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極權中國的教育環境的基本形態

作者 王德邦

中國頻繁的學齡孩子自殺現象重擊著每個父母的心,驚嚇得正值家長的父母寢食難安。如何使孩子免於自殺的災難,已成為當下中國每個家長縈懷難去的心病。


我曾非常虔誠地向壹個在中學執教的親戚請教:如何使孩子平穩度過中小學教育階段而免於被禍害?那師直言:別太善良!別太正義!別太軟弱!讓孩子惡壹些,混壹些,狠壹些。這話當場將我震驚得目瞪口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親戚老師是真誠為了我孩子好,並且非常了解我孩子在校因善被欺的情況。否則她不會說出如此相對師德大逆不道的話。她可是在講臺倡善講美的典範,是學校及當地有名的好老師。壹個如此好老師私下對自己孩子與親戚孩子卻捧出這套理念,應該說是典型的陰陽之道,即陽的公開講臺上講真善美,陰的私下家裏講橫混惡。讓人心驚的是,在當下中國,奉行此陰陽教育之法決非個別,而是種普遍的存在。


壹個好老師在講臺所倡與私下親人所言何以會如此天壤?這就是中國謊言治世的必然景觀。中共奪取大陸70余年來的謊言,已經深化到了社會肌體中的每個細胞,導致社會嚴重裂化,出現了普遍的分裂人格,形成了表與裏,臺上與臺下截然相反的價值準則。

中共集團長期以來宣講那種集體主義的奉獻,典型就是以雷鋒為樣榜。至今仍以國外有校曾懸雷鋒像為榮,力倡學生效法。


然而,雷鋒範式是典型的陰陽欺世之道。我們且不說他那些修車、送嫗好事的份量,單就他每每做了好事不留名卻留下壹堆記錄好事的照片,其偽詐之情可鑒。更何況還有太陽下持電筒看書的所謂勤學偽照,大白天修理卻說是半夜為國辛勞,這些在現代網絡世界屢屢讓細心讀者壹眼識穿的騙局,實在給求知問道孩子們帶來諸多困擾。


應該看到,今天成長的孩子已遠不是只通過學校教育獲取知識的時代,網絡影視已成為孩子成長無可或缺的渠道。面對這種多途徑獲知的世界,中國學校教育卻壹味宣講那種所謂無保留的奉獻與無原則的善良,人為閹割社會價值多元,而扭曲孩子的認知世界。


更為要命的是,中國官方壹套價值體系成為學校教育的標準答案,強制學生接受這些價值理念,否則滲透於思想、政治、語文、歷史、地理等等壹切人文考試中的答題,讓人躲無可躲,無所適從,直逼得人要麼分裂人格,出現價值混亂與精神問題,要麼虛偽成精,成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即,將人教化成要麼欺騙別人的人,要麼被欺騙成白癡的人。

值得特別註意的是,中國大陸文革後壹度有人性的短暫復蘇,教育領域曾出現過壹些多元價值探討,對過往那種雷鋒式說教出現過短暫的淡化,然而這種人性復蘇下的價值探討隨著六四屠殺而急速消聲,代之而起的是以反人性而追獸性的利己拜金主義升起,與之相應的《狼圖騰》的熱捧,成為狼性教育的壹種風尚。這事實是將中國教育中陰的壹面以文化熱傳遞出來。


另壹方面,文革後中國教育中臺面上那種雷鋒式說教雖有某種程度的退潮,但代之卻以傳統文化復興名義下的國學熱來公行,將現代極權所需集體主義奉獻通過傳統文化中的忠信良善的所謂羊性教育包裝起來兜售。


事實上使中國教育長期困頓於陽的壹面的羊性教育與陰的壹面的狼性教育之中,缺乏現代文明價值層面的人性教育。

中國陰陽對峙式矛盾教育的存在,導致社會嚴重的人格分裂,價值錯亂,無所遵循。而學齡兒童高自殺率現象,顯然與這種教育直接相關。


在2017年北大醫學兒童發展中心發布的《妳知道中國是兒童自殺第壹大國嗎》的調查裏,為世人呈現了如下數據:


第壹組數據:在中國,每年約有10萬青少年死於自殺。每分鐘就有2個人死於自殺,還有8個自殺未遂。


第二組數據:壹項在上海展開的調查顯示:上海地區有24.39%的中小學生曾有壹閃而過的結束自己生命的想法,認真考慮過該想法的也占到15.23%,更有5.85%的孩子曾計劃自殺,並有1.71%的中小學生自殺未遂。


第三組數據:中國官方公開報道的壹組數據表明,多年來,中國是世界上兒童自殺第壹大國。


第四組數據:在自殺者的年齡排列中,12歲占第壹位(40.3%),其次為14歲(22.7%),11歲和13歲(13.6%)。在自殺者的性別對比中,女孩子遠遠高於男孩子:女孩占(72.7%),男孩僅占(23.7%)。


第五組數據:全國中、小學生精神障礙患病率為2.6-32.0%。高校約有20%的大學生有心理問題,其中15%屬於壹般心理問題,需要學校、親友進行疏導;3.5%有心理障礙,出現失眠、消瘦等癥狀;1.5%有精神病,失去自制能力,分不清現實與幻覺。


如此觸目驚心的自殺數據,讓人不得不正視中國陰陽教育步入絕境的現實。

回望中國最近70年來的教育歷程,發現中國文革後從共產極權欺世謊言教化中短暫復蘇後,因沒有及時嫁接上人類文明的價值體系而很快就迷失在狼性與羊性的教育中,卻壹直沒有植入真正現代文明獨立、自由、平等、尊嚴、民主、法治、人權等等普世文明價值理念,從而壹直徘徊於世界文明之外,導致社會因價值缺失而出現各種人格分裂,暴戾橫行,自殺與他殺泛濫情況。致使學校與家長在教育孩子上皆失卻依憑,終至悲劇叢生。


真正引入現代文明普世價值體系來裝備中國年輕壹代,使孩子在成長上得到立身處世的準則,從而給社會提供起和諧相處之道,這已經是中國當下刻不容緩的課題。


可以說,拋棄陰陽教育,引入普世價值來教育培養中國孩子,不是基於政治的需要,而是基於現代文明人類立身安命的需要,它為每個個體提供起了維護自身權利的憑據及與他人和社會協調相處的準則。它使每個人獲得社會平等、尊嚴、獨立的人格與地位,使自己免於淩辱與恐懼。也就必須開展李慎之先生生前倡導致力推進的中國公民教育。


中國今日教育百病纏身皆因缺失內含普世文明價值的公民教育所致。因為沒有公民教育,就沒有現代公民意識,就只能造就要麼為霸成狼欺淩弱小的土匪強盜,要麼為奴成羊倍受欺淩的順民奴民,卻難以成為堂堂正正的現代公民。

中國當下致力公民教育顯然為中共極權所不容。因為現代謊言欺世的集體主義奴化教育正是中共極權統治的依靠。從某種程度而言,直接赤裸裸的集體主義奴化教育日益艱難的情況下,狼性教育與羊性教育的興起在壹定程度成為極權奴化教育的彌補與替代。


隨著現代科技尤其是網絡技術的發展,中國青少年日益擺脫對學校教育獲取知識與價值建構的唯壹依靠,而多元尋求建構自身價值途徑,對現代普世文明價值會有越來越多的認同。就此而言,廣泛在青少年中普及推廣現代公民教育,已經成為必要與可能。


具有現代自由主義意識的知識分子,更當在培養孩子現代普世價值上身體力行。雖然,這會在壹定時期使自己孩子陷入與同學、老師及周圍人群的價值沖突中,但終究因為他們有價值依托而會戰勝那些完全沒有價值準則只有獸性的形同“浮萍”的群體,也能盡可能使自己孩子免於中國陰陽教育禍害。
3
分享 2020-08-06

7 个评论

中國的教育環境容易培養出喜歡裝高大上搞假大空的人,容易培養出精緻利己的黨國奴才。
共匪不會結束洗腦教育,因為結束洗腦教育之後被統治者的子女容易成為反共人士。
左派為什麼要反共?搞笑。

只是共匪是原教旨主義,而你們是溫和派罷了。殊途同歸。
中国的教育体系体制容易导致孩子出现心理问题和权力心态。
很少有人是因為覺得自己有超出常人的本領,一旦支持經濟層面的哈耶克主義的自由主義右派上台實踐自由保守主義路線,他們擁有的超出常人的本領就會有機會被充份發揮出來,從而讓他們自己成為大托拉斯老闆,所以他們選擇反共,追求建立一個自由主義右派主導的國家。大多數反共人士都是因為覺得共匪本質上是極右翼政黨,都是覺得共匪建立的權力尋租制度帶來了嚴重的貧富兩極分化,覺得共匪堅持的黨國特色保守主義立場嚴重壓迫了個人在文化生活方面的自由跟全面發展,認為共匪是福利國家的敵人是社會財富再分配的敵人,認為共匪壓迫人的自由跟全面發展,所以選擇反對共產極權主義的立場。共匪在政治上是法西斯主義,右派在政治上是精英主義,共匪在經濟上是社會達爾文主義,右派在經濟上支持否定福利國家的自由市場,共匪在文化上是傾向於文化專制的雅痞文青斯文敗類,右派在文化上是為雅痞文青斯文敗類提供生存空間的文化保守主義。共匪在意識形態上與右派接近,共匪與右派都反對左翼民粹主義 直接民主,共匪與右派都反對福利國家,共匪與右派都反對社會自由主義。
中国的教育体系体制容易导致孩子出现心理问题和权力心态。

那是左翼极权和共产主义政党通性的体现,跟中国国家本身有什么关系?共匪都喜欢把自己的劣根性怪罪于国家而不是政党上。
共匪喜歡用高壓數學與不允許世界觀層次的自由思辨的意識形態教育壓迫中國學生,完成學業的中國學生在擺脫學業負擔之後喜歡用低級趣味放鬆身心,不會思考複雜的事情,不容易成為反共人士,共匪不希望被統治者的思想變得複雜,所以共匪不會實行素質教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