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子和五毛党:中国[政府]如何在Twitter推特上攻击香港抗议者

对于职业网球、欧洲足球和英国小报的粉丝来说,这个神秘的Twitter账号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从去年开始,这个大部分用英文的账号转发过关于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和英超联赛的新闻,还分享过有关一只名叫Zsa Zsa的英国斗牛犬使人感兴趣的点击诱饵,这只斗牛犬赢得了2018年“世界最丑狗”大赛的冠军。



然后,突然间,这个账号开始用中文发布另一种连篇累牍的东西: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政治。

来自@HKpoliticalnew的推文

2018年6月:现在安迪·穆雷(Andy Murray)已出局温布尔登,为这些雄心勃勃的年轻英国人欢呼吧 https://t.co/ct2kgTuEgU



2019年:港独只会是死路,但偏偏有班人争住走入火坑,真可悲!
美国资助“港独”废青洗脑#谍影重重#颜色革命#香港



到今年夏天的时候,这个账号已成为一场秘密行动不可或缺的部分,旨在塑造人们如何看待世界上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一的看法。

Twitter现在说,@HKpoliticalnew以及其他20多万个Twitter账号,是来自中国的俄罗斯式大规模虚假信息攻击战的一部分。这是美国的科技巨头首次将此类攻击归咎于中国政府。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使用宣传和审查措施使民众只接受政府批准的叙事。随着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不断提高,北京已越来越多地求助于Twitter和Facebook等在国内被屏蔽的互联网平台,推动它在全球其他地区的议程。

中国的部分做法是通过在这些平台上给国有新闻媒体、比如《中国日报》建账号,来公开阐明自己的观点。但这与使用虚假账号暗中操纵观点,或仅仅是制造混乱有很大的不同。

“最终目标是控制对话,”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中国问题分析师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说。

Twitter上月删除了近1000个账号,称它们是政府主导的努力的一部分,旨在破坏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活动。Twitter还暂停了另外20万个账号,称这些账号与中国的信息战有关,但目前还不是很活跃。Facebook和YouTube很快也紧随其后。这三个平台在中国大陆都被屏蔽,但在香港则没有屏蔽。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本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这些账号已发了360万条推文,其所代表的运动与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发起的信息战相比不太老练,也更仓促。

这场运动的操作者没有花时间去培养看似可信但虚假的网络人物,而似乎是简单地在一个神秘的全球市场上购买账号,寻求获取社交媒体影响力。在那个市场上,粉丝和转发都可以低价买到。

这些账号用印尼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发贴。它们推销勾搭服务,发有关韩国男孩乐队的帖子,转发关于流行朋克音乐的信息。


THE NEW YORK TIMES
“作为一名热爱香港的香港人,我真是好怀念以前那个发达的法治香港,”@derrickmcnabbx在6月15日用中文写道。该账号的地址据称是“美国乔治亚州”。今年之前,该账号几乎所有推文都是色情链接

上述澳大利亚报告的作者写道,这种“钝力”做法表明,此次行动可能是“对香港抗议活动的规模和力量做出的快速反应,而不是事先计划好的行动”。

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上月被问及政府是否是被Twitter和Facebook撤下账号的幕后黑手时,他表示对此事一无所知。

Twitter在声明中几乎未说它是如何确定被删除账号是受国家主导的。该公司表示它定期对这类活动进行检查,但拒绝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中国政府屏蔽了Twitter在中国大陆的服务,但Twitter称,被删账号中有些是由未被屏蔽的中国互联网地址操作的。据一位了解Twitter调查情况的人士称,这些活动的一部分被追溯到北京的地址。这名人士因担心遭到政府报复,要求不具名。

已经有一些迹象表明,Twitter并没有完全停止中国的行动。加州帕洛阿尔托智库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尼克·莫纳科(Nick Monaco)发现了与Twitter关闭的账号非常相似的17个账号,它们仍然活跃。有些账号发布的信息与Twitter删除账号上的信息一字不差。而且也使用了相同的第三方软件,以一种似乎协调一致的方式发布类似主题的信息。

《纽约时报》上周将莫纳科的调查结果提交给Twitter后,该公司关闭了这些账号,但拒绝明确说明它们是否属于同一个政府支持的网络。

Twitter最初确认的账号中,许多曾在北京面临其他公关危机期间传播支持政府的信息。大量此类信息在2017年开始出现,也就是在流亡国外的商人郭文贵开始指控中国高层领导人腐败之后,这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Twitter没有早点删除这些账号?



被关闭的账号也针对中国异见人士

据时报和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在这些账号把注意力转向香港抗议之前,它们曾抹黑中国政府的批评者。

有关香港抗议活动和修订《逃犯条例》的推文从6月9日起大量出现,那天发生了第一次大规模示威活动。这些账号最喜欢攻击的目标是商人郭文贵,他指控中国高层官员腐败。这些账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地攻击他。

这些账号还指控杨建利欺诈,后者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政府。

失踪后在中国警方的羁押下重新露面的香港书商桂敏海也是攻击目标。
@ksiushalapina73:桂敏海1月20号在火车上被中国警方带走,境外各媒体组织借此大释炒作,中国法律岂容外媒指手画脚
@valentinax5w1sw:郭文贵,作为一名通辑犯,你在大陆偷税漏税、强霸女员工、录音要胁合作伙伴、拉拢腐蚀政府官员。
@Sawyer19Carole:原来杨建利四处散布谣言把自己伪装成被迫害,其实是他自己想迫害别人。

在这些账号的某些推文运动期间,它们主要是在工作日发帖子,表明这些账号由打卡上班的人员操作。一个账号有好几个月都在整点过后的12分种和42分钟发诋毁郭文贵的信息,表明发帖是自动进行的

有些账号似乎是由真正的用户创建的,但后来被劫持了。

@emiliya_naum这个帐户前四年的帖子,看起来跟一个普通的美国青少年没什么两样。

她发推表达对贾斯汀·比伯(@justinbieber)的迷恋,还说她在房间里跳电臀舞庆祝奥巴马在2012年的大选中获胜。她记录下自己的喜怒哀乐,以及对爱慕对象的一些小心思。

“我喜欢的那个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互相看不顺眼……#这可不好,”她在2012年写道。

然后,像许多Twitter用户一样,她的账户停更了——直到今年夏天,她再次露面,成为了为香港执法部门打气的拉拉队队员。

“香港警察,好样的,我们挺你!”她用中文发推,“你们的苦,我们都懂!”

无法确定这个账号最初是否由真人操作。在Facebook、Instagram或其他主要社交平台上都没有发现同名的账户。

总的来说,Twitter删除的账号中,那些支持北京立场的内容很难引起太大关注。它们转发量最大的帖子都是色情和动物视频的链接。

澳大利亚那份报告的作者之一埃莉斯·托马斯(Elise Thomas)表示,专业度欠佳表明此次行动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或国家安全部在背后操作。此前,这两个部门曾与中国的网络间谍活动和情报活动联系在一起。

“如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负责的,我会感到意外,因为在我眼里它的能力不应该只是这一点,”托马斯说。

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俄罗斯在社交媒体上找到并影响美国受众方面更胜一筹。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圣彼得堡公司“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策动了相关扰乱行动,以将分化美国民众的效果最大化。

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从事中国社交媒体研究的教授陈至洁表示,他相信中国已经成立了与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机构”类似的机构,但运作比较低调而已。

将垃圾邮件机器人变成宣传喉舌,代表着北京一直在国内使用的技术的自然演变。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使用匿名的键盘侠大军,用支持政府的言论占领国内社交平台和新闻网站。

2013年,中宣部部长表示,仅在北京,就有200多万人在从事“加强网上舆论引导”工作,包括在中国类似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表评论。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中国问题专家姗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中国在Twitter上行动笨拙表明,它“在塑造国际叙事方面力有未逮”。

“在中国国内行得通的东西在国际上就未必,”她说。“我认为中国现在可能正在克服这个问题。”


来源: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919/hk-twitter/
备份:https://archive.is/DNubJ
备份:https://archive.is/1G5em

上面的新闻证实了:
1. 中共在Twitter上拥有巨量的五毛账号
2. 中共至少有200万网评员进行舆论引导
3. 中共在Twitter上大量五毛账号攻击郭文贵至今
4. 中共在Twitter上曾经大量五毛账号攻击杨建利(中国民联)
5. 中共在Twitter上曾经大量五毛账号攻击桂民海(铜锣湾书店)
6. 中共在Twitter上大量五毛账号攻击香港反送中至今

相关阅读:
2018 年9月中国新闻社一次性采购58万个Twitter粉丝
27
分享 2019-10-15

22 个评论

网评员看到这新闻估计都无从下手了,哈哈
网评员还要脸?它们被曝光这么久也没有停下来
他们停下来估计就没饭吃了,毕竟回帖一次就有五毛,哈哈
网名为三个字中文(1姓+2名),头像为美女,备注为「华人约炮平台」,id为随机字符串的,全部是中共五毛。遇到这样的id请顺手举报帮助推特橄榄,3qxx。
職業起码千萬人。
这就是稳定就业的秘密么?收获很大,必……可活用于下一次……(泡沫破裂)
在推上久了,就會發現自干五最多是來自新加坡,泰國以及馬來西亞
專門在一個記者的page上寫了一小段分析曝光他們這種人的思維及嘴臉。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民众竞相扶梯相助


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皇城,皇帝的子民们竞相逃命。当时的清兵和义和团兵不下20万,大清和八国联军比例约10:1。装备上清兵一样不缺,而八国联军的重武器还不如守城的清兵多。然而清兵逃了个精光!留下了穿布衣长衫的百姓,也留下了这张真实的民众竞相扶梯相助八国联军的照片。

老百姓的冷漠,今天的爱国者们或者会否认,或者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或者要痛斥他们是汉奸,觉悟不高。事实上,对于苦难深重的中国老百姓来说,他们在数千年中的宿命就是被一伙伙的强盗强行统治。任何一个朝代的统治者,对于百姓的关心程度并不会超过一个强盗对于自己保护对象的关心程度。地域辽阔的这个国家,是统治者的私产,人口众多的百姓,其也不过是给统治者生产财富的苦力,给统治者保卫江山的兵源。不管是哪个朝代,不管是哪些人当政,老百姓的这种宿命是无法改变的。作为蒙古征服者的元朝政府实行民族歧视政策,但是出身于同样是老百姓,而且是汉族人的朱元璋也没有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至于后来的满清统治,是通过残酷屠杀和恐怖,强加在汉族人头上的外来统治者,异族征服者。执行“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政策,血洗扬州嘉定,将猪尾巴作为征服和忠诚的标志强加在中国人头顶的耻辱,在洋人到来的时候,中国人或许并没有完全忘记。

与远方入侵的英人法人相比,高高在上进行高压统治的满清统治者又何偿有更大的合法性。所以,当鸦片战争打响的时候,老百姓冷漠地看满清和洋人开战,甚至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看昔日不可一世的凶残的满清征服者压迫者被更为厉害的洋人打的人仰马翻。这或许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呢。对于苦难深重的老百姓来说,既然被奴役是一种无法改变的宿命,被洋人奴役,与被满人奴役,有什么不同呢?据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中国人看清军失败的笑话时,英军统帅巴夏里目击此景,十分疑惑不解,问其买办何以至此,买办曰:“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国家不过是统治者的私产,是人家的国家,朝廷从来不把老百姓当人看待,这样的国家,朝廷,官府,与老百姓何干呢?爱国爱官僚,凭什么?
原來五毛機器人的來源還有殭屍帳號這種東西啊......
該去清點一下我fo到的帳號有沒有這種的了。
中共固然洗地可恥,但郭文貴這類跳梁小丑之輩不能稱為民主人士!
那你是覺得經濟世界第二的大國出動水軍在網上詆毀一個個人是合理的了? 討厭郭文貴是一回事, 對這種用國家力量打擊某個個人的下作行為我們一定不可以支持. 砸鍋和罵"廢青"挺黑警的是同一夥人. 現在如果還在推特上砸鍋的已經是事實上在幫助中共了.
所以我先是譴責再劃分清立場,若不分其性質,無論三教九流通通劃入民主革命陣營,那就是中共式的流氓革命,離所謂的民主自由化愈行愈远。
这个是不是你们的工作通稿?哈哈

“郭文贵的跳梁小丑闹剧该彻底结束了”
http://blog.dwnews.com/post-952118.html (多维大外宣)
五毛们全部出动了啊。。上次朋友的同学是做五毛的,说第一个规定是每人注册100个非死不可的账户,有当外国人的,有当港澳台的,但最后那位五毛不做 了,不是良心发现了,是工资太低了~
稍微观察了一下,发现 Youtube 也被这样的形式给攻击了。
近日由于知名 Youtuber PewDiePie 发布了涉共言论,导致相关视频底下的言论受到污染,以各类文字写上的 “Check My N*d*” 为 Clickbait ,用短链接进行大范围钓鱼。
当然我个人是不会去点击那些短链接的。
之所以是如此判断,是PDP其他的视频评论未受到污染,却不是以骂战为主,即可推出这是网军所为。
是的非常多,但那边不像 twitter 可以看历史回复记录直接查杀网评员
2013年,中宣部部长表示,仅在北京,就有200多万人在从事“加强网上舆论引导”工作,包括在中国类似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表评论。

你确定这个数据和事情真实性吗。。。
1.中宣部部长会说这个?不想混了?
2.北京总共2000万人,1/10的人口都在兼职网评员?

本来看得津津有味,你这一条直接让我怀疑文章真实性。。。
請參考:原題目:《北京宣传部长会议 要求宣传工作者都要"用微博" 》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3/01-18/4498612.shtml
然而200萬人可能是吹牛,又被紐約時報認為是真的。就像說中國宣傳有4億民兵,有誰信?
並且不是中宣部,是北京的。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的行政资源和解严后的国民党雨民进党那样,党的遗产丰厚,人脉行政资源广阔,闹不好会和俄罗斯中亚模式那样,民主转型后各种中共金融系江派权贵的财团公司产业遍地,才是最可能的,我们要准备那个时候他们变成换壳统治阶级主导阶级的问题。@路过一下 @一只鹿儿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guo.media/milesguo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