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亞音樂總監ice,個人作曲內涵港獨密碼「被辭職」。雷亞公司:「曲師發表不正當的政治言論」

台皮脂納公司雷亞遊戲,其音樂總監ice,這幾天因為被吱納網友挖出音樂內藏摩斯密碼「光復香港時代
革命」,今日發表聲明離開公司。

根據本人聲明,此為他本人民國109年(2020年)三月自行發布之作品。
此作品未收錄在任何遊戲內。
https://i.imgur.com/2zFNvBO.jpg
https://i.imgur.com/vkowyzz.jpg
https://i.imgur.com/mxnuYoB.png

音樂人ice聲明
https://i.imgur.com/ZJxiKWG.png

臺灣又一個公司被證實舔共了,看來代理人法案勢在必行。


我個人共資手遊一概不碰,1m流量也不想浪費在吱納出產的垃圾上。
雷亞公司遊戲名單如下:
手遊:
Cytus
Mandora
DEEMO
Implosion
VOEZ
Cytus ll
Sdorica 萬象物語
Soul of Eden (開發中專案)
DEEMO II

PS Vita:
DEEMO ~最終演奏~


Nintendo Switch:
Cytus α

PlayStation 4:
DEEMO -Reborn-

電腦pc:
MO:Astray

動畫作品
《聚爆:第零日》,2015年4月開始募資至2016年1月19號結束,於RayarkCon2017時播映五分鐘動畫片段。

====================================================
更新:雷亞舔共了,掰掰~~~
https://i.imgur.com/rZs3CjC.jpg
20
分享 2020-07-19

40 个评论

为此不息花这么多时间精力的粪蛆让人不经怀疑它们是不是无业游民
电码也能扯上政治…G点太多戳不完
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中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台湾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与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這個公司作品文藝感太濃,不好玩。很多大陸人吹他
马上去听
之前killerblood一事就换国际服了,龙渊服下架歌曲还一堆人拍手叫好…
粉红输出审查恶心死了

(不过雷亚应该是躺枪的,两边都不讨好的样子
有病 还能听出摩斯电码 怎么不上天
死了妈的支那人,自己玩审查就算了还要堵上别人的嘴巴,希望到时候游戏全给你删光了你也能继续硬汉
遊戲公司這種全球化市場相對簡單完善的玩意
舔共能證明一間公司是否只是能靠著本土優勢橫行的垃圾
畢竟業界最上位的3A遊戲大部分都包性與暴力,大廠們是不可能陪著中共審核瘋的,至今收割不了也沒打算收割中國市場,造成整體還算是維持著管你中國粉蛆去死的風氣
不時也會聽聞某些手遊或獨立遊戲舔共的新聞,其實就是素質不過硬,只能靠著審美水平較低但基數巨大的中國玩家撐起盈收這樣(別提拳頭社這類洋皮中國企業)
作为老玩家可以比较肯定的说雷亚不舔共
可以看一下Cytus的Chapter T,很明显的绿营史观
楼上有人提到的Killerblood事件,也没有影响在中国区以外雷亚和Killerblood的合作
我认为是因为Ice是香港人,怕国安法连累公司而辞职
好,支持橄榄雷亚
公司還沒發表聲明,他舔不舔共我在觀望中。

我估计不会发表任何声明,毕竟和公司业务没有直接关系。
另外不舔共不等于反共,表面上大概率会保持中立+冷处理,毕竟偏向哪边都会丢失不少市场。
遊戲公司這種全球化市場相對簡單完善的玩意舔共能證明一間公司是否只是能靠著本土優勢橫行的垃圾畢竟業界最...

看粉蛆說法沒吱納的玩家盜版翻牆,很多歐美日韓的遊戲公司都要倒閉了呢。🤣🤣🤣
之前killerblood一事就换国际服了,龙渊服下架歌曲还一堆人拍手叫好…粉红输出审查恶心死了(不...

沒有,跪下去了。一個臺灣音樂遊戲公司還審查到作曲家個人作品去,吱性入股。
去年反送中Ice已经有迹象要冲塔,现在果然冲了

按音游圈习惯复读下评论

Ice只是在soundcloud上以个人名义发布曲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_W7p5brHE8

音游Cytus2的bgm隐藏「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墙内纯属造谣

不过造谣也挺好的,雷亚游戏国服下架所有Ice曲目,接下去应该几十首歌曲说没就没了。加速!!!

Ice本来就是香港人,还是那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其他的我不多说,加大力度新文革吧。
[quote][/quote]
所以台湾游戏还是要尽量走出中共的影响圈,不然永远受制于人
[quote][/quote]
能否具体讲讲chapter t?
[quote][/quote]
台湾的时间线,以台湾自己角度讲述,而不是大中华
它们对这些G点的反应,除了让人笑话,也就胡吸精和它那些无所事事的粉精乐于做这些搞笑的事,有加速灭亡的效果
反觀為了言論自由和中國原廠(西山居)解約的網銀。

和遊戲本身無關的個人作品包含政治表達關遊戲公司什麼事,
還要自我審查否定表達政治意見本身的正當性????

跪成這樣我無法苟同。
ice半年前就离职了啊,没有什么被辞职啊
就算不奶共,也改变不了雷亚是个垃圾公司的事实

当年偷日本BMS的曲子偷的正义凛然,活脱脱的支味游戏

世界好脏,好想自杀(指雷亚)
舔共賺人民幣,真是為了錢什麼都可以不要了,舔共的下場不會好
請台灣手足幫手杯葛雷亞 唔該
ice半年前就离职了啊,没有什么被辞职啊

歌曲是半年前發表的,離職是今天
很可惜你猜錯了,人民幣好香der

这只是对墙内说的,下架删歌也只是墙内版,墙外啥事没有。
个人来说不影响墙外都可以接受,不算突破道德底线。墙内舔共墙外中立是大部分外企的常态,不能指望人家自愿亏钱帮反贼脱钩和加速。
歌曲是半年前發表的,離職是今天

我记得不是cy2 3.0前就已经半离职了吗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橄欖雷亞公司方法(?)

1. 卸載雷亞公司所有遊戲, 然後在google play或者app Store 打最低分,評論批評他們舔共打壓言論自由

2. 向台灣國安局檢舉勾結共匪行為

台灣國安局email為 informe6666@nsb.gov.tw

檢舉 雷亞遊戲股份有限公司(Rayark Inc.)

地址:中華民國臺北市信義區東興路47號1樓(中農科技大樓)

加速主義 打擊兩面人 由你我做起.

#請廣傳
雷亞就一年比一年爛,做出cytus和deemo的那會真的讓人覺得耳目一新,現在就一間爛公司而已,人才基本都出走完了。ICE本人的曲風是炫技向,他的作品基本是deemo里讓我玩得最爽的作品之一,沒了ICE差不多死一半,reborn不成直接 go to hell
大家好,我是Ice。
在這粉專裡,除了一些特殊情況會加註中文以外,我一向都用英文發文。今天,為了清楚交待現在的狀況,我會以中文跟英文說明。
首先,我很感謝關心我的朋友。我現在心境平靜,請大家放心。
然後,在7月18日禮拜六,已經有不少媒體,轉載了我在大約早上5點所發表的聲明。這篇的內容,是建基於該聲明的延伸。
裡面所提到的樂曲,正是大家現在所流傳的,我在”Consciousness”這張EP裡表發過的《Telegraph:1344 7609 2575》。樂曲裡面有以摩斯密碼所代表的一串電碼數字。它代表的意義,跟大家所理解到的是相同的。
我從2014年加入雷亞遊戲,在多款遊戲裡製作收錄樂曲和決定收錄曲的方向。公司一直都有容許我發揮創作自由,在不加入任何意識形態的前提下,並沒有對我希望創作的內容,以及我希望收錄的樂曲,作任何內容干預。
同時,我了解公司裡的成員可能對不同事情抱著不同的看法和立場,任何強逼接受想法或立場的行為都是不適當和不尊重的。所以,儘管我曾是公司裡唯一香港出身的員工,我從來沒有在雷亞作品的製作和收錄決策上,把個人立場加進去。
到這一刻我仍然認為,我可以透過私人創作,表達我的個人立場。我請辭的主要理由,是希望這些針對我個人立場的批評和指教,不會因為我在公司的身份,而影響到對我私人作品內容不知情的公司和團隊成員。
六年多來,我有幸在雷亞這個奇幻的團隊裡,發揮自己的能力,跟大家一起創造很多奇蹟,令遊戲變得更好;也很榮幸能跟很多有才華的創作人合作共事。遊戲的成功,絕不是我一人可以造就。我很感謝雷亞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也相信未來這個奇幻團隊,絕對能夠做出不負大家所望的遊戲內容。
最後,Ice仍然是Ice,老鼠仍然是老鼠。不管大家因為什麼契機而認識、關注我的動態,我仍然會抱著相同的信念,繼續我能做的事情,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
Hello everyone. Ice here.
I have always been making posts mostly in English, with little supplements in Chinese for specific purposes. Today, I am making a statement in both languages regarding the recent situation.
First of all, I want to thank all of you who approached me for my well-being. I am now making this statement very calmly.
Next, I observed that there was massive coverage by media quoting my statement that I made on 18 July, at about 5AM. The following is an extension from the corresponding statement.
Since I have not made the statement in English, I shall recap it here:
“A musical piece that I released in March 2020 has created heated debate. As this was a personal activity, which was related to neither Rayark Games nor the job duties of my position in Rayark Games, I have raised my resignation from Rayark Games immediately.”
The musical piece in concern was titled 《Telegraph:1344 7609 2575》, which was released under a digital EP called “Consciousness”. In the song, there was a Morse code which could be translated into a series of numbers in telegraph format, and could be further decoded into Chinese characters, having a meaning that the media has already covered.
I joined Rayark Games in 2014, produced musical works in multiple game titles as well as made licensing contacts for song lineups. Under the premise of not implementing specific ideologies, Rayark has always practiced their understanding of freedom in creativity, and did not interfere with content that I wish for or created.
I have always been aware that there is different opinion across my colleagues on different social issues, and any act that forces another person to accept any stance is inappropriate. Despite I was the only one from Hong Kong in the company, I have not included any personal stance regarding social issues in works that I wished for or created.
I have always believed in the freedom of expressing my personal stance through private works. I raised my resignation so that all criticism regarding this piece of private work could be targeted to me as the creator of this piece of work, not Rayark and my colleagues who didn't know the existence of this piece of private work.
Throughout the 6 years in Rayark Games - the miracle team, I am honoured to be a part of them to achieve and create so many fascinating contents, and being able to co-work with talented artists. I am grateful that Rayark has taken care of me delicately, and I am confident that this miracle team is capable of providing quality game content as always.
Last but not least, regardless of the timing that my followers started following my activities, Ice is still Ice, and Loki is still Loki. I am not slowing myself down; more works are to be done.


事主最新PO文,来源https://www.facebook.com/iceloki/posts/3081625951952778
死了妈的人,自己玩审查就算了还要堵上别人的嘴巴,希望到时候游戏全给你删光了你也能继续硬汉

当年样板戏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反抗,所以到时候粪蛆们高举双手喜迎样板戏2.0的到来。
当年样板戏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反抗,所以到时候粪蛆们高举双手喜迎样板戏2.0的到来。


到时候又要哭唧唧—“为什么我国文娱不行,难道我们真的只配看样板戏?”废话,你们干了那么多烂事,有样板戏都是烧高香了呢
[quote][/quote]
BMS曲子基本上是削除 xi 通过公开募集投过去的吧
话说哪些曲子是偷的?
我印象里就是一些国产音游像舞立方这样玩法抄maimai 曲子到处偷的
这公司做的东西早就过气了却还坚持不懈的舔共,祝早日被公私合营
BMS曲子基本上是削除 xi 通过公开募集投过去的吧话说哪些曲子是偷的?我印象里就是一些国产音游像舞...


当年BMS的元老曾经做过一个音游模拟器,差不多就是照抄beatmania惹了KONMAI,后来因为BMS那边有大量的同人曲版权于是就立了个约定——就是所有的BMS版权曲必须优先供给KONMAI旗下的游戏

而雷亚没有经过BMS同意擅自直接就拿走了一些曲子,最出名的就是前三章里的xi的halcyon,还有onoken(也就是ani)的曲子。结果被KONMAI的人发现了,然后跟BMS对质,BMS有人去找雷亚算账这才先上车后补票

当年有人混圈的直接也在雷亚的fb里质疑,雷亚死鸭子嘴硬说自己没有偷,是正当买了版权的。然后BMS和KONMAI的人找上门来才删掉那些言论

这事也算很早期的雷亚黑历史了,而且因为这事太见不得光(全部人都不干净),估计很多不是混音游圈非常久或者某些跟几个当事者有关系的人都不知道的,什么wiki或者百科之类都找不到相关信息
[quote][/quote]
果然要科乐美这样的版权斗士来教育一下才行
這邊還有一個重點,由於BMS起源於同人圈,多數是業餘創作,因此其中的一、二創曲絕大多數是沒有在JASRAC等音樂著作權管理機構信託,樂曲版權由作者個人或社團管理的。

也就是說偷BMS的衝突對象不是一家公司或一個版權管理組織,而是同時和無數作者衝突。
可以說這是一口氣和整個日本同人音樂圈槓上的行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