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所趋与政治正确——混沌时代的暴力同化

已经忘了是何时,这个词开始映入眼帘,「大势所趋」,在限定为一种文化现象的情况下,也可以称作模因污染,或者说使得“亚文化”不再“亚”,但是,如果从万事皆同化的本质来看(也即熵增,这是目前人类认知内该现象的最终体现,也所以从哲学上来看热寂说是正确的,这里不展开细谈),「政治正确」,亦是一种变本加厉的大势所趋,如果说大势所趋的威力还仅仅停留在使圈子劣化而小鬼泛滥的程度,那政治正确的威力——如各位目前所见,左派已经成功用它窃得美国了(墙内的“爱国”,同样是其环境限定下的一种政治正确,土共借此「统一战线」,排除异见,将更多的人同化成他们想要的样子,从而巩固自己的统治)

大势所趋/政治正确/统一战线/党同伐异/道德绑架/人云亦云/猎巫…不管到底用哪个词来描述该现象,它之所以能够造成伤害,就在于其性质是唯一绝对的,容不得任何异议,而在当前环境下无懈可击,因为:主流即正确(所以我个人也很反感一些葱友整天挂在嘴边的「普世价值」,这就是一种潜在的政治正确),那么反过来,为什么像“反共”、“反支”,不会造成政治正确性的伤害,前者是因为土共坚挺依旧,后者则是因为它永远不会为多数人所接纳而成为主流,也即这两者并不具备绝对性(反抗的正当性来源于其对象,当红卫兵们高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时,不再有清政府、军阀、日本人或国民党,那么他们的所谓革命自然也只能是无差别打击一切的纯粹浩劫,土共所谓的反动,从来都只是反共而已,是冠冕堂皇的猎巫借口,正如纳粹反事实的犹太人劣等论,不过是为了清算他们而编篡的罢了)

‌说到这里,相信大部分葱友已经足够理解这件事了,毕竟你葱本质上还是个时政论坛而非ACG站,所以我不太好就亚文化展开大谈特谈,但最后,还是分享一下我的,一点人生经验罢,对泛ACGN圈不了解也没兴趣的葱友可以不看了




认识我头像的都知道这是晓美焰,出自魔法少女小圆,所以不出意料我是个圆厨,但现在看来只能算是自诩的,为什么呢?对魔圆稍有常识的都知道,它是地位仅次于EVA的现象级神作,甚至由此衍生出了圆学,然而今非昔比,如今的魔圆同好圈,乃至整个黑深残烧酒打架类作品的圈子,都已然完全沦为了低级百合萌萌壬的乐园,非但如此,以魔圆的衍生外传手游魔法纪录为代表,受众主体的转变也使得官方将IP侧重逐渐转向百合,变成了大众「喜闻乐见」的样子(没错恕我直言魔纪纯粹就是卖百合的垃圾),一次教科书式的大势所趋,于是乎我等少数忠于圆作的传统爱好者,哪怕仅仅是对百合无感,都要被众百合豚打成老婆党进而大肆讨伐,最终被迫退圈,他们赢了,主流又赢了了,大势所趋又赢了,赢麻了😅(为什么说百合豚低级,纵使作品有着万般的可取之处,音乐、演出、剧情…他们却只认得最浮于表面,最毫无营养的百合)

上述其实也是几年前的事了,但这并不影响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共同点了吗?比如说我原先是一个红脖,对黑穆女同并无好感,但也没啥意见,奈何这帮人非得大搞特搞他们的少数群体政治正确,强迫所有人站到他们一边,不然的话就把你打成纳粹批倒批臭,由此,他们借着政治正确逐渐裹挟绑架了绝大多数人,最终成功反客为主,摇身一变成了主流,而且是不容质疑的绝对主流,只不过区别在于,大势所趋通常只是单纯的圈子劣化,被动或主动,而不像政治正确/统一战线那样,背后实则是左派/土共有目的地在作祟

如果说哪个词能代表眼下这个混沌无比的坏时代,那我一定会选择「大势所趋」,同化现象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宇宙整体呈现熵增,网络的普及将这一现象加速了,虫巢意识般的精神瘟疫在你我身边无声息地疯狂蔓延,待到猛然惊觉,却发现自己已然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这已经不再关乎立场或者利益,而仅仅是:你能在这样的疯狂宇宙中保全「自我」吗?还是说,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自我,一切正如道金斯所言:我们是基因的奴隶,模因的机器,表面看来,反贼在反抗,粉蛆在顺从,实质上可能都只不过是,各自对应部分的基因/模因(程序/脚本)要比其对立面的更占上峰,如是而已
14
分享 2021-01-21

92 个评论

我贴的萌百链接似乎都挂掉了😅,如果有葱友不清楚我文中出现的某些概念,那就烦请自行上萌娘百科键入关键词查看对应词条,谢谢茄子,非常抱歉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 混淆概念再把自己的观点混入进去,就是一篇大外宣。暴力同化,先看是不是,再看为什么。安提法做的事...

弟啊恁看懂了个甚么,就往我头上扣大帽子😅,我这文章才发表了几分钟啊你就回复了,我可是编辑了一个下午的,不过你这倒是很好地诠释了我文中说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帽子一顶先扣上把你批倒批臭,这么热心捧场的吗,那我还真得谢谢恁
我不同意你的标题,现在这个时代远远谈不上同化,美国内部的情况说是严重分裂还差不多。
一伙人抱团排挤打压另一伙人远远算不上同化。
共产主义的打压手段不可能取得成功,只能导致一个整体的失败。
>> 我不同意你的标题,现在这个时代远远谈不上同化,美国内部的情况说是严重分裂还差不多。一伙人抱团排...

别删除啊😅,难得有你这样热情的亲自示范

同化就是熵增,管你什么时代,你吃饭说话本质上也都是同化,远在人类存在之前,以及灭亡之后,宇宙都还在熵增,同化,直到热寂
说点离题万里的话再归结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结论,试图用简单问题复杂化的方式搅混水,这不就是五毛?
1.你圆IP 转向百合的最重要因素难道不是叛逆那一句“是爱啊”,不是什么魔法纪录。

2.请先交代清楚是不是你先跳河豚的脸。政治正确遭人诟病是因为主流群体过于庞大以至于压制了不愿服从者的生存空间,2021年有几个人愿意讨论你圆就不错了,小群体在圈地自萌不主动压制他人的前提下党同伐异我不认为有任何问题。

3.想讨论圆学建议翻一翻老帖,或者自己提出一些有吸引力的观点。否则你应该考虑一下,是不是十年过后该讨论的“有深度”的东西都已经被讨论完了?毕竟一部动画再“有深度”也不值得人们花十年去讨论内涵,而角色(百合)是可以一直演绎的。

4.“那么在这个十字架(指EVA使徒爆炸)中隐藏着什么对宇宙生命以及一切答案的隐喻呢?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gigguk
>> 1.你圆IP 转向百合的最重要因素难道不是叛逆那一句“是爱啊”,不是什么魔法纪录。2.请先交代...

你看似条理清晰还搁这一二三四,实则压根没认真看我说的,也罢,我也逐条回复就是

1.你觉得是那就是罢,升华主旨的东西,到恁这就成了恋情确定是罢😅,说恁百合痴低级可真一点也不冤枉,至于魔纪,它出之前圆圈就已经彻底萌豚化了,我拿它说事不过是因为类似作品几乎都出了以百合为最大卖点的骗氪手游,也就是恁最爱的发糖,当然是否也都有像圆这般偏离原作那是另说的事

2.你又知道我跳脸在先了?我寻思我就一纯粹对剧情音乐设定等感兴趣的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碰瓷恁百合豚啊?然后我也说了,我说的是几年前的事,而不是现在,你没认真看是你的问题

3.你又知道我想讨论圆学了?我寻思我唯一一句有包含圆学一词的是:甚至由此衍生出了圆学,除此之外再无扩展更没表达过想要讨论它的意向,编,就硬编,直接把我编成老婆党得了😅
>> 说点离题万里的话再归结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结论,试图用简单问题复杂化的方式搅混水,这不就是五毛?...

凡是恁看不懂的,就是五毛呗😅,还离题万里,还搅浑水,都叫恁懂完了是罢😅,那我寻思你也得先说说我的题是啥啊?结论是啥啊?水又是啥啊?避而不谈直接定罪,就硬寻衅滋事是罢😅
>> 你看似条理清晰还搁这一二三四,实则压根没认真看我说的,也罢,我也逐条回复就是1.你觉得是那就是...

1.我确实觉得是。虚渊后来的访谈里面明确讲过“是爱啊”以及成魔这一段是新房强行加上去的,不是什么“升华主旨”。另外真正的原教旨主义者是不承认叛逆,只承认tv12集的。
2.我不知道啊,所以能不能请你告诉我是不是你跳脸呢?当然你要是说几年前的是所以你忘了那也行。这可是很关键的,因为政治正确是在主动压迫不服从者的生存空间,你要是主动跳脸那就和政治正确没一点关系了。
3.我又不是上帝,我怎么知道你被人打成老婆党的时候想讨论啥?你要是有意说明就讲清楚,无意就算了。
你圆牛逼之处在于新房虚渊梶浦苍树梅 带来的顶尖水平的人脉、管理、剧本、音乐以及这些人之间的全力配合产生的完成度,可不是什么“百合”。而且我寻思魔法纪录虽然各种意义上都很垃圾,但是也不算dssq,就那古董级UI估计也祸害不了几个人。你要是同意这一段就不用浪费时间回我了。

另外我认为河豚在你国至少在政治上是有正面意义的,你国这种地方需要的是进步主义而不是保守主义。
>> 1.我确实觉得是。虚渊后来的访谈里面明确讲过“是爱啊”以及成魔这一段是新房强行加上去的,不是什...

1.你觉得是,那就是,你有你觉得的自由,我有我觉得的自由,他有他觉得的自由

2.这跟你知不知道没有任何关系,正常人就压根不会这么想,所以更不会上来就如此这般迫真质问,而你之所以会,是因为你是百合豚,自然就觉得一定是我错在先,好比你作为黑人看见黑人被白人警察射杀的新闻,自然就先入为主地觉得一定是这个警察种族歧视而暴力执法,百合豚啊我可见得多了,你大可直接点,像你的同类曾经那样上来就直接把我打成老婆党批判一番,反正这就是你们内心想要的:猎巫,真就这么有意思吗?都猎到品葱来了,你一本正经地迫真质问,口口声声谁跳脸在先,你已经在跳我的脸了你有意识到吗?你上来就这般迫真质问已经是在主动碰瓷我了你知道吗?

另外我再告诉你,我不管你到底是没有认真看还是压根不理解,我上文描述的是:一次「大势所趋」,这是一个过程,不是单次事件,所以懂了吗?即便抛去你碰瓷的性质,你的问题本身也根本无法成立

3.又搁这说些啥啊莫名其妙的?你不是一二三一一对应的吗?这对应了个啥啊?
>> 你圆牛逼之处在于新房虚渊梶浦带来的顶尖水平的人脉、管理、剧本、音乐以及这些人之间的全力配合产生...

怎么又搁这左右横跳起来了😅,那敢问您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精神百合豚?那可真是闻所未闻的新奇物种啊,我是退圈久了不假,但这好歹不至于罢?政治正确跟大势所趋还是有区别的,字面意的白左会维护自己并不隶属的黑穆难民,那正常,不然怎么叫白左圣母呢,但并非百合豚却秉持百合豚的思维模式先入为主地维护百合豚还进行百合豚特有的猎巫?我已经彻底无语了,唯有流汗黄豆以对:差不多得了😅
>> 1.你觉得是,那就是,你有你觉得的自由,我有我觉得的自由,他有他觉得的自由2.这跟你知不知道没...

2.没错本河豚就是在跳你的脸,别说品葱了,在任何一个论坛发文难道还没做好被人跳脸的准备?品葱难道是年轻人的第一款论坛?另外你扯这么多“政治正确”“党同伐异”,考虑在品葱也没什么,但是你搁这又是“神作”又是“低级百合萌萌人”又是“传统圆学家”的,你既然非要碰瓷你圆,那我作为河豚兼前圆厨自然是要跳你脸。

你关于“大势所趋”和“政治正确”的论述,我除了“反支”等几处外没什么好反驳的。所以我不是从头到尾都在说你圆和河豚的事吗?
>> 怎么又搁这左右横跳起来了😅,那敢问您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精神百合豚?那可真是闻所未闻的新奇物种...

就是要左右横跳啊,墙外LGBTQ是政治正确,所以不需要河豚说什么,墙内哪来的LGBTQ政治正确?宁在墙内仗着保守主义风气对着河豚重拳出击,还跑到墙外来借着品葱反政治正确的风气报团取暖要认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东食西宿?
另外是谁给的你跑到品葱来就能得到认同的错觉?难道是你葱最近闹得欢的几位反同人士?那不好意思,我个人认为保守人当中河豚还是很多的,《安达与岛村》的小说和Flowers当年就是几位姨学家给我推荐的,真以为保守主义者人人崆峒?
园圈反动人?习惯于礼崩乐坏就好了嘛 离真老害还差那么点味儿哈
正如窝们的伟大思想家刘阿姨也曾说过的一样现代性本身就内包极权因子 想对抗只能走小国寡民路线
可惜这地儿限制多否则兴许可以弄出个acg反动老害搞基群组
说事就简单直接别东拉西扯,只有五毛才喜欢搞一堆模棱两可的概念出来忽悠人。
>> 2.没错本河豚就是在跳你的脸,别说品葱了,在任何一个论坛发文难道还没做好被人跳脸的准备?品葱难...

我寻思我发的又不是引战文,也没在争议对线区,那我凭什么被碰瓷啊?哦,你是百合豚,那没事了,你搁这逼逼越多,只能越证明我说的是对的,又一个亲自捧场亲自示范的不请自来,完美!

这里是品葱,不是恁的贴吧或群聊,我可不怕,你可劲跳,让一般通过葱友都见识见识,他们没有站你我任何一方的必要,我本来更是没有也不需要寻求任何人的认同,那都是和上面的一狗票莫名其妙一样纯粹你自己编篡臆想出来的,现在又东拼西凑了个“传统圆学家”出来,恁搁这玩积木呢😅,这倒是跟曾经也碰瓷过我的某些百合豚一点不差,恁能不能换点新花样?而我也从来没想在这跟任何人展开讨论魔圆相关,我说过了,我只是拿它的大势所趋举例说明而已——话说回来,但是葱友们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谁是小丑,一目了然
>> 1.你圆IP 转向百合的最重要因素难道不是叛逆那一句“是爱啊”,不是什么魔法纪录。2.请先交代...

顺便给一般通过葱友翻译一下你的行径:我发文斥责黑人打砸抢,你上来就是一句:你是不是种族歧视?什么叫政治正确啊(战术后仰)
>> 说事就简单直接别东拉西扯,只有五毛才喜欢搞一堆模棱两可的概念出来忽悠人。

您可拉倒罢😅,我贴了那么些萌百和维基的链接为的就是怕有人不懂,都送到恁眼前了也不知道看,到头来自己姿势水平不行还要怨别人,您要有意见也行,找克劳修斯、道金斯、音骂圈人以及广大网友去,上文没有一个概念是我现场发明的,要么你就干脆别看,没人逼你,自己啥啥看不懂还要主动跳出来迫真说我五毛,真不嫌丢人啊😅,另外我寻思哪个五毛会管你匪叫土共啊?拜托咱长点脑子行不行😅
>> 园圈反动人?习惯于礼崩乐坏就好了嘛 离真老害还差那么点味儿哈正如窝们的伟大思想家刘阿姨也曾说过...

别,我可不敢自称圆圈壬,您看上面猎巫的百合豚这不光速就来了?人家占主流,也容不得咱,那自然也得按人家来定义不是?所以我都说了嘛,我只能是自诩的
>> 我寻思我发的又不是引战文,也没在争议对线区,那我凭什么被碰瓷啊?哦,你是百合豚,那没事了,你搁...

宁又是“低级白河豚”又是把河豚和黑人打砸抢划等号的,还问宁凭什么被碰瓷?宁开了无敌?

你说你不想讨论你圆,可是文中黑屁你圆以及你圆相关群体的那一段我怎么看着那么长呢?哦,还开局拿头像卖惨。你文章里面摆着这么长一段还“不想讨论”“只是举个例子”,这说服力不太够啊。
>> 宁又是“低级白河豚”又是把河豚和黑人打砸抢划等号的,还问宁凭什么被碰瓷?宁开了无敌?你说你不想...

所以恁也知道黑人打砸抢不对,不是政治正确吗?这会怎么不正确了?到底谁开无敌啊?恁特来碰瓷我之前我除了一个还特意附了解释的低级百合萌萌壬还说啥难听的了?再难听也是恁自己找的,也毕竟戳中痛处了,可恁疯狗给谁看啊,这没人同情恁

提嘴头像到恁这都成了卖惨😅,恁能再编点更乐的出来吗?恁觉得,恁可以随意觉得,我也说了,任何人都有这个自由,但我没说过,那就是没说过,恁再怎么杜撰我也还是没说过,恁尽管按照自己的意淫无限节外生枝迫真解读下去,我都断然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
>> 所以恁也知道黑人打砸抢不对,不是政治正确吗?这会怎么不正确了?到底谁开无敌啊?恁特来碰瓷我之前...

宁一定要把河豚和黑人打砸抢划等号那我也没办法,我只能假设当年河豚们对宁造成了和打砸抢一样巨大的经济或者精神损失。

还我要人同情,宁被人喷退圈了来品葱报团取暖,寻找费拉右派支田耶的认同,怎么就成了“没人同情我”了呢?
同化就是熵增

我不同意
「熵」本來是指的「混沌的程度」,政治正確和同化則是要求「絕對的秩序」,所有人都要遵守一定的秩序行動,這和混沌是相反的
混沌好啊,混沌多好
(」・ω・)」Chaos chaos! (/・ω・)/I wanna chaos! ♪

政治正確和大勢所趨,我覺得還是區別比較大的
政治正確方面,問題在於不夠分裂
兩邊人抱團?本來就是不夠分裂的結果。你們紅脖就是愛歧視,你們黑人就是愛犯罪。要真分裂,要裂到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一個地圖炮都不剩下,那才好。我是一個好紅脖,我是一個好黑人,不要你用你那臉譜化的刻板印象貼我腦門上教我應該怎麽歧視怎麽犯罪
千錯萬錯都是地圖炮和標簽化的錯,如果分裂到每個人都是個體,這個個體是個好紅脖,那個個體是個好黑人,那不就沒事了嗎。政治正確本來就是依賴於標簽存在的,「同性戀CEO」之所以是一個宣傳點,那是因爲他沒脫離「同性戀」這個標簽,「白男主管」也是因爲沒脫離「白男」這個標簽才被罵不平等。你真平等了色盲了,還管他是不是白的?
不過標簽化是人之常情,除非特意抑制否則几乎是本能了。本來白左是自稱反stereotype的,按理來説應該要反標簽化,結果卻是最愛標簽化的一群

而大勢所趨單純是選擇市場的問題吧
因爲百合、腐好賣,所以賣百合、腐。官方知道存在單純愛聼故事的觀衆群,但選擇了比較容易賺大錢的CP宅
很悲哀,我懂,我最喜歡的番劇也是爲了巴結百合宅,好端端的政治+百合+SF番,等了好多年才出第二季居然變成廢物萌宅向了
雖然動漫的話,可能受到賺錢方式的影響,只能選擇做百合生意。畢竟CP厨相比於考察黨,更加願意花錢買周邊嘛。純文學也沒言情小説好賣,正常正常
但我實在想不通爲什麽沒有手機廠商願意服務我這種小手星人了……
>> 我不同意「熵」本來是指的「混沌的程度」,政治正確和同化則是要求「絕對的秩序」,所有人都要遵守一...

熵增的过程就是同化的过程,只不过熵增规定了方向,如果能反过来使熵减,那同样是同化,只不过方向对调,当然你可以称其为被同化或者异化,在明确对象的前提下,但这都不影响进程是同化的本质,热寂说的结局,就是宇宙万物热量归一,不再熵增,不再有同化现象,因为全都同化尽了

分裂到个人,那不就是原子化吗?但关键在于这违背了人类“举一反三”的学习模式,假设我从来没有实际接触过任何红脖或黑人,我要怎么对他们产生认知,区别于他人,靠的就是「刻板印象」,你也说了,贴标签是人之常情,那也只有遏制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使其不足以造成伤害了,保证人们互相看不顺眼的权利,同言论自由一样重要

大势所趋,你说市场选择那是最好听的说法了,且要限定在牵扯盈利的情况下,毕竟像在这个词最初起源的音骂圈,它描述的就是一种单纯的劣币驱除良币从而使圈子劣化的现象,而不牵扯盈利(非要说的话那牵扯流量),“小鬼泛滥”,这在亚文化圈比比皆是,甚至在圈外圈也都是——毕竟模因复制的形式如此,而产生污染是不可避免的,它的关键就在于,成员能够左右乃至重新定义圈子,使其完全变质,所以也是需要十分警惕而努力遏制的现象,虽然在真正的洪流之下没人能够力挽狂澜就是了(悲)

顺便我也讨厌现在清一色的大屏手机,我喜欢单手握持拇指能够覆盖全屏的程度,个人觉得可能这跟智能化以及厂商的内部竞争有关罢,手是人类最重要的工具,需要双手操作的手机真的简直把人变成了机器的奴隶,嘛当然了,话说回来,如今真正奴役人们的并非机器本身
>> 熵增的过程就是同化的过程,只不过熵增规定了方向,如果能反过来使熵减,那同样是同化,只不过方向对...

「保证人们互相看不顺眼的权利,同言论自由一样重要」
怎麽説,互相看不順眼也只能是針對個體的才是合理的應該保證的權利。如果是地圖炮式的看不順眼,那才是政治正確和種族歧視的禍首吧?
原子化我覺得沒什麽不好的。原子之間還是可以互相借電子嘛,可以有連結。每個原子自己決定去哪裏,愛去哪裏去哪裏,愛和誰bonding和誰bonding。沒道理說我是個碳原子我就一定要和碳原子一起玩,我也可以和氧原子一起玩啊?那些貴族氣體懶得和我們這些平民原子bonding就讓他們去,那也是他們自己的事

關於非盈利的劣幣驅逐良幣嘛,其實像高達圈那樣,保持每個圈都是小圈子就比較容易保持高質量,但長期看來還是無能爲力的。新人吸收肯定越來越快,轉化成老鳥的速度如果跟不上就會開始劣化
像動漫常見的討好百合/腐女的做法,我理解是因爲這種人容易掏錢。不過我看不懂的是類似於手機這樣的產品,買也都會買一隻,從來沒人說「手大的人敢花錢」之類的,業者現在卻都放棄小衆市場如小手手機,而都去競爭已經競爭得很激烈的巨大手機。瞄準小衆市場,沒有競爭穩穩賺,不爽嗎?劍走偏鋒避開對手鋒芒難道不是商場上的常識嗎?爲什麽手機業界沒有一個光岡那樣想得開的業者呢(當然其他很多業界也越來越大衆化,但手機是我切膚之痛,現實中我的手小到都不好意思笑川普)
>> 宁一定要把河豚和黑人打砸抢划等号那我也没办法,我只能假设当年河豚们对宁造成了和打砸抢一样巨大的...

性质是一样的,我作如此的类比没有任何不妥,而你正在用你的言行去不断佐证它

我再强调一遍,我说的是几年前的事,跟现在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纯粹是拿它来举例,更所以你认为的“我被喷退圈来品葱抱团取暖”压根就不成立,时效性懂么?

当然了,你既都已经承认你就是来存心找茬的,那我自然是什么都不指望,你愿意继续那随你喜欢,可你就是在嘴仗上赢了我又如何?你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我说的,路过的都看在眼里,跳梁小丑先生/女士/政治正确非二元性别壬,你除了可能的精神胜利还剩下什么呢?当然我连这都没打算给你,所以我劝你还是省省罢,也节约各自的时间,要猎巫,回墙内,去贴吧,去群聊,那才是你们的地盘,你可以赢到麻,哦,猎到最后没巫可猎?嗯,那也还是自己找的,德匹下啊德匹下(笑)
第一次听说圆学。这种猎奇动画还是比较小众
一个小圈子,质量高,要求严格
圈子大了就什么鸟都有了
>> 「保证人们互相看不顺眼的权利,同言论自由一样重要」怎麽説,互相看不順眼也只能是針對個體的才是合...

你提到高达圈,这个就相当有意思了,像这种被开除二籍程度的,本身就过于大众化的圈子,反而不容易被大势所趋,小鬼泛滥,诚然,但它很难使圈子变质,毕竟不就是拼胶嘛,这玩意没什么好说的,纯手工活,无差别吸引任何人群,我也有玩,你说所谓的口模党或者纯动画党,他总还是少的,数量上被可能连动画都压根不看的一般胶佬绝对碾压,也就动摇不了圈子,或者换句话说,高达圈本身就是大势所趋的,开局就已经到头了,所以不能够再被大势所趋

更甚的还有车万圈,本身就是靠二创起家的(当然这并非神主本意,但他默许了),圈内圈再分化更是无比严重而界限分明的,最极端的比如Cookie☆,严格来讲完全独立于车万以及银梦,但论起来它的源头也还在两边(论性质那肯定偏银梦,本来也是银民主动迫害的,但这里确实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而饼民除了有时钓鱼取乐一般也都有不掺和或迫害一般车万人的自觉,甚至还会主动劝退,总之可以算是物极必反罢,但无论如何,即使大势所趋可以避免,小鬼也都会永远存在,每个人在入圈的过程中也都无可避免地会经历这一阶段,当然并非每个人最终也都能成功转变
>> 「保证人们互相看不顺眼的权利,同言论自由一样重要」怎麽説,互相看不順眼也只能是針對個體的才是合...

话说回来,像百合豚之所以对外具有侵略性,是因为它容不得异己,反过来比如他们最深恶痛绝的老婆党,同样是萌豚,除了可能会使某些人感到恶心,此外可以说是人畜无害,甚至还相当包容,老婆党就不会排斥百合(当然这里且不论深层原因),任何圈子,不管哪种人群的占比如何,只要它不极端排外,就可以做到跟其他人融洽相处,这才是ao的,不管你少数多数,如果人人都不排外,那不就世界和平了?当然现实可没有这么漂亮,所以我也才说,要保证互相看不顺眼的权利,要么都能,要么就都不能,而不能单方面能,那就一定会造成伤害,地图炮式的偏见是政治正确形成的根源,诚然,但既然不可能消除它,那就只能像老爹说的:用偏见对付偏见,你能骂我纳粹,我就能骂你黑鬼,你能骂我支那,我就能骂你绿绿,这样大家就又重新平等了,实际上这也还是言论自由的权利
>> 第一次听说圆学。这种猎奇动画还是比较小众

猎奇还行,这个定位就未免浅薄了些,魔女部分的猎奇表现完全是由于剧团狗咖喱特别的美术风格——珂拉琪,于作品整体顶多算是锦上添花的点缀,当然也是一大特色(虽然从艺术上来讲的话可能相当优秀,但这于一般人没多大意义),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猎奇可言了
>> 性质是一样的,我作如此的类比没有任何不妥,而你正在用你的言行去不断佐证它我再强调一遍,我说的是...

那就这样吧,你都“性质一样”了我还能如何?

就只能嘴仗上赢啊,我和河豚们又不会顺着网线把你怎么样,在品葱就更是不能怎么样了,看你打这么多字急的。
>> 那就这样吧,你都“性质一样”了我还能如何?就只能嘴仗上赢啊,我和河豚们又不会顺着网线把你怎么样...

你还能如何?反驳啊?既然我说的不对那指正啊,奈何我说的没错,那你自然是不能如何了,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你来这碰瓷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毕竟我批判的正是你的这种行为,那你自然是不论怎么做,都只能为我佐证给我捧场了(笑)

急不急呢那不取决于字数,而取决于条理是否清晰,你有意碰瓷的初心就已经决定了,你只能胡搅蛮缠,反正随你嘴硬到底罢,我也腻了,恁百合豚翻来覆去也还是那一套,莫得新意
十分同意樓主的許多觀點,尤其是對百合豚的批評

大約八、九前我開始伸入牆內網路觀賞網文後,接觸到變身題材的作品時那群變百黨實在是惡臭不堪,只要是個變嫁作品都必定會看到他們不知疲倦的狗叫狂吠,那怕作者本來並沒有對他們怎麼樣,這群變百小鬼都像是作者殺了他們媽一樣在書評區中進行辱罵與貶低

那怕我當時只是個路人還沒進圈子,都能感受到牠們扭曲是非黑白排除異己的強烈惡意,從而促使我選擇成為一名小眾的變嫁黨,那怕要處在歧視鏈底端也不想與他們為伍

等到後來小粉紅日益壯大後,主動拿他們一觸即碎的玻璃心滿世界亂砸碰瓷然後藉故出征時,我才發現這些粉蛆的作風樣貌不都和當年的變百黨一模一樣嗎?這才了解粉蛆群體中愛支小鬼的主要成份
>> 十分同意樓主的許多觀點,尤其是對百合豚的批評大約八、九前我開始伸入牆內網路觀賞網文後,接觸到變...

谢谢,层主所言极是,这帮人本质上跟红卫兵并无二致,你看楼上这不就有光速碰瓷的来亲自下场示范了吗?虽然这我是真的没有料到,毕竟这是在品葱啊品葱,奈何人家还是来了,那还能怎么样,我说的一点没错呗
续作百合化(从ip经营层面来说)就像女优下马,我不相信是大家想看萌萌百合它才变的,只能是官方放弃了(老虚不写了),或者作品本身挖不出什么深度了,最后蹭流行捞一把。百合的池子这么大,丢下去还浮得上来吗?
相比EVA的衍生产品就多了,但是什么新作都不会把ip往死路上逼。

ps前半段看得我头疼,虽然不是acg论坛,但是我好像也只能聊acg了(笑
>> 续作百合化(从ip经营层面来说)就像女优下马,我不相信是大家想看萌萌百合它才变的,只能是官方放...

老虚于魔圆本篇诚然是,可以说是最关键的决定性因素了,事实上我很怀疑有生之年的本篇续是否能够较好收尾,目前来看,K团已经散了,C团也换人了,这已经是很大的变数了,拖得越久,变数只会越多,也就越难善终,像魔纪这种手游本来也纯属做来骗氪圈钱的,那倒并无所谓(事实上单从游戏品质上来讲魔纪并无问题),但本篇如果虎头蛇尾,那无疑得砸牌子,嘛当然了,终归是商业作,强求不来的,本来续也是强续,而续烂的也已经司空见惯了,魔圆即便就叛逆完结,甚至也能看作是某种开放性结局

至于百合,如果就橘里橘气那种硬百合谈大势所趋,那自然纯属我吃饱了撑着脑抽找茬,被骂活该,但魔圆只是轻百/含有百合元素,还如此有深度可挖,还是黑深残烧酒打架系的开山鼻祖,公认的神作,如果它都谈不上大势所趋,那就没有谁能了,事实上,如果将其设定上的烧酒限定换掉,换成比如男女皆可,那就不存在什么百合了不是,所以说百合于魔圆只是巧合,只是附带品而已,众所周知老虚是以龙骑为原型创作的魔圆,那是不是以相同的眼光来看龙骑就是耽美了呢?所以说百合豚无脑就无脑在这
>> 续作百合化(从ip经营层面来说)就像女优下马,我不相信是大家想看萌萌百合它才变的,只能是官方放...

EVA再不济还能卖胶,有的是人买账,甚至还能反复炒冷饭,事实上如果资金充裕的话我也会考虑买个比如前一阵出的初号机RG来玩,即便我其实压根没看过EVA,魔圆是断然没有这种即便是非厨也可能买账的周边可出的,那最后自然也只剩下迎合萌豚出手游卖百合圈钱了
>> 话说回来,像百合豚之所以对外具有侵略性,是因为它容不得异己,反过来比如他们最深恶痛绝的老婆党,...

百合厨,by definition,就一定是有侵略性的了,不然不厨
人人不排外可和世界和平沒關係,哪怕原子之間也有互相看不順眼、互斥的呢。要是我因爲你動到我蛋糕就要打你,那我就那麽説就是了,不應該以討伐動我蛋糕的納粹黑鬼的名義去打,就應該就蛋糕論蛋糕的打。所有除了我的人都是外,那就沒什麽好同胞不同胞的了,就沒有地圖炮
當然現實裏有的人,自我意識薄弱需要依賴團體才能維持認同的,就只能靠發明團體和碰瓷團體了
互駡雖然平等了,但這不能對付偏見,只能加强偏見。你敢駡我黑鬼?果然你們納粹就是可恨,就是歧視我們,納粹法西斯亡我之心不死啊……
以團體爲單位的對立就不是一件好事,地圖炮會打到無辜的人,如果失控的話真的可能納粹化

PS我以爲說高達圈指的是類似於種子圈、00圈、元祖圈這樣以作品分類的……因爲高達這個大IP下不同作品的粉絲圈氣氛也都不一樣
廚就是這樣,反廚也是一樣

樓主可以思考一下是否與他們做了一樣的事?

更何況廢萌、百合有時候是作者不得不妥協



先說百合,你肯定知道獨角獸

迎合獨角獸被反獨角獸團體罵翻,不迎合則相反

那麼怎麼妥協?

答案是把男人去掉

去掉了男人的純潔就是真純潔,十年前的女性恐怖主義變成宅男主流文化,實在有趣



再說說廢萌

跟上述一樣,有鬥爭就有立場,有立場就有鬥爭

沒又深度的廢萌,去掉了立場與鬥爭

哪怕極左極右都能做在一起看,難道不好嗎?




所以,一切都是供需法則,主流作品走向可以看出消費群體的思想

宅男費拉不堪,僅此而已
>> 廚就是這樣,反廚也是一樣樓主可以思考一下是否與他們做了一樣的事?更何況廢萌、百合有時候是作者不...

我自然有反制,却也从未像百合豚那样主动进行猎巫——我可没当过红卫兵,不要把我跟他们相提并论,无论行为性质,还是恶劣程度,那都完全是两个级别的

我不知道你说的独角兽是指什么,作品名吗?我只知道高达独角兽,别的没听说过

废萌,它之所以为我诟病是因为没有营养,我没有否认大众娱乐,或者说奶头乐存在的必要性,但如果说明明是像魔圆这般有深度可挖的作品,其受众的关注点却都集中在没有营养的废萌百合上,那绝对是坏文明,也绝对会导致大势所趋,最终造成圈子劣化,如果这样的现象多了,那最终会只剩下废萌作品,一如游戏的日渐社交化使得传统单机3A日薄西山,或许有些人对此没意见,因为他们从来也都只认得奶头乐,但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一个只有奶头乐的世界?那还是去死的比较好(别跟我讲去看书,商业化是一码事,作品形式/载体的改变/增加不是其失去严肃意义的理由)

什么是主流思想,没有思想即是主流思想,大众永远是盲目的,奶头乐是非严肃作品的工作,甚至都不必是作品,严肃作品的意义在于警世,更承载了人类文明的精神财富,是我们独特的价值,真正的瑰宝,难道我们应该纵容消费主义让世间只剩奶头乐可产,而让严肃作品成为永久的过去式吗?
>> 百合厨,by definition,就一定是有侵略性的了,不然不厨人人不排外可和世界和平沒關係...

厨其实早就没有什么贬义了,现在都用来自称,甚至也失去自黑意味了,纯属爱好者的代名词

我以为你指的整个泛高达圈,当然可以按作品来细分,不过那我就不太了解了,本身看过的少,早也不在任何圈子混迹了,虽然直到现在也还偶尔因为买胶会加一些商家的胶群,所以也会偶尔瞥上一两眼,一般不出意外的话,几乎全是粉蛆(笑)
>> 你还能如何?反驳啊?既然我说的不对那指正啊,奈何我说的没错,那你自然是不能如何了,俗话说事实胜...

谁主张谁举证,你直接“性质一样”然后拿我当论据就完事了?你是不是还指望我为了你这一句话专门花一下午举证证明河豚的温和性?当然你要是认为我实质上对你造成了和黑人打砸抢一样巨大的损失,那我就只能感到荣幸了。

你可以随意决定你的标准。
>> 谁主张谁举证,你直接“性质一样”然后拿我当论据就完事了?你是不是还指望我为了你这一句话专门花一...

那恁可真有够温和的啊,温和到主动来碰瓷了是罢😅

还别说,我还真见过温和的萌豚,但那是人老婆党,恁最深恶痛绝的老婆党,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主动排斥百合豚的老婆党,且正相反,人家不像恁,还能够包容百合,高下立判,奈何恁非得觉得人家恶心,脏恁的眼,满世界追着人家猎巫,最终演变成无差别打击一切非百合豚,也即波及到我这种一般爱好者的程度,试问恁没打砸抢那谁有打砸抢啊?恁不是红卫兵那谁是红卫兵啊?还温和,这真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
楼主你在说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我看不懂呢。
>> 谁主张谁举证,你直接“性质一样”然后拿我当论据就完事了?你是不是还指望我为了你这一句话专门花一...

恁平日当然可以装温和,但也就骗骗不明真相的一般群众,哪天某个倒霉鬼不小心触了恁的G点,恁咬人疯狗的原形就毕露力,像我,还有楼上一位台湾葱友可是见识过的,对恁的真实嘴脸一清二楚,嘛不过,你在我这也没怎么遮掩嘛,虽然可以看出已经有所克制了,毕竟这是在品葱,恁还要点脸,要换成恁的贴吧或群聊,那场面早就没法看力
>> 楼主你在说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我看不懂呢。

没啥高深的,就是说大势所趋跟政治正确本质上是一回事,顺带夹了点个人私货而已
>> 那恁可真有够温和的啊,温和到主动来碰瓷了是罢😅还别说,我还真见过温和的萌豚,但那是人老婆党,...

我见过你定义中的温和派河豚和温和派萌豚。所以呢?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我和他们能好好聊Boy meets girl和百合片的演出剧情作画,可是你明明在正文里表明了你只对演出剧情作画感兴趣,我关于“新房梶浦”那段你就来一句“左右横跳”。那我就只能确定:你不想在这里讨论你圆相关的任何东西,你就是来攻击河豚的。

我不关心老婆党怎么样,不要跑到300之类的地方跳脸就行。
>> 恁平日当然可以装温和,但也就骗骗不明真相的一般群众,哪天某个倒霉鬼不小心触了恁的G点,恁咬人疯...

我只是对你回复我的内容作出回应而已,我不认为有什么可以联想到“咬人疯狗”的地方。另外,我回复你的内容里面应该没有把你形容成狗或者其他非人化的比喻,有的话请指出。“河豚”也只是自称而已。

“台湾葱友”指的是什么?而且你为什么这么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我认为来品葱就应该少在乎一些这种事。
楼主不必太悲观。生物的定义是什么?依我看来生物就是任何可以在局部减熵的一种组织。把文化当成一种生物的话,你只是在目睹一个老朽生物的腐蚀和死亡罢了。但是一个生物的死亡不到表整个种族的灭绝,会有别的充满活力的文化再次出现的。
我想说的是,你说增熵是“大势所趋”,并认为随着熵的增加秩序不会再存在;而我不这样认为,因为在广阔的混沌之中,总是存在着聚集着的,渺小的秩序,他们使周围的混沌更加混沌,使宇宙的混沌总量增加,但是自己却不被混沌吞噬,反而更加秩序。这就是被称为生物的存在,而我们就是它的一种。
>> 我自然有反制,却也从未像百合豚那样主动进行猎巫——我可没当过红卫兵,不要把我跟他们相提并论,无...

獨角獸同喜歡純潔而得名,但表現方式激進,會把不是處的殺掉

嚴肅的去看西劇,那裡比較多元

廢萌是眾宅男淺意識的投影,除非宅男再次被歧視
>> 獨角獸同喜歡純潔而得名,但表現方式激進,會把不是處的殺掉嚴肅的去看西劇,那裡比較多元廢萌是眾宅...

我听过独角兽是纯洁兽的说法,但我不知道还存在什么相关的争议,这种东西大抵就只是单纯的传说而已罢

欧美剧集我也不是没看过,那跟日系纸片动画完全是两种东西,就是欧美系动画那也还是跟日系动画是两码事,我不觉得这之间有多少可比性可言

废萌自然是趋势,是本意上的大势所趋,但它并不是全部,也不应该成为全部
>> 楼主不必太悲观。生物的定义是什么?依我看来生物就是任何可以在局部减熵的一种组织。把文化当成一种...

谢谢,层主大概是目前为止最理解本文的了,我知道,生命本身就是某种局部的,暂时的逆熵体,从宏观角度来看,即便不足以改变宇宙热寂的终局,也仍然具有积极意义

大坍缩认为,宇宙可能会周而复始,不断经历死亡重生,而热寂说则没有显示这种趋势,但我不认为这就意味着,不存在其他目前人类未知的机制能够使宇宙重生,或者重置,新生,总之再来亿次,即便它永远不会再是之前的同一个宇宙
>> 我见过你定义中的温和派河豚和温和派萌豚。所以呢?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我和他们能好好聊Boy m...

哦,你跟别人能好好聊,但搁我这就得碰瓷,我跟你有仇是罢😅

台湾葱友指什么?所以都说了是楼上的一位啊,你理解能力有问题吗?自己去看啊,顺便人家批判地可比我露骨多了

现在又开始装温和装理性了,还挑我用词的刺,我告诉你,趁早省省,你都已经承认你就是来故意找茬的了,在此基础上再说啥都没用

另外我再送你一个词:百合痴,这才是对你们最为精准的定义,我朋友发明的,人家比我退圈更早,也比我更早认清你们的真面目,我以前也真有够蠢的,竟然还试图去“感化”你们,因为我以为,你们只是奶头乐吃得太多被灌傻了,才会不懂得去欣赏真正高雅的东西,然而我错了,错得离谱,认真的剧情分析所收获的只是一句缺德?你们竟然认为我是在鞭尸?是什么所谓的扭曲厨?凡此种种,终于让我逐渐明白,你我本就不是同路人,也毕竟确实,我本来就是冲着黑深残来的,而你们则是冲着百合来的,从来都压根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
>> 哦,你跟别人能好好聊,但搁我这就得碰瓷,我跟你有仇是罢😅台湾葱友指什么?所以都说了是楼上的一...

“我本来就是冲着黑深残来的,而你们则是冲着百合来的,从来都压根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不是音乐演出剧情吗?怎么就一转黑深残了呢?

“不懂得去欣赏真正高雅的东西”,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作为前圆厨我随便猜一下吧:狗咖喱剧团的设计细节?剧情上“熵增”问题以及孵化者对人类历史的影响?系构上12集塑造5个人物的效率论?整体上剧情几乎完全闭环没有无用剧情的完成度?如果是这一类的东西的话那我再重复一遍:在2014年以前这些基本上就讨论完了,像是《To the stats》(https://www.fanfiction.net/s/7406866/1/To-the-Stars)这样的同人文甚至已经对熵增等问题作了比较有趣的演绎。其他人不想理你大概只是因为他们已经见过类似的论点罢了。确实在你圆刚出来的那两年乃至好几年内是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但是你圆没有夸张到需要讨论十年剧情的地步,顺带一提EVA也没有这么夸张。

edit:啊等等,你这受到的待遇有点惨啊。“鞭尸”“扭曲厨”有点过分了。毕竟小圆先辈的官漫都这么多年了,对蓝黄的迫害也已经常态化了,我寻思你圆的主流社区没这么激进吧?我姑且还是同情你一下吧(笑)
我原先是一个红脖,对黑穆女同并无好感,但也没啥意见,奈何这帮人非得大搞特搞他们的少数群体政治正确,强迫所有人站到他们一边,不然的话就把你打成纳粹批倒批臭

此句甚為不解,既然無甚交集,有有誰會逼你表態?
>> “我本来就是冲着黑深残来的,而你们则是冲着百合来的,从来都压根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不是音乐演...

我寻思黑深残跟音乐演出剧情不矛盾罢?何为黑深残啊?黑暗,深刻,残酷,那体现在什么上面?剧情,怎么就迫真一转了呢?别搁这瞎用词,这只能从侧面说明恁压根没理解这些东西,也毕竟恁是百合豚,豚是啥啊?萌豚,萌二,约等于没脑子的代名词

那合着前人讨论过就不允许后人再讨论了呗?再说我从来都没提过任何具体时间,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讨论的?我到底得怎么说你才能不再张口就“讨论十年”?我上面已经强调过两遍:我说的是曾经的事,我还不止一次说过我早就退圈了,你还搁这十年,那我只能认为你要么压根不好好看人说话——这你已经反复证明过了,不然你也不会再特意问遍台湾葱友是啥,要么理解能力低下,要么两者都
>> “我本来就是冲着黑深残来的,而你们则是冲着百合来的,从来都压根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不是音乐演...

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讨论早在小圆先辈之前,早在魔纪出之前,你还要十年就十年去罢,你非要无视时间戳把一切都强行拉到现在,然后以此为前提谈那我也莫得办法
>> 此句甚為不解,既然無甚交集,有有誰會逼你表態?

层主是不知何为政治正确,以及它近年来在西方如何肆虐造成伤害的吗?那就麻烦自行了解一下先,谢谢茄子
>> 我寻思黑深残跟音乐演出剧情不矛盾罢?何为黑深残啊?黑暗,深刻,残酷,那体现在什么上面?剧情,怎...

是的是的,本豚理解不了世界的黑暗深刻残酷,所以本河豚在你圆和结城友奈之后类似题材就只看光之美少女,以至于只能看未来李可度日,没办法品尝《育成计划》《特殊战》这样同题材跟风黑深残作品,真是不幸呜呜呜。

那我只能表示遗憾咯,毕竟我在你圆刚出来那段时间讨论这些剧情的时候就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啊。
>> 层主是不知何为政治正确,以及它近年来在西方如何肆虐造成伤害的吗?那就麻烦自行了解一下先,谢谢茄...

我知道何謂政治正確,而且我是認可政治正確卻是有其意義的,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我並未感受到政治正確對我一個普通人的壓迫。所以我好奇,政治正確究竟是怎麼找到一個red neck身上的。
>> 是的是的,本豚理解不了世界的黑暗深刻残酷,所以本河豚在你圆和结城友奈之后类似题材就只看光之美少...

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正如我没见过你所谓的温和百合豚——假设其确实存在,但我们各自的经验都是固定的,所以谁也不能说服谁,当然我本来也不想,你爱怎么觉得什么如何那都请便,于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 我知道何謂政治正確,而且我是認可政治正確卻是有其意義的,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我並未感受到政治正...

我也没活在西方,但现在的政治正确早就是逼你站队了,就拿最近川普的事说罢:第一个只能批评不能支持的总统,谁支持谁就是种族主义,就是纳粹,就可以因此被亲友举报,被公司解雇从而失业,它只是没伤到你而已,而对于像我,墙内反贼,却也有着墙内环境限定的同位替代品:“爱国”,来逼我站队,只不过目前它还没有像西方的政治正确那样蔓延至线下而已
>> 我知道何謂政治正確,而且我是認可政治正確卻是有其意義的,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我並未感受到政治正...

你都可以翻一翻品葱看看,前两天就有个葱友分享自己跟一个左派美国华人的聊天经历的,就因为楼主表示支持川普,分分钟就被对方拉黑了,像这,就是现在的政治正确
>> 是的是的,本豚理解不了世界的黑暗深刻残酷,所以本河豚在你圆和结城友奈之后类似题材就只看光之美少...

有一点恁倒是没说错,魔圆之后的黑深残烧酒打架,确实也基本都是些跟风卖惨的而已,黑够黑,残也够残,就是不深,也毕竟魔圆是无心插柳出来的神作,也所以这些圈子最终都会为你等萌豚所充斥,更所以我绝对不会拿魔圆以外的作品说事,本来也算不上多可惜嘛

还有,一日为萌豚,终生是萌豚,大势所趋诚然是一个过程,但什么人那就是什么人,变的是人员构成,不是人本身,正如以前跪舔马爸爸跟如今痛骂资本家的压根不是同一批人,恁百合豚不论何时占少数或多数,本质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势力大了自然也就嚣张起来了,曾经的唯唯诺诺表面温和,不过是自身势弱的不得已罢了,但现在可算扬眉吐气了啊,毕竟都出征到品葱来了,我哭哭,河豚终于鼓起来力!
>> 我也没活在西方,但现在的政治正确早就是逼你站队了,就拿最近川普的事说罢:第一个只能批评不能支持...

誰告訴你會被逼站隊的。。。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除非和他人進行交際,這得看你的交際能力,就像一個極端反同的人去向同性戀宣揚反同是自討苦吃一樣,美國連Ken Ham這種人都能正常生活,只是不被主流社會認可而已。
就我所知,投給川普有7000多萬人,表達其對川普的支持就會被解雇這是不現實也不符合實情的。
而且大選期間支持trump的條幅也不少,掛在院子裡沒人會關心的。
至於後面的情況,多發生在國會衝擊之後,自己作的,這已經是衝擊美國民主體質,激起民怨也不能怪別人了。
美國的政治正確最多只能算主流意識,只要不在這個圈子裡政治正確奈何不了任何人,但是中國的愛國意識形態可不是這樣,它在中國甚至是法律內容,例如憲法規定的“有業務維護祖國榮譽”。
>> 你都可以翻一翻品葱看看,前两天就有个葱友分享自己跟一个左派美国华人的聊天经历的,就因为楼主表示...

請給我直接指個路吧,品從帖子有點多。。。
>> 誰告訴你會被逼站隊的。。。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除非和他人進行交際,這得看你的交際能力...

你要非走极端说我可以完全关起门来过自己的那我也不好说什么

因为支持川普被解雇的新闻,也不是我报道的,如果你觉得有假,那麻烦自己去考证,我一来懒得考证,二来也没有手段,三来这除了稍显魔幻之外并不反常识,即使我不能出墙,像谷歌改掉黑名单一词,使命召唤冷战主角可选非二元性别,这种程度的变化我还是知道,也切实能感受的到的

总之如果你执意认为,政治正确在西方并没有造成伤害,甚至它还是一种真正的进步,或者诸如此类,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本文也不适合你,对于我并不了解的东西我一向比较谨慎,但常识程度,以及理论上的东西,那我还是很确信我足够有数,且不失偏颇的,所以还是那句话:铁拳只是没砸到你而已,这不代表它不存在,也当然或许你是它的受益者,暂时

不好意思,路我真没法指,细节我一点没记住,也没在那回复,也就两三天前的帖子罢,你要真想看多翻几页应该就有了
>> 誰告訴你會被逼站隊的。。。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除非和他人進行交際,這得看你的交際能力...

另外我告诉你,墙国压根不是法治国家,所以无论宪法上写了什么那都不重要,同样犯事,判轻判重,甚至能否免罪,都要取决于你是谁,认识谁,以及反过来你的对手是谁,这是个拼爹的纯关系社会,而土共若是想搞你那更不用真去依照法律,一个万能的寻衅滋事口袋罪分分钟随便抓人,再次强调,墙国是纯关系社会,不要被它表面上有法律给蒙蔽了,那二十四字里还有民主和自由呢(笑)
>> 你要非走极端说我可以完全关起门来过自己的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因为支持川普被解雇的新闻,也不是我报道...

美國當然有因為支持川普被解雇的人了,如果一個trump supporter跑去非常endorse democratic的企業就職,那樣的後果怎麼樣你自己應該能想得到,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一些trump supporter总是喜欢说投给川普的有7000万,就应该明白美国社会怎么可能孤立得了7000万的人,更何况里头有一大堆劳动力。
反倒這種情況在黑人身上很嚴重,就是employment discrimination.針對trump supporter,在沒有表明政治立場之下他們多数是作為majority ethnic被看待的,但肤色作为参考依据直接就能看出来整体对黑人的压迫,The Fair Employment Council of Greater Washington曾经的实验就表明,黑人在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获得面试机会比白人低22%。
我支持political correctness并不代表它do no harm.它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是客观存在的,而且它也会造成冤假错案,比如me too里就有女性依靠自己的identity来指控男性牟利,但你也不能说这个运动就退步了,美国的进步来源于此,如非如此,美国社会怎么能重视性骚扰呢?
political correctness是美国社会矛盾的一个阀门,它压制住了美国黑白矛盾,性别矛盾很长时间了,这是一条起码可以和平改革的路线,如果冲破它,你可以看到antifa这类极端革命主义和proud boy这类极端保守主义的冲突是怎样充满暴力色彩的。几乎每年charlotte的大街上都能看到这两边人的腥风血雨,在否定它之前先想想如果没有它,现实会怎么吧。
我当然是它的受益者,我本身是gay,而且身为亚裔我本身就是受到其益处的人,而且我认识的女性也有受益于abortion-rights的,否则她男人把人骗到手玩了一转就跑了,留下本身就不富裕的她,带一个孩子更是雪上加霜,还不如堕了好。
那我再找找吧。
>> 另外我告诉你,墙国压根不是法治国家,所以无论宪法上写了什么那都不重要,同样犯事,判轻判重,甚至...


这一点我认可啊,中国确实不是法治国家,但它的法律不是无用而是行政当局选择性执法,这取决于党的风向和人脉。
而且中国公检法是受政法委书记领导的,这个机构体现了中国是行政司法一体的国家,加上CCP领导的铁律,中国是行政司法立法三权合一的国家也不为过。
>> 美國當然有因為支持川普被解雇的人了,如果一個trump supporter跑去非常endors...

这种头就不能开你明白吗,一旦开了,往后就一定会有更变本加厉的东西,政治正确就是这样步步蚕食的

关于像黑人这种少数族裔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建立其自治区于所有人才是最好的做法,同理穆斯林,当然这是另谈的事

比如设立中性厕所这种事,你能管它叫进步吗?潜在的实际危害要远大于表面的积极意义,且不提若真要全面普及,那也是个劳民伤财的大工程,像这种就是典型的为了正确而正确,我上面提到的谷歌和使命召唤也是一样,前者是向粉蛆式的辱华碰瓷玻璃心妥协,后者,是角色自定义不假,可你扮演的是个冷战时期的苏联特工啊,女人已经够可以了,还非二元性别,这不就离谱?

你光说美国,再比如欧洲,难民问题,政治正确使得警察都不敢对他们正常进行执法,就因为怕被扣帽子,极端的脑残白左甚至被难民轮奸都要报案说是本国人干的,只为不让他们被歧视,何等的病态,好歹前一阵法国总算是开始反击了,被打疼了啊,为什么有让希特勒回来的呼声,现在的欧洲确实左到过分了,本末倒置了,接收难民成了引狼入室,农夫与蛇

当然上述这些即使再极端也还都是浮于表面的,真正的问题则是,我在正文中说过,左派以政治正确为手段扩张自己的势力,联合科技寡头垄断信息最终达成独裁统治,也即是窃国——美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形势已经完全明朗了,我也没想到原来会是这样,我们反贼天天指望美国能出手做掉土共,却不曾想美国反倒是开始墙国化了,还真是他娘的讽刺啊

你自己是男同那肯定觉得受益了,事实上在我的认知里,LGBT(别处都压根没有这种概念)唯有在西方世界才能够“活在光下”,得益于政治正确,而哪怕即便是在亚洲第一发达的日本,因为其文化上依旧是偏传统的,你们仍会为社会主流所排斥
>> 这种头就不能开你明白吗,一旦开了,往后就一定会有更变本加厉的东西,政治正确就是这样步步蚕食的关...

然而实际上,美国的political correctness这个词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并不是左派促成的产物,它是在一些右派对于左派的攻击中逐渐为人所知的。70年代以前这个词只在一些共产主义书籍上出现过,在70年代,political correctness是一些左派用来嘲讽一些maoists,marxists,或者是socialists用来嘲讽communists的一个词,它可能是从毛腊肉的Little Red Book(红本本)里一些概念的假借,其实直到90年代,在美国除了左派圈子内几乎没有人听说过这个词。
但是90年代开始这个词就被rebranded了,这个趋势其实不是左派的推动而是来自于右派对左派的污名化。80s美国有一股势力兴起,这股势力现在一般称为neoconservatism,其实60年代neoconservatives就已经有规模的活动,70s开始有少数的conservative donors资助了数十个thinktanks和training institutions,以此反击大学中left-lining的地位,比较有名的比如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Tenured Radicals: How Politics Has Corrupted our Higher Education,这些文章虽然没有直接提到political correctness,但是实际上起到了旧词赋新意的作用,逐渐地这个词在攻击下有了结构主义的色彩,也就成了21世纪初到现在的PC.实际上,PC反应的是美国社会的变迁,即社会对改革的需求变大了,当前的美国不是20世纪人口结构单一贫富差距较小的美国了,美国也不是那个“City upon a hill”了。
美国不可能建立自治区,美国除了印第安人,其他族裔都是大范围混居的,相邻的两个社区,其人口结构就大不相同,怎么设立自治区?而且每个宪法要求联邦政府不能倾向性地对待任何一个州,联邦政府是否有这个权限还是问题。
中立厕所反应的是多元性别,这当然是进步的,这是社会特征的多元化,GSD是社会对性别平权和身心健康追求的一个反应,当前的科学研究已经证实了sexual orientation的先天性因素,保障这些人的权力自然也就成了人权议题,这和保障残疾(造成残疾也有先天因素),保障老年人权利是一样的,现在并不是要你一下子就做成,促进人权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这个趋势是不能改变的。
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谷歌的不了解,COD的游戏无非是一个自定义角色的内容,全凭玩家自己演绎,给个选项无可厚非。
欧洲警察也够勇了,德国17年的时候甚至允许德国警察在街上选择性的查看手机(查暴恐),18年那会难民强攻德国警察的遣返行动,被当局强硬执法回击,至于法国,警察比德国的还猛,平时效率不怎么样但是在对待游行和少数族裔聚居的地方的各种治安案件的时候可是猛得很。
引狼入室?不觉得,例如德国本身出生率就低下,引入移民不可避免,而且就结果而言,德国现在难民总体数量甚至在减少(一些难民逐渐反乡)。法国的做法有很大问题,起先还很正常到后面直接伊斯兰本土化,这样和中国的伊斯兰中国化异曲同工了,实际上法国还不如瑞士,你强硬地在清真寺执法不如学瑞士直接资助清真寺,还可以把外国势力挤出本国的寺院,还让政府间接控制这些机构,用不着这么猛烈的冲突。
Big tech要真能独裁就轮不到川普上台了,实际上左派现在处在相当尴尬的范畴,尤其是美国的左派,由于无法像欧洲那边长期掌握政权导致一些长期项目无法开展,比如全民医保到奥巴马那程度就顶天了,倒是右派依靠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各种谣言比如Qanon到处泛滥,还能演化出各种版本,通过其各自解读的特性,连川普的一个Q型gesture都能说成是川普向民众传达信息,只要这种思想传播够广,通过互联网谣言的特性,收割选票是嘎嘎地爽,号召力还那个强。实际上左派对互联网的利用不如右派,比如川普一句话的渗透能力甚至能达到中国微信的川粉群里,进而带到川粉的朋友圈里,左派哪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不单是我,美国不少女性也都获益于此,按照evangelical现在的政治取向,连contraception都算作abortion的,可以说近年来LGBTQ和女性权益的上升是离不开PC的。
>> 这种头就不能开你明白吗,一旦开了,往后就一定会有更变本加厉的东西,政治正确就是这样步步蚕食的关...

不過你的回覆讓我相信了一點,那就是川普對民主造成的破壞超乎想像,比如「我也没想到原来会是这样,我们反贼天天指望美国能出手做掉土共,却不曾想美国反倒是开始墙国化了,还真是他娘的讽刺啊」這完全是一副川粉粉紅合流的景象,我希望你好好想想川普的指控是否合理,和你究竟想要什麼,民主究竟是為了什麼,你以前喜歡美國,究竟喜歡的是什麼美國的什麼東西,你為何相信川普,川普又如何改變了你的看法,再說這句話。
>> 然而实际上,美国的political correctness这个词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并不是左派促...

起源无所谓,我只看结果,就像支那一词起初并无贬义,但现在这还重要吗?

自治区只是我个人的一个设想,都说了是另谈的事了,实际到底可不可行自然不在考虑范围,我也确实不清楚

中性厕所,必然会导致,比如一个实为生理男认同男的人,他嘴上就是咬死自己是认同女,那他就可以大摇大摆进中性厕所光明正大视奸生理女,诚然这只是个假设,但问题就在于,现在没有任何科学手段能够验证人的真实性别认同——我说啥就是啥,厕所,按照传统的生理男女分已经完全够用了,而真正的先天阴阳人更是极少数,要特别照顾的话那跟残疾人共用无障碍区就行了,实则这其实都是多余的,隔间门一关谁知道你长两套生殖器官啊(真若要使特殊群体平常化,那应该淡化差异才对,而非刻意强调,越强调人们只会越区别对待,无论往哪个方向)

我就知道你会说使命冷战游戏而已无伤大雅之类的,是,没错,目前而已,但也已经是以前未曾有过的显著差异,待到比如像墙内那样,啥都得预先审查,不舔共不能过——不正确不能过,等这天来临之时,你看它还是否无伤大雅,我说过了,政治正确是步步蚕食,一旦开了头,就会越来越变本加厉

把难民跟低出生率扯在一起就很搞笑,如果你认为外来移民能够是解决本国低出生率的一种手段,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黑眼睛黑头发黑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笑)

另外给你个建议,说话不要中英文混杂,哪种语言就是哪种语言,如果我英语不好,那你这样就非常不友好,这好歹还是个中文论坛,来品葱的都不一定就坚定反共,更不一定就都懂英语,你用的这些英文词,没有几处是翻译不来,或者翻译来不恰当的,再说我也纳闷,你这样翻来覆去码起字来不麻烦吗?像LGBT,人名这种保留一下就行了
>> 不過你的回覆讓我相信了一點,那就是川普對民主造成的破壞超乎想像,比如「我也没想到原来会是这样,...

首先我不是川粉,我也不喜欢他,虽然也不讨厌他,我只希望过他能够连任,而这仅仅是因为他对土共更强硬而已,除此之外,我对他不抱任何感情,甚至看法,也懒得了解太多

我寻思我也没说过我喜欢美国啊?你也要开始跟楼上来碰瓷的那样无中生有吗?不要想当然,事实上,美国在西方国家里确实不是我个人最青睐的一个,我们反贼为什么多少都关注美国?试问全世界谁不关注美国?它是世界霸主,影响着所有人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你已经表明了你是男同,本身就是政治正确的受益群体,那你自然会挺政治正确,挺左派,本文批判的是政治正确本身,这是我的态度,但具体到现实,美国到底如何实则于我并无多大所谓,反正眼下能看到的未来里我是没有可能成为美国公民,甚至都根本没有可能肉翻的,我个人支持左派右派,于美国(人)更是压根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我手里也没有选票啊,拜登这才刚上台两天,到底谁破坏民主,而左派会把美国变成什么样,又会对待和影响墙国,都要且看,现在多说无益,本来呢,你也没有必要跟我说这么多,因为我压根不在乎——我没有资本去在乎,等你碰到你的美国同胞,或者至少同为西方公民的葱友,再去跟他们争辩到底左好右好罢

另外不要以为墙内会存在什么真正的川粉,这个我不多解释,品葱或许有罢,而我也很确信你绝对能跟他们打起来
>> 不過你的回覆讓我相信了一點,那就是川普對民主造成的破壞超乎想像,比如「我也没想到原来会是这样,...

顺便我现在依然指望美国能出手做掉土共,只不过比以前抱有更少,本就渺茫的希望,我们反贼不是傻子,知道推共还得靠自己,但外力也从来都很重要,一个坚挺的灯塔,跟一个疲软,乃至熄灭的灯塔,区别甚大
>> 起源无所谓,我只看结果,就像一词起初并无贬义,但现在这还重要吗?自治区只是我个人的一个设想,都...

结果不就是美国收获了包容性?
你似乎有了gender policing的倾向,实际上进哪个toilet本身就无所谓,而且现在并没有研究表明unisex bathrooms使得妇女更容易受到袭击了,你可以参看这个:https://www.mediamatters.org/fox-nation/debunking-big-myth-about-transgender-inclusive-bathrooms
既然你都知道隔间门了,那么就更加没有区分gender-segregated bathrooms的必要了。
使命召唤自己愿意,那有如何呢,这不是别人逼它的,游戏界有一大堆主角确定的游戏,这是个市场的决策,COD想吸引自己的游戏被更多人买,更多角色选项让别人有代入感自然无可厚非。
当然可以,我也不认为有什么龙的传人,世界上没有一块土地是固有属于某一种肤色的人的。价值观的认同比肤色重要得多,资本自由也会促进人员流通自由,全世界已经成为一个整体,那么民族国家的逐渐瓦解本身就是进行时。(这也就是为什么实际上中国是一个文化偏极右的国家)
习惯习惯,我尽量用中文吧。
>> 首先我不是川粉,我也不喜欢他,虽然也不讨厌他,我只希望过他能够连任,而这仅仅是因为他对土共更强...

因为对土共强硬似乎已经变成许多反共人士支持trump最大的依据了。。。然而trump这么强硬它依旧没有达成政治目标啊,像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它的目标实际上是破产的,但是川普政府必须维护它(因为它是川与中关系的政治基础),而且忽略川普对美国造成的损害光看它打中国,这不就是寅支卯粮么,对中国最大的打击,是美国的强大,然而川普政府并没有如他所说的make America strong again.
那么久去掉你为什么喜欢美国,我的问题也就变成了:我希望你好好想想川普的指控是否合理,和你究竟想要什麼,民主究竟是為了什麼,你以前相信美国的民主是相信美国民主的什么,现在你為何相信川普,川普又如何改變了你的看法。
你要说我挺左派的话,我也只是支持左派的某些政策,一些右派的政客我照样喜欢,比如Rubio。
不要以为墙内无川粉,现在的川粉很多都是民运这类民主人士转化过去的,我一天能见到不少。
>> 顺便我现在依然指望美国能出手做掉土共,只不过比以前抱有更少,本就渺茫的希望,我们反贼不是傻子,...

你应该知道川普的指控几乎造成了美国的宪政危机,实际上你所认为的对中国最强硬的人是让美国疲软的功臣。
Beacon of Democracy and Liberty(民主与自由的灯塔),这种称谓里可是饱含进步意味的,我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华人世界里那么多人甚至支持福音派那一套却同时坚持灯塔说,这种矛盾挺奇妙的。
>> 因为对土共强硬似乎已经变成许多反共人士支持trump最大的依据了。。。然而trump这么强硬它...

你并不理解为什么我说墙内无川粉,就像同样对政治正确这件事,你有态度,更有立场,我也有态度,却鲜有立场,灌肠者视频底下刷评论的墙内小将们,无论其如何阴阳怪气,也都是断然不存在任何真正的川粉,以及川黑的——他们同我一样并无相应立场,至于你说像海外民运人士,如果只是出身墙内,而如今早已肉翻许久,哪怕没有拿到国籍,那都不能够再称之为墙内人士,我们在此通常说的,不加限定条件的,某人的身份标签,那一定是指的现在进行时

所以我也说了,你不用跟我讲这么多,我也没兴趣,如果拜登政府明天就下令斩首习近平,那我自然会立刻反手去称赞它,但还是,那于拜登政府,以及美国民众,都莫得任何意义,你非要觉得政治正确是好文明,那我也不能说服你,毕竟你是男同,而我们反贼更不是美分,不会像粉蛆那样无脑跪舔:凡是西方的一切就都是香的,当然不,西方的屎那还是屎,而屎就是臭的,我批判政治正确,是因为我终于发现了它跟土共统一战线/亚文化大势所趋的内在联系,而不是因为我受害受益——我说过了,在这件事上我几乎没有立场可言,你一定要辩论,那就去找跟你一样足够有立场的人

碰上对墙内过于无知的海外党,我偶尔也会呵斥他们两句,但我从来不会去跟他们去深入争论,那莫得意义,在改变不了他们既存认知的前提下,说再多也都是徒劳,然而这实则无可厚非,因为认知来源于经验,经验不同认知自然不同,对于自己并无切身处境的东西,有失偏颇是正常的,你或许认为我正是如此,但我不这么觉得,更不在乎,我承认我存在一定的偏见,但是我乐于持有这种偏见,因为它有助于巩固我切实存在的,其他方面的立场,我可不会做投机派:只因为白左政治正确于我目前的身份潜在有利,就去支持它,而选择性无视它的负面影响,更有甚者——你有考虑过它带来的后果吗?同现在墙内一触即碎的,自身必须永远绝对伟光正的玻璃民族自尊心一样,政治正确同样赋予了少数群体绝对伟光正的无敌光环,使其无视自身的一切糟粕和缺点,乃至反过来将其扩大,进而大搞特搞逆向歧视,文化恐怖主义,甚至物理上打砸抢——这跟当年的红卫兵,曾经的十字教,都如出一辙,也才是我反对政治正确的最初原因,要知道我可是反支反贼的,说起支字来比任何人都欢,一般人看来或许不可理喻,但这就叫做自黑自省,吐狼奶,而这也才是进步真正而唯一的途径:反思并正视自身问题,而不要把锅一味甩给别人,中国人继续伟光正,土共倒了后面还是无数个土共,西方继续政治正确,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就会灭亡,错在中国文化,而不在一届土共,错在矫枉过正,而不在偏见歧视(这些是无可避免的东西,正确的做法是剥离,然后顺其自然缓慢融合,也所以我才说该建自治区,操之过急,则一定会变成缝合,产生冲突,诚然你们LGBT不好剥离,但同样不可操之过急),但我可不是屠支大佐,也就是所谓的(无脑)支黑,务必要将这两者区分开来

知道那个笑话怎么讲的吗?如果一个人同时是黑人,女人,穆斯林,同性恋,动物保护主义者,环保主义者…(随便往上叠任何正确群体),那么这个人就是无敌的,而若这样下去,那终有一天,连上帝也会变成黑人,女人,穆斯林,同性恋…(笑),什么是政治正确,这就是政治正确,只有当矫枉不再过正,它才能够真正有所益处,话说若真能做到的话,那也不存在什么政治“正确”了,因为正确,也即是强制,硬性之意,是不健康的,我不需要反思我并无实际立场的问题,在这上面有点偏见也无伤大雅,倒是像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是否有像我说的那样,拿政治正确当挡箭牌,乃至四处碰瓷(不过好歹你在我这还并不算碰瓷),如果没有,那自然再好不过,但也还要注意下你的同类,乃至其他你接触到的正确少数群体,如果他们有,那就帮他们纠正,任何矛盾若存在化解的可能,是因为双方之中都还存有理性的声音,反之若都只剩下狂热的相互指责,那就也只剩下湮灭了
>> 你应该知道川普的指控几乎造成了美国的宪政危机,实际上你所认为的对中国最强硬的人是让美国疲软的功...

左右不是绝对的东西,它们有共通之处,甚至可以相互转化,极左与极右更是完全同质化的,因为它“极”了,唯一了,绝对了,这我正文里有提到

具体到个人思想,那更不是单一个左右能简单划分的,人的想法不是非黑即白,非红即蓝的,你也别想当然就觉得我有多右,事实上,在西方传统右派价值里,我最反两个东西:反堕胎和反自杀,这俩都是对人权的严重侵害,对圣经对上帝的无脑盲从,正是右派最为我所不屑之处,不久前我才在一个提问如何自杀的问题底下,只因对楼主寻求解脱的意愿表示大力赞赏,就被某十字教徒往死里疯狂举报(他的理由是教唆自杀,明明是人家楼主自己的意思,硬要说是我教唆,也真有够弱智的),好在你葱站务还算明辨是非,并未理会他的执意污蔑,在其他与我意见相左之人仅仅选择点踩之时,此人却选择了绕开对话直接往死里举报,为什么——我提过了,因为他是十字教徒,所以这更是名副其实的猎巫,试图利用公权力来诛杀异己,而它同样正是本文所批判的行为,所以你看,但凡类似行径,无论左右,也无关立场,其执行方一旦得势,后续伤害将难以估量

灯塔那更只是一个说法而已,谁人都可以拿来用,就连粉蛆都会用它来嘲讽美国
>> 你并不理解为什么我说墙内无川粉,就像同样对政治正确这件事,你有态度,更有立场,我也有态度,却鲜...

粉紅是存在對於川普的立場的,這取決於他們判斷川普是否會讓美國更「虛弱」,這只是判斷標準的問題。你既然知道要客觀認識西方,也應該知道客觀認識西方右派和左派,也應該要客觀認識這個世界,不至於認為美國會拋棄原則直接和中國激烈衝突。
白人的政治文明從來都不是白人的政治文明,實際上現在美國這種西方政治文明是在多族裔社會下定型的,其中取消種族隔離和廣泛的權利意識的普及,實際上距離現在幾十年不到,這些努力很多是在伯恩斯坦的思想影響下建立的,政治正確實際上是進步的一部分,它是對曾經泛藍的種族主義的糾偏,我希望你認識到,一些右派嘴裡的「文明」,其背後實際上非常不堪。
你所說的剝離本身就不符合當前的普世價值體系,也不會有人搞出具有種族主義色彩的種族性質自治區,任何把少數族裔從主流社會中剝離開的努力都會被視為種族隔離再現,這是美國的歷史決定的,美國已經有了種族隔離的教訓。 政治正確的背書並不會讓你無敵,me too因一些女性打身分牌的遭受人們的詬病,race card不會讓你逃脫自己的責任,這是美國自由的社會環境決定的。
實際上我生活中極少有這種激烈衝突,包括免於歧視、LGBT權利本身就是人們廣泛認可的權利,所以不會有人直接地展現出不認可,這種程度的社會下達到color blind才是可行的。
>> 粉紅是存在對於川普的立場的,這取決於他們判斷川普是否會讓美國更「虛弱」,這只是判斷標準的問題。...

那是态度不是(实际)立场,墙内主流民意如何看待美国对它毫无影响,我当然可以对养狗持有任意看法,但只要我自己不养,那我就没有养狗人的立场

你的先决条件太多了,首先严格来讲根本不存在什么客观,客观与否也还都是人定的而已,我说的白人文明指的是科技本身,我管它建立在屠杀印第安人还是奴役黑人亦或墙内最为津津乐道的满世界殖民掠夺来的资本原始积累上,没有白人文明,就没有电脑火箭,这才是真正无可辩驳的“客观”事实,而“还债”则完全是另一码事,我还说过我讨厌普世价值,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政治正确,是主流,是多数人暴政,像这些东西我压根就不认同,你自然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建立在其基础之上的你的认知强加于我了,你认为存在绝对的正义和正确,不好意思,在我眼里没有这种东西,我所掌握的第一原则就是:一切皆相对,我当然理解政治正确于你们的价值,但我不认同它,也不想认同它,更不需要去认同它——我又不是活在西方的黑穆女同

你换位思考一下就行了,如果你是一个墙内人,“爱国”会于你如何,这则同样是你没有实际立场的东西,而你在上面也说过了,你知道它是道德绑架,然而比起政治正确,事实上“爱国”才是真正没能在线上以外造成什么伤害的那个,因为它仅仅停留在一种思想,且可适用于所有(墙内)人,而不存在实际的,需要跟其他人区分开来的对应群体,也所以它只能是最浮于表面的土共统战工具,除了那些个被洗烂脑子的粉蛆,没有人真正相信它,也没有人需要去相信它,它不会为你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利益(且往往正相反,粉蛆再怎么爱国都只会被铁拳现世报而已,顺便一提存在粉红男同这种缝合怪,推特上就发现过不止一次,看着也不像装的,你要想看相关讨论的话可以谷歌下「粉红gay」)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左人就是不明白民主与自由的灯塔是要有实力作保障和后盾的,这个世界还是一个物质的世界不是理念的世界。做事情是要看实力的,而保障美国实力的是什么?就是传统犹太基督文明一线的习惯法传承,裤论说的好,这世界有许多种多元文化,穆斯林文化亚洲文化非洲萨满文化毛利食人族文化,但唯有犹太基督一线才能称为“文明”,其他的只能算作“文化”,因为只有前者才奠基了现代文明世界。
其实我是支持LGBT作为性少数,即使在你们眼中所谓的父权制国家也理应获得充分的尊重宽容和理解,这本身是少数群体理应得益于现代文明的荫庇。但是如果搞得过了头,变成单极化的价值标准,挟裹了其他人哪怕是白人直男群体的正当自由,那LGBT也不再作为少数、尊重、宽容和理解的代名词了。
>> 猎奇还行,这个定位就未免浅薄了些,魔女部分的猎奇表现完全是由于剧团狗咖喱特别的美术风格——珂拉...
二刺螈黑话看着真费劲
我很好奇左派眼中川普是有直接diss过谁的color吗?据我所知他不就是心直口快直接说了第三世界是粪坑国家还不是因为你们自己不自立不努力,并没有拿先天不能改变的肤色说事啊?你觉得右派所说的“文明”不堪,其实不是文明不堪,而是人类不堪,文明的状态很脆弱,右派为了守护这种状态也很拼命。相对的政治正确大势所趋下的美国更脆弱,如果不是有坚实的现实历史基础作为物质保障替左派所主张的普世价值守住边界的话,我看贵支侵略台湾突破岛链分分钟破局乃至拆了灯塔都是有可能的事。
这个楼里的某个东西真的是完美地证明了鼓吹政治正确的人有多恶心,不愧是美版小粉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去大一统:政治上去中央,思想上去中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22
  • 浏览: 6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