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南京事件)劉仲敬:健全常識與考據學

健全常識和考據學的差別,可以用以下的例子說明。如果韓國人或滿洲人或任何人殺了三十萬,費拉還會罵他們麼?顯然,這是不可能的。費拉會說,難道羅馬人沒有殺耶路撒冷人嗎?我們亞洲人之間的事情,用不著你們指手劃腳。你去看我們剛拍的《英雄》吧,這叫護國護民。這些都沒有发生,說明故事是假的。

整個過程只需要十分鐘,考據至少要查幾星期的資料。論精確度,前者只比後者差百分之十到十五。如果企業家能把成本降低百分之九十以上,售價只需要降低百分之十五,他會拒絕嗎?當然不會。健全常識的健全二字,就體現在性價比上,不計成本地提高精確度,對大多數人並不划算。

根據以上的理論,日本人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擺脫費拉的糾纏。他們只要當真殺三十萬,根據鄧小平的代數學,就能耳根清靜三十年。然後英國人看到紀錄,會認為肯定是筆誤,把三百thousands的thousands刪掉,最後變成殺了三百人。事實上,大多數歷史就是這樣層累形成的。

我小時候不懂事,相信實證主義和追求真相,非常努力地給自己過不去,發現所謂南京大屠殺,跟Chinese百分之九十二點八的歷史一樣,不僅純屬扯淡,而且不是隨機錯誤,而是刑法所謂誣告陷害罪,主觀惡意極其露骨的黑白顛倒,漸漸產生了一種斯大林式的想法。

話說斯大林同志有一次親切接見氣象學家,問他一星期能準確預測幾天下雨。氣象學家回答說,兩天。斯大林同志慈祥地回答說,氣象學家同志,你為什麼不把所有的預測顛倒一下呢?這樣不就可以準確預測五天了麼?

我最後發現,這種方法性價比很高。如果Chinese說什麼,你不動大腦地從反面理解,準確率超過百分之九十,比知識份子的平均水平高出三倍不止。

我最後發現自己走了很大的彎路,因為所有文盲老太婆都知道這一招。知識份子稱之為因人廢言,其實是降低甄別成本的最廉價方式。每一個細節都要考證,相當於每天都去參加陪審團,煩不煩。

健全常識就是要先看人,是什麼人就會做什麼事。如果你確定信息來自費拉,剩下的事情就非常好辦。費拉的行為模式,有規律可循。首先,費拉是誰都惹不起的。其次,費拉從來不能指望公正的待遇。最後,費拉相信自己的話語價值為零。

如果費拉氣勢洶洶地罵誰,此人廉價九成是老好人。因為費拉只要懷疑對方可能還手,就肯定不敢聲張。大多數人和動物都是優先接受提現態度的信息,而不是體現內容的信息。氣勢洶洶地叫別人老爺,比溫柔婉約地叫別人壞蛋危險多了。大多數一般程度的好人遭遇氣勢洶洶地待遇,都會在理解內容以前本能地報復。費拉居然能夠事先把握對方不會放任本能反應,此人一定是近乎強迫症性格的禮貌狂人。除了日本人以外,大概只有玻里尼西亞的某些島國符合這種條件。

費拉公開表示熱愛的對象,通常是他相信有可能傷害自己的人。鑑於費拉是惹不起任何人的,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有能力傷害他,那麼沒有可能傷害他的人,顯然就是通俗意義上的好人。

結論已經很明顯,費拉只愛壞人。費拉相信自己的話不值錢,因此用不值錢的話,購買很值錢的免受傷害權,是很佔便宜的事情。既然讚美的用途在於避免傷害,那麼傷害可能性越大的人就能得到越多的讚美。鑑於所有人都能傷害費拉,傷害可能性大就跟傷害能力關係不大,跟傷害慾望關係極大,也就是說越壞的人越容易得到費拉的讚美。以上的定理比任何學派都可靠,既省時又省力。
6
分享 2020-12-14

1 个评论

穷则共同开发,达则新仇旧狠。
邓时代招商兄弟友好,习时代跋扈战狼出征
我有疫情风月同天,你有疫情鬼子倒霉。
老共党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