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报哀音•香港人与六四【内附大量品葱上此前没提及的六四相关歌曲】

(如有错漏之处请帮忙改正)

发现有帖子讨论关于六四的歌曲,那我也来分享一下[一些看起来比较冷门的],不得不提香港多年来都有的「六四报哀音」活动。

没想到在这之前包括品葱在内的简体中文论坛居然都没有人讨论过这个,那我就专门开个帖介绍一下,也表达一下这些年来组织参与「六四报哀音」的香港人的感谢。

以下所有歌曲和视频都有超链接到YouTube,有需要的也设好了开始时间,报哀音活动的特别用【】标出
这些报哀音活动的YouTube评论区都好冷清,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不如亲自点赞亲自评论一下吧


第一次看到这个活动,是在香港電台RTHK在2016年的 鏗鏘集: 我的六四印象 看到的,里面提及了香港年轻人对于六四的印象和态度的转变。碰巧地,「六四报哀音」参与度的转变,或许也恰好描绘了香港人,尤其是香港年轻一代,对于六四、对于国民身份认同转变。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2011年开始,由香港人组织的、以合唱、朗诵、发言等为主要表演形式的街头活动,在每年六四之前的一段时间在香港的各处举行,寄托对六四/八九民运死难者的哀思,传达香港人坚持民主抗争、捍卫自由的信念。参与报哀音活动的主要群体是香港各所大专院校的学生、社工学联(有集中的的「聯校哀音隊」,也有各校自己的哀音队),以及在早期的「沒有製作」「聲伙」等民间团体或制作团队。



各处?


说到“各处”,或许这几年这个活动的处境越来越尴尬,这至少表现于YouTube上的搜索结果数量。


报哀音活动自2011年开始出现,初期(~2011-2013)的联合表演主要由「沒有製作」在人流繁忙的市区组织举办,各学校分队也在香港的各个角落表演。

2012-2014年也曾有在政府总部前的联队报哀音。


从YouTube上来看,在2014年,即六四25周年之际,报哀音活动的参与人数、覆盖区域达到最高峰。


在雨伞运动之后、2015年开始,参与人数和覆盖区域逐年减少, 2016年开始更是锐减


2019年的六四30周年之际有小幅提升



表演的音乐作品

因为是在香港本地举行的活动,绝大多数歌曲是粤语歌,不论原创或事改编,都和六四息息相关。

又是一年六四时,在此顺便再推广一下这些歌曲。以下挑选了其中传唱度比较广的几首及其表演现场:

(1)《媽媽我沒有過錯》

夏韶聲, 1989

「人群沉重的足印 走上永遠的鬥爭

人民狂怒的呼吸 埋葬鎮壓的聲音」



(2) 《漆黑將不再面對》

盧冠廷, 1990

「如今 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 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  」



(3) 《長城》

Beyond, 1992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以上三首,

媽媽我沒有過錯+漆黑將不再面對 + 長城 @ 政府總部, 2012

  &

[b]【媽媽我沒有過錯+漆黑將不再面對 + 長城 @ 時代廣場, 2012】[/b]

(现场表演改编得真好,节奏轻快了许多


(4) 《黃雀飛》

吳彤,2012

「別讓神像再倒下」

 黃雀飛: 六四30周年版


黃雀飛,聯校哀音隊x吳彤 @ 時代廣場,2016




(5) 《天安門前》

高登音樂台,2011,改编自陳奕迅《富士山下》

「誰人嗚鎗火  子彈 學生 穿透 」



(6) 《五月三十五》

山卡啦xG大調,2012, 改编自連詩雅《到此為止》

「這一剎誰忘記 坦克與男孩子」



【以上两首,天安門前+五月三十五,浸大哀音隊 @ 九龍塘港鐵站, 2015




(7) 《自由花》

周禮茂填詞, 1994, 原曲鄭智化《水手》
(相信这首大部分反贼都听过)

「無論雨 怎麼打 自由仍是會開花」

自由花六四樂隊 @ 維園燭光晚會, 2019


自由花, 報哀音聯隊,2014





(8) 《民主會戰勝歸來》

VIIV BAND, 2013
(相信这首不少反贼应该也听过)

「哪怕像螳螂横著臂 對坦克猶如煉鋼 為國家我捨身去擋」



民主會戰勝歸來, 報哀音聯隊,2014 (a)


民主會戰勝歸來, 報哀音聯隊,2014 (b)



「沒有製作」应该是发起组织了最初几年的报哀音活动,特此感谢一下

沒有製作 六四報哀音2013東角道聯隊




(9) 还有港大團隊朗誦的《天安门绝食书》

「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 誰喊

       我們不幹 誰幹      」




(10) 题外话:不是报哀音活动的,再来一首香港本土年轻人乐队BoyzReborn为纪念六四而在2017年真•亲自创作亲自演唱的《自由之歌》



后续?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报哀音活动在香港的人气会继续下降,今年(2020年)甚至没有。


中共黑手在香港肆无忌惮伸展,香港人牺牲血泪挡住送中恶法,却马上又迎来了港版国安恶法和国歌恶法的夹击,持续举办了三十年的维园烛光晚会也因为武汉肺炎疫情让黑警有借口禁止。


524反惡法港島大遊行里,“香港独立,唯一出路”的声量比反送中示威期间大了不少。


习近平x林郑月娥(顺便再xD7689), 在你们对香港人的诉求置若罔闻冷眼相对反而耀武扬威洋洋得意之时,你们是否清楚,你们自己就是当之无愧的港独之父x港独之母?


不知道品葱上有没有当年曾经参与或者旁观六四报哀音的香港葱油,即使当年他们曾如此关心参与纪念六四、又甚至曾是个大中华主义者,经过这几年的中共疯狂的的压制冲洗, 他们也早已对六四不再那么关心、和大陆人/中国人渐行渐远了吧。


又或者六四报哀音这种活动一直以来都被广泛视为“左胶”才参加的仪式?


不管如何,聊胜于无,真心感谢每一个参与六四报哀音活动、参与维园烛光晚会、以及每年以不同的方式悼念六四的香港人,感谢你们曾站出来传承六四的回忆,延续六四的精神,曾为大陆的人权公义发声。但愿我们大陆人早有一日也能勇敢地站出来,以同样的方式感谢回报你们。


(安全前提下,那些海外的反贼和手足们下一年六四能不能也组织个报哀音哇)


香港人加油

大陆人觉醒


毋忘六四

薪火相传 
6
分享 2020-06-05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