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金钱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

哈耶克说过,金钱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它是唯一对穷人开放的东西,权力永远不会对穷人开放。

“哪里没有财产权,哪里就没有正义”,哈耶克认为这句话所反映的真理像欧几里得的几何定律一样颠扑不破。财产权受到同等的公平保护的程度越高,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就越高。


什么才是人类最重要的自由?有人说是言论自由,有人说是信仰自由,还有人说免于恐惧的自由。然而,这些自由能够成立的前提是什么?是财产权。



财产权的观念,是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自然史而形成的。


财产权是人的天赋权利,而不是动物的天赋权利,享受财产权是人能够生存的一个重要特征。失去了这个特征,人就有可能被贬低到动物的地步上,人的自由和生命就可能危在旦夕。


享受财产的权利是人成为人的要件之一,是确保人被当人对待的基本权利。


从这种意义上说,完全有理由把财产权看作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或者说,天赋的权利。


文明社会的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在“你的”(财产、权利、自由等)与“我的”(财产、权利、自由等)之间有一道明确的、由法律和习俗所规定的界限。


取消了这条界限在很大程度上就等于取消了人类文明自身。


“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这显然不是文明的正义逻辑,而是野蛮的强盗逻辑。没有财产权,抢劫与掠夺就是英雄的壮举。所以,财产权是道德与善行的催化剂,是野蛮与文明的分水岭。


由多个部分组成的完善的财产权利是一切先进文明的道德核心,是个体自由不可分离的部分。财产权是人类文明特有的标识。失去了这一标识,人类将回到野蛮蒙昧状态。财产权使正当地占有财富的欲望合法化。


既然财富与财产权同人类的文明如此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对人类文明的发展起着如此巨大而又不可替代的作用,那么否定了财产权的正当性,也就无疑是卸掉了人类文明的推进器。


可以说,哪里没有财产权,哪里强权就压倒正义,哪里野蛮就压倒文明。


在休谟、斯密、弗格森等苏格兰启蒙思想家看来,对财产权的认可标志着人类文明的开端。斯密发现动物无法用手势或语言在“你的”与“我的”之间划出一道界限。


弗格森则明确地把野蛮人定义为没有财产权观念的人。道德规则可以说是人类文明最为显著的特征之一。


在休谟看来,调节财产分配的规则是人类道德的核心。如果自由的人们想要共同生存,相互帮助,不妨碍彼此的发展,那么唯一的方式是承认人与人之间看不见的边界,在边界以内每个个人得到有保障的一块自由空间。这就是财产权利的起源。


保守主义认为财产权很重要,同时也乐意接受享有财产权所带来的道德与法律责任。


财产权是道德孵化器,它孵化出个人责任、正直、教养、思考与行动的自由。财产权制度的确立,是人类文明的合作方式的开始。


财产权的确立和保障是先进文明的道德内核,只有野蛮时代的人才不知财产权为何物,因而也不会去尊重他人的财产权。在现代社会只有骗子、小偷、强盗、土匪、蟊贼才不尊重他人的财产权。


尊重财产权与否,不仅是人类的文明状态与动物的蒙昧状态的分水岭,而且也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水岭。不承认这一分水岭,就意味着不承认文明与野蛮的分野、人类与动物的分野。


空想社会主义者蒲鲁东有一句名言:“财产就是盗窃”,这句话曾迸发出无穷的魅力。解决与财产相关盗窃问题,途径有两条,一是废除财产与财产权,二是用法律来保障财产权。蒲鲁东选择了前者。


然而,财产及其权利是不可废除的,当合法的占有财富的道路走不通的时候,人们只好用非法的手段去获得。


不可否认,任何社会中都有通过盗窃获取的财富。然而,正是财产权的道德性才决定了盗窃行径的不道德性。若是没有财产权,盗窃等掠夺性的行为就成了道德上受鼓励的“见义勇为”。


可见,取缔了财产权就是放纵对他人财产的盗窃、乃至公开的抢劫。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成果要么是疯人行径,要么是禽兽行径,而绝不是文明人的行径。而制止盗窃的最有效的途径之一就是强化对财产权的保护。鼓励盗窃的最好办法便是取缔财产权。


没有财产权,每个人都饱受专横的权力之害。只有野蛮国家才倾全力取缔公民个人的财产权。


侵犯财产权的种种行径,正说明了财产权的存在。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财产权的原则恰恰在对财产权的否定中被确立起来了。


自人类文明形成之初实际上就存在着夺取财产权的阴谋,这种阴谋还远远没有停止。战争、奴役、欺诈、摊派、索贿、乱收费、滥罚款、苛捐杂税、垄断、特权、累进税等,所有这些重锤无数次去撼动着财产权这根愈撼愈坚的人类文明的顶梁柱。


财产权与经济自由是自由社会的双重基础,是安定的社会秩序的柱石。如果社会要维护,两者必须先得到维护。


攻击这两者的人自然也就是社会的敌人,攻击这两者的革命也必然是罪恶的革命,因为它在摧毁人类文明的两根支柱。


财产是天然的,自由经济也是天然的。富人少,穷人多,若强制再分配,对富人有害,而对穷人无益。如果没有财产权和经济自由,穷人就永远没有合法致富的机会,永远无法实现其他的自由权利。


柏克指出:“除了暴君之外,谁会想到竟不经起诉,不容申辩,就剥夺成千上万人的财产呢?”财产带来权利,财产是法律、政治、道德与艺术的基础,也是社会的基石。


财产与财产权是文明社会的标志,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是看其财产权得到保护的程度。如果未经同意就可以夺走别人的财产,这还有自由可言吗?


约翰·亚当斯说过,社会中的人们一旦相信,财产权并不与上帝的法律一样神圣,法律与政府就不再有效地为财产权提供保障,暴政也由此开始。


在保守主义所追求的自由社会中,人们之所以可以利用自身的知识和潜能来自由地追求他们的目标,而不必同他人发生冲突,条件是用结实的道德、法律和习俗的“篱笆”在各自的财产之间标出一道明确的界限。这也是人类文明的界限。没有这条界限,文明人就会变成野蛮人。


财产权制度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维持文明的最根本、最有效的手段之一。篱笆不好,邻居会加倍觊觎他人的财产,挑起并加剧纷争,就像制度不好会导致政治家加倍攫取权力一样。


在财产没有界限,财产权没有保障的情形下,好邻居肯定是坏邻居,道德的人肯定会变成不道德的人。


财产与财产权是文明社会的标志,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是看财产权在该社会中得到保护的程度。



处在野蛮状态下的人类根本没有财产权的概念。财产权可以说是文明人特有的权利,是生存和幸福的关键。


很难想象,一个连财产都得不到保障的人,其生命(权)和幸福(权)怎能平安无事?财产权是健全的人性的必要条件,也是人类超越自然的必要条件,更是推进人类文明自身的必要条件。


尊重财产权与否,不仅是人类的文明状态与动物的蒙昧状态的分水岭,而且也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水岭。不承认这一分水岭,就意味着不承认文明与野蛮的分野、人类与动物的分野。

我们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错误:认为财产权是个经济学问题,最多算半个政治学问题。实质上,财产权是最重要的政治哲学,财产权是自由的先导。


米塞斯将自由的定义浓缩为一个词——私有财产,而霍普在《私有财产的经济学与伦理学》中则“匪夷所思”的指出,不是因为财产权能够保障我们的自由和幸福才重要,而是因为私有财产本身就是公理,这一公理是一切认知的起点,而非工具。
1
分享 2020-08-26

14 个评论

annoymouse 黑名单
可是对财产权的定义成了问题:
一个巴巴里奴隶主拥有几百个奴隶等等着拍卖。
他们对人行驶财产权。


其实金钱也是权力的一种。
在道德权衡下我选择中庸。
我也是自由派 我支持哈耶克
當人類用貝殼當作交易媒介的時候
資本主義就誕生了
是必然  也是天然
我相信宇宙所有類地行星的個體智能生物都避免不了這一演變
事实上相反,他们失去了财产,成为奴隶才失去了财产权。有的奴隶主对奴隶可能宽容,他们可以拥有财产。
annoymouse 黑名单 回复 Dk2s
當人類用貝殼當作交易媒介的時候資本主義就誕生了是必然  也是天然我相信宇宙所有類地行星的個體智能生物...
其实中国人不理解资本主义是什么,资本主义的内核是银行和股票。是货币操纵和用股权控制各株式会社。他们能使用资本在各个公司建立党支部。所有公司为寡头服务。
annoymouse 黑名单
zf必须盯紧这两个,防止巨头垄断,防止人民被各种欺诈,背负巨额债务。防止寡头操纵一切。

放任不管等于被共产党接管。
annoymouse 黑名单
karl marx和rothschild渊源颇深。

现代政党政治和党中之党。
事实上相反,他们失去了财产,成为奴隶才失去了财产权。有的奴隶主对奴隶可能宽容,他们可以拥有财产。

奴隶本身就是奴隶主的财产,他们的财产也能叫有财产权?财产权和成为奴隶的先后顺序你就搞错了,生而为奴的人,同样也是生来就没有财产权的人,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在哈耶克的另一本书《法律,立法与自由》里面,中庸只是在助纣为虐
zf必须盯紧这两个,防止巨头垄断,防止人民被各种欺诈,背负巨额债务。防止寡头操纵一切。放任不管等于被...

你首先就搞错了行政 立法和司法的职能范围问题,而且政府两个字还用和谐方法表示,我觉得品葱可能不太适合你,大政府模式下政府本身就是垄断者和寡头,而失去立法权和司法权的政府对垄断企业和寡头资本并没有遏制的义务
哈耶克在经济领域是反对自由放任的,他认为政府的作用就是保证一个良好的竞争环境。他把政府比作园丁,园丁可不是自由放任植物生长的,而是尽力使花园枝繁叶茂。
小政府下是秘密寡头,人们很难用选票来影响它。而且它对人们很少会负责任。
中国的问题是事实上是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
即使阿共立即宣布解体,各大权贵家族保证会和华尔街做交易。最后影响美国政府,没人能清算他们,最终中国和原来没多大差别。
人们开始怀念起中国人民的大灾星毛润之,如果中国本土资本不听话,共济会就会用毛左来划几刀。民不聊生。
Kingleo 新注册用户
我们经常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里的原因,是因为从奴隶制到封建,资本一直被关进笼子里。随着资产阶级革命资本翻身做了主人,于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变成了普世价值,总结来说:
中国:权力是牵狗的人,资本家就是前面跳舞的狗。
美国:资本是牵狗的人,政治家就是前面跳舞的狗。
这是美国和中共对抗的本质,不可调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