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14章 不会人传人】

上一章 目录


                                     刘建国递交给中央政治局的报告: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事件始末(绝密)

                 
            最近三日,武汉市中心医院被盛传有人被感染成为“丧尸”的咬人事件,被网民盛传为“末日要爆发了”“丧尸出现,赶紧囤积粮食”等。卫生部已经派人前往查明了事情真相,初步认定,三十七人所感染的是变异性狂犬病,潜伏期短,通过咬伤血液传播,症状与小组研究的生化病毒症状相似,因而被百姓误判。生化病毒并无管理漏洞和泄漏风险,因而不必担心与此相关。目前已联络国安委,避免错误舆论导向,防止民心不稳。


          12月1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事件被发达的互联网系统传遍全国,该新闻成为所有平台的热搜,百度“丧尸吧”的会员由此新增十万。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越传越玄乎。大群末日崇尚者几乎第一时间都认定丧尸危机即将爆发。“丧尸”虽然一般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圈子内的年轻人长年在欧美日韩末日电影、文化的熏陶下已经太清楚什么是丧尸。于是,满大街挤满了背着背包、身着轻便运动服装的年轻人,超市里的饮用水、食品、日用品等被抢购一空,不明事理的超市、零售店老板们高兴得睡不着觉,因为即便是购物高峰都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年纪稍大的人则忧心忡忡地联络身在武汉及周边地区的亲朋好友,打听情况或者确认安危。

          作为拥有互联网最高权限的国安委与此同时立刻行动起来,所有在微信、微博、百度、头条等平台发布的各类消息被全部清空,发布者删帖封号,严重的以“寻衅滋事”名义请喝茶,并进行官方辟谣,官方账号发话说武汉市中心医院患者感染的是变异狂犬病毒,发热狂躁,并不会人传人。宣传机器的强力开动成功引导了社会舆论,很快大家把这件事当成了众多谣言的之一,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王总被捕的消息在武汉中储粮物流公司内部暂未公开,中层、基层员工只接到通知暂时放假三天,具体原因却没说。大家隐隐觉得情况不太对,却也没有多言,长期在路上搞运输和搞卸货装货搬运、996工作的人几乎个个渴望的就是假期,因此都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但这群人中有一个人例外,就是陈斌。此刻他开着自己的车子,茫然地看着前面的景物,脑中乱成了一锅粥。前两天在高速路上出事之后他接受了警方的盘问和调查,结束后便立刻开始联想自己之后的遭遇。上面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出事的运输在自己身上出了事,深知规则的他明白这账迟早都要算到自己头上。根据事态的严重程度,结合王总和经理的性格,再加上搞运输的这几年犯的错误,这次不走人恐怕是不行了。可以肯定,只要假期一结束,陈斌的日子就屈指可数。

        陈斌想到了所有可能的后果。家里的年过六十的父母、妻子和4岁女儿,几乎全靠他一个人养活,房贷、车子、日常开销,哪样都是用钱的无底洞。一旦丢了工作,自己能去哪里?干了十年运输,除了会开车啥也不会,难道只能送外卖?谁都知道外卖能送到月入过万的是凤毛麟角,不是外卖、摩托车经常被窃格瓦拉人群偷走,就是受顾客和雇主指责两头不讨好,闯红灯更是家常便饭。
     
      越想越觉得懊恼、看不到人生的希望,陈斌不由得点燃了一支烟。走到前面的一个路口时,他发现原本的双行道成了单行道,车辆挤在了一起,几乎一动不动,认为影响了生意的出租车司机高声咒骂,禁鸣喇叭牌子下却喇叭轰鸣,全然不顾闪烁的摄像头灯光,看来不知道交警部门隔天准备多收多少罚款。陈斌虽也恼火,却毫无办法。

      车辆行使到路口分岔处,陈斌才算知道了原因。原来是被设了卡子,刑警、特警、交警倾巢出动,每辆车子从车顶到轮胎都得喷上难闻的消毒水,然后按照交警指定的路线才能顺利通行。
   
      “出什么事了?”陈斌心中疑惑地问道。车入哨卡,他本想发问,但看到戴着口罩只露出两只并不友善眼睛的交警,他又闭上了口。

      “记得下次戴口罩!这次不为例,下次出行不戴禁止通行!”交警待消毒水喷洒完毕后,语气尽带严厉。

      “......我要回市区,不能走这条路吗?这条路最近。”陈斌小心翼翼地问道。
 
      “走左边!”交警似乎并未打算回答原因。

      陈斌无奈地走了指定的路,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条路要回家起码得绕远半个钟头,最快也得七点钟才能赶到家了。

      车行几公里路,陈斌总算是回到了幸福小区,也就是自己的家所在地。一路上从不听广播的陈斌打开了几个频段的广播,各种消息一茬接着一茬。陈斌觉得无风不起浪,回想之前路口的管制,弄不好可能出了大事。想到这里,陈斌顾不得将车子停进车库,胡乱停在了路边。人下车后就往家里赶。
     
      陈斌按电梯上到了5楼。来到家门口前按了下门铃。门铃刚响了一声,门就被打开了。

      妻子赵丽亚站在门口,已经怀孕6个多月的她大腹便便运动不便,看见陈斌如同是久旱逢雨,上前一把就抱住了自己的丈夫。

      赵丽雅的话带着些许哭腔:“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爸爸有些不大对劲儿!”

    “进屋再说!”陈斌走进家门,4岁的女儿陈巧一脸茫然而又期待地看着自己,眼圈红红的,似乎不久之前哭过。陈斌一把抱起巧巧,坐在了沙发上。

    “到底出啥事了?爸爸在这里?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今天下午四点多钟,他刚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他整个人脸色苍白,看上去好像感冒了,我给他吃了感冒药,喝了点粥,就让他进屋休息,我估计可能是睡着了吧。” 赵丽雅活动很不方面,但还是努力自己扶着椅子坐下来。

    “我去看看。”陈斌将巧巧放下,来到卧室门前,先敲了敲门,里面没动静。随即他转动把手走了进去。

    赵父一个人坐在床头,看上去并没有睡觉,但是一只手扶着窗台,轻声喘着气。
   
    陈斌一惊,连忙上前:“爸爸?!你怎么了?!没事吧?!”

    赵父似乎没听到喊话,陈斌立刻就走到窗台面前,伸手扶住赵父的肩膀。就在这一瞬间,赵父忽然眼睛大张,黑色的瞳孔竟然变成了血红色!陈斌大叫一声,正不知所措之时,赵父看见他,张开嘴巴,双手抓着他的衣服,直接就扑上来准备一口咬在他的脸上!

    陈斌大惊,还算清醒的他赶紧拼命抓着赵父的衣服,没让他一口咬下来,翻了个身,滚到了一旁,赵父扑了个空。

    听到叫声的女儿巧巧走进房门,看见眼前的一幕,一下子就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赵父随即被吸引,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将苗头对准了自己曾经疼爱的外孙女,猛地扑了上去!此刻的陈斌还在地上沉浸在之前被赵父攻击的恐惧中,尚来不及反应,更谈不上搭救。

    只有4岁的巧巧手无寸铁毫无反抗之力,迅速被“赵父”一下子扑中,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让陈斌认为这可能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抹去的一个湖面。自己的岳父,竟然一口咬在了自己曾经的孙女巧巧脸上,一使劲儿,伴随着巧巧嚎啕的哭声转化为恐怖的哭叫声,巧巧的半个面颊被活生生地撕下一大片肉,眼球暴露,因哭泣流下的泪水被染成血红色,霎时间流满一地。

  陈斌看过丧尸电影,但他完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丧尸这种东西。所以眼见着这血腥的一幕,已经连惊叫都发不出来了,硬是愣在原地大半天,除了呆呆地望着不知道还是不是自己的爸爸和被兽性对待的女儿,完全没有其他反应。
 
    赵丽雅行走极其不便,等她打偏着来到卧室门口的时候,见着眼前血淋淋的惨状,当即吓得惊叫一声便瘫坐在墙角不省人事。

  陈巧的哭叫停止了。陈斌拼命摇了几下脑袋,让眼前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一些,此刻他似乎还怀着一丝侥幸,认为父亲可能只是疯了而已。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用力跑向“赵父”,提着它的衣领并大声喊着:“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快醒醒!!那是巧巧!巧巧!!!”

“赵父”随着陈斌的拖拽转过身来,嘴里咀嚼着从巧巧面颊上撕下的那片肉,一大半截还挂在嘴边。陈斌只觉得脑袋一阵阵的眩晕,“赵父”转而又趁着其犹豫的当儿,向其猛扑过去,张开血盆大口,瞄准了他的面庞,一口咬将下去。

陈斌完全顾不得其他什么了,慌乱之中为了自保只得强行将毫无防护的半个左手手掌塞到了“赵父”的嘴前,“赵父”当然不会放过这块送上门来的肥肉,一口咬住其半个手掌,犬牙和尖牙直指他最脆弱的左手小指中部,随着上下颌一发力,陈斌听到了货真价实手指连着指骨被利齿切断的咔嚓声,紧接着手掌便传来了剧痛,双江放声大叫,右手拉着左手手腕,试图将其拔出“赵父”的魔口。右脚也不由得发力,一脚蹬在其肚子上,“赵父”咬着他的半截手指,连人带肉一起被踢出一米多远。

陈斌一边惨叫,一边从地上爬起来,现在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十指连心之痛”,左手处的剧痛甚至都已经让自己的整个左臂都要麻木了。事已至此,陈斌就是再觉得不可思议,也不可能认为妻子的父亲还是个正常人了。但眼见着躺在地上血流一地的4岁女儿,以及在一旁墙角不知死活的妻子,陈斌还是下不了不管他们俩准备去找武器自卫的决心,呆在原地小愣了一会儿并不住地喘气。

  变成丧尸之后的“赵父”似乎一改生前的年老蹒跚,体力和精力仿佛一瞬间增加了十倍。被陈斌一脚踢倒后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的它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继续讲矛头指向他,又是一个猛扑,还在原地喘气的双江躲闪不及,被再次扑到了卧室的墙角,眼见着“赵父”已经完全不认曾经的亲人,只知道吃人的它可能再次对自己发动致命攻击的时候,陈斌右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一样金属物件,他残存的一点意识让右手仔细感受到了那个金属物件的手柄,似乎是两个可供手抓住的半圆形铁片,随着自己尚还完好的右手一张一合来回运动——这是?一把剪刀!!

如久旱逢雨的陈斌用最后一点力气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在“赵父”又张开嘴向自己咬下之时,剪刀前面的两片刀刃合二为一,直插它的薄弱的太阳穴位置,利刃碰至之时,随即狠狠炸了进去,陈斌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和力气,右手强行打开剪刀的刀柄,于是在“赵父”太阳穴处扎出的伤口当即随着开合扩大,一股一股的血液顺着刀刃、刀柄、指缝汩汩流下,陈斌感到“赵父”攻击自己的欲望和气力瞬间被抽光了,软软地倒了下来,脑袋直直地栽在自己的胸膛上。

    客厅尚在运作的电视机里,此刻传来了一阵女性播讲员的声音:“观众朋友们,关于武汉市所谓的丧尸事件是纯属造谣,请各位不要相信,变异型狂犬病毒已经辟谣,并不会人传人......”

下一章
2
分享 2021-01-30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