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按下举报键的时候,就离中国人更近一点——写给身处自由世界的你们

1

短短几天内,同人漫画《哆啦 AV 梦》([ehentai 链接](https://e-hentai.org/g/1697700/9fff5476ba/))的作者禾野男孩身上的争议,从自由表达而起,在墙内的声音被掐灭后,急转直下冲向为不自由的辩护。

相关讨论帖:如何看待粉红画家禾野男孩,微博被禁言,跑到Twitter嘲讽港人?(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9406)、如何看待多啦av夢被黃之鋒“碰瓷”?(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9414)

与墙内所有的文艺创作一样,任何作品稍具影响力就会招来监管,涉及同性成人内容的漫画势必无法在墙内任何平台存活。《哆啦 AV 梦》引发了全网对同人作品、年龄分级、出版自由倒退的热烈讨论,也使得画师禾野男孩面临“制作、传播淫秽物品、儿童色情”的指控。在无力地发布两条恢复信用分的“阳光信用”微博后,他仍旧被禁言三个月,不得不流亡至推特。尽管如此,墙内的卫道士们仍然没有放过他,声称会继续举报。擅长死鸭子嘴硬的爱国大V@吐槽鬼(现改名@冬亚)更是放话“这个如果被抓了,被判的话真不冤”,言语中充斥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道路自信。

对墙外内容的举报并非没有前车之鉴,从反共的季子越、Horror Zoo 等人被人肉出真实身份并被施压回国,到“青岛经验农”等人只是看个色情推文就被抓,共匪治下的实名制言论管控,加上专职人肉非实名平台用户的社工黑客,叠加形成的恐怖氛围,自由世界的网民大多很难体会。你们看到的网军仇恨言论洗版,只是与日俱增的维稳经费堆出来的假象。墙内真实的网络环境是,医生在同事群里传一份传染病信息都会被警察训诫。

面对这种威胁,禾野男孩并未就此噤声,而是转战墙外继续发布,因而得到墙外民主人士的声援,也随即坠入自由地区和非自由地区的渊深裂痕。

2

近年来两岸三地发生了无数这样的故事,美好的文化交流期许被“大是大非”的底线一击即溃,《还愿》因一张符咒被无神论政党封杀、导致中国玩家产生还愿PTSD,见到恐怖游戏就问“有没有私货”;流亡画师组织 ACAC(A Chinese Artists Catalog)拒绝香港画师投稿后香港画师愤而洗版,组织者被喝茶;无数演艺人员遭遇政审猎巫,想要两面讨好却两头挨骂,艺人北上需签署“十年不涉政条约”;作家、音乐人、画师、创作者们因为点赞和转发被抵制商稿,丢掉工作。

处于霸凌地位的显然是中国和中国的举报者,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创作者们可以独善其身——他们被迫在金马奖结束的深夜转发中国地图,顶着全世界的骂名也要转发支持香港警察,不惜毁约也要和“辱华”品牌划清界限。他们没有沉默的权利,只能做唱赞歌的肉喇叭。只因他们生活在这里,没有退路。

这也是为什么黄之锋的声援令禾野男孩歇斯底里——在官方宣传中,黄之锋作为“乱港头目”,“破坏香港稳定、扰乱国家安全”,是彻彻底底的坏分子。黄之锋与动物森友会合影一张,墙内就如临大敌,飞速自查,迅速下架,可见从上至下对他的影响力忌惮到了何种地步。如果画师不赶紧撇清关系,支持的留言势必会成为勾结境外势力的证据。禾野男孩的暴躁反击显然是错的,不仅让声援他的人寒心,也让自身处境显得格外讽刺,两头不讨好。自由世界的网友会觉得又是战狼德匹下,墙内的网民会觉得“现在你尝到所谓自由的滋味了吧”。但他人在墙内,没办法沉默不语。

对于他的反应,@吐槽鬼 幸灾乐祸道,“现在估计有些人,反而背地里要去举报他了吧?”。墙内网民亦多把港人对其“享着自由反自由”的嘲讽看作是“策反失败后的恼羞成怒”。

这对引发墙内人对自由的向往十分不利。他们会认为“一言不合就直接开骂”,“所谓自由不过如此”。这的确很双标,但这也是文明世界区别于中国的地方。

但令人担忧的是,少数留言确实在呼吁做@吐槽鬼 预测的事情——举报禾野男孩的漫画。意图用国家暴力去“铁拳”惩罚一个人身安全本来就受威胁的画师,只因为他的战狼言论。

3

本文所讨论的“举报”的概念是指,在司法落后、法制不透明的地区,将言论和创作提交给当局审查的行为。对于被举报的非中国人,可能的后果是被当局封杀,被民间抵制,失去中国市场;对于被举报的中国人,可能的后果是在国外的被强行送中,在国内的丢工作、网络游街、社会性死亡,甚至训诫喝茶、拘留入狱、留置监察、刑讯逼供、监视居住、再教育营……

墙内消失的那些个体对于墙外的民众来说只是新闻,是为虎作伥后的“求仁得仁”,但对墙内的网民来说则是深入骨髓的威胁。这种感觉我相信经历过白色恐怖的台湾人懂,如今的香港人也懂。

召唤暴力机器镇压言论和创作,是墙内粉红常用的打压异己的手段。令人感到担忧的是,这种方法正逐渐被个别自由地区的网民滥用。

这种滥用需要警惕。原因很简单:身处文明世界的人,理应选择更加文明的抵制手段。有许多反驳的方法可以让粉红吃瘪,这些方法都远远强于威胁个体的人身安全。

看到这里,自由世界的网友可能会觉得很憋屈:凭什么你们的文艺作品到中国被粉红肆意政审、游街和举报,而你们却要强忍着恶心不去按下举报键?

因为比起举报,还有许多更有效的做法,这场风波中我观察到的就有:

1)夺取道德高地,把流亡人士的遭遇翻译成更多语言,作为墙内打压言论的证据,博得更广泛的声援。黄之锋就是这么做的,哪怕他被背刺,他也选择理解。

2)如果粉红不领情还反咬一口怎么办?理想中的应对是像泰国人那样四两拨千斤,用绵里藏针的方式让粉红哑口无言。尽管如今两岸三地交流氛围剑拔弩张,这次大多数给禾野男孩留言的香港人还是选择了这种方式,用坦克人一类的政治梗图帮助粉红完成大脑升级。这种赵弹磁铁会让粉红如惊弓之鸟,无法反驳只能口不择言,也不能截图转发到墙内,想要搬救兵都只能语焉不详地说“被港独洗版”,又一幕喜剧就此诞生。

3)那遭到粉红的辱骂怎么办?白白受着吗?当然不是,粉红由于不了解推特等自由平台的特性,往往会做出反串的惊人之举。比如这次禾野男孩自己注销账号反而说是平台封号,但他不知道这两种情况下账号显示状态是不同的。这些截图就是极好的翻车素材。自由世界的优质文宣也是极佳的反驳手段,前有”笼的传人“,这次有”看吃屎不吐,看到创作自由却被吓吐“的讽刺场面,做成梗图又能让粉红气到吐血。

4)如果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呢?截图、撰文批判,组织赵弹磁铁大军对抗出征的粉红,在各大平台记录始末开帖反驳,画漫画拍视频嘲讽,呼吁抵制作者的商业稿件(迫真对等制裁),甚至在平台检举粉红的仇恨言论,都是可以取胜的方法。

香港人的诸多创意应对本来为这件事增添了不少喜剧效果,直到有个别留言开始贴出 12377. cn 的网址,鼓励对画师进行举报。

如果说赵弹磁铁、加速主义能够威慑的作用,让粉红主动选择闭嘴。一旦按下举报键,粉红被动噤声,完全就是胜之不武。

有葱友反驳说,加速主义就是要扩大打击面,不让粉红感到切身之痛,他就不能明白铁拳来自何方。对于文艺作品、游戏影视、体育电竞等文化产品,扩大打击面自然是合理的手段,波及更多中国人的利益,文化输入和输出双向受阻,迫使他们反思,但这种做法是否应有所界限,即是不致侵犯个体的人身自由?禾野男孩的战狼言论,是不是真的值得被抓去关?

更何况,禾野男孩如果就此被抓,他真的会意识到铁拳来自何方吗?《三体》在墙内影响颇深,他如果因为举报被抓,不仅是他,墙内大部分人都不会,或者说是不敢归咎于落后的司法与畸形的审查,而只会责怪举报的人。

另外,加速主义的另一个精髓在于浑水摸鱼。在容易暴露身份的时候,在墙内网站举报是否是合适的手段?这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画师怒斥黄之锋、吐槽鬼指挥小鬼出征后,墙内风向转变明显,禾野男孩从“画儿童色情的恶俗画手“立马变身成”大是大非面前岿然不动的爱国大大“,此时举报是否会暴露立场?

向暴力机关举报言论,道德高地便就此陷落。诸如“是举报制度的错而不是举报者的错”之类的开脱是无力的,选择举报的那一刻,就会成为暴力的帮凶。粉红会对这种行为如获至宝,搬回墙内感慨“所谓自由”“文革重现”,甚至反向加速,加入二阶举报的行列。围观的岁静也会忽视珍贵的善意和无害的讽刺,只记得有人选择向暴力投诚,选择了自己反对的行为。

举报会造成冤狱,并且冤案起到的启蒙作用微乎其微。墙内许多人对“青天大老爷”无条件信任,耽美作者天一和深海先生分别获刑十年和四年,至今有人高呼“抓得好”。

最重要的是,选择举报,就是选择献祭自己,是拿出灵魂中最宝贵的部分召唤恶魔的力量。

面对粉红战狼的辱骂,你们有十八般兵器可以让他们受挫。所以恳请你们,在自身安全没有受到威胁的前提下,请自由世界的你们,不要按下举报键。
21
分享 2020-08-06

59 个评论

看完了,理解你的意思。
与恶龙战斗,到底要不要变成恶龙?如果选择变成恶龙,我还会被同侪们理解吗?
这是问题。坦白而言我不能分辨到底哪种选择更好。我可能不会举报;但举报对举报体系本身是一种破坏:滥用举报可法不责众,或增加不反抗成本;而少量举报会主要针对dissidents. 这种作用我个人也认可。
看完了,理解你的意思。与恶龙战斗,到底要不要变成恶龙?如果选择变成恶龙,我还会被同侪们理解吗?这是问...


法不责众,但可以选择性执法、杀鸡儆猴,寒蝉效应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滥用举报,相当于直接使出必杀,放弃争取更广泛的支持。
中國人檢舉自由民,我視而不見,自由民檢舉中國人,我重拳出擊,和共產黨有什麼區別 (๑◔‿◔๑)
中國人檢舉自由民,我視而不見,自由民檢舉中國人,我重拳出擊 (๑◔‿◔๑)


既然身份上做出了和中国人的区分,为什么要和中国人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两种举报产生的后果并不相同。
不论说的有多好听,理由有多充分,你这种做法就是松油门,感觉作者并不理解加速主义产生的背景和原因。
文中提出的不应当举报的理由和可能造成的后果在过去几十年已经被先辈们思考过并且尝试过了不同的解决方法,但是依然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现在还想通过这种松油门的做法解决问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中國人檢舉自由民,我視而不見,自由民檢舉中國人,我重拳出擊,和共產黨有什麼區別 (๑◔‿◔๑)


我只是写了一篇文章求自由民不要举报,请问这篇文章会让自由民入狱吗?重拳在何处呢
懂了,我在墙内,我有资格举报。
法不责众,但可以选择性执法、杀鸡儆猴,寒蝉效应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滥用举报,相当于直接使出必杀,放弃争...

往前几年,我肯定是同意的,身体力行的理想主义具有一种类似圣徒式的感召力。
但我后来发现自己之所以这样觉得,是因为身处一个可以讲理的同温层。
层外有的是不以为然的马基雅维利主义群体,持有一种狡黠的生存哲学。圣徒式的感召不能让他们见贤思齐,而是能直接带来好处就支持,一旦受到当头威胁就后撤。
窃以为同温层内的旁观者早已知晓事实如何,不须额外争取,举报等权益手段也很难影响他们的支持;赵弹却能够实实在在的打击骑墙的马基雅维利主义群体,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利用自由反自由。
踩油门不应当让个体承担因言获罪的后果。

谁都不应当因言获罪,跟踩油门无关,我也很难过加速就是要是让一些人承受不属于他们的后果,但是企图在这个环境里发声并且获利就是一种罪恶
踩油门不应当让个体承担因言获罪的后果。

并且我就在墙内奥,我支持举报,大力举报,群众互相举报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奥里给!
我只是写了一篇文章求自由民不要举报,请问这篇文章会让自由民入狱吗?重拳在何处呢

當你要求自由民不檢舉中國人而不要求中國人不檢舉自由民、甚至以此碰瓷自由民時,重拳已揮出,最終重拳無效不是藉口。
gdghv76765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反日?要求赔偿?请认清历史真相

https://telegra.ph/file/2fbaa899a33e6bfc50adb.jpg
往前几年,我肯定是同意的,身体力行的理想主义具有一种类似圣徒式的感召力。但我后来发现自己之所以这样觉...


你说得的确有道理,但引发赵弹不只有举报这种方式,赵弹磁铁也是可行的。赵弹磁铁和举报都能起到威慑的作用,但举报是真的会被抓……
兩面人同時享受自由帶來安全與獨裁帶來暴富日子已一去不復返,如他們不再選邊站只會變豬八戒照鏡。
你说的那些方法都是对外的,我贴完赵弹磁铁,翻译完去以后顺手点个举报不好吗?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才是正道。给热爱自由的人以自由,给反自由者以铁拳,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这位画师对给他善意的人以恶意,和武汉敲锣女有什么不同?如此恶毒的人,判刑坐牢都算是便宜他了。
當你要求自由民不檢舉中國人而不要求中國人不檢舉自由民、甚至以此碰瓷自由民時,重拳已揮出,最終重拳無效...


这篇文章是写给自由民看的,不是写给中国人看的。我并未要求自由民忍耐,不许反抗,而是建议可以有更灵活的应对方式。
你说得的确有道理,但引发赵弹不只有举报这种方式,赵弹磁铁也是可行的。赵弹磁铁和举报都能起到威慑的作用...

微观层面上,这个狡黠的人类,由于进行自发爱国翻墙洗地,最大可能只受到一些训诫之类的形式性惩罚,很难再进一步了,应当和被扣上非法出版当作典型来判的那个案例云泥之别,不必有太大心理负担。
你说的那些方法都是对外的,我贴完赵弹磁铁,翻译完去以后顺手点个举报不好吗?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


这位画师并没有反自由吧。墙内大多数人都受到墙内报道的蒙蔽,刚转向自由的平台,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才会口出恶言。追求自由的人需要争取更广泛的支持,这时候要帮助他启蒙,而不是被骂了就开除别人的自由籍。
踩油门不应当让个体承担因言获罪的后果。

必须让墙内的个体承担因言获罪的后果 他们才能意识到自由的重要
这位画师并没有反自由吧。墙内大多数人都受到墙内报道的蒙蔽,刚转向自由的平台,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

不需要我们给他启蒙,铁拳就是最好的启蒙。您要维护道德高地大可自己去维护,我反正是不可能咽下这口气的。
微观层面上,这个狡黠的人类,由于进行自发爱国翻墙洗地,最大可能只受到一些训诫之类的形式性惩罚,很难再...


主要是墙内有意混淆了虚拟的儿童色情与实际儿童色情的区别,他又实名翻墙,有被抓典型的可能性。他那些口不择言的话我也看不下去,但我觉得想要争取一些人的支持,应当先尽力理解他们的处境,也要解释清楚自己的处境。最后落到相互攻击太没意思了……
主要是墙内有意混淆了虚拟的儿童色情与实际儿童色情的区别,他又实名翻墙,有被抓典型的可能性。他那些口不...

自律总是只能律到部分人的,世界就是如此;人也是极为固执的:通常一个人只能改变本来就欢迎改变的人。我理解他,不影响我反对他这种程度的罔顾事实与反人类言论。
我们为他考虑,他会为我们考虑吗?
自己本身不是天使,就不要把自己扮成天使了。这个画师,抛开儿童邪典的论理性不谈(毕竟正常国家是有年龄分级制度的),在墙内sns微博发的东西的确可能身不由己,来到推特上还发表战狼粉红言论污染眼睛,难道他发推的时候身边有国安国保拿枪指着他吗。实在不行每个人有沉默的自由。说明他不过本身这么想罢了。
举报这类人给网警,让他尝尝铁拳不是坏事,让他知道创作不自由,提心吊胆的根源是谁。如果觉醒了,以后向往海外,肉食翻墙像变态辣椒先生一样进行更自由的创作,何尝不是好事。
就是不要失去人性 做个好人和粉红保持分别的意思 想法应该是好的 我相信不是所有反贼都会这样 而且加速这件事 有加速师就够了
渐渐的不再赞成这种“身不由己”论了,他选择跪着挣钱是他的事,我无权干涉,但是一出事儿立马就跳起来大喊无辜,高呼“身不由己”是不是有些无耻?人嘛,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举报会造成冤狱,并且冤案起到的启蒙作用微乎其微。墙内许多人对“青天大老爷”无条件信任,耽美作者天一和深海先生分别获刑十年和四年,至今有人高呼“抓得好”
最重要的是,选择举报,就是选择献祭自己,是拿出灵魂中最宝贵的部分召唤恶魔的力量。
面对粉红战狼的辱骂,你们有十八般兵器可以让他们受挫。所以恳请你们,在自身安全没有受到威胁的前提下,请自由世界的你们,不要按下举报键。


既然樓主你提到了這件事,那麼我想針對這件事回答我的想法。
正是因為發生這件事,我對中國寫手毫無期待與信任。如果我記得沒錯,中國是沒有出版自由的,而他們之所以會被判刑,有很大原因是因為他們發行的個誌被舉報。
這舉報是基於司法正義嗎?並非如此,他們被舉報完全是因為他們被憎恨、因為有人看不順眼他們,就拿著他們的個誌舉報了他們。然後在他們被舉報之後,他們的朋友沒有一個為他們說話,反而切割得相當徹底。

你可能認為這是活在牆內的中國人為求生存只能切割自保,但我在這事件之後,一旦看到其他寫手的作品只要跟他們的作品相似、或者人物名相似,就會感到反胃想吐。
明明在事件發生時根本沒有替他們發聲,卻在自己的創作出現他們的影子,我應該視為崇拜或是憧憬?不,這只不過是拿別人的光榮為自己矯飾,太惡劣也太差勁。

你說了吧?
『最重要的是,选择举报,就是选择献祭自己,是拿出灵魂中最宝贵的部分召唤恶魔的力量。』
對於這群毫不在乎把靈魂中最寶貴的部分交給惡魔的傢伙,你不覺得他們日後也會被舉報獲得的力量所反噬嗎?(笑)
已隐藏
现实是残酷的,我建议扩大打击面,造成红色恐怖,抓的人越多越好。
直到现在,中国人还有沉默的资格
那些主动发表爱国言论的都没资格说自己因为会被迫害而不得不说违心之语支持中共。
加速主义本身并不需要任何道德高地,这本就是面对超限战的超限策略,哪怕你就当加速主义者都是网络张献忠也无妨。
对个体而言,出现被铁拳锤扁依然热爱铁拳的斯德哥尔摩当然不奇怪,但对社会而言,当你支真的倒车到了八个样板戏时代,群体又真的能够毫无知觉么?宏观一点来看,我们根本不需要在意一个单一个体是否被铁拳锤醒,我们需要关注的仅仅是值不值得锤。
当我们要利用党国的现行体制来颠覆党国的时候,我们自然是只能去利用可以用得上的一切武器,我们并没有妇人之仁的空间。当然,就手段选择上,我是不同意在那头支蛆的推特下面威胁举报的,这反而会降低举报的成功率,你真要号召更多人去举报,不如在品葱或者自己的推特上呼吁。
更何况,禾野男孩如果就此被抓,他真的会意识到铁拳来自何方吗?《三体》在墙内影响颇深,他如果因为举报被抓,不仅是他,墙内大部分人都不会,或者说是不敢归咎于落后的司法与畸形的审查,而只会责怪举报的人。

正所谓杀鸡儆猴,如果禾野男孩被举报而被抓,那墙内其他画小黄图的必然有所顾忌。随着这种事情越来越多,自由空间必定收紧:搬运小黄图的是否也应该禁止?观看支持过“港独”的导演的作品是否也应该被禁止?当逐渐退化到八个样板戏的时代,岁静们纷纷发现曾经喜欢的事物一点点消失,领悟到该归咎与谁的人自然会变多。
至于至此都不敢归咎审查的人,只会责怪举报的人,那去责怪举报的人呗,最后还不是要乖乖接受每天只有样板戏和学习强国的“美好生活”。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如果粉红使用人身攻击,或者宣传的东西是虚伪的,邪恶的,反普世价值的,你举报他就是正义的。你向twitter或者ins举报这种人的时候,你的心中应该是充满底气的。
好比特朗普下令禁华为和抖音的时候也是充满底气的。
一个反普世价值的团体,不应该享有与正常人同等的自由。
你要知道包括我在內很多數的人其實並不介意變成惡龍,攬炒啊,誰都沒有打算拯救誰
就是楼主这种理客中恰恰成为了支那的僚机和打手。
粉红不懂感恩 不受教化 不会自省, 你的克制只能换来农夫与蛇的结果。
诚如楼上所言,以德报怨则何以报德?
最好的办法就是借着红旗打红旗让大批粉红遭受他们所崇拜的铁拳赵弹的制裁 这样既能起到警示又能在支那埋下火种。
按照楼主的想法
911之后反恐是非正义的 应该和ISIS讲道理?
现在盘子里有一坨屎
不能因为屎在作为食器的盘子里,就一定要去吃他
这是教条 这是自以为是
ttmm 新注册用户
我是新用户,暂时没法发帖子。我有个问题,身边有个红三代,通过参加美军入籍,但是他的祖父是解放军少将,其叔叔阿姨都是副部级以上干部。我很困惑,他这样的背景为何可以通过审查参加美国海军而且拿到美国公民身份。平时是个岁月静,还是个小粉红,说什么微信的自由度比脸书大多了,对与川普非常反感。会在微信转发一些胡锡进的言论等等。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应对? 是否该举报。
如果你想离美国人更近一点,你应该上街演说,组织游行,应该拿起枪直接反抗。
正因为你只是个中国人,你才只能躲在家里上网键政,只有跑到这种不怕网警喝茶的地方,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
如果你做不了美国人,做中国人能做的事情总比什么也不做要好得多。
左派幼稚病
>>既然身份上做出了和中国人的区分,为什么要和中国人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两种举报产生的后果并不相同。


給予熱愛自由的人自由,給予熱愛不自由的人不自由,這才叫公平,這才叫尊重。
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反贼们可以尝试瘫痪举报系统。

我在一个提问(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6663)中举出了几个例子,只不过那个帖子的浏览量好像不够,希望大家能一起集思广益一下
同意樓主
舉報按鈕存在於全世界而不只是中國,全世界人都有舉報
但文明人懂得如何正確使用舉報並只會在需要的時候舉報,比方説有危險行爲或有侵害到誰的權益,而野蠻人會因爲一些亂七八糟的無聊小事就去舉報,比方説自己看了不爽
文明人和野蠻人在舉報系統上的區別就在於什麽情況下會去舉報,而不在於賬號登記在哪個地區
因爲自己看了不爽就去擧報的人就是野蠻人,這種舉報行爲本身就是支性的體現
OK,繼續檢舉。
我看這只是五毛的哀嚎。
我就是中国人,完完本本的中国人。
中国人就是该死,核平支那唯一出路。
我已经等着核弹落在我家房顶了。
请别让我等太久。
你有你的苦衷,我能理解,但這與你傷害我有何關係?

你說中國人是被迫不得不表態,那又如何了?
如果我殺死你的家人,甚至在你的家人死前折磨他們,然後跟你說我是被迫的,你會原諒我嗎?
中國人對臺灣人和香港人所做的一切就是如此啊。羞辱臺灣人後還想要我們的命;剝奪香港孩子們的尊嚴後,還要他們的命。

你們中國人是什麼東西?
別說你們被關在長城裡,就算是在地獄裡,這筆債你們也得還,現在只是討點利息而已。
该科普的时候用嘲讽,该论证的时候用比喻,该反驳的时候用举报,支性网民症状三则。
微博不好,twitter是非也太多,

只好暗網

現在互聯網一塌糊塗,根本沒有自由,只好找沒有舉報鍵的地方了
《论语·宪问》:『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旧约·出埃及记》:『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鲁迅《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仁人们或者要问:那么,我们竟不要「费厄泼赖」么?我可以立刻回答:当然是要的,然而尚早。这就是「请君入瓮」法。虽然仁人们未必肯用,但我还可以言之成理。土绅士或洋绅士们不是常常说,中国自有特别国情,外国的平等自由等等,不能适用么?我以为这「费厄泼赖」也是其一。否则,他对你不「费厄」,你却对他去「费厄」,结果总是自已吃亏,不但要「费厄」而不可得,并且连要不「费厄」而亦不可得。所以要「费厄」,最好是首先看清对手,倘是些不配承受「费厄」的,大可以老实不客气;待到它也「费厄」了,然后再与它讲 「费厄」 不迟。 』

『假使此后光明和黑暗还不能作彻底的战斗,老实人误将纵恶当作宽容,一味姑息下去,则现在似的混沌状态,是可以无穷无尽的。 』
Jojomug 回复 ttmm 新注册用户
>> 我是新用户,暂时没法发帖子。我有个问题,身边有个红三代,通过参加美军入籍,但是他的祖父是解放军...

Go ahead!
>>


祝你爽做大陸人
>> .


REDDIT有些SUB不錯
unit731 新注册用户
>> 同意樓主舉報按鈕存在於全世界而不只是中國,全世界人都有舉報但文明人懂得如何正確使用舉報並只會在...


同志,你的工作做得很好
>> 你说得的确有道理,但引发赵弹不只有举报这种方式,赵弹磁铁也是可行的。赵弹磁铁和举报都能起到威慑...


谁又把这s*老好人帖子顶上来了,ca*
在这个恐怖而又魔幻的国度,任何常规手段都过于天真,在墙内墙外举报小粉红,让他们遭受社会主义铁拳的打击,才是对加速主义的践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