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的教育方式摧毀孩子的人格

看到最近很多蔥友討論教育問題,就拿我前陣子聽到的例子來說說吧!

我有個親戚是做補教業的,有一次我假日去找他,看到他教室有個孩子正在自己寫參考書,好奇的跟他攀談,原以為他是功課沒做完,沒想到孩子自己說上次考試不小心錯兩題,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拿到一百分,所以自己拿參考書來想多一點練習。

進去找我親戚時,跟她聊到這個孩子,她就說那個學生兩年前到她們這邊是個頭痛人物。看到作業就耍賴生氣,一直喊作業太難不會寫,還會在垃圾桶裡面小便,或是把衛生紙通通塞進馬桶。

後來我親戚乾脆給她降一個年級的作業單,又哄又騙,才讓那個孩子乖乖做作業。看孩子作業順利後,才慢慢加上去,結果孩子越來越願意學習,成績也慢慢進步,到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在班上是第一次考進十名內。

親戚說她在了解這個學生的背景時,發現他是台商的孩子,以前在中國讀書,她好奇去借孩子的課本來看,發現裡面的進度比臺灣快將近一年的程度。

她推測可能是壓力過大和學習挫折感大,所以學生自暴自棄不願意學習,調整難度找回自信心,學習就自然跟上了。

我親戚很感嘆說那個學生資質不頂尖,但也算是中上,可是這樣的孩子在中國卻跟不上。中國的教育是標準的菁英教育,跟得上的那批學生能力會很可怕,但是跟不上就被無情淘汰。

其實這種給孩子過度壓力和進度的新聞屢見不鮮,亞洲區最為嚴重,但歐美區也是偶有耳聞,但中國是我所知最嚴重的一個國家。
12
分享 2020-07-10

11 个评论

中國的教育是標準的菁英教育,跟得上的那批學生能力會很可怕,但是跟不上就被無情淘汰。


???
只要是体制内的公办学校,需要标准答案,只看分数考题的,连教育都算不上。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最近弑母案的吴谢宇,他妈是公办学校的历史老师,他本人成绩好智商高,但在这种环境下,心理严重扭曲。

那批學生能力會很可怕,去掉“能力”可能更准确一点。

唯一能长好,人格健全的大陆人,基本就是被一对或一个三观正的父母养育引导出来的。

但是跟不上中途辍学后,自学文化,多看书,也能长好。
您說的很好,但其實這個問題存在了非常非常久了。

家長對孩子的壓迫,是作為所謂的“中國公民”生下來得到的第一個壓迫,不是中共叫你愛黨,逼你唱“國歌”而是你家人叫你“不得頂嘴”。
目前国内小学教育的问题:

1.过难:难度超前,甚至超过孩子的理解能力。让孩子充满挫败感,自卑感

2.负担太重,内容太多:孩子疲于奔命,光学习都已经焦头烂额,没时间读书,没时间思考,没时间进行人格和价值观的建设和培养。使孩子逐渐适应并变成学习机器,分数至上

3.压制型教育:全方位压制,压制反抗精神,压制独立思考,压制孩子天性的释放,压制创造性。全面贯彻听话教育

4.意识形态洗脑:小学开始爱国爱党教育,少先队,语文课文,各种主题班会,校会处处体现灌输这种思想

5.班级同龄人内部的价值观扭曲:体现在从小学开始,就开始班里各种干部,模仿老师对其他同学进行看管,报告,以及惩罚。
墙内的教育本身是带有愚民属性的,所以在课堂上就刻意地创造出一种单向的教育,这样才能防止学生出现不利于统治的思想。而且亚洲的高中选课往往流于形式,而西方国家的高中少则二三十门课,多则六七十门课可供学生选择,具有极高的自由度。
中國的教育是標準的菁英教育,跟得上的那批學生能力會很可怕,但是跟不上就被無情淘汰。


前半句我不认同。中国的教育不是精英教育,而是丛林法则教育。只是这个法则是由中共制定的,是扼杀专才的,是培养功利主义的考试机器的。这样的教育只会使真正的特有人才被埋没,不被发掘,而特别会做题的不一定有意义的人被提拔上来。这样的教育很不实用,学的东西大多以后用不上,以后用的东西很少有之前学校教的,这样做纯粹为了与别人在共产党划定的标准上竞争以便获得未来大学更佳的教育资源,如此很浪费时间。真正的精英应该是专注于在自己兴趣上的实现,如画家等,而不是必须千篇一律地接受以后都用不着的知识的教育。

至于后半句,跟得上很可怕,跟不上被淘汰,我既赞同也不赞同。不赞同在于跟不上的还可以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上面提到的画家。然而中国的情况则是很多学生根本不知道以后自己想做什么,也对未来很迷茫,根本没有想法,学校也不给同学机会去探索以后想做的事,所以导致很多人以后只会随波逐流,按照既定的套路,即高中-->大学-->(硕士研究生)-->随便找工作,过一辈子。那么此时对于这一种标准,之前考不上“好”大学的人确实竞争不过考上的人,所以确实可以叫被“淘汰”了,所以我也赞同。

总之最重要的还是高中毕业以前就要知道未来的自己想要干嘛,给未来的事业规划规划,有个路线,再按照这个路线努力。

最后吐槽一句:我讨厌中国高中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好TM恶心!我以后又不想当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学这么多复杂的用不着的东西干嘛!要是我以后当教育局长,我一定先把没用的知识全删掉!补充一句:我也讨厌语文!一千个人里面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凭什么偏要我和出题人想得一模一样!我也讨厌英语!几个选项都长得那么像让我怎么判断!平常题材作文用什么如此专业正式的语法词汇和复杂句式,恶心!
我的大专生涯基本在打游戏,没好好听过一节课,高中差不多也是。所以我是无意间躲过中共教育的荼毒?
中共是在培养只会服从的机器,不是在树人。
转载自尹建莉老师:
最近跟家庭有关的新闻特别多。

一篇帖子说:
女儿14岁早恋了,对象是同校初三的一个男生,还影响了学习。
家里劝分了好久也不听。
后来发现女儿跟早恋对象去开房,彻夜不归。
父母在酒店找到了孩子,气急了。
回家之后,父亲跟女儿动起手来。
逐步升级,最后拿冰球棍虐打女儿,直到打成尾骨骨折。
不知真假,但实在太可怕了。
痛心之余,我想对父母的教养方式说几句。
blob:https://pincong.rocks/8e215d1e-1e3a-4e6b-8e74-abad2fd86986

想起来,有一次参加一个讲座,一个心理学家讲家庭治疗。

提问环节有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举手。

她说:

她是一个中学老师,她的困惑在于「不知道该怎么管现在的孩子」。
以前还可以打骂,可以体罚,孩子对老师都服服贴贴的。
现在只靠讲道理,有的孩子听你讲,有的孩子根本就不听。
她诚实地说,她认为现在的方式比以前文明了,进步了。
但是,有的孩子真的就没办法管了。

blob:https://pincong.rocks/2a981232-3fd6-4ed1-917c-2a6f1069dcce


那个讲座的专家,是个德国人。她的回答也很有意思。

她说,她在德国也会遇到父母管不住孩子,她就问那些父母:
「你是怎么做到让自己管不住的呢?
你那么高,对方那么矮;
你那么有经验,对方那么稚嫩;
你经历的事情那么多,有钱,又有资源,对方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可能比他还没办法?」

提问的阿姨怏怏地坐下了。可以看出,那个专家的回答,没有完全澄清她的困惑。

我理解那个专家的意思,如果两个人卯上了,在一个正常的关系语境里,一个大人,一个小孩,一个老板,一个雇员,一个智者,一个学徒,这个力量的差距可以说是很悬殊的,稳的。

说前者搞不定后者,不存在的。
只要肯想办法,基本都能搞定。

但是这种态度,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的——你要真的,把对方当成一个斗智斗勇的「人」。

我这句话没有讽刺的意思。仅仅是就事论事,所谓斗智斗勇,其实就是当成一个平等交往的对象。

中国的家庭文化,是不跟孩子讲平等的。

典型的就是很多大人挂在嘴边的:「你一个孩子懂什么?」、「他还是一个孩子,跟他废什么话?」、「孩子幼稚,冲动,没脑子,不负责」,而且最重要的是,「欠打」。

做错事了?

「正常,孩子嘛!打就是了。」
不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人」。

blob:https://pincong.rocks/1bc04b9b-ea2e-4c02-9f71-6f68f1165547


blob:https://pincong.rocks/09d7a4a8-8667-411f-8cce-ff4a4e173c94


在很多大人看来,孩子是这样一个物种:脑子不成熟,要打,他才记得住。打孩子有点粗暴,但它是最有效的。它用物理手段直接修正这些生物的行为,以符合大人的意志。孩子怎么想不重要,没什么打一顿改变不了的想法,如果有,那就打两顿。——这种信念刻在我们的文化基因里。

即使我们不打孩子,我们也相信,那是出于文明或爱心,暂时封禁了「最有效」的管教手段。

事急从权,逼急了,还是得祭出这个法宝。

讲道理可不可以呢?可以,但是效果差一些,而且费事。你讲了他不听呢?实话实说,所有不用「打」的方式都有点费事。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把孩子当「人」。免得麻烦。

假如把他当成跟自己平等的存在,对手也好,伙伴也好,你就必须花心思跟他周旋。一来没这个时间,二来似乎也没必要。

blob:https://pincong.rocks/9c923846-d5dd-49a1-b591-384f325fde6b


否则的话,你又想要这个人听话(毕竟你很清楚,她现在的很多冲动,会让她后悔一生),又不能打,怎么可能不费事?

好话歹话都说尽了,她就是不听。

这时候,要么挖空心思去找别的办法,要么就回到更简单的思路:

「我给你脸了是不是!你以为我不敢打你?」

「打」可以最快地解决问题。于是形成了一种路径依赖的操作:

孩子为什么不听话?因为你不打!
好好讲道理没用?那就打!
打了没用?那是因为打得不够狠!

blob:https://pincong.rocks/912e90b6-5ba7-493a-b436-d5af9d8200fe


这种路径依赖特别可怕,因为每当遇到问题,中国家长的思维不是去想「一定有别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去想「何必舍近求远!打到位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这是一种很难反驳的自证循环。

德国专家的回答是这么个意思:你比他大那么多,你总是有办法的。

而中国家长的困惑在于:除了打,我真没有(省事的)办法!

这件事不能怪他们,怪就怪他们对于「办法」的经验太少。代代相传,都是靠暴力镇压的思路解决问题。没有别的办法,是因为从没有想过办法。——或者也想过,浅尝辄止地试了试,往往又回到了老路。

请务必记住,对亲子关系来说,最有害的想法就是:「打是解决问题的最高手段」。哪怕你自己不用这个手段,这样的想法仍然会限制你。

blob:https://pincong.rocks/821f09e7-d37d-4343-9700-48818b430461


当你对这种想法(再次强调,哪怕你不打)形成了路径依赖,一旦孩子遇到问题,你的思考方向就变成了「究竟是打还是不打,打到什么程度合适」,然后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而你陷在这里,却不去想「还有什么别的解决方法」。这就大大窄化了你们的关系。

就像那个提问的阿姨,她真诚地感到困惑,是因为看不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方法,是不用打,也可以管住孩子的。

但我要说:你首先要相信,打孩子并非解决问题之道,无论它看起来多么管用。孩子是靠语言来沟通的人,而不是靠拳脚来管教的动物。

然后你才会相信:你跟孩子之间,有其他的办法。

blob:https://pincong.rocks/e49d82c2-d102-4b89-b8a7-4e5147f2942e


回到这个具体的例子吧,我有几点建议:

第一,制定大的原则。

如果把孩子当成一个平等的「人」。她谈不谈恋爱,跟谁谈,怎么谈,原本都是她自己的事。家长过度干涉,费力不讨好,还容易引起反效果。这是基本的边界意识,跟青春期孩子打交道的时候,尤其要注意这一点。把孩子的权利还给她,作为家长只管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不能让他们在这个年纪发生性关系。——两个问题是分开的:你恋爱是你的事,我们只禁止你发生性关系。

blob:https://pincong.rocks/d6408734-6383-4958-b3f7-b191e3b286d8


作为一个原则,这样比较容易达成共识。

但在实际操作中,家长很容易打破这个原则。

他们总是看恋爱这事不顺眼:「你看,成绩下降得这么差了,所以说不要再谈恋爱了!」这样一来,破坏了跟孩子的同盟关系,双方站到对立面上。原有的共识也就被打破了。

如果要关心成绩,当然也可以:「你的成绩下降这么厉害,要怎么赶上?」一起商量一些提高成绩的措施。不用跟恋爱扯上关系,更犯不着因棒打鸳鸯。

各是各的事:恋爱可以谈,学习要搞好,性的大原则绝对不能突破。

blob:https://pincong.rocks/7d9e3c06-315b-414c-b583-a4c168c2aaa0


第二,行使管理的功能。

制定了原则,并不意味着就一劳永逸。这件事家长是要管的。

什么叫管呢?

回到前面的路径依赖,再次强调:管并不是打。

不妨这样想:如果一个远方的朋友,把他们女儿送到你家寄宿一年。现在她恋爱了,朋友嘱咐你,千万要把她看好。你会怎么做呢?

你不能只是停留在讲道理,也不能简单地把她揍一顿,这时候你会对她做些什么?

那些做法就是「管理」。

假如,这个女孩跟男友夜不归宿,怀孕了。你朋友打电话来:「你怎么管的!」

你不可能告诉他:「哥们,我尽力了。我之前跟她谈过话,该说的我都说到了。我唯一没做的就是揍她一顿。」

但人家不在乎这个,人家问的是:

你们谈话的时候,有达成一致吗?

这件事只是彻头彻尾的意外,还是早有苗头?

事态演变到这个程度之前,你采取了哪些预防措施?

出事那天晚上,我女儿是怎么从你家跑出去的?
你们家对于出门有哪些具体的管理规则?
她出门之前有没有告诉你们去哪?
几点回家?

发现她撒谎,有哪些具体的惩罚措施?

那一天你们有没有跟她发生争吵?

平时关系如何?积累的矛盾是否有妥善处理?

……


当然了,你不需要为朋友的女儿承担这么多责任。之所以做这种假设,是要你不能轻易去打她,你把她看成一个让人头疼的,又不得不好生对待的大姑娘。这个前提下,你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来预防最坏的结果。不是吗?

blob:https://pincong.rocks/f57da84d-9ae5-4f3e-9586-7168e51cfd33


第三,不要寄希望于一次解决问题。

其实,不管给出什么建议,一定都会有人说:「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真的,也是对的。

有时候,我们就是太想追求一种简单的方法了。说一句什么,或者做一点什么,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这是一个幻想。

幻想的另一面是挫败。越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越容易剑走偏锋。

blob:https://pincong.rocks/43cf82ec-ec05-4834-9abb-78d99d11be41


最后,我还想说一说孩子的「自爱」。

在这个例子中,父亲生气,是因为女儿不知道「自爱」。这让他产生了动手的冲动,好像揍一顿就可以把「自爱」揍出来一样。

这很悲哀。

一方面,不见得是「自爱」的问题。随随便便把这事贴上一个「不知自爱」的标签,带着强烈的羞辱之意,不一定有助于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我想说的是,就算「不知自爱」好了,那也是一个结果。导致这个结果的,是她之前经历的各种事情,包括家庭的养育。对这些经历视而不见,只是对「不知自爱」的结果动气,就像一个人考试不及格,一味地抽打那张试卷一样可笑。

你不可能把人打得「自爱」的。
倒是反过来,暴力会让她更不自爱。



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平时的生活中,让女儿感受到自己的价值,至少是在父母面前。

这个妈妈在帖子里,记录了她跟女儿的一段对话:

 妈妈:你们俩以后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女儿:我要和她浪迹天涯,走遍世界。

妈妈:浪迹天涯啊,好浪漫啊,但是你可能没地方洗澡,洗头发,洗衣服,经常要脏脏臭臭的。

女儿:不是啊,我们会住酒店。

妈妈:那需要很多钱啊,你打算怎么挣钱呢?

……

我读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有点不舒服:父母一味泼冷水,矮化女儿的选择,哪里有宠爱的感觉了?也许,以后可以这么说:「你走了,我们会很想你。」

还可以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每天给我们打电话,路上要住最好的酒店。爸爸妈妈给你钱,但是你自己留心点,不要被他骗了。」

是我的话,还会强调:「他对你不好,告诉我,我会打得他满地找牙。」

话说回来,我自己也是一个父亲,女儿现在还小。但我读到这篇帖子,似乎完全理解,一个父亲的心中有多么狂怒,多么自责,偏偏又拿这一切毫无办法。

这是一场漫长的挫败,我可以想象以各种方式发泄这种挫败:拿着球棒砸窗户,砸家具,砸车,砸那个男孩……甚至砸我自己,都可以理解。

但既然我们讨论到「自爱」的话题,那我就一定会向我的女儿道歉:「无论如何,无论事情严重到何种程度,我都不该把球棒抡向你。那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在我心里,我无论如何要传递给她的信息是:「是你,你比世上的一切更珍贵。」

转载:

1.我承认完全存有孩子压迫家长的可能性,但用这个东西无法论证放弃暴力与否。要知道,有些国家连监狱都是非暴力的。
2. 肯·威尔伯的观点被推翻很久了,倒不如说,更小的孩子反而认识不到自己。而且即使他的说法真的成立,【一个人应该具有“设身处为人着想的意识”】,并且【由任何人“像驯兽一样教训”过了都能培养出这样的意识】,这两条基础也是可疑的。
3. 正因为评估教育行为必要性的不现实,所以才更是禁止一切暴力教育的理由。
4. 然后呢?这并不是一个“你只要动用暴力,结果就会变好”的证明。
5. 他的这个说明,相当于是“存在某些时候,不使用暴力,后果就不会变好,因此不应该承诺放弃暴力”。但是我们知道,“存在某些时候,人民不使用武器,后果就不会变好”这句话也显然为真,可这并不影响各国的武器管制——因为这“某些时候”的“可能好”无法抵偿“更多时候”的“更可能坏”。
6. 这句话相当于什么都没说,你不能指望权力的所有者自己控制善用自己的权力。
7. 很显然,我认为“人的成长和融入社会的过程,就是一个消除兽性培养社会性的过程”这句话才是bullsxxt,是赤裸裸的胡扯,因为“社会性”不代表正义,在“社会错了”的时候,我们就需要“能用兽性对抗社会性”的人(在历次革命中,成为主要的思想建设者的人,就是这样的角色)。因此,我们的社会需要“兽性”,不需要“消除兽性”,如果一个社会的“社会性”,居然是需要“消除兽性”才能成立的,这十有八九意味着,这个社会本身恰好是不正义的。
我要讲点政治不正确的话
把孩子打到骨折不是什么教育,是严重的恶性暴力行为。
我以前常常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大人当街暴打小孩或者一个男人打女人,只要他说这个人是我的孩子/老婆,就没人敢管了。
很多时候父母并不是在教育孩子,而是在贯彻自己的“独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孩子,他就是真理。
家庭是脱离公共生活的、最恐怖的意识形态机器。
我的父母是基督徒,小时候,我因为不愿意信教,被我妈打得半死,我在外面跪下来求他们放过我,都没有人管,仅仅因为她是我的母亲。
权力要关在制度的笼子里,可唯独家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封建独裁的专制机关。
今天,父母用爱的名义把你打骨折,让你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明天父母就会用爱的名义让你走上死路。
所以我反对这样的恶性暴力,父母的权力也要关在法律的笼子里。


我做一点补充,这个问题真正的核心不是孩子有没有做错,而是对错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假如我们赋予了父母这种「判决」的权利,那么很明显,在家庭里,所有的对错是父母的意志。
那么父母这个意志可能是对的,另一个意志又是错的,而你只能全盘接受。
到底是她还是他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退蔥失敗,不管哪一國的政治都好糟心。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1
  • 浏览: 2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