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仲敬答美国腐化,中国成功渗透美国的原因与结果

问:现在的中国,强大到足以向世界西方国家强力渗透,达到了不可阻挡和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与世界文明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的。这是因为跨国性的教团和跨国经济团体的失败和削弱所造成的,还是相反的作用所造成的?

刘仲敬:恰好相反,这个明显是罗马秩序造成的结果。
托勒密的埃及什么时候才会到罗马去搞渗透活动?当然是在迦太基、马其顿和安条克已经次第瓦解,罗马的仲裁权在希腊世界已经变得不可抗拒的时候。当迦太基还在、世界的霸主还没有确定的时候,他们是没有必要去贿赂元老院的议员的,因为罗马的权力还非常遥远,
罗马人跟迦太基无论谁赢了,都还不至于越过马其顿和叙利亚打到埃及来,他们没有什么好怕的。等到二流的列强一个接一个倒下,罗马的权力变得无法抵抗,而埃及人要跟努比亚人、利比亚人和以色列的各个小王国打交道的时候,随时都要顾及罗马人的意见。即使是打了胜仗,也有可能被罗马人赶出去。这时他才会感到,埃及人无论在埃及做什么,都赶不上派一群特工、带一箱金银去贿赂一个罗马元老院议员来得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在迦太基战争的时期,埃及人从来不收买罗马元老院的议员,而到了凯撒的时代,埃及人却把国家预算的大部分都用在收买元老院议员和雇佣罗马军团的退役老兵这两件事情上面。
这当然不是埃及强大的标志,而是埃及和罗马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大到了如果不从内部收买罗马、就根本混不下去的地步了。迦太基和马其顿并不想收买罗马元老院的议员,不是因为他们软弱,而是因为他们强大,他们自认为和被认为可以跟罗马决一雌雄。虽然他们打败了,但是他们正像是纳粹德国和苏联一样,虽然失败了,但是在失败以前还是跟美国真刀真枪地打过几仗的。
如果你有能力打赢的话,你就不用去行贿了。你行贿的对象是什么呢?就是你惹不起的人。
如果你自己就是一个处长,你难道会向你手下的科长行贿吗?你可以直接命令他,甚至是强迫科长向你行贿。如果你只是一个科长,那么什么人才是你行贿的对象呢?当然不是跟你同级别的科长,至少也应该是级别比你高的处长才行。你向县太爷行贿,是因为县令可以灭你的门。你不向你的邻居行贿,不向比你更穷的贫下中农行贿,是因为邻居坑不倒你,贫下中农也害不倒你。
你行贿的对象就是有能力害你而你却害不了他的人。这里面的阶级地位是很明显的。如果你有能力战斗或者是你自以为有能力战斗,你就没有必要做这些事情。当然,行贿的一方就是弱者的一方,强者都是要接受别人行贿的。强者有可能因为行贿而变得软弱,但是弱者从来不可能因为行贿而变得强大。
埃及人尽管这样反反复复行贿,最后还是被罗马人吞并了。搞到最后,他们行贿的做法反而成了罗马人吞并他们和消灭他们的理由。他们最大的行贿就是我们知道的埃及艳后,她把国家元首本人都赔了出去,收买了罗马最大的官——凯撒的继承人安东尼。
这在当时的意义就像是,你今天把美国总统本人都收买了。美国还有比总统更大的官吗?
然而她收买成功的结果,却使罗马内部发生了政变,使得屋大维这一派本来没有资格继承凯撒军团的人跳出来说:
“现在安东尼已经代表了腐败势力,要把罗马变得像是东方国家一样腐败而专制,罗马传统的支持者和罗马自由的维护者都要跟我来,跟我发动政变,维护罗马人的真正传统,维护元老院的尊严,把安东尼和埃及艳后一起消灭掉。”
屋大维就是凭着这个号召,才能够得到元老院保守势力的支持,以恢复共和和罗马古风为理由,以打倒东方专制主义的代表为理由,把埃及艳后和安东尼一起消灭掉了。埃及介入罗马党争的结果就是,一旦被他们腐败了的那一个党派在罗马党争中失败,那么胜利的党派就必然连带把埃及一起消灭掉。
例如,如果希拉里或者其他什么政治家真的受到了中国的收买,然后他们被川普或其他敌人揭发出来一败涂地以后,那么中国必然要变成罪魁祸首,附带地也被收拾掉。这都是一样的道理。你如果没有卷进去的话,那么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你卷进去以后,你就会变成被收拾的对象。
从罗马自己的角度来讲,这是罗马腐败的象征。以前罗马跟迦太基打仗的时候,两党的议员虽然各有各的意见分歧,但是他们谁都不是外国的代理人。搞到最后,罗马快要征服埃及、已经征服了大半个世界的时候,罗马的权力已经比迦太基战争的时候要强大得多了,但是元老院内部居然出了一大批受人收买的人。这当然是罗马宪制的腐败。
今天的美国当然已经比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时代要强大得多了,但是居然会出现像“通俄门”这样的事情,或者像最近川普揭发出来的中国黑客攻击这些事情,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说明罗马不再是一个地方性的邦国,罗马的宪法跟世界的权力结构和宪制结构已经不可分割了。全世界的权力斗争都不可避免地要体现于罗马的党派斗争,因为大家都能够看到,
无论你自己打得有多好,只要罗马人说你必须撤退,你就必须撤退。
无论你多么失败,只要罗马人说这些地方是你的,那么你的敌人都非交出来不可。
像帕加马和托勒密这样的国王甚至想到,保卫国家安全和防止自己的子孙后代遭到政治清算的唯一手法,就是在遗嘱中把自己的国土馈赠给元老院和罗马人民。而罗马人经常拒绝他们的馈赠,理由就是,接受了这样的馈赠,这笔easy money会在罗马党争当中产生不利效果,
得到这笔巨大资产的党派会取得不公正的优势,破坏罗马宪法的平衡。
这个逻辑跟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北方的议员坚决反对古巴和拉美各邦加入美国,而南方的议员就很有吞并古巴和拉美一些地区的欲望,理由是相同的。因为拉美普遍是承认奴隶制的,而北方议员是反对南方搞奴隶制的。如果南方把实行奴隶制的古巴或者其他地方拉进了美国,那么在国会当中南方就要占便宜;反过来,把这些地方尽可能踢出去,那就符合北方的利益。
同样,贵匪强力介入、从李文和那个时代开始收买美国政治代理人的结果,必然就是这个样子的。它会使美国内部政争的野火烧到自己头上,会使自己站在失败的党派一边。
为什么你会站在失败的党派一边?因为总有人容易收买,总有人不容易收买,容易受到收买的那一方面必然是比较腐败的那一方面。

例如,屋大维收买不了,安东尼就可以收买。
但是,屋大维和安东尼之间是谁更强大呢?当然是屋大维更强大。
为什么?因为需要埃及黄金来收买的这批罗马人就是厌倦了征战、想要过舒服日子的罗马人,
坚守罗马传统、高喊反对东方腐败的那批人就是跟着凯撒在高卢征战、仍然保持了罗马共和国时期尚武传统的那一部分人。尚武的人跟腐败的人打,那肯定是腐败的人输。
但是如果你本身就是腐败的东方专制国家,你要收买人的话,谁会接受你的贿赂呢?当然是厌倦了征战、想要腐败过好日子的那一批人。能打的人,正如凯撒和他的继承人所说的那样,能够通过征服获得战利品的人,为什么要小里小气地在密室里面接受你那点可怜的贿赂呢?
我可以征服埃及,把你整个吃下来,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拥有铁的人注定要成为拥有黄金的人。你之所以贿赂我,是因为你怕我,但你既然怕我的话,我为什么不能征服你,取得比贿赂更多的战利品?这个悖论是你没有办法逃避的。
你已经落到了非行贿不可的地步,那么愿意接受你贿赂的人就是世界统治者当中比较软弱而腐败的那一部分人,而比较尚武而强大的那一部分早晚会以清算腐败的名义,首先吃掉你过去送掉的贿赂,然后把你自己一起消灭掉,在消灭你的过程中间取得比你付出的贿赂多几倍、大得多的利益,而且还非常理直气壮、名正言顺,以宪法保卫者和罗马清廉正直的平民阶级和罗马军团战士的利益为出发点。
埃及艳后虽然把安东尼服侍得体体帖帖,但是她怎么能够比得上屋大维征服埃及以后用埃及的全部财富来犒赏出身平民的广大罗马战士呢?
得到罗马战士衷心支持的人才能够征服世界,而你没有能力收买所有的公民战士,你只能集中收买几个腐败集团。而那几个腐败集团得到了你的钱,也就得到了在政治斗争中不公正的优势。然后没有得到那些钱的人必然会煽动公民战士出来:你看,你们为国牺牲,到处征战,而这些腐败分子却轻轻松松得到了这么多钱,然后得到这些钱以后还要把你们这些清廉正直、流血牺牲的人得不到的好处分给那些腐败分子,你们能够容忍吗?
如果你是一位英勇善战的、像麦凯恩那样为国家流了血的美国老兵,或者是像小加图那样的罗马老兵,你能容忍像安东尼这种人把罗马战士用鲜血得到的战利品,为了个人的好处和腐败小集团的好处,轻而易举地让给克莱奥帕特拉吗?
当年屋大维反对安东尼和埃及艳后时最有煽动力的动员就是,罗马军团战士自从卢库鲁斯和庞培以来百战经营得到了一些东方属国,仅仅是因为埃及艳后卖了一下色相,就由安东尼慷慨地赠给了埃及艳后的儿女,你们能容忍这些事情吗?
当年格拉古就是因为许诺把这些征服来的土地分配给罗马军团的老兵,才引起了罗马的政争。
现在我屋大维告诉你们,我们要清除东方专制主义的腐败,恢复罗马人骄傲的传统,不能让高贵勇敢的罗马战士在东方腐败的君主面前卑躬屈膝。我们罗马的公民战士见了执政官从来不会下跪,而东方的大官和宰相见了君主都要下跪。你们如果让安东尼当了权,那么我们罗马战士的子孙后代都要像东方人一样奴颜婢膝,你们能够容忍吗?埃及艳后的好处给了安东尼和他的大将,而我打败安东尼以后,从安东尼的财库和埃及的财库里面得到的大量的财宝,会像凯撒的遗嘱一样,分配给每一位军团的老兵,还会捐献给罗马的平民,为他们运来非洲的狮子,给他们看好戏,为他们分发非洲的粮食做成的面包。于是,罗马的平民和罗马的军团战士自然而然要拥护屋大维去打安东尼和埃及艳后了。

中国在今天的罗马——也就是美国搞的那些腐败活动,得到的结果必然就是这样的。
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前线退伍下来的老兵回到自己的家乡,却发现他们的工作机会消失了,他们找不到工作,房租上涨了,因为原有的钢铁厂已经搬到中国或者其他地方去了。
而川普许诺,我们要加高关税,使钢铁厂搬回来,使罗马的公民战士重新得到工作和尊严。请问他们会支持谁呢?一些人把自己的厂家迁到中国境内,赚了很多钱,这些钱一部分肥了中国的腐败官员,一部分肥了美国的全球主义者,永远地离开了美国。他们的工人都是中国的血汗劳工,被中国公安局严密监视着,因此他们不敢向美国的公民战士一样要求很高的福利待遇。只要稍微有一点不轨,进了厂连身份证都被公安局没收了。他们像奴隶一样劳动,因此可以忍受很低的工资,挤掉了那些享有高工资和高福利的美国公民战士。因此,依靠这些血汗劳工和低人权优势多余出来的这些钱,就由中国共产党的腐败官员和投资到中国的美国企业家瓜分了。
然而这些美国企业家得到的仅仅是钱。如果有朝一日美国发生政治冲突,他们能够依靠中国公安局给他们撑腰吗?他们跟中国公安局的那些关系,在美国政坛中就是一个负面因素,像安东尼和克莱奥帕特拉的关系一样,足以使他们受到攻击。
而他们的敌人如果得到那些退伍老兵的支持,一旦发生真正的政治冲突,一旦政治冲突真的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你们这些全球主义者无论从中国的血汗劳工身上赚了多少钱,古老的规则仍然会发挥作用:你们的黄金斗不过公民战士手里面的铁。公民战士会扬起自己的战刀,索取自己的权利。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们准备的,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这样。
最古老、最基本的法则是不可能修改的。你不要玩小聪明,玩小聪明只会害自己。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你已经沦落到只能靠行贿来生存的地步,那就是说,你的铁是不顶用的。你的黄金从哪儿来?只是依靠疯狂地剥削血汗劳工。而血汗劳工既然能够被公安局恐吓,他们当然是不能打的。能打的人能够让公安局把身份证都拿去没收了吗?
你想把美国工人和退伍军人的身份证拿去没收,扣押在警察局里,这是有可能的事情吗?
既然你的劳工不能打,而别人的公民战士能打,那么你在中间耍的这些小聪明,无论经过多少个曲折,最终的结果无非是把你和你的所有财富都作为战利品和俘虏,赠送到能够为自己的权利流血牺牲的公民战士团体手里面。共和国就是武装公民的团体。无论在伯里克利时代、在马基雅维利的时代还是这今天,都没有例外。没有武装的公民团体,就算是名义上叫共和国,也一定是假共和国。中国就是一个假共和国的典范。
它绝不可能依靠什么启蒙知识分子的理论或者是学了什么哪怕是普通法或者其他先进的法律制度,就变得民主了,因为法律永远离不开执行法律的人。普通法的基础,首先就是能够用他们的刀枪指着国王、迫使国王签署大宪章而且必须遵守大宪章的那些封建武士,现在就是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用血来捍卫民主的公民战士。没有这些人,任何法律、任何伟大的思想都是一纸空文。
你没有这些人,你是一个软弱的、腐败的专制政体,你的人民不能打,所以你的统治者才能够花天酒地,欺负人民而得到超额利润。而别人的人民是能打的,所以别人的统治者是不敢花天酒地、不敢欺负人民的。所以,你的统治者必然要变成罗马公民战士团体的俘虏。
这个基本盘是你推不翻的。人民的博弈习惯,改变起来是非常困难的,就算是能够改变的话。最快的速度也需要跨代,怎么说也要两、三代人的时间。所以,你没有这样的时间了。早在你能够改变(如果你还有可能改变)以前,你们早就已经注定要变成罗马老兵的俘虏了。
49
分享 2020-11-06

69 个评论

虽然我以前对阿姨并不感兴趣,但这篇触动了我的心灵
刘老鬼说的被收买的美国高层是谁?这老鬼不是挺拜登吗,啧啧
>>刘老鬼说的被收买的美国高层是谁?这老鬼不是挺拜登吗,啧啧


能说出刘仲敬挺川或者挺拜的人,也就是个费拉水平了
簡單點說就是支那搞的太過火早晚會被核平
中共的战略一直都是这样,从国明党到现在的民主党,而种下的种子已经快要结果了,那就是拜登
关于行贿对象必须远强于自己的这个论点,事实上很多现在蚛蝈行贿的国家都是亚非拉的费拉小国,不过蚛蝈远比美国弱这个事实还是不会改变。

后边讲全球主义者和资产阶级在国家利益面前还是会站在美国一边,对于这个我倒是同意。因为那些收蚛蝈贿赂的小国政客都是可以捞够钱就跑路的,但对于世界第一强国的人来说无论是维护自身利益还是为了保障自身安全他们都没什么理由继续罩着蚛蝈。
>>虽然我以前对阿姨并不感兴趣,但这篇触动了我的心灵

其实能触动我心灵的是他的很刺耳但是真实的结论
>>能说出刘仲敬挺川或者挺拜的人,也就是个费拉水平了

刘老狗只是历史的废渣而已,这种学术的渣滓在历史的长河中数不胜数,噢,我不该说刘老狗挺拜登,我应该说他在痴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刘老狗的废渣粉丝在想什么,拜登上台让中美战争,完成什么狗屁分裂中国的美梦,用你们的人头来担保行不行,看看会不会真的发生,啧啧
刘仲敬在反五毛的话术上是最有效的,但是这次选举和美国对中政策真的关系不大,对美国的欧洲政策有影响,所以最欢天喜地或是难受的不应该是我们这些人。
>>刘仲敬在反五毛的话术上是最有效的,但是这次选举和美国对中政策真的关系不大,对美国的欧洲政策有影响,所...


关系蛮大的,具体可以看看我刚发的帖子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5904《结合阿姨的观点,谈谈我对拜登当选后远东和世界局势发展的看法》
对他(她?)了解不多,不过这答看起来很有意思,感谢分享
托勒密埃及是难逃一死,可是罗马共和国也快没了。
>>托勒密埃及是难逃一死,可是罗马共和国也快没了。


拿川普比喻屋大维那是对罗马帝国的侮辱,目前拜登看起来算是那种无功无过的平庸型。至于他儿子干了那么多坏事没被抓,特权比红二代都恐怖却不能找个上门修硬盘的非要在喝醉酒的时候送到外人手里和川普早已遗忘的lock her up真的有人信吗?
>>托勒密埃及是难逃一死,可是罗马共和国也快没了。

那无所谓,世界秩序总会有维护者
所以台湾要不要考虑一下全民兵役,我觉得巧芯的提议很好的。
>>那无所谓,世界秩序总会有维护者


谁?东罗后裔老毛子?
阿姨能有這麽多人追捧,並發展成姨學及一大批姨粉,我確實不能理解。

我祗看/ 聽到阿姨滿口主義,各國各種歷史事件,諸夏,大洪水,費拉,左右中各派,飛碟等等。。。通通搞在一起,口若懸河,滔滔不绝。

本人常常在想,一個嚴謹做學問的人绝不可能這種搞法(  他從那裹得來的各種結論 ? 匪國 ? )。他對自由世界的理解有多少? 更不要說他那種跟人互動模式,個人感覺,完完全全就是自我感覺良好,活在以自以為是的世界。

姨粉輕噴。
>>所以台湾要不要考虑一下全民兵役,我觉得巧芯的提议很好的。

現代戰爭越來越不需要全民動員,所以有效的軍事體制會更像中世紀由軍事貴族作為社會中堅的時期。以現代來說就是軍事科技與高科技精兵,這些人在台灣需要有更大的政治份量才行。全民兵役現在在台灣還是有但很接近徒具形式,不過,與其加強兵役訓練,我覺得增加國防預算補助軍事科技公司,並且在社會風氣上認同從軍者/組織家庭者以擴大其政治上的影響力更實際。
我觉得刘老师这个理论最大的问题是,你美国公民战士党派选举赢了腐败党派,但还是要受腐败党派制衡,甚至有14亿韭菜做资金,美国根本不存在未被腐蚀的公民战士党派,除非有一天,两个党派的利益都受到中共的共同威胁了,或大多数民众感受到中共的威胁了,才有可能联手对敌
>>托勒密埃及是难逃一死,可是罗马共和国也快没了。


1217大宪章的贵族们敢把刀枪指向大英国王,很重要的一点是当时的大英国王才9岁。而1215大宪章提出的时候,还有两年活头的大英国王是赫赫有名的失地王约翰,还吃了绝罚。
而后来的小亨利长大以后二话不说就拉了大宪章那帮贵族老爷的清单。不过亨三战败了。但由于大贵族们接连战死大宪章逐渐成了废纸。

大英的民主和大宪章的基础还是靠文艺复兴新教传播加上斯图亚特这帮苏格兰来的国王不受待见。还有经过处女王伊丽莎白时代后靠着殖民发大财的新兴资产阶级们。而不是刘姨嘴里的那帮封建武士。
很多人都不知道刘仲敬的思想,其实简单来说吧!那就是贵族自治,贵族精神的自由主义,世界所有民主国家诞生的条件,都得有这方面条件才可能!中国没有贵族精神,早已经被轮回覆灭!

这几年那么多人知道秦到现在都是轮回,分封制和封建是怎么回事,都跟刘仲敬有一定关系,因为很多人不会特意去了解。

我了解是因为以前网络小说看来的,我一直不相信小说里贵族精神都没有的自治领,人们会有朝气?后来看到了左传,明白了什么是贵族精神!

再看看美国各州自治,就能联想到了分封制了
>>1217大宪章的贵族们敢把刀枪指向大英国王,很重要的一点是当时的大英国王才9岁。而1215大宪章提出...


封建贵族只能搞封建制度,可是今天的我们享受的是资本主义制度。贵族封建制只是前身。
>>阿姨能有這麽多人追捧,並發展成姨學及一大批姨粉,我確實不能理解。我祗看/ 聽到阿姨滿口主義,各國各種...
他本来就不是个学者,他是一个意见领袖
可以说说埃及腐化罗马的原因是什么么?换取和平维持统治吗?
>> 他本来就不是个学者,他是一个意见领袖

明白,但當你用這個那個主義,古往今來各種歷史事件,並創造若干詞彙,總要有個說法,來源及根據。他本行是法醫,那些論據從那來的?
现在的问题是,想要长期保持有效的武装公民团体而又不让自己变成斯巴达的话,这支武装力量在各方面的规模都是有上限的,至少是有人数上限的。公民战士愿意流血,是因为共同体的利益与他们自身的利益高度一致,这样的共同体必然不会很大,所能供养的军队也不会很多。

美国陆军有一百万人,想要让这样一支庞大又烧钱的武装力量完全听从位于DC的五角大楼的指挥,同时还要保证各州不会变成对远方的中央俯首帖耳的费拉,这是超过目前技术手段的极限的——目前的技术无法保证加利福尼亚人和新英格兰人利益完全,至少是高度一致,而强制服从则是费拉化的开端。
腐化不会带来进步,或早或晚都会被时间冲走
>>阿姨能有這麽多人追捧,並發展成姨學及一大批姨粉,我確實不能理解。我祗看/ 聽到阿姨滿口主義,各國各種...

可惜啊,费拉的确只适合文昭江峰,连明居正只要说一些国际关系理论,你们这些费拉也要头大了吧。怪不得人家教授时不时就传教一下就算了,真正重要的理论预测都要一篇1000刀以上。
>>拿川普比喻屋大维那是对罗马帝国的侮辱,目前拜登看起来算是那种无功无过的平庸型。至于他儿子干了那么多坏...

你怎么不骂拿两百斤撒格尔包子比附埃及艳后是对她的极其侮辱呢?
>>可惜啊,费拉的确只适合文昭江峰,连明居正只要说一些国际关系理论,你们这些费拉也要头大了吧。怪不得人家...

喜歡就好,我並沒有提及任何名嘴,姨粉好棒棒,回去繼續主義來主義去吧
>>你怎么不骂拿两百斤撒格尔包子比附埃及艳后是对她的极其侮辱呢?


因为我想看川普艹习大大屁眼儿
谁说处长就不行贿科长了?
连科员、清洁工都贿赂呢
不信问问远方的小黑
对好
LowOne 回复 Gold3FatAss 黑名单
>>关于行贿对象必须远强于自己的这个论点,事实上很多现在蚛蝈行贿的国家都是亚非拉的费拉小国,不过蚛蝈远比...


那些小國雖然比中國弱, 但在他們本土卻比中國強無限倍.

你應該用新疆做例子, 中國會不會用錢收買新疆人? 如果你有鐵, 你就不會用黃金. 在非洲這部份, 劉仲敬仍然是對的.
LowOne 回复 Gold3FatAss 黑名单
>>拿川普比喻屋大维那是对罗马帝国的侮辱,目前拜登看起来算是那种无功无过的平庸型。至于他儿子干了那么多坏...


那用為他平反的Tom Cotton之流, 你又如何看待? 沒人說他本人是屋大維, 但利用他名聲和支持的人卻可以是屋大維.
>>阿姨能有這麽多人追捧,並發展成姨學及一大批姨粉,我確實不能理解。我祗看/ 聽到阿姨滿口主義,各國各種...


但諷刺是你反對他的理由完全可以用在你自己身上. 你只是個感覺, 完全是自我感覺良好, 你沒拿出甚麼學問來反對他.
>>我觉得刘老师这个理论最大的问题是,你美国公民战士党派选举赢了腐败党派,但还是要受腐败党派制衡,甚至有...


其實共和黨就是了, 劉仲敬這點看得很好. 如果習近平有共和黨的黑材料, 早在大選前就用了. 沒有人比習近平更想川普下台.

如果沒有拿出來, 就是很大機會貪腐是針對美國民主黨這一方而已
>>1217大宪章的贵族们敢把刀枪指向大英国王,很重要的一点是当时的大英国王才9岁。而1215大宪章提出...


這份由坎特伯雷總教區總主教史蒂芬·朗頓起草的《大憲章》乃封建貴族用來對抗英國國王(主要是針對當時的約翰)權力的封建權利保障協議。 <-- 隨便在維基就找到了. 封建貴族不是封建武士是甚麼? 商人嗎?
>>可以说说埃及腐化罗马的原因是什么么?换取和平维持统治吗?


他內文其實很清楚說了理由, 就是因為埃及完全打不贏羅馬. 所以只能用錢收買羅馬內部的官員和政客來自保
Gold3FatAss 黑名单 回复 LowOne
>>那些小國雖然比中國弱, 但在他們本土卻比中國強無限倍.你應該用新疆做例子, 中國會不會用錢收買新疆人...


蚛蝈还真的一直想通过投资经济建设来收买殖民地的百姓,但是99.9%钱都被贪官吃掉了,现在就直接砸在维稳上不再常识搞什么经济建设
>>谁说处长就不行贿科长了?连科员、清洁工都贿赂呢不信问问远方的小黑

你會賄賂其實是因為你在弱勢. 例如你可以靠命令和權力令對方屈服, 你就不會用錢.
>>但諷刺是你反對他的理由完全可以用在你自己身上. 你只是個感覺, 完全是自我感覺良好, 你沒拿出甚麼學...


對,我真没拿學問來反對他,我拿常識

1) 他本行法醫,醫生行業講求嚴謹及步驟
2)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這麼多歷史事件並加以串連,定性。他張口就来,古今中外
3) 我從沒見過跟人互動是這種模式。人說一分鐘,他口若懸河,全部大詞,各種主義
4) 他縱使天作英材,礦古爍今,有何大作

最後,請看姨粉甚麽回應不同意見者。不遠,就樓上
>>這份由坎特伯雷總教區總主教史蒂芬·朗頓起草的《大憲章》乃封建貴族用來對抗英國國王(主要是針對當時的約...

我的意思是大宪章在封建武士时期根本就没有作用,带头的贵族被拉清单以后就成摆设了。到了16世纪资产阶级崛起大宪章才被重新拿出来,才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你可以接着查查亨三和国内贵族为了这个大宪章打了一辈子,虽然亨三输了,但是几个大贵族病死战死后导致大宪章很快就被束之高阁了。除非出现亨六这种天生脑瘫,稍微强势一点的英王基本都把宪章和贵族议会当个屁。
在今後比較長的歷史中,美國人無論是誰當政都不會打,因為美國在民主制度運行中必然依托經濟好壞為背景,當自己財富積累不夠的時候,怎麼可能開打,除非共匪自己先分裂才肯,否則誰想管這麼多中國難民,中國的土地就很肥沃嗎?另外一個條件是,除非反過頭來,美國準備崩潰,分裂內戰,戰火就會燒向海外,燒到中國領土,那這又是另外一個原因了。實際上,美國正常情況下,依然只會長期圍堵和震懾中國大陸罷了,當然中國也會繼續賄賂各個小國或者美國某些政客以增加聲勢。

現在,擔心美國的問題是國內經濟又因長期不計成本地濫發福利而沉淪下去,非法移民又越來越多,白人人口越來越少,這樣美國的分裂時間表正在加速,只怕被共匪未崩潰前就先拖到美國分裂了。
>>你會賄賂其實是因為你在弱勢. 例如你可以靠命令和權力令對方屈服, 你就不會用錢.

你这个就说不通了
有些弱势
在你的权势范围之外
你想让他们替你跑腿、办事
也得拿钱买
他们就是些底层啊
并不会因为你拿钱收买而变成社会上的强势人员
他还不就是个底层烂仔嘛
老刘聪明是聪明,我也很欣赏,本来可以成大器,但是没用对地方。野路子,不对
LowOne 回复 Gold3FatAss 黑名单
>>蚛蝈还真的一直想通过投资经济建设来收买殖民地的百姓,但是99.9%钱都被贪官吃掉了,现在就直接砸在维...


劉仲敬這個觀察非常合理, 中國就是鞭長莫及才會用錢收買非州小國, 而不是因為它比小國強

貪官能吃小民的錢, 那就是因為這是一群沒有反抗力的公民, 那就是偽公民國, 跟美國並不一樣. 這又是非常好的角度.
>>對,我真没拿學問來反對他,我拿常識1) 他本行法醫,醫生行業講求嚴謹及步驟2)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這麼...


又再次如果你反對他, 你反對他也是張口就來. 至於甚麼主義那些, 我倒沒聽過他愛引用主義, 而你如果搞學術的, 他能不引用他人講的甚麼主義而把事情說得清楚, 是很難能可貴的

你針對他學醫這點, 就有點微妙了, 很多歷史學家都不是歷史學家出身的. 這並不是一個好的論點.

至於關於他沒有作品, 我是覺得很可惜的, 但那是他的選擇.

我其實對這個人近乎一無所知, 但我很欣賞有人可以用另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去解釋和推理事物. 這誠然比人跟隨舊路更容易犯錯, 但同時會不會更值得我們去珍惜他對的地方?
>>我的意思是大宪章在封建武士时期根本就没有作用,带头的贵族被拉清单以后就成摆设了。到了16世纪资产阶级...


你也說病死了........那麼他們還沒病死前, 大憲章還是有效也. 然後皇帝跟他們談判, 那麼他的引述何錯之有?

說到底, 有鐵就有黃金, 因為鐵可以奪取黃金. 你說商人階級的壓力, 那麼你一定說明一下,沒有鐵的保護,資產階級如何保住它的黃金。

這其實都題外,我只是想說他是不是個很令人討厭的人?我直到最近才認識他,但我認為他是個很優秀的歷史學家。
>>又再次如果你反對他, 你反對他也是張口就來. 至於甚麼主義那些, 我倒沒聽過他愛引用主義, 而你如果...


可以啦,喜歡就好。你巳踩我一次,但我绝不踩你,纠缠下去有甚麽意義。再一次,
不是學問,是常識
不是反對,是質疑 ( 用常識)
>>你这个就说不通了有些弱势在你的权势范围之外你想让他们替你跑腿、办事也得拿钱买他们就是些底层啊并不会因...


因為你不能用權勢令他跑腿辦事呀,才會用錢呀。不然為何你會花這個錢?

有些人是底層,但在某種環境下,他們是絕對有著優勢。好像說,老幹部生病了,能不能用權勢一定要醫生醫好自己?而不付分毫醫費?他在病人位置時,他是弱勢的,他必須付錢。不是直接給醫生就是間接令醫院獲益,儘管在社會中,他比醫生高級得多。
>>老刘聪明是聪明,我也很欣赏,本来可以成大器,但是没用对地方。野路子,不对


有著才華的人總是希奇古怪的。我只是敬佩他不走常人路,不用慣常歷史學者的角度去觀察和述說歷史。比起他的錯,我更欣賞他的對。因為不走尋常路得到的對,是很難得的。
>>可以啦,喜歡就好。你巳踩我一次,但我绝不踩你,纠缠下去有甚麽意義。再一次,不是學問,是常識不是反對,...


我只是指出,如果你希望你對他的反對能得到他人的信服,你不能變成你否定的那種人。我是希望了解一下,從歷史學的角度,他的過失是甚麼地方。

另一方面,我可以立刻指出其中一個,那就是他不愛做citation. 但這個人其實蠻隨意的,只能說怪才都是怪人,無法勉強。

他的長處是很傑出的,至少那是我自己的個人意見。
>>對,我真没拿學問來反對他,我拿常識1) 他本行法醫,醫生行業講求嚴謹及步驟2)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這麼...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的原因是一你不肯读书 二你英文法文不够好 三你没他的天赋 如果三点都没有的话还是承认他的强大与正确比较好
一个问题是,中国不是只渗透美国,中国是对西方各国都进行了渗透,难道澳大利亚也是世界霸主?日本也是世界霸主?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的原因是一你不肯读书 二你英文法文不够好 三你没他的天赋 如果三点都没有的话还是承认...

好啦,各大姨粉。最後一次回覆,以示尊重。
我在美讀書,生活中甚少說中文,生性愚昧,沒有常識,不用腦子,可以了吧。
姨粉好棒棒
>>因為你不能用權勢令他跑腿辦事呀,才會用錢呀。不然為何你會花這個錢?有些人是底層,但在某種環境下,他們...

这个有啥好争的?
且不说非洲小国
某些太平洋岛蕞尔小国
你不也得花巨资收买吗?
一个连、甚至一个排就足以灭国的小地方
你能说它强大?

很奇怪
你居然还能跟我争
>>有著才華的人總是希奇古怪的。我只是敬佩他不走常人路,不用慣常歷史學者的角度去觀察和述說歷史。比起他的...

嗯嗯,很好😄
感谢分享,这篇文章看得我心潮澎湃、大受感动
>>这个有啥好争的?且不说非洲小国某些太平洋岛蕞尔小国你不也得花巨资收买吗?一个连、甚至一个排就足以灭国...


那麼反過來問你,如果它不付錢能做得到嗎?派軍隊攻擊一個聯合國國家?是甚麼都做不到才要付錢呀。

它自然可以選擇,例如威脅你不答應我就怎樣怎樣制裁你。但那也是間接地付了錢。當選擇一個國家入口貨物,自然是商人考慮過那是對他最有利的。他被迫選擇另一個來源,自然是有所損失。

我看你還是無法相信內文所指出的重點,那就是用不了鐵才用黃金。你無法相信其實並沒有問題,無需激動,這裡誰人不知你比劉仲敬更有學問?=)
张口一句老狗闭口一个老狗。你又是什么狗?公狗母狗还是粉红狗大一统狗?哈哈哈哈
还有金灿荣,张维为,张召忠。总有一款适合你。
很多反刘的人都是如此,总说他胡说八道,却都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还有金灿荣,张维为,张召忠。总有一款适合你。

適合我?
1) 他本行法醫,醫生行業講求嚴謹及步驟
2)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這麼多歷史事件並加以串連,定性。他張口就来,古今中外
3) 我從沒見過跟人互動是這種模式。人說一分鐘,他口若懸河,全部大詞,各種主義
4) 他縱使天作英材,礦古爍今,有何大作

你真好意思,写出这4点,所谓“常识”啊。。。。哈哈哈哈

你的常识跟我的常识还真不大一样。
——————————————————————————
别不好意思,你都在美读书了,你也好棒棒

你的原话【在美讀書,生活中甚少說中文,生性愚昧,沒有常識,不用腦子】

你也好棒棒,生性愚昧,沒有常識,不用腦子,还能,在美讀書。你真的好棒棒哦。

好棒棒,好棒棒,好棒棒。(重要的夸奖。)
>>1) 他本行法醫,醫生行業講求嚴謹及步驟2) 一般人不可能理解這麼多歷史事件並加以串連,定性。他張口...

哈哈哈哈👍
你要问他,他有没有向位高权重的人行过贿。
他如果没有这种生活经验,你跟他讲不清楚。

中国就是一个假共和国的典范。

它绝不可能依靠什么启蒙知识分子的理论或者是学了什么哪怕是普通法或者其他先进的法律制度,就变得民主了,因为法律永远离不开执行法律的人。

普通法的基础,首先就是能够用他们的刀枪指着国王、迫使国王签署大宪章而且必须遵守大宪章的那些封建武士,现在就是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用血来捍卫民主的公民战士。没有这些人,任何法律、任何伟大的思想都是一纸空文。



刘通篇的【落点】就是这段话。特别是,公民战士,这个概念,他认为,公民战士才是【普通法】(任何法律、任何伟大的思想)的基础。

我看都没有人讨论,还是大家都觉得他说的这段话没错。
自顶,有现实意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