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对新疆再教育营拍手叫好的人

处在墙内舆论管制环境中,信息高度不对称,只会看焦点访谈记录片的也就罢了。
在墙外,我惊讶的发现这种观点不只是五毛,在支持民主的人中也不乏市场。很滑稽的事。
 
处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环境里,只要对此稍做了解,不难发现两件事实,可惜叫好的人基本上不承认,或者不停转进。认为是假新闻的,不妨亲自前往新疆一探真相,以身试共产党的家法。看是把你抓进去,还是陪职业教育中心的学员一起开展精彩的文娱活动,从教育中心一起出来吃大盘鸡,然后自由的回家发帖打所有有新闻报道自由的西方媒体的脸。对就像胡主编那样。
一个是再教育营实质上是监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kqiMw8E0Ug 
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81024-%E6%B3%95%E6%96%B0%E7%A4%BE%E8%B0%83%E6%9F%A5%E6%96%B0%E7%96%86%E5%9F%B9%E8%AE%AD%E4%B8%AD%E5%BF%83%E5%83%8F%E7%9B%91%E7%8B%B1%E4%B8%8D%E5%83%8F%E5%AD%A6%E6%A0%A1 
一个是再教育营里关押了大量无辜者。未犯任何罪,他们未经正常法律程序就被关进去,有的人完全没了消息,生死未卜。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813/china-xinjiang-rahile-dawut/ 
https://cn.nytimes.com/usa/20181019/uighur-muslims-china-detainment/ 
 
------
 
稍有常识的人不难看出,再教育营里关押的不过是普通人,平时工作吃饭睡觉,而不是所谓的宗教极端分子。
打个比方,论杀人共产主义不逊色于伊斯兰教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B1%E4%BA%A7%E4%B8%BB%E4%B9%89%E6%94%BF%E6%9D%83%E4%B8%8B%E7%9A%84%E5%A4%A7%E5%B1%A0%E6%9D%80
你们亲人朋友很多人就是共产党员,都宣誓过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都写过无数思想汇报,他们有很极端或是犯下罪行吗。有想着要杀光资产阶级开批斗大会吗。有贪赃枉法胡作非为吗。
统治者认为共产主义是罪,抓了八百万共产党员,其中可能有你的亲人朋友,在新疆发生的就是类似的事情。
 
------
 
把屠刀挥向无辜者是正义?是必要之恶?这恐怕是暴露了费拉渴望支配和统治的本性。
如果你已移民,我对那个国家表示遗憾。如果你还在中国,请暂时不要说你是公民这样的话了。你对公民这个词的理解有偏差,不存在可以允许随意杀戮和关押其他公民的公民。你不但事实上是居民,心理上也没做好成为一位公民的准备。
 
11
分享 2018-12-27

52 个评论

谁为魔鬼叫好,地狱为他敞开大门!
同意,
但是更深刻的说,美国也有着日裔集中营这样的黑历史。
去看下美国为自己建耻辱纪念碑的密度,你甚至会觉得这是一种恶趣味。
恶无处不在,永远不要过于自信。

我认为,这里面有两点教训:
1。遵循功利主义的原则,最终会抹消掉人与物的差别。
2。很遗憾的是,人很难完全战胜恐惧,也未必总是愿意为自由支付高昂的代价。(这些代价甚至不是物质意义的高昂,比如辛普森和刘强东周立波,大多数人都怀疑甚至确信他有罪,但你不能突破法律去制裁他)
说得好。另外感觉你把黄色头像换成黄色头像,看上去舒服不少。
是的, 而且不仅仅违反良知的问题。相当多的支持者是知道它是集中营的,也知道这违反良知,但是他们觉得对于自己的人身安全有用,那些受害者的死活他们就弃之不顾了。但实际上,支持这种东西才是非常愚蠢的。我在旧品葱曾经写过答案讲过这个问题。

新疆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官僚系统草菅人命地粗暴化超过度维稳给一步步制造出来的。在90年代就有学者写过详细论述,在本世纪也是有体制内外的有识之士多次预警,但是事情还是按照当年预见到的最坏情况发展下去了。当局现在已经主动向整个民族、整个宗教甚至是体制内的温和派开战了,对于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来说,往极端方向发展可以说是别无选择。(因为你做两边的温和派,甚至站在当局的立场提真的有助于解决问题的建议都会被抓起来,譬如某位被很多维族都称为“维奸”的体制内维族学者)所以集中营可以算是系统性制造极端派,制造民族仇恨的东西了。

反专制的汉人如果不能跟维族站在一起,甚至还要为集中营叫好,就会放弃一个重要的盟友和制造一个危险的敌人。集中营完全无法达到所谓“安全”的目的,反而使事态激化。而且想一想,现在中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政府债务沉重,一旦财政出现问题,维稳体系就很有可能出现裂痕,那些乐见民主化出现机会的人,也会发现维族人也同样会挣脱锁链,开始寻找自己的盟友和仇敌。你说集中营这种制造极端化基地哪天突然崩溃了会发生什么?
啊呸
哈,要是中共把这群关进去的人杀掉,谁还能怎么办?某些人就是没见过血。
还会发生什么?你这种渣滓要是敢出来残害其他民族的人,第一个被当成枪靶子崩了。-,-
我不是维族人。我只是不蠢。
啊呸,维人要对别人举起屠刀,别人就敢杀他们。
只会加重维人自己的人道主义灾难而已。
能同时兼容民主制度和种族灭绝政策是非常了不起的。要知道能蔑视法制和人权这些民主制度最大的闪光点,依然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民主道路(迫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穆斯林不空誓不当公民,等杀完了穆斯林,我们的民主乌托邦就建成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
为何会有一种关进集中营,接受洗脑和强迫性劳动,这些人出来就会对共党和汉人感恩戴德的错觉?至少来讲那些跑出来的都是骂好吧?
原来一些压根不鸟独立的现在都强调维汉对立了,即便退一万步来讲“维族人都是恐怖分子”,这种集中营的招数目前看来也仅仅是求得暂时平安,实际上对于改变人的思想起不到多大效果,那些喊好的除了蠢之外只不过打了民族主义鸡血喜欢那种压迫异族求的热血的快感而已。
至于以后发生什么,反正人的死活比不上民族主义鸡血带来的快感重要
共匪的這種鎮壓體系是不可能長久的。而且一旦他們稍微鬆手(必然,因為共匪總有一天會維持不了天價的維穩經費),這些受到迫害的維吾爾群眾,基於仇恨,很可能去投靠 ISIS、塔利班等匪幫。
到時候,新疆能和平獨立而不爆發內戰,都可能是最優解了。
我认为这种更多是政治任务式的维稳,当权者不在乎法律,而且会要求司法,检查,法院配合其执行力度,只在乎完成指定数量的任务,只要是政治任务,任何当权者中软弱的人都会变成魔鬼?,而这种纳粹集中营式的监狱,在墙内确实受到很多人吹捧,认为那些少数民族就应该被管,给了她们那么多好处,如高考加分政治,还不听话,对汉人充满恶意,暴乱时滥杀无辜。还说要是像古代早就被灭族了!
所以中共这些年的民族之间不平衡的政策,加深了汉族之间民族对立,长久下去,会让即使少数民族中少量的温和派会变少,这种就会让风险一直存在,若维稳力度稍有松懈,就会爆发更大的暴乱。故会陷入恶性循环,少数民主地区的维稳成本会不断上升,会让本来就恶化的社会更加动乱。
很多汉人对于少民是很真诚地抱有殖民心态的,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赞成民主的人居然也会赞成集中营。他们并不否认他们认为少民的死活不重要,他们不否认他们觉得这些人怎么想根本无所谓达成对于土地的控制才最重要,他们不否认他们认为中国的统治者应该是汉族而少民应该是边缘,他们甚至不否认他们觉得强行推动民族同化是应该的。

少民的话语基本是缺失的,出现这种思想不奇怪。
有道理,不过我怀疑我受的教育是假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贴一首诗:

起初他们……
马丁·尼莫拉

纳粹抓了共产党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关了犹太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没有抗议;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他们抓天主教徒的时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最后当他们奔向我而来,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说不准,造谣和掩盖真相都很容易。不知道不调查,真不想随便发表看法
你说的是伊力哈木吗,在纪录片《对话》中看过,我的观点和你类似。另外,中共真正的朋友达赖死后西藏也将可能血雨腥风,现在达赖都未必能控制局势了
你的怀疑是对的,民族政策教育更多地是告诉人们,我们有这么些“能歌善舞”(少民反正都是“能歌善舞”的)发展落后的小弟们,然后我们党赐给了他们亚克西的好政策,他们兴高采烈地融入进“炎黄子孙”的民族大家庭中。但是你可曾听到看到哪怕一句出自于那些少民自己的诉求?有没有任何一丁点内容谈到少民不同于“炎黄子孙”的文化发展源流?

南非当年种族隔离时期搞那些“黑人家园”还说这是尊重黑人的传统习俗给予他们最适合的自治制度,好让白人黑人和平共处呢。但是黑人的苦难呢?诉求呢?黑人在任何公共议题中的话语权呢?完全是没有的,白人普通民众也一点都不了解他们,还以为他们很开心呢。很多白人就像今天的汉人一样,认为他们穷是因为懒,甚至因为蠢。白人政府已经仁至义尽了。

假如对于南非,你受的教育全部都是站在白人立场,南非历史完全是白人开拓史,南非制度全都是黑白和睦,对于黑人的描述都是“能歌善舞”“拥护党”“党的政策亚克西”,而黑人的话语完全缺失,你觉得你会不带有白人殖民心态吗?会理解黑人吗?会不觉得黑人无理取闹应该镇压吗?会有利于民族和平共处吗?
据你了解,共产党所宣称的“解放西藏”,里面的一些落后习俗,有多大程度上是真的呢?

再比如说土葬改火葬吧,从感情上是无法接受,但我到农村,确实发现红白喜事铺张浪费,滥办酒席收红包的现象。

共产党说到底还是为了“拥护”和“压榨”,但是是否有必要为了反对,而恢复一些不太人道的习俗呢?
是的,还有海莱提・尼亚孜,后者汉化和亲体制程度甚至比伊力哈木还要高得多,他75前主动向当局多次预警,在75上午见到了自治区主要领导并提出了包括安抚和立刻动用维稳力量的建议,但是全部遭到无视。他还直接指出了75事件真正犯罪的暴徒们的真正组织者。也被无视。此人被捕之后伊力哈木就写文章称这种程度的滥捕导致普遍悲观情绪,后来自己也被捕了。

伊力哈木写的文章价值非常高,我读下发现有很多只有维族人才会发现的其实非常重要的问题。提出的建议也都是可行性很高的,甚至并不要求当局变更根本体制,而完全以上书的口吻叙述可行化的具体建议。这些人都被抓当局真的是疯了。甚至也有阴谋论认为当局在以此刻意地加剧新疆的极端化。
汉人完全不欠少数民族任何东西。
共匪针对汉人的有完全的一胎制,大多数少数民族则可以有二胎,边疆的朝鲜族自治区朝鲜族如果多生孩子甚至可以得到金钱补助;汉人不能结社,而少数民族的结社形式例如清真寺,喇嘛,诸如此类的东西不要太多;为了所谓民族团结,五胡乱华被共匪改称为少数民族南下;广电甚至下发文件,要求禁止使用“满清”这一 称呼。
实际上汉人的文化、历史、以及实际利益都完全得不到共匪的尊重,你还要站在共匪一边来苛责汉人对镇压政策叫好。
现实是什么呢,现实是汉人在所有地方,都是事实上的政治贱民,所以在政治贵族们被拉下马的时候叫好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具体到此时此刻的新疆,显然是比旱地更严酷。
你不能用两个字“少民”,就把他们打包一起卖。
这里既有混居汉地,利用优惠和结社自由闹事的回民。
也有“我打个酱油”的俄罗斯族。
专制统治的输入和文明化的输入是两个同时都存在的过程。

首先我要说当局对于西藏落后习俗的宣传有很多的可信度很低,譬如以人骨人皮法器证明西藏杀人做法器,这对于不了解“曝尸葬”文明的人们造成了很大的误导。“曝尸葬”文明并不觉得人尸体的部分是敏感的,因为他们特殊的丧葬方式,在公开环境下就有这些东西,且材料的来源充足。藏传佛教中法器的制作要求也不允许使用随便普通人(宣传中的“农奴”)的骨头和皮来制作,因为没有法力。这些法器是用的坐化圆寂的修行者死后的尸身,皮、骨拆下使用,而肉拿去天葬,经由秃鹫回归自然。

但是并不是说就没有落后习俗,譬如西藏农奴制是真的,类似于西欧中世纪的封建农奴制,按马克思的话说“温情脉脉”但是显然没有自由。共产党进藏以后带来了近代以来西方输入中国的近代文明,包括工业农业技术、组织制度和解散了农奴制。这是因为共产党产生于近代中国,相较于西藏更早近代化。另外,共产党大量捣毁寺庙侮辱虐待僧众,毁掉了藏传佛教的很多文化(这点在汉地也是一样的),但也毁掉了僧团制度这一西藏封建统治的核心,所以可以说让西藏结束了封建时代。当然,是以一种残酷的方式。

这就类似日本对于台湾、英国之于印度一样,显然是殖民统治,当地人失去了命运自决也毁掉了很多文化摧残了不少人,但是客观上因为殖民者发展程度更高而获得了近代化。
维族有没有量少一宽的特权?有。过去很多人都碰到过维吾尔族的小偷;切糕的强买强卖更是恶名昭彰。共匪有没有强迫企业接受失业的维吾尔族?同样有,七五的导火索,韶关的某企业里就有大量的维吾尔族。共匪有没有在法律上偏袒维吾尔族?仍旧有,过去汉人和维人之间有任何冲突,共匪都是单方面的镇压汉人。维吾尔族有没有结社自由?还是有,清真寺就是一种高度组织化的结社,这没有任何其他可说的。
具体到此时此刻的新疆,此时此刻的新疆是怎么炼成的?首先共匪给了维吾尔人大量的各种特权,其次允许维吾尔人结社,最次新疆的经济自古以来就不发达。特权给了维吾尔人自己高人一等的错觉,经济不发达又让他们对现实不满,允许维吾尔人结社又让他们可以组织起来对抗共匪。
所以新疆有今天,第一错在共匪,第二是历史遗留问题,第三维吾尔人自身也有问题,唯独和汉人没有任何关系,给维吾尔人结社权利的不是汉人,给维吾尔人法律特权的也不是汉人,汉人也不曾在共产党镇压维人之中获利,你们狗咬狗,管我们汉人何事。
落后的习俗是不用刻意恢复的,因为它们会随着现代化自己消失。也因此共产党那种极度残酷的消灭习俗的做法不仅残忍,也是没有必要的。适合现代社会的习俗会留下了,不适合的自动消失或转变为更为文明现代的习俗,这是各国近代化以来都有的过程。

农村铺张、搞酒席、收红包包括重男轻女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既几乎没有从国家大共同体中获得什么服务,也没有现代性的小共同体可以参加,于是宗族(当然还有宗教)是他们唯一在天灾、人祸、官老爷面前自保的指望。譬如就像梁山好汉一定要做出“仗义疏财”的表现一样,一个农村家庭需要表现出自己拥有慷慨帮助他人的“能力”,才能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获得他人的相助。相反,一个小气或者穷得叮当响的人是没有人帮他们甚至死了都没人关心的,因为帮了他们,他们将来也帮不了自己。

这里不展开了,但是习俗是社会现实的产物,社会的文明化会直接地改变习俗。专制可以直接摧毁习俗,但是一旦失去对基层的控制,那些东西又会回来(就像现在发生的一样)。而且可以说,这种回归是正义的,因为专制时期被迫而没有这些习俗的人,只会过得更惨。
部分同意。
但是你别忘了,新疆是有油田的。
当然,共产党并不是在剥削新疆人,而是更广泛的剥削贫穷落后的西北农业,给东北/东南工业输血。

在政治中谈历史是非常危险的,现在国际上已经习惯无视掉中共“自古以来”的论述,反正实际上还是在还是在讲强拳。

大家都有血债,汉人还被蒙古人屠杀过,讲历史的话,仅限于【补偿正义】,不能用【同态复仇】的观念。
但是,有些吹毛求疵的是,文明化并不是必然的,因为顽固势力和不完全掌权的共产党是一样的,狡诈,冷酷,不择手段。
看看苏菲运动的命运,还有艾多尔安,显然,民主并不一定带来法制。
哈萨克也有油田,难道哈萨克就有多富庶了吗。西北那些地方说难听的,不依赖沿海地区财政转移就算好了,还有什么可剥削的。
注意你自己偷换了概念,哈萨克贫穷,有可能是因为哈萨克的腐败,躺在油田上的还有沙特。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NNNN
我来跟你解释吧。汉人仇维的很多理由在于“民族特权”和司法不平等。这是事实。但是,

1. 对于司法不平等。作为汉族人,你假如面对“汉族小偷偷东西不受罚”“汉族强盗抢东西或者强买强卖不受罚”,会支持还是反对呢?是鼓掌欢迎呢?还是忧心忡忡呢?你想一想。事实上维族的很多人都把这个当作本民族道德滑坡的一个罪因而忧心忡忡。这就像中国对外国人的所谓“司法特权”一样,当局为了维稳而偏袒他们,难道是外国人的罪恶吗?难道不是当局的罪恶吗?

2. 公民结社权是一个基本人权还是“特权”?海南曾经打算给外国人开辟外国人专用自由使用互联网的区域是不是外国人的罪恶?是不是外国人得了中共给的特权了呢?你不能因为汉族人被欺负得够彻底,就觉得被欺负得不那么彻底的民族多么可恨对吧?你难道认为维族也彻底丧失结社权就很好了吗?被抢的一无所有的人,去仇恨一个被抢得没那么多的人,而不是两人一同去向强盗讨回公道,这是真的要公平呢?还是仅仅是欺软怕硬呢?

事实上,维族的结社权也被严酷地限制,不亚于汉族,而仅仅是他们“竟然”会冒着进集中营的风险继续坚持结社而已。中共强令大量的干部入住到每个维族家庭,他们稍有用维语多人交头接耳就要上报,经文学校被全部取缔,新疆变成警察社会,维族人想要跨区移动都不容易,这不是对于结社权的残酷打压吗?维族和汉族都是受害者,应该一同对抗罪犯,而不是去指责“你怎么伤得没我重啊?”

3. 就业歧视。这点,给企业分配维族名额是因为之前以及现在都存在着对维族就业的制度性歧视。对于新疆的投资基本都是国企投资,也多投资在生产建设兵团,生产建设兵团是独立于自治区的纯汉人行政区,而且仍然保留着计划经济体制。这些企业是制度化地不用维族的,他们宁愿千里迢迢从内地招人。甚至自治区维族高层干部的子女也必须通过向中央级别打招呼才能安排自己的子女进入。现有的维族名额杯水车薪。所以说根本是对维族的就业歧视。

4. 入学名额,这个主要是因为教育资源的缺乏。而且就是在新疆,维汉的教育资源也制度性地歧视维族,有研究表明,当地维族平均维语学校仅为汉族平均汉语学校的十分之一。与其去反对“结果公平”而试图从维族口里扣出点入学名额,不如看看北京这个占有全国最多最好教育资源,又同时拥有最多最好入学名额的地方。这是无论用“机会平等”和“结果平等”都无法接受的。这才是其他省市非要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原因。
【沿海地区财政转移】这一点,恰恰是符合补偿正义的,问题仅在于中共既没有过问民意,目的上也是出于维系政权。
关于2,我想问一下,这些限制是建国以来还是戒严之后,如果是前者,那就是共党的单独犯罪,反之,就是和维族中败类的共谋。
我倾向于说没有实现民主。因为很显然,推翻专制者并不等于建立民主制度。我也从来没有认为推翻了共产党,就可以文明化。但是强行以文明化为名去消灭习俗,而不实现社会的文明升级,那只会让当地人过得更惨。

譬如你所说的土葬啊,铺张啊,一个农民进了城,他做吗?一个农民跑到美国当了农场主,做吗?这是因为在当地社会环境下有用才做的,你禁止他做,只是在害他。而譬如让他能享受公共服务,有了养老保障,那他还需要宗族吗?有了法治,还需要非得生男孩吗?有了健全的金融业,还需要红白喜事非要收红包吗?城市人看见了不同的东西,觉得落后,因为并不在这个环境里,而不去深入了解,就认为这些东西都得马上消灭就是傲慢了。
西亚中东的问题我以后有时间可能会写篇文章,因为我发现这个背后有一个世界性的变化过程(不是指伊斯兰教传教)
共匪不是好东西,极端穆斯林也不是好东西。我称他们为恶魔打架。就像我痛恨共匪,但也不会说台湾东厂是个好厂。但是随意抓捕没有犯法的平民,除了五毛和狗奴才,谁能支持?
2的具体措施应该是王乐泉时期慢慢开始的。但是建国后没有这些的原因,是因为剥夺结社权剥夺得更彻底。当时在中共和苏联的强力作用下阶级论(跨民族横向划分)直接解体了民族情绪,那些维族青年会一同在共产党带领下去砸清真寺。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后来共产思潮退潮,民族分裂的上下阶层重新结合,对维族的歧视性政策越发显现,然后是开发新疆过程中的收益极高度地垄断在治疆干部手上,这些干部在现代化的时代是比维族意识更为落后的人,他们的手段粗暴到共产党体制内的其他干部都看不下去,譬如向内地劳务输出,有指标,怎么办呢?直接拆房赶人。而且垄断体制下腐败极其严重。维族维权自保的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在现代化过程中被排挤到边缘而转向宗教。譬如75中犯罪的暴徒所在的组织,其产生就是看不惯汉族(其实跟民族是没关系的,但是他们直观上就看到是汉族)带来的贫富分化,贪腐,少数人的奢靡,因此他们提倡一个道德化的,回归宗教的高尚朴素生活方式的教义(这个跟塔利班最开始的产生是很像的),当然他们完全极端化了。

共谋我觉得是有的,譬如那次在习近平入疆后刻意发动的恐袭。极端组织希望触发共产党很容易产生的粗暴过度反应,以使得中间派温和派不得不变得极端,而维稳官僚也希望能够以维稳之名在自己任期内多捞些金钱和政绩的好处,中共则只要镇压而不在乎新疆维汉的死活。
对,但是这真的【在当地社会环境下有用】吗,我认为,共产党并不愚蠢,只是贪婪。
尤其是老毛自己就是农民起义出身。
农民依赖宗族,依赖红白喜事,并不是因为这是最好的,只是因为这最不坏。
落后的习俗背后,是一种落后的秩序,将之替换成土匪的思想钢印,就是将落后农村的半税,改为了现代独裁的什一税。这个税本身并不合法,但弱势农民的负担减轻了。
具体地说,以前农民靠男丁抢夺邻里土地财产,现在实行了计划生育和编户齐民,穷的丑的找不到老婆的没有兄弟的,也至少能种地了。
税轻了,不是因为共产党搞了编户齐民,而只是今天农业税收不上来多少,而且当年出了一大堆群体性事件。共产党土改后农民的负担是增加的,这个之前看到过论文,粮食征购被垄断,抗租的力量被消灭导致人均征购量变成以前的八九倍,这也是后来解放战争时期共军后勤远远好于国军的原因。更不用说建国搞了公社以后竟然可以征粮征到把农民口粮都收走,导致了三年饥荒。

另外“抢夺”的问题,编户齐民相比彻底的乱世当然更有秩序,但是村里的倾轧是一直有的,我就知道很多实例,养了多个男孩的家庭难受侵犯,而没有男性后裔的会被村里人“吃绝户”,在葬礼上吃光拿光,连房子都能抢走。

你现在觉得共产党编户齐民以前很惨是因为在它以前也是编户齐民,农村也是毫无秩序毫无信任,而互相倾轧的,并不是马克思形容封建社会的“温情脉脉”。而且在战乱年代更没有保障。而在共产党之后农村人则在专制下过得更惨,且并没有摆脱村里人自己互相倾轧的境况。
对于农村问题,可以看秦晖先生的那些农民学著作。这是他最开始的主业,拥有丰富的田野调查。
殖民者心态是在你提到前我没有想到的。教少民是同胞,教民族政策,我自然不会喊打喊杀的。
教些口号是没有用的,就像宣传和教科书上也教“民主、自由、法治”,甚至要背下来。但是在只教口号而连基本的内容都没有,导致现在中国相当多数的人都不懂什么叫“民主”什么叫“自由”什么叫“法治”。却已然认为这些词没什么大不了的。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NNNN
我从来没有站在中共一边,我反对中共镇压任何人,包括汉人,包括维人。两个受害者应该一同对付罪犯,而不是因为自己受伤更重而仇恨伤轻的。
挑动群众斗群众嘛,老戏新拍。
转移矛盾,反正能污蔑的统统污蔑,管你是哪个阶级民族国家。
治疆干部利用汉族看管维族我个人认为确实有故意把官民矛盾变成民族矛盾的因素。譬如毫无必要地维持和在维稳行动中动员毫无战斗力的汉族生产建设兵团民兵。
是的,我觉得有很多恶果现在在慢慢显露出来而尚不为大部分汉族人所知。实际上在“信息化”时代我们对主流宣发渠道以外的信息的获取能力并没有提升,这个世界我觉得并非如很多人认为的在走向融合,而是在走向分化
是的,互联网让人有能力永远呆在和自己三观相同的世界。不过我觉得这种因为资源充分而造成的问题是将来完全可以解决的。
我只能说这个答案下面键盘侠和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太多了。民族矛盾是中共挑起来的不假,但为什么当地群众也支持“再教育营”,完全是因为恐怖主义针对的也是平民。75、公园北街、火车站的受害者哪个又不是平民了?除非你觉得所有中国人(或者新疆的汉族人)都该死,那我可能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至于我,我 totally 反对再教育营,但我不在新疆住,就这样。
1.两少一宽是全国性的,理论上面向所有的少数民族,但是有几个民族实际上使用了这个特权?除了各种信绿教的民族,也只有藏和彝有过使用。
2.维族的结社权本身就比汉人更大,难道清真寺不是宗教结社?在维尼镇压新疆之前,难道维族的清真寺被禁止使用了吗?
利维坦 Thinker 回复 NNNN
我想我已经回答过你这两个问题了。简而言之,
1. 两少一宽在少民自己内部也不得人心,只是官府维稳需要。
2. 结社权是正当权利,少民没有被打压得彻底丧失,这是应该高兴的事情。我们要追求的是汉民和少民都拥有结社权,而不是少民跟汉民一样也彻底丧失结社权。

还是那句话,两个受害者,应该一同找加害者算账,而不能因为对方伤得比自己轻一点就仇恨他,甚至希望那个加害自己的人也“平等地”去加害他。你说对吧?
我想没有人会反对去抓捕那些恐袭时候的砍人者,但是任何有良心的人都不会同意去把整个民族都当作罪犯。到近代,父子连坐都废除了,更何况民族连坐。

犹太人里没有高利贷者吗?没有金融罪犯吗?没有人真的是间谍吗?但是抓上百万人犹太人进集中营的难道不是纳粹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8-12-31
  • 浏览: 4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