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香港警察从反共前线堕落到中共打手,已经无法回头

明報電子報
觀點
呂秉權:當年防共,今變黨軍,港警無回頭
2020/7/29


《港區國安法》實施、國安事務顧問任命、香港國安委成立、駐港國安公署掛牌、警務處國安處運作,港區國家安全法律和執行機制瞬間到位,香港社會生態已驟然變化(禁書、禁歌、禁旗、禁口號、出走、退黨、刪post、炒魷、DQ殺到、中外惡鬥升溫等),香港的警隊管治亦發生了質變。

50年代報告:左派滲透不少政府部門
1997年以前,港警大力防範中共在港的地下活動及對警隊的滲透,凡有左派和工會背景的人難以當差。

《中共在香港》(江關生著)引述了大量解密檔案和中外史料,詳述中共建黨以來在香港的活動。著作引述1955和1956年港英政府本地情報委員會兩份機密報告指,已編制了一份1800人的共產黨人物名單,一旦出亂子,就可採取拘捕行動。報告指,共產黨在港公開活動的重點是勞工方面,以其控制的工聯會為核心。左派成功滲透了不少政府部門,1.71萬名公務員當中,超過四分之一是左派工會會員。報告指出,中國政府知道很多支持者已暴露身分,可能被捕,一旦出事,便可從內地引入二線領導來港。

另外,著作又引述1956年英國保安情報顧問呈交港督葛量洪的《香港的情報組織》報告,描述港英政治部F組負責調查對政府部門的滲透,屬頭等大事。而E組則對付教育界的滲透,事關重大,要特別留神。

打入港英警隊的中共黨員
警隊破獲最轟動的共諜案,要數1961年的曾昭科案。據《文匯報》報道,曾昭科在廣州出生,念完小學便來港入讀九龍華仁書院,之後負笈日本早稻田和京都帝國大學,畢業後回港加入警隊,短短十餘年已升為助理警司、警校副校長(當時華人最高警官),其間到過英國受訓,做過港督隨身保鑣、政治部、九龍區偵緝處副處長等要位。江關生在其著作引述葛量洪估計,曾昭科適當時候會升至處長級要職。

1961年,曾案被揭發。內地「百度百科」的資料說,曾昭科被指是潛伏於警察內部及駐港英軍的間諜,負責蒐集高度秘密的情報,透過在澳門的幕後指揮人,把情報交到中國政府手上,1961年11月經羅湖遞解出境。曾昭科回到廣州,先後擔任大學教授和省人大副主任,2014年逝世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亦表示悼念。

除了曾昭科,《中共在香港.下卷》還引述深圳市委黨史辦公室的黨史文獻,發現另一名同期打入港英警隊的中共黨員——歐培,文獻作者吳堅,是歐在黨組織的聯繫人。歐培是中共東莞虎門區委負責人,1947年考入警隊,「以警察的身分作掩護,完成黨交給他的任務」。「他曾從香港仔黃竹坑警察署的倉庫搞到一批槍枝子彈運回部隊。有一次,我們有一批物資要在香港仔用船裝,估計英警可能要檢查,歐培用值更之便,把這批毛毯、白洋扣布、膠鞋、書刊等裝入貨船,安全運回部隊。他以警察的特殊身分,完成了特殊任務,作出特殊貢獻」。

駱惠寧是在港國安最高話事人
當年千防萬防,今日中共在警隊已登堂入室。隨着港區國安法實施,香港警隊已經質變。

在習近平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頂層設計,國家安全工作只能由黨領導,目的是要保護中共政權安全和中共領導為最本質特徵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在架構上,身為中共香港工委書記的國安事務顧問駱惠寧是在港國安最高話事人,他可指導、控制香港國安委(警務處長、警隊國安處負責人為成員)和駐港國安公署;國安公署為副部級,高於警隊國安處的正廳級,前者對後者有在地業務(工作)指導作用;再者,國務委員、公安部長趙克志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亦明言公安部對港警有指導關係,「全力支持配合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各項工作,全力指導支持香港警隊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全力防範、制止和懲治極少數人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犯罪行為和活動」。而國安部長陳文清則強調,「國家安全機關將堅決貫徹落實香港國安法,依法懲治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犯罪活動」,國安部的主導,顯而易見。

港警對黨忠誠 才能有效護國安
在法律上,港區國安法賦予駐港國安公署比香港國安委更大的權力(第49、53條),前者就國安的重大戰略和重要政策提出意見和建議,對特區履行國安職責有監督、指導、協調、支持的角色。另外,兩者亦能共享信息(可思考誰交出更多資料);駐港國安公署能依法辦案(第49條)、與解放軍駐港部隊協同工作(第52條);駐港國安公署執行職務不受特區管轄(第60條);公署在以下3種情况對案件行使管轄權,可將疑人送內地(第55條):

(1)案件涉及外國或者境外勢力介入的複雜情况,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確有困難的;

(2)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無法有效執行該法的嚴重情况的;

(3)出現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的情况的。

在港區國安法的頂層設計、架構和法律層面上,香港警隊必須對黨忠誠,才能有效維護國家安全。

最後,筆者引用公安部主管的《中國公共安全》期刊2019年第一期一篇題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引領公安院校忠誠警魂教育的思考」的論文作結:

「人民警察是黨的忠誠衛士,接受黨的領導,聽從黨的指揮,維護黨的利益。所以對黨忠誠是對一名人民警察的基本要求,中國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時期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機遇期,來自於國際社會各方面的挑戰日益增多,人民警察的工作環境也逐漸惡劣。」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急切需要提高人民警察的政治信念,樹立警察內心強大的忠誠意識,堅信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一定會戰勝來自於各方各面的艱難險阻,最終朝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穩步前進。」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4
分享 2020-07-29

7 个评论

香港警察 ×
香港共軍√
香港的紅色恐怖時代
有一点大家可以注意一下,现在香港警方有一些人已经被传媒踢爆各种以权谋私的行为(甚至贩毒),连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也涉嫌僭建(更不用提他本人怀疑有黑社会背景、有包庇涉嫌贩卖冰毒的下属之事)。廉政公署现在形同虚设,黑警在香港无人能制,加上国安法加持,真正的只手遮天,如果港共政府不倒台,香港警察会堕落到比60、70年代更恶劣的地步。
麦理浩剿匪不力,当杀尽游水支畜,朝廷说不定还发个圣旨感谢一下
中共對於香港警察的著墨,絕對超乎人們的想像。

因為香港警察是相連接中國大陸的唯一民主武力,所以中共會優先吃掉香港警察,減少被武裝革命的可能性。

再接下來,中共要著墨的就是香港政黨了,因為香港政黨是相連接中國大陸的唯一民主政治組織,吃掉香港政黨,避免其擴散進內地,演變成內地政治團體的可能性。
土鳖党就是要逐步渗透香港的立法,行政,司法,完全操控香港,党禁,报禁,反鳖就是反华,一切反鳖的活动和书刊杂志都可以定性为反华,最后就跟大陆一样了
这些警察必将自食其果,今天当打手,明天就变成旧警察不可信赖,得过河拆桥了。而他们拿到的狗粮,很快就会消失,发现自己真的太贵,国内有的是便宜的警察可以用,何必给香港的高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