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明」法国人:伊斯兰已向共和国开战

对那些现在还一本正经,不觉自己滑稽地在介意措辞的人,我只能说「赶快找回现实感,你很快用得上」。

除非你就是通过各种占星秘笈认定了:共产党远远不够极端穆斯林的水准。

但是,战争爆发的速度、烈度、广度,「真的」不看你们心情、喜好,或者神经系统与精神容量的承受限度,或者用不用得上心理医生,或者是不是have the stomach for it,或者是不是该有trigger warning。

法国官媒消息:八成法国人认为伊斯兰已向法兰西共和国宣战
法国10月21日在索邦大学为惨遭伊斯兰暴徒砍头杀害的历史教师萨缪尔-帕蒂举行国葬。马克龙指出,伊斯兰分子要拿走法国的未来,但有像帕蒂教师这样的英雄,他们不能得逞。1项民调显示79%的法国人认为,伊斯兰已经向法兰西共和国宣战。

历史教师萨缪尔-帕蒂因在课堂讲授言论自由展示伊斯兰先知漫画遇害,成为法兰西共和国价值的象征人物在法国教师被认为是传承法兰西共和国价值观的人,而学校代表着法国的未来。所以,法国总统马克龙昨晚在帕蒂教师的葬礼上表示,伊斯兰分子想拿走我们的未来,但他们知道,像萨缪尔-帕蒂老师这样的“冷静的英雄”在那里,他们就达不到目的。

民调:伊斯兰向法国宣战

在历史教师教师萨缪尔-帕蒂上周五被杀后,据法国《观点周刊》今天10月22日引述民调显示,87%的法国人认为法国非宗教世俗原则处于危险中79%的受调者认为伊斯兰已向法兰西共和国宣战

这个民调是民调机构Ifop受两家法媒“是新闻”(CNews)和“南方电台”(Sud Radio )的委托做的。其中还包括78%的受调者认为,教师为解释言论自由的各种方式,而向学生们展示讽刺宗教漫画,是正当合理的。76%的受调者认为,在发生事件时,教师们没有得到其上级的足够支持。


在打击伊斯兰主义方面,44%的受调者信任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主席马琳-勒庞;只有40%的人对马克龙和他的政府有信心。

还有76%的受调者主张取缔已被法国当局盯上的伊斯兰激进团体CCIF(法国反伊斯兰恐惧症团体


倒数第二段,清楚地表明了很多很多东西:
  • 「法兰西人民」和「美利坚人民」有相当大的区别,受到911攻击的美国人民,会rally to the flag,会将本来一半左路选民不喜欢的小布什支持率抬到不可思议的高度。而法兰西人民不会,他们关心的是「自身的意志得到实现」,碍事的,挡路的,无论是谁……
  • 法兰西人民,现在,乃至未来十年,要的是在几天前还「不可曰」,甚至不可暗示的东西,但现在,哪个政治人物不得力,不跟上,就得倒下。立即动手的,将领导共和国。犹豫的,将成为「被法兰西忘却的琐碎细节」。
  • 目前,对马克龙来说时间紧迫。因为「法兰西人民」对他的信心不怎么高,他必须做得比马琳-勒庞更积极,证明自己更合适。因为现在还没过多久,被伤痛和愤怒占据全部注意力的「人民」还没有太多的想法,但这不是喘息之机,因为愤怒越高,要求的反应就得越强,越快。随着一天天过去,「人民」会对没有「作为的马克龙」越来越不耐烦。即便只是今天,看似无望的马琳-勒庞也真正跑在了马克龙的前面……
  • 法国左派,将很快有望推出代表,领受左派在这个新时代的最高荣誉:成为左派各种主义的烈士代表,附赠「共和国的耻辱」、「法兰西的叛徒」等等勋章……
  • 这一爆所必然引动长期的趋势,所有在这条线上的,包括推进所谓「开放社会」的外国财团如索罗斯、食利NGO、蹭便宜的文人、校园的「恋伊斯兰癖」们、政界搭车客们,等等等等,如果动作不够快,不够明确,那么就算第五共和国料理不过来,还会有法兰西第三帝国来算账。就这一点而言,「天使左翼」的杰出代表梅郎雄真的还不够果断。
  • 还在讲「别扩大」、「未成年」、「极端与非极端分开」的左们,或者有幸生在「左们社会」的人们,我建议你们加快速度,有意识锻炼一下从来没受过刺激的胃和脑神经,跟上现实,不要从头到脚被现实的钢轮碾过去。这条线上,老蓝左龙应台就是你们才刚刚批判过的最高榜样,难道要立即照着她这块模板塑造自己的人生与社会存在状态?


---------------------------------------
倒数第一段,清楚地表明了「人民的意志」,就是那种罗伯斯庇尔倚之砍了无数脑袋,然后自己也被其砍下脑袋的东东。

「反伊斯兰恐惧症」在「法兰西人民」心目中,已经成为「包庇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代名词。还在以法国精神传人自居的左们,再急着替宗主们摆过去的谱,未免显得实在是……找不到词了

---------------------------------------
在法国教师被认为是传承法兰西共和国价值观的人,而学校代表着法国的未来。

这句话似乎透露出法国人的一种感觉:老师讲言论自由这一「共和国精神」而死于伊斯兰屠夫之手,就像是在灵魂层面被伊斯兰强奸。

伊斯兰在法国,就像是在依靠共和国的庇护,同时蚕食共和国的根基,说白了 bite the hand that feeds,而且洋洋得意,更以被咬者,被杀者所坚持的道德,去要求对方的「包容」……当然,这不是我关心的重点,反正这事我只是个观众,另一件离我更近的事则要有趣得多:

一个怀着同类心思,带着一帮子怀着同样欲求的,鼓吹「伊斯兰的高尚」、「伊斯兰的自发秩序」、「伊斯兰的能打」、「伊斯兰的壮大」等等口号的散沙集合,实为反人类之辈。他们眼里只看着「伊斯兰受尽左翼优待」的现状,再加上自身欲望的投射,天天无视人类基本的社会共通道德与和平相处原则,天天表演滑稽的自我矛盾戏码,天天走向深渊而不自知,反而自傲,游走四处,讨伐「不信道者」,借着白左的政治正确风潮,以为模仿穆斯林的自己也将至少分一杯羹,同时处处鄙视那些不效仿的「卡菲勒」……然而,死路就是死路,不会因为你的途径而改变终点,倒不如说,像马克思一样走不到终点,才是你们最大的幸运。

政治赌博上,完全押反方向,其实最高只有1:180的机会,但你们就是不偏不倚,一定押得中,而且每次都中。这独一无二,天下无双的特质,我称之为「支性」。

但不要误会,这不是贬低,仅仅是给事实一个名称。

最起码,你们还有灵魂,即使充满支性。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并没有灵魂可言。相对于法兰西人民受到灵魂冒犯所爆发出的激怒,天天被从灵魂面强奸的中国人什么反应都没有,而且会因为强奸的力度不够而发出不满的呻吟。可见,「中国人」这个概念所代表的群体,尚不具灵魂。或者早已失去,像埃及末裔们的灵魂一样,不可复得。

---------------------------------------
以上,只是指出现实,再加一些对现实的感想,并非什么分析。因为那在汉语圈早就不具任何意义,无论怎么分析,无论怎么强调利害,该怎样,还怎样。

这些纯属多余。非要做,就类似于给今天谋生于台湾的八旗后人们分析清朝应该如何如何一样滑稽。

所以,现在和将来,重点仍然是西方文明。东方的死寂,映出西方的活力,如此而已。即使仅仅作为一观众,该看哪边,不言而喻。

另外,押中「大奖」的实在不容易,也值得好好欣赏。

如果你处在适合一边品尝葡萄酒,一边磕着巴旦杏,同时欣赏「悖德者之惨叫」位置上的话,请务必不要无视。命运的观戏邀请,可不是每一辈子都能有。
4
分享 2020-10-24

5 个评论

法國因為老師被砍頭可能要和伊斯蘭開戰
中國因為紅黃藍幼兒院被當雛妓繼續歲月靜好

5000年的文化產物,費拉漢人

這盛世如你所願
伊斯兰已向共和国开战 〇
支那人已向合众国开战 ◎
品葱的精神穆斯林和内亚先生已经发动了对于现代社会和科学进步的嘴炮攻势。
“伊斯兰已向共和国开战”
是伊斯兰“教”还是伊斯兰“主义”?
>>“伊斯兰已向共和国开战”是伊斯兰“教”还是伊斯兰“主义”?


来个小学水平的拟人表达好了。

现实:“抠字眼的事随你老人家,其他一切随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 follow Trut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4
  • 浏览: 2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