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又是一年感怀日,让我们重温北岛。

宣告---献给遇罗克
北岛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13
分享 2020-06-05

10 个评论

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
北岛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回答》不加上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回答》不加上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

一只耗子在皇宫的走廊漫步

影子的侍从前簇后拥

从世纪大门出发的轻便马车

途中变成了坦克

真理在选择它的敌人
一个词消灭了另一个词

一本书下令

烧掉了另一本书

语言的暴力建立的早晨

改变了早晨

人们的咳嗽声
高三時購入一本北島詩集,本想多讀名家著作增加文學素養,結果不小心也把政治涵養給增加了。
高三時購入一本北島詩集,本想多讀名家著作增加文學素養,結果不小心也把政治涵養給增加了。

是的,北岛有关政治的诗作不多,然而这两首十几年前读到后就再也忘不掉,是我唯二能够背诵的现代诗。
特别喜欢《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第一次接触这首诗的时候还对笼罩着的政治阴影无知无觉,仍震撼不已,一字一句在心底留下很深的痕迹。后来,再次读到这首诗,心境不同了,多了太多的共鸣。现在这首诗是我最喜欢的现代诗。
是的,北岛有关政治的诗作不多,然而这两首十几年前读到后就再也忘不掉,是我唯二能够背诵的现代诗。

北島的詩偏屬朦朧詩,在我這種理解力差的讀者眼中,每一首都是政治詩,因為太抽象看不懂QQ。
北島的詩偏屬朦朧詩,在我這種理解力差的讀者眼中,每一首都是政治詩,因為太抽象看不懂QQ。

朦胧派诗人早期的创作环境很差,写出来的诗歌只能偷偷的藏在角落,很多优秀的诗作就此淹没,直到79年左右整体文化环境放松后才有人敢把这些诗拿出来传抄出版。
我读现代诗不多。
和古代诗词不同,意象要复杂太多;和西方诗歌不同,中国现代诗几乎完全不在乎格律。所以相对而言,读起来有些晦涩难懂,且有些诗人本就是朦胧派的风格,就如北岛。还是小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的北岛,应该是他最著名的那篇《回答》,我至今没能理解里面的很多意象。
我一直在豆瓣上关注着北岛,从我在豆瓣上看到他,直到现在。这段时间我陆续又读了他的不少作品,在文学解构下我的看法很浅薄,但随着一点点理解他所感受到的那段历史,我也能明白了他的诗并非一些简单的意象套用与堆砌。
他为64学生执笔,呼吁释放学生停止暴行,像是那个年代所有有良知的中国文艺知识分子一样。他之后也像所有中国有良知的文艺知识分子一样,在被放逐的同时自我放逐,像他在年初的粉红猎巫活动中关闭豆瓣评论区的做法一样,在这片土壤中随着词流亡。


无题


他睁开第三只眼睛

那颗头上的星辰

来自东西方相向的暖流

构成了拱门 

高速公路穿过落日

两座山峰骑垮了骆驼

骨架被压进深深的

煤层

他坐在水下狭小的舱房里

压舱石般镇定

周围的鱼群光芒四射

自由那黄金的棺盖

高悬在监狱上方

在巨石后面排队的人们

等待着进入帝王的

记忆

词的流亡开始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所怀念的是,那段神还在人间的时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4
  • 浏览: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