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里当司机——毛腊肉毛师傅

前情提要请突开这里
原址:https://mohu.rocks/article/665
作者:@Xiausescu(已失联)



共和国里当司机——毛腊肉毛师傅

        他是当今共和国里第一位司机,也是近现代交通史中,继袁大头袁师傅后第二位开倒车的司机。他还是中国交通史上第一位在“射惠主义”道路开车的人,是中南海驾校的创立者,是以超过五千万乘客的血与肉为道路基石的人形绞肉机,是毒辣猛烈却永远伟大光正的红太阳,他就是不朽的湘西尸王——毛腊肉毛师傅。
https://i.imgur.com/OARf87t.jpg



        毛师傅的私人座驾为一辆外形极其封闭的军用卡车,在武力清除障碍物上,该功能毫不逊色于当年“风靡全球”的三款外国座驾。其军绿色的外表还用鲜血般红艳的颜料写着“没有共产车队就没有中国交通”“伟大司机毛润支万岁”“坚持中南海驾校司机的交通指挥”等标语,车头前挂有锤镰图案的车标,因此该座驾也被称作“红太阳号”。其设计理念及功能还参考了马克思和列宁两位外国司机的汽车。

        毛腊肉早年名为毛润支,是当时混乱而动荡不安的交通环境下,众多无名的底层乘客之一。因不满当时所处的国内各个车队互撞的局面,与乘客们被众多无良司机压榨剥削、甚至还要无偿修车修路的交通路况。便放弃了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与一群有着共同志向的乘客合伙当司机,又因国际上的“共产车队”在俄国建立了第一所射惠主义驾校的行为及其思想的影响下,开始逐渐在中国组建了一支自己的车队。

         靠着传销式的宣传手段,把那些没有什么资产和地位,还没什么文化和知识的底层乘客诱骗上车,以此谋取生计,并使车队不断壮大。在与竞争对手“锅皿车队”经历了两次生意上的合作后,便将蒋光头蒋师傅撞出了中国大陆。又因毛师傅的车队控制了中国大多数交通要道与中转站点,他与其他司机们在北京创立了“中南海驾校”,毛腊肉担任中南海驾校校长兼共和国首席司机。
https://i.imgur.com/EYyvDsh.jpg



        毛师傅胸怀豪情壮志,试图将中国的交通环境改造成他脑海中那般充满诗情画意。他向乘客们许诺,在射惠主义这条充满光明的大道上,将会载领乘客驶向没有高额车费、没有道路堵塞、没有车队互撞,只有人人出行便利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式交通。
https://i.imgur.com/He5vvuY.jpg



        但有的人,双手握住方向盘,屁股一坐,就再也不想离开驾驶位了。期间毛师傅一开始在中国交通发展与道路建设等问题上,大力打压那些意见与其不同的司机或教练,最后车队里只剩下“不同意的请举手!”“没有!没有!没有!”“没有,通过!”这如同太监们传达皇帝旨意般此起彼伏的声音。该高效率的表决方式后被刁师傅所借鉴。

        由于驾驶初期国内拥有相对丰富的自然资源与人力资源,但在汽车制造行业与道路建设行业上的技术水平远不如国外。除了接受某射惠主义驾校的援助外,毛师傅等人提出了“五年交通建设计划”,鼓励乘客们冶炼钢铁,尽可能地制造交通工具与桥梁铁路等交通道路,为了将来更方便的出行。结果效果显著,堪称一次跃进。却不知因此消耗和浪费了大量自然与人力资源,甚至荒废无数农田。同时期毛师傅还整顿了风气,认为在艺术上应百花齐放,在学术上应百家争鸣,丰富司机乘客们的精神生活,构建美好的射惠主义交通。还特别反对在开车时总是往右开的现象,众司机教练无一不表示赞成。
https://i.imgur.com/dNomZ3K.jpg


        
        之后中南海驾校提出“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口号,乘客纷纷用自己的汗水与鲜血为实现第二次跃进而奋斗,但其中的弊端马上暴露无遗。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那时的司机几乎只往左开,没有人敢把车往右开,这对乘客们的交通出行带来了极大不便。又由于大炼钢铁,以至于与乘客生活相关的轻工业与农业的发展被严重抑制甚至倒退。

        毛师傅还认为分散的乘客不利于他接客载客以及建设射惠主义交通,便发起了“乘车公社”运动。人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工作并与他人集体劳动挣车费,且包吃包住,车费一律统一价格,无论乘客坐了多久多远。毛腊肉本以为能改善乘客付不起车费甚至不断饿死的状况,实际上却反其道而行之。
https://i.imgur.com/o7AqkwO.jpg



        为完成这次跃进的指标和安抚饥饿的乘客,许多公社纷纷夸大每亩产粮数目。一亩千斤,一亩万斤者层出不穷,如同疯狂宇宙中那一颗颗明亮刺眼、冉冉升起而震惊雷人的人造卫星,这儿戏般的数据让人看得不断发笑。
https://i.imgur.com/M5o8lQJ.jpg



        因此也流传着这么一首打油诗: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头,足够吃半年。可有的乘客也作了一首打油诗道:加把油,鼓足劲,钢铁一炼家财尽,公社一建万户贫,乘客失去了生命。约三千万乘客在为实现跃进中悲惨地死去,而毛师傅却用他们的肉体作为通往所谓的“射惠主义”交通的道路基石,认为这是必定付出的代价。

        恰巧隔壁驾校校长约瑟夫•斯大林斯师傅不幸去世,而其驾驶态度、理念及交通政策在其死后几乎通通被下一任司机赫鲁晓夫否定或修改。与此同时中南海驾校的众多司机教练心中对毛师傅以及他把车往左开到底的行为愈加不满,而刘少奇刘师傅的表现与与才华令人敬佩,有的教练还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许多人希望刘司机能取代毛师傅在射惠主义道路上继续开车,一改毛腊肉只往左开的驾驶态度以及多快好省的驾驶理念,带领乘客们走出这个交通困境,也为中南海驾校的发展着想。毛师傅看了看这摇摇欲坠的人心与日渐低迷的干劲,似乎已经想好接下来这车该怎么开。

        在毛师傅驾驶末期,他突然开始疯狂开倒车。坐在车内的乘客随时都有可能饿死或被来历不明的青少年拖出车外活活打死。且其倒车路上的乘客及古建筑无一不被狂热的“红色交通卫士”清除或是被毛师傅的“文革”牌铁轮碾平。毛师傅还挑起底层乘客与富有乘客及私家司机的矛盾,上演一出“乘客斗乘客”的好戏。其中刘司机还被众多乘客责骂乱开车,不会开车,让他开车就是在扰乱共产车队,扰乱了射惠主义交通秩序,最后被活活折磨致死。这场特大规模的交通混乱局面堪称倒车史上的顶峰。

        值得一提的是,刁大犬的父亲刁肿熏,在乘坐毛师傅的开车时被数名青年拖出车外,冠以“扰乱车队驾驶”的罪名,绑到大马路上游行示众。而刁大犬本人在那个时期也被发放到梁家河扛麦子和捅沼气池,自然几乎不可能碰到一本像样的文学名著。
https://i.imgur.com/FGRFdgp.jpg



        毛师傅与1976年去世,又随着“马路流氓四人组”被邓碾平等司机教练橄榄打倒后,这场长达十年的特大规模交通混乱局面宣告结束,而毛师傅本人被做成腊肉供后人瞻仰。但这场让超过五千万乘客成为建设“射惠主义”交通代价的闹剧,究竟是那四个企图谋权篡位,且凶恶至极、手段残忍,还破坏了中国多年来为“射惠主义”交通付出的努力的司机背后策划的呢?还是那永远伟大光正,永远正确无比,永远为乘客利益着想的毛师傅所一手造成的呢?我想经历过这场闹剧,而变得只有小学初中文化水平的刁师傅,心里应该比我们更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吧。可现在看来,另一场比这更严重的闹剧正如温水煮青蛙般地进行着。

        毛腊肉生前还支持各国反对华盛顿驾校的共产车队,这些车队几乎行为极端,随意破坏交通规则,载客态度极其恶劣,运用武力手段抢占交通要道。给当地司机及乘客们的驾驶与出行,和当地交通发展带来了巨大困扰,被一度认为是如同某伊斯兰车队般的马路流氓。但由于其多数并没有合法或成功地建立驾校,在毛师傅死后开始纷纷解散。

        毛师傅在文学艺术方面颇有成就,其创作风格及思想内涵被后人借鉴或模仿,也深深影响了后世的司机教练们。其中《毛腊肉思想》对刁师傅的影响深刻,造就其如今疯狂开倒车,对其他驾校大撒本国乘客们的血汗钱等一系列令人着急的操作。

        后人为纪念毛师傅做出的“伟大功绩”,通过无数的文学及艺术创造以铭记那段历史和他所带来的影响。
https://i.imgur.com/riGKZPc.jpg



https://i.imgur.com/vtsybxh.jpg



沁园春·梁家河
独立寒秋,江湖北去,梁家河头。
看山呼万岁,此起彼伏;人头攒动,争先恐后。
戏精辈出,浮夸无底,韭菜依旧脑残流。
悵寥廓,问韭州大地,谁主沉浮?
携來百侶曾游,忆往昔扛麦岁月稠。
恰知青少年,风华正茂;扛麦十里,岿然不动。
挑粪盖房,激荡沼气,粪土当年满脸留。
曾记否,到小树林里,宽衣互撸?


丝瓷 沁园春·韭
韭州风光,千里战狼,万里五毛。
望宫墙内外,唯唯诺诺;
主席台前,维尼滔滔。
混合改制,房地产税,欲将民财割尽了。
谁曾想,关税所至处,一地鸡毛。

兲朝如此多焦,引无数韭民竞折腰。
昔毛祖邓宗,暴虐无道;
蛤公锦涛,闷声风骚。
一代天焦,萨格尔王,只识撒币舔俄屌。
俱往矣,数下流人物,还看今朝。


共和国里当司机——倒车与激情
    刁大犬刁师傅
    薄都督薄师傅
    江蛤蟆江师傅

共和国里当司机——中国现代交通史
    刁大犬刁师傅
    胡面瘫胡师傅
    江蛤蟆江师傅
    邓碾平邓师傅
    毛腊肉毛师傅
4
分享 2020-08-08

1 个评论

写这么好,怎么没人点赞回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7
  • 浏览: 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