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法院不允 特朗普政府微信禁令再受挫折

美国一个联邦上诉法院星期一(2020年10月26日)拒绝接受司法部提出的在上诉期间立即禁止苹果和谷歌应用店提供微信海外版WeChat下载的要求。此前,特朗普政府司法部针对一名联邦法官作出的相关裁决提出了上诉。

位于旧金山市的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三名法官联合作出的裁决说,司法部没有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如果在上诉程序进行当中不立即执行禁令的话,政府会受到紧迫和无法补救的损伤。

特朗普政府商务部曾以国家安全为理由下令从9月20日起将WeChat从美国的应用店中删除,并禁止美国境内的其它WeChat交易。政府这一禁令受到微信用户的法律挑战。在禁令生效的前夜,位于旧金山市的联邦法官比勒裁定暂缓执行商务部的禁令,这使美国境内用户得以继续使用这款应用程序。

司法部已经启动了上诉程序,同时提出了新证据请比勒法官撤回她的临时裁定,但是上星期五遭到比勒法官的拒绝。

WeChat平均每天在美国有1900万活跃用户。WeChat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旅居中国的美国人和在中国有亲友或生意往来的美国居民中间广为使用。

美国政府说,WeChat和中国短视频分享应用的抖音海外版TikTok受制于中国共产党政府,侵犯美国人隐私,并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但是提出法律挑战的使用者们说,政府的禁令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

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已经同意加快审理政府方面提出的上诉,并将庭审安排在明年1月举行。新闻来源:美国之音https://www.voachinese.com/amp/us-court-rejects-immidiate-wechat-ban-20201027/5637127.html
1
分享 2020-10-28

10 个评论

笔者对禁和不禁微信持保留意见,但是对微信用户联合会所作所为存疑。

微信用户联合会成立之初就开始隐瞒关键信息,在中文说是新泽西成立的一个非盈利性的机构(我们是一个非盈利机构,家住新泽西),在英文诉状中又把自已描述为一个正在申请501(c)(3)的非盈利组织。根据美国税局26 U.S.code6113,作为还没有被批准联邦免税资格的机构,必须清楚明白对捐款人说你的申请尚未获得批准,如果最后没被批准,捐款人的捐赠就不能抵扣税款,做为律师他们向公众请求捐款的15篇文章中找不到任何尚未被国税局批准免税资格的信息披露,这违反美国公益慈善组织道德规范和捐款法律,很难相信做为律师的五名发起人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在微信用户联合会筹款超过100万美元之后,笔者在9月27日联系了新泽西州政府注册办公室,政府工作人员回复说: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WeChat Users Alliance is not currently registered to operate as acharitable organization in the state of New Jersey.当然有些华人有钱不在于是否退税,问题是做为非盈利性的微信用户联合会必须按美国非盈利性的机构法律进行信息披露,这是最基本的非盈利性机构的要求,他们的筹款文宣必须说明还没有获得正式免税地位。笔者注意微联会网站说在9月21日就停止接受捐款,并不清楚是否如同他们所说捐款太多,还是其它原因,假如微联会被调查,也可能会造成调查一些被FBI和国税局认为可疑捐款人,如果捐款人正在转换身份或者复杂的税务问题,可能有无尽的麻烦;稍微有一些美国法律和非赢利机构背景的人都知道微信用户联合会的程序和法律道德问题,并且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肯定面对很多投诉和举报,是否最后起诉和处罚会检查官和法官的决定。或者是做为律师的他们故意犯这样的失误,以便被美国政府罚款和冻结资金的时候在次发动华人为他们的失误捐款,打一场悲情战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阳谋”。微信联合会在自己的筹款宣传中说:“违反总统令的后果非常严重,会导致最高二十五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和20年监禁”,美国从来没有这样的处罚案例发生。并且针对敌对外国,中国以后可能是,但现在还不是。而美国司法部的解释不会处罚个人和商户微信命名用者。你要筹款打官司,就应该实事求是说清楚,作为在中美两国都受过教育的律师不应该如此夸大和添油加醋。美国司法部在9月16日发出了一个正式的信函,澄清美国政府的行政命令并不是要把用户个人的行为和商业行为定罪,政府的禁令仅针对在美国境内的一些明显不合法的违规“交易”之后,华微联立即以“迫于我方诉讼压力,美国政府开始退缩”作为吸睛误导性大标题,当天就向华人推出又一轮的“募捐”号召,这是他们文宣上面宣布的阶段性胜利,通过“胜利”让他们的运动在华人圈得到更大范围的传播。这样的忽悠让人觉得“律师”的手段有点像古代神棍,假托鬼神先吓人、再耍弄手法要你出钱消灾,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说他们的仙术初步成功。

这也违反了新泽西州关于公益组织募款的规定,To utilize information,statements or communication that,although literally true,are presented in amanner that has the capacity to mislead the average consumer;字面意义上真实的信息或者对话,但足以使大部分普通用户产生误解的陈述来募捐。

他们所宣称的总统令就是对华人的歧视并没有得到法官的支持。微信用户联合会隐瞒信息和夸张宣传的实际结果通过微信话题更大范围调动了大量华人参与政治的热情,成为选举活动中反川普的一次运动。笔者也是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者,但这样的作法笔者并不赞同,产生的结果是诉讼为虚,返而影响选举为实。如果他们实事求是进行诉讼,没有夸大和隐满的信息也许华人的参与热情不会那么高涨,微信是华人常用,但也没有到非微信不可的成度。纽约时报10月8日的报道说:对于那些怀疑中国试图干预美国大选的官员来说,这一问题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微信已经在长期感觉被美国政客忽视的群体中激发了行动主义。

法官的判决是根据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暂时中止总统行政命令,用美国保护言论自由的法律来保护限制言论自由的平台。在这个加州北区的地区联邦法庭接受的诉讼中曾经有超过50%的总统行政令被临时禁止。美国政府在禁微信的问题上面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让步,他们要求加州法庭中止禁令并马上上诉到第九巡回庭,微联会所说的美国政府退让肯定不是实事。三权分立的法院判决是一回事,但并没证据说明美国政府目前因为微联会发起的诉讼要求而做出任何让步。我并不反对这个诉讼一个重要原因,正是由于诉讼也说明了美国的三权分立,给墙内的中国公民也好好上了堂司法独立的课。美国华人可以起诉总统和商务部长,中国可以吗?这群微联会发起律师只是针对美国政府的总统令起诉,而不同时对微信禁言封号,限制美国华人言论自由进行起诉,同样都是微信用户权益,禁微信是用户权益,难道封用户,禁言不算用户权益?他们的行为缺少公平,没有公平何来公正?这种缺少公平和公正的律师就算打赢这官司也难以称得上是“华人维权之光”。通过法律行动,在微信的被禁过程中最大限度保护美国用户的使用权益这点我也赞同,我不赞同的只是这群微信用户联合会的律师在诉讼和筹款过程中自称“公益”而不择手段。中国社会的历史上很多追求名利,胜者为王只在于结果而不看重得到结果的过程是否道德,在炮制和实施计谋过程中无所不用其极、没有底线所构成的悲剧,这也可能是我和很多人一样选择留在美国的原因。就算诉讼微信用户联合会胜诉了,我也认为是另一类失败,你做生意,搞政治或许可以这样没有底线,你做律师可能能隐满一些对当时人不利的事实,但是做公益,特别是捐款,不能不择手段,不能隐瞒信息甚至不能提供不完整、不清楚、不明确的信息,不能有任何误导。难道我们美国华人就只能靠这样的手段和计谋在美国维权?这样得来的胜利难道不是一种在美华人的悲剧?如果微信用户联合会的律师们堂堂正正的打这官司,就算输了也是为其中反对禁微信的华人发了声,争了口气,虽然有不同意见,但我也会点赞。谁是诉讼的受益者?美国商务部解释的很清楚,无论是否有诉讼个人用户还是可以继续使用微信,无非就是在美国的软件平台不能下裁,对此,华人有很多方法可以下载。就算禁止后继续使用的也不会违反美国法律。腾讯是受益者,腾讯也认为自已有问题而寻求和解,并向美国政府提出了和解方案:美国版微信将由一家新设立的美国公司管理,其公司管理架构由美国政府批准认可。但这个方案被美国商务部否决。而媒体报道:“透露和解方案的朱可亮眼里,腾讯提出的解决方案已经足够好,但这份美国政府报告中的最后评语竟然是‘腾讯公司不值得被信赖’。这一切,太强取豪夺了。他还要继续战斗下去”。他号称是代表微信用户提起诉讼,居然最终事实上还是变成为腾讯说话了。美国政府的禁微信的行动还可能产生另外一个结果,施压微信让其遵守美国法律,放弃没有规则的禁言和封号,这样用户可以正常长期使用,微信用户联合会的阻击让微信的改善变得更加不可能。美国对中国的政策突然转变是因为中共单方面改变香港的一国两制、南海建岛驻军、维族的劳动营、强迫蒙古学校放弃蒙语教育等等,以及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加强一党专制政策。美国政府政府禁微信不是目的,主要是防止中共一党专制的制度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力,禁微信拉开华人和中共之间的关系。大家在朋友圈发点所谓敏感信息都担心被封号的平台来说,微信除了通信沟通之外,也是中共的一个宣传手段,扩展中共海外影响力的一个软实力,同时也是一个收集在美华人和美国人信息的间谍工具。根据美国人权观察的报告:中国政府刻意扶植像微信这样的国内平台,代替政府对用户进行审查和监控,将涉及所谓敏感信息的用户数据交给政府。当局并且直接在大型互联网公司内部成立网络警察部门。微信因此成为一个全覆盖的数字生态系统,让在华人士在其中营造整个数字生活,同时陷入由它控制的信息环境,别无选择。美国总统行政令有上万个,在美国的最高法院被推翻的只有两个,一是哈里・S・杜鲁门把国家所有的炼钢厂置于联邦政府控制下的10340号行政命令无效,二是总统克林顿发布的企图阻止美国政府与在工资名单上的罢工破坏者的组织立约的1996年行政命令,而涉及国家安全的行政命令被推翻的目前还没有。如果寄希望于民主党任内的变化,拜登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Tony Blinken在9月22日曾在一个智库讲话,除了提到取消关税,并没有批评现政府对华政策,民主党会继续现在的对华政策方向,并且会更加强硬。

在打完新冠肺炎全场的美国华人,在五个一的航班政策,以及“中国病毒”的压抑下,这群“正义律师”的忽悠下的诉讼可以让华人在美国爽一把,让大家透口气。而为这短暂的一爽付出代价的何尝不是广大在美华人?除了微信联合会几名发起人一战成名,在中国和华人圈内获得了无限的商机外,这场诉讼对美国大多数华人就是一个坑,引来美国政府和两党智库更加分外关注中共在美国华人社区的软势力和政治影响力。

美国九月取消上千多个中国学生签证,并且暂停十月份的美国在中国领事馆的签证预约,十月二日,美国限制有共产党背景和相关人士移民申请。对已获得绿卡和公民身份的华人移民如果有相关共党员身份的签证欺诈举报也会进行调查。微信联合会的诉讼虽然无法影响这些政策,但是对加快更严厉的对华政策在川普政府任期内快速推进还是有些间接作用,美国正在制定的政策中针对中国人的亲属探亲签证可能还会有更多限制。华人都关注子女教育平权,好的教育的目的无非是争取更好就业机会和生活前景。可是就算同样是藤校毕业,很多时候美国华人在美国的职场上竞争不赢印度人,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因为有一个“看不到的瓶颈”,那就是华人对美国社会的忠诚度经常被质疑和美国社会对华人的不信任。这种质疑和不信任的原因除了华人有“落叶归根”、“中华文化”的传统文化因素外,还有不少是中共对海外华人的统战和宣传。如果无法区分中共和中国,那华人作为一个极少数族群还是跳不出这个坑。对于加入美国籍的华人,你的国家是美国。司法部的文件说的很清楚,美国华人不应当为了一个自已喜欢用的软件而起诉为保护美国国家安全而发布的总统行政命令。这就是美国政府的态度,而由民主党控制的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工作组9月30日发布的最新报告说,中国共产党为美国世纪挑战。“对中国共产党及其压迫性的政纲一味宽容和迁就已不再是一种选项,为了维护世界各地的民主自由,美国必须和盟友一起采取果断行动,重新掌握主动,”报告写道。

华人在美国确实太安静,不闹没糖吃。然而要闹也要找一个占理、可以闹的赢的地方闹,特别是在亲属探亲、移民、教育、就业平等对华人有实实在在的影响方面,华人真的需要实事求实,公平公正,有公益心,能够看清形势而不是为了出个人风头敢于站出来为华人发声的人。同时华人也要更多的参与投票,地区的议员和学区委员的选举。微信真的如同微信用户联合会所说的那样是华人不可缺少的通信工具吗?
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是著名的左派法院了,这个新闻不报其实大家也都知道的,最后会告到最高法,然后最高法通过。
微信也好抖音也好一般都是走这个流程,所以起码得等个大半年才能实施。
爱国的美国公民不会允许这款传播武汉军运会美军投毒阴谋论的支国APP仍然逍遥法外。
曹长青:看美国左派法官怎么疯曹长青按:川普总统下行政命令,出于美国安全考量,对伊朗、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索马里等七国发出入境禁令。这是保护美国人民安全的重要措施之一。因为七国中,有六国没有一个有效的中央政府,索马里曾常年内战,现在的政府也很脆弱,也门的民选政府被伊朗支持的胡塞(伊斯兰势力)叛军推翻。伊朗有中央政府,但却是全球最支持恐怖组织、最反美的毛拉政权。川普总统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对这七国发出暂停入境令(只是三个月),以研究和找出如果鉴别防范这七国入境美国者中有恐怖分子。但这样保护美国人民生命安全的决定,竟被左派有意歪曲诋毁为对穆斯林的宗教歧视。更有西雅图联邦法庭的法官下令,停止执行川普总统的行政命令。美国国土安全部从法律角度,只得服从联邦法官判决,但美国政府正在上诉更高法院,来推翻这个左派法官的判决。为什么美国有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法官?其实美国的左派法官很多,经常做出离谱,甚至荒唐的裁决。我在十多年前写过一篇短文谈这个问题。多年过去了,这种现象毫无改变。这个推翻川普行政命令的法官罗巴特(James Robart),就是典型一例。顺便提一句,这个法官是共和党籍总统小布什2003年提名的,之前他只是个律师,不知为什么被小布什看中(重)。去年罗巴特法官在审理黑人告警察不公案件时,竟自己当庭说那句黑人政客煽情口号“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重要),可想而知他左到何种地步(判案法官应中立,起码不应附和哪一方的口号)。后来小布什总统又提名罗伯茨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并是首席大法官,他裁决支持奥巴马健保),都是他看错人、用错人的案例。有人批评小布什不够聪明,从这两个法官提名上看,确实他很有盲点。川普上台后的用人(之正确),更对照出了小布什的建制派弱点。下面是我那篇文章:】

美国的左派阵营主要有五大块:大学教授群体,主流新闻媒体,好莱坞,律师和法官,工会。其中法官扮演重要的角色,因为法官判案,起着对社会导向的作用。像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出现计票纠纷(主要是佛州),佛州最高法院干预选举,引起全国媒体的激烈争论。最后此案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做出多数裁决,否决了佛州高院的判决。左派人士批评美国最高法院干预选举,说小布什总统不是美国三亿人民选出来的,而是九个大法官裁决出来的。这明显不符合事实,因为美国最高法院没有干预选举,而只是纠正佛州法院对选举的干预。因佛州选举发生计票纠纷后,已被佛州最高民意机构“州议会”做出了决定(小布什在该州胜选),但佛州最高法院(多是倾向民主党的左派法官)却对选举进行干预,做出否定议会决定的裁决。所以此案才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最后以多数赞成,推翻了佛州高院的干预,恢复了佛州议会的决定。

最近,加州要选州长,也发生了法官出于意识形态立场干预选举的事情。“加州选州长,要重演上次总统大选纠纷”,不少媒体的大标题这样说;因为还没选,官司就打上法庭,旧金山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的三名左派法官做出裁决,加州州长选举不可按期进行,理由是有些投票机陈旧、不合格。

一时加州以至全美舆论哗然,有报纸评论说,这是左派法官为了帮助民主党州长戴维斯而做的拖延之计。因为戴维斯就是用这些所谓“不合格”的机器“选”出来的,但那个时候,他们不提机器陈旧,现在要选掉他,就说机器不合格了,这明显是在玩政治,要保护戴维斯不被呼声越来越高的共和党候选人施瓦辛格“终结”。

在舆论呼声下,旧金山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决定召集全部11名法官,重审这个案子,整个庭审是公开的,美国公共电视台C-Span直播,几名法官等公开辩论,最后多数做出裁决,否决了那三名左派法官的裁决,使加州选举能按期进行。

虽然原来的裁决被纠正,但这三名法官的判案,再次反映出美国司法界存在的严重问题。以左派法官占多数的法庭,在判案时往往依据自己的意识形态,而不是法律和常识。很多离奇的裁决,显示美国的法院越来越左倾。

例如去年该庭三名法官的一项裁决就曾引起一场全美风波,因为他们判决学校的“忠诚誓词”(其中有“在上帝之下”这个短词)违宪。当时美国参议院以99对0票通过决议,谴责这项裁决(知名的保守派参院外委会主席赫姆斯因病无法投票,否则就是百分之百。后来这项裁决被该法庭多数法官否决)。而据美国CBS电视台报道,同是这个法庭,却裁决在公立学校宣讲伊斯兰教应受到保护。

《华尔街日报》就此发表题为“第九巡回法庭”的社论说,“旧金山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再次证明它是美国土地上最发疯的法庭。”

该报社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这些左派法官的判案越来越离谱。例如,加州一个刑犯,为了生孩子,要求狱方把他的精子寄给他的妻子。狱方不同意提供这种服务,狱犯就告到法庭,结果这个法庭的三名法官竟裁决那个犯人胜诉。这简直像个电视脱口秀的笑料。当然,后来该庭多数法官重新审理了此案,纠正了这项裁决。

由于这个法院的裁决经常太离谱,在过去10年中,有约75%的裁决后来被美国最高法院纠正,其中三次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一致做出的。

美国的这种左倾法官的离奇判案,不仅在加州,在全美范围也越来越多。像1992年美国著名的案子,当年79岁的老太太史特拉‧利柏克(Stella Liebeck)因自己把刚买来的热咖啡不小心洒在腿上,竟起诉麦当劳店,说他们的咖啡热度太高,造成她皮肤烫伤;最后左派法官竟判她胜诉,裁决麦当劳店赔偿16万美元,惩罚金48万!

后来美国有个团体用这个老太太的名字设立了“史特拉奖”(Stella Awards),每年评选美国最荒唐、离奇的案例。去年评出的有:俄亥俄州的律师沙夫尔在乘坐Delta飞机时,邻座恰好是个大胖子;他随后起诉这家航空公司,说他被迫和这个肥男人紧挨度过2小时,如同强迫“结婚”,索赔9万5千美元。另一案是因多项重罪而服15年刑的犹他州犯人莱斯,声称他信仰“吸血教”(Druidic Vampire),要和女吸血教徒有性关系,并要求狱方必须提供血供他吸,否则就是剥夺他的宗教自由。

去年五月,《华尔街日报》还报道说,旧金山一个240磅的女性被健身俱乐部拒发教练证书,因为俱乐部有身材要求的规定。她到市人权委员会上诉,说“身体歧视”;当时旧金山还有一个案子在审理,是当地芭蕾舞团拒绝了一个女孩的申请,因她长得太矮,太男性化,不符合他们对女芭蕾舞演员身材的要求。结果,那个健身俱乐部怕输官司,和那个240磅的女性“庭外和解”,取消了对体重的要求。

看到这种案子,总是令人吃惊,因为健身俱乐部的教练如果是个大胖子,那谁还相信你这个俱乐部的健身效果呵;看那一身肥肉的“教练”在那气喘吁吁,你还健什么身呢。同样,如果是个矮胖子在台上费劲儿地跳芭蕾舞,那还不如去看日本相扑。

《华尔街日报》对此发表社论说,如果这么发展下去,那下次300磅的男人就可起诉麦当劳,说他们的肥胖是由于汉堡包的味道太好,他们没法拒绝造成的。胖女人也可以起诉好莱坞,说她得不到《漂亮女人》(Pretty Woman)中朱丽娅.罗伯茨那个角色。

这种“政治正确”的做法,在很多法庭越来越流行。例如,几个星期前《纽约时报》报道说,一家麦当劳的女员工因小时患病而脸部生理扭曲、落下严重残疾,因而她被雇用后,一直被安排在后台厨房工作。干了几年后,她提出应提拔她做经理,在遭到拒绝后,就上诉法庭,说是该店“歧视”残疾人。

麦当劳店解释说,确实无法提拔她做经理,不仅因为她的能力不够,还因为如果她当了经理,就得去前台,那么她的严重扭曲的脸部,会把来就餐的孩子们吓坏了,顾客会逃走。

报上刊出了这位女士的脸部照片,确实挺吓人,比雨果《巴黎圣母院》中那个丑陋的敲钟人还令人恐怖。当然,这位女性是不幸的,麦当劳当年能雇用这个人,已经表现出相当的人道情怀;今天不提拔她做前台经理,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人总得有点常识,如果顾客都被吓跑了,那这个店还怎么开下去。但“政治正确”的法庭,又是裁决麦当劳败诉,还要求快餐店赔偿这个残疾人精神损失费。至于那个店是否还能开下去,左派法官就根本不管了。

近年更有不少案例是控告烟草公司。香烟盒子上明明写了吸烟有害健康的警告,但这些烟民仍在吞云喷雾,等到患上肺癌等疾病之后,就状告烟草公司。在左派法官主导下的法庭,很多烟民都胜诉,烟草公司作为市场经济的一部分,又成为被痛恨资本主义的左派们痛宰的对象,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个亿地赔偿,以至大的烟草公司,不得不开始逃离美国。

从那个告麦当劳店咖啡过热的老太太史特拉,到告烟草公司的烟民,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把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推到他人身上,利用美国左派法官的“政治正确”,敲诈商业公司和社会。《纽约时报》8月10日刊出一份纽约市卫生局对艾滋病人的调查结果,在一万名HIV感染者中, 40%承认上次“性活动”中没带保险套,30%说有两个性伙伴,34%承认有三个以上。而这些人却示威游行,抗议政府没给艾滋病药物更多研究款,抱怨社会对他们照顾不够。他们不反省自己的滥交行为,却让别人承担后果,迫使纳税人出更多的钱,来支付他们巨额的医疗费等。

美国的左右派之间的一个重要分歧是,到底个人应不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右翼保守派一向强调的是,个人自律,每个人要对自己负责,由每一个承担自我责任的个人,组成一个健康强大的社会和国家。而左派们则以个人自由的名义,鼓励甚至怂恿个人放纵,要求吸毒合法化等,颠覆很多人类的正向传统价值。而左派大学教授,还有连伊朗和伊拉克都分不清的好莱坞,以及像CNN、《纽约时报》等左派旗舰媒体,则把这种个人放纵美化为“自由”,结果就出现越来越多的像第九巡回法庭那样的左疯法官,通过他们离奇古怪的判案,政治越来越正确,道德越来越低下,结果等于是用法庭的小锤,一点一点地敲碎美国价值的根基。

以前曹长青就点名过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是著名的老左派法院了,民主党大本营
第九巡回法庭肯定最终会驳回。白宫肯定会打到高法,我认为高法会受理,因为这会是前所未有的判例,会出现cyber空间对国家安全的影响评估。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SF死贵但是IT企业不能离开的原因。他们有整个左市,左州,和左巡回法院的保护。我现在有点担心左人移到其他城市会把红州搞左,德州被奥斯丁污染已经很明显了。总加速师如果不继续努力,美国蓝化无可避免。习近平加油!
>>第九巡回法庭肯定最终会驳回。白宫肯定会打到高法,我认为高法会受理,因为这会是前所未有的判例,会出现c...


请问你觉得这个从蓝州逃出来的人把红州搞蓝有解么?
>>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是著名的左派法院了,这个新闻不报其实大家也都知道的,最后会告到最高法,然后最高法...


其实应该鼓励在美支企走法律程序,包括微信抖音阿里甚至加国的孟晚舟

如果川老头说一不二且没有充分解释,这美国跟粪坑国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绝对支持走完所有法律程序,禁的有理有据有节

也算能给坑里的蛆们上一堂普法课
>>请问你觉得这个从蓝州逃出来的人把红州搞蓝有解么?


就像法国最近右转一样,还是要靠同行衬托吧。如果一个国家很和平,对内争取平等权利,对外加以援助,是正常现象。中国除外,弱肉强食文化以及深入人心。
>>请问你觉得这个从蓝州逃出来的人把红州搞蓝有解么?


我觉得保守派人士要加强动员能力。现在传统媒体,社交平台,影视行业全被自由派占领,我们需要更多史泰龙那样的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亲共不反共,抵制抖音微信等害人精!信奉脱支学问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8
  • 浏览: 2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