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谴责中共打压香港民主人士 罗冠聪纽时撰文呼吁拜登应以人权为重施压中共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2月3日通过推特谴责香港政府迫害香港民主人士

蓬佩奥表示“美国对香港政府对黎智英、黄之锋、周庭和林朗彥遭受的政治迫害感到震惊。他们为反抗中共对其基本权利的剥夺而进行的斗争,将作为人类精神的见证而载入史册。”他还在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声明中写道,“香港政府对香港勇敢的民主人士进行政治迫害,美国对此感到震惊。利用法院压制和平的不同意见,是专制政权的标志,也再次凸显了中共最害怕的是其本国人民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

“香港历史上得益于一个自由开放的制度,这个制度颂扬了像黎智英、黄之锋、周庭和林朗彥这样市民的和平主张。香港人应该可以自由行使《基本法》、在联合国注册的《中英联合声明》和《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的权利。他们反抗中共剥夺其基本权力的斗争,将成为人类精神的历史见证”。他续指,“美国将继续与我们在世界各地的盟友和伙伴合作,捍卫香港人民和所有在中共高压统治下受苦的人的权利和自由。我们与黎智英、黄之锋、周庭、林朗彥、香港人和所有中国人站在一起。”

这是香港民主派人士黄之峰等人被捕后,川普政府成员首次公开谴责。

美国国会两党议员之前亦纷纷发声支援他们,谴责中共当局。

曾多次为香港争取民主自由诉求的抗议者发声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House Speaker Nancy Pelosi, D-CA)星期三就发表声明表示,这项判决令人发指(appalling)。

“美国国会一直以来以一致的声音捍卫那些被北京压迫的人,并支持香港人的自由、正义和真正的自治,”佩洛西说。在声明最后,佩洛西还呼吁全世界应同声谴责这项不公正的判决,以及北京对香港人民自由的广泛攻击。

曾在去年10月香港爆发争取民主诉求街头抗议活动期间访问香港的霍利参议员(Sen. Josh Hawley, R-MO)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判决结果显示北京非常无耻。

“他们向世界传递的信息是中国根本无意在香港问题上履行条约义务,他们对香港人民的基本自由进行镇压可以完全不受任何惩罚,而且他们打算在任何他们权力所及的范围之内做同样的事,”霍利说,“这是非常无耻的,非常非常厚颜无耻。”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的起草者之一,同时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并兼任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

他在星期三就黄之锋等三人被判刑的消息发表声明说,这项判决提醒了各界香港人的勇气和毅力,同时也点出了香港政府未能信守承诺的事实。

“如果这是香港对待知名的民主活动人士的方式,那国际社会必须密切关注香港如何对待其他数千名还在等待出庭的人,以及那些依据‘国家安全法’被起诉的人,”鲁比奥在声明中说,“我与所有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他们正眼睁睁看着珍惜已久的自由被北京腐败且残酷政权而剥夺。”

星期四是周庭24岁生日,鲁比奥在他的推特上发文附上与周庭等人会面的照片说道:“周庭要在香港监狱里不公正地度过她24岁生日,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残酷。”

“我们与你同在,保持坚强,不要放弃希望,”。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里施参议员(Sen. Jim Risch, R-ID)星期三以书面声明形式对黄之锋、周庭和林朗彦被判刑的消息予以谴责。

里施参议员甚至以“卑鄙可耻”(despicable)来形容判决结果。他在声明中说,“北京对香港的过度干预已导致法治被彻底侵蚀,这三名活动人士及其他人都应该被立即释放,并撤销所有指控。”



参议院外委会首席民主党成员梅嫩德斯参议员(Sen. Bob Menendez, D-NJ)去年曾与包括黄之锋在内等多位香港民主活动人士在华盛顿会面。

梅嫩德斯参议员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称,判决结果是“对正义的嘲弄”。“他是香港公民权利的和平倡导者,世界应该为他们发声反抗这样的结果,”

但只有拜登团队并未表态,黄之峰的“民主战友”罗冠聪和周永康则急切在纽约时报撰文,呼吁拜登应以人权为重心,继续向中共施压。

罗冠聪说,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Joe Biden)政府上任后,应会着重领导其他国家维护民主价值,也会透过多边模式处理国际事务。

罗冠聪呼吁,拜登政府应组成多国联盟,制定策略与措施,以抑制中国或俄罗斯等威权政体影响力。美国也应改变整体策略,把中国从「战略伙伴」的定位转换成「战略威胁」,并与他国共同齐力对抗北京。

此外,罗冠聪表示,许多香港民运人士忧心,拜登政府会希望在公卫、全球暖化与核子扩散等议题上与中国往来,而问题在于该如何确保中国不会把此当成筹码,借此减轻国际社会对北京的施压。

他说,拜登政府预计也会重返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但美方应提出全新改革建议,解决中国利用并把国际组织当魁儡的问题。他也强调,美方应把人权放置在多边谈话核心,而非贸易或其他议题。

谈到同样面对中国威胁的台湾,罗冠聪也呼吁美方未来加强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并确保当台湾面对来自北京的军事恫吓时能够拥有来自盟友的适当支援与支持。

然而直到此篇报道发出之后,拜登乃至他的团队依旧未有任何反应,就如同死一般的寂静,美国朝野都有反馈,我相信他们应该不会没看到吧。。。



这就是口口声声说上台之后计划要成为人权和民主的倡导者,让人权话题再次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柱之一的拜老爷?


就拜老爷目前这表现还敢发话抨击特朗普对付中国的态度软弱: “难怪中国都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现在听起来也是够讽刺的。

平时漂亮话挂在嘴边,一到关键时刻就缩卵。

葵花宝典都让他练得炉火纯青了,这不就一华山岳不群吗?
3
分享 2020-12-04

5 个评论

quora上面曾经有一个问题:如果中国民主了,美国还会继续把中国当作敌对国吗?
这可能是大外宣发的一个问题,目标是固化中美的敌对关系,将原因引向敌对的原因单纯是因为一山难容二虎,这个问题的许多回答者(可是是大外宣的故意回答)认为中美的敌对跟中国是否民主无关,声称即使中国走向民主,美国也一定会把中国当做对手予以打压。
于是,中共对这个问题的解释很简单:美国之所以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纯粹是因为中国的强大已经影响到美国的利益,美国只是借民主之口来打压中共。中国即使民主了,美国一样会找别的借口打压中国。
各位意见如何?
我个人认为,如果中国民主,美国当然还是会把中国当对手,但不可能在意识形态上敌对,双方可能只能在经济的贸易上起冲突。国际社会普遍也不会敌对中国。
>> quora上面曾经有一个问题:如果中国民主了,美国还会继续把中国当作敌对国吗?这可能是大外宣发...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乞題

乞題[1][2](英語:begging the question 或 question begging;拉丁語:petitio principii),又稱竊取論點[3]、乞求論點[4]、丐題[4]等等,是在論證時把不該視為理所當然的命題預設為理所當然,這是一種不當預設的非形式謬誤。

一個例子是「殺人犯也是弱勢,所以有必要保護殺人犯的人權」,但是人們通常不同意殺人犯是弱勢,所以在沒有提供合理解釋的情況下,這樣的宣稱是乞題

美國跟中國的敵對是因為中國沒民主嗎? 好像不是吧.
現在中國的問題, 不是民不民主, 而是擔心他像二戰時的日本德國的對外擴張的野心吧.
>>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乞題乞題[1][2](英語:begging the question 或 ...

对的,中国现在的外交政策,连隐藏都不想了,不得不引起西方国家的担忧。
>>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乞題乞題[1][2](英語:begging the question 或 ...


说得很对
不过以二战的日本和德国作为例子不太适合
应该是担心中共成为像二战以后的苏联,比起发生战争,以自身影响力向全世界兜售他的共产主义思想和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才是更为值得警惕的。
>> quora上面曾经有一个问题:如果中国民主了,美国还会继续把中国当作敌对国吗?这可能是大外宣发...

借用一個支國的比喻:美帝和支國的矛盾屬於敵我矛盾,和歐盟、日本的矛盾屬於人民內部矛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5
  • 浏览: 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