,他们也愿意承认自己错了。


這不可能。否則怎會說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既然擋了人家的路,那就得付出代價。

真誠對話需要建立在無利益衝突之間。這位作者在知乎打滾,應該更明白其中的利害。整篇文章的撰寫,亦是扣緊某項命題而生,他有他的受眾,但實際狀況如何,其實還是實踐出真理。
這不可能。否則怎會說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既然擋了人家的路,那就得付出代價。真誠對話需要建立在無利益衝...

如果自己曾經珍視的觀念真的大錯特錯,還是有可能改變的。不然也不會有小粉紅變反賊這種事了吧(比如我)
我觉得保持冷静不生气是像作者这样搞媒体的人的必备本领,引申来说,名人也应该都有这本事。不然川普这样一帮人追着他推特骂,还不得气死。反过来说,孙杨及其家人就是反面例子,否则保持理性多赚赞助费有什么不好的。

我就没这本事,在网上跟人吵架,然后觉得自己非常无聊。
我就没这本事,在网上跟人吵架,然后觉得自己非常无聊。

哈哈哈哈 也可以說是一種發洩吧,普通人沒有誰能夠一直保持理智。不過吵架也分故意挑事和單純火大,前者我是十分的不讚賞的。
關於您的心境轉變,不妨移駕搏擊俱樂部。。。(並請注意個人訊息

怎麼 你有感興趣嗎哈哈,我其實只是舉個例子 倒是沒想講很多。
学术训练是不可能被其他方式替代的,你光有critical thinking是没有意义的。比如拿武汉病...

人的精力有限,哪怕有理性思维的人,也几乎不可能对自己所接触到的所有信息进行fact check,大部份人应该只是对自己感兴趣的、重要的领域进行思考,对于自己觉得不重要的,则不会抽那么多时间出来对该领域的信息进行理性思考,而是选择自己觉得可信的来源去接受。

每个人所拥有的信息都不相同,信息种类、份量,所以,思考的基础依据自然有差别,哪怕都是理性思考,在不同的信息基础下,依然可能得到不同的结论。

就像转基因是否有害的争端、维生素是否有治疗效果的争端一样,双方都有着论据,搜索那些research后面的资金来源对普通人确实有点困难,这些东西,除非有身边靠近的人或自己去试过,否则普通人也只能选一个自己相信的观点来接受。
唉,其实对自己身体也不好。最近刷论坛有点多,还是应该多干点正事。

贊同,或者就休息一下、娛樂娛樂也是不錯的選擇。在論壇上一天到晚討論國家大事也很累的啦
這段既視感太強了所以一定要轉過來讓各位瞧瞧🙃

刚好就碰到有人在品葱这么说我,你这简直就是对方的原话,他说——

怎么会有人怀疑我(认为墙内小粉红是大多数)这种想法呢?这种想法难道不是铁铮铮的事实吗?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这种想法难道不是常识吗?难道不是所有正常人都认可的这种说法吗?难道不是有无数优秀的人都认可这种说法吗?
那个怀疑我的想法的人,一定是不正常的人。那人可能智力有问题,或者那人有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那人是“邪恶集团”的一份子,是“他们”中的一员。而“他们”想要伤害无辜的“我们”。
必须要想办法怼回去,必须要让那些怀疑我的人受到惩罚。打人有风险,还是骂回去比较好。骂人家愚蠢无知,竟然连常识都不懂。骂人家邪恶无耻,连做人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而且,最好要骂得文雅一些,免得让旁观者以为我只是恼羞成怒而口不择言了。

——当时我只是对他说了一句,如果您认为小粉红是大多数,请您举证。我也没有否定他,只是请他举证、向他请教,然后他就po了您上面引用那一大段,真有意思。
你們不要在我這裡也對起來就好(扶額

我都不想回他了,举证责任分配都搞不清楚很难交流,大概的意思就是我问他你怎么证明是?他的回答是,你怎么证明不是?我说,誰主張誰舉證,他说,那你主张不是你举证……大概就陷入这么一个路政循环吧。而我有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普及什么叫举证责任和证据规则。算了,爱咋咋的吧。
所以作者並不打算與"不理智的人"交流,這個理解大致正確吧?
基本上會同意作者,是因為把他放在自己這一側。
如果把他放在自己的對立面,會發現作者根本沒有與"不理智的人"交流的打算。

https://i.imgur.com/x49TI3E.jpg

你把其他人當成笨蛋的時候,其他人也當你是笨蛋。
文章作者回答本身一个已预设立场的问题(如何回复不理性的人)自己的观点。你觉得作者观察到的现象得到的感悟是看不起一类人,但是你有仔细阅读吗?为什么等同幸运是优越?我经过个人观察,和作者得到相似的结果,拥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是少数且幸运的,绝大多诞生在一个自由充满爱且相对富裕的家庭, 父母不会用权威控制孩子(闭嘴,我是你老子,听我的),相信鼓励并提供资金支持孩子发展自己的兴趣,试问有多少中国家庭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理性思考者是幸运的。作者对于不理信或恶意者的态度,是理解和坦然,因为明白他们会这样和成长环境有关。
谢谢分享,非常好的一篇文章,迫不及待关注原作者了
垃圾文章,critical thinking不是两边都骂。是不设预定立场unbiasedly分析和引...


看了半天没看明白你想说啥,将复杂的问题条理清晰的解释明白是能力,而故意将事情复杂化绕来绕去, 建议看心理医生解决。一开头就用“垃圾”贬低文章一无是处,然后硬塞一段和文章无关的“critical thinking"讨论,自己和自己争辩,原问题明明是“该以什么心态面对不理智的人”看懂题了吗?另外你的优越感都快溢出屏幕了。明明可以用中文说明,莫名其妙夹杂英文,时不时穿插“入门问题” “无法推广”“不存在的” 还有引用你教授说,抱歉对你教授不感兴趣啊,很喜感,感谢你帮我了解人类的多样性。
[url=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84649#]
他是很認真 我還是查「訴諸人身」翻到他的專欄,裡面基本都是關於批判性思維的文章。如果去專欄裡面看的話...
[/url

「当自己珍视的观念受到挑战时,他们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在面对充分的理由和证据时,他们也愿意承认自己错了。」Growth mindset的人就是这样的,不断成长,追求真理,而那些认为自己永远正确的人属于fixed mindset, 不愿意接受新信息,不会改变。
我的心态: "Think of how stupid the average person is, and realize half of them are stupider than that."

喜剧老头George Carlin的一句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沒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6
  • 浏览: 6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