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紀念首次被禁

香港警方以“限聚令”為由,禁止30年來一直在香港舉辦六四紀念活動的支聯會今年6月4日晚在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晚會。  警方表示,根據“限聚令”,5月19日至6月4日期間不准進行多於8人的群組聚集,六四燭光集會不屬於豁免範圍。  支聯會主席、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批評警方借“限聚令”和抗疫來打壓政治集會,又質疑做法與“港版國安法”有關。  支聯會表示會考慮提出上訴。但目前會繼續準備替代方案,6月4日當晚會擺放街站,支聯會成員以不多於8人一組進入維園悼念六四,並舉行網上集會。   
21
分享 2020-06-02

47 个评论

上一年的维园六四纪念我参加了,没想到五天后就迎来了几乎改变世界的反送中运动,一眨眼,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段时间真的感觉到每个普通人在推动历史进程当中所做出的微小努力原来也能成为史诗一部分的真切感觉。
去年五月底我还住在维园附近的Rosedale hotel。在旺角逛时还遇到尖东社区主任朱子洛给我发了一张反送中宣传单。没想到我离开没多久。。。。原来我距离一场载入史册的大事件那么近。非常遗憾没办法亲身经历这场史诗般壮丽的运动。
请尽量不要透露个人信息,以免被国保之类的机构查水表

谢谢你的提醒,说到这个我还想起了当时刚入住酒店时遇到一件疑似被查水表的事。事情发生在第二天早上,有个女人一边敲我房间门一边用内地普通话喊:检查房间!由于太累我睡得很迷糊所以没去搭理她,结果那女人直接开门进来,我半睡半醒转头看到她,看似酒店大堂经理一个大妈,她看到我在睡觉(当时我半裸睡)连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后飞快地退出房间关门走了。当时我还一头雾水,特么的不是说检查房间吗?事后我再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越想越觉得蹊跷,哪个酒店检查房间用那么粗暴不礼貌的方式?而且这女人还是个内地人,我所住的酒店离维园那么近,时间又很接近敏感日期。
在香港?

没错,香港被滲透的程度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妈的我这么反动在大陆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没错,香港被滲透的程度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妈的我这么反动在大陆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也超乎了我的想象。

说句比较无耻的话:唉,1997之后我就应该顺从中共,当中共的狗,帮助渗透(逃到)香港,然后在2014之前就凭着香港护照移民到其他民主国家,那就幸福了。可惜我没这种机遇。

以上纯属玩笑。

您还是赶快,誓死抗争就抗争,要不就赶快逃吧,以前有大逃港,现在港人在大逃台,不如一步到位逃英吧!香港护照依然伟大,趁还没陨落前!
也超乎了我的想象。说句比较无耻的话:唉,1997之后我就应该顺从中共,当中共的狗,帮助渗透(逃到)香...


去年旅游的事了,我也不是渔村人,现在逃也逃不了了,除非全世界都解封了。第一时间跑路
去年的事了,现在逃也逃不了了,除非全世界都解封了。第一时间跑路

你还好,全世界都关心你,反正誓死抗争,要不就跑。我给你举几个例子,你不要当科幻。

1:不久的将来人民币是习畜;
2:1945年打赢日本,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3:大禹是习畜的直系祖先;

这种谎言要不了多久,习畜就会普及到香港,而且不是什么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事情,而是香港就是下一个新疆的事情,绝对会比新疆严,可能比内地都惨。习畜一定会这么做!

所以,抵抗到底,或者赶快跑,别像我一样,躲了十五年,也没能跑掉(没有国家收我入籍)。
国安法生效了,香港在政治上全面变成共匪的一部分,所以北京怎么维稳的香港也要跟进,毕竟香港玩了习近平下一步就是要台湾,共产党就是要统治整个华人世界.习近平要做所有华人的皇帝
以後連叫“林鄭下台”都可能違反國安法,就更不用說叫“結束一黨專政”的64集會了
希望有条件的组织集会悼奠,没条件的比如墙内,在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发一张白色烛光图不用说话,这样也能保证安全
希望有条件的组织集会悼奠,没条件的比如墙内,在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发一张白色烛光图不用说话,这样也能...

据说敏感日子单单发个烛光图或者鲜花emoji也会被封,建议放张全白的图,就当作是苏联笑话里那个广场上派白纸的人吧
不可能吧?封了再发类似的,总不可能发个蜡烛图都被抓?

有些管理员已经摸清反贼发蜡烛的套路了,不过你坚持要发蜡烛的话也是可以的,或许真的不会被封删,别用大号就行
現在香港已視為九反之地首要針對,想搞革命推翻滿清……呃不,是中共的革命黨人應該學習宋教仁同志的戰術,轉移至內陸城市發動革命。中共只顧派兵攻打港台,令內陸空虛,軍力薄弱,就是最好的革命之時。
以後連叫“林鄭下台”都可能違反國安法,就更不用說叫“結束一黨專政”的64集會了

那是當然了,要不是搞掉那些智慧燈柱,現在不知道會弄成什麼樣,和新疆沒有區別!
國安法有一條 顛覆國家政權 這個大筐都備好了 以後支聯會的人能不能辦64燭光 都難說...
您现在不是美国的狗吗

我还没彻底逃出,没能入籍,只在一个小的非民主国家苟延残喘了15年。尚未去美国。
幾年內,會!

就习包子这么开倒车,感觉随时都会车毁党亡,我有一种预感,就是这两年,包子跟他的党要嗝屁了。
这就问题大了,国安法之后香港真的会成为纯粹的一国一制。
你要是預言準確,我願在品蔥叫你三聲爺爺/奶奶,只要你記得拿出這篇帖文,我絕不耍賴!
共匪長期忌諱六四晚會,最近反共活動特別頻繁,共匪封殺六四晚會一點也不意外。
對整體香港民主自由不好,因這代表黑警可任意禁止示威;
對港獨而言是塞翁失馬,一舉完成多年去支国化(去支国化=/=去中華化)⋯⋯
我看到也不是完全禁止,但是林郑月娥肯定是借用不能聚集为由,限制港人聚集去纪念64,真的是太坏了
不可能吧?封了再发类似的,总不可能发个蜡烛图都被抓?

那岂不是沪深两市、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科创板都得歇业。这可是自德川时代蜡烛图诞生以来闻所未闻之岂可修。
要把港人也原子化
搞笑。 等港人不再纪念六四,不再以六四青年为荣光的时候,也就是港独思潮渗入骨髓的那天了。 就像今天的台湾,六四?跟昂山素季一样的概念吧?
泛民搖錢樹晚會禁了沒差
強迫沒有經歷過的人支持
又要對年輕人不客氣
不了
支聯會可是大中华胶集中地,如果支聯會都完了,那么估计香港独立思潮也就深入人心了(这两年各种事件影响下香港独立思潮在逐步扩大,尽管还不是香港社会主流。)
温和派中国人注定要被我匪全部消灭或逼成港独


没关系,我已不反对港独了。

在人民自由意志下决定的统一才是真的统一,在今天,我们所有的地区都应该向往独立。

共产党1931年在瑞金独立建国,不也说明了这点?
上一年的维园六四纪念我参加了,没想到五天后就迎来了几乎改变世界的反送中运动,一眨眼,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堆滿整個維園也只有三萬人,添馬公園就可堆到四十萬人…
香港的鐵路只要接載二、三十萬人就要跳站,平日繁忙時間也不止二、三十萬人…
堆滿整個維園也只有三萬人,添馬公園就可堆到四十萬人…香港的鐵路只要接載二、三十萬人就要跳站,平日繁忙...

峰值可能达到三万人,但部分属于流动人口,因此当天实际参与人数要比峰值要高很多,所以我就不信这样也能被条子定位到。
如果不是疫情,至少因为国安法会被强制禁止
搞笑。 等港人不再纪念六四,不再以六四青年为荣光的时候,也就是港独思潮渗入骨髓的那天了。 就像今天的...

我党把轰控搞成这样,早就没有反对港独的合法性了。支持轰控一切自决。
還好我去年有幸去看了一會,今年想再去就不容易了,之後的七一遊行也經歷過,總算沒有留下什麼遺憾,香港的未來不妙啊。
开始回归的时候就不应该相信什么一国两制,政治生命什么会信守诺言,一切承诺都是为了违背的。
总加速师威武!
没有他我不会从坚定的台统分子转变成台独支持者。
有必要非在香港吗,另寻根据地。
心酸啊,昨天的64,今日的香港....以后怕是要64和香港一起纪念了....今日的港人和当时的64烈士是同样的伟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4
  • 浏览: 1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