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自作多情地担忧下品葱的前途,论品葱如何一步步沦为数字版的梁山泊。

品葱的立场,从来就不是什么 “反共大本营”,更不是什么 “反贼孵化基地”。而仅仅是在 “语实俱禁” 的中文网络环境下,被迫产生的一个相对还讲点 “言论自由” 的平台,只不过许多成员都是言论管制的受害者而已。
然而,凭良心说,被 “支乎” 这类平台所搞过的,一定全都是出于良心而讲了实话的人么?这里面照样有不少本身就是以在网上酸人、杠人、喷人、飞起来咬人为乐的。封它们,一点也不冤。品葱的建立者,出发点是反对法家、墨家的专制,却不一定就非得滑向另一个极端、变成伪道家的 “不治”。毕竟任何一个社群,为了维持秩序,都得有自己的规则。可 “规则” 如何定,是门学问——重了,这就跟墙里边没什么两样;轻了,这就等于是在向存心搞渗透的五毛、以及网络喷子敞开大门。
正如《水浒传》里所谓 “梁山好汉” 们的行为,从来就不是中共宣传的什么 “农民起义”。虽然所谓的 “好汉” 们确实有一部分是被官方流氓、社会流氓欺负得走投无路的政治难民,对人生失去追求,想要在梁山混吃等死;但更多所谓的 “好汉” 则本身就是流氓,这种人只介意别人欺负自己,但并不介意自己得势后也去欺负别人,因为这种人追求的从来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 “自由民主”,而是不受限制地无法无天。

我说过:品葱的机制并不完美。大秩序的维持,只能指望一堆文化水平与人品参差不齐的管理员。可 “管理员” 的产生,既不是永久固定的、也不是浮动选举的,而是只要声望够高,就能得到管理员权限。这肯定会导致小人公权私用的情况,并且绝对不会只是零星事件。
于是,所有用户都不会有安全感,大家都在不择手段试图让自己变成高声望用户,免得再被别人欺负。正如中国社会之所以越发犬儒,就是因为人人都没有安全感,那么就没几个人还愿意去老老实实提升自己的内涵、实力,而多数人只会想着无节操地获取权力与金钱。这样的人一旦做大,自身确实很难再被欺负,但却能肆无忌惮地欺负别人。然后大环境就会陷入恶性循环。
有能力、有想法的,会靠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写文章而慢慢积累声望;而没本事的,则只能靠歪门邪道——比如有人正常问问题,而这种人跑到下面答非所问,或骂中共、或骂习胖子本人,不知道这与墙里边那些不正视问题,而专靠卖萌、抖机灵等方式试图混成大V的家伙有什么区别。在品葱,这种人难道还少么?有的甚至还混成了管理员。某女号,今天二、三月份才注册的账号,声望好几百,但点开其主页一看言论记录,连一篇八百字的作文都写不出来,更没什么深度,而颜文字卖萌、抖机灵的帖子却扎堆。这样的人一旦掌握了管别人的权力,还得了么?
品葱当前的机制,既不是遵循先例的海洋法(英美法)、也不是有完善法典的大陆法(罗马法)。真出现某些擅长踩在规则的灰色地带碰瓷别人的鸡贼制造出的案子,不知道上文提到的那种 “管理员” 哪来的本事去秉公处理问题、维护平台秩序。它们大概率只能和稀泥、或附和其它管理员中的 “强人” 之处理结果——这种人不就是 “我们这边的” 倪萍、申纪兰么,专以 “从不投反对票” 而自豪。那么,万一这个案子本身就是某个管理员中的 “强人” 搞出来的呢?

“理客中” 就是个屁。
因为在多数时候,“理性、客观” 与 “中立” 往往是矛盾的。要 “理性、客观” 就不可能 “中立”;要 “中立” 就不可能 “理性、客观”。比如中共这次搞出的瘟疫,你若 “理性、客观”,你就肯定会追责中共,因为这就是它们造成的;你要 “中立”,你就不可能做到 “理性、客观”,否则不久等于是在袒护肇事者么?

有些人,自己本身就是墙内专制而官僚的社会环境之受害者。当它们在墙里边遭到不公正待遇,周围其它韭菜非但不与之抱团,往往还采取冷漠态度、有的甚至还会趁人之危。可当这种人跑到品葱这么个屁大点地方、得到了点屁大的 “权力”,却不会替更多人主持公道、也没有这个能力。只要自己当稳 “管理员”、自己够 “安全” 就可以了。反正它们自己什么深度见解也讲不出来,当然连 “犯错” 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什么都不做,当然就什么都不会错,就像沙僧一样。而其它能够表达的用户,有表达则必有倾向,有倾向则必有风险,那么这种用户将随时可能遭到比在 “支乎” 更不公正的对待。
在支乎,删帖封号再是残暴,那毕竟是工作。对于一群月薪四千左右的打工仔来说,它们确实也没有条件 “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但这帮货也确实从来没有以权谋私。毕竟它们干的就是删帖封号的活,大环境究竟是什么情况,它们比用户更清楚,如果不是为了挣钱,我估计它们都懒得看帖,更不用说也去注册账号、参与到这样的网络环境。
而在我们这里,“运动员” 与 “裁判” 的身份是统一的,管理员就是用户,用户就是管理员,当你的言论遭遇到了政治立场与之完全相反的管理员、甚至是你与某管理员产生了直接冲突,它们下起手来会比支乎管理员更狠。即便你的惩罚有争议,你也不要指望会有人给你发来官方的道歉邮件。你唯一能指望的,只能是所谓的管理员 “团队” 内部产生激烈分歧,一伙人认为应该罚你、一伙人偏要保你。然后看着这帮货在你的账号身上反复挂观察、取消观察。毕竟是一群一辈子从没触碰过 “权力”、反而是 “权力” 之受害者的生命,一旦掌握 “权力”,必定会对自己眼里的 “软柿子” 变本加厉。

所以,我有时候还真觉得这里就是个数字版的梁山泊。
或许这里也确实经历过柴进、王伦时代 → 晁盖时代 → 直到现在慢慢在朝宋江时代演变,等三个阶段。
在柴进、王伦时代,这里就像当初某管理员评价,属于 “私人后花园” 性质,真的就只是一群人由于受不了 “语实俱禁” 而想在这里搭建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而已;慢慢地,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它就变成了晁盖时代,虽然 “匪” 越来越多,但好歹它还叫 “聚义厅”;直到梁山升起了红太阳,噢不,是梁山下了场及时雨,开始从 “后晁盖时代” 逐渐向 “宋江时代” 演变,“李逵” 这种水平的用户越来越多,它们以 “反贼” 自居、自豪,且这个 “反贼” 还是不加引号的,除了对中共、对习胖子个人的无脑喷,你根本看不到这种人表达过中共倒台后、如何重新搞建设的言论,它们也不是奔着这里 “言论自由” 而来,而纯粹只是奔着这里能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能够在这里敞开了骂)来的。
这样的变化,不禁让我想起了某副著名的图片——它在XX大学为本科生讲解微积分;它在OO中学为高中生上了一堂地理课;它来到小学,翻了翻同学们的语文课本。

不知道什么时候管理员 “团队” 也能凑够一百零八人,令人生失意的人也能在这里混个 “头领” 过过瘾。
然后给其中三十六人的权限高点、剩下的七十二人的权限低点。
即便如此,内部小山头、派系林立,“兄弟” 之间貌合神离。
用户与用户、管理员与用户、管理员与管理员之间,谁看谁都不顺眼。

当用户欺负用户,那就是黄文炳陷害宋江。明明宋江没有写过什么 “反诗”,但黄文炳偏要对宋江玩文字狱。明明两个人在朝廷眼里都是韭菜,但黄文炳偏要要靠害宋江而试图让自己上位、或至少也能通过害人而发泄心中的变态快感。
当管理员欺负用户,那就是洪教头排挤林冲。明明两个人都是试图在柴进府上混口饭吃的,但先来的偏要想方设法刁难后来的。
当用户欺负管理员,那就是林冲杀害王伦。明明两个人都是被柴进收留的,但后来的偏要弄死先来的。
当管理员与管理员之间产生冲突,那可就是宋江和晁盖的斗争了,它们会在倒霉的第三方身上拼内力。

前阵子,我写了条回答,解读毛遮洞介入朝鲜战争的真正动机,当中为了说事,提到了 “棒子”,遭到一个杠精挑刺,偏要说我这叫 “种族歧视”。我反复解释,这并非是帖子的主题,希望对方不要歪楼,何况我提 “棒子” 毫无恶意,更不是什么 “种族歧视”,充其量只能是有丝轻蔑。
看得出来,这真的只是一个没有人脉的新人号。因为当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它,反而帮我、甚至还有替我骂对方的。

最近,由于美国出了事,不少人将 “香港抗议者” 与 “美国暴徒” 混为一谈,我们根本分不清这种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存心带着任务跑来品葱搞破坏的。有人特意起了个敏感词满满的标题,询问大家如何看待川普将美国的 “示威者” 说成 “暴徒”、以及扬言要派军队镇压。
当时我就写了回答,批评题主不该在这种时候故意起这种标题来混淆概念。而题主看到这条回答后,冲到我这里不断地搅浑水。之所以它敢来缠着我,而没去缠着另外一位由于标题原因直接就给其挂了 “观察” 标签、且回答措辞比我重得多的管理员,那是因为我仅仅只是在回答里说题主这种账号该被 “封杀”,却并没有向题主展示其实我也有管理员权限;而那位管理员却是直接把其当成了 “五毛”,并对其展示 “权力”。相比而言,它当然更怕那位管理员,而不怕我。以至于那位管理员已经把它当成了 “五毛”,它仅仅只敢哭诉 “委屈”;而我虽然揭它的短,却从来没有肯定地说它就是五毛,它却敢跑到背后诬告我 “恶意揣摩他人”。
你明白什么叫 “人善被人欺” 了吧?
虽然我们之间的对话很不愉快,但也并未起任何冲突。在我误以为双方可以不欢而散时,没想到这货竟然不声不响跑到背后诬告我。

我觉得此人的问题有点严重,不仅仅是出于它把 “香港抗议者” 与 “美国暴徒” 混淆起来,可能导致的后果,而更是出于题主这样的人。
为此,昨天早上我特意写了篇新帖子,将之前的回答进行了延伸,以劝告其它新人号,不要尝试以打擦边球的方式、起一些哗众取宠的标题,来试图获得更多的点击量。于是,再度有小号无视主体、却专挑我的个别措辞为把柄,存心跑来杠我,还给我扣 “种族歧视” 的帽子。

此人一上来就像长辈教训晚辈似的 “你说话还是欠考虑”,然后给我列所谓的一二三。
问题是我既没有像它说的把 “黑人” 与 “黑鬼” 划等号,更没有说过打砸抢的只有黑人。它却完全无视我整篇文章的主题、以及谈到的其它东西,而偏要在这个地方故意画个靶子,然后攻击。
我不知道对这种人有什么好客气的。

但我也没有骂它,而是做出了激烈的回应。
于是,作为一个有脸教训我 “不客观” 的人,竟然表示 “本来赞同你大部分观点”,但仅仅因为两人聊不到一块,立马就可以变成 “不赞同”。它可真够 “客观” 的。
然后,它不仅当即跑到文章背后点了个踩,还在底下留言无缘无故骂我 “厚颜无耻”、并莫名其妙咒我 “不被标记观察才怪”。

我虽然也有管理权限,但从来没有仗势欺人,我不愿自己也成为别人眼里 “公权私用的小人”。
所以,我从来都是老老实实走投诉流程。
然而,当我一刷新网页,发现自己真的遭到了 “观察”,理由是 “种族歧视”。
这肯定不可能是一个小号的权限所能做到的,而是另外一个声望与我差不多、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所谓 “管理员” 干的。显然,我会怀疑两者是同一个人——先用小号碰瓷,再用大号整人。在本站,确实有不少人,拥有不止一个账号。

这 “两个人” 说话风格高度相似,都是一上来就留言这个说话欠考虑、那个想法太幼稚的,好像全世界都是傻子,而只有 “这两个人” 最高明。不知道这算不算 “歧视”。
它们饶有兴致地跑到各种 “支” 来 “支” 去的帖子里参与讨论,不知道这算不算 “歧视”。
为什么我对有色人种用了个中文词汇,就是 “歧视”?

真若是把这个问题杠下去,那么严格地说:大概也只有以 “N” 字母开头的那个单词,才是禁忌,而中文并不存在这个问题。
因为中国不存在大规模的合法、有完整公民权的黑人。别说是黑人,连中国人自己都未必有完整的公民权。
所以,在中文世界,即便是 “黑鬼” 这种词,也并不等于那个 “N” 字母开头的单词,而仅仅只是中文的自创翻译。它顶多只会显得没礼貌。但双方却连由于中文的 “黑鬼” 二字而产生冲突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国家只明确禁止以 “N” 字母开头的那个单词,却并没有禁止其它语言的版本。
在一个不懂英语的黑人面前,中文 “黑鬼” 的侮辱性,肯定还远不及你不小心冒出一句中文 “那个”,因为后者听起来更像是英文版的 “N” 字母开头的单词。

更重要的是,是否有 “歧视” 心态,究竟是看上下文、还是看细枝末节的措辞?我通篇哪一个字表达过我是在 “歧视所有黑人”?
即便我说了 “黑鬼”,这与我之前说 “棒子” 也没什么两样,仅仅只是对打砸抢、烧警察局的部分黑人的称呼,怎么就成 “种族歧视” 了?川大嘴发条推特,所骂的 “暴徒”,是在指所有 “黑人” 么?
这么能偷换概念,为什么不去墙里边骗人呢?

即便这算 “歧视”,为什么早不弄我、晚不弄我,偏偏一个小号杠精存心跑来碰瓷、与我起冲突后,我就仅仅只在这么唯一的一个地方有了 “歧视” 行为?
一模一样的言论,我头一天的回答里就已经写过了吖。这位管理员早干嘛去了?

一个发帖把 “香港人” 与 “美国暴徒” 故意混为一谈的,不论其主观动机是什么,但此言论有客观的五毛效果。即便其账号遭到了观察,也是当场就被一个恶行累累、观察记录比好多喷子还壮观的所谓 “管理员” 给解除了,而且解除理由还是 “品葱不是川粉论坛,要容纳不同意见”——言外之意,既扣了给该用户挂上观察的管理员一个 “川粉” 帽子,还暗讽对方 “不能容纳不同意见”。
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得 “毫无争议”,还突然冒出来好几个倪萍、申纪兰式的 “赞成党”,替这个有先开着小号碰瓷、再开着大号整人之嫌疑的管理员撑场子,且一致同意我应该被观察 “三天”?

当然,那位给我挂 “观察” 的管理员,后来还是站出来了。但是在出示理由时,从头到尾没有半个字提过 “歧视” 问题,反而改口成了是我 “先碰瓷别人、再恶意投诉”。
问题是如果我真是 “恶意投诉”,那它在受理了、也给我挂上观察后,为什么没有折叠掉我的投诉?
既然它如此 “秉公执法”、“铁面无私”、“振振有词”,那这么多 “支” 来 “支” 去的帖子,它为什么不去管;有人甚至明确在品葱发帖询问 “尼哥” 的问题,它为什么也不去管;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出自我之口的歧视才是真歧视、且仅仅只是我与某小号其冲突的那么一条帖子之下。
即便是在我 “恶意投诉” 之时,仍然有四件未处理的投诉案子,到我最后一次查看时已经积到了十几件,它为什么一条也不管,而单咬着我不撒嘴?

当然,另外几个替其撑场子的管理员、尤其是女号,也挺可恶的。
它们估计是嫌我 “种族歧视” 的罪名还不够硬,所以还在帮忙出主意,说我那篇文章的性质叫 “大字报”。
可谁见过这个世界上有既不提姓名、也不附链接的 “大字报”?
这充其量只能跟郭德纲在 “师徒矛盾” 后,不断编段子嘲讽何伟、曹金是一个性质。

那十几件投诉案子里,有三件是我干的:一个是无缘无故骂我 “厚颜无耻” 的,一个是被我怀疑为该小号的大号、并以私刑的方式给我挂观察的,一个是无缘无故在我的回答下留言 “前面树了靶子,形容了拿着敲门砖挡搅屎棍的人,很不错;后面又证明了自己就是这种人,也很不错” 以故意引战的陌生小号。

仅仅因为三人当中有一人是 “管理员”,所以我对别人的三件投诉,一件也不成立——
骂我 “厚颜无耻” 那位,被认为是 “不是开骂”,而仅被定性为 “有诉诸人身成分”,处理方式仅仅只是折叠原文;
以 “种族歧视” 名义给我挂观察、后来又改口说我的罪名是 “恶意投诉” 那位,被鉴定为 “观察没问题”;
最后一位,则是 “该用户已道歉,是否处罚视其后续言论而定”,问题是 “道歉” 的正确姿势应该是删除自己惹事的原文,而不是在发现被投诉后,跑到投诉讨论板块扔下一句 “在我主观看来,我只是客观评价,没有辱骂的意思,如果觉得被冒犯了,抱歉” 就叫道歉。

故意骂人、引战的,都 “无罪”,只有我 “有罪”,而且还是 “种族歧视” 的重罪。很神奇。
恕我忍无可忍,这真就是那个什么 “江山易改,X性难移”。有些人真的不能得到权力,因为这种人根本没有半点自控和自律能力。这种人若是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摆布别人的命运,不得了。

这就回到了一开头所谈到的逻辑——
你认同给把 “香港示威者” 与 “美国暴徒” 混为一谈的用户挂上观察,而另外一群人却不认同。
你觉得这种言论有五毛性质,而另外一群人却觉得你的态度是在维护美国、维护种族歧视。
大家谁也不服谁,却谁也不肯让步,最后就只能看谁坚持得最久。
尽管把中文版的 “黑鬼” 也定性为 “种族歧视” 的,恰恰才是在配合美国,因为中国官方根本没有这样的硬性规矩。我觉得持这种心态的,跟墙里边那些听到 “支那” 就暴跳的家伙,也没什么两样。不知道它们在一个纯中文平台,如此捍卫美国黑人的利益,美国黑人是否会感它们的恩。
当然,中国有更可恶的规矩,它们会直接在名称上赤裸裸地称呼闽南及台湾一带的少数民族是 “高山族”,不知道那几位偏要说我 “种族歧视” 的管理员是否敢与中共抗议这个。

我越发认为那几位管理员根本不是在捍卫什么 “平等”,而仅仅只是想扛着这种 “政治正确” 害人而已。实际都是些披着 “左” 的外衣,行 “右” 之实的。
它们搞我时的这副嘴脸,就像赵立坚嘴里出现 “黑人的命也是命,他们的人权要得到保障。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但中方有是非观念”。谁嘴里冒出这种言论我都不觉得奇怪,唯独从中共那帮货嘴里冒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
能听出赵立坚这话有多歹毒么?
这跟那个小号碰瓷我没什么两样,你明明不是 “种族歧视” 的问题,恰恰还是一群混蛋在打着 “种族” 的名义搞破坏,但总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偏要给你往 “种族歧视” 的方向引。后果嘛,正如周星驰在《九品芝麻官》里说的:你如果反抗,就证明你会武功(真的在歧视黑人);你如果不反抗,就让你爽到极点(眼睁睁看着被暴徒制造更大的损失)。

正是这种自己不是黑人、却特仍喜欢动不动拿着 “种族歧视” 等帽子上纲上线乱往别人头上扣的货,搞得所有人都做不成事。中共以前在新疆收拾暴乱(那会确实是真正的打砸抢),何曾有这么费劲?
而我前两天看视频,竟然还见到美国黑人妇女连抽白人警察好几耳光,而白人警察既不敢躲、也不敢挡,只能伸着脸硬扛,最后还是一位黑人警察从背后一拳,直接将该妇女给撂倒。这若是被白人警察给撂倒的,中共官方、以及这几位管理员,那还不得像捡到宝似的乐得跳起来?

现在明白什么人偏要把明明不是 “种族歧视” 的事情上升为 “种族歧视” 了吧?
人家希望美国继续乱下去。
那么作为品葱管理员,何苦非要来趟这浑水,竟然去与中共的立场保持一直、动不动拿着 “种族歧视” 的帽子乱扣其它品葱用户呢?
何况作为受害者,既不是出于 “歧视”、更没有针对过所有 “黑人”。

归根结底,这里就是数字版梁山泊,而那些人没有拿我当 “自己人”、对我没有 “派系认同”。
如果它们真把我当 “自己派系的”、或把我当成了 “敌人的敌人”,那么即便我真是出于 “歧视” 而写下 “黑鬼”、甚至比这更严重的词,它们也会帮我圆。理由嘛,“虽然答主提及敏感词汇,但主观意愿不构成种族歧视”——这样的案例,在品葱还真就没少出现过。反正同样的事,在一个人身上不叫事,而在另一个人身上就叫重罪。至于如何界定,完全根据它们当时的心情与需要。
正如安倍晋三,究竟是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安倍晋太郎的儿子,还是 “甲级战犯” 岸信介的外孙,由不得安倍晋三本人说了算。
所以当我遭遇如此恶心的事,居然还有好几个管理员站出来附和。毕竟,这几位,平常既没见表达过什么深度观点、也没本事识别出故意来品葱搞破坏的高级五毛,那么当它们好不容易逮到了它们认为的所谓 “种族歧视之现行” 的机会,它们的态度会比当事人还要坚决。平常安安心心地当和事佬、装好人,啥激进的言论也不讲、谁也不去得罪,反正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不会错。这种沙僧式的人在清朝,皆自称 “清流”。可谁若与它们产生冲突,它们不会去走什么流程、更不会避嫌,而会直接用 “权力” 对谁上手段。

不知道这个数字版梁山泊还能维持多久。
再纵容某些在 “权力” 面前缺乏自控能力的管理员正事不干、却专以各种 “政治正确” 的名义整人,不知道哪天这个平台真的会变成 “墙外支乎”——梁山泊要么被朝廷招安,要么被朝廷剿灭。
10
分享 2020-06-02

71 个评论

观察原因 种族歧视……
高声望的吸引力是品葱规则固有的加速趋向……这个问题确实存在。
观察原因 种族歧视……


看了我前一篇文章的留言区就懂了,而且本文也有解释。
一个小号杠精跑来上纲上线说我 “种族歧视”,我虽没骂人、但也很不客气地给怼了回去。
于是,该小号就直接无缘无故骂我 “厚颜无耻”、还莫名其妙咒我 “不被标记观察才怪”。
再然后,我就发现我头上真的多了个 “观察”,理由是 “种族歧视”。

给我挂上观察那位,是个声望与我差不多高、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管理员。
在申诉区,此人从头到尾没有半个字是在提 “歧视” 问题,而改口成了是我先去碰瓷别人、再 “恶意投诉”。

不知道换作是你,你会怎么想。
建议你可以去上诉


哥们,我知道你是个讲道理的人。
你把我这篇文章看完,就知道来龙去脉了。
或者,如果你有兴趣,你也可以直接去我前面那篇文章的留言区看看,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几个女号的所谓 “管理员”,昨天一致声援那个所谓的 “管理员”,并认为我应该被 “观察”。
因为它们偏要咬定只要从我嘴里讲出 “黑鬼”,就是我主观上有 “种族歧视”。
于是,这种处理,似乎就是认死了的结论。
哪怕我那篇文章明明就只是之前一条回答的扩展版、但是那条回答本身却屁事没有,哪怕更多人明明开口 “支” 闭口 “支”、哪怕甚至还有人公然在品葱提问 “尼哥” 相关的问题,都不叫 “歧视”,而偏偏只有我在一个地方的言论叫 “歧视”,而且还是在与某小号产生冲突后,我才学会了 “歧视”。
高声望的吸引力是品葱规则固有的加速趋向……这个问题确实存在。


然后成功得到高声望的,不是站出来承担更多责任,而是利用手中权力去肆无忌惮欺负人。
数字版的梁山泊 这个评价非常精准

品葱秩序的维持 需要一套相对完善的规则制定 也就是一套迷你法律 自由也不是毫无限制的
如果没有这种共同认定的规则来约束管理员以及用户 
单依靠管理员靠自身的认知和经验来做出判断 真的很难
数字版的梁山泊 这个评价非常精准品葱秩序的维持 需要一套相对完善的规则制定 也就是一套迷你法律 自由...


先开小号碰瓷、逮住把柄之后再上大号,对一个声望与自己差不多的用户玩政治手段。
这样的人,半年前竟然有脸发帖号召有管理权限的人不要内斗。

那么多带 “支” 的帖子不管,有人明确发帖谈论 “尼哥” 也不管。甚至我头一片文章用到了一模一样的词汇,它也没管。偏偏在我的帖子下,一个小号碰瓷我、与我起冲突后,我突然就学会了 “歧视”。
先开小号碰瓷、逮住把柄之后再上大号,对一个声望与自己差不多的用户玩政治手段。这样的人,半年前竟然有脸...

我也有所发现,只要起语言冲突,那个被认为政治偏向的人就很有可能会标观察。我之前看到一个挺不错的军事科普类葱油,因为跟人吵蔡英文被标观察,一气之下删了所有回答,形同销号
品葱管理员和声望之类相关的机制易被渗透。建议声望增加和成为管理员不挂钩。
我也有所发现,只要起语言冲突,那个被认为政治偏向的人就很有可能会标观察。我之前看到一个挺不错的军事科...


这事实在是把我给恶心到了。
不得不担忧品葱以目前这种 “数字版梁山泊” 的状态,还能维持得了多久。
品葱管理员和声望之类相关的机制易被渗透。建议声望增加和成为管理员不挂钩。


这种釜底抽薪的行为解决不了问题。
很多人会因此丧失掉发帖热情,久而久之品葱的流量就会降下来。
尽管这些功利之辈,丢不丢的无所谓,但它们的流失,会带动其它用户的流失。
这事实在是把我给恶心到了。不得不担忧品葱以目前这种 “数字版梁山泊” 的状态,还能维持得了多久。

窝从来不是那种喜欢起冲突的人所以窝没有多大感觉,其实一般人也是这样。
窝认为,这应该取决于品葱的族群组成。
你如果真的觉得恶心,就可以换社区了,墙外社区有很多还不错的,找找就有新发现,比如nodebe4
窝从来不是那种喜欢起冲突的人所以窝没有多大感觉,其实一般人也是这样。窝认为,这应该取决于品葱的族群组...


谢谢你的建议,但我的原则是尽量改善、实在没得改再考虑走人,而不是不付诸任何改变行动、直接考虑走人。
正如有人说得好:骂国家的,往往才是真正热爱这个国家的,这种人是真心希望把大环境变得越来越好。
所以,黄秋生这样的人,不管再艰苦,也一直坚持留在香港。不被逼到今年这份上,他是不会考虑移民台湾的。
谢谢你的建议,但我的原则是尽量改善、实在没得改再考虑走人,而不是不付诸任何改变行动、直接考虑走人。正...

窝给你的建议,遇到那些你看不惯的人直接讽刺他或者心里歧视其即可,没必要于其长篇大论。
要说战争,那以前才打的爽呢,现在大家都便乘新闻转发机了。
品葱是在一个不可能「和平理智民主」的环境中坚持要人们做和理民。
结果是五毛各种操作各种开心。
其实,你坚持一下的结果常常不是为了坚持一个观点,
而是仅仅让多一两个人看到人类应有的常识而已。
如果你不坚持,五毛网军胜利而已。
窝给你的建议,遇到那些你看不惯的人直接讽刺他或者心里歧视其即可,没必要于其长篇大论。要说战争,那以前...


谢谢。
对我个人玩手段,我可以忍,这岁数了,还有啥人没见过;但如果我认为这样的人可能祸害到更多人,我一定会出手,不管结果如何。
品葱是在一个不可能「和平理智民主」的环境中坚持要人们做和理民。结果是五毛各种操作各种开心。其实,你坚...


还是哥们你了解我。
最近我在琢磨一个事:或许我根本不是什么 “无神论”。
不是我开始质疑这个属性,而只是在质疑 “无神论” 这种说法的定义。根据我的自身情况,严格地说,我其实是 “不可知论”——虽然不信什么 “神”,因为我没见过,但我对未知力量始终保持该有的敬畏、对善良充满了向往。
说在开头,支持站长的一切决定。
现代社会政治上的平等观念是深入人心的。但具体到某个事本身,不一定。现实社会中,会有很多权威,他们做出的研究判断,说服力远超没有头衔的人,这可以是好事,尽可能让每个人发挥自己的长处,这导致了自由主义完爆威权主义的生产力。但仔细想想这实际上导致了发言的加权。
品葱作为匿名社区,权重其实是该用户的过往发言,不是声望。这会产生天生的不平等。爱写小说的,画画的,发科普的,讲历史的,我记得他们的id,于我而言他们在各自的领域能够积累“权重”。
而现行声望机制实际上和权重没有直接关系。主板的机制也是比较热度倾向的。单纯搜索自己关注的部分了解一下,也不错。
我不是说这样不好,真的。我觉得突开自己的同温层看看其他人的生活和关注,没什么不好。
也辛苦本文作者了。他们决定最近从严…所以你可以期待接下来叫黑鬼的人被贴观察了。
还是哥们你了解我。最近我在琢磨一个事:或许我根本不是什么 “无神论”。不是我开始质疑这个属性,而只是...

这个叫trascendency超越性,有时候也被理解成神性(出处忘了得查查),就像人的好奇心,很多时候是没有什么道理的。这玩意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所以你既可以说自己有信仰也可以说没有(毕竟不玩组织宗教organised religion)
还是哥们你了解我。最近我在琢磨一个事:或许我根本不是什么 “无神论”。不是我开始质疑这个属性,而只是...

说一个你可能会本能的想要反驳的观点: 我认为信仰是本能,寻找神是一种本能。 我不计较别人讲自己是无神论, 或者自然神论, 或者11维空间的客人。 以心学来说, 王守仁所谓良知, 我也可以理解为神的另一个名字。
我不想和别人为字典争论。
而神的不可知是必然属性。
说在开头,支持站长的一切决定。现代社会政治上的平等观念是深入人心的。但具体到某个事本身,不一定。现实...


我永远不会在没有前提的情况下,无条件支持任何 “个人”,何况是其未来的决定。

其实这种观念并没有深入人心。现在没有,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因为人生是有一个修行进度条的,处在最底层的,始终是占比最高的。对应的是猪或唐僧式的人物。
这样的人,看起来是很追求 “平等”,实际这仅仅只是当它们处于弱势时,想要以将强势者也拉低到自己的状态,来实现所谓的 “平等”。真要看完整版本,应该看这种人得势后、得到了能够掌控别人命运的 “权力”,是否会滥用。
然而,在现实中,如果猪或唐僧这种水平的人直接得势,有了权力、声望、地位,往往不会对自己眼里的 “软柿子” 手下留情。正如我在文中含沙射影嘲讽的某些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所谓 “管理员” 一样,它们连这么点权力都敢滥用,谁能相信 “平等” 的概念深入其心?
说一个你可能会本能的想要反驳的观点: 我认为信仰是本能,寻找神是一种本能。 我不计较别人讲自己是无神...


我怎么会本能地想要反驳你......
充其量我们只需要商榷一下 “措辞”,你给寻找定义的是 “神”、而我可能会换一种说法,但本质上我们殊途同归。
我永远不会在没有前提的情况下,无条件支持任何 “个人”,何况是其未来的决定。其实这种观念并没有深入人...

哎…我已经妥协了那么多,还在乎一个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的站长吗。
我不能说流氓无产者一类人物一定没有,但我真的很想要自由。这个环境里的启蒙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大约就是,我想要自由,就不要拆他们的台。不拆,混乱中有可能有自由,拆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单就一些行为,我未必道理上多同意。但实际操作下,大约就是这样了。简而言之割裂了行动和理想。
很悲哀对不对。也许你能说服我呢。
这个叫trascendency超越性,有时候也被理解成神性(出处忘了得查查),就像人的好奇心,很多时...


难道 “信仰” 也是薛定谔的猫?
我对这个的理解,以前概括过:战争的背后是政治,政治的背后是经济,经济的背后是心理,心理的背后是生理,生理的背后是物理。
对了, 你被观察的时候我给你点赞是不是有反效果?


有也无所谓,我不在乎这个。
不过估计是没有的,它所带来的影响,仅仅只是脑袋上有一标签、令人看着不爽而已。功能却完全不受限(目前至少还没发现),还不如支乎的黑屋罚得狠。

我还是觉得圣母误事。
若光明正大地开放双向拉黑机制,不就没这些破事了么。

对了,我也补充一下,哥们你所定义的 “神”,可能只是一个笼统概括;
而这个概念对应到我身上,可能就是探索夸克、甚至比夸克更小的事物之客观规律。
这种釜底抽薪的行为解决不了问题。很多人会因此丧失掉发帖热情,久而久之品葱的流量就会降下来。尽管这些功...

如果是功利为导向,那最有功利动力的就是渗透的五毛了,义务的哪里斗得过。那就没戏了。
有也无所谓,我不在乎这个。不过估计是没有的,它所带来的影响,仅仅只是脑袋上有一标签、令人看着不爽而已...

夸克之下是弦, 一切都是弦, 哈哈, String Theory。 但是我不是很懂这个理论, 用到的数学太多 了, 对我来说。
哎…我已经妥协了那么多,还在乎一个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的站长吗。我不能说流氓无产者一类人物一定没有,但...


我对一切 “无产者” 都没有好感。
看看我早期一篇解读 “共产主义” 的文章,就能明白我是如何理解这个扯淡概念的了。

我理解你对自由的追求,我也一样。
但我也明白,自由是要代价的,且往往是牺牲安全。
这里确实几乎不可能启什么蒙,其实我这篇文章已经提到这个了,这里就是个数字版梁山泊,网民的构成,很大部分都是即便在墙里也同样可以被认定为喷子的、甚至文化程度还不如墙里的人。更由于这里的大环境相对自由,账号注册的代价也低到几近于无,很多人简直就是敞开了喷,反正被封号了再注册一个就是。这样的人不除掉,就会搅得其它人更没法认认真真探讨客观事物。然后当然就会更难启蒙,陷入恶性循环,直到网站再也做不下去。
如果是功利为导向,那最有功利动力的就是渗透的五毛了,义务的哪里斗得过。那就没戏了。


这个目前还不太需要过多考虑,因为小号互相点赞并不加声望,五毛再功利也没用。
然而怕的就是现有的一群根本就没本事识别五毛、却单喜欢在自己人的队伍里指责谁谁谁 “种族歧视” 的所谓管理员的存在,这种人最容易上五毛的当。等到这种蠢货活活把五毛养肥,大家就等着动不动就莫名其妙被一些高声望的用户侮辱性挂观察、删帖、甚至封号吧。
夸克之下是弦, 一切都是弦, 哈哈, String Theory。 但是我不是很懂这个理论, 用到的...


再往下,可能都没有固定的形态了。
还是你省事,一个 “神” 就概括了所有东西......-。-|||
再往下,可能都没有固定的形态了。还是你省事,一个 “神” 就概括了所有东西......-。-|||

其实英语里就一个词: GOD
有时候我发现中国人不喜欢「上帝」这个词, 我就用「天」。有时候我干脆就用「道」,然后我就用能想起来的「道可道」请他们忽悠, 最后再问他们信不信自己讲的, 结果当然常常就是「名可名非常名」
你被观察,小部分是因为你“种族歧视”,大部分是因为你说“某女号”。品葱有些人是说不得的。(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进的白名单。)

具体参考“搏击俱乐部”最后一页。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400567#
说着就转对线争议了。心虚的要死。
很多时候我觉得你过于认真了...虽然这并不是错的,但我觉得没必要。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9789 这篇文章你刚发出来我就看到了,我是想转水来着(大字报),然而最后还是没转= =如果我转水了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吧。
你可以观察一下,近期异常活跃(尤其是活跃在警暴相关讨论)的帐号主页,有非常多UID大于47000的帐号。这也是我说没必要的原因之一: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活人,是不是来真诚讨论的。
关于你被观察,我觉得因为一个“黑鬼”的用词就被观察三天,显然是过重的惩罚。因为你的文章主旨并不是在侮辱黑人,而且用户间互相攻击的大多数判例也只是观察一天而已。但是“黑鬼”这个词也确实带着恶意。
其实英语里就一个词: GOD有时候我发现中国人不喜欢「上帝」这个词, 我就用「天」。有时候我干脆就用...


我也是常用 “天”、偶尔用 “道”,只不过 “道” 字被某流氓邪教霸占了、有其它的色彩(比如讲出 “道可道” 的那群货),所以尽量在避免。
我建议你尽量离那种货远点。因为这种人都是嘴上很吹捧《道德经》,但心里实际是怎样想的,你却不知道,它们最见不得你批评《道德经》甚至李耳个人,否则它们就会咬人。毕竟这本害人的妖书,目前至少就有楚简版、帛书版、以及现代通行版(所谓的 “道可道” 仅仅只是通行版的说法),版本与版本之间,有些言论甚至还是相互矛盾的。显然,这些吹捧伪道家的,并没去读过这些版本,仅仅只是听过一两句通行版,就想用这个来攻击人而已。我以前老说:天底下没有造神者会真心信奉自己亲手捏出的泥胎,而是为了用神的名义去忽悠、攻击、统治别人;正如天底下没有几个大毒枭愿意亲自去当瘾君子,而是为了用毒品去害别人。明明《道德经》不同的版本里,有那么多相互矛盾的言论,这些吹捧者(且它们的实际水平正如我前面所言,大多往往也就仅仅只听过一两句通行版而已),居然能从彼此矛盾的言论里得出唯一的结论,只要见着我这样的人批判《道德经》,它们第一反应就是飞起来咬人,指着我的鼻子说 “你还是去读读《道德经》吧”、“你肯定没读懂《道德经》” 之类。
如果《道德经》真是好书、而仅仅只是由于版本问题而被你我这样的现代人 “误读”,那庄周、韩非、墨翟之流,离原始版本更近,它们总不至于 “误读” 吧。怎么这几人统统是祸害呢?

另外哥们,我已经发现账号被观察后的功能残缺了:
我一觉醒来,看到你的回复,点进来一看,发现我的这篇直接发水区的文章,被我文中含沙射影嘲讽的某女号,莫名其妙给挪到了 “争议对线区”。哪怕这篇帖子的留言区可能是品葱里除了那些无人问津的帖子外,相对最干净的,这里明明根本就没人吵架。
我想要把它转回去,却发现暂时没有这个权限。
我也是常用 “天”、偶尔用 “道”,只不过 “道” 字被某流氓邪教霸占了、有其它的色彩(比如讲出 “...

我自己也有直接被水掉和「争议」掉的,
尽管我属于非暴力服从者,
因此你就留在争议区吧,
以我的看法,
上诉是最无聊的事情。

而且我还有一个系列认真写的历史,
现在一点开就是「已经过期的」提示,
应该是我自己发错了区,
分区是一种网站设计的基因错误。

品葱有很多缺陷必须忍受。

我其实不知道你说的女号是谁,
但是我确信:仅仅「女号」两个字你已经触怒了一批人。
你要知道品葱还有一个缺陷,
品葱上来自不同地区的人理解的路线完全不同,
当人们以为这是正邪之分时,
有时候只是地区分别。

品葱的缺陷非常多,
而且明显已经被五毛网军攻入核心了,
但是就是这样了。
你被观察,小部分是因为你“种族歧视”,大部分是因为你说“某女号”。品葱有些人是说不得的。(不然你以为...


谢谢。
我被观察,大部分原因是被人先用小号碰瓷、逮住把柄后再用大号整人,没 “女号” 什么事,充其量 “女号” 仅仅只是造成我无法翻案的原因。

因为 “女号” 的问题是出现我在已经被碰瓷、已经被观察后。我在申诉区指责被人先用小号碰瓷、再用大号整,而那两个平常无所作为的女号却愿意为这样的人站台,毕竟我确实提到过 “黑鬼” 二字,所以对于我这样的 “落水狗”,这种小人就会趁机痛打,以显得自己 “铁面无私”、“秉公执法”。

我一觉醒来,看见朋友给我的回复,点进来一看,我的这篇直接发水区的文章,居然就被我所嘲讽的某女号,无缘无故给挪到了 “争议对线区”,哪怕这篇帖子的留言区可能是品葱少有的干净、明明没有人吵架。并且我发现自己此时居然没有权限把帖子转回水区。

更滑稽的是,用小号碰瓷我、再用大号整我那位,除了在申诉区说过一次话,把害我的理由改口为 “我先碰瓷小号、再恶意投诉”,且压根没有半个字是在提 “歧视” 问题之外,此人几乎一直躲这事远远的。
反而我文中嘲讽的那两个女号,此时居然是跳得最高的。

说真的,现在看到它们这样,我反而不觉得这事恶心了,甚至反而还很开心。
至少炸出了那几个平常各种卖萌装可爱、谁也不去得罪、对别人遭遇不公平又各种和稀泥的女号的真实嘴脸。

我不会报复它们,我会远离它们,我要看着这种占山为王的小人害死品葱。

还是我文中提到的那个观点:这真的是 “江山易改,X性难移”,有些人真的就只配当中国人。
(奇怪,这种赤裸裸 “歧视” 中国人的言论、甚至直接以 “支那” 相称,都不是 “歧视”。但有人明明没有恶意的提了一句国外的有色人种,就是 “歧视”。这种舍近求远的精神,很国际化。)
很多时候我觉得你过于认真了...虽然这并不是错的,但我觉得没必要。 这篇文章你刚发出来我就看到了,我...


害人的《道德经》,制造出了庄周与韩非的分支。正如魔兽世界里黑暗泰坦萨格拉斯之下,有污染者阿克蒙德与欺诈者基尔加丹的分支。
庄周是极端不讲规则,甚至以破坏文明秩序为乐、还自以为这很崇高,这种人相当于DC漫画的 “小丑”;韩非是极端强化规则,只不过这种所谓的 “规则”,是只能对一个人有利的专制皇权规则。
韩非再往下,又有极右的商鞅与极左的墨翟之分支。但极左与极右,导致的后果是一样的。正如商鞅的纳粹体制,与墨翟的射秽主义体制没什么两样。
“小丑(庄周)” 的名言,就是 “Why so serious”——至少诺兰的《黑暗骑士2》里是这么诠释的。
我能明白哥们你的意思,你说的 “过于认真”,显然并不是小丑、庄周那种人生态度,并不是认为人生就应该嘻嘻哈哈、得过且过、啥也别计较,而只是怕对方走到韩非、商鞅、墨翟那种极端而已。
谢谢哥们的好意。

转不转水,改变不了结果,虽然我知道你很想帮我。
而且 “大字报” 的说法,是来自我文中讽刺的某女号给我扣的帽子。但我解释过了,这不叫 “大字报”,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既不提姓名、也不附链接的 “大字报”。这顶多只能算 “师徒矛盾” 后,郭德纲在段子里嘲讽何伟、曹金的性质。
要怪应该怪那群明 “左” 实 “右” 的管理员,千方百计阻挠 “黑名单” 功能上线。它们嘴上鼓吹 “言论自由”,觉得双向拉黑功能是禁止了别人的 “发言权”,却不知道这个功能是避免冲突升级的成本最低的有效途径。有时候我还真会腹黑地觉得这帮货披着 “左” 的外衣大谈 “自由”、“平等”,实际就是想要害人而已。

我文中解释了,中文版 “黑鬼” 仅仅只是以中文的形式,试图给那个以 “N” 字母为开头的英文单词做对等翻译而已。中文 “黑鬼” 不等同与 “N”。
正如我文中所言:你嘴里不小心冒出一句中文的 “那个”,对黑人的攻击性也要远大于中文的 “黑鬼”,因为 “那个” 听起来更像以 “N” 字母开头的那个英文单词。
一个翻译而已,既能意译成 “黑鬼”,也能音译成 “尼哥”。英文世界只需要禁一个词,而在一个完全没有黑人的区域,要禁的词可就多了去了——“泥戈”、“鲵蛤” 等等等等,慢慢禁去吧。
何况这帮家伙真有这么 “秉公执法” 么?文中提到了,那么多 “支” 来 “支” 去的帖子,它们不管,甚至它们自己也在参与这种事;有人明确发帖谈论 “尼哥”,它们也不管。偏偏是某小人拿这个害我之后,它们纷纷跳出来痛打落水狗。而且同样的言论,我先前明明就讲了,只不过在文章里再提了一遍而已。先前都不是 “歧视”,而仅仅因为与某人起了冲突之后,突然就成了 “歧视”。
最最重要的是,连你都知道,我的本意根本不是在骂所有黑人,且以前品葱上没少出现过以这种理由帮人解围的。偏偏我就被摁瓷实了。

这种地方,你能不 “认真” 么?不 “认真” 怎么把事讲清楚?
人家明显是想在把水搅浑后利用规则发扬文革精神整人害人,你必须反着来、把事捋清吖。

还是那句话,楚国猴子无论洗得多干净、无论戴什么帽子,它们也成不了人。“沐猴而冠” 真的就是它们与生俱来的天赋。无论它们装得多像,也改变不了它们 “中国人” 的扭曲灵魂。
这种人连这么点权限都敢滥用,它们如果能掌握更多人的命运,还得了么?
我自己也有直接被水掉和「争议」掉的,尽管我属于非暴力服从者,因此你就留在争议区吧,以我的看法,上诉是...


我计较的不是这个。
如此明显的事——有人在把水搅浑后,存心利用规则发扬文革精神整人而已。
那么多 “支” 来 “支” 去的帖子,它们不管,甚至它们自己也参与;有人明确发帖讨论 “尼哥”,它们也不管;甚至同样的言论,我之前在别的帖子里也谈到了,也不叫 “歧视”。偏偏一个小人先开小号碰瓷我、逮住把柄后再开大号害我,我突然就成了 “种族歧视”。
就这,“上诉” 还有什么意义?

但是该走的流程我还是会走的,因为人家存心把水搅浑,你就不得不反着来。
而且我这不光是为了自己,毕竟这是几个有管理权限的家伙在搞文革吖。

我也还是那句话:想要 “有为” 的,必有风险,得罪人在所难免。
因为天底下只有一种言论毫无争议:废话。
也只有那几个沙僧式的货色,才不会出现那种无意间得罪别人的事。因为它们什么都不做,当然就什么都不会错。可一旦你真与它们之间产生了私人矛盾,它们会立刻原形毕露。

而且这里我承认我故意的,因为目前它们还没能把这个也上升为 “政治正确”。
那么我故意强调一个 “女” 字,就是在故意分化人群、制造矛盾。我既没有歧视什么,甚至也没有输出什么,只不过提到了它们的特征 “女” 字而已。它们如果仅仅因为一个 “女” 字就飞起来咬人、说这叫 “性别歧视”,那可就不是我在歧视了,而实际是它们自己在搞歧视。

是不是五毛、网军,不重要。
凭良心说,拿钱发帖仅仅只是一个职业。如果不是为了挣钱、或减刑,我想它们恐怕也不愿整天讲那些违心的言论。除非它们真的因为成天干这种事而沾沾自喜、还自以为自己很有成就感、真的成了庄周、韩非、商鞅、墨翟之类的心理变态。
重要的是,确实有很多人渣权力越来越大。

所以我今次发帖称品葱是 “数字版的梁山泊”。
而我的上一次发帖,主题并不是什么 “大字报”,而其实是在揭露某一类喜欢利用 “规则” 把自己包装成 “弱者”,然后整人的人。那才是那篇文章得罪人的真正原因。所以才会出现小号完全无视这个真正的主题,而偏要故意跑来歪楼、说我 “种族歧视”,逮住把柄之后再用大号整人。

我敢打赌,这个给我挂观察的所谓 “管理员”、以及那个碰瓷我的小号,多半是有问题的、不仅仅是人品有问题。
至于 “痛打落水狗” 的傻缺娘们,则只是被这个家伙当枪的,我不会和它们一般见识。
因为这个害我的 “管理员”,起初的理由是 “种族歧视”,而在申诉区却突然改口,绝口不提 “歧视” 问题,反说是我先碰瓷别人、再恶意投诉别人。除此之外,这位几乎就没对此时有啥解释、能躲多远躲多远,反而是几个被当枪的傻缺跳得最高。
楼上有一哥们发了链接,你可以点进去看看,被当枪的傻缺竟然还跑搏击区去扯我这事呢。
害人的《道德经》,制造出了庄周与韩非的分支。正如魔兽世界里黑暗泰坦萨格拉斯之下,有污染者阿克蒙德与欺...

任何功能要全面推广都要考虑到是否会被滥用,双向屏蔽难以全面实行也是因为这个。如果五毛注册进来直接双向屏蔽掉所有管理员,那管理员就无法处理投诉了。这是站方的苦衷,而非部分管理员极力阻挠的结果。
你那篇文章我确实纠结了半天转不转水,说是大字报并没有问题:你既给出了他那篇问题的标题,又写了诛心性质的话「是个不小心说错话的傻子、还是带着任务存心来搞破坏的五毛?」
我说你太过于认真,我想的没有你解读的那么深,只是觉得不值:为真实性存疑的用户耗费这么多精力回复辩解。
这次警暴事件能占据主版面这么久已经很奇怪了,用户间要再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热点大动干戈就太亏了。我相信没有谁要迫害你...
PS:现在用户不能对自己发布的贴子进行转区,与你是否被观察无关。
任何功能要全面推广都要考虑到是否会被滥用,双向屏蔽难以全面实行也是因为这个。如果五毛注册进来直接双向...


这不是功能、规则的问题,这仅仅只是程序的问题。支户管理员想要搞人,会因为看不到人而无法处理么?
我说了,这里的 “管理员” 既不是永久固定的、也不是浮动选举的,而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则。更何况许多所谓 “管理员” 的人品与水平之差。在这样的条件下,确实也不可能让 “管理员” 获得 “超级权限”。
即便现在这种状态,好多人都滥用权力。真若 “超级” 那更不得了。

不过,哥们你说的这个理由,好歹还听起来有理。
而有些混蛋 “管理员”,真的就仅仅只是以 “不能禁止别人说话” 为理由、把纵容五毛与喷子搞破坏说成是 “尊重言论自由”,比白左还恶心。

“大字报” 最起码得提姓名、或至少也要附带链接,而我什么也没有提供。
如果有人觉得自己被骂了,它得反思自己为什么要起把 “香港人” 与 “美国暴徒” 混淆的标题,而不是责怪我嘲讽了它。
我计较的也并不是这种人的身份,因为那种混淆是非的言论导致的结果与五毛是一样的,不管其到底是不是五毛。我更多的是在计较此人后面的行为,一边把自己包装成 “被强权欺压的弱者”,一边又躲在背后尽自己所能给我找麻烦。

我不是因为这个而 “用户间因为这个动干戈”。我是严重怀疑那个先小号碰瓷、再用大号整人的所谓 “管理员” 的身份。
半年前,它还发文号召有管理权限的人 “不要内斗”,可它的实际行为,却是动不动就对别人上这样的政治手段,恨不得内斗得还不够狠。

我无缘无故把品葱形容为 “数字版的梁山泊” 图什么?
为什么前官方人士,在梁山泊清一色都是天罡?

你没觉得所谓的管理员 “团队” 被渗透得很严重么?
不整喷子、不整五毛,单单整一个能够发表想法的中等声望用户,还用文革手段整。
你主动发水区的帖子,居然都能给挪到争议区去。因为争议区没法赞踩。没了这个,你就没了流量;没了流量,自然就没人知道你到底讲了啥,帖子就沉了。
这不是功能、规则的问题,这仅仅只是程序的问题。支户管理员想要搞人,会因为看不到人而无法处理么?我说了...

知乎管理员并不直接下场参与讨论,他们的角色更偏向知乎站方。而品葱管理员除了有管理权限外其余与正常用户无异,自然不能通过后台查阅发言。
水区和争议区都没啥流量,要说的话争议区的流量比水区还高一些,,,而且踩赞并不顶贴,不会给你带来流量。
我觉得这只是个误会,没你说的那么黑暗。你被解除观察后,不也没有谁不依不饶的要给你补回原观察嘛。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真要渗透搞破坏,迟早会露出马脚,不用过于担心。
知乎管理员并不直接下场参与讨论,他们的角色更偏向知乎站方。而品葱管理员除了有管理权限外其余与正常用户...


所以吖,出发点就有问题。我刚来品葱时就说过了,这里的 “管理员” 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这早晚会出事。
恰恰支乎 “管理员”,才是真正的 “管理员”,哪怕它们常常执行的是恶法。但人家挣的就这钱、干的就是删帖封号的活。如果可以,它们也想 “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作为管理员,它们比用户更清楚大环境究竟是什么情况,因为一切都是它们亲手造成的,但凡一个正常人,也不会有欲望去注册普通账号,参与到普通网民的互动中。如果不是为了工作,估计它们都懒得看支乎的帖子。

误不误会不重要,我只是陈述我所看到的事实而已。那么多人满嘴 “支那” 不管,甚至它们自己也参与;有人发帖谈论 “尼哥” 也不管;连我先前在另一条帖子里提到 “黑鬼”,也没人管。偏偏一个小号碰瓷我、与我起冲突之后,我就成了 “种族歧视”。

谢谢你的提醒,我刚发现我被解除了。
那哥们很有信仰、很仗义。但我无法在这件事上直接感谢人家,否则就等于承认 “拉帮结派” 了。
他突然给我解了,且以非品葱官方常驻 “管理员”、而仅仅只是有管理权限的普通用户的身份帮我解除,纯粹是出于仗义。这突然的一解,肇事的估计还没反应过来呢。
更何况,我一直说对方是先开小号碰瓷、再用大号整人,那人一直没有对此事有任何详细交代,只需要直接在我主页上粗暴地留下这种侮辱性的痕迹,其实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并不需要非得让我把牢底坐穿。

恕我杠你一下:我刚来品葱时,第一个给我挂观察的所谓 “管理员”,不就是先公权私用、乱给我扣罪名,别人立刻帮我解了,它还不依不饶给我挂回来么?
在品葱,我还有什么邪事没经历过?
连艾特别人,都叫 “引战”、都是应该被 “观察” 的罪名。

我并没有怀疑过每一个干这种事的都是渗透的五毛,有的纯粹只是在权力面前缺乏自控能力、又小肚鸡肠的 “中国人” 而已。
但是这种人的行为,我多次强调,与五毛是等量的,甚至比五毛的祸害更大。

如果这里真是梁山,我充其量就一公孙胜。
我也有管理权限,但我从来没使用过,更没用这个去整过任何人。
中文黑鬼就是种族歧视;犯错了不承认,还写了这么好多废话,阁下不愧为柏杨所谓的死不认错学的专家。好歹是有管理权限的人,有点气度吧?
一天你這篇文章沒有被刪,小瑤就認為品蔥還是可以的呢
中文黑鬼就是种族歧视;犯错了不承认,还写了这么好多废话,阁下不愧为柏杨所谓的死不认错学的专家。好歹是...


这帖子是我发在水区的,你应该谢谢那个把它转到争议区来的。以至于你这样的言论才躲开了引战的嫌疑。

看清楚我强调的事:是否涉及 “歧视”,要看其主观意图,而不是细枝末节的措辞。
何况,即便是 “歧视”,也轮不到那些满嘴 “支那” 的家伙来惩罚。
更何况,这事的起因是有人先用小号碰瓷,逮住把柄再用大号整人。
这就是为什么别人满嘴 “支那”,没人管;有人公然发帖讨论 “尼哥”,没人管;甚至我前一篇帖子明明讲过一模一样的言论,也没人管。偏偏遭遇一小号碰瓷、再与其起冲突后,突然就成了 “种族歧视”。
一天你這篇文章沒有被刪,小瑤就認為品蔥還是可以的呢


单篇文章好像没法删除,要删就是连账号一起删。我还没这么大罪过。即便是一句无心的措辞,而被罚三天,这都已经很有争议了。

何况,如果看到不顺眼的言论就删,不符合某些人标榜的 “尊重言论自由”。它们还是更擅长公权私用,轻者把你的言论转区、重者在你账号主页上留下侮辱性的痕迹。
这帖子是我发在水区的,你应该谢谢那个把它转到争议区来的。以至于你这样的言论才躲开了引战的嫌疑。看清楚...


毕业了没?感觉像小孩子发脾气。我本来想说傻逼才引战,但是又怕你用举报辱骂威胁我,所以只好说,拥有引战初衷的人都是不好的,请不要这样做。

我觉得自作多情这四个字用的真是棒极了。
顺便说一句你跟疯狂习近平性格有点像。不能说好或者不好,但是有时候感觉挺让人心烦的,还是屏蔽了吧。
毕业了没?感觉像小孩子发脾气。我本来想说傻逼才引战,但是又怕你用举报辱骂威胁我,所以只好说,拥有引战...


家里有镜子么?
这是谁在引战,现在还直接上脏话骂街?
谁更像小孩子发脾气,把自己在一个地方受的气撒在另一个地方,以至于无缘无故拿我跟另一个人相比?
真正的 “小孩子”,是与陌生人一句话聊不到一起,立刻以 “屏蔽” 等方式威胁——把一切能够想到的、能够动用的手段,统统施加到对方身上。
如果你仅仅因为这个就 “心烦”,建议你去看医生,否则耿耿于怀下去,等你年龄再大点,容易拖成抑郁症。
小瑤覺得 共匪滲透品蔥也是有可能的呀 需要好生排查


就当前这德性,你不知道多少带着任务的,可能已经渗透进了管理层、获得了管人的权限。真按你说的 “好生排查”,应该由谁去做?
如果只由管理员来做,但这种权力不幸落到了渗透者手里,那就是影响力大的 “反贼” 用户被大规模冤杀;如果全民都做,那就是肃反、文革,冤死的用户会更多。
任何功能要全面推广都要考虑到是否会被滥用,双向屏蔽难以全面实行也是因为这个。如果五毛注册进来直接双向...


对了哥们,我刚无意点了下支乎,才反应过来支乎的 “黑名单” 机制根本不是你说的这么回事——
品葱的 “黑名单”,是眼不见心不烦的鸵鸟模式,误导了很多人误以为 “双向拉黑” 是双方都看不到彼此的言论,连我也差点被忽悠了。
支乎的 “黑名单”,仅仅只是阻止对方一直艾特自己,并不影响双方的历史对话、更不会让彼此看不见彼此,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认为这是一个阻止矛盾升级的有效手段。至少我在支乎拉黑人,从来不是永久的,而只是想让那些心智不健全、正在气头上的喷子别再没完没了地艾特我而已,过阵子我都会把它们统统放出来。
你要知道 “对线” 的产生,很多时候就是一方没完没了不依不饶,而另一方根本懒得搭理。如果任由相对幼稚的那一方撒泼:于己,你看多了会烦,忍无可忍时就可能还击,那么对方就等于达到了拖你下水的目的;于公,你等于是在向这种人提供找 “同伴” 的机会,因为它可以继续煽动和忽悠更多人来与你作对,让更多人真的误以为是你的错、它骂得对。
如果维持现在的所谓 “黑名单” 功能,只是你看不见别人,却不知道别人还在下面骂了你多少,这不是自欺欺人么。
而如果把这一切全丢给所谓的 “管理员” 去处理,既加大了管理员的负担、也增强了管理员的权力。即便大家不怨苦不怨累,你也难保证得到管理权限的人不会拉帮结派、公权私用啥的。毕竟从人性的角度看,这就等于是在鼓励有管理权限的账号躲责任、却大肆滥用管理权限去整别人。久而久之,大环境就会更没秩序。
为什么要放弃 “双向拉黑” 这么一个如此好的廉价手段,而维持当前的巨大隐患呢?
凭良心说,你觉得现在的品葱管理团队 “团结” 么?这不是没原因的。

你提到的那个理由,或许可能是因为本站在编程问题上,“回复” 系统与 “管理” 系统用的是同一套代码逻辑。也就是我之前说的是程序员水平的问题。
而在支乎,即便拉黑,仅仅只是不能以艾特的方式回复,又不是看不到人,更不至于让你没法对拉黑你的账号有其它操作。如果品葱也照搬这套模式,管理员充其量只是无法回复拉黑自己的五毛,又不是看不到它,更不是管不了它。

所以,这其实就是程序员水平菜、却把风险和全责任甩给别人承担的问题。自己实现不了,却指望参差不齐的用户自觉遵守平台秩序。

想到这里,我开始担心本站的安全性……
对了哥们,我刚无意点了下支乎,才反应过来支乎的 “黑名单” 机制根本不是你说的这么回事——品葱的 “...

「“双向拉黑” 是双方都看不到彼此的言论」
确实是这样的啊。登录状态下确实是看不到的。也就不能踩赞和回复。
你说的自欺欺人,那是你单向屏蔽了他——但这样也能够图个清净。
说着就转对线争议了。心虚的要死。


这已经心虚到不是一般的境界了。
自己被人当枪、我暗损了它两句后,我后面每一篇新帖子它都要来插一脚,无论我谈的是啥。
我谈时事,它给我转集中讨论或转水;我直接发水区,它给我转到对线争议。仿佛我每一篇帖子都没有发对地方,都需要它亲自出手更正。

这种人在现实里怕是没人愿意与其打交道。
这已经心虚到不是一般的境界了。自己被人当枪、我暗损了它两句后,我后面每一篇新帖子它都要来插一脚,无论...


哈哈,你去看“搏击俱乐部”那个帖子(虽然好像你不喜欢那个地方),就大概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了。
哈哈,你去看“搏击俱乐部”那个帖子(虽然好像你不喜欢那个地方),就大概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了。


你第一次发链接时我就看过了。明明被人当枪,还在那跳得老高,越描越黑,仿佛是自己利用了别人似的;而人家真正搞事的,却从头到尾没发一声。

还是那句话,这种人在现实里只要被人看穿,没人愿意与之打交道。
明明被人当枪,还在那跳得老高,越描越黑,仿佛是自己利用了别人似的


對品蔥來說,你們都是一樣的,我們會盡可能一視同仁。

目前的政策,美國騷亂相關帖子都得進集中討論區。(這個等級是,即使是我發表評論文章,也會被無差別送進集中討論區)您的帖子如果不進,就是對其他人的不公。要是只留您的帖子在主區,代表品蔥對您有特殊待遇,製造特權階級。

選擇品蔥,就得接受這裡的遊戲規則。撰寫針對用戶的內容,就得接受進爭議對線區的可能性。否則,亦是對於其他人的不公平。爭議區的其他帖子,有非常多樓主的聲望,並不比您低。

上面幾位的勸告,大可多加參考。在我看來,他們都是真誠的建議。並不是如您所說的碰瓷或者罵街。若想陪伴正義哥,那亦是自己的選擇。正義哥可是品蔥太上皇,與多位高聲望用戶結識(結怨?)許久,如今也是逐漸恐怖份子。我想,從您的回應,已經預見了某些未來。

給韭菜兄:不隨便回復打擾人是基本的禮貌。歡迎您隨時盯梢本人的留言,時刻都會有驚喜。
給路過的你:其實這位韭菜兄的管理紀錄,沒一則懲處是跟我有關。兩天份的觀察(實際效果僅為停止聲望成長),引發如此巨大的怨念。各位管理,上觀察前可要當心這位仁兄了。
給正義哥:正義哥你這個淘氣的小可愛,要乖乖唷。記住,別再炸裂了。
這倒未必,對品蔥來說,你們都是一樣的,我們會盡可能一視同仁。目前的政策,美國騷亂相關帖子都得進集中討...


我没有 “疑问”,也不需要回复,更不想听到 “公平” 的高调子从根本不讲公平的人嘴里唱出来。
因为我的数个帖子并不是只存在从某个区转到讨论区这么唯一的一种方向,当然肯定不应该只有这唯一的一个能够被披上 “公平” 外衣的理由。
至于你明明说了 “不再回复”,却又在看到我的回复后修改了你的原始言论、改口并增加了你把我帖子转对线区这破事,我还是那句话,天底下没有任何既不提姓名、也不附链接的所谓 “大字报”。

我认为真正的 “一视同仁”,不应该把谁谁谁归为异端打压、排挤、孤立,尤其是在人家明明没犯事的前提下无缘无故把人家扯出来。反正我没见到这个用户在我的帖子下有任何 “太上皇”、“恐怖分子” 言论。而且即便有,那也应该是无缘无故把我这条主动发水区的帖子转到对线区那位的责任。

我既不公权私用、也不拉帮结派,不需要与任何人作伴,只与言论本身、以及特别能聊到一起的用户多一些交流而已。你看看我才关注了几个用户?而我的关注列表里面有你提到的这位么?
即便我与这位能在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上有交集,也不等于就叫 “陪伴”。我不理解有些人为什么偏要来瓦解一个并不存在的 “同盟”。
我到现在为止连人都没整过,即便产生冲突也全是走投诉流程。我对权限的使用,最多只是折叠过一两条,把与主题毫无关系的讨论内容写成回答的帖子。在权力面前,我能做到自控,无论这个权力是大是小。

我更不会一边在嘴上大唱 “一视同仁” 的高调子,一边却以权力威胁要孤立某某明明没有任何违规情况的目标。因为我面子薄。

“你们都是一样的”,确实是实话。
毕竟在想做皇帝的人面前,宰相与乞丐的命运没什么区别。

最最重要的是:是你自己把我这条帖子给转到 “争议区” 来的,是你自己主动给大家提供了放宽言论尺度的权限。以至于上面来了个碰瓷、骂街的,我也拿人家没辙。
所以,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作为一个处处把 “一视同仁”、“公平”、“规则” 这类字眼挂嘴上念的,应该是没资格以这种帖子下的个别言论作为整人理由的,是吧?
否则楼上都有人骂街了,为什么不被 “一视同仁” 呢?
我没有 “疑问”,也不需要回复,更不想听到 “公平” 的高调子从根本不讲公平的人嘴里唱出来。因为我的...


“太上皇”是他们给我起的侮辱性外号,连我这个ID都是因为他们讽刺我“正义人士”,就因为我指出品葱有不足之处并且看不惯他们乱封号。

他们非常喜欢联想,小心说多了真的被当成我的“朋友”了(笑)所以我就不多说话了。
“太上皇”是他们给我起的侮辱性外号,连我这个ID都是因为他们讽刺我“正义人士”,就因为我指出品葱有不...


我上文那段冷嘲热讽,差不多已经到了承受极限了。
我不喜欢叫你 “正义人士”、更不想叫你 “太上皇”,我知道你以前叫什么名字,只是我没说出来。
我觉得我们谈不上什么 “联盟”。即便是,任何一人都不应该被以这个为理由遭到整个平台孤立。
“连坐法” 的逻辑,从一个满嘴 “公平”、“规则” 等等词汇的人嘴里冒出来,真是可怕。
不然我为什么要提 “皇帝” 呢。

想到这里,释然了——在满脑子皇帝思维的人看来,确实就是看 “太上皇” 各种不顺眼。

我新发了篇水区的帖子,不知道这次又会被转到哪儿去。
而且我既然已经表达了自己看不惯个别得到半点权力就滥用的人之作风,看样子即便你我不是 “朋友”,我早晚也会享受到与你同等待遇。
我上文那段冷嘲热讽,差不多已经到了承受极限了。我不喜欢叫你 “正义人士”、更不想叫你 “太上皇”,我...


谢谢你。。。

没必要过多指责他们,把心思放在现实生活里吧。不值得。。。
我滴个天呐。
已经明确说过了 “不再回复”,但在看到别人的回复后,竟然又把自己已经讲出来的言论连续修改了五次。

明明很想说话,但是 “不再回复” 的豪言壮语已经扔出来了,此时低头的话会让皇冠掉下来,只好厚着脸皮把原始内容改来改去。

我该说这是开创了一种互联网时代的全新沟通方式,还是该说这是退回到了几十年前、两个人用同一张纸写了又擦擦了又写的方式对话呢?

我是有多贱呐,一大老爷们,竟然会陪着这样的一个人干这种事?
谢谢你。。。没必要过多指责他们,把心思放在现实生活里吧。不值得。。。


我哪敢呐。欺君之罪。
这也不是什么指责,我觉得只是吐槽性质。

正如楼上的吐槽:已经明确说过了 “不再回复”,但在看到别人的回复后,竟然又把自己已经讲出来的言论连续修改了五次。明明很想说话,但是 “不再回复” 的豪言壮语已经扔出来了,此时低头的话会让皇冠掉下来,只好厚着脸皮把原始内容改来改去。
这究竟是开创了一种互联网时代的全新沟通方式,还是退回到了几十年前、两个人用同一张纸写了又擦擦了又写的方式对话呢?
我到底是有多贱,竟然陪着这样的一个人,干这样的事。

这种尺度真的也就差不多到人家承受极限了,以其之前的种种作风而言,再重点,怕是得砸屏幕了。
天。。。又修改了自己言论。。。

老哥这次你被打成网军了啊。。。
天。。。又修改了自己言论。。。老哥这次你被打成网军了啊。。。


看来我错了,不是改五次,而是改十几次。
就这,还 “不再回复”。
嗯,倒是省资源。一百个回合下来,网页依然清爽。

不过,作为一个满口 “规则”、“公平” 的成年人,现在居然无缘无故试图煽动全体管理员来孤立人。
但凡过了十岁,一般也不至于干出这种事吧?
“他坏,他坏,大家不要和他玩”。

不知道这么多人一口一个 “姐” 是怎么喊出来的。
这些各种 “姐”,看上去跟习胖子手下那些各种盛赞习胖子 “有才华” 的场面,也没什么两样。

如果一个人明明很糟糕,但是位高权重,所有人愿意舔它、或不得不舔它……

以前没打过交道,印象还一直不错。
而在这个帖子下亲眼目睹一堆 “既当又立” 行为后,实在令人……
极品呐。
左宗棠骂慈禧骂得好:牝鸡司晨。

不过还好,目前的修改结果,已经开始急于撇清与自己当初力挺之人的关系了。总算是变相承认被当枪了。不知道这是不是跟我新发的文章有关,毕竟品葱并没规定谁只要敢提 “黑鬼” 二字,不管什么原因,一概观察三天。
我想,这种看到我发新帖就给我转区的,不至于偏偏这次就选择性地没看到我新文章吧?
虽然楼主的文章观点不是很清晰,但还是想点个赞同,但点赞按钮按下去没反应。

潜水了大半年,期间看到过一些不错的文章,但却几乎没看到过不错的讨论。感觉人们总是只发表新的观点,或者吐槽、讽刺之类的,很少直接讨论他人的观点。我希望的是能够看到观点的讨论,参与观点的讨论。从而获取信息或者锻炼思维。

这栋楼看下来后。不知道为什么,只能感觉到心情低落、无力,有“品葱也就这样了吧”的想法。也许换论坛可能比改进品葱更简单?但又不知到为什么害怕着换论坛。

想着“也许品葱还能挽救一下”,尝试写出品葱的问题所在。(现在正担忧这这些问题:“我是否是在浪费时间呢?”、“这篇文章真的能使品葱改进吗?”、“有人会看到这篇文章吗?”、“我会不会被抓走呢?”)

看到的有:
北美carl

观察原因 种族歧视……

单纯吐槽。
思想火炬

高声望的吸引力是品葱规则固有的加速趋向……这个问题确实存在。

看不懂。
品葱的管理员权限被滥用、品葱管理员选拔机制会导致管理员权限被分发到可能滥用管理员权限的人身上、且并没有对管理员的监督机制。

-------------------
(反复写下、删除到这里,突然就不想写了。浏览器又卡了。可能我只是想要发泄下郁闷,说说话之类的吧。品葱有了那么多的垃圾内容,那我把未完成的文章发出去也是可以的吧?毕竟写都写了,写出来的东西对于品葱还是有些价值的。还可以试探下人们的态度。我会被喷吗?)
虽然楼主的文章观点不是很清晰,但还是想点个赞同,但点赞按钮按下去没反应。潜水了大半年,期间看到过一些...


谢谢你。
但是希望你别来趟这浑水、别掺和这事了。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我其它文章,会比这篇被放进对线区、不让人赞踩的文章,更有意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