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正式禁止开具“处女证明” 女权组织反对

当地时间21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法案,禁止医护人员及相关机构开具“处女证明”,并要求任何机构不得要求女性提供该证明。

据报道,违反相关规定者将面临长达一年的监禁和15000欧元罚款。立法议员们表示,他们的目标是那些向年轻女性施压,要求她们获得贞洁证书的人。

法国妇科医生兼助产士,巴黎郊区圣丹尼斯妇女之家的创始人加达·哈特姆(Ghada Hatem)医生说,年轻的穆斯林女子为了保护家庭荣誉和父母的宗教信仰都要求医生出具处女证。现在她们不知所措地表示,"不是我要这个证书,确实是给我家人要的。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哈特姆医生创办的妇女之家是一个专门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提供咨询的机构。

哈姆特医生说,通常都是同样的模式:"她们打电话到诊所,要求与医生直接通话。" "然后我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便与这些年轻女性交谈。"。哈特姆医生几乎平均每个月接到3个这样的电话,请她出具处女证书。

在法国,很少有医生做这类检查,通常都是不加检查便出具证明。 

有辱人格的检查

据世卫组织统计,目前世界上仍有20多个国家实施处女检测。而检查处女膜的方法是用眼睛查看或者用手指检查。世卫组织指出,这样的检查根本不能证明女子或女孩是否有过性行为。处女膜破损并非是性交的"证据"。世卫组织认为,这种检查是对人权的侵犯。

在这一点上大赦国际更加态度鲜明地表示,"所谓的贞操检查具有极强的歧视性,侵犯了人的尊严和身心健康,违反了国际法中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行为的条款。"2018年10月,联合国也曾呼吁各成员国禁止此类检查。

政治秀?还是对妇女的援助?

法国政府确认的"共和国原则"法律草案于11月提交给国民议会和参议院主席。部长会议于12月9日审查该法案。法国总统马克龙曾宣布,该法旨在打击伊斯兰激进主义和 "分离主义"。 

在教师塞缪尔·帕蒂( Samuel Paty)遭到伊斯兰极端分子杀害之后,该草案增加了反对网络仇恨的条款。历史老师帕蒂被杀害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在课堂上使用了讽刺杂志《查理周刊》的穆罕默德漫画。

草案的五个要点之一是加强妇女的权利,消除妇女在继承权方面的被歧视、抵制一夫多妻制、包办婚姻以及禁止处女膜检查。

该法案还旨在打击网上仇恨言论、公共部门雇员必须保持宗教中立以及所有申请国家补贴的协会必须尊重共和国原则和价值观的义务。

法国内政部负责公民身份事务的助理部长希亚帕(Marléne Schiappa)强调,该法案规定,索要处女证书的人以及出具类似证书的医生将受到惩罚。

禁令不能解决问题

法国作家和社会学家考塔尔·哈奇( Kaoutar Harchi)认为,立法禁止处女证书有些过分。毕竟,这一现象并不普遍。她说:"这是一种污名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策略"。哈奇进一步说:"这项法律要惩罚做处女检测的医生。这也违反政教分离、共和国的价值观和国家契约的原则。" 

医生和女权活动家也对这项法案持批评态度。法国最重要的妇女组织之一"女权主义站出来"(Osez le feminisme)的发言人席琳·皮克斯(Celine Piques)说:"政府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任何调查和研究便做出了决定。"在女权主义协会看来,政府禁止处女证书并不能解决问题。嘉达·哈特姆(Ghada Hatem)反倒认为,这项禁令有可能使需要证书的妇女处境恶化。对医生的制裁也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将问题转嫁给他人。
12
分享 2021-01-27

74 个评论

以為是天主教,原來是木斯林
女权真的觉得绥靖就能提高女性地位?还是说她们只敢批评政府,不敢批评宗教?
現在醫學發達,處女膜也可以用手術修補,而且運動也可能造成破損。
處女膜也是帶有彈性,在性交中也不一定會有破損
https://youtu.be/8aMh1Ez-CXg
允許做處女檢查就不違反政教分離原則了嗎
可是樓上也有説到了,處女膜可能在運動中破損,或者性交了也沒破損
我是女性,我就純好奇我的處女膜還在不在,這也不行嗎?
有的人是被逼著去檢查的,不代表所有人都是。應該禁止的不是檢查,是逼迫
女權就是喜歡搞錯重點
這跟禁止墮胎一樣,脫褲子放屁
給懶得看的人的懶人包:

1.

那些女權主義者是怕政府這麼幹卻來不及干涉穆斯林社群結果反而讓那些沒理智的蠻人傷害更多女人,本身沒有反對這事本身,而是憂心沒有配套措施。

2.

考塔爾是傻子。

3.

穆斯林的權威不是人選出來的,甚至有些穆斯林自己也不是自願當穆斯林的,所以穆斯林不是一個有資格命令任何人的群體,反而更接近中國式的家長權威。他們在法國幹錯事,法國人可以揍他們。這完全符合自由主義論述。

以下正文:

許多保守主義者可能覺得這是侵犯穆斯林的宗教自——好吧,不黑屁了,

事實上法國人這麼幹完全不違反任何自由主義的要件,因為自由主義首先要禁絕的就是任何不由人民擁戴的權威凌駕於政權(換言之,由人民允許的民意之總合體)之上。

自由主義不若安納奇派一般狂熱的拒斥一切權力,但這份權力是必須為人民之首肯下始得成立的,

而伊斯蘭教及其麾下文明所具備的鎮制性卻儼然有試圖同民意相抗的性質,且其文化不允許人民自決其認同與行止——


「自決」這個概念,舉例而言,哪怕你出生在一個21世紀的天主教/新教國家,作為信徒的孩子出生,你想要改宗信奉印度教之類的異教或者直接否定神的存在,也多半不會有聖武士來對你丟至聖......不是,不會有狂信徒來斬你的首,這就是你被允許的自決。

但伊斯蘭教社群?嗯......好吧,他們還在歐洲輪暴當地女性過,只因為她不想「穿點衣服(指Hijab)」,你認真的?


是故,以伊斯蘭教為源的權威因其無民意之首肯與追認,在現代社會中實則是不為法律允許的權威:這不是代表你不能信安拉,只是代表你沒有權力使他人依照你的意旨行動——同時,這些社群的舉止倘若實質的侵犯了社群內成員的權益,也不得拒絕來自合法權威的干涉,

就像家庭也是一個社群,而這個家庭的家規如果是女兒必須被父親蹂躪,顯然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會認為外來者不應干涉此事,伊斯蘭教關於其文化內的人民之待遇,與對外的干涉亦是同理。

所以法國人的舉動應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我相信女性主義者也應是考量到穆斯林可能借此為難其文化內的女性,而政府的鎮制可能未及干涉——這麼想來,唯一有問題的應當是試圖為難那些被迫提出處女證明的女性的穆斯林。

倘使法國人早點醒悟,把那些狂信徒給宰了,留下正常穆斯林(為避免被當成中共穆斯林政策的擁護者,這裡簡單定義一下:至少不殺人,不揍人,不成天嚷嚷男性沙文主義還有土製炸藥),實際上今天這種爭端壓根就不會發生。
我不知道這些女權組織在反對什麼,因為沒有了處女證明,男方只能將女方視為非處女,還是使用其他方法偷偷檢測?

处女证明不才正是侮辱女性么?
咪蒙去法国开展业务了?
>> 我不知道這些女權組織在反對什麼,因為沒有了處女證明,男方只能將女方視為非處女,還是使用其他方法...


他們潛意識覺得非處女是不如處女的,所以這波是在歧視非處女啊
>> 我不知道這些女權組織在反對什麼,因為沒有了處女證明,男方只能將女方視為非處女,還是使用其他方法...


看看原文。

他們的意思是,穆斯林女性要開證明是因為穆斯林男性想要證明她們是處女——重點是,穆斯林男性想要。

在伊斯蘭這種不是很正常的文明裡,這些男性得不到滿足就會想搞破壞,破壞的受害者肯定還是穆斯林女性,因為他們也沒種和法國政府對抗,斬個大學教授就算武德的極致了。

舉例來說,這就像是為了禁止中國的父母體罰,我們不允許出售棍子一樣:你覺得中國父母會放棄體罰嗎?他們會找別的東西打,說不定還會覺得是小孩不滿他們,於是揍得更狠。

這事除非逮捕父母,否則辦不到。

當然,我也誠懇的希望各位願意看看女性主義者的原話,而不是“啊是女拳啊肯定是傻逼言論吧我看個標題行了來指點江山吧哈哈”。
所以那些女權到底是幹嘛的,維護父權極端宗教思想?
>> 女权真的觉得绥靖就能提高女性地位?还是说她们只敢批评政府,不敢批评宗教?


極端穆斯林會拿刀砍他們的狗頭,政府不會,你説呢
>> 看看原文。他們的意思是,穆斯林女性要開證明是因為穆斯林男性想要證明她們是處女——重點是,穆斯林...

這就解釋得通了,不過這樣一來就得直接將要求處女證明入罪了。
>> 極端穆斯林會拿刀砍他們的狗頭,政府不會,你説呢


确实是狗头
女权主义者反对禁止处女证?是我中文理解有问题还是咋回事?太魔幻了
>> 看看原文。他們的意思是,穆斯林女性要開證明是因為穆斯林男性想要證明她們是處女——重點是,穆斯林...


原文就这一句“政府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任何调查和研究便做出了决定”,这是百搭,任何反对政令都可以使用这一句,对不起,信息量为0,所以看不看原文没有区别,事实就是女权主义者反对禁开处女证
>> 原文就这一句“政府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任何调查和研究便做出了决定”,这是百搭,任何反对政令都可以...


嘉达·哈特姆(Ghada Hatem)反倒认为,这项禁令有可能使需要证书的妇女处境恶化。对医生的制裁也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将问题转嫁给他人。


嗯?也沒有人說這個事實(為了避免您理解錯誤,這裡指「女權主義者反對政府的干預」這事)不成立。

但您要我們承認這個事實有什麼用?不附帶任何解讀的事實訊息量同樣是0,那您希望我們往哪個方向解讀呢?

還是說,您只看了我的第一句,而全然忽視我承認這個事實並給出女性主義者為何如此行事的解釋?

又或者,您要如此輕易的丟下那種「我不管我不管總之要XXX就不能OOO,什麼情況都一樣,任何狀況或者背景與不安定因素都不應該被考量進來!」的思維方式來用作反駁的依據?

回到原本的問題吧,您如此強調「事實就是」,但事實本身早就擺在我們面前了,根本不需要您強調,您真正想要表達的應該是您對此的解讀方式:那麼,您想要我們怎麼理解「女權主義者認為,政府沒有進行任何研究就推行這個政策,而且貿然行動可能因為伊斯蘭社群的特性反而更加傷害到需要幫助的穆斯林女性(
原文:“席琳·皮克斯(Celine Piques)说:"政府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任何调查和研究便做出了决定。"在女权主义协会看来,政府禁止处女证书并不能解决问题。嘉达·哈特姆(Ghada Hatem)反倒认为,这项禁令有可能使需要证书的妇女处境恶化。对医生的制裁也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将问题转嫁给他人。”

)」這個事實?

我的建議是,您大可光明正大的表露出您對此的解讀,還有您那句「事實就是」背後的態度。如果您不說出來,您對這件事的復讀行為,其訊息量本質是0,畢竟大家也是有眼睛能看字的。

當然,您要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想法不應該說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您說呢?
越来越有中共味了,法国禁止?法国公民离开法国去欧盟其他国家,要证明吗?难道不能出去检查?鸵鸟法律。
>> 越来越有中共味了,法国禁止?法国公民离开法国去欧盟其他国家,要证明吗?难道不能出去检查?鸵鸟法...


快進到十字軍東征爆破穆斯林
>> 可是樓上也有説到了,處女膜可能在運動中破損,或者性交了也沒破損我是女性,我就純好奇我的處女膜還...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最终目的当然是禁掉逼迫,可是你如何禁呢?

何况处女检查**本身**就是绝对带有性别歧视的。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处男检查。谁能证明自己是处男?谁知道一个男人是不是处男?你为什么需要知道你是不是处女?你的处女膜在不在有什么意义?你好奇你的胆囊还在吗?阑尾呢?肠系膜呢?你身体里那么多肉,你怎么偏偏对所谓的“处女膜”感兴趣呢?

处女膜(这个名字)本身就是性别歧视的产物。那块肉本来就是一个没有意义、只有专科医生才需要知道名字的一块肉。

我甚至很惊讶外国还有处女证明这种腐朽的东西。
>> 嗯?也沒有人說這個事實(,這裡指「女權主義者反對政府的干預」這事)不成立。但您要我們承認這個事...


好既然我们都认同事实是女权反对禁止处女证,那就ok了。如果你真心认为“禁止处女证反而会导致绿绿更加迫害妇女”那也随便,我的看法就是这种说法是bullshit。这种说法跟“禁止迫害妇女反而会导致绿绿更加迫害妇女”没有本质区别。拿棍棒做类比更是无鸡之谈,棍棒除了打人之外,有的是其他用处,处女证除了给绿绿迫害妇女提供方便有任何其他作用么?
支持绿绿拳师继续加速法兰西!
>>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最终目的当然是禁掉逼迫,可是你如何禁呢?何况处女检查**本身**就是绝对带...


这个最大的问题是,处女膜是可以瞬时发生改变的状态,类似于武肺阴性,完全可以拿到证明之后下一秒状态就完全改变,所以本身没有任何意义。
>> 快進到十字軍東征爆破穆斯林


wow长篇大论了半天终于说实话,闹了半天是不让骂绿绿,谁骂绿绿谁就是十字军恐怖分子
>> 好既然我们都认同事实是女权反对禁止处女证,那就ok了。如果你真心认为“禁止处女证反而会导致绿绿...


所以呢?

這麼說吧,假如今天美國為了中國人好,決定核平中共,可惜沒有一次炸死所有中共軍人,剩下的中共軍人既不願意投降又幹不過美國,他們現在要吸誰的血來保命?

在沒辦法一舉根除這件事之前,任何不徹底的措施只會讓這些野蠻人唯一能夠戰勝的那部分群體過得更慘,偏偏法國政府寧願搞個無關緊要的措施,也不願意直接用更根本性的手段干涉穆斯林團體,連根拔起這種陋習,甚至也沒有想過這種無關緊要的措施會不會翻車。

你現在懂了嗎?
>> wow长篇大论了半天终于说实话,闹了半天是不让骂绿绿,谁骂绿绿谁就是十字军恐怖分子


?我一向是支持穆斯林被爆破的
您這帽子扣得也忒熟練,我尋思我一路上都在稱穆斯林為野蠻人吧?還是您甚至欠缺了非常基本的閱讀與理解能力?

我的建議是,如果您追求的是這麼一種把一切語句理解成對您有利的思維,甚至徹底扭曲對方的原意來取勝,那可能中必贏式的討論環境更適合您。
>> 快進到十字軍東征爆破穆斯林


我想起了亲爱的中共国医院贴的“严禁非医学用途胎儿性别检查”,呸,地球上能检查的国家多了,不能出国检查吗?更何况法国,法国和欧盟共享边界,不能出去?

可笑的鸵鸟政策。
>> 我想起了亲爱的中共国医院贴的“严禁非医学用途胎儿性别检查”,呸,地球上能检查的国家多了,不能出...


確實,我覺得他們應該用更根本的手段,而不是搞點不痛不癢的屁事,反而還讓受害者暴露在危險之中。

你要不就把那些殺女嬰的人吊死,要不就一手雷往伊馬目家扔(僅用以類比其應有之強烈程度,並無教唆任何行為之意),整這些沒用的真的是太草
>> 確實,我覺得他們應該用更根本的手段,而不是搞點不痛不癢的屁事,反而還讓受害者暴露在危險之中。你...


虽然我并没有挺传统的,要求女性如何如何的。

我的意思是,这种无聊的,没有意义的恶法,还不算恶法,只能算无聊法,有必要吗?通俗点说就是,别折腾。
>> 所以呢?這麼說吧,假如今天美國為了中國人好,決定核平中共,可惜沒有一次炸死所有中共軍人,剩下的...


这回不基于“原文”讨论了?你真心相信你现在说的这些跟法国那些所谓女权是一个意思么?
>> 这回不基于“原文”讨论了?你真心相信你现在说的这些跟法国那些所谓女权是一个意思么?


您開心就好!

或許您想要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那句原文,甚至要為此把我基於原文意涵的舉例直接曲解掉,乃至於要我一字一句的給您解釋這些法國人的想法,接著聽上您毫無根據的懷疑和詭辯,但我實在是過於疲憊以至於對此不抱任何興趣,為此我只能希望您在自己的心中過得開心!
>> 虽然我并没有挺传统的,要求女性如何如何的。我的意思是,这种无聊的,没有意义的恶法,还不算恶法,...


唉......
>>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最终目的当然是禁掉逼迫,可是你如何禁呢?何况处女检查**本身**就是绝对带...

因為膽囊不會只是因為你運動激烈之類的原因就沒有了啊
如果部分人類的膽囊也會因為這種原因就毀損,那一定有遠比想要看處女膜的人還多的想看膽囊的人,因為膽囊比較有用
你也可以替換成闌尾,那比較廢物,至少現在人類還不知道那是幹嘛的。運動就可能會受傷的闌尾可以和運動就可能受損的處女膜有得一拼
只是闌尾比較堅固,不那麼容易受損
另外我身體裡那麼多肉,我對每一個都有興趣,這就是為什麼我有做定期體檢啊?那麼多肉你都給我看,偏偏這個處女膜你不給我看,憑什麼?
男性要是想檢測自己的睾丸大概也可以隨意檢測吧?
>> 可是樓上也有説到了,處女膜可能在運動中破損,或者性交了也沒破損我是女性,我就純好奇我的處女膜還...

妳要是好奇,找醫生看一看就行,或者自己拿鏡子也能看到。根本不需要出具什麼證明。
我同意法國立這個法,因為以我的觀點看來,入法之後,政府可以要求所有醫療人員在有人要求該項證明時通報社福單位。然後社福單位可以合法地介入處理這些受虐女性。這才是對這些受壓迫的穆斯林婦女的最大保障。
法國這些「女權活動家和醫生」,如果是擔心社福保障不到位的話,可以明說。還是不敢向壓迫婦女的伊斯蘭教追責?還是他們是台灣當年立家暴法、性平法、同婚法時,那些那些理中客的聲音?(「理直氣壯影響司法」、「性別議題綁架行政中立」、「破壞傳統家庭」)
>> 妳要是好奇,找醫生看一看就行,或者自己拿鏡子也能看到。根本不需要出具什麼證明。

「禁止檢測」
医学证明没有了,等等来找个宗教证明一下。。。检查这个东西不需要多大的医学常识

中国古代接生的稳婆就有这个资质
我覺得可以檢查,"檢查"是中性的,但是出"處女證明"就滿滿歧視性
就像一個人可以去檢查自己的大腦是否正常,但是醫生如果出"有大腦證明"這又是另一回事,
這種證明的存在沒有意義
stargazer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香蕉南波灣
>> 我同意法國立這個法,因為以我的觀點看來,入法之後,然後社福單位可以合法地介入處理這些受虐女性。...

女權對伊斯蘭教輕輕放下又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不然之前就不會有 "Islam Is Right About Women" 這類故意來鬧的惡作劇標語了。
>>「禁止檢測」

文內法國通過的是禁止開具證明,禁止檢查會影響到一般女性相關疾病檢查吧....
為什麼要禁止開具證明啊,按照他們說的法國醫師開處女證明的慣例,很顯然都是開家庭和樂用的R
>> 文內法國通過的是禁止開具證明,禁止檢查會影響到一般女性相關疾病檢查吧....

我只看到禁止檢查,我就理解成禁止檢查
高卢鸡这把操作挺好啊,女权组织竟然反对?是我看错了,还是他们魔怔了。还是说,这些女权组织被中东那些绿色财团给收买过来,豢养起来了?
这个女权人士说的也有道理,如果直接禁止开处女证明,反而会使一些需要开这个证的女子遭受麻烦,所以一刀切的禁止不是好事
>> 这个女权人士说的也有道理,如果直接禁止开处女证明,反而会使一些需要开这个证的女子遭受麻烦,所以...


请具体说明这个证除了给绿绿yy还有什么其他用处
這沒甚麼啦,純粹是保護女性,就像強暴犯刑罰上不會直接判死刑,這樣才能增加受害者的存活率,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出來前,最好別刺激穆斯林,那群人真的太難搞了
女权反对可还行,政治正确果然已经大于基本原则了,我认为法国政府这次做得很好,这件事上显然是穆斯林的验处传统要来得更加恶臭不堪(也从侧面体现了法国如今有多绿),不过手指检查可还行,因此扣破了算谁的啊(笑)

所以说到底要如何验证是否处男呢?真正的保守主义贞操观,应该是要求男女双方对等的才对,然而由于处男与否实则根本无法验证,所以这件事情最终会无可避免地演变成对女性的单方面要求和迫害——即便完全抛去父权社会的因素来看
>> 我同意法國立這個法,因為以我的觀點看來,入法之後,然後社福單位可以合法地介入處理這些受虐女性。...


明說了啊.......

嘉达·哈特姆(Ghada Hatem)反倒认为,这项禁令有可能使需要证书的妇女处境恶化。对医生的制裁也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将问题转嫁他人。


拜託不要只看標題,拜託......
>> 高卢鸡这把操作挺好啊,女权组织竟然反对?是我看错了,还是他们魔怔了。还是说,这些女权组织被中东...

同为政治正确群体,内部却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这件事情充分说明了穆斯林在其中的地位和优先级都已经高于女权了,一如在美国林肯也已经开始被打成种族主义者了,因为身为白人的林肯解放黑奴,是违背黑人自我解放的正确史观的(正确的集体记忆,笑)

时隔多年政治正确终于进化到了这步,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预料到了,毕竟其内在的逻辑如此,继续矫枉过正下去则必然会这样,以前是白左们站在拯救者的位置上来扮演圣母(所以从本质上来说这更是深层的,根本性的歧视),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这点,所以开始让正确群体自己就是拯救者,就是圣母了,这才是真的正确嘛(笑)
>>明說了啊.......拜託不要只看標題,拜託......

他們發言那裡像是抱怨社福工作做得不夠好了?
醫生怕制裁可以不要開啊,我就不相信法國沒有一個可以通報受害婦女的管道,醫生又不是傻子,哪種正常家庭出身的婦女會需要這種證明?給這些女子證明好讓她們的父母推她們入火坑?那我說醫生是共犯該罰沒錯吧?
對醫生制裁不能解決問題?我看起來倒可以解決呢!本來遇到上門求處女證明的醫生可以選擇通報或開具證明,現在國家明言封死其中一條路了,那醫生們很大機率會去選擇通報了啊。即使不通報,把女子感出去,也避免她被推入火坑不是?
>>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最终目的当然是禁掉逼迫,可是你如何禁呢?何况处女检查**本身**就是绝对带...

谁说阴道瓣膜没有意义..., 另外没有处男检测纯粹没有与阴道瓣膜同等效力的身体特征能够检测罢了
其实还是可以用迂迴的方法得到处女证明:简单如:一、提告准新郎强奸
二、准新郎称没有,找医生验新娘以示自己清白
三、准新娘是处女,取消提告/不是处女,新郎成阶下囚
>> 因為膽囊不會只是因為你運動激烈之類的原因就沒有了啊如果部分人類的膽囊也會因為這種原因就毀損,那...


睾丸是重要的性器官,处女膜是完全没有生理作用的一块肉。我要是医学生我一定给你举一些专业的例子让你完全不知道是哪里的肉。理解意思就好。
>> 谁说阴道瓣膜没有意义..., 另外没有处男检测纯粹没有与阴道瓣膜同等效力的身体特征能够检测罢了...


处女膜没有生理意义。这么容易破的东西也没什么所谓“效力”。
>> 睾丸是重要的性器官,处女膜是完全没有生理作用的一块肉。我要是医学生我一定给你举一些专业的例子让...


要是你是醫學生,你也不會說那是一塊肉
再説,闌尾不也是塊沒什麽用還特愛發炎的東西?爲什麽我可以要求檢查我的闌尾
>> 要是你是醫學生,你也不會說那是一塊肉再説,闌尾不也是塊沒什麽用還特愛發炎的東西?爲什麽我可以要...


你感觉不舒服可以要求检查。但是哪个医生会开“阑尾存在证明”或者“阑尾健康证明”?我说的就是把处女膜放到跟阑尾一样的地位。谁要是好奇自己的处女膜会被朋友笑话怪胎,而谁要是关心别人的处女膜要被当做变态。
>> 你感觉不舒服可以要求检查。但是哪个医生会开“阑尾存在证明”或者“阑尾健康证明”?我说的就是把处...


就是啊
我想看闌尾給我查,我想看處女膜就不給我查,憑什麼?歧視處女膜?
>> 就是啊我想看闌尾給我查,我想看處女膜就不給我查,憑什麼?歧視處女膜?


偷换概念。随便吧。
我们应当知道什么事情是对的,什么事情是错的。对的事情该做,错的事情不该做。
所谓处女证书,是对人权的侵犯,是错的,不该做。
说到这里就已经够了。



还他妈违反政教分离的原则,我可去你妈的吧。要是这样,老子他妈就移民法国,说我他妈信纳瓦特多神教,要在野外搞人祭。你法国条子逮我,法院起诉我,我就说你违反政教分离原则、共和国的价值观和国家契约原则。政教分离说的是政权教权互不干涉,共和国价值观是自由平等博爱,你他妈检测处女膜沾他妈哪个了?
>> 偷换概念。随便吧。


你自己看文內就說了禁止檢查,怎麼到你這裡就只禁證書了
>> 同为政治正确群体,内部却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这件事情充分说明了穆斯林在其中的地位和优先级都已经...
说实话,这波操作看上去,和土共的官本位本质上走向了两个极端,一个极度稳定却压抑,一个极度自由却疯狂。一个个黑命贵,绿命贵的,思想乱成这样,也是厉害
問一下這個訊息有可靠的來源嗎?
我使用英文檢索"French ban virginity test",出來的結果2021年10-11月的;用中文檢索倒是出來不少最近的結果
其實就是由於法國的穆斯林越來越多,法國的親歐盟建制派,以其「文革工農兵大學生」水平的智慧,拍腦子想出來的促進穆斯林世俗化、強迫穆斯林歸化法國世俗主義的公共政策。結果恐怕要適得其反。

我認為,這種水平的公共政策對居住在法國的傳統主義穆斯林社區根本沒用。這種社區有自己的穆斯林醫生和伊斯蘭法學家,判斷待婚少女是否是(伊斯蘭教意義上的)處女比法國的世俗醫學診所高明多了。

而對於已經部分世俗化的法國穆斯林,確實比較依賴世俗診所的「貞潔證書」。這種世俗穆斯林還保有一部分伊斯蘭教記憶,排斥從小就喜愛享樂、喜愛飲酒開派對的女人。他們要么就是娶傳統伊斯蘭教家庭的女兒,要么就是娶有「貞潔證書」的、同樣比較世俗的法國穆斯林女青年。

親歐盟建制派的這個政策,祗不過是在加速世俗穆斯林回歸傳統罷了。世俗穆斯林女性既然不能在世俗診所獲得「貞潔證書」,那麼她們大多數會重回穆斯林的傳統社區。而對於世俗穆斯林男性來說,上述兩種潛在配偶本來就是可以選擇的。既然世俗穆斯林女性越來越難以證明自己伊斯蘭教意義上的純潔性,那還不如直接和傳統伊斯蘭教家庭的女兒交往好了。一方有錢、有社會地位、有流利的法語;另一方有信仰、有傳統、有德性。這不就是天生一對麼。果然是真主安拉的公義在人間的體現。
>> 说实话,这波操作看上去,和土共的官本位本质上走向了两个极端,一个极度稳定却压抑,一个极度自由却...

极到最后就都同质了,管它左右,就算没有物极必反,任何东西它占据了唯一而绝对的地位,那都必然没得好
我劝一下反对的人,拿出他妻子或女朋友睡了除了他以外的人的证据,我就任凭了
musk 新注册用户 回复 決不再做奴隸
>> 其實就是由於法國的穆斯林越來越多,法國的親歐盟建制派,以其「文革工農兵大學生」水平的智慧,拍腦...


我的看法相反。如果重罚开具处女证明的诊所和医生,增加穆斯林男性娶到有“处女证明”的穆斯林女性的难度,那么他们依然迟早要妥协。
问题在于政策的执行力度。假设不能保证重罚大多数开具证明的诊所和医生,这项政策就是愚蠢的。但如果能保证重罚,这就是聪明的。
我们都明白不能向有人质的绑匪妥协,穆斯林女性现在显然就成为了宗教狂热者的人质。道理是一样的。
如果可以通过绑架人质来获利,那么成为绑匪的收益会比成为文明人来得高。
一个明智的政府不应该鼓励绑架行为。
游戏人间 新注册用户
MSL人类文明之癌
>> 所以那些女權到底是幹嘛的,維護父權極端宗教思想?

這些女權人士厭惡西方傳統文明,認為回教受西方打壓,因而同情回教,認為其無錯。
>> 你自己看文內就說了禁止檢查,怎麼到你這裡就只禁證書了


> 当地时间21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法案,禁止医护人员及相关机构开具“处女证明”,并要求任何机构不得要求女性提供该证明。

这是新闻第一句话。咱们俩中间必然有一个中文理解不过关需要回炉的
>> > 当地时间21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法案,禁止医护人员及相关机构开具“处女证明”,并要求任何机...


>草案的五个要点之一是加强妇女的权利,消除妇女在继承权方面的被歧视、抵制一夫多妻制、包办婚姻以及禁止处女膜检查

這是新聞中間的一句話
毕竟宗教很多时候只会来烦人,政府是会杀人
>> 女权真的觉得绥靖就能提高女性地位?还是说她们只敢批评政府,不敢批评宗教?
毕竟宗教很多时候只会来烦人,政府是会杀人
>> 偷换概念。随便吧。


别跟那个英国左人大妈纠结,偏执狂一个还特别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03
  • 浏览: 7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