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石“烈士”的后人大多居住在邪恶的西方

这是我发的第一篇文章,请各位多多指教。最近开始阅读中国国内一些特别爱党爱国的网站,觉得有必要理解中共影响中国下一代人使用的观点。而且,这些网站的”逻辑,“ 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可以帮助我们这些外人了解坚决挺中共独裁政权那些人的思维。

可能最近因为贸易战,网上有特别多有关于为共产革命牺牲的烈士的报道。今天看了贴在观察网的这篇文章,才知道“潜伏”的男主角原来是当年在台湾被蒋介石枪毙的福建籍国民党将军吴石。

https://www.guancha.cn/history/2019_06_11_505233.shtml

吴石被中共封为烈士,而且一生事迹都被拍为电视剧,歌颂中共地下谍报人员为了帮毛泽东推翻中华民国所做出的努力。 但是,凤凰网的另外一篇歌颂烈士的文章却把吴石后人的行踪揭发出来: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4_01/10/32891574_0.shtml

原来,吴将军所有的孩子, 除了一个儿子还在中国以外,所有的其他孩子都居住在美国,加拿大,台湾,这些反革命,反共的地方。 包括吴将军的老婆,坐牢数十年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移民到美国洛杉矶。因为美国的资讯特别公开,真的很想联系这些家人不知道他们对于吴将军为苏维埃革命而赴刑场有什么感想,还是为甚麽他们还不赶快移民到爸爸心怡的共产中国。

爸爸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妈妈被“蒋匪集团”囚禁了数十年,为甚麽还要留在台湾,移民到加拿大,美国这些属于西方”敌对势力“控制的地方。不知道在国内许许多多的"爱国青年”有没有看出这个故事的矛盾。  如果吴石真的是一个爱国分子,不知道如果吴将军看到中共在这数十年中干的“好事,” 抛开过去的事不说,就从最近魏凤和为六四镇压学生辩护,建制派提出的送中法案,国台办影响台湾选举, 中共鹰派公开围剿”汉奸“妥协派,等等,会有什么感想? 
1
分享 2019-06-12

5 个评论

中国主义者迟早会变成TG的间谍和白手套,吴石和陈宝仓就是典型的例子。

这两个人作为张发奎的死党旧部,和他们的长官一样,中华民族主义气息爆棚。既然是中国主义者,那当然就要反殖反帝了,所以张发奎在广西时扶植胡志明的越盟,1945时企图收复香港,就是这种思路的体现。

张发奎援助胡志明的越盟的具体事宜都是通过吴石和陈宝仓经办的。后来叛逃中国的越共早期高层黄文欢在回忆录中对此有详细描述,在他笔下,吴石和陈宝仓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包藏祸心的中华帝国主义者,还带着一种无知愚蠢的"天朝上国"的谜之优越感。

张发奎应该感谢自己没有收复香港,否则他在1949年以后就没有避难所了。反对英国殖民香港,最后自己却要在1949年以后靠港英的庇护苟延残喘。就像中国主义者+TG间谍的吴石,其子女最后也是去帝国主义定居而不是祖国大陆。

张发奎也是倒霉,身边永远围着一帮TG飞碟,早期身边有叶挺叶剑英等一系列南昌起义的名人当他的部下,尤其是叶挺,多次受过张发奎恩惠和提携。后期身边有吴石和陈宝仓这种两面人。

TG匪谍做工作永远都会选择中华民族主义意识浓烈的中国主义者比如张发奎作为工作对象,我想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
这都是中华民族主义作怪,左传曰: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自古以来,人类就是一直被这种狭窄的民族主义控制住。难怪在美国都还有许多的华裔科学家也乐意把高科技透漏给共产党,觉得他们在帮”中华民族“站起来了。钱学森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转一则重庆号投共相关当事人采访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81773306467/permalink/10155067601821468/
劍虹許
February 23, 2017
今天在台北拜訪了真正的民國範兒,曾經在國防部、外交部與經濟部任職的老前輩仉家彪上校。他是少數在重慶號巡洋艦上服役,又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灣的海軍老兵。提起重慶號叛逃投共的歷史,他表示自己因為與其他七名艦上官兵選中到青島的海軍官校深造的關係,沒有跟著整條軍艦一起開到中共控制區去。
他強調,其實重慶號官兵從頭到尾只有27個人想要投共,包含艦長鄧兆祥在內的大多數官兵都是被脅持過去的。大家之所以沒有頑強抵抗的關係,與中華民國政府戰後經濟改革失敗有密切的關係。仉家彪指出,1948年夏季中央政府實施貨幣改革,將法幣通通作廢並以金圓卷取而代之。包括他在內的留英海軍軍官,都被要求將自己身上擁有的英鎊兌換成金圓卷。
後來重慶號開往葫蘆島支援國軍壓制解放軍,沒想到一回到上海,大家手上的金圓卷幣值通通暴跌,所有人一夕之間都變成了窮人。這件事情對重慶號官兵打擊很大,因此後來有人劫持軍艦逃到中共控制區,也沒有什麼人反抗。
1990年,仉家彪老先生返回老家上海,並與大陸的重慶號老戰友們聯繫。經過交流,才知道中共從來沒有相信過重慶號的起義人員。中共在丹東成立了一個海軍學校,讓重慶號的官兵培訓新一代的解放軍海軍人員,不過他們在政治上通通都被列為不可靠對象。等到文革爆發以後,包括那27名真正的起義人員在內,重慶號投共官兵遭到全面性的整肅。那段時間為了自保,彼此之間認識的老戰友走在街上都裝作不認識。有些人被流放到了鄉下,有些人被批鬥到死,唯一毫髮無傷並得到保護的,是擔任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的鄧兆祥艦長而已。
得知了仉家彪到了台灣以後幹到海軍上校,而且還進入外交部與經濟部工作的人生經歷,這些投共的重慶號官兵懊悔不已。有的還抱著他失聲痛哭,咒罵著耽誤了自己一生的共產黨。
学者关于国共内战的反思国民党为什么丢掉了大陆
至于匪谍,相信很多人到后来是被彻底控制而身不由己了。
俞强声都叛逃了,这个算啥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