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与支乎到底是谁在模仿谁?解读偷偷模仿品葱的支乎何以落得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的下场。

@InspectorBen
哥们艾特过我,让我参与某件事的讨论,我当时没时间回复。现在发文,把几件事合并在一起聊。

前两天在支乎看到一有趣问题,贱兮兮跑去答了一波,瞬间被顶成了高赞答案。但我一贯有着夹私货冲塔、含沙射影嘲讽那个谁的作风,以至于这样的回答瞬间获得几十万阅读量的后果,难免招来大量对我有敌意的粉红,以及假装自己是粉红、实际只是想趁机骂街的疯子。
这破事,我在品葱发文谈过了,解读了自己如何怀疑当今中文网络世界 “喷子过多” 的现象是有人刻意导演的阴谋。
很多人不同意,这些人真的认为墙内网络环境仅仅只是 “真粉红” 在飞起来吃人;可我想说的是,现在不是毛遮洞时代,习胖子及其狗头军师,远比毛遮洞更卑鄙,“喷子” 不一定都是 “粉红”。何况,即便是毛遮洞时代,同样也存在大量 “假左真右” 的家伙,它们嘴上如何如何追求 “射秽主义”,腔子里却装着一颗法西斯的黑心。

你想:你玩个游戏被各种小学生般的游戏黑洞坑、你上个网被各种喷子无缘无故追着骂,你也很可能会产生 “谁谁谁就特么不该有上网资格” 的想法。想以剥夺别人上网权利的方式,让自己独霸全部的网络资源。你有这种想法是正常的、恰恰还是有大局观的表现,因为社会还是得考虑长远发展,有些人的行为,确实很容易毁灭大局的前途,当它们学会承担 “尊重别人” 之责任前,确实就不应该享有权利。但是这在具体操作细节上很难实施,因为人是活的,你没法用死制度来区分谁善意、谁恶意。既然区分不了,你只能敞开大门,给所有人 “言论自由” 的权利。否则,如果强行搞,那就等于赋予了管理员特权,人家想判谁是恶意,完全可以看心情和需要。导致合法权益真正受到侵犯的网民得不到公平对待、而真正居心叵测的妖怪逍遥法外。这一点,品葱相对做得很好——只要你不是明确用脏话骂街,那么你哪怕只是阴阳怪气引战、没被管理员看出来,都默认这是 “合法”。
所以,虽然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很是认同申纪兰老妖婆的 “上网不是谁想上就能上,得先经过组织批准”。但很快我就清醒了回来。连我这样的人都产生这种想法,那么如果中共将来真的这么干,当然就会显得有 “民意基础”——通过先制造麻烦,让你被喷子恶心得肝胆俱裂,再瞅准时机发放 “上网许可证” 之类东西,以 “驱逐喷子,恢复网络” 的名义,悄悄过滤掉更多中共自己不想看到的人、剥夺这些人的合法权利……

但我得承认,支乎上那文章,确实是我自己讽刺那个谁在先,所以如果是真粉红来找我麻烦,我一点也不冤;但是喷我的,并非只有 “粉红”。

就在昨晚,我的那篇文章已经被删除了。
我想,品葱上肯定又会有人会认为这是所谓的 “粉红” 干的。
可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
何况我那文章虽有讽刺,但尺度尚且还在可容忍范围、并不过分,主题依然是在正经说事。

虽然品葱是靠山寨支乎起家的,但是现在恰恰是支乎在悄悄山寨我们。只是你看不出来。

《商君书》有言:以奸制善。
商鞅商特勒,肯定讨厌你喷它是恶法;但是如果你夸商特勒的 “法” 很管用,它照样会宰了你。
商特勒再不是人,但脑子却是清醒的。它很明白马屁精一无是处,无非只是想蹭体制而已。商特勒不需要你真心 “热爱秦国”、“拥护法家”,它只需要你像个疯子似的见人就扑上去乱咬,它才有条件 “制衡” 大局。
所以,无论毛遮洞还是习胖子,绝不会真心喜欢那些所谓的 “粉红”,它们只是在利用这些傻子;而民间与毛遮洞、习胖子一样人品的暴民,其实同样也是在利用大局的现状,它们并不是真心 “爱国”、“爱党”,而只是想趁机 “合法” 地攻击别人。
心术不正的统治者,需要恶人、疯子。

有人说:喷子往往在现实里过得都不爽,因此才跑来网上发泄。
真这么想的人,不管人品有多好,恰恰容易走上阿Q的不归路。你凭什么意淫喷子一定比你惨?
马斯洛的结论虽然扯淡,但逻辑是正确的。人类的需求层次,实际只有两层:
1、生存与长久的生存;
2、快乐与长久的快乐。
所以,不排除一部分喷子确实是现实里过得不爽。但是同样有一部分是在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现实里不见得比你惨。我们上网讽刺中共,是在求生存、以及长久的生存;而有些喷子喷人,纯粹只是在追求眼前的快乐而已。
你不让它得逞,它想方设法也要弄你一把、不整死你它就会浑身不自在。
比如在支乎,有喷子在我文章下面喷我,我直接动用答主特权给它删了。那它怎么知道我删了它的言论?它喷完,不就是想得到别人的即时反馈、不就是想知道你是否有被恶心到么?你删一次,它补一次,直到逼得你不得不把它拉黑、让它没法继续喷。有些变态被拉黑后喷不了我,居然能跑到留言区,把其它喷得不是特别狠、而被我留下来的言论,逐个点赞。比如我原文有细节上的手误,被人客客气气地指了出来,我也客客气气接受了,这样的言论就没人点赞,因为我与对方的交流很友善;偏偏另外一些阴阳怪气、不带脏字的人身攻击言论,它就要点赞,因为它觉得这可能激化矛盾。如果还嫌不过瘾,再组团去背后诬告我,反正我的文章多多少少都有冲塔性质,一告一个准。
这样的人,即便在品葱,照样也是存在的——如果有管理权限,直接对你账号上手段、侮辱你;如果没有,就在你的言论下方留言恶心你;你不理,就躲到后台给你点踩,并给一切怼你的言论点赞;如果连这个权限都没有,还可以跑到投诉区去诬告你、碰碰运气,反正即便没把人告倒,自己也不会吃亏。反正就是要动用一切自己已掌握的权力,恶心对方一把,否则戾气难消。

所以,我支乎的文章被删,事实上是拜这种人所赐,而不是什么 “粉红”。
这就要牵扯到支乎的运营问题了——
如果老是让自己的管理员去处理站务,支乎不可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删帖、封号量倍增,毕竟管理员也是要发工资的,要干更多的活就得雇更多的人。何况,管理员的体力也是有限的,朱元璋、雍正再能肝,照样不得不发动下属来替自己分担工作量。
这就是为什么支乎上很多三无账号都有 “支乎仲裁官” 的标签……
这,绝非 “民主” 的体现。充其量只能是希腊式民主、暴民的民主。反正陶片放逐法都是整的 “别人” 嘛。就像申纪兰老妖婆,它自己不上网,网络对它是可有可无的,它当然会心安理得地限制别人的合法权利。

于是:
我在别人的评论区写了什么 “敏感” 言论,会被秒删,且账号还会遭到七至十五天不等的禁言;
别人在我的评论区飞起来咬我,还得我去投诉、等上几天,才会有人处理,除非骂得实在太恶劣,否则最多只是言论本身被折叠,而大多数时候都是 “暂未违规”。

8月1号,有人无缘无故发私信来辱骂、恐吓我,即便其账号被我投诉后,遭到了永久封禁,而现在居然又被放了出来;
我前一个有着几万赞的号(在当时至少也算是个 “中V” 了),封了就是封了,连上诉的权利都没有,即便我现在这个号现在这篇文章,并没有说什么过头的言论,也会在明明已经通过审核、已经在官方承认 “合法” 的前提下,又突然被直接删除,连通知修改的机会都没有,且我的两次申诉,都是秒被驳回。

所以,墙内网络环境(至少支乎这样的)绝不是什么 “粉红乐园”,而实际是被一群疯子把持着。
它们既不是什么粉红,也不隶属于体制,更没有站我们一边,甚至不是真正的中立。而仅仅只是搭着 “合法” 的顺风车,以摆布别人的命运取乐而已。中共与它们,是在心照不宣地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谁也不比谁傻多少。
就像王振这个死太监,并没有真正操控朱祁镇,它仅仅只是搭了朱祁镇之意志的顺风车。秦桧、严嵩、和珅,也是同样的道理。比如朱厚熜恨上某个人,却又实在不方便直接出手搞人,江西人民严嵩就会哭兮兮地跑到朱厚熜面前痛斥此人如何如何可恶、如何如何欺负自己,并请求湖北人民朱厚熜替自己 “主持公道”。看起来是朱厚熜帮了严嵩,实际严嵩顶多只是递了递梯子。

我的文章被删,正是一群被我删言 + 拉黑的心理变态,抱团躲到后台的产物。
而有着同样经历的,绝不会仅仅只有我一个人。其它受害者更不见得比我傻,只是很少有人真正去思考而已。

支乎的现状,实际是想要模仿品葱,却最终把自己弄得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的尴尬处境。就像一百年前,忽然学欧美、忽然学日本,每一样学到家的,直到最后跑去学苏联,这就等于是把人带回到了秦、楚的状态,最终被一群来自江西、湖南、湖北的楚国猴子搞乱国家。
支乎,几乎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初那个 “知识性平台” 的状态了。

而我们现在,人比它们少、影响力比它小、所讨论的话题范围还相对狭窄、且同样存在疯子,但是整体的大环境,却要比支乎好了太多太多。
我们的管理员虽然权限更大、显得比支乎更专制,但相比起来,我们更像早年的台湾;而对面,却是同时期的中国大陆,在湖南腊肉的祸害下,满地都是疯子,你随时可能被别人从背后捅黑刀子……

真正的 “封建”,是 “分封” 的封;
中国人理解的 “封建”,实际是 “封闭” 的封。
在支乎,更接近后一种 “封建”、是秦至清的 “伪封建”。作为答主,就是皇权体制下的 “伪封建领主”、“藩王”,我可以把评论区看不顺眼的言论直接删除,不需要尊重什么 “言论自由”;但我自己,始终还是被笼罩在皇权体制下,以至于皇帝说削藩就削藩。而现在,越发接近朱棣后的藩王,名义上我是个 “王”,实际却连地方官都不如,所以那些所谓的 “仲裁官” 才是真正掌握大权的。
在品葱,则更接近周朝的 “真封建”、存在真正的 “公民意识”。虽然有一部分高声望管理员,是靠站长直接分封的,但毕竟像我这样的普通网民,还是有机会获得管理权限。且正是靠着写文章、表达想法,一步步获得权力的人,往往更能懂得维持权利与义务的对等,在享受特权的同时,也承担更多的维护平台秩序的责任。至少我还从没用特权去观察过任何人,即便起冲突,也从来都是走投诉流程。周朝,并没大家想的那样没活力,它的社会结构实际也是流动的,底层人照样可能改变命运、被大家承认。我是真正一步步从 “野人” 混成了 “国人” 的,我这样的人能在权力面前做到自控,而绝不会像所谓的 “支乎仲裁官” 那样滥用 “陶片放逐法”。

为什么会有喷子、暴民?
孔老二说得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你离它近了,它当面恶心你;你离它远远的,它照样会在背后黑你。
它看你不顺眼,怎么都能找得出攻击你的理由。
在它眼里,世界是围着自己转的,它不可能去尊重 “别人”。且世界的构成极其简单,要么是仆人、要么是敌人——
它觉得你比它强,它不了解你、它控制不了你、它认为你看不起它、它怕你,出于自卑,它就想攻击你;
它觉得你比它弱,它自以为看穿了你、它能肆意摆布你、它瞧不起你、它藐视你,出于自大,它就想攻击你。
这,就是 “动物”。
哪怕你明明对它没有恶意,它也偏要攻击你,不把你整死就不罢休。
放到网络上,这种人往往只有两种言论:
1、艹,你装什么X,傻X;
2、艹,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你不过如此而已,傻X。
看看《超验骇客》,你拥有了近乎神的能力,但是别人不了解你、别人怕你,所以哪怕你没有恶意,别人也要朝你开枪;
看看《新白娘子传奇》,你本来就是神的级别,但你的身份是妖,别人鄙视你、总觉得你要干坏事,所以哪怕你同样没有恶意,但别人照样要攻击你。
看看生活中,你打开屋子,突然见到满地蟑螂,它们并没有惹到你,你仅仅只是觉得它们恶心,你是把它们赶走,还是直接把它们统统踩死?
表现到行为上,就是站到审判者的高度、居高临下对别人各种 “挑错”(实际就是找出一个听上去貌似合理的看别人不顺眼、能攻击的理由)。只有指出别人有 “错”,才可能控制别人,按照你所谓的 “对” 的方向去。所以朱厚熜很喜欢这么干,以至于哪怕你只是写了篇稿子,它实在找不出你的毛病,也偏要说你有 “错别字”。只有这样,才可以显示自己有 “权力”。毛遮洞也很喜欢这么干,按照林彪的日记,“你先说东,它偏要说西”。只有故意跟别人对着干,才可以恶心到别人、不动声色地控制别人,哪怕你的方向是于大局不利的。《商君书》有云:政作民之所恶,民弱;政作民之所乐,民强。
好好看看现实里某些没进化好的,为什么你越反感它这么做,它却偏要这么做、还做得特别开心?
因为你好端端地活着,没它你能活得很开心,但是它若突然跳到你面前给你制造不爽,这就等于给你叠加了新的生存规则。你是否能不遭受这种不爽,得取决于它。那么你就只能按它的意思做、把它伺候得好好的,它才可能停止恶心你、才会放你一条生路。
这不就等于是控制你了么?

想挑错,你得讲出你认为的对、或至少也要讲出错在哪里的道理,这才叫交流。否则,就是赤裸裸的踩人。

所以,对这种人,上策是改造它,中策是隔离它,下策是宰了它。
绝不能以 “人权”、“自由” 之类名义纵容它去侵犯别人。更不能让它得到权力,去管别人。
这不是真正的 “左派”,而是脑子左出问题的 “西方白左”。

如果让这种人得到了品葱的管理权限,品葱瞬间就会支乎化。

戴蒙德教授的《枪炮、病菌与钢铁》,虽然很有名,但它对亚非拉之所以落后的解释,实际是不对的。
看上去这本书是在反 “种族歧视”,但它所描述的结果,恰恰才是真正的 “种族歧视”——如果真是当地自然条件恶劣,其它人都知道迁徙出去,留在当地的人难道是脑子有泡?
亚非拉之所以落后,非但不是因为自然条件 “差”,反而是条件太 “好”,导致了当地人生于安乐、死于忧患。
想想:美洲人随便把种子扔土里,都不需要细心灌溉和照顾,过阵子就能丰收;非洲更狠,对着大树踹一脚,马上就能有果子吃。对这种人,凭什么要费一通力去发展 “文明”?人家本来就活在共产主义状态,看什么都是 “公有”。
常年活在封闭环境玩单机游戏,突然有一天接触到一种叫 “网络游戏” 的东西,难免看谁都是NPC。
你给这种人讲 “买东西要付钱”、“想挣钱得先干活”,它们肯定会各种不适应。
就像如果你今天去非洲开公司,工资只能日结,而不能月结。否则,它们刚拿走一个月的工资,你就看不到人了。它们不把钱花光,是绝不会回来上班的。
再比如印度洋上,一个叫诺森提纳尔的小岛(法理上更靠近印度,地理上更靠近缅甸),上面的人还活在原始时代。你很友好地开着直升飞机过去,人家还拿弓箭射你、拿长矛扔你。千百年来,不小心路过的、或专程跑去传教的,不知道已经死多少了。你明明没有敌意,但人家看你就是食物、或天敌。
我们的祖先,从没想过 “世界那么大,想要去看看”。之所以 “走出非洲”,一定都是打不过非洲人、而被非洲人赶出来的。可出来的人,不见得能比非洲人文明多少。虽然打不过非洲人,但毕竟自己也会弓箭,欺负动物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它们很快就把欧亚大陆吃得面目全非了,并跨过白令海峡、一路吃到了阿根廷,吃得沿途大量物种灭绝。
而东亚土著,就是印第安猴子的祖先在迁徙过程中,屙在东亚的残余。是伟大的周人入侵东亚,才给这里带来了真正的文明。且通过数百年的辛苦改造,无数个文明之邦拔地而起。但是唯独没能改造楚人……

楚人的国策是什么?
三年不出兵,死不从礼。
有几年不出去打别人,就是楚国猴子的奇耻大辱,君主死了都休想被后世祭拜。
它们就是我们这边的 “战斗民族”。
你不惹它,它也会来惹你。

楚人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 “南蛮”,而实际是被赶到南方的东夷、与当地猴子杂交的产物。所以它们千百年来念叨的 “筚路蓝缕” 是真的,只不过被它们夸大了,说得仿佛全世界都欺负自己似的。
什么是 “夷”?拆开不就是 “大弓” 么?这不就是印第安猴子屙下来的东西么。
玛雅人没天灾、没人祸,憋在一个地方自己打自己,最后把整个族群给打没了。我们却倒霉地与楚接壤。

很遗憾,楚文化的瘟疫不断祸害华夏,造出了一堆商鞅、韩非。等到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借壳翻盘、借尸还魂,所有地表生命都被拉低到了沐猴而冠的楚国猴子的水平,只不过把名字改成了 “汉族人” 而已。却没人意识到。
先秦,高贵的周人歧视楚国猴子 “沐猴而冠”,但当时我们是多数;我们全变成 “汉人” 后,湖南猴子提出 “师夷长技以制夷”,明明与 “沐猴而冠” 描述的是同一件事,却没人看出来、不明白西方人正是因为这个才看不起中国人,还自以为这叫 “进步”、“开眼看世界”。

又过了几百年,一群来自江西、湖南、湖北的楚国猴子,再度把大环境拉低到了它们的水平。中华米田共和国就这么诞生了。
当今满地的喷子、暴民,不就是它们造出来的、它们想要的么?

美国人要在美墨边境盖墙,它们支持,因为拦的都是 “别人” 嘛。
我希望江西、湖南、湖北被分裂出去,它们反对,因为分裂了它们寄生谁去?这时候它们突然就很懂 “人权”。

中共,只是个披着洋皮的本土货。
楚文化不除,即便中共倒台,将来仍然还会冒出新的 “中共”,最多名字不叫 “共产党” 而已。
它们占领了东北,曾经全亚洲最繁荣的 “满洲”,区区几十年就变成了穷山恶水;它们现在把魔爪伸向了香港,谁敢保证几十年后的香港不会变成深圳一样,满地都是江西、湖南、湖北口音的普通话?
它们控制着墙内一切网络平台,你在那里不仅没法正常说话,时不时还会被小人背后捅黑刀子,并且这种东西还会源源不断被输送到外面,搞得你连在墙外都没法正常上网。
11
分享 2020-08-16

10 个评论

我们的管理员虽然权限更大、显得比支乎更专制,...


说得好。 更严重的问题是五毛们会纷纷找到升级成为管理员的捷径。
好像是也不必轉爭議區罷

應是樓主先前帖子的後續
@呂500


不是 咋不直接轉出去😂 我權威這麼大嗎?可不要讓別人等著急了。
谁在先谁在后还是挺容易查清的吧。。。
家得宝Baby 新注册用户
只要品葱的规则不断地更新,品葱还是持续地充满活力的;
谁先谁后不重要,能一直保持开放的状态接受网民的心声,那品葱就算成功了。
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有沒有看過《槍砲》這本書(我很確定我有讀完),但依他的邏輯我有個有趣的"問題"

日本帝國出名的"盟軍之友"牟口田廉也曾說:「日本人自古以來就是草食民族。你們被那麼茂密的叢林包圍,居然報告缺乏食物?這算怎麼回事!」

恩,茂密的叢林,不是大樹踹一腳馬上有果子吃嗎?哪裡會餓死那麼多官兵?
说得好。 更严重的问题是五毛们会纷纷找到升级成为管理员的捷径。


大体上还是要脸的,不要紧。

我思考的不是几个牛鬼蛇神是否得到升级为管理员的途径、从而给整个平台带来不良影响;
我思考的是如何让整个这一类型的人统统失去作恶的条件,正如原文所说,上策改造它们、中策隔离它们、下策宰了它们。

一天一地的儒与法,对立了几千年。事实上,法家的流氓也从来就是如此对待我们的:上策抓进集中营强制洗脑、中策用互联网的墙隔离掉、下策不声不响让人 “被自杀”。

我这文章对本平台的管理员没有半点恶意。
明显是在尽量客观地谈别的事、且主题是在讽刺支乎。
我觉得个别管理员可能太过敏了,对我谈到的支乎偷偷模仿品葱的问题一点也不关心,而只关心我字里行间是否有攻击到自己。

如果一篇文章的主题不能令人引起共鸣,那就是白写了。
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有沒有看過《槍砲》這本書(我很確定我有讀完),但依他的邏輯我有個有趣的"問題"...


都不用看现在,即便是几十年前的全球生产力,养活几百亿人也跟玩似的。那为什么全球照样各处都有饥荒问题?
政治,远比战争更可怕。

这就是卡尔马克思,这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所看到的所谓 “资本主义”。不过,这实际只是一种 “奴隶制” 式的盘剥,根本不是什么 “资本主义”。卡尔马克思自己水平太低,只能看到比自己更差的,然后以这样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与自己不一样的、把好人与坏人统称为 “资本主义”。
两者的本质区别是:在真正的 “资本主义” 下,即便你感受到不公平,好歹还能通过沟通、以及更加激进的游行等行为来化解矛盾,或让大局实现一个更高层次的平衡;而在 “奴隶制” 下 你只能暴力反抗,等到推翻眼前这个所谓专制地主后,自己再来建立一套更专制的制度。

所以,战争、饥荒、以及网络喷子喷得你恶心到吐,真的是因为它们活不下去才对你这么干的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8
  • 浏览: 3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