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女性主义,与山东大学的留学生们 ——为什么我们要支持女性平权运动?

 之前在品葱写了篇文章大概说了下什么是PUA,但是这并不是我的目的。

其实我的目的是今天的这篇文章,因为透过很多PUA中的一些概念,可以一窥墙内很多魔幻社会现象的根本原因。

1.PUA与Alpha Male.

在PUA理论中,有这么一条理论,就是我在前一篇文章中重点提到过的,那就是要创造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关系

这条理论除了早期PUA们对于生活中的职场恋爱,师生恋等的观察,其实有一个非常高大上的理论依据:在演化心理学中,有这么一条假说,那就是人类史前时代非常依赖团体,于是在早期的演化过程中就自然形成了一种对于社会关系的依赖本能,简而言之就是不平等的阶级关系是根治于人类的本能中的——人会本能的跟随团体中最强的那个领头人,从而增加自己生存的机率。

而且对于女性来说则是更进一步的:Alpha Male理论——那就是一个团体中会有一个雄性成员因为各方面的突出表现成为这个团体的领导者,也就是所谓的Alpha Male(本身是用来形容狼群之类的群居动物的首领“头狼”),而女性会对Alpha有超常的好感,从而增加自己生出优秀后代/自己和后代能够得到良好照顾的概率。

PUA的实际运用就是要用各种方法成为一个小团体/临时团体的“头狼”,以此快速的获得(主要是陌生女性)的好感。因为现在人类社会中雄心之间的竞争并不激烈和明显,所以很多情况下在一个场合中成为头狼并不需要很突出的客观条件,有心观察就会发现一个小团体特别是临时团体中的“头狼”往往不是最有钱/好看的那个。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我个人是不太支持演化心理学的假说,因为很多演化心理学过去的理论都被证明其实是射了箭以后画靶子——很多常见的心理学现象都并非源于人类文明之前的演化过程,而是来源于社会对于人的塑造,也就是社会化的过程。

然而这种“头狼”和不平等关系所带来的男性对于女性的额外性吸引力好感是实实在在的。就像《纸牌屋》所说的,一切的事物都是关于性的事物,除了性本身,性是关于权力的。

2.社会化的性别

有这么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一百年前,欧美社会普遍认为粉色是男孩的颜色,蓝色是女孩的颜色。因为当时红色代表战争/士兵,所以男孩在没有成为男人之前就退一步使用粉色;而蓝色代表安静,当然就适合女孩……

是不是看起来很眼熟?这就是当今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观念被塑造的一个直观的表现,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应该对这一点有着更深的认识,毕竟中共对于墙内各种观念的塑wai造qu本身就是一个绝好的例证。

性别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是这样了,诸如最早人们认为程序员都应该是女性/结果现在全都是男生之类的……我们要认识到,社会意义上的性别(gender)和生物学的性别(sex)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结合前一段所说的话,就是至少我个人认为,女性对于“头狼”的好感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社会对于女性的塑造——更多的要求女性服从、顺从,较少的挑战阶级。

相关的例证也有很多。著名的PUA达人Roosh写过一个在世界各国通过PUA搭讪的经历系列,但是其中有一个叫做“Don't Bang Denmark”的,大概就是讲的他在丹麦非常失败的PUA经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丹麦在性别平等和社会保障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女性的服从和顺从本能非常的低。另一方面,女性在职场对于加薪和升职的期待程度也是远低于男性的,这也侧面解释了女性是在被社会化的过程中被更多的要求顺从而非独立或者进取。

在女性被社会化的过程中,相较于男性,会被更多的要求顺从和服从,这在相当程度上是导致女性会在不平等关系以及面对“头狼”时产生额外好感的原因。

3.天朝的外国留学生们

众所周知,中国是个阶级化非常严重的国家,中国阶级分化的严重程度可能仅仅只有朝鲜等少数国家可以相提并论。因为中国不仅仅是在财富上两极分化,更是在政治权力,人格等各方面全面阶级化。甚至绝大多数中国人还存在着“人上人”的思想:今天不是别人压迫我,就是我压迫别人。

这也是中国的女性平权运动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毕竟中国甚至还没有彻底摆脱女性三从四德的叙事方式。结合这样的这样的社会现实,其实就不难想象在中国的女性肯定更加容易对不平等关系和头狼产生性吸引力。

这时候,我们来仔细考虑一下,对于一个身处大学校园的女性来说,他们所看到的外国留学生们是个什么样的形象?这些外国来的留学生们,首先有着中国社会本身就普遍存在的某种”崇洋媚外“或者说”友邦亲善“的基本观念的加成,然后会受到校方各种优待,还可以不遵守很多中国人需要遵守的规定,丢了东西都会被警察笑脸相迎而不是像一般P民一样呼来喝去……等等等……

仔细看看,这不就是特权吗?就像我们常说的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在这样的一个阶级社会中,一个深受中国不平等思想的女性,一定是会把外国留学生当成高自己一等甚至好几等的“特权阶级”。

甚至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校园的各种活动中一定都会把留学生奉为上宾,私下的聚会中肯定都会按照留学生们的需求去安排聚会内容等,这又间接的让这些外国留学生们成为了“头狼”。

很多时候,和留学生恋爱但是被欺骗被抛弃的女生都会说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不相信自己被欺骗了;甚至很多生下混血宝宝的单亲妈妈甚至感染艾滋病的女生都并不会悔恨,因为她们可能确实是深陷恋爱之中——至少她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另一个问题就是,这种把留学生捧成特权阶级,乃至整个社会都处于极端阶级社会,所有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都被灌输了大量的不平等思想,特别是女性尤其受到毒害,到底是谁的错呢?

人生而平等的思想和女性主义平权运动等等的思潮到底应该怎样评价,作为男性特别是反贼们要不要支持呢?

这个时候,聪明的你一定已经想到答案了。
23
分享 2019-12-28

16 个评论

其实山东大学女生太贱,同样的留学生特权同样的陪读政策,济南大学女生游行堵校领导就能把这个政策撤回同时也保住了济南大学女生的名声和利益 你再看看山东大学护校蛆一堆还说什么自愿的,还被人曝出有一个山东师范大学的男友山东大学研究生女生参加过这个活动。我的天那,人自辱之后被他人所辱就是活该
其实山东大学女生太贱,同样的留学生特权同样的陪读政策,济南大学女生游行堵校领导就能把这个政策撤回同时...

这个就很好体现了人的社会化过程是不一样的嘛
好文章,有几个观点:

1. 女权主义要对抗的不是男性,而是整个压迫他们的社会环境。在中国大陆这种高度政治化的社会,任何一个女权主义者都应该意识到,只有当权者才有能力对女性受到各种压迫的社会现实有所作为,但揭露社会弊病并不符合当权者的利益,维持现状才是他们想要的。简而言之,想要女权,首先得有人权,在这一点上,女权主义者和反贼是天然的统一战线。

2. 留学生的去留问题不是民族主义或者逆向民族主义的问题,其矛盾也不在于本国人和留学生之间,而在于上位者对于政策制定和财政支出有根本的支配权,而作为纳税人的公民则没有基本的知情权和异议权。大多数普通学生之所以愤怒,其根源并不是某个或者某些留学生的不当行为,而是领导能够以“彰显大国风范”这种荒唐的名义肆意招揽留学生并给予他们特权。所以真正应该攻击的既不是本国学生,也不是外国学生,而是傻逼领导。

3. 女性的PUA受害者和男性的奋斗逼,鲤鱼精,人上人癌是一体两面的东西。作为一个男性,支持女权主义和男女平等同样也是为了解放自己。
說得很好,給支國國內女性崇洋(哪怕是混不下去的渣滓或者是有家庭來撈錢只是當肉便器用的高級白皮)提供了一個頗具說服力的解釋
好文章,有几个观点:1. 女权主义要对抗的不是男性,而是整个压迫他们的社会环境。在中国大陆这种高度政...

感谢!很好的总结!
說得很好,給支國國內女性崇洋(哪怕是混不下去的渣滓或者是有家庭來撈錢只是當肉便器用的高級白皮)提供了...

目前除了政策上已经对外国人进行监视和减少了一些特权外以外,整体国家氛围对于外国人特别是白人还是非常推崇的……不过这个要是转变起来也会很快啊,民族主义战车开起来分分种就开始排外了说不定……
所以easy girl的根源是easy gov呗,当然鳖国绝大多数的反黑斗士gov不敢骂,尼哥只能网上重拳出击现实唯唯诺诺,easy girl倒是能用恶俗系的手段(人肉出户籍)进行现实迫害
其實我覺得女權男權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人應該爭取的是平權
点个赞。不知道作者有没有考虑过父权与国家专制之间的联系,家长制在小家庭和党的大家庭之间充满惊人的相似性。
我感觉其实也有女版PUA的存在啊,绿茶婊之类的我感觉性质是类似的,还有之前的苏享茂,为什么人们总是更关注男性对女性的PUA
所谓女权主义,平权是假,谋求及维持部女性特权阶层的特权是真,跟社会主义同属一丘之貉。男女平等本应仅限于政治权利上的平等,可女权主义者们刻意无视男女心理上、生理上、禀赋上的差异,所承担社会责任、承受风险等等的根本不同,大搞Identity Politics全方位推行男女职位比例均等化、乃至为体现女权主义的“平等”强行女性所占比例高于男性的特权主义,以Political Correctness为名打压不同意见、大搞女权主义Newspeak实行女权主义一九八四。女权主义者们大力宣扬所谓我的身体我作主,结果导致信奉女权主义邪教的女性沦为毫无社会责任感的渣男、渣女的玩物而不自知,最终成为单身母亲或欺骗老实人接盘。女权主义邪教的盛行带来的是伦理道德的崩溃、家庭的瓦解,男性的软弱无力。所谓社会化的性别更是自欺欺人,千百万年的性选择早已将男女两种性别根植于人类本能之中。女权主义者及马克思主义者们刻意忽视为千百万年自然选择、性选择所塑造的人类本能,而建立在此种人类本能之上的一些差异与不平等是无法抹杀的,将其强行抹杀的所谓人间天堂终将把地狱带到人间,科隆性侵、大清洗、大饥荒、文化大革命等等莫不如是。
表面上是“女权主义”,实际上还是对男性的一种依赖感,一种小女人心态。
中国田园女权追求有钱的男性,然后供自己吃喝玩乐满足攀比与虚荣心,事实上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当别人玩腻的时候,你也就毫无价值了。
她们为了光明正大的实现这种价值,就宣扬这种“田园女权”,让富人甘愿为其消费,让屌丝则敬而远之。
女权主义和文革没什么区别,其实就是反人道主义,无视男女的生理心理差异,就强行要求男女在所有领域全部达到平等的地位。
好文章,有几个观点:1. 女权主义要对抗的不是男性,而是整个压迫他们的社会环境。在中国大陆这种高度政...

这些年女性权力意识的觉醒让我意识到,也许能够推动中国民主改革的进程真的需要靠女性。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传统的大男子主义国家,被这样的意识形态所笼罩下的中国是无法真正的实行民主的。当男生们意识到必须把女性当成一个独立的人的时候,才会反过来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真正的人,才会发现自己所处的被奴役的地位。为什么我认为能够改变中国的主要力量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女性的地位处于中国的底端,政府奴役男人和女人,而女人被政府奴役时还要面对男人的奴役,这种在心理和生理上的压迫使得女性有更强的动力去反抗这种压迫
女性是天热的社交动物,相对于男人,女人更加热衷于社交,这可能是因为安全感的缺乏和普遍的传统小团体意识,使得女性天然的需求同伴来减轻自己受到的压力
女性由于在传统生儿育女观念的影响下,在加上中国男多女少的现实影响下在婚姻方面相对男性其实是有优势的,未结婚的单身女性通常会将资产用于提升自己,当然目前的社会环境多数女性其实投资了自己的外貌而非能力,但无论如何总归让女性意识到经济上独立自主的好处。而男性出于传统的传宗接代的考虑使他们不得不拼命工作来赚钱来为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努力,在这样的疲民,弱民的法家思想影响下难以仔细思考自己为何过的如此劳累,没有尊严。而相对而言这方面压力相对较小的女性更能成为民主意识的推动器
这些年不论是结婚率,生育率的减少,还是离婚率的增加都是女性权利意识觉醒的标志。即使是那些曾经真心相爱的人,当他们面对高房价,高教育,医疗成本的压力下,不得不从新审视自己的爱情,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自己不够努力,而是这个社会拿走了自己努力的大部分成果。如果无法意识到这些,那么多么美好的爱情也难以对抗现实的铁拳
近年来,不论男女都在觉醒,尤其是那些辛辛苦苦努力学习了十几年的大学生,发现自己学的东西对自己出生社会的帮助太少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政府欺骗了多久,而且中国加速的老年化进程,反过来加大年轻人所面对的压力,觉醒吧中国的青年们,尤其是女性们,难道像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一样活着不香么,不婚不育享受生活,看看是这些我们这些二三十随的年轻人活得长,还是那些六七十岁的赵家人活的久。
点个赞。不知道作者有没有考虑过父权与国家专制之间的联系,家长制在小家庭和党的大家庭之间充满惊人的相似...

这些年女性权力意识的觉醒让我意识到,也许能够推动中国民主改革的进程真的需要靠女性。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传统的大男子主义国家,被这样的意识形态所笼罩下的中国是无法真正的实行民主的。当男生们意识到必须把女性当成一个独立的人的时候,才会反过来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真正的人,才会发现自己所处的被奴役的地位。为什么我认为能够改变中国的主要力量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女性的地位处于中国的底端,政府奴役男人和女人,而女人被政府奴役时还要面对男人的奴役,这种在心理和生理上的压迫使得女性有更强的动力去反抗这种压迫
女性是天热的社交动物,相对于男人,女人更加热衷于社交,这可能是因为安全感的缺乏和普遍的传统小团体意识,使得女性天然的需求同伴来减轻自己受到的压力
女性由于在传统生儿育女观念的影响下,在加上中国男多女少的现实影响下在婚姻方面相对男性其实是有优势的,未结婚的单身女性通常会将资产用于提升自己,当然目前的社会环境多数女性其实投资了自己的外貌而非能力,但无论如何总归让女性意识到经济上独立自主的好处。而男性出于传统的传宗接代的考虑使他们不得不拼命工作来赚钱来为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努力,在这样的疲民,弱民的法家思想影响下难以仔细思考自己为何过的如此劳累,没有尊严。而相对而言这方面压力相对较小的女性更能成为民主意识的推动器
这些年不论是结婚率,生育率的减少,还是离婚率的增加都是女性权利意识觉醒的标志。即使是那些曾经真心相爱的人,当他们面对高房价,高教育,医疗成本的压力下,不得不从新审视自己的爱情,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自己不够努力,而是这个社会拿走了自己努力的大部分成果。如果无法意识到这些,那么多么美好的爱情也难以对抗现实的铁拳
近年来,不论男女都在觉醒,尤其是那些辛辛苦苦努力学习了十几年的大学生,发现自己学的东西对自己出生社会的帮助太少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政府欺骗了多久,而且中国加速的老年化进程,反过来加大年轻人所面对的压力,觉醒吧中国的青年们,尤其是女性们,难道像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一样活着不香么,不婚不育享受生活,看看是这些我们这些二三十随的年轻人活得长,还是那些六七十岁的赵家人活的久。
我來唱個反調,我覺得這文章不行,通篇充斥著社會建構主義的陳詞濫調和男性對女性整體的玫瑰色凝視,甚至涉嫌否認女性自由意志。包括樓上一些反對樓主的評論,實際上也不見得就正確。

我先列舉西方社會中幾種較爲主流的對Metoo運動的駁斥意見,也能用來回應你對PUA的指責和對所謂“社會建構”的同質假定。

1、在英美系國家,女性上位者對男性下位者的性騷擾、性索取也是相當常見的現象,只不過青年男士更難以對相關經歷説出口。如果女人壓迫男人的情況也不少,爲何要獨獨支持女權?

2、有法國女性KOL認爲,發源自英語世界的metoo運動會讓法國男士不敢使用他們的傳統調情藝能,而法國女性一般來説很享受這種藝能,她們沒有必要支持metoo。如果另一個社會中的女性對PUA是知情接受,樂在其中,你怎麽辦?

3、有些metoo領袖自己根本沒有受過什麽男權霸凌,更有如Johnny Depp的妻子這樣惡劣霸凌丈夫的人存在,這樣的運動道德正當性怎能讓人信服?這些金字塔上層的女人真的能跟下層女性共情嗎?説不定下層女性的兒子還更能跟她們共情一點。

你自己也提到,

相关的例证也有很多。著名的PUA达人Roosh写过一个在世界各国通过PUA搭讪的经历系列,但是其中有一个叫做“Don't Bang Denmark”的,大概就是讲的他在丹麦非常失败的PUA经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丹麦在性别平等和社会保障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女性的服从和顺从本能非常的低。另一方面,女性在职场对于加薪和升职的期待程度也是远低于男性的,这也侧面解释了女性是在被社会化的过程中被更多的要求顺从而非独立或者进取。


依我看這完全有其他合理解釋:
1、男性從生物學本能的意義上本來就比女性更物質;
2、男性在被社會化的過程中要求了獨立與進取,女性沒有被要求,這恰恰是社會對男性的規訓。
3、所有丹麥人的服從本能都低,這是維京人的民族性格決定的,他沒有嘗試PUA丹麥男士罷了。

再回過頭說中國國情。你既然能看到PUA,爲什麽不能看到廣汎存在於兩性魅力強者中的“養魚”現象?
你考察過中國女性進行擇偶算計時自發表現出的功利性嗎?你考察過當代中國并不罕見的“綠帽男”現象嗎?你能看到大量中國平民男性在擇偶、婚姻中的弱勢地位和要付出的巨大經濟代價嗎?

你又説,
很多时候,和留学生恋爱但是被欺骗被抛弃的女生都会说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不相信自己被欺骗了;甚至很多生下混血宝宝的单亲妈妈甚至感染艾滋病的女生都并不会悔恨,因为她们可能确实是深陷恋爱之中——至少她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這段話這麽誅心,這樣不好,而且未必正確。今後中國就算走向民主化,取消了學伴制度,只要貧富差距仍然存在,大批中國女性仍然極有可能群聚在中國富人和來華的歐美富人身邊。我點出一個殘忍的事實,男性可能永遠無法知道那些女人是不是理性地在做一筆拿身體換護照的交易,甚至只爲了獲取不一樣的性體驗。

你這麽埋沒中國女性現實中自為的主體性,你尊重現實嗎?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All Hail Britannia! Twitter @LelouchGr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