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下自我的觉醒历程以及观察的周围百态

1.觉醒历程
  • 个人还算比较年轻,在强国的年轻人之中算是异类了,跟周围的人观点态度可以说是明显感觉到反党。个人从小学开始浑浑噩噩,一直到初中都觉得活的无聊,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否是虚拟出来的活在梦里。知道经历了党国变态的教育体制,开始觉醒之路。可能大家定居海外不太清楚党国的垃圾教育体制,初中就有一个大坎--中考。教育部目前还未公布2018年各省的数据,从2017年各省的[b]高中招生数和初中毕业生比例来看,全国平均总录取为55.5%,有近一半的初中毕业生上不了普通高中! 即使在高考升学很高的北京和上海,普通高中录取也保持在57%到60%之间。[/b]这是强国学生的第一道坎,大部分农村或者县城的学生基本都死在了这一道。就算这50%的学生进入高中,可实际是真正进入较好高中能顺利进入大学的大概只有20%-30%,而这20%之中在高中四年面对巨大的升学压力还能挺住最终考出一个好成绩的也就只有10%。个人有幸爬出第一道坑,接着就是高中。此时开始察觉巨大的教育不平等,为什么北上地区高考分数那么低试卷还那么简单?  
  • 于是开始上网查询这类信息,那时网络还未完全封闭,一堆vpn可以搜到,于是在维基百科查到一些,外加知乎那时还是很反贼的,经常性推荐一些社会话题,自己明明知道这个国家的黑暗但是不得不去逼着自己去学这些垃圾,然后就开始抑郁封闭自己,每天活的都很煎熬,那是我心理出现问题活的最崩溃的时期,高中抑郁三年还是爬出了第二道坎。之后大学生活就很少有限制了,也就这时开始去输出观点。

2.观察
  • 周围还是很多小粉红,尤其家境较好的年轻人。可以说他们或多或少跟共产党都有关系算是利益既得者吧。现在所在城市基本正常生活恢复了,但是监控加剧,各大小区开始强制实行人脸识别门禁了,借着管控名义监控人们。但是健康码只要不去火车站大型汽车站基本是不需要的。地铁公交应该是需要,人们工作生活还有带口罩的,但是不多。年轻人活在谎言与欺骗之中,他们的信息来源单一,党说什么就信什么。
  • 经济也变得不好了,周边外卖普遍涨价5-6元左右,平时商圈也没什么人,周边的万达工作日饭点也就寥寥几个人,周末人会多很多。而且肉眼可见的消费降级,平时周末大家回去吃堂食,吃火锅烤肉这一类,这几个月以来网红小吃开始人多了起来,虽然堂食客流在减少,但是减少幅度不大,电影娱乐也就最近放开才好一点。但是刚放开之初没有好片子一天也就十几个人去看吧,最近赶上姜子牙这种热门大片上座率基本100%(但也仅限热门场次,不像前几年的复联,场场爆满)
  • 政治来说强国人更加畸形与病态了,通过这次病毒,共产党成功洗脑了民众,周边九成民众认为是美国的病毒,面对特朗普感染他们也是一片叫好,但他们不敢否认的一点是武汉的隐瞒与政府的不作为。
4
分享 2020-10-03

1 个评论

给你点个赞,帮你攒点声望。希望也有好心人帮我点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