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营时间线(2019)(整理于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哈萨克女画家被送进“教育营” 罪名从未公布

2019-01-03

哈萨克斯坦民间组织阿塔珠尔特(Atajurt)创办人赛尔克坚本周四(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多年前,就读新疆艺术学院的哈萨克族画家迪娜.依根别尔德,去年被公安送入再教育营,其后被判刑:“她叫迪娜,是新疆艺术学院的高材生。她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和丰县的居民。2018年4月,被关到政治学习集中营,据说是已经被判刑3年,没有任何原因。她曾经到访哈萨克斯坦两次。她曾经是新疆哈萨克人中,知名度很高的画家。”

迪娜亲属提供的身份证资料显示,迪娜生于1993年10月,当年报称地址是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团结路78号。赛尔克坚说,迪娜被关押之后,精神失常:“她在政治学习集中营早已得了严重疾病。说是精神失常,亲戚们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病。”

再教育营导致“人材荒” 新疆招外地人补缺
2019-01-11

今年一月新疆各地政府发布招聘启事,向全国招聘近一万三千人。莎车县政府教育部门招聘五千名教师,月薪8500元至10000元。不过,应聘者需填写教师思想政治审查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就此致电莎车县教师招聘电话,接听电话的闫姓教师证实他们正在大量招聘外省教师,并提供优厚的待遇,但是对应聘者年龄有限制:“30岁,30周岁以下”。

记者:月薪是多少?

教师:八千五百元到一万元。这边县里面给新聘的老师安排住房,房内配备基本生活设施,如饮水机、电视机、热水器,茶几、沙发都有。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府机关今年招聘9名公务员,要求应聘者提交个人简历及干部任免资料。1月10日起接受报名。新疆克州政法委和克州公安局还派出招聘工作领导小组,赴甘肃、陕西、河南、四川、重庆、云南等六省(市)招聘85名政法委人员和特警。月薪为7800元,享受公务员待遇。精河县招募警察145人,月薪加奖金高达两万多元。岳普湖县招聘200名事业编制干部。伊犁州政府办公厅、社保局、交通运输局、财务局等20多个单位招聘700余人,可提供最高120平方米住房,年薪50万元。

从克拉玛依市再教育营获释的哈萨克人卧弥尔别克,本周五(1月11日)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整个新疆被羁押的少数民族多达四、五百万人,一年前他被羁押时,已有一百多万人被囚禁:“一百多万人已经关押在集中营。我获释到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后,听到我附近那么多的哈萨克同胞们说,他们的家人至少50万人以上被关进了集中营。我为什么说最少四五百万人关进去呢,因为我从克拉玛依放出来,百分之八十的男人已经关进去了。我自己呆的地方(再教育营)就有上万人”。

卧弥尔别克说,克拉玛依当时已有9个再教育营。在他父母的家乡鄯善县,村内已无男人:“我的哥哥,我的邻居,村庄内都没有男人。 喀什、和田、阿克苏,现在即使有男人,你都看不到。各个行业拉进来的人太多了。亲眼看到的场景,现在还在我的的脑海里。”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表示,新疆当局通过高薪招募外省汉族人到当地就业,以此同化穆斯林民族,遏止穆斯林文化。他说:“推进、加速将维吾尔人边缘化是政府战略计划的一部分。北京需要安排大量的中国人,进入当地敏感的政府机关,公安和教育领地。”

新疆喀什大学这次招聘173人,校方为教师提供的津贴是30至50万元,并承诺“解决配偶或子女编制”,巴楚县面向全国招聘1700名教师,月薪8300多元,而且不用笔试,不限男女。这次是新疆连续第三年向外省招聘就业人员,但范围和规模是历来所罕见。

内地雇新疆哈萨克人 要求学汉语入党
2019-01-22

近日,本台获得由穆斯林提供的五段视频,显示这些来自新源县那拉提镇的哈萨克族人,被送到江西南昌经济开发区一家物联网络科技公司工作。

在视频中,一名哈萨克族负责人向坐在台下的百多名穆斯林,宣示工厂的性质:“在这里要先政治,后经济”,意思是先转变思想,再从事工作。讲台上挂着写有“江西新疆籍人员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另有少数民族在学习汉语。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青年志愿者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本周二(1月22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被送到工厂的工人,全都被剝削:“以上图片和视频都是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转送到江西的哈萨克族廉价劳工,给他们每月300元左右,但这些人的工钱都被从伙食费中扣除,几乎让他们当免费劳工。”

自由亚洲电台去年10月曾报道,数以十万计的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被带上列车,送往甘肃等省份。根据新疆新源县那拉提镇政府一名哈萨克族女官员在微信群发出的视频显示,当地的穆斯林被送往江西南昌智慧海派科技公司工作。


发布消息者已跟亲友和外界失去联系

新源县穆斯林玛依努尔对本台记者说,当地有哈萨克族年轻人被送到南昌智慧海派公司做劳工:“一群哈萨克族年轻人都在南昌智慧海派公司,他们就是之前你们(RFA)说过的,一个月就拿300元钱。为300元打工的哈萨克年轻人。新源县那拉提乡政府的一个官员,这两天把这个新闻发出去了。这位人不到一个星期就消失了。”

在南疆喀什、和田等地,更有数以万计的维吾尔族人被送到外省接受所谓的再教育和从事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工作。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本周二对本台披露新疆的最新情况。他说,很多维吾尔人被送到东北等地,充当廉价劳工:“从当地反馈的信息来看,在新疆南部阿克苏、和田、喀什等地区,市面上维吾尔人口明显减少。很多人被强制关进再教育集中营。也有很多维吾尔人被强制送到不同的省份,充当廉价劳工。有维吾尔人投诉,有很多人被强制送到黑龙江省。”

再教育营抓捕目标:新疆知识分子
2019-01-28

海外哈萨克族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本周一(1月28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虽然中国政府声称,已有两千名哈萨克族获准前往哈萨克斯坦定居,但是,据他们掌握的资料,获释者仅数百人,跟中国当局所说的数据相去甚远。

他还说,有大量的哈萨克族仍被羁押于再教育营,继续遭受酷刑折磨,其中包括新疆电视台知名的视频编辑、导演及制作人赛然古丽.依托贝拉。他说:“她是2017年8月24日23点被乌鲁木齐当局逮捕的,至今没有任何消息,是死是活无法得知。她的罪名是把自己手机卡借给了从哈萨克斯坦回中国探亲的母亲使用,结果就是因为这个,被关入政治学习集中营。”

赛尔克坚说,现年27岁的赛然古丽是新疆电视台的电视制作人,同时也是一名中文频道的编辑:“虽然很年轻,在哈萨克斯人中间很出名。而他的母亲古丽曼.巴依哈孜,虽然她长期定居在哈萨克斯坦,但还是中国公民。中国当局现在有针对性地打击新疆哈萨克人中的文化人。”

作为在哈萨克斯坦为营救中国哈萨克族而成立的阿塔珠尔特青年志愿者组织,自2017年成立以来,已收到数以万计的穆斯林被新疆当局羁押的个案和声援者信息。赛尔克坚说,现年57岁的著名作曲家哈依拉提.阿合米尔,去年被当局送入再教育营:“他是著名的作曲家、作家、诗人及编辑。他是在2018年,按他原单位的要求,回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结果被软禁在家。现在他的三个儿子,三个儿媳妇,包括他的12位孙儿孙女,他的妻子,他的全家人几乎都在哈萨克斯坦。”

阿塔珠尔特组织还披露,哈萨克族记者迪力夏提.卧热阿勒拜与从事新闻采访的妹妹,双双被捕入狱及判刑:“他是编辑、作家及诗人,出版过十来本书,也翻译过很多电视连续剧。他是1962年7月22日出生的,他现在被逮捕并被秘密判刑15年。而他的妹妹,奎屯日报的编辑巴合提古丽.卧热阿勒拜,也被关到政治学习集中营长达两年了。”

赛尔克坚说,卧热阿勒拜家族中另有一位在银行工作及经商的亲友也被关在再教育营。

此外,现年五十多岁的哈萨克族著名作家、诗人叶尔太.苏勒坦别克,去年5月15日被新疆伊犁警方抓捕后,被判刑十五年。据叶尔太的哥哥解恩斯别克说,他的弟弟被捕前曾向在哈萨克斯坦的亲友发短信求助。至于叶尔太被判刑的依据。据其家属称,叶尔太曾写了一首长诗献给哈国总统,该诗曾在哈萨克斯坦中央级报纸刊登。诗中赞扬哈国总统带领人民,经历磨难,宣布独立等。当时哈国总统通过驻中国大使馆,给叶尔泰颁发奖状,并写了回信。

现移民哈萨克斯坦的玛尔江对本台说,她的哥哥叶思布露.拜洛汗是一位阿訇,居住在新疆沙湾县大泉乡西河村。2017年被公安抓走后,至今得不到任何消息:“他是在2017年8月29日被带走的,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主要是我哥哥在那一个时候学过念经,持有国家颁发的阿訇证,是沙湾县宗教局在2016年给他颁发的”。

玛尔江说,在她家乡沙湾县,很多持有政府颁发的从事宗教活动许可证的阿訇,都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

再教育营内情曝光:每周都有人突然消失
2019-02-01

目前正在欧洲的新疆哈萨克族人卧弥尔别克,曾于前年3月下旬在克拉玛依被捕。他被送入当地一所再教育营。他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克拉玛依当地百分之八十的男性穆斯林被捕,他在狱中还发现每周都有被羁押者离奇消失:“我在监狱里,还是在集中营里,每一个礼拜会失踪六、七个或三、四个人。他们无影无踪,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我从(再教育营)出来以后,在克拉玛依市,根本见不到男人。我回到吐鲁番鄯善县,也是这样的情况,来到乌鲁木齐也一样。”

卧弥尔别克估计,哈萨克族至少有约50万人被羁押。他离开中国,到哈萨克斯坦后,发现有数十万哈萨克家庭都有亲友被羁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此次卧弥尔别克应欧洲议会邀请作证,他讲述了在新疆再教育营的亲身经历。他告诉本台,关押他们的囚室可容纳40至50人,其中包括30名年轻人,10名中年人及10名老年人。

卧弥尔别克还披露,每一个星期,再教育营内离奇失踪的少数民族穆斯林大部分是年轻人,年龄在13岁至45岁之间,但他查不到这些人的去向。因此,他高度怀疑这些人已遭遇不测:“什么学校,什么食堂,早已经封锁了。这些信息被严密封锁,我们无法得知实际活摘器官的问题。因为,我只能(在欧洲议会)作证,就是从这个(再教育营)里面失踪的人员,我这一次到欧洲来的目的也是关注活摘器官,第二就是那些无辜的老百姓被关进死亡集中营,在这两个重要的问题上作证。”

人道耻辱!土耳其严厉批评中国新疆政策
2019-02-10

法新社报道说,阿克索当天表示:“超过100万维吾尔突厥人被任意逮捕,在集中营和监狱中遭到酷刑和政治洗脑,这已不再是秘密”。他批评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有系统的同化政策,是一场“人道上的重大耻辱”。他透露,土耳其目前正与中国政府沟通。

揭新疆内幕 哈国人权组织遭起诉
2019-02-13
哈萨克斯坦民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组织,因大量披露新疆再教育营内幕,并协助在新疆的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及柯尔克孜族人,寻找被失踪或被判刑的亲友,最近被哈国亲中华人华侨团体三十多人联名起诉,指该组织及创办人赛尔克坚.毕莱喜“破坏中哈友谊”,要求法院裁定其为非法组织。赛尔克坚表示,他们只是搜集受迫害者的资料,协助他们传播个人遭遇。

美企对新疆停售DNA仪器 国际压力奏效了?
2019-02-22

美国马萨诸塞州公司赛默飞世尔(Thermo Fisher Scientific)表示,他们将停止向新疆销售基因测序仪和其他相关服务。

人权组织创办人在哈国被强迫认罪
2019-03-14

哈萨克斯坦民间组织“祖先家园”(Atajurt) 的创办人赛尔克坚.毕莱喜(Serikzhan Bilash) 3月10日被该国警方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为名逮捕,并将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被软禁两个月。

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的民间维权“祖先家园”(Atajurt)主要从事为那些被中国当局监禁在再教育营里的穆斯林人维权。

赛尔克坚在一个录音信息中透露,三名不明身份的人士,前一天晚间来到他被软禁的地方,强迫他在好几个包括认罪和表示接受政府委派律师的文件上签字。他们还现场录了像。该录音由他的妻子雷拉.阿迪里江 (Leila Adilzhan) 于3月14日传递到外界。

赛尔克坚在录音中说,“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想受到从轻处理,那我们可以帮助你。我不得不在好几个文件上签字,其中一些是空白的。”他说:

维吾尔公知相继失踪 民族文化命悬一线
2019-03-21

美国国务院周三在官网上讲述了维吾尔知识分子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的遭遇。文中说,牙里坤作为一位作家、讲师和学者,花费毕生精力编辑并整理了上百本维吾尔文化教科书,他是维吾尔知识分子中的典范。

人称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三大酷吏”之一陈全国在2016年8月就任新疆党委书记,而牙里坤就在两个月后失踪,并在2018年被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5年。

他的儿子卡马力吐尔克•牙里坤(Kamaltürk Yalqun)近日在华盛顿参加一场题为“揭露中国的集中营”的展览时说,因为被捕时没有受到指控,他至今不知道他父亲身在何处。

哈穆特曾参与整理了自2016年以来被中国政府拘捕的部分维吾尔知识分子名单。由于他近期有事在身,名单更新工作目前落在了现居土耳其的维吾尔语言学家、诗人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的手上。哈穆特估计,目前这份名单已有三四百人。

据他了解,与无数维吾尔平民被关入“再教育营”不同,知识分子普遍进了看守所或监狱。他们中的不少人已陆续获刑,因为当局把他们看作“两面人”,并以“分裂国家罪”或“煽动民族仇恨罪”予以定罪。

新疆“十户联防” 普通人可棒杀“恐怖分子”
2019-04-11

乌鲁木齐市萨依巴格街道萨依巴格社区《“十户联防”事件处置预案》十分详细,包括“十户联防”的人员及武器配备。

该方案要求,以每十户为一个大组,每一大组里三至四人为一小组;每大组之间相互配合,首尾呼应;大组里的每个小组可以单独处置,也可以一个大组进行处置。“十户联防”体系要选取一名认真、负责的成员作为“十户长”,並且由“十户长”担任指挥。每一个成员均配备一根大头棒和一個平安哨,当遭遇暴恐案事件,第一发现的“十户联防”成员要立即按响一键式报警器发出警报,并迅速手持大头棒吹响平安哨,通知附近的其余“十户联防”成员迅速集结。

该方案指示,一组成员一部分利用大头棒压制对方,其他成员用大头棒击打对方手腕、关节等部位,迫使暴恐分子无法站稳及拿稳凶器。必要时,可以使用大头棒直接击毙。

新疆监控APP曝光 不出门也被查
2019-05-02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5月2日发布调查报告,披露新疆当局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大规模监控和收集个人信息。其中,36种人被界定为重点对象。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过去一年,研究中国公安机关用来监控新疆民众的手机应用程式。官员透过探访民居、街道抽样、出入境关卡等渠道收集个人资料,再以程式上载至大数据系统。

“人权观察”亚洲部研究员王松莲表示,每当公安发现有异常情况,会指示官员进一步调查。

王松莲:“譬如说用电异常,公安或政府官员会去你家问话,问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用电会超过平时?譬如说‘人车不符’,就是说司机驾驶一辆不属于他自己的车,透过加油实名制、人脸识别和车牌辨认过程,这些数据被收集到‘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

当局又归纳36种人作为重点监察的对象,包括不用智能手机、从外国回流新疆、死刑犯的亲属、不与邻居来往、不走正门、热衷捐钱给清真寺的人等。


调查发现,监控系统把50多种手机程式,包括WhatsApp,Telegram和VPN列为“可疑工具”,把维吾尔族人视为随机监察目标。据称,有维族人被发现安装WhatsApp,随即被送到集中营接受“政治教育”,至今仍未获释。

王松莲:“他们因为在手机上安装了WhatsApp被当局发现,就问他们‘你为什么会安装WhatsApp?用了多久?你跟什么人沟通?就因为这个原因,把这些人送到政治教育中心去。”

“人权观察”要求中国让联合国代表进入新疆调查,并促请国际社会向中方施压,包括向相关官员实施签证禁令及冻结资产,推动中国改善人权状况。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谴责有关措施,侵害维吾尔人的人权和隐私。

迪里夏提:“监控范围已经不仅仅在境内,而且把出国和短暂旅行的维吾尔人也纳入到监控、防范和所谓在未经司法(程序)的前提下,认定为犯罪嫌疑人范围内。既侵犯了人权,同时也践踏了中国的司法权。”

另外,近日新疆当局在其他省市招募辅警人员。其中,在河北省计划招募300多名年龄在18至35岁之间的退役军人。获取录用人士将获提供住房,家属可安排工作和享受免费教育。知情人士表示,这些招聘到新疆的人员将从事监控居民的相关工作。

美国防部:近3百万新疆穆斯林被关“集中营”
2019-05-04

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在介绍2019中国军力和安全形势报告的记者会上提到,“中共正动用安全部队把境内的穆斯林大批关进集中营”,“被拘押的穆斯林可能“接近300万人”。被记者问道为何使用“集中营”一词,薛瑞福回答说,“据我们对拘押规模的了解,在大约1,000万当地(穆斯林)人口中,至少有100万、甚至可能近300万民众被强制拘押”,这在当地人口中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加上考虑到那里发生的事情、中国政府的目标和他们自己的公开发言,我认为,“集中营”这一描述是恰当的。”

美副助卿: 制裁参与新疆镇压的人员还需要时间
2019-05-14

巴斯比表示,进行制裁一般涉及相当复杂的过程,美方必须确保适当的法律依据,并考虑制裁是否能取得期望的效果等,这都需要一段时间。

披露新疆集中营内幕女子 寻求瑞典政治庇护
2019-06-03

曾披露新疆集中营内幕的哈萨克族女子萨依拉古丽•萨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正寻求瑞典政治庇护。法新社6月3日引述萨吾提拜在哈萨克斯坦的律师表示,萨吾提拜全家已离开哈萨克斯坦,并使用瑞典提供的临时护照前往瑞典寻求政治庇护。中国国籍的萨吾提拜去年曾被控非法入境,但在哈萨克斯坦法庭上讲述自己受雇中国政府在新疆集中营工作内幕而引发国际舆论关注。萨吾提拜披露,她工作的集中营至少关押了2500名哈萨克族人。

新疆教育营军事化管理  被羁押者包括汉族
2019-07-31

据多位从再教育营获释的哈萨克人披露,再教育营实行军事化管理,没有人身自由,而被抓的理由是不会说普通话,被羁押者中也有汉族人,包括法轮功学员。

正在哈萨克斯坦努尔苏丹的哈萨克族人古丽滋拉,2017年7月16日从哈国返回中国新疆时,在海关被中国边检人员扣留,其后把她送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县一所职业技术培训中心,不久又被转到政治再教育营,最终被派到一家工厂,成为一名廉价劳工。直到去年10月获释。古丽滋拉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她入境三天后,被送入再教育营达19个月:“(传译)警察抓走了以后,把她送到再教育营。跟她说是要学习汉语,唱国歌。收监。”

古丽滋拉对记者说,她被送入教育营后,被要求换上教育营统一的服装,接着每天要学习汉语,学习习近平讲话、一带一路、民族团结。几天后,古丽滋拉了解到这里羁押了约800名妇女。古丽滋拉通过翻译对记者说:“半个月之后被要求打针,她们都不知道是什么针,还有要求把长头发剪了,说是我们这里和军营一样。第一次我去的时候,听说关了800人,到真的进了监狱,才知道是关了18000人。”

据外界掌握的数据显示,新疆再教育营、职业技术培训中心等场所羁押了百万以上的少数民族穆斯林。古丽滋拉说,她亲眼所见,被羁押者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回族、塔塔尔族,还有汉族,包括法轮功学员。而每个民族不能两人以上聚集交流。她曾接触过两名汉族,一位是老年人,一个年轻人。

阿勒泰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汉族人对本台说,他于去年夏天被当地公安抄家、又将他束缚在一个叫老虎凳的刑具上三天三夜,要他交代所出售的少数民族工艺品,由何人何时提供,又问他为什么要出国旅游。其后公安将他带到阿勒泰市人民医院,强制抽血、做腹部B超、胸腹腔检查、尿检以及心电图。公安的解释是做“例行体检”。被审讯期间,这位汉族人说,他每日凌晨两三点钟才可睡觉,醒来继续坐老虎凳,并以将他的家人送入再教育营进行威胁。他说,经过近一个月的折磨,导致他精神恍惚,多次失去意识险些丧命。最后当局将这位汉族人转移至阿勒泰市教育营羁押。本台于去年10月4日曾曝光该教育营外面标志着是一所献血站。

这位自由受到限制的匿名汉族人说,他被羁押了近一年,今年四月获释。但被当局扣押的房产证,电脑等财物没有归还。在血站关押期间,这位汉族人说他被换了6次囚室,先后见过30多位汉族人,其中4号囚室关押了胡凯,3号囚室关押了董至成,2号是王欢,其中也有访民、宗教信仰者及维权人士。被羁押者须自费并强制接受体检。

另一位近期逃离中国,但不敢公开姓名的男子对记者说,他曾以装修工的身份到喀什和阿克苏的女子监狱内施工,但他不敢轻易说出亲眼所见的情景:“之前我去过喀什的女子监狱和阿克苏女子监狱,在里面搞装修,知道里面的一些情况。你帮我联系人权组织或者其他机构,我都会给你(爆料)。你要的话,我随时给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有写在纸上。”

哈萨克斯坦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自2017年以来,公开了大量新疆再教育营的情况,并将上万名穆斯林家庭的遭遇公诸于世,迫使中国政府承认新疆有众多少数民族被关押在“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内。该组织成员,也是创办人赛尔克坚的妻子莱拉.阿德力江(Laila Adilzhan ),对本台说:“我们搜集了大量的证人、证据、我们录制了所有的作证视频。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在新疆的再教育法西斯集中营里被关押最多的是维吾尔人。其次是哈萨克人。因为新疆的北部是哈萨克人自古以来生活的地方。”

莱拉说,伊梨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几个乡就被关押的哈萨克族就超过了六千个人。哈萨克人生活的很多城镇,目前几乎见不到男子。再教育营中,也羁押了极少数汉人,但他们几乎都是当局安插在少数民族中的耳目。

充满血泪的棉花:美智库披露新疆“棉花劳改营”
2019-08-22

随着新疆局势得到越来越强烈的关注,披着神秘面纱的再教育营也逐渐被世人了解。基于卫星图像、官方文件和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种种迹象表明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中的穆斯林被分配到了营地内或附近的工厂,并被强迫劳动。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这些拘留营被当局称作“职业培训中心”。

新疆再教育营入地二十米深 囚室内设六个铁笼 人如鸟兽
2019-09-26

两名不久前从中国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近期向世人讲述了他们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的一段亲身经历。新疆部分教育营监狱,深处地下二十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六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目前多名获释者离开中国后,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间医院接受治疗。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羁押了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但中国政府始终否认外界的这一说法,并解释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少数民族汉语,培养他们工作技能。在哈萨克民间组织协助,以及国际社会的干预下,部分人有幸获释,并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的协助下,抵达哈国的阿拉木图。

现年31岁的受害者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原籍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萨尔布拉克乡,2012年移民哈萨克斯坦,并取得哈萨克斯坦绿卡。叶儿哈利在哈国从事边境贸易,直到2017年11月9日入境中国后,在霍尔果斯市被公安抓捕。当局指控他的罪名是曾经在当地一清真寺做伊玛目(领祷人)、使用了被中国禁止的Whatsapp通讯工具,多次出入哈萨克斯坦等。因为中国政府已将哈萨克斯坦列入二十六个恐怖主义国家之一。

叶儿哈利通过翻译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时他戴着手铐脚链、黑头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烟及喝酒(穆斯林不烟酒)。在审讯一周后,公安将叶儿哈利送入伊宁市监狱,再度严刑拷打,逼其认罪。他说,当时每天只能吃一块馒头,加一杯水。一周后,又把他转移到霍城县集中营,也就是官方对外所称的教育培训中心。”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儿特志愿者组织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成员对记者说:“审讯他们的有维吾尔族人,还有哈萨克族警察,这两个求助者都是在农场长大的孩子,汉语水平很低,他们都不太乐意,说不好汉语,无法表达内心真实想法。这两个人(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和图尔孙别克.哈利)今天都在阿拉木图的医院里接受治理,因为他们的身体状况非常差。”

中国官方在今年发表的《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中称,进入教培中心的学员有三类,主要包括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参与恐怖活动,尚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能够认罪悔罪或自愿接受培训的人员。并称,对上述人员,通过“集中培训、寄宿学习、实践培养”等多种形式开展免费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并在学员考核达标后颁发结业证书。学员结业后,可以自主择业。

对此,叶儿哈利说,他在营内六个月不准接见任何人。六个月过后,每隔三个月可以视频会见亲属一次:“每天全天上厕所小便两分钟,大便五分钟,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晚上进入牢房,牢房面积三十平米,住十八个人,双重门被反锁,饭从门缝送入,牢房内每天给一个铁桶,所有人大小便就在这里,牢房内全是视频语音监控摄像头,然后隔三差五的被暴打。”

叶儿哈利说,他所在的教育营内关押了至少五千人,有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回族等少数民族,他们每天要参加新建教育营的体力劳动。2017年8月,这些在押人员新建了一个可容纳一万人的教育营。他还说,在霍城县有三座关押一万人的教育营和一座羁押五千人的小营。

2018年4月7日,叶儿哈利被以“做伊斯兰教祷告”判刑3年。他说:“我们被强行接受疫苗育种,目前病情发作在哈萨克斯坦接受治疗。2017年11月9日被捕到2018年12月24日才走出集中营,在我被逮捕到集中营期间,我的父亲多方申诉,要求释放我,但是老人因为申诉也被送进集中营关押了六个月,在萨尔布拉克镇集中营,原该镇清真寺被改造为集中营”。

另一位获释者图尔孙别克.哈利来自新疆额敏县,2016年8月移民哈国。2017年9月,图尔孙别克在霍尔果斯口岸入境时被捕。被捕理由和叶儿哈利相似。他被羁押在额敏县一座新建的再教育营地下室。他说:“在地下二十米深处,那里有很多房间,每个约十平方米,每个房间有六i个铁笼子,每个铁笼子关押一个人,铁笼子很小,一平米左右,人进去很挤,他被从下午三点关入铁笼子至第二天凌晨两点,然后又带到审讯间,绑在铁制椅子上。”

图尔孙别克说,公安每个数小时就把他关入小铁笼子,在笼子里不准睡觉,只能坐着。看守员拿着铁棍,看谁睡着就打醒。他的腰部、胸部及耳部,耳朵被打致内出血,然后又把他押回地下二十米深的监狱,继续关押。整个过程持续一周。他说:“然后又被库尔特乡派出所传讯,说我暴露了我妻子的弟弟在集中营被折磨自杀致死的消息,到哈萨克斯坦的妻子那里。我见到了从小孩到八十多岁老人都被关押在集中营。只要是有信仰的哈萨克族,企业家,普通农民都被送入集中营。”


新疆一中学前校长被判囚19年 两名逃亡哈国穆斯林被警带走
2019-10-17

新疆伊犁沙湾县前中学校长哈哈尔麦.阿合曼,去年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今年早些时候被判刑19年。多名哈萨克人对本台投诉他们在新疆的亲友被判刑10年或以上。另外,今年“十一”从中国新疆逃亡哈国,打算向该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两位哈萨克族男子,两天前被哈国安全部门人员带走。

中国新疆再次传出哈萨克族人被判刑的消息。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古丽巴和提.哈力本周四(1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她的弟弟哈哈尔麦.阿合曼曾在新疆沙湾县第二中学出任校长等职务,多次被政府评為“先进个人”,获奖无数,但最终难逃牢狱之灾:“我的弟弟哈哈尔麦.阿合曼,1970年12月3日出生于新疆沙湾县。1989年7月在塔城师范学院中专毕业,1992年在新疆教育学院政治系大专毕业,1994年在学校任校长。1995年3月在东湾镇民族中学任校长,2000年在沙湾县二中任副校长,两年后任校长。”

维吾尔人细数再教育营里的噩梦
2019-10-25

拥有哈萨克国籍的维吾尔人古力巴哈女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揭露465天被关在新疆所谓再教育营的惨况。她说,被关进集中营的姐妹都是无罪的,唯一的罪就是天生维吾尔血统。她形容被抓当天官方窜改她的国籍为中国籍,成了随时可以“被消失”的中国人。

哈萨克籍维吾尔人古力巴哈女士(Gulbahar Jalilova)25日踏进自由亚洲电台的台北办公室时,神情哀伤,头巾内露出棕灰白发色,和她两年前被捕当天,一头美丽黑发的自拍照片有着天壤之别。经历465天集中营酷刑摧残,令她判若两人。

古力巴哈自述是3个孩子的母亲,20年来在中国和哈萨克边境做小生意,抚养孩子希望他们取得高学历。2017年5月,她在乌鲁木齐一处下榻的旅馆,突然遭中国公安、国保上门强行带走,说俄罗斯语的她,看不懂汉字文件上写着被控资助恐怖分子罪,她被戴上手铐关进所谓新疆再教育营。

古力巴哈说,她被戴上头套,靠听觉分辨,大约每走2、3米就听见厚重的关门声,2、3米就一道铁门,经过了7道铁门,才被送进牢房。

入监后,她被要求全身脱光检查,还被采血液、尿液、露出牙齿照相,全身每个部份详细检查。之后狱方给她一件黄色上衣和运动裤,和一双旧的黑布鞋。

古力巴哈提到,她照着要求套上布鞋,脚跟踩在鞋子外延,遭监管人员痛骂:“你在羞辱共产党给你的恩惠!”她回话:“鞋太小我穿不进去”,不被理会。

在牢房她发现所有人都被戴上脚镣,有的女孩子手铐跟脚镣铐在一起,身体只能长时间弯曲。

她说,一牢房约40人,睡觉时,20人站着,剩下20人在躺着,等她们睡2个小时起来,站着的人再睡,轮流地睡。

古力巴哈提到,每天早上8点半,有1分钟时间洗手、洗脸,但是没有刷牙的牙刷和牙膏,水源不够。在她看来,一年多在集中营里,她没有看到有人洗盘子洗碗。

古力巴哈说:“每天早上吃面糊、中午吃高丽菜汤,晚上黄瓜汤和馒头,盘子和碗也可以说不用洗,不用洗我们也会把它舔得很干净,给我们每餐的量是不够的。”

每天都会有人被带去审问,她最长连续被审问24小时,不肯签名认罪竟然遭多人轮流性侵。

古力巴哈看过有人遭到最长时间72小时审问才被送回牢房,送回来时都没有说话,只见全身清一块紫一块。一次一个女孩被送回牢房,没被要求盘腿,而能够躺下,女孩直说头很痛,同房女孩摸摸她的头骨,已变软变碎。

女性收容人被迫在男武警前全裸蹲坐

古力巴哈提到,在集中营,她遇见过最小的14岁,最年长的84岁。“每隔10天,就会有10名女狱警和3个全副武装男武警,进到牢房,要我们脱光全身衣服,4人一组,走到他们前面坐下蹲3次。用这种方式来消灭我们的自尊和廉耻心,让我们像动物一样。”

她相信,在里面受酷刑的人,没有人没想过与其受屈辱不如自杀,但里面没有那种环境,想自杀都不可能。

古力巴哈提到,刚进来的收容人遭暴力镇压会反抗。曾有一名女孩大声吵闹,说她没有犯什么罪,为什么关她?这名女孩因此被关进1米长宽的方型黑房,一星期被放出后就疯了。也听闻不少反抗者被打死的案例。

而对集中营内被迫摘除“清真器官”传闻,古力巴哈说,她不敢肯定,但里面每两个月检查一次身体,回到集中营就被换房,很多姐妹从此消失不存在,不知道和器官移植有没有关系,但为何身体检查完人就不见了?

古力巴哈说:“监管人员把女收容人带到没有监视器的地方,可以恃无忌惮做超出伦理的事,没有人知道。一位女孩受酷刑,十个指头被针扎进去,同房的收容人问她:你受性暴力了吗?那女孩只是哭,没有回答。”

被问到性暴力在集中营发生的情况,古力巴哈说,发生在人身上的事,见惯了就不怪了,带进来带出去,每天听到姐妹惨叫声。但令她永远不会忘记的是,上面总是说“名单下来就带人来”,连刚生完小孩的母亲和婴孩都不放过。

古力巴哈激动拭泪说:“刚生产完孩子的母亲就被带进来,她的母乳渗出身体,我看到那些发臭、没有洗的,没有水没有纸,什么都没有,刚出生的孩子被折磨,母亲也被折磨,我作为母亲,我永远忘不了,也永远不会容许的。”

至于所谓中共“再教育营”,教育的又是些什么项目?

古力巴哈说,每天从早到晚,被要求盘腿而坐16、17小时,眼睛只能盯着前方。每餐饭前要唱红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义勇军进行曲》等五首歌曲,不会唱就没有饭吃。

牢房悬挂五大标语必须熟记。每周只播20分钟电视,都是颂扬中国现在多强大,世界第一,只有共产党领导,才有今天的幸福。

每天被要求写反省文,检讨过去错误的民族认同。

经过465天的“再教育”,古力巴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却记不清五大标语的内容,以及每天必唱的五首歌。原因是她们被强制喂药和注射不明药物及针剂,使她们的头脑昏沉,最后只剩下吃的欲望。

她提到,有女孩子因此生理期停止,她则在出狱后两个月,身体仍有不明红肿,医师也说还无法完全排毒。

古力巴哈强调,中共在集中营灌输的所谓爱国、洗脑教育,并没有改变她的思想,只是让她更清楚看到中共目的在消灭维吾尔民族。

古力巴哈还提到,第一天她被带到集中营,监管人员就给她一个号码,即所谓中国公民的身份证字号。


古力巴哈:“原来从那天开始,我被强制变成中国公民,哈萨克斯坦大使馆从电脑里查不到她,中共宣称再教育营里没有外国籍,只有中国籍的维吾尔人,原来他们抓我的那一天,就给我判了死刑,我随时可以被失踪、被消失。”

古力巴哈说,自己三个孩子锲而不舍寻找她,向多国政府和联合国寻求协助,她才能重见天日。她希望有更多在集中营的姐妹获得自由。

古力巴哈拿出一本手札,密密麻麻记录了约两百名和她住过同间牢房里的收容人的姓名、年龄、被指控的罪状等等。她说,她一获释就凭着记忆记录下,很多人根本不知自己犯什么罪。

古力巴哈举例,一位40多岁的医师,她的罪名是手机里下载被禁的维吾尔歌曲。另有一位女士手机里看到一个女孩在留泪祈祷。曾有一位女士在乌鲁木齐家具市场做生意,给儿子发出的讯息写着家里的小麦粉和火柴已用完,返回时带回家,公安怀疑“火柴盒”、“小麦粉”另有暗示,因此作为罪状。

古力哈巴强调:“她们谁都没有罪,跟我住的女人都没有罪,那些罪都是被强加的,她们的罪过就是她们是维吾尔人!”


古力哈巴2018年9月27日获释至今一年多,被强迫喂药残留在身上的后遗症仍无法排除。

古力哈巴说:“我因为出狱回到哈萨克斯坦,在自己家里,我要去上厕所,我走到厕所门口,我会喊‘报告’等人允许我进去上厕所,等了5、6分钟没有人给我下指令的时候,我才意识过来。

拒拆清真寺 新疆县长会有什么后果?
2019-11-07

新疆托里县前县长卡哈尔曼.阿合曼的表妹讲述表哥被抓的情况。该组织成员热依斯汗本周四(7日)用汉语说:“哈萨克斯坦公民努尔加纳提.乌兰拜,申诉哈萨克斯坦政府和全世界各个人权组织,我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1972年生,新疆沙湾县人,新疆托里县县长,在任职期间拒绝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营,到今天为止,已经18个月了,没有任何音讯,不知死活。”

国际组织披露:新疆再教育营监狱式管理
2019-11-25

“绝不允许发生逃跑事件”、“鼓励学生完全转化,提拔悔改和自首者”,以及“确保宿舍和教室全面用摄影机监控”,这些文字全出自名为《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职业技能教育中心工作的意见》的中国官方文件。

11月25日,ICIJ成员、参与这次调查报道的主要记者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就说,ICIJ取得的文件就像是“监狱管理手册”,中共指点该如何管理、惩罚甚至是洗脑教育维吾尔人等事实,书写在案。

另外,中共利用人工智能与科技高压管控,包括名为快牙(Zapya)等手机软件。因维吾尔人常用该软件分享视频或照片,在遭受中共官方监控之外,凡是使用这个软件的人,也都被送入关押营进行再教育。2017年6月的一个星期,就有高达15683人被送进再教育营。

ICIJ指出,这批文件中,并未说明中国官方如何取得快牙的维族用户资讯。但ICIJ认为,快牙软件的开发商DewMobile有来自美国硅谷的资金支持,让人关切。

目前,快牙和DewMobile都没回应ICIJ置评的请求。

ICIJ这次公布的文件内容是继《纽约时报》披露逾400页中共内部机密文件,证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示镇压新疆后,让外界更了解中共在新疆是如何一对一、地毯式监控维吾尔人的状况。

ICIJ未证实这些文件是否直接从中国官方内部取得,但贝书颖说,从文件的内容推断,中共内部对在新疆设置关押营的做法,确实可能有不同意见争论。

贝书颖:“在中共的管理执行手册中,确实提到了建议要如何维持管理关押营人员的纪律,而文件用的文字是‘素质能力低的干部成员,须及时更换’。”

新疆大规模收缴哈萨克文书籍 北疆各院校图书馆首当其冲
2019-12-03

新疆政府近日开展了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大规模收缴哈萨克文书籍的行动,主要针对学校及图书馆。新疆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多所学校自上周起,强逼学生交出哈萨克文读物。

中国新疆北部,一位哈萨克族人提供给自由亚洲电台的一段视频显示,在新疆北部地区(鉴于拍摄者人身安全,隐去具体位置)一所学校内,学生们正在宿舍内,挑选所有哈萨克文书籍,然后装入一个暗红色布袋,另有数十名学生在校园内将布袋放置在地上,等候政府派人来运走。当地目击收缴书籍过程的村民,因为害怕被报复,不肯透露自己姓名,本周二(12月3日)他对本台说:“政府第三次大规模的没收哈萨克文书籍。这是自2017年第一次,2018年第二次,2019年第三次进行,而这些被没收的哈萨克文书籍,包括哈萨克文语文书、新疆人民出版社、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出版社等出版的普通哈萨克文,其中有《游牧民族文化与中原民族文化》、《哈萨克文化》等。他们派学生挨家挨户清查这些书,然后交给校方统一上缴。”

在2018及2017年,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政府也曾收缴哈萨克文书籍,并当着学生面前焚烧,以起到震慑作用,目的是禁止哈族学生学习哈萨克文,只能学习政府编写的历史和哈族人传统文化知识。因安全理由而不愿公开姓名的人士对本台披露,最近收缴的哈文图书还有学术类,甚至有哈国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光明之路》中文版,以及哈萨克斯坦著名诗人穆合塔尔的《悬崖边上猎人的诉苦》中文版。


维人组织发现更多疑似监狱 中共关押人数恐超百万
2019-11-13

一家维吾尔组织周二表示,他们发现了近500个中国政府用于关押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和监狱,表示当局关押的人数可能超过外界时常引用的100万人。

法新社报道,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东突厥斯坦民族觉醒运动(ETNAM)提供了182个疑似关押维吾尔人的“集中营”地理坐标。这家机构通过研究谷歌地球的影像信息,还发现了209座疑似监狱和74座疑似劳改营的地点,并表示会随后公布更多细节。
7
分享 2020-10-1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f76b0648017c213fab1a86ffd713191af5ee4534ccaee3c9ee5866e2e9e935ca27a500f32aaad475d09dac59c56d3bfd4aa9ff7159076a6273b012e4864966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2
  • 浏览: 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