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8章 移位】

   上一章 目录

第二天,郑明远收到了来自刘建国的通告,通告指出,综合上级讨论,最后的结论是:使用武汉P4实验室作为研究地点。

当郑明远看到这个消息,他的内心多少是有些崩溃的。他当即给刘建国去了一个电话。

“老刘,上面一定要我们将病毒实验室从北京搬到武汉?”

“是的,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怀疑,这是上面通过慎重决定后才得出的结论!我们所做的就是遵守!”电话那头,刘建国所表现出来的仍是独有的兴奋。

主席在接到申请后认为根据研究小组的通报,病毒的杀伤性太大,北京是权力中心,对安全影响过大,应尽量远离北京,这就相当于把北京排除在了用于研究的地点之外。偏巧这个时候,湖南省省委书记作为在为数不多的几个具备P4实验室的省会,可能有作为研究备选基地的原因,也在当初被通知参加了秘密会议。他急于向主席邀功,私下给主席晓明利害,盛情邀请主席麾下的研究组到武汉来,到时一定鼎立相助。官场上盛传的是省委书记在权斗中失势,面临被主席拿掉风险,因此必须做最后一搏,最不济也得延缓铡刀降在自己脖子上的时间。主席这时又首先为了自己的安全排除北京,这就给了他可趁之机,一再要求将此重任委托给他,并声称出了事情他全权负责,于是才要求将研究组搬到武汉。

以上事实刘建国并不知情,他只是一个奉命办事的人。

“武汉是国内几大省市的交通枢纽,把如此高传染性、高杀伤性的病毒搬到这里,是不是太草率了?”郑明远早在之前同刘建国谈话时,也多次想要提及万一病毒泄露怎么办?反复思考又却又难以下决断,一想到刘建国那家伙提到“安全性”就对自己劈头盖脸一阵数落,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要我说多少次呢?”电话那头的刘建国明显不悦,“我们只是执行上级命令,不需要去考虑就此以外的事情!老郑,你前阵子和我喝酒时不是还抱怨没给你的女儿提供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吗?说是你自己害得让女儿只能去从军,如果你能和我一起登上高峰,怎么还会不愁提供给你女儿一个舒适的享福圈?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该为你女儿多考虑一下!”

“......”

“老郑,还在听吗?————对了,我已经帮你订了晚上飞武汉的机票。你收拾一下,今晚就出发吧。”刘建国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

(实验中心)

“小李,沉住气,手别抖。”郑明远和另一个年纪不大的同事身穿全身防疫服,站在手术台旁边。此刻郑明远正在指点他做一个针对“丧尸”的解剖。

那具丧尸是此前用于实验感染的其中一具,此刻对年纪不大的小李来说,最大的挑战莫过于这个丧尸仍然处于存活状态,虽然他的四肢被几道枷锁束缚在了手术台上,头部和颈部也被绑上了铁链,张口嚎叫的他没法有丁点挣脱束缚的迹象,却单单是在小李字典里有“活着”的概念,便让他难以下手。

小李握着手术刀的手起先还能勉强朝丧尸的躯体靠近,但很快他的脑中就出现了这么一副画面:那个被控制住的丧尸,仿佛变成了一个呻吟的病人,身上束缚他的铁链是白色的医用大被,张着的大口不断地喊着“救我,救我”这两个字。

小李当即丢掉了手术刀,转头掀开手术台的幕帘,打开水池水龙头,一吐为快。

“小李?!你没事吧?”郑明远立刻上前拍着小李的后背。

小李仍在不断地咳嗽。其窘态让郑明远都深深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有十年工作经验的职业法医。

“小李,丧尸,和人是不一样的,它们是已经死亡,但还能走路的一种非生物物体......”郑明远觉得自己的解释其实有点苍白无力。其实,他何尝没有想过,那具丧尸的生前的主人,也许和操刀准备在它身上任人宰割的两位一样,有心情,有家庭,却何以沦落到成为实验品?刘建国告诉他那些丧尸的主人都是犯下累累罪行的死刑犯,郑明远却不觉得会有这么简单,然而他也知道自己即便是追究下去刘建国也不会告诉他实情。

“对不起,对不起。”好半天缓和过来的小李对自己的失态表示抱歉,“我以前是法医,但只解剖过死人,像这样的,我打心里觉得它是活的。”

郑明远叹了口气,将一只手搭在小李的肩膀上:“没关系,我能充分理解你现在的感受。”

小李抬头,用期待的目光望着这个比自己大了约二十岁的研究组副组长:“郑副组长,我是不是很差劲?”

“哪儿的话。”郑明远立马回答:“说实话,我也是头一次见着丧尸这种东西,以前我只在小说和电影里对此略知一二,没想到真正见着时是另一种感受。”

“组长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开除我?”小李坐立不安,“我的儿子还在读中学,要是我丢掉这份工作的话......”

“小李,别胡思乱想了!”郑明远严肃地说:“没有跨不过去的坎,一步一步慢慢来!过来,你来当我助手,我来解剖!”


......

郑明远给刘建国提交了一份报告,里面讲述了这种未知病毒的特性。

    组长同志:

      今日下午我和李元修对一具丧尸样本进行了解剖,目的是为了弄清病毒的特性。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操作和研究,我们对病毒的基本特性有了了解。这种病毒肯定不是天然而是人工合成的,而且具有二次研究的痕迹,这意味着恐怖分子接手的病毒样本,也许并不是第一手,更早之前或许已经被研究过。
      这种病毒有很强的复制能力,即使离开人体,存活力依然很强,我们实验的十几种民用或军用的消毒水,对它无法产生效果。零下30度的温度下,病毒仍有99%的存活率。只有极端的高温和高压才可以让病毒失去活性。
      目前病毒只有血液传播这一种途径,所以既然要执行上级派给的目标,让它具备其他多种传播方式,方可成为武器化之必要条件。

  刘建国给郑明远的回信:
       
      感谢你的贡献。主席同志对我们的项目高度看好,我们必须不遗余力地将新式生化武器研制成功,如果可能的话,半年是最佳的期限,全体小组成员要绷紧神经,开足马力,进行996强度研制,直到任务完成!

下一章
1
分享 2021-01-04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