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是支共国的基本盘,作为一个农村人我设想中分离出农村的方法

农村有众多的人口广大的地域,进可以化农奴为厂奴给中共挣美元,退可以上山下乡把危机消化在广大的农村,只要牢牢圈养压榨控制住八亿农村人口再以此豢养出一个既得利益层就占据了支国的大多数,绑架了全中国,可以说农村是支共真正的基本盘。作为一个农村人我思考了很久如何把农村脱离支共的掌控,下面是我设想中的一文一武两种方式不知是否可行。
一文式、以基督教向农村地区传教,逐渐占据文化意识形态,再像回族一样以宗教信仰文化为核心脱离汉族建立一个新的民族。
支国的大一统基础是建立在占据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汉族的基础上,若要打破大一统就要打破汉族,而农村由于支共过重掠夺和差别对待类似种族隔离种族歧视状态中,近年的城乡发展严重不平等让农村处于一种空心空虚状态,这种空虚让农村留守村民很容易接受基督教等宗教(实际上近年基督教也是在农村大力发展),这就有机可乘。而传播宗教远比传播政治更容易更安全接受度也更高。当基督教在农村扎下根覆盖广了以后就可以尝试像回族那样以宗教文化为核心以英语为宗教日常用语加以普及成立一个新的民族。支共之所以如此容易统治吸血奴役农村就是因为农村人是一个汉族一个种族,如果农村人都是维吾尔那统治奴役成本将高到支共无法接受,也就无法吸血成为支国的基本盘。以基督教为核心成立新民族还有一个好处,比较容易争取西方发达国家的同情和支持,这对将来农村起义反共很有利。
二武式、如果文式是潜移默化长期定鼎的话,那么武式就要立杆见影,掀起反共的第一把火,激起农村分离的推鼓手。众所周知支国现如今有近四千万的光棍,而这些光棍绝大多数都是农村人,这些光棍是支共对农村掠夺过重差别对待的受害者。如果要说如今哪个群体最不稳定最有反共革命的热情和决心那么这群光棍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这4000万农村光棍就是一个个的火药桶,,只要能激发百分之一加上经济危机国际困局就能给予支国支共一记重创!
如何激发?可以利用支共支国对农村的歧视压榨差别对待来宣扬农村的种族歧视!就像美国南非黑人种族运动宣传一样,让农村人特别是农村光棍仇恨支共支国从而革命,进而脱离汉族!而外网宣传方面香港台湾有很大优势,对港台来说要想自保搞乱支国是成本最小的,4000万农村光棍就是港台乱支自保的突破口!港台人承担外网宣传扇起风来,不断刺激农村人农村光棍种族反抗革命,必要时刻提供武器、如何自制武器等。
现在农村人最在意的有两件事,一是生存也就是钱,二是传宗接代,农村光棍多娶妻难应该是覆盖了整个农村,大力宣传让农村人明白农村之所以光棍绝后就是因为支共对农村的种族隔离种族歧视迫害造成的,由农村光棍把这种仇恨一个个引入农村家庭复地,进而让农村与支共离心离德脱离支国脱离汉族(实际上本来就是对农村人种族隔离种族歧视迫害,秦晖先生在南非的启示一书就把针对黑奴的种族隔离制度跟支国针对农村的户籍制度作了对比,基本一样)。
以基督教为核心向农村地区传教争夺意识形态进而脱离汉族脱离支性文化对抗大一统,破坏支共统治基本盘,这是文式!
以农村光棍为突破口发起支国的种族抗争革命激发矛盾燃起大陆的第一把火,这是武式!
大家看看是否可行,这里面最大的难点就是防火墙,如何突破防火墙把宣传传到农村人那里是最大的难点,支共的防火墙一大功能就是防止农村人接触外界信息的,只要控制住了农村人支共就不会倒。
6
分享 2020-07-24

25 个评论

确实,农民是土共的命根子,只要让农民的世界观打开、接受足够的教育,那么土共的统治不攻自破
我觉得很有道理,武这个需要引导,如果能够融合基督教的话能够真正把武控制住,导向共产党,中国就会有一个好的明天。
基督教非常有道理,希望有人能够学习法轮功一样。
很简单,告诉农村人, 他们给外国人发媳妇呢,天天发,必然能刺激到光棍
我想对农村同胞说,我们农村对这个国家牺牲最多承受最重干最脏最累最苦最危险的活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甚至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处处是欺压,到处是歧视!这不是我们农村人的国家,汉族也不是我们的民族,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根本没把我们农村人当同胞看待!之所以我们农村人是受支共欺压歧视最狠的就是因为我们是汉族黔首,是不惜一切代价里随时可以牺牲的最卑微数量最多的代价,往往洗脑压榨的理由也是什么大一统强汉之类的,所以我们要想摆脱这种压榨就要学香港台湾,脱离汉族!成立新民族!这样才能在大一统强汉洗脑下团结起来对抗欺压歧视!
对向往自由平等公义等普世价值的朋友来说,现在中共的统治是建立在大一统价值观基础上的,而大一统又是建立在占据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汉族基础上的,若想打破中共打破大一统就要打破超高比例的汉族,农村人脱离汉族将是对大一统巨大的挑战对中共的统治巨大的破坏。
对少数民族朋友来说中共正是依靠汉族大一统模式整合了资源从而对少数民族欺压掠夺的,农村分离出汉族将大大削弱汉族削弱大一统,汉族分裂对少数民族有百利无一害。
还有港台朋友,搞乱大陆是对抗中共自保成本最低的手段,特别是香港,大陆在中共的统治下不内乱香港几乎无法避免被沦丧。港台在外网话语权宣传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而这正是农村人所极度缺乏的,农村人可以作燃烧大陆的第一把火,港台可以作宣传,可以高度互补互助。
融合基督教...會給中共扣上太平天國或法輪功一樣的”邪教”帽子吧
抛开现实谈观点永远是最愚蠢的方法。

先说一下我的观点:中国如果再度发生所谓的革命,主力军将不再是农民而是城市中产和无产者。

为什么有这个判断?那就要从革命发展的历史讲起。

城市化率是一个非常好的指标。在秦晖教授《农民学与中国传统社会专题》讲座中看到过一组数据(可能不太精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城市化率仅为12%左右,这个数据在大跃进时期短暂地达到过20%的水平,然后在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维持在17%上下浮动。

而如今的社会结构如何?光是以户籍人口计算,中国的城市化率在2019年已经超过了60%,如果按常住人口,算上农民工则更多。

社会人口结构的变化决定了革命形式的不同。就像以往苏俄的工人阶级为主体,以占领中心城市击垮统治的方式在中国行不通是一个道理。不是因为这个方式错了,而是因为当时的中国根本就无法用几百万刚入行的产业工人去推翻一个数亿人口的政权。而苏俄虽然落后,但是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已经算是一个半工业化国家。

再举两个例子。为什么朝鲜在因为苏联解体,经济陷于崩溃之际,没有像毛泽东当年那样搞上山下乡,而是搞所谓“先军政治”,把失业人口都纳入到军队体系中去?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朝鲜在苏联计划经济体系下已经完成了工业化和城市化,上世纪八十年代朝鲜的城市化率就已经突破了七成,大多数人口已然丧失了农业劳动技能和土地的实际控制权,农村无法消耗如此多的失业人口,才会让这些人都到军队里去管着,避免出现大的社会骚乱。
同理,在中国这一轮因为制裁和疫情双重打击造成的失业率飙升,李克强给出的解决办法也是地摊经济,力求在城市内部解决失业问题。但非常可惜的是,我们的傻逼习近平并不能理解这一点,而是像绝大多数普通支那人一样,企图通过军队、农村等办法解决问题,动车上招兵的广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应届毕业生一批一批送到农村去“夯实基层”。

话题扯回来,正是因为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变,农村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说实话这帮人现在不仅失去了有效的发声渠道,也失去了社会的主体性,比城市居民更加一盘散沙费拉不堪,可以说是毫无战斗力。共产党如果今天还以农村作为基本盘,可以说是自取灭亡。
作为革命者,费劲去农村搞宣传,还不如去找找那些失业人群。在如今这个社会形式下,再从农村起家的人,会遭受到巨大的挫折,原因就是看不清现实,盲目套用历史经验。
我想对农村同胞说,我们农村对这个国家牺牲最多承受最重干最脏最累最苦最危险的活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甚至...

台湾倒是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不同于汉族的台湾族,即Chinese和Taiwanese的不同,并不是一个语言相似的文化甚至相似的血统就必须是一个民族,类似例子世界上很多,但是台湾人到底愿不愿意成为与汉人不同的民族,还是看台湾人自己了,以及外部环境的影响
抛开现实谈观点永远是最愚蠢的方法。先说一下我的观点:中国如果再度发生所谓的革命,主力军将不再是农民而...
你忘了数量庞大的农民工,你更忘了近4000万农村光棍,就以今天支国的武德来说恐怕只有这些光棍敢于拼死一搏。再说现在的城市化有是有上山下乡的风险的,经济危机一来朝鲜化到时候那些近二十年进城的全部的回老家,从这点说农村人还是主力
你忘了数量庞大的农民工,你更忘了近4000万农村光棍,就以今天支国的武德来说恐怕只有这些光棍敢于拼死...

农村现在无法消化那么多人口的,这帮人本来已经离开了土地,要想回去基本不可能。造成的社会矛盾以及带来的治理成本上升,是政权无法承受的。你既然是农村出来的,就更应该有这种现实感。
成為張獻忠乃廣大農村下岡工人最偉大的出路
农民是天然的小资产阶级, 是权威的最高支持者. 你说用基督教进行思想渗透, 难道基督教和自由有半毛钱关系吗? 不要因为基督教是西方文化就觉得它能带来解放啊!  基督教在农村的盛行无非就是填补基层组织的真空, 基督教本身糟粕一堆, 歧视女性性少数人群反对个人主义反对利己主义, 道德洁癖推崇教会内专制, 这些糟粕本身和小资产阶级的道德神圣洁癖不谋而合, 对上了而已, 你这样是打算给中国送来一个霍梅尼? 

中国当前的任务是创造出力量足够强大的无产阶级队伍, 创造出足够多的接受工业文明的人口, 而不是继续和在农村和封建思想打滚. 要我说改革开放之后这个做得有些成效, 但是还是不够, 现在的中国依旧是小资产阶级为主的国家. 这部分谁都帮不了这中国, 共产党不行, 西方制度不行, 宗教也不行, 唯独只有工业化才行. 如果不用工业化加资本主义的方式彻底将旧社会解体分化, 所谓的普世价值都是在放屁, 普世普到最后就变成拿石头打死女同性恋. 但是要注意,反抗资本主义最厉害的人不一定是封建主义权贵, 更多的可能是破产的小资产阶级, 这件事情在中国一百多年的近代史里不断的发生. 

要我说一共和毛最大的过错就是用道德枷锁困住农村人口的自由流动, 导致中国资本主义和发展缓慢, 甚至直接复辟回封建社会. 所有的具体事件无非是这个大背景下一个又一个"逆天而为"导致的悲剧而已. 自从毛经过整风运动提出工农联盟之后, 这样的悲剧就在所难免了. 

顺带一提五星红旗的四个星星, 分别是农民, 工人, 民族资产阶级和城市知识分子, 这是共产党1949年建国时期的新民主主义方针. 结果上台之后除了工人就没有人拿到过什么好处, 78年之后日子越过越烂的也只有可能是工人阶级, 这恰恰反应了我国无产阶级成分的缺失和工业化的落后. 
在中國傳播宗教一點也不安全喔。
而且中共多得是打壓宗教的手段,比如說斷你生計。
寒冬──有宗教即不文明 中共荒唐政績評判標準促各地嚴打宗教(2020.07.16)
https://zh.bitterwinter.org/civilized-means-having-nothing-to-do-with-religion/

內文節錄──
評選文明城市、文明村是中國政府樹立社會典範的一種方式,一般以經濟建設、精神文明建設情況為衡量標準,宗教場所的存在被視為負面因素,要想在政府的評選中獲得認可以及經濟獎勵,地方政府必須取締轄區內的宗教敬拜場所、清除宗教標誌、減少宗教信徒數量。總之,這是中共消滅宗教的又一手段。

「只要村裡一年裡沒有發現有人信神,沒有上訪告狀,就有機會被評為先進村。一個村只要有3至5個信神的人,就要被評為後進村。被評為後進村的村幹部要接受政府教育,每半年學一次。」浙江省一位基層政府人員告訴《寒冬》。因此當地政府人員千方百計強迫宗教信徒簽署放棄信仰的保證書。

「2015年9月,村支書說,上級政府答應要下撥120萬給我們村,前提是我們村要是文明村。」這名基督徒說。從此,村支書組織、安排人不斷騷擾他和他的家人,讓他放棄信神。其家人和村民知道利害關係後都開始反對他信神,他因不願放棄信仰,最終被迫離家。該村委會隨後懸賞獎金要求村民舉報抓捕他,這名基督徒因此至今有家難歸。


然後如果想尋求武力的話,我實在有點難以評價樓主的想法。
4000万农村光棍就是港台乱支自保的突破口!港台人承担外网宣传扇起风来,不断刺激农村人农村光棍种族反抗革命,必要时刻提供武器、如何自制武器等。


這無疑是被扣上境外勢力的帽子,另外先別說提供武器,難道在中國就很容易買到刀具嗎?
我最近還看到新聞上說有人想要網購刮鬍刀刀具,結果過了十天還沒到貨,他問店家為什麼沒發貨,結果店家說貨發了但在郵政那邊被退了回來。


如果要做結論的話,我認為樓主你的想法是不可能實現的。
silverball 灰名单
基督教這條路,你看黨支部和村委,就是防止基督教和回教的擴張存在的,而且背後還有民宗委,慢

武鬥的話,最後勝出的絕對是張獻忠或毛澤東之類的村幹部/泥腿子

劉曉波說得好,最好由英國和荷蘭殖民三百年,但可惜啊,再也沒有帝國主義擴張的好事了
中共没有基本盘!
中共没有基本盘!
中共没有基本盘!(重要的事说三遍)

基本盘是民主国家才存在的——我不管你什么候选人,每次投票我都去,我只投这个党,哪怕这次推出一条狗来参选也给它投。

和你专制没关系,不要把这个词进口改造成中国特色。

中国二十四史八十三个政权,谁有基本盘?真有基本盘人人都是文天祥,在哪呢?反正我没见过。

再说一下楼主提到的农村。
中国历史上,农村造反的,只有一种情况:
1.大规模破产(利息导致的土地兼并)
2.征地
3.灾害
这一种情况概括为:天灾人祸导致活不下去,人民马上就死了,还能以死刑罪惧之吗?

这是起义的根本原因和必要条件,宗教只是起到组织领导作用,没这个前提,神仙下凡都不好使。
至于4000万光棍,那是分散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个村就三五个,你劝他造反?看看在天朝强奸实际上判多久,嫖妓判多久,买卖人口判多久,造反呢?

最后,楼主如果想反抗强暴精神可嘉,请审视自己的策略。
基督教這條路,你看黨支部和村委,就是防止基督教和回教的擴張存在的,而且背後還有民宗委,慢武鬥的話,最...

基督教现在在农村传播很猛的,无论怎么说基督教现在在中国是正教,虽说管制但没禁止,总有机会传教
在中國傳播宗教一點也不安全喔。而且中共多得是打壓宗教的手段,比如說斷你生計。寒冬──有宗教即不文明 ...
无论怎么说基督教现在还是正教,跟欧美关系又大,支共现在还不敢光明正大打成邪教,暗地里使坏是可以的,暗地里传教就好,再说一年120万的打压经费现在支国的经济不好啊。革命肯定是造反啊还怕勾结境外势力吗?武器可以视频教学自制武器,也可以云南或海岸边境运输,这当然需要冒险,造反嘛不是请客吃饭,这点风险成本对于港台来说已经最小了,难道香港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小成本自保吗?
中共没有基本盘!中共没有基本盘!中共没有基本盘!(重要的事说三遍)基本盘是民主国家才存在的——我不管...
基本盘就是所谓的农村人口红利,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给支国挣了多少美元续了多少命,还有广大的农村可以极地成本消化危机,支国支共好几次大的危机都是转移给农村度过的
基本盘就是所谓的农村人口红利,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给支国挣了多少美元续了多少命,还有广大的农村可以极地成...

奴工从性质上不会成为基本盘。基本盘就是一个跟专制没关系的词,不必中国特色化。
你这个想法支共早想到了,所以才会严控严打各种地下教会,而官方所有宗教都是姓党的。
楼主的出发点相当值得赞赏(赞赏),作为一个完全的城市人我没有任何相关经验所以主观上也被动忽略了农村,更不用说这里各位养尊处优的海外党了

首先我必须纠正一点,这里不能用「种族歧视」,因为它无论如何都是错误的,正确的用词应该是「阶级歧视」,土共搞的是阶级分化,把桂枝从上到下分了个三六九等,而广大农民处在这座金字塔更是压榨链的最底层,我们应该进行的也正是腊肉所谓的阶级斗争

现在说文斗,个人感觉通过传播宗教颠覆是个很新颖的办法,不过想来晚清也不是没有过,而且十字教确实也是很好的选择,虽说一旦有星火燎原的苗头共匪一定会全力打压,法轮功的下场各位都清楚,但十字教是世界第一大宗教,土共无论如何都不太可能敢直接把它定义成邪教,这就很棘手了,而且只要能够被西方正统认可,也一定会受到海外支持,总之值得一试

再说武斗,两个问题,第一土共全面控制着信息,更别提对于本就封闭落后的桂枝农村,第二枪杆子完全在共匪手里…不多说了,总之真的太难搞,但一旦搞起来了,各处拉帮结派土匪林立,对共匪必然产生不可挽回的重创,另外还需要注意一点,土匪这个词这里我用的非常准确,把费拉的刁民变成武德充沛的刁民,前期好用,后面的后遗症也不小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我不太清楚的问题,听说党卫军的炮灰主要由农民构成?如果是,而这里边只是想通过当兵出人头地的传统思想为主,那还不太要紧,但如果是洗脑因素为主,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而我还知道一点,在桂枝当一趟兵下来,完全就是和外界脱节好几年加被全面洗一遍脑子
抛开现实谈观点永远是最愚蠢的方法。先说一下我的观点:中国如果再度发生所谓的革命,主力军将不再是农民而...

城市是岁静的瘟床,同样费拉,城市一定比农村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另外这里我偏向根据出身定义,而不是说比如一个农村出身的人去城市务工那他就算城市人了,送送外卖搬搬转头,连真正的城市生活的边都够不着,但也正因如此,没有被真正城市生活腐化成岁静的农村出身人士还是能保留天生的那点虽然也没多少的武德的,总之一定比土生土长的中产城市仔强
在中國傳播宗教一點也不安全喔。而且中共多得是打壓宗教的手段,比如說斷你生計。寒冬──有宗教即不文明 ...

桂枝买刀确实很容易,淘宝多的是,我就买过,正经的可以捅死人的刀,著名的广州阳江,那边一整片都是做刀具生意的,商家能发是因为他在公安那有备案,你看那个新闻没啥参考价值,邮政不收还有别家啊,再不济哪怕个人发,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没人细查往里放什么都行,最次你去当地超市买菜刀总买的到罢,再说了,真要有心,铅笔也能拿来杀人,土共厉害归厉害但不是法力无边
楼主的出发点相当值得赞赏(赞赏),作为一个完全的城市人我没有任何相关经验所以主观上也被动忽略了农村,...
谢谢支持,党卫军炮灰确实是农村人为主,因为城市人有更多更好的去处,对农村人来说主要是除了进厂进工地打工没有别的去处了,那么当几年兵还可以混个协警或者保安什么的,农村脑子不蠢的,只是信息闭塞见识少,当兵为了理想洗脑什么极少,主要是对没出路的农村人也算个不那么差的地方
annoymouse 黑名单
从建国开始就不是了,城市里的工厂生产武器,坦克,镰刀,农村只是给人提供粮食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再高的墙也挡不住一颗自由的心!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0
  • 浏览: 5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