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文:江主席和胡主席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光时刻

范松忠

提示:本文为科普文,非亲共文,献给来到这个地球上受苦较晚的朋友们,以及气习🐷习。(题目模仿:我和我的祖国)

从邓小平九二南巡开始吧,六四屠杀的阴影逐渐散去,中共国社会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江泽民在位期间,那时候最早有了网络,人们在网上用ICQ聊天,那时候还没有Windows 95。各种绯闻也是层出不穷,也就是那时候,江泽民也就有了蛤蟆的称号吧?

那时候我年纪尚小,政府对我的迫害?这从何说起啊,家里人是告诉了我文革、六四的概况,但我当时相信,未来会更开放,当时也确实是如此。

读小学的时候到处都是江泽民题字,还有朱镕基说的“不搞重复建设”,这些内容没有侵蚀我,相反,中国民众相对而言是更大的敌人,比如假冒伪劣商品,也许大家都会说,这是体制问题,没错,当时没想太多,但,当时人们的迷信,对我造成了极大困扰。实话说,我家门口还贴着挺共的标语,自己印的,为了阻挡迷信分子叫我去烧香拜佛,从他们嘴里,动不动就是“要遭报应”,让我经常扛着中共的大旗做挡箭牌。

在学校里,学校的教材虽然是洗脑的,但从电视剧以及其他方面我还是知道了“共匪”这个词,关于国共内战的内容,当讲到这些内容时,来地球受苦更晚的你,能猜到在班级里如何和同学玩的吗?看到蒋姓同学,我们就叫他蒋匪,他则回应“共匪”,还角色扮演“共军兄弟们,我们要开炮了……”老师如何?老师有一个习惯,只要你铃声一响不再打闹,老师不管下课的时候,我和我同学们都开着玩笑,杀猪拔毛……

讲到元朝时,我自然发明了一句最最印象深刻的句子“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蒙古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后果,有什么后果吗?没有。笑到自然不想笑为止。

接近21世纪,那时候防火墙还没开始,但已经准备中了,街上受到不少法轮功写在钞票上的反共文字,银行里说可以到银行兑换,我心里也没有任何紧张,大大方方的去兑换。

那时候和朋友之间聊,基本都没有问题,哪怕对方是警察,甚至可以更放肆。在我户口地的派出所,很多人办理出国,以及很多手续,办理人员应该也算民警编制,那时候制服是“公安”,大家抱怨体制,都说,能走的都走,甚至崇洋媚外到什么程度?不是最近热炒的逃到越南,而是有一个人被国家电网公派到坦桑尼亚修建电力设施,很多人都羡慕“啊,出国的人!”都到了这种地步。更别说哈日、哈韩、哈美的,哈日会遇到当时的愤青骚扰,哈美没事。

伟大的江主席的领导下,大家都叫他蛤蟆,河边抓到一只癞蛤蟆,就叫它江泽民。小孩子都跟家里人说,今天学校春游/扫墓,抓了很多幼年江泽民(意为抓了很多蝌蚪)。遇到姓宋的女性,我们都叫她“国母”(江泽民传说中的情人),对方也笑了。

那时候我还主动去了解一下,三个代表是什么内容?结果,当时也记得了很久,还经常学学蛤蟆腔,Too Young too simple。

至此,在广电小丑和网信小丑跳出来之前,中共体制没有对我有深刻的迫害,这些基础洗脑,大家都明白的,共军肯定说自己好,国军也说自己好,不算太过分。

后来,不折腾的胡主席,我看他也在折腾,搞十六大时,以及每年六四纪念日,网络就不行了,维基百科和油管有时开,有时封,维基百科中文版经常封,英文版经常能打开,但一搜六四,就撞墙,然后几分钟不能打开,也就是此时,无界和自由门进入了我的生活。

时间越来越接近2008北京奥运会,那时候很多人做着强国梦,没想到是“墙国梦”,我那时候也没想到,感觉上,中国的开放马上要赶上西方国家了,那,我还有移民梦吗?我的答案和别人是不同的,因为中国文化对我的骚扰大于中共当局对我的骚扰,可以举个形象的例子:

我在中共国的街上、大楼、红绿灯、甚至是盲道、这些街上的景物我都感到“亲切”,但唯独对“中国人”,不,他们太迷信。那么,我这么多年来有没有朋友?没有吧?其实有,不仅有,忘年之交非常多,在不到10岁的我就有70岁的朋友,为什么?既然是我自己认识的人,他们不会对我说三道四,我叫他们老王老李,他们叫我小范,我甚至也想平等一会,叫他们叫我老范,这都可以,不存在非要叫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这种问题。因此,我的忘年交是非常多的,只是彼此不会深入对方生活,如果深入了,那么深层次的矛盾就会爆发出来,比如对方的信仰,我就不会去拜什么财神,准备什么农历新年。没兴趣!

随着封网越来越厉害,我基本天天开着无界、自由门,没问题,当时,胡主席封网,我翻墙,他不会来找我麻烦,在外网骂中共都是可以的,因为内部看不到,而在百度88吧、90吧,都知道没有89吧,都有“人民不会忘记”的帖子。当时多么的自由?

我对江主席、胡主席的不满,完全没有达到对中共国屁民的不满,最后促使我离开中共国的,政治原因不到50%,甚至只有不到30%或者更低,这也就是2008奥运会时,我心里想着,中国强大了,我高兴,为什么高兴呢?自豪祖国?当然不是,那样,护照就平起平坐了,也许未来去西方国家签证也就对等了。那时候我真的这么想,不因为什么,因为我喜欢的东西,基本都来自美国和日本,微软、谷歌、索尼、日本动漫,还是NASA、好莱坞等,我爱的东西,基本都是美国的。所以我亲美成了不可逆转、不可抗拒之力。那时候我一点都没兴趣学英文,多累,但我喜欢的东西,中共国和中文世界,无法提供给我。每次一出新的软件,都是英文版,然后是繁体中文版,再中国大陆才会弄“汉化版”。

后来去办护照等证件,去出入境管理局,和派出所,你知道当时我可以多放肆?他们也都知道,有能力,就出去吧,我也和他们聊起,你们体制内的人有铁饭碗,其他我们平头百姓,国外才有公平正义和自由。

你想象现在你能在派出所,当着警察的面对中共体制很不满吗?你还能走出警局吗?

所以啊,感谢江主席胡主席,你们二位一定要活到习小丑被灭的那一天。看看这小丑是什么德行。去年10月1日这厮搞大阅虫的时候,民众发了很多怀念胡锦涛的文章?其实,与我这篇不谋而合,并不是真的怀念,而是相对而言,江胡好得多。

在习小丑称帝改元庆丰之前,我就离开了中共国,之后我的消息也全是来自家人和新闻,我不再了解,也不想了解了,主要是我身份还没安定,安定下来之后,就完全不管我事了。

各位,怀念这里两位“伟人”吗?
23
分享 2020-10-30

70 个评论

这个……只能说真年轻吧。

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更有趣些。学术界和民间都有反思。尼采是畅销书,还有伤痕文学这种类型。80年代国军抗日图书出了很多,到江、胡时代就慢慢开始忌讳了。

在我们年轻时,但觉江泽民又坏又左,朱镕基是又凶又坏又爱骗人。江、胡是典型技术官僚。
>>这个……只能说真年轻吧。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更有趣些。学术界和民间都有反思。尼采是畅销书,还有伤痕文学...


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当然更好,那是中共国最好的时代。当然,因为江胡更近一点,很多人在8~9年前的事情都忘记了。

我年轻时,朱镕基好丑,哈哈。而且我说了,我受到的最大迫害是来自中国民间的迷信力量。
>>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当然更好,那是中共国最好的时代。当然,因为江胡更近一点,很多人在8~9年前的事情都...


经济上,江、朱为祸尤甚。
分税制导致地方卖地财政,房价飞涨至今。医疗、教育产业化,榨骨吸髓。还有大量收费路。如果不是被阿共崽这么压榨,以普通中国人应有的财富,足够产生一个健康的国内市场,经济对外依存度不会这么高。
>>这个……只能说真年轻吧。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更有趣些。学术界和民间都有反思。尼采是畅销书,还有伤痕文学...

敢问贵庚?
>>经济上,江、朱为祸尤甚。分税制导致地方卖地财政,房价飞涨至今。医疗、教育产业化,榨骨吸髓。还有大量收...


下岗潮,是一个问题。

但房价飞涨我觉得完全没关系,我没房,租房价格和收入基本持平上涨,没啥问题。收费路,我也不开四轮车。

主要就是可恨的习名制,呃,当时就有了,还有就是肮脏的安检。
蛤蛤题字飙外语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出洋相。面瘫平平淡淡干完两届走人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无作为。我匪首原无普世的高光时刻。小学文化程度的裆主席硬生生地把前任裆主席的尴尬衬托成高光时刻。修宪终身独裁的元首陛下硬生生地把前任国家主席的懦弱衬托成高光时刻。
>>敢问贵庚?

年近半百。
>>蛤蛤题字飙外语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出洋相。面瘫平平淡淡干完两届走人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无作为。我匪首原无普世...


两个都比小丑好一亿倍。
>>年近半百。


比习小丑年轻一半左右。
共匪抹黑民间信仰是封建迷信,高官背地里信,不让屁民信
>>共匪抹黑民间信仰是封建迷信,高官背地里信,不让屁民信

后半句对,但前半句我无法认可。
“中国人”(指汉迷信人士)用“遭报应”迫害我几十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迷信!因此我是先恨中国,后恨中共。
确实认可江、胡时代!无奈出了个“程咬金”啊!真替中国人民悲哀啊!
嘿嘿,如果不是二百斤,我估计现在还是岁静或改革派。老江那会儿我太小印象不深,只记得那时候社会风气有点乱,家里日子过得也很紧,失业的阴影笼罩着很多家庭。到胡那几年,感觉日子比以前越变越好了。印象比较深的是胡最后几年,动车事件让人觉舆论还是比较开放,三鹿奶粉事件让人觉得社会监督是有效的。十八大那段时间,政治改革甚至都提出来了。总之2010到2012年那段时间,感觉一切都充满希望。

后来嘛,你懂的。至少一开始我被两百斤骗了。我是到2015年才醒悟过来,标志事件是“拆围墙”和2016猴年政治宣传化的春晚。话说你们都是什么时候醒的,因为什么事件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天狼星 观察
>>嘿嘿,如果不是二百斤,我估计现在还是岁静或改革派。老江那会儿我太小印象不深,只记得那时候社会风气有点...


对,如果不是0.1吨,我恨中国人(迷信)远超于恨中共。

我啊,从小,婴儿时期就觉得总是“我国”正确很烦人,很困惑,但如你一样,岁静,无所谓,最最烦人的就是被中国人威胁了几十年的“要遭报应”,所以那时候我“挺共”,打引号的,就是用来抵抗中国迷信。

至于觉醒,我在胡主席在位时就逃出来了,大概就2018年我才知道0.1吨的邪恶吧?因为十多年来我都不看中国新闻,中文网站都甚少使用。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XieXieTiXing 观察
>>确实认可江、胡时代!无奈出了个“程咬金”啊!真替中国人民悲哀啊!


习咬人,还咬了全球所有人(瘟疫)。
儒家的信徒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风评最好的就是胡温了。一提起胡温就想起技术官僚这个词,同样的一提起习毛你能想到的就是独裁这个词。我想了想其实当年我真的觉得统一是没问题的,因为当时的风气其实陆台差不多就谈不上什么其他的东西,更直接点的评论这个时代跟那个时代有什么不同,以前我学习的小学门口展示的是邓小平的图片上面印着发展才是硬道理现在扩建的很豪华,但是门口的放飞未来的雕像却变成了毛泽东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儒家的信徒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风评最好的就是胡温了。一提起胡温就想起技术官僚这个词,同样的一提起习毛你能想到的就是独裁这个词。我想...


嗯,变成习禁评像也不错。黑暗时期的见证。
儒家的信徒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嗯,变成习禁评像也不错。黑暗时期的见证。


他立自己想的胆子是没有的,但是借着立毛泽东思想的旗子搞独裁的胆子是有的,不光有而且还很大
这个全靠习狗的衬托,江朱时期没什么记忆了,胡赵时期没经历过,可能我年轻。胡温时期,那时候觉得国家强大了,一切欣欣向荣,我还没有走上社会,觉得未来可期。网络管制也没现在严重,当时很多墙内违禁的东西百度甚至可以直接搜出来。
后来习二逼上台,网络进一步收紧,经济下滑表现的越来越明显,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个人崇拜,越来越感觉这个国家就和监狱一样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儒家的信徒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 他立自己想的胆子是没有的,但是借着立毛泽东思想的旗子搞独裁的胆子是有的,不光有而且还很大


是的,但是间的推移,比如1~2年,就像2019你没想到今天的党病码吧?也许半年,他就敢了。
>>这个全靠习狗的衬托,江朱时期没什么记忆了,胡赵时期没经历过,可能我年轻。胡温时期,那时候觉得国家强大...


是啊,没有习狗,哪里有江胡的伟大。

当年说不折腾,还折腾出绿霸的胡,被百姓“下有对策”回去之后,就不再折腾了。严格来说,胡=不折腾两次。香港23条也是,折腾一次失败就放弃。
范哥出品、必屬精品、先讚後看!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林肯
>>范哥出品、必屬精品、先讚後看!


感谢,我祖宗是范文程,所以我也是“汉奸”,哈哈。
不怀念,现如今墙国内很多经济、社会问题,如高房价、土地财政、教育医疗产业化等诸多问题就是在江泽民时代种下的,之所以江泽民和朱镕基在90年代末期亲手制造的下岗小洪水没能演变成恶浪滔天是因为在2000年前后克林顿总统及时批准中国加入世贸,导致现在中共尾大不掉就是始自于此。

江泽民时代及其后时代社会氛围和言论相较于现在宽松很多原因只有两个:其一整个90年代和00年代初期,共产党手里掌握的资源和技术手段还不够多。其二:做给美国人看。

还有我觉得老兄你对胡锦涛有点误解,此人绝非想象的那种平庸温和之人。

[b]1989 年初,西藏各地逐渐爆发了要求独立的抗议活动。胡1 月 14 日赴任西藏党委书记,仅仅 3 天后便在一次省部级干部会议中很霸气的说了句:“西藏局势要稳定,西藏的领导班子要团结要稳定,党对西藏的政策要稳定不变”(可见胡从 80 年代就三句话离不开“稳定”)。到了 3 月份,“骚乱”有愈演愈烈之趋势,胡果断行动,将“骚乱”定调,请求中央戒严。之后胡迅速调动武警与戒严部队铁血清场,将事件平息,人称“拉萨之虎”。[/b]

还有一件“小事”也值得一提:在2009年计划推出并且将计划全面于当年7月1日后所有在大陆生产和销售的电脑全面预装绿坝·花季护航网络过滤软件。后因为舆论强烈反对,此事不了了之……

所以说,胡锦涛这个人如果当年就拥有现在习近平所掌握的巨大权力,他走比习近平远的多了,现在墙外的什么“乳包”等网络嘲讽用语就要变成“乳胡”“面瘫”了......
胡锦涛真是算不上伟大,江泽民我觉得不同人的对他的看法肯定不一样,我个人对他的印象是非常好的,当年他和宋祖英的绯闻甚至可以上小道新闻报纸,在普京面前秀俄语那段着实把我震惊到了,我之前就知道他英语非常好,没想到俄语也可以张嘴就来,中共建国70多年的历史上,江泽民的能力真心是冠绝整个中共中央,同样去劝学生回头,他可以现场背诵一段葛底斯堡演讲直接给学生镇回去,赵紫阳就完全没有这个能力

当年上初中的时候被要求背诵毛泽东那些狗屁不通的诗词,给我恶心的不行,无意之中看到江泽民写的登黄山,跟毛泽东那些打油诗一比真是高下立判,对仗工整平仄相合,要意境有意境要文采有文采。但是可惜,即便这么出众的一个人,也敌不过人性,中共这个体制对权力的分配真的可以把人性中贪婪的那部分无限放大,我觉得在一个法制民主的框架下,江泽民跟美国一些优秀的总统对比一定也不遑多让

8964期间他把万里拖在上海导致人大紧急会议开不起来应该是他最大的黑点,这件事有可能邓小平都没有授意,是他主动示好所为,也成了他日后登上主席宝座的一个梯子
>>不怀念,现如今墙国内很多经济、社会问题,如高房价、土地财政、教育医疗产业化等诸多问题就是在江泽民时代...


呃,但辱胡还是可以的,当时还能用QQ发辱胡表情,习匪小心眼多了,胡锦涛至少叫我滚(申请护照无限制,有种别回来)

习匪收护照呢,还闲置资金外流。2015年以前,银联卡每天可以在海外取款1万,一年取款365万现金!还不算刷卡,现在的习匪呢?
>>胡锦涛真是算不上伟大,江泽民我觉得不同人的对他的看法肯定不一样,我个人对他的印象是非常好的,当年他和...

胡锦涛当然算不上伟大,但他是垃圾中的可回收垃圾,可以了吗?对,习小丑是粪坑,而胡最多是……掉进粪坑的铁块,拿出来还能用的。
麦子 黑名单
给楼主点赞了。说实话,如果回到江的时代,网上可以随便说。我可能都不会是反贼。

我和你是一样的,江时代我很自由,拿着那时候大学毕业生的高薪(90年代中期,在北上广深,cs本科一个月可以拿到5K+,我自学了CCNP,瞬间就是7K+,那个时候十几万就能买一套房子),网上指点江山。99年大使馆被炸,我还在雅虎聊天室和一个美国人辩论,这就是阴谋(那个时候上网费多贵,你们这些naive的年轻人是不知道的,我自费啊!)。

胡的时候我就很不开心了,因为删帖封号很厉害(当然比起后面的人就小巫见大巫了),我的第一次封号就是天涯上因为哈尔滨宝马撞死人不偿命的事件。之后越来越厉害,包括网站要实名制备案(当时还禁止个人备案BBS)。 那个时候我已经很不满了,但是因为还有幻想,反正他造孽不多,而且十年后就滚蛋了,一定会有更优秀的人上来的,中国走入正轨了。

等到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我不想多说了。

这么说吧,江时代,我的感觉就是林冲遇到高衙内之前,凭技术吃饭,有漂亮老婆,生活在大城市,物价不贵。很开心,没觉得投票是什么权力(即使10年前去米国的入籍的那些华人都不重视投票权,这是华人劣根性)。

胡的时代,我的感觉就是高球对林冲下手之前(白虎堂之前)的状态。我知道他麻痹的不怀好意,想整老子。但是老子一不偷二不抢,不犯法,我小心点,肯定也能过下去,无非没那么自由了(让老婆别出门了,在家做家务即可)。

18年修宪开始,我彻底进入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状态(没有漂亮老婆被衙内看上,但是我擦他妈的因为微信讲话被“喝茶”过,长达7个多小时,半小时能搞完的东西,他们故意拖时间,就是想折磨你,整夜不睡觉)。只是没他的武力,但是我也做点自己能做的事情。比如多割点粉红的韭菜,换成美金转移到国外。留着过几年出去。让中国的外汇储备一年少一点。尽可能在擦边球的环境下唤醒墙内的浅红或真心无知者(很多人谈不上粉红,是真不知道)--包括也让他们转钱出去,想办法移民。

所以,总加速师这个词不知道谁发明的,但是真的无法更贴切了。因为包子啥的都是恶意绰号,并不能准确地形容他,总加速师却真的无法再合适了。

以上和(第四声)楼主的帖子。看情况,楼主比我略年轻,但是也可能是80后了,应该不是90后,而我是70后

就连我这样的林冲都能被逼反,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到?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给楼主点赞了。说实话,如果回到江的时代,网上可以随便说。我可能都不会是反贼。我和你是一样的,江时代我...

对,说得好!谢谢!

我也和你一样,我那时候最恨的是“汉迷信”,中共往往是帮我的,就比如我家人要是逼我去搞迷信活动,我要是不愿意,去派出所、居委会调解,结果自然是中共帮我,不可能帮迷信势力,你说呢?

胡的时候,是的,我当时戏称胡主席的月经,我们胡主席每年最大的一次月经在5月底,每个月都有其他小月经。这是我常开的一个玩笑。胡主席:“人家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嘛”(指封网)

于是,如文中所说,我离开中国的主因,超过50%甚至80%的理由,就是因为反感“汉迷信”。那也就是说中国即便将来民主了,也不可能是“我国”,因为我不可能认可这种所谓的“文化”。

2018我已经离开了十多年了,习小丑修草纸是我从BBC News推送看到的,没太在意,还有泼墨女孩,我都不关心,2015股灾等,我都是2018年才知道的,因为完全不关心中共国了。

是哦,也许我比你年轻,但我比黄志峰老,不过我有信心,我们一起为习小丑抬棺,跳棺材舞,哈哈哈哈。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不过我有信心,我们一起为习小丑抬棺,跳棺材舞,哈哈哈哈。...


就为了这句话,值得浮一大白。等到那一日,我一定会用自己能买得起的最贵的酒,在家里大醉三天!
你就是完全的利己主义者嘛,你如果是红二代,你还会反共吗?
利己主义者其实没资格反共(或者说反共理由不充足),因为中共就是完全利己(维护既得利益)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就为了这句话,值得浮一大白。等到那一日,我一定会用自己能买得起的最贵的酒,在家里大醉三天!


买美帝的啊,别买给正恩的茅坑酒,中共特色的东西在全球一文不值!

我不饮酒,但我可以破例喝一点,哈哈。😅😅😅
>>你就是完全的利己主义者嘛,你如果是红二代,你还会反共吗?利己主义者其实没资格反共(或者说反共理由不充...


会,我说了也许你不信,如果你愿意看我的解释,你尝试看看。

如果是红二代,的确,铁饭碗,我说我愿意砸了它,那不是心里话,但同时我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中共倒台我会一起倒霉,但为了人类大义,我当然明白民主才是对的。也就是说,如果我自己无法脱身,我会寻求“君主立宪”模式,也就是让中共体面退出历史舞台,这句话耳熟吗?对,就是一些体制内学者说的,他们一定也有民主自由的梦想,同时也不想失去饭碗。

利己主义者其实没资格反共,只对一半。
>>呃,但辱胡还是可以的,当时还能用QQ发辱胡表情,习匪小心眼多了,胡锦涛至少叫我滚(申请护照无限制,有...

老兄,那年代能辱胡是因为胡景涛自身实际地位不高,自身被上海帮/江泽民的人多方面严重架空,截止到薄熙来事件前,胡锦涛实际权力不大,当年社会上就已经有“九龙治水”、“政令不出中南海”这种评论......

至于网络言论自由问题,胡锦涛还是想管控一下的,要不然推出绿坝·花季护航干嘛?不过就是这样,在胡的任内还是基本完成对外网的全方位封闭,谷歌、YouTube、推特大致都是在2010年前后被禁。

在封杀言论自由,收紧墙内舆论政策方面,习近平实际上就是完成了胡锦涛的收尾工作。

至于外汇管控方面,这个确实是习近平个人要付特殊责任。
>>老兄,那年代能辱胡是因为胡景涛自身实际地位不高,自身被上海帮/江泽民的人多方面严重架空,截止到薄熙来...


我喜欢“政令不出中南海”,那时候,胡出绿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时候辱江也可以啊,蛤蟆很有名,怎么没啥问题。我好想念蛤蟆!

绿坝折腾了一次之后,失败,就不折腾了,那时候电子市场的卖家帮助顾客对抗胡匪,今天呢?

为什么今天下面的那些狗如此听习匪的,比如习名制,大数据,不能造假糊弄习匪么?他们为什么如此迫害民众,比如小区出入管理,习匪不可能所有小区都关心,为什么下面的人这么坏!

对,2015之前是放韭菜出去污染世界(用中文统治世界),2015是转折,习匪居然收回了肮脏的拳头。
>>我喜欢“政令不出中南海”,那时候,胡出绿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时候辱江也可以啊,蛤蟆很有名,怎么没...


哎!团派和上海帮的内讧让红二代太子党中的布尔什维克原教旨主义者钻了空子!没办法的事清。

习近平觉得放韭菜污染世界其效费比太高太慢,这不!放武汉病毒搞生物武器超限战不仅将自身责任甩的一干二净还成功污染整个世界,还抢先带毒复工恢复经济,并且成功干扰到美国总统大选,物超所值!现阶段墙内外政治、经济局势是有利于中共/习近平自身利益的。

放毒搞生化超限战这步棋,就事论事,绝了!一下子把局面给盘活了。如果这个奇招是习近平自己想出来的,那就是所有各路大小反贼们的噩梦。
>>哎!团派和上海帮的内讧让红二代太子党中的布尔什维克原教旨主义者钻了空子!没办法的事清。习近平觉得放韭...

可是还是失算了,那么多国家,难道不能带一个密封的盒子,比如非洲比较好甩锅成热带气候的自然病毒,这样和中国至少没有直接关系,否则,谁能忘记“武汉”两个字,只能说明习匪智商真的太低了?

就像为什么杀人要在自己家用自己的枪杀?偷一把,在山里杀,不好吗?
>>可是还是失算了,那么多国家,难道不能带一个密封的盒子,比如非洲比较好甩锅成热带气候的自然病毒,这样和...

这就是事情的可怕之处,明面上已经露馅而且冒着被国际社会追责的风险但习近平还是选择豪赌了一把给全世界投毒,没想到老天不长眼,让他现阶段给赌赢了。
这就不是智商愚蠢的问题,而是丧心病狂的问题。欧洲、美国、日本养虎为患终被虎噬。
从邓小平九二南巡开始吧,六四屠杀的阴影逐渐散去,中共国社会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江泽民在位期间,那时候最早有了网络,人们在网上用ICQ聊天,那时候还没有Windows 95。各种绯闻也是层出不穷,也就是那时候,江泽民也就有了蛤蟆的称号吧?



你这里也说得太夸张了,最早开始可以有互联网至少是在97年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用modem拨号上网,14.4/28.8/56K,拨号上去也只能上电子BBS,我记得最早可以连接到海外的互联网收费应该是4块还是8块一个小时,而ICQ是在96年成立的,至少要到98年以后才传入中国。要知道在dos系统下面上网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不可能没有win95,所以最早的网民一般都是在win95下面上的,不过win95容易崩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微软的windows第一个爆款应该是win98.可以说极少极少的人在dos下去联电子bbs上网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你这里也说得太夸张了,最早开始可以有互联网至少是在97年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用modem拨号上...


看人的,我有些朋友92年就上网了。他们用ICQ,当时连Windows 95都没有,也有用苹果机的。

我自己接触是Windows 98了,关于92年上网,是我在电子市场听朋友讲的,那些人70或60年代的。要不?他们是改革开放最早尝到甜头的人?
>>这就是事情的可怕之处,明面上已经露馅而且冒着被国际社会追责的风险但习近平还是选择豪赌了一把给全世界投...


我一直觉得投毒也要高级一点,密封的盒子坐飞机根本是不检查的,随便叫个人运一个盒子,也不是贩毒,送到一个地方,然后叫另一个不知情的暗杀掉这个人,再派第三个杀手。

这样的话肯定很难查,到一个没啥监控的地方,明明就很好摆脱,为什么偏偏在他们自己的国家武汉,这样怎么可能彻底摆脱嘛!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看人的,我有些朋友92年就上网了。他们用ICQ,当时连Windows 95都没有,也有用苹果机的。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4%BA%92%E8%81%94%E7%BD%91

92年中国都没连接上互联网呢。最早可以用modem直接连bbs,就是直接拨入对方的服务器里面,可以上BBS聊天,但是不是互联网的概念,而且这也是96年以后的事情了。

ICQ在以色列人在1996年发明的
https://zh.wikipedia.org/wiki/ICQ

所以,你认识的那些人,都是吹牛者。哈哈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

我不知道,我应该没记错,确实说的是92年,虽然这句话人家20年前用Windows 2000时跟我说的,但我想我记得,确实说的是用的苹果机,大概是1984那台?他还提了ICQ。

不过我不坚持了,因为我当时也不了解。谢谢。
>>后半句对,但前半句我无法认可。“中国人”(指汉迷信人士)用“遭报应”迫害我几十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


一样。
“先恨中国,后恨中共”。
你我这岁数,对中国、中共的仇恨,用不着习胖子来点燃。
帝國主義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我不知道,我应该没记错,确实说的是92年,虽然这句话人家20年前用Windows 2000时跟我说的...


不用堅持,很多東西查一下就知道也不難,比如一個老糊塗和你説人類1950年就上月球了,他還追看直播,別人和你説是1969,然後你説不堅持我也不瞭解——辯解個屁。
>>我一直觉得投毒也要高级一点,密封的盒子坐飞机根本是不检查的,随便叫个人运一个盒子,也不是贩毒,送到一...

 
哎......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因为列宁主义国家机器老化,习近平还没有杀中共内部任何人所致。更何况对外白区党本来就不归习近平掌控,是习近平的对手和整肃对象。

其实说到底,就是武汉研究所管理不善导致病毒泄漏,本来可以变成中国版切尔诺贝利事故,但中共反应迅速,心生毒计,干脆直接赌一把:一方面哄骗欧美日是流行型感冒,不严重,导致欧美没有引起高度警觉;另一方面故意放人出境,投放毒源于世界各地加速感染;事成之后又开始在墙内各种洗地往所谓境外势力泼脏水,就比如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公然宣称武汉病毒是2019年武汉世界军运会美国人带过来的。更让中共庆幸,到现在并没有第二次八国联军征讨战争罪犯,连赔偿问题提都不怎么提了,重创世界经济同时,还极大影响其他国家政治生态平衡,就比如这次美国大选。

一句话:中共国现阶段确实赌赢了。这点各路反贼们要的重视+正视,中共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弱(至少在操控舆论方面),习近平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蠢。最重要的是欧美社会各阶层政治德行的腐化和堕落也是超过各位反贼们的预期。
中國人管起來的時候是太監,雞賊精明,慘兮兮又規規矩矩的
給他們一點自由的時候個個變成張獻忠,互相禍害

沒有宗教和社區的原子化社會就是這個德性
Apple1984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给楼主点赞了。说实话,如果回到江的时代,网上可以随便说。我可能都不会是反贼。我和你是一样的,江时代我...

你出来了没有?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Apple1984
>>你出来了没有?


还没,不过差不多了,快的话1年,慢的话2、3年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


作为70后的老人,我来说说。大家别吵了。 中国真正有网络是95年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没毕业(快了),我看到大学布告栏里面贴的网址都是.com结束的,我还在纳闷,难道互联网是DOS操作系统吗?都是.com命令行(但是很奇怪的是为啥没有.exe?)?哈哈,96年年底我就开始正式上网了(才知道网是啥东西,telnet到一个bbs上),14.4K的MODEM, 97年就是直接33.6,我们那个地方跳过了28.8. 我从97年开始在四通利方(新浪前身)大展身手,主要是体育沙龙栏目
>>  哎......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因为列宁主义国家机器老化,习近平还没有杀中共内部任何人所致。更何...

说到底中共还是速度快,毕竟吸取了苏联教训,而且汉人奴性地球第一。
>>中國人管起來的時候是太監,雞賊精明,慘兮兮又規規矩矩的給他們一點自由的時候個個變成張獻忠,互相禍害沒...


呃,也不光是宗教,总之就是奴性啊
>>一样。“先恨中国,后恨中共”。你我这岁数,对中国、中共的仇恨,用不着习胖子来点燃。


哈哈哈哈哈,太对了!可恨的汉迷信,烦死人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帝國主義 黑名单
>>不用堅持,很多東西查一下就知道也不難,比如一個老糊塗和你説人類1950年就上月球了,他還追看直播,別...


呃,没事的
>>说到底中共还是速度快,毕竟吸取了苏联教训,而且汉人奴性地球第一。


大概差不多是这样。
江和胡都是邓的化身,而习是毛的化身。不过从这点也可以看出,邓选人的功力了得,而江和胡呢?你两选了个什么东西上台?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mmahuo
>>江和胡都是邓的化身,而习是毛的化身。不过从这点也可以看出,邓选人的功力了得,而江和胡呢?你两选了个什...

嗯啊
毛邓江胡习一脉相承,温水煮青蛙,网络防火墙不是一天建成的。况且江时代的腐败入骨,当时的民怨不见得比现在低
>>毛邓江胡习一脉相承,温水煮青蛙,网络防火墙不是一天建成的。况且江时代的腐败入骨,当时的民怨不见得比现...

但毕竟可以上百度贴吧骂,更别说翻墙了,翻了,蛤蟆都不承认墙的存在,怎么抓?

再者,江如果执政到今天,你觉得会如何?继续腐败啊,会习减一吗?生活比现在好得多!江爱美国,他不会这么恨美国,可能和奥巴马早就达成了免签!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回复 [已注销]
>>年近半百。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回复 [已注销]
>>年近半百。

温馨提示,请尽量避免回答任何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
sousou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作为70后的老人,我来说说。大家别吵了。 中国真正有网络是95年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没毕业(快了),我...


你这个时间合理阿..... 就差不多是这个时间,telnet到bbs其实不算真的互联网,还有文字mud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你这个时间合理阿..... 就差不多是这个时间,telnet到bbs其实不算真的互联网,还有文字mu...


哈哈,你还玩过MUD,我也玩过。当时图片稍微大一点就出不来,我还记得四通利方论坛的黄色背景图慢的时候都出不来。那个时候的浏览器netscape就有个设置,不装载图片。

所以有的时候,不是亲身经历的事情是有问题的,都是凭着印象和猜想。亲身经历过的才知道。 就象有些粉蛆为啥出国了反而支性十足呢?没经历过赵拳。不要多,让他回到10个月前的武汉,只要微博叫救命就铐起来20个小时,第二次寻衅滋事关到大规模感染的山东的监狱里面。不要第三次就明白了。

我痛恨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甚至出国经验很丰富的粉红,他们是恶意粉红(恶意引领舆论)。那些月薪两千的四线小县城的只是无知而已,只是脑残而已。
Apple1984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还没,不过差不多了,快的话1年,慢的话2、3年

Godspeed!
sousou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哈哈,你还玩过MUD,我也玩过。当时图片稍微大一点就出不来,我还记得四通利方论坛的黄色背景图慢的时候...


时代背景有差异的,我觉得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人的感觉和现在是不同的,每个人都为明天的生活而努力,充满了向上的希望,这个是习所说的中国梦,但是现在经济滞后以后,大家发现中国梦都是给特权阶级准备的,梦想就破灭了。习本来这个二代的身份就代表了中国梦的破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而在20年前人们相信的还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时代背景有差异的,我觉得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人的感觉和现在是不同的,每个人都为明天的生活而努力,充满了向...


80年代的时候我还很小,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整个社会蒸蒸日上,大家信心满满。

但是大概从87-89之间,物价飞涨,我就记得我定的作文选价格翻倍还多。89年就发生了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那是中共国历史上第一次为了民主而斗争的事情。但是被残酷镇压后,成人开始噤若寒蝉,我问我爸,发生了什么,他不愿意说(我那时候读初中了)。一个表哥在北京读书,暑假路过我家的时候我问他,他说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上了大学,我们宿舍有个“美分党”,当时说出的话令我吃惊,现在想想,算是给我打开了第一扇窗户吧(此人20年前出国,现在在美国苹果公司工作)。

所以89-92之间中国是很沉闷的,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虽然日人民报90年的社论叫满怀信心迎接九十年代,但是其实的意思就是大家真的没信心,不知道怎么办。一直到92年,邓小平冒着政治体制可能被改变的风险,启动了经济体制改革(对于邓小平来说,当时就2个选择,政治和经济一起变颜色,第二个选择是政治不变经济变)。

92年之后,大概就1、2年的时间,下海的都发财了,去深圳的都发财了。从92-2012这20年真的是中共国最好的20年(89之前的八十年代当然也是非常好,但是政治相对开明,经济上却不行)。日新月异啊。大概20年前上海有个本地的啤酒叫立波啤酒,广告做到了全国很多电视台,展现的就是上海的日新月异,很多人看了流眼泪。

说实话,现在北上广深的经济情况,给我的感觉就是35岁的男人,表面看起来还比较强,也能勃起,但是日暮西山,趋势不会变了。而95-2000年那几年的上海深圳给我的感觉就是20岁的小伙子,梅开二度都算侮辱人,一夜七次郎才是合适的外号。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永不归。
sousou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80年代的时候我还很小,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整个社会蒸蒸日上,大家信心满满。但是大概从87-89之间,...


那45岁的咋办.....只能靠嘴里的舌头了么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麦子 黑名单
>>80年代的时候我还很小,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整个社会蒸蒸日上,大家信心满满。但是大概从87-89之间,...

蛤蟆真好,那时候可以随便出国,出去了连身份证都没收了,太棒了!
麦子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那45岁的咋办.....只能靠嘴里的舌头了么


办法还是很多的,比如可以找一下伟哥,一颗不行两颗肯定可以的。但是吃多了容易心脏有问题,人会休克,当然经济刺激多了也会休克。

还可以用手指捅进去,开始意淫是自己的生殖器--墙国很多韭菜不就在意淫么
中国经济在胡紧掏尾期就停滞不前了,我很清楚2012年那一年很多东西发生了质变。
官方的导向开始怀旧起来了,向后看了。
习匪2013年初一上台,中国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粪坑了。
江湖时代(其实是江时代和胡时代前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期,
哪怕是头猪上台,中国经济依旧迅猛发展。那个时代,评判领导人的标准不是经济是否发展,而是发展了多少,是否留下重大弊端,利益分配是否合理。经济发展是否带动社会进步。
如果江宰民是一个稍微有点儿政治理想的人,那么中国的发展和进步就不止于此。
江时代过后,中国的军事科技文化政治有什么改善吗?
没有,
军事科技停留在六十年代,文化政治止步不前,相反还倒退很多。
腐败爆发,法治废驰,犯罪横行。
这都是江时代比之前坏的地方。
经济在发展,文明却在倒退。
经济发展没有带动社会进步。

我要说的是,江宰民把中国的一手好牌打个稀烂。

黄金期一过,中国有什么改变吗?
除了增加了很多腰缠万贯的红色家族和欺压百姓的技术官僚,还有什么?
社会依旧烂的要命。
政治改革遥遥无期。

胡紧掏也是如此,错过了各种中国再优厚条件下政治改革的机会。

他们两个都是败家主席,
败地是中国的底蕴和潜力。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17
  • 浏览: 1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