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为什麽错判了香港局势?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节录自纽约时报

香港区议会选举后北京再将矛头指向美国

赫海威

2019年11月27日

中国政府似乎对其支持者在周日的香港选举中获胜曾充满信心。

评论员们在选举前的一周里发表了不少直截了当的文章,称香港公众将在选举日“结束社会溷乱和暴力”,投票反对他们眼里的流氓和激进分子。中国官方新闻机构的编辑们准备好了报道,预测抗议活动将遭到令其难堪的惨败。

当周一早些时候,民主支持者在这个半自治地区的区议会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的情况变得明朗时,北京却陷入了沉默。大陆的新闻媒体甚至对选举结果大都未做报道。中国官员将他们的愤怒对准了一个熟悉的敌人:美国。

这个突然的转变反映了执政的共产党仍在设法搞懂其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之一。在香港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中,北京已有几次被搞得措手不及,被迫校准自己的宣传机器。

香港建制派在这次选举中失利后,中国官员诉诸了指责西方的惯用策略,这种民族主义信息能迎合国内民众。官员们几个月来一直说,抗议活动受到外国“黑手”操纵,他们一心想在这个英国前殖民地煽动暴动。

“北京非常清楚,他们在选举中输了,”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政治分析人士林和立说。“北京不得不怪别人,所以在这件事上,北京在指责外国势力干涉选举,尤其是美国。”

随着亲北京阵营的惨败情况逐渐明朗,大陆的新闻媒体没有对其进行报道。新华社发的一篇短消息只是简单地说,选票已经统计完毕,并指责社会动荡“干扰了选举进程”。

官方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政治评论员许钦铎说,不报道可能至少部分是一种保全面子的做法。他所在媒体的官网只刊发了新华社的简短报道。

许钦铎说,“人们认为这是中央政府的失败。”他指的是民主派候选人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中的胜利。他说,他不同意这种看法。

许钦铎补充说,新闻媒体的沉默表明,政府尚未决定如何回应。“在如何回应选举结果,以及我们将怎样描述这件事的问题上,可能还没有结论,甚至缺乏共识,”他说。

北京的政治集团在预测选举结果上的失败,也引发了人们对中共对香港政治力量了解程度的怀疑。有一种隐隐的抱怨认为,习近平的政府误读了抗议者的不满,低估了香港民众的愤怒程度。

全文详见连结

在多次民意调查之中,早已显示香港民众对于林郑与港府,都存在巨大不满。然而,北京为什麽错判了香港局势?
牆内现在窒息式的言论环境,以及不断被煽动的民族主义情绪。你认为,是否加剧了双边讯息流通的困难?
目前中国网路上,正进行香港选举结果的清洗与噤声。你觉得,将来牆内舆论的走向对香港议题的讨论,将更加严厉,还是会稍微宽鬆?
已邀请:

在多次民意调查之中,早已显示香港民众对于林郑与港府,都存在巨大不满。然而,北京为什麽错判了香港局势?
牆内现在窒息式的言论环境,以及不断被煽动的民族主义情绪。你认为,是否加剧了双边讯息流通的困难?
目前中国网路上,正进行香港选举结果的清洗与噤声。你觉得,将来牆内舆论的走向对香港议题的讨论,将更加严厉,还是会稍微宽鬆?



1.前面的回答已经说的很好了,信息反馈的困难是困扰所有专制国家的通病。
2.讯息交流的困难根本上来自于墙和审查制度本身,民族主义情绪是前二者在宣传的配合下所煽动的,更多地是结果而非原因。不过民族主义情绪确实反过来强化了这一隔阂,在立场先行的当下,任何能支持自己立场的信息都会自发地被狂热民众传播,而不利于自己立场的信息则会被贴上“不真实”,“反串”的标签无视掉。
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不论墙内墙外,还是在香港前线的警察与抗议者,都没有办法掌握这件事情的所有细节,我们所得到的信息很多也是通过媒体与互联网转达到我们手上的,而这些信息很有可能相互冲突,选择相信哪一方的信息本来就是一种立场选择。“讨论事实而非立场”是不可能的,我们所相信的事实本来就已经是我们立场的一部分。
3.墙内舆论管制不会放松,尽管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与官方不一样的声音,但在严格审查制度下,不会对整体形势造成影响。何况,目前国内大多数不同声音并不是在支持香港、支持民主,而是在谴责中共处理香港问题的失败,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民族主义的表达。
Geena 🐱🐶
关于北京为什么误判,大家都分析好多,我来当一下总结狗吧:
1.从党政内部信息链角度:花子剌模信使问题,呈送上去的信息迎合上意,报喜不报忧。
2.从党政内部人心角度:给屁民洗脑洗多了把自己也洗得深信不疑了。
3.执政能力低下:跟1和2有关系,也有这些官僚自身水平的问题。

但是这里,我也想追根溯源一下“建制派必赢”这个一手信源是哪里出来的,官员参考的是什么信息。
香港的国际关系学者,曾经偏建制现在与建制保持距离的沈旭辉在fb提到:“西環指揮既配票制度超級完善,亦有用大數據,只係當事人都未必知。據建制朋友私下講(當然自己FC)......由於選委議席係西環重要KPI......”
由此可以看出,中联办和建制派他们自认为对香港的舆情研究体系非常完善,也提到有用大数据。
据此,我猜想一定有亲建制的智库参与其中。一个是隶属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的[香港民意调查中心],梁振英、张志刚等高官富商曾经担任理事。二是[香港研究协会],前会长是江苏省政协。这两个主要是亲共报纸在引用,也曾被指责调查民意来为建制派配票。其次,我猜也一定有类似Cambridge Analytica之类的大数据公司在偷窥香港人的数据来调查,甚至针对性发放假消息引导,至于是国内公司还是外国公司,还是国内公司买了国外技术,都会是大瓜。此外还有什么其他“研究”,也许王立强向心会爆料......

双方沟通困难:
审查封锁、极端爱国主义当然会撕裂舆论,但没有这两者,现今的网络生态本身也是促进撕裂的,骑劫正常对话的。
网络和社交媒体帮助了人们一窥平时可能根本接触不了的人群的生活,但暂时还停留在单纯的较低级的交流,审美审丑,美食生活。
即使没有审查,对于政治理念这种复杂一点的交流本身就是困难的。因为政治理念是基于教育、经历沉淀而成,不是短平快的社交媒体能辩清楚的。例如“集体主义”好还是“个人主义”好,可以讲就是小粉红和品葱用户分歧的理念基础。
总的来说,我还是认为你不能改变对方因其背景形成的理念,但你能帮助解读背景、寻找共同点拉拢他们。例如与粉红就不要形而上的谈政治理念,就谈具体政策就谈具体执政。不想被强拆、不想被黑警打,是人人都懂的,不要轻易堕入粉红被党国教育的宏大叙事中。

墙内对香港的言论:
如果党国服软,可能会放松。但感觉党国是想一条路黑到底了。
(哇第一次在品葱被邀请!)

谢邀

只要知道官僚的组织行为,带入中联办的视角这个问题很好解答。

如果你是中联办主任,现在香港100万人上街了,请问你怎么把这件事报告给中央?

A:承担责任,承认自己对港统战工作的失误

B:认为过错出在中央整体的对港战略,而不是中联办本身工作失误。

C:境外势力、泛民势力、港独势力合伙搅乱局势

你一定会选C,任何人在犯错的时候都会本能地将原因归咎于外部因素,这是人性。

好比你上学迟到了,你老师问你理由,你不会说我昨晚玩游戏、看剧睡晚了,你会说闹钟忘记定、老妈没叫我起床。

所以中联办向上反馈的时候一定会本能地强调乱港头目和境外势力的影响,信息的失真就在于此。

缺乏新闻自由的环境,信息在官僚部门各层级间进行传递,传递负面信息的人会被首先质疑忠诚度,这就是为什么北京错判了香港局势。
泽渡真琴 退职老法统。不再发言,静待葱友再造品葱新共和。
我最近在看成语故事《道路以目》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周厉王施政暴虐,受被他宠信的大臣荣夷公唆使改变周朝原有的制度,把平民赖以谋生的许多行业,改归王室所有,一时间民生困苦民冤沸腾。 

召公就对周厉王说:老百姓已经受不了啦。

厉王不听劝谏却采用特务手段对付人民,他派人去卫国请了很多巫师,在首都镐京川流不息地巡回大街小巷,偷听人们的谈话,凡经他们指认为反叛或诽谤的人,即行下狱处决。这样一来,举国上下不再敢对国事评头论足了,就是相互见面,也不乱搭腔,而是道路以目。

周厉王高兴地对召公说:我能够统一思想,不再有人敢胡言乱语。

借这机会,召公就发表一通常常被后世引用的高论:「您这是强行封老百姓的嘴,哪里是老百姓真就没有自己的想法了啊。要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老百姓也是一样的道理啊!」当然,这番话周厉王听不进去,老百姓还是敢怒不敢言。

3年后,平民们最终不堪忍受,自发地组合起来攻入王宫,把暴君放逐到一个叫彘的地方。这个事件史称“国人暴动”。国人暴动后,周厉王已无法回到镐京,太子静也不能马上继位为王。在这种形势下,召公与周公代行王政,并改称年号为“共和”,史称:“周召共和”。

共和行政是中国历史,尤其是编年史上的一件大事。正是从共和行政开始,中国的历史有了确切的纪年,从此一直到今天,千百年来不曾间断,是中国历史得以保证延续性的重要开端。按《史记》卷十四《十二诸侯年表第二》,共和元年,岁次庚申,即公元前八四一年。
守法刁民 擁護專制的人未必不清楚專制不能自圓其說,但這就像煙癮一樣,縱使勞財傷身,但只要有那麼的一瞬間讓他感受到愉悅,他就永遠無法割捨。
谎话说多了,连自己都信了。从心理学角度上讲,人为了说服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往往会选择自欺欺人地活在自己所虚构的世界观当中(港人就是港独,全世界都见不得中国好,要遏制中国崛起,世界上没有正义只有利益,只要宪政民主法治自由中国就会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埃及、津巴布韦、委内瑞拉……)久而久之,原本这些哄骗韭菜的话术,说谎者自己也信以为真,并且在这个虚构的世界观上作出决策,赵家的决策机构大概是这么认为的——港人以反送中为名港独,所以港人大多数都是不合道义的,虚伪的,既然香港都是一群心虚理亏的乌合之众,沉默的大多数港人肯定是不会支持他们的,这个世界上除了赵家以外没有正义,只有利益,而且小圈子的选举规则是有利于亲赵的建制派,我们只要对建制派的人晓之以利,最终大选结果必然是建制派大获全胜,然后极少数暴乱分子趁机搞事,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出兵镇压,替天行道,到时候再顺便推行一国一制,也就水到渠成。
Kanade #原品蔥用戶 #杜美心 #還願 #雥廑軿謏黌潿獼
事實上回歸後,香港人完全感受不到甚麼榮耀。
中共總是說中國強起來了,香港比回歸前更好,你看看港英時代香港是二等公民……
其實早在二戰之後,香港政府已經對本地華人放鬆,甚至允許從政、住半山、去圖書館……
當然一部分是日本人留下來的,這要說到當年日本是打著大東亞共榮圈的名義佔領香港,自然要廢除港英時代一切對華人不公平的政策。
而二戰光復香港後英國人也沒有改過來,也就促成華人地位提升。加上一系列本土政策,尤其是公屋,使廣廈千萬間,解決衣食住行問題,甚至有公平公正公開的制度。
然而回歸後都改變了。
以前你是香港人還可以當公司高層,回歸後反而不行。
我有很多朋友都在中資公司工作,一旦升至某個層級,香港人員工就不能再升,上面都是中國直接派下來空降的主官。
官場更加是,能坐上去的都是中共欽點,而不是像回歸前能力先行。
一切一切都變成香港人是二等公民,中國人才是一等公民。
不是中共你大喊口號就可以改變,因為香港人是切身感受到這種轉變及威脅。
更別說住屋問題、醫療問題,大部分都是中國惹來的問題,但政府就因為政治理由不能指是中國問題,結果拐彎抹角的扯東扯西。
治標不治本,病永遠不好。香港各項問題惡化,香港官員不解決,中共還怕你死不去,再請庸醫加多兩錢藥,不死至奇。
然後中共只想聽好消息,有人回報香港有問題,就將提出問題的人解決掉。
想要愚民,最後連自己都愚掉了,就是這麼簡單。
古來亡國之君,大多數都是身邊小人太多,馬屁太多,聽謊言只會爽一時,最後亡國靠夭夭。
中国网警巡查执法 岁静网警。由于没有查水表经验,被领导发配到夏威夷度假。
今天看了@荣誉非国民 在tg群里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

事实上,中共可能不止误判了香港局势,对全国的舆情、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一系列事情都误判了。

由于中共体制庞大,官僚主义盛行,各级的舆情部门都在糊弄。上级爱听什么,他们就往上报什么。这就导致最真实的舆情、老百姓的想法无法传达到上级。或者说,即使上级知道,也无法确定到底民意是什么,只能给一尊报喜不报忧:一尊不是那种爱听反对声音的人。所以自然的,一尊听到的就是他想听到的。他自己根本听不到社会上的呼声。

由于一尊身边的官员大多数是拍马屁上台的或者是他的亲信,所以他也不能准确判断党内的声音。这就造成了一尊手头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准确的情报。而我们都知道,现代社会离不开信息,所以一尊才会在没有准确信息的情况下纰漏百出。

要说一尊就完全没有准确信息吗?我看也不是。一尊肯定多少是知道舆情部门的人在糊弄的,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他目前只能这么做。或者说,他只能相信他的舆情部门。
jhg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上面的朋友已經從中共的決策和情報方面進行了定性分析,
簡而言之就是同溫層效應,報喜不報憂。

我在這裏提供一下定量分析,並分析一下區選前的局勢,
解釋一下中共的自信從何而來。

先來看一下上一届區議會選舉(15年)的一些基本數據。
受雨傘運動影響,投票率為47.1%,已經是自99年以來最高的投票率
(估計也是史上最高,但沒查到更早的數據:
https://m1.aboluowang.com/uploadfile/2019/1126/20191126051313138.jpg)。
建制得票54.2%。

本届選舉,有413萬選民登記。
假設本届投票率比上届增加10%,建制可以取得50%的選票,相當於413*0.571*0.5=117萬票。
事實上,本届建制派取得約120萬票,與此數字相當;
假如投票率確實如中共預想,則縂投票為235.8萬,建制得票必然比泛民多,
即使不能如15年般大幅獲勝,保證小勝也如探囊取物。


區選前的形勢,按照中共的價值觀,也是有利於建制的選情:
1. 示威者發動的持續一周的黎明行動嚴重堵塞了交通
(十八區幾乎每一區都出現路障,最重要的過海隧道紅隧也被癱瘓,
巴士擋風玻璃被凃污後無法行駛,多個地鐵車站也被破壞),
市民因返工受阻而多有怨言。
2. 示威者暴力升級,11月11日和12日分別有老人被火燒和磚砸,一危殆一死亡。
3. 警方自11月17日包圍理大之後,采用圍點打援的戰術,
拘捕近二千示威者,包括大批勇武,使市面暫時平靜,彰顯了政府止暴制亂的決心和能力。

綜合以上考慮,中共自信滿滿,區選手到拿來,以至於連安排臥底攻擊票佔使選舉提前中止的Plan B也沒有考慮。


可惜,中共完全錯判了香港人的價值觀:大部分香港人對公義與生命的重視,遠遠超過物質財富。
示威者堵塞交通破壞公共設施固然違法,
但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以重兵攻打中大和理大,以及各種暴力而血腥的拘捕,
皆是文明社會中無法忍受的罪惡。

此外,11月18日至20日警方對聲援理大的示威者進行的大肆拘捕,
雖然成功震懾了示威者,使市面暫時平靜,
但卻也使市民更關注區選,決意用選票懲罰政府。

11月24日區選當日,許多票站從7點半開始就出現人龍,更有許多人從加拿大和英美趕回來投票。
最終投票率高達71.2%,比上次區議會選舉大幅增加24%,
非建制得票160萬壓倒了建制的120萬鐡票,取得近400個議席,
在全港18區奪得17區的控制權,在黃大仙區甚至全取所有議席。

總而言之,奸有奸輸,天佑香港。

更多參考資料:
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大數據-區選投票率料破紀錄超-60-ᅠ少於七成建制鐵票仍有優勢/ 
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究竟區選算唔算大勝/
謝謝邀答。

關於中共錯判形勢,很多蔥友都說了我的心聲,我就不補充了。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在這數月間的對港策略一直沒變:北京武力恐嚇,港府冷待民情,警察大權在握,用新疆反恐模式打壓。這種堅持是源於國力自信?還是源於恐懼其威權形象被打破的外強中乾?我覺得似是後者。

至於選舉結果新聞很少,只是恰好這次選舉結果無法說謊而已。

網絡時代加大了愚民的國家信用成本和失敗率。 畝產萬斤式的謊話,說出來可能不僅會被國民fact check,也會在國際上詒笑大方。牠既不能扭曲選舉結果,只能沉默冷待,思考反擊方法。

一天後,方法就出來了:說民主派妨礙選舉公正。例如泛民選民故意反復排隊拉長隊伍,不許老人先進票站等,把小的事件和枝節事情放大,污名化這次選舉。

殊不知港共種票、賄選的方法早被港人傳遍國際了。

兩大保皇黨、大公文匯兩報,以及大陸官媒口徑一致,自然不是說給外國勢力聽的,是愚弄國民:令風中凌亂的粉紅們抓到一根稻草,以為找到了可以打的稻草人,用來維持中共的謊言。
rgjdwte 愿有一天我们可以重建民主自由的国家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古人诚不欺我。

坐在高位上的那位,早就沦为了跳梁小丑,而不是一位狡猾聪明的大独裁者,越到他那个层级,或许越得不到真实的信息。也就是为何最近这些事情的操作都越来越烂,失去了一个正常独裁者对形势判断的能力。

信息真实是十分重要的,不论是独裁政权或者民主政权,我们没必要把这群独裁者相像得太聪明,乡骗镇,镇骗县,一级一级骗到紫禁城,他的书案上。

我们看到的是鼠疫可能席卷全国,在他的桌案上文件里,也许只是简单一行字,虽出现的病例,但整体风险可控。从而影响到全国的决定,比如防疫预算,防控等级,是否要告知民众。

如果以游戏来说,最形象的应该是假设你玩钢铁雄心,你面板上看到的信息全是???或夸大的数据,你不知道你的士兵到底怎么样,国家的内政又是怎样,有可能他们组织度,装备有多少,到底有多少人。假设他是一位没有经过历练的独裁者,是偶然得到政权的幸运新手。
他又会做出什么判断呢?我猜,大概会是我们优势很大,A上去就赢了。关于这些问题都是这样,也许香港200万人大游行,在人家的报告中是香港200万人要求中央立即通过送中条例。

即使是一位从底层爬上来的独裁者,例如毛,他们也许能够闹清楚真实情况,但是数据失真是肯定的。能失真到什么程度,就要看这个国度整体的独裁维持了多久。独裁越久,信息的失真会越来越严重,直到王朝周期来临,他们被反抗军打上家门才会意识到,原来我的认知都是错的呀!
为什么错判?
因为武大郎开店啊,所以只能一起犯蠢了。
凡是独裁政府,最终一定是这个下场,没有反馈机制就像塞了耳机的人在唱歌,因为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所以歌声就变成荒腔走版,就算本来是个金嗓子都没用。
而这个恶果,又是所有甘于忍受奴役的人的共同造就,他们受害于自己的软弱,为了苟活而苟活,在地狱里互相拉后腿,那些聪明人也只能装蠢,如果足够幸运,他们可以欺骗后逃离,如果贪心不足,他们会发现打击兜一圈回到自己身上。
所以你看到南明秽史里面无比的丑恶让人难以卒读,即使仍然有一些闪光点,仁人志士都显得更加不值得,太可惜,活该被他们鄙视的野人蛮夷更鄙视和轻蔑。如今仍然是这样,他们开始震惊了,真实的信息不再有,因为没有正直的人,这本来就是逆淘汰的过程,好人善人是活不下去的。他们要绝对忠诚,实际上只能有绝对的马屁精。他们甚至被自己人欺骗到一个假的幻觉中,不断用更多的谎言去圆谎,直到最后崩塌——敌人兵临城下.
从计划生育到非典,低端人口,煤改气强推,雄安千年计划,猪瘟扩散,无一例外。不过这些仍然赶不上大跃进三年人祸的程度,党必须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他们可以修改历史,抹去记忆,于是血真的可以白流,新生的一代仍然变成虫豸,世界会好吗?还是会越来越坏?
所有的独裁者都在永恒的恐慌之中走向灭亡,他们也心知肚明所有人都在等待他们死亡的一刻,然而他们仍然捏紧着上吊的绳子,垂死挣扎,也要拉着所有人一起走。
港人 曾在北京工作的香港人
明明都有港大科學的民意調查了,翻牆看一下有多難?
mastodon看到的,不能贴链接因为站长不允许。

“昨日見到一個在港府工作的朋友,跟他聊了聊,他本來是做推廣大灣區青年政策這部分,選舉前也有做民調交給上面,情勢當然不容樂觀。但中聯辦盲目自信,覺得自己已經做好工作,都是鐵票,所以根本不理他們,跟北京報告建制穩贏。這個就解決了我的一個疑問,即11月頭的時候,大公文匯尚在談未止暴制亂之前不易區選,呼籲延後,但到了十一月中,即三罷事件之後,有市民出來撿磚頭開路,中聯辦真心以為民意因此逆轉,市民忍受不了示威者行為。前兩日外媒報導幾家官方媒體事先已寫好建制派贏了區選的稿子,證實了以上所有。”
香港的民意反弹始于中共2014年的背信弃义。中联办如果要如实向上反映香港民意,一路追及责任,就不可避免地追究到习近平本人头上。这么触霉头的事谁都不愿意做,那就合起伙来欺上瞒下呗。

习近平强化个人专权,那么花剌子模信使就必然大行其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情报工兵 死亡让你我永不分离
权力的核心是人事。如果权力者本身就有倾向,你不能揣摩上意,权力者根本就不会用你。因为正向利得来自于站队,所以下层一定是顺着头上各级权力者的意思扭曲民意。结果就是哪怕最高权力者对某件事态度中立,甚至是所谓的开明专制的皇帝,下层官员也一定会投自身上级所好扭曲民意。
而改变这种现象的方法就是民主。因为这种制度下认清民意的党派才有正向利得,任性的党派会下野甚至众叛亲离。
当然民意不等同于真理,所以民主并非最好的制度。但目前专制肯定是最坏的制度,因为下级官员本身智慧与民众等同,却因为站队需要连真话都不能说。而且各级官员层层揣摩上意,对真相的扭曲程度比小孩子玩的传话游戏还要严重
苏维埃督战队 Aby kraj ojczysty mógł awansować! W przeciwnym razie zastrzelę cię.
我曾说过,习总从来没接受过系统全面的传统民族主义教育,他在本该接受教育的黄金时期,赶上了史无前例的大革命,并在阶级斗争和解放全人类的意识形态灌输中度过青少年时期。他所对标和崇拜的人,有且只能是他少年时思想的灌输者-毛泽东。而他的目的,也只能是继承毛的意志,继续将「全人类的解放事业进行到底」。因此他在对抗「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时候才会狠话頻出。上有好之,下必甚焉,谁敢跟伟大领袖对着干,敢对美国示好妥协,那就一定会在伟大领袖心目中落得个「投降派」「卖国贼」的处境,轻者贬官外地,重者双规下台。习总身边没有「花剌子模的信使」,他自然会花剌子模王上身,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同时滑向一败涂地的深渊。
天空深處 香港人,反極權,重公義,爭自由
傳聞北大人建立一個所謂「危機應變辦公室」, 又傳言要換中聯辦官員。

某程度上, 危機出現就是「理想」同「現實」有好大差距。北大人以為他們的「理想」,就是香港社會的「現實」。

例如什麼「擁抱祖國」、「偉大復興夢」、「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沉默大多數都是支持和平」、「阻路會民意逆轉」...這些只是北大人的「理想」,但卻將之視為香港社會的「現實」

但偏偏香港社會不太接受以上「理想」。甚至很多時候不論什麼事情都只要是政府實行,都只不過是希望成為「一國一制」,或將一些香港視之為必然的價值給破壞。

而香港不少人心中所想,只是保持各種優良制度和價值,不被各種土共的壞習慣入侵。這是不少港人的現實,但北京卻將之視為「獨立」、「外國勢力煽動」。

曾經,一國兩制,是「擁抱祖國」、「保持香港價值」兩方面理想的共識,但現在看到的是:講求一國先行,什麼港人治港都是一紙空話。特別是維尼上台,一切都令港人覺得,原來一國兩制,不過是南柯一夢,原來一切都是希望將香港人馴服。

殖民地時代的確沒有現在的「民主」,華人某程度的確較低一等。然而,請不要忘記, 當時很多不同改善社會的議題,甚至是選舉, 也是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大勝。當時亦有很多救國愛國心,支援國內的事情,但是現在換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唾罵, 還有就是越來越多政治制度上的污染。試問, 香港人又怎會不反對北大人的理想?
周朝先 我出一個方案大家來研究
因為習近平不會翻牆,我猜他也知道國內監管重重,新聞都在亂搞造假。但是因為不會翻牆,根本不知道去哪找真相,周圍的人甚至內參都沒人敢跟他講真話。有些老幹部被身邊的人照顧的很好,茶來伸手放來張口,連上網都不會,更不用說翻牆了。

網上不是有笑話,北韓有連外網的信號,只有一個,大家都猜到是誰了,哈哈。

馬英九之前被台灣這邊的電視台批判過,說他是“看電視、看報治國”。

大家仔細想想,如果電視台跟報紙都是經過“領導”、“審查”,那表示連最後一道“看電視、看報治國”的防線都垮了,一定會造成信息堵塞,結果又怎麼不會是災難?

我看他就應該天天來看品蔥

習明澤真是英明才資助品蔥
维尼杀手 枪在手跟我走杀维尼抢城楼
我到现在为止最自豪的政治预测就是我在当时还没有“小学生”,“初中生”形容包子帝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小学学历。再一想,因为中共的独裁政体在位的不可能是像马克龙那样的年轻人,权力错综复杂的时候肯定是一帮同样年纪的老人。。。问题大了是吧?事实上在这几年搞出恶心事情的领导你去认真看下他们的简历,基本上都是文革导致10年没学习的。这年头10年没上学的都只配去流水线,你告诉我要被一帮60岁的流水线工人统治?没什么好说赶紧肉翻了
免於恐懼的自由 Freedom From Fear
他的那一套放在之前的每一年選舉都會大勝,只是今年不同了。

北京誤判了兩個事情:
1. 投票率竟然達到71%,如果低於60%都會大勝
2. 有小部分親中票居然倒戈了(我估計是10%左右)

林鄭只是第二功臣,首功應該是香港警察
Badguy Tried to be a good guy,but it feels good to be a bad guy.
謝謝邀請。
鹿兒姐姐提的問題都很有價值,我也向大家學習了不少。
我想北京低估了享受過自由的人維護自己權利的決心和政治意志,也是讓他們忽視民意調查的一個原因。

以第二個問題來說,除非牆再加高,否則應該是對信息流通沒什麼影響。牆內媒體用詞再不堪,在面對香港人免試入內地大學,大灣區買房等消息這樣的待遇落差時,反而會使一部分極端民族主義者動搖。

第三個的話,以各個黨媒近期動向來看,最近茂名發生的事情也正是最讓他們擔心的,我想輿論封鎖將會繼續。

講個題外話,最近很有意思的是,紅到底且稱我們為「暴徒」,「暴青」,「異類怪物」的的全國政協委員,星島日報老闆何柱國最近卻登自己報紙頭版,對普遍被認為縱容我們的李超人釋出善意,同時張建宗也說年輕人是下一代的希望,港共或許在內訌?
前面大家都说了“中共被蒙蔽,盲目自信”的原因分析。有些观点我都蛮赞同的,不过我想说说另外一种可能性,不一定对,就当作一种可能性探讨。因为就算中共被蒙蔽,香港政府总应该大致了解香港的基本民情,从正常来讲不太可能会离谱到跟实际民情完全相反的层度。因此,实际上中共和港府是大致知情的,知道大概率会输,但如果不选,剥夺选民权利,会更失民心,而且香港可能更混乱,延迟选举也一样,到时候反而民主派更得利。只是可能没有料到会输的这么惨。
但即使输惨也比不选要好,不选的话会立即面临国际压力和香港内部更高的压力。另外一方面,中共本来也想测试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港府被唾弃的情况下,到底还有多少香港选民愿意为港共投票。从利弊来衡量,中共最终和港共一起选择了准时选举这条路。
可能離題

很多言論指出北京資訊錯誤的問題
那假設他們資訊有60%真實,今天的事情發展會有多大的不同呢?,,,以他們的腦子來看大概也差不多吧,,,

中國的問題若沒影響到西方賺錢,西方才不會理你呢,,,64幾次也一樣


現在香港只是暫時還有地位,始終沒人估到黨的愚蠢程度有多低的下限,2046離現在也沒差幾多年,現在己經提早響警號了,等西方經濟與中國(包括香港)斷開後,屁才理你,,,, 不要說西方壞,怎麼說人類於是人類,你自己也不會親自去非洲參與他們的內戰,自己過得好就越難得了,除非你得到的比付出的大,其利益不一定是錢,很多因素也可以,視乎國民質素水平注重點不同


香港人也很多肉身逃亡了
据说,拿破仑收缴了所有法国报纸以后,只看外国报纸。

我看桂枝瓦房店领导人素质应该达不到这个水平。
要看也是看中文内参,但是,内参也是拍马屁的。
内参敢说香港闹翻事因为习juicy的政策不好吗?

历史真相淆:
🐱juicy当初和歪果仁记者Snow的谈话中,认为希特勒是被墨索里尼玩弄的傀儡,不是大人物。
后来🐱juicy又认为自己在国内那套权斗能用在和老大哥赫鲁晓夫的斗争中,连共产主义阵营全都瞧不起中国共产党都不知道,于是又快输掉了底裤。

习juicy如此崇拜猫,落得和🐱一样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结局,一点也不奇怪。哈哈。
🐱juicy也至少知道得罪了苏联就不同时得罪美国。
之前习曾经在我家乡干过十多年,以他在本地的劣迹斑斑,12年他能上台当主席这事本身就很不可思议了。。。
看起来就像晚清的鸦片战争一样,一直形式大好,然后突然就输了,被迫签订条约
我不認為中共是誤判局勢,
中共不會無能到連有效的民意調查都做不出來吧?
其實連民調都不用做,目測一下街頭人數和抗爭狀況應該也能判斷出局勢了。
難道共黨已經忘了太陽花運動就足夠讓國民黨大選崩盤?何況是催淚彈飛來飛去的反送中!

本來還等著看中共什麼時候要宣布選舉無效,
但是幾天過去了,除了幾篇基本的譴責文章外好像沒什麼大型的挑釁行為,
故判斷是藉由選舉釋放香港的社會怨憤,冷卻事態,
估計應該是共黨受不了想降溫了。

前面這麼多的機會可以平息事態,
結果硬要搞成這樣也是真有你的,共共。
修宪以后 他真心觉得全国山河一片红 所以就翻车了呗 明年台湾再翻一次 看看能不能把他打醒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神经系统出了问题。梁家河干部通过控制军队控制白区党有严重的后遗症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活在谎言中 有时候就真把谎言当事实了 底下的人也只会阿谀奉承 就像习近平误判川普一样 以为川普只是说说而已 没想到贸易战就真的打起来了
这篇文章我也看到了噢,twitter上我也看到类似政评
就是北京活在自己制造的propoganda里自high
根本看不清外界形式到底是什么
没能对此次选举做正确评估

请问香港事件开始以来,北京哪次做出了正确评估了?
这一次还这样我也是醉了
投票开始前我以为北京会想要趁机暗箱操作一下的
结果没想到北京是懵逼状态,醉了醉了
没有误判 没有误判 没有误判

 40%的建制票已经说明一切了 中央各种能用的资源已经用上了

柯文哲说的好 不是没有操作只是操作失败了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专制政权永远有情报数据不准确的问题。
任何对现行政策的反思都会被认为是不忠诚的表现,所有提供信息的人只会报告上面想听的东西。
以前江湖时期,领导人至少还能听取不同意见,内参有时候也会把冤情递上去引起重视。现在习近平大权总揽,任何事情都要向他看齐,听他指挥,否则就会丢饭碗甚至下狱。这样的领导当政,对时事的了解再离谱都不足为奇。
諸夏 國家,民之僕從
共匪上層被蒙蔽是不可能的,對香港局勢和各方情況的掌握共匪應該是最全面的。

問題出在決策者自己的選擇上,作為皇帝聽不進忠言,只喜歡拍馬的讒言,決策部署錯誤是非常正常的。

歷史上,能聽得進忠言的皇帝太少。

香港之亂,人治之禍。
sanjo just a ordinary person
经过20多年对香港的统治,gcd自以为香港和大陆内地一样好忽悠,只要喊喊口号就能让人们忘记“饥饿”。但他们忽略了香港和世界的连联系的紧密程度,换句话说香港人都是见过世面的。
错在香港现在还不是说你有最就有罪的地方…
作为党员,我害怕被洗脑,于是研究了很久心理学,发现要给我洗脑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我去给别人洗脑。所以最坚信社会主义,公有制,人民民主专政的,恰恰是上面这些人。一个人用这些理论去理解现代社会,去践行他们的思想,出现误判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不覺得他們誤判情勢

我認為他們對情勢清楚得很,
他們也很清楚再繼續這樣下去只會招致更大的反彈,
可是為了手邊的利益,為了維護共產黨的統治,為了避免認錯之後所要承擔的責任,所以只能一條路走到黑
中共之前有多次可以解决机会,不强推修例什么事也没,612后马上撤回就能平息,搞成这样真是服了中共。生育政策也是中共决策的一个大失误,之前就有很多人如易富贤反对一胎制结果被在互联网上封杀,因为低生育率造成少子化、老龄化会对未来中国经济带来不良影响
fdsjlg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说完全误判其实还不至于,毕竟建制派还有41%的得票,本来以为是大比分完全碾压的,说明他们误判其实应该还是有点根据的。不能太低估对手的实力了。
Dua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上面的说得都非常好,主要是极权主义体制信息传递的封闭导致回音室效应,谁也不愿意当忠臣。
另外中共高层也高估了建制派的作用与影响力,建制派的统战只有在怀柔政策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习总书记惯于以敌我斗争思维看待问题,这些建制派就很难发挥作用。按照建制派的话说,把所有有不同意见的人都打入敌人那一边,还怎么搞统战。
感觉如果是消息没有传过去不太可能,如果真的这样那就太可怕了,意味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事情会误判。

一路发展过来所有的决策都在激化矛盾,感觉要不然是有人想搞包帝,要不然就是他真的蠢
现在搞到这程度相当于已经失控
有判断出亩产万斤的历史,有判断川普是个蠢包的强大自信,有扛二百斤肩都不换一下的伟大领袖,做出什么样的判断都不奇怪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匪谍现在想补牢,应该会在泛民里面搞分化,以及各种歪曲想让hker割席,对hker来说又将会是一重劫
伊朗废青金日成 暮霭晨晨楚天阔
因为执政能力低下。

参考去年贸易战,美国出招之后中共完全是应激状态,时而默不作声,时而泼妇骂街,可见中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不要高估这个小学生领导的犯罪团伙的智商
ximingze 当朝第一大公主殿下
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1. 向习汇报香港情势的人和操控国内舆论的是同一批人,习没有其他消息来源,或者有他也不信任。
2. 这几年的言论打压导致即使内部汇报,内参这些说真话的人都少了,风险太大。
3. 北京驻外的机构都是美差肥缺,包括中联办,这些人本身很多是关系户,业务能力较差,也不想发表独立意见得罪人。
謎之自信,偏聽偏信,故步自封,執迷不悟,他們騙世界,騙著騙著連自己都繞進去了。
四万万自信 毛病不改 积恶成习
 因為維尼擁有4個自信,當初認爲從俄羅斯進口豬肉可以定點打擊川普的時候,可以引來非瘟,現在對於香港他又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以及蜜汁自信和智商自信
赵弹呼叫壬 你错了、我唔係理客中、我係反贼嚟㗎。
孢孢和他的班子們忽悠著、忽悠著、把自己忽悠瘸了。
北京并不一定不清楚
政宣这种事本来就是需要嘴上犯蠢煽动屁民的

在多次民意调查之中,早已显示香港民众对于林郑与港府,都存在巨大不满。然而,北京为什麽错判了香港局势?
牆内现在窒息式的言论环境,以及不断被煽动的民族主义情绪。你认为,是否加剧了双边讯息流通的困难?
目前中国网路上,正进行香港选举结果的清洗与噤声。你觉得,将来牆内舆论的走向对香港议题的讨论,将更加严厉,还是会稍微宽鬆?


1、北京错判局势错多了,整个反人类活动都是错判。他以为自己可以不是人,他怎么可能逃脱?:)

2、双方讯息的流通目前倒是还没变得更困难,至少墙内是在沉默,沉默就是知道没法回应,这个了解讯息的途径还是在的。讯息不流通甚至相互抵触的讯息,站在自由世界看大陆这个表现还是有不同的。

3、国内路线就是继续斗争,要搞更大的更深层的斗争,“红脸出汗”的斗争。所以,一定会是更加严厉的。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感謝邀約,第一次知道有這個功能。
因為阿爺不會翻牆,如果他會翻牆,中聯辦的人會通通被他吊路燈。
不過說實在的,都能請教授去中南海教他區塊鏈的概念,說不定他其實早就會翻牆了。他是明知且有意往歷史的逆向開去,加速我黨的滅亡。
袁世凯不也一直相信全世界拥戴他当黄帝吗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oisela666 社会知名闲散人士
强强当年主政荷兰的时候,就说过根本不信地方报上来的经济数据,为此还被批斗了一番。
coolake 被洗脑者
已删除
说完全误判其实还不至于,毕竟建制派还有41%的得票,本来以为是大比分完全碾压的
rainf 像雨像风
北京政府说好的以票制乱,说好的香港长者们支持建制派,区议会的投票结果却是啪啪打脸了。
为什么都觉得误判了?
区选之后
你们不觉得提倡非暴力的多了很多吗?
不觉得提不分化不割席的少了很多吗?
感觉勇武马上就无用武之地了。
然后短期之内香港应该能稳定下来。
那么谁最开心呢?
当然是理性的老百姓啦!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