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栽赃失败还是另有打算?当局称周日即释放许章润

法学家许章润周日获释? 当局另有盘算?
被当局以嫖娼为由扣查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至今仍未获释。虽然公安声称周日会放人,却未能让人放心,反而增加了外界的疑虑。
RFA  2020-07-08
 

被当局以嫖娼为由扣查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至今仍未获释。虽然公安声称周日会放人,却未能让人放心,反而增加了外界的疑虑。

许章润被扣查后第二天, 他妻子接到公安通知说,许章润可望在周日回家。独立记者高瑜对于公安的说法有保留,认为背后的动机还有待观察。

高瑜:“警方给许夫人来了电话,说周日让他回家,所以应该是拘留一周,但是没有给书面文件,所以不光是我,很多朋友都在怀疑为什么(当局)不给书面通知。一个是毁坏名誉,一个是稳住家属。”

根据公安的说法,许章润由于涉嫌在四川成都嫖娼被扣查。这让家属和接近他的朋友感到不可思议。

高瑜:“现在北京人到外面去都要隔离14天。不能分身,又不是孙悟空,所以这是不可能的,完全是名誉上的诬陷,北京现在有疫情。他怎能到那儿去?而且在此之前他还被软禁。”

许章润的妻子至今尚未公开表态。据了解,她和丈夫的学生商量后,决定等到许章润获释后才公布其他消息,以确保他可以顺利回家。
外界普遍不相信公安对许章润的嫖娼指控。


2020年7月6日十多个警察进入 #许章润 住处搜查,拿走电脑和文件就是在这间书房带走了许教授. 据传许教授肝癌已近晚期, 希望他能撑过这个至暗时刻。 pic.twitter.com/qFUdPPATXm

— Pulsar (@Pulsar2019) July 6, 2020

57岁的许章润以敢言见称,多次公开批评时政,包括2018年发表文章“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批评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把中国打回毛泽东时代。今年2月初,他再发表文章“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认为武汉肺炎疫情是中国政治制度酿成的人道灾难。

许章润去年3月被清华大学停职、停课。一个月后,他和一批清华校友在校园抗议校方遮盖写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国学大师王国维纪念碑。外界相信,他把多篇文章结集成书在美国纽约出版,直接导致他失去自由。

有法律界人士相信,当局是以行政拘留7天的方式惩处许章润。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认为,如果当局的目的是要诋毁许章润,恐怕难以得逞。

李卓人:“在全中国都没有人敢去批评习近平的时候,他(许章润)有胆量和承担提出批评,说了很多人的心里话,我觉得这是他最可贵的。我们都知道中共在打压异见分子,经常会用很荒谬的嫖娼理由,威吓对方不要发表批评声音。他们以此抹黑许教授,没人会相信。”

香港支联会发声明,强烈抗议中共罗织“涉嫌嫖娼”罪名扣查许章润,要求当局立即放人,停止以莫须有罪名诬陷异见人士。
3
分享 2020-07-08

11 个评论

俺有一个疑问,为啥习近平特别爱用嫖娼栽赃陷害那些辱牠的人?难道牠当年在厦门用过这招且屡试不爽然后就上瘾了么?
别呀,共共们有着丰富的99年栽赃经验,当然是别有所图,怎么会失手这么小的一个栽赃行动呢?
先是為《習近平的情人》誣告人嫖娼,現在又因為其他人的言語誣告嫖娼,我愈來愈懷疑習是對自己的性能力不安才做。
又或者彭可能厭了他去美國嫖男人他才討厭美國,畢竟彭不是小學博士而是真材實料的歌星嘛。
看看現在,在黨內搞宮鬥,搞出個胡刁盤和王公公蔡公公幫他自慰,人夫能搞那麼重口味的基情我真是沒話說了。
俺有一个疑问,为啥习近平特别爱用嫖娼栽赃陷害那些辱牠的人?难道牠当年在厦门用过这招且屡试不爽然后就上...

我也是觉得奇怪。。。
话说对付这种栽赃方法有一种百试百灵的破解法。










就是真的去嫖娼。。。
这样就不会被冤枉了。
我也是觉得奇怪。。。话说对付这种栽赃方法有一种百试百灵的破解法。就是真的去嫖娼。。。这样就不会被冤枉...

不是的,根本不是什么手法低级,而是明确像百姓挑衅,你知道我是假的,你们敢怎么样?想被抓吗?不想就闭嘴。
俺有一个疑问,为啥习近平特别爱用嫖娼栽赃陷害那些辱牠的人?难道牠当年在厦门用过这招且屡试不爽然后就上...


說白了就是想毀了別人聲譽罷了。把嫖娼罪安在男性頭上,能營造出此人好色,心術不正,道貌岸然的形象,那麼這個人以後就失去社會公信力了。
賊喊捉賊,一群習的走🐶
說白了就是想毀了別人聲譽罷了。把嫖娼罪安在男性頭上,能營造出此人好色,心術不正,道貌岸然的形象,那麼...

這個目的是明顯,問題是每一次也是如此,用多了除了小粉紅、誰會信呀?
中国讲究私德和面子。嫖娼最抓你,一是嫖娼行为其实很普遍,以这个名义抓了也不会是大新闻,每天嫖娼被抓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二即使有一定影响力,嫖娼被抓会让人怀疑你的私德,你嫖娼人品不行,道德败坏不是好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三以嫖娼名义被抓,夫妻感情不合更加恶化夫妻关系,让有人把他捞出来的概率变小。其次嫖娼被抓找关系捞人由于要面子也不太好意思对外人讲找他帮忙
用嫖娼栽赃主要的目标是把人搞臭而不是控制,因为嫖娼管不了几天。如果目的性太明显傻子都能看出来是为了整人,失去了把人搞臭的作用,那就没意义了。比如当年搞薛蛮子就属于相对成功的,薛当时没有什么过于敏感的发言,五毛可以大大方方提他的言论,这样就给了网上五毛很多的话题,在驳斥薛言论的同时炒作公知道德败坏。但这次毫无意义,许教授真正的言论这次五毛也不可能多讲,非拿嫖娼说事那真纯属骗傻子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공화망어공산 공산망어공관 공관장지구안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0
  • 浏览: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