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15章 公主的恋情】

由于品葱遭到攻击后部分发言缺失,也导致小说的一些章节缺失,缺失章节会逐渐重发恢复,也希望品葱做好备份。


上一章 目录

郑明远的独生女儿名叫郑敏桐,母亲当年因难产匆匆离去。缺失了母爱的家境让郑敏桐的童年饱受欺凌和折磨,使她的暴力倾向愈发严重。等父亲郑明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本来想再婚为女儿补偿一个完整的家,但没想到郑敏桐被朋友错误灌输了“后妈之心狠如毒蛇”的理论,看见父亲与阿姨走得很近的他不惜以割腕相威胁,幸亏抢救及时郑敏桐才活了下来。在手术室门前,郑明远想了很多,最终明白一切错源都在他自己身上,于是他开始思考用别的方法来挽救女儿。

  郑明远给女儿写了一封长信,承认了自己在她小时候忽略了对她的关爱。然后他托人在政治局的关系,让女儿进入了军队服役,这样能有效缓解女儿内心愈来愈暴躁,可能滑向犯罪深渊的心情与逐渐成型的人格。郑明远只能做到这一步,即使如此,郑敏桐还是与父亲的关系日渐疏远。郑明远甚至只能通过军方的朋友来间接了解女儿的现状,朋友告诉他,郑敏桐在军队的热情性超过了所有与她服役的女兵甚至男兵,她经常一个人练习各种体能训练到深夜,包括实弹射击、格斗、反恐模拟、爆破等。后在一次军队举行的打靶比赛中,郑敏桐在突击步枪300米射击和1000米狙击步枪射击中,发射200发子弹,十环率97.37%,脱靶率0%。这已经打破所在服役部队建立以来的所有纪录,成为军队内部抢手的奇才,郑敏桐由此被簇拥为战神,被战友赋予“女中豪杰”“巾帼英雄”等称号。仅仅服役五年后,23岁的郑敏桐便被破格提升为一级军士长,成为了所在部队最年轻的士官。

  与此同时,新任主席正在疯狂地进行着军队改革。受反腐冲击,前任掌权时期的大部分将官下台,军队系统几乎被打散重组,其贪腐背后孕育的部队到底能有多少战斗力,一直受到主席怀疑。因此他决定大力强化2015年新成立的战略支援部队,花大额经费建立一支特种作战部队,他的要求是,这支部队不仅要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而且要有随叫随到,随时进入临战状态。在军内限阅的最高指令中,主席白纸黑字地写道:“新时代特种部队成员的选拔具有重要意义,首先最好的选择就是女性,原因是女性的能量消耗较男性小,更能适应严酷的作战环境。其次,女性在贪腐方面的选择,比男性要少得多......”这条指令只在极小的范围内被专业从军者戏谑为“扯淡”,如果真的女性比男性更厉害,怎么不把男兵全部换成女兵呢?女性在体能方面始终是比不上男性的,这必然是台上那位仅仅读了些书单,便妄下结论。

  主席是永远不会犯错的,因此军队必须无条件遵守下去。三年时间,“新时代特种部队”开始招募成员,与其说是意愿招募,不如说是强制完成指标。很多女兵认为不能淌这趟浑水,纷纷故意在初试中用超烂的成绩来抵制,以便自己在初选中“被淘汰”。但也有迷糊人士或狂热分子不惜努力要进去的,以便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表达对主席的效忠。还有一些是属于不明事理的人,想去,就去了,稀里糊涂,就通过了审核,郑敏桐是其中之一。战友开玩笑说,以她的实力,想不通过恐怕都难。

  “新时代特种部队”在这种情况下“招募”了3437名女性成员,其中大部分是支持战狼风的狂热分子。这些人在现役特种部队专业教官的指导下,开始投入集训,利用间谍从美国盗取过来的一些资料和模仿,“新时代特种部队”用了五年时间初具规模,她们的集训模式、武器装备和训练时日均属于最高机密,就是在军队内部,也只能从编制上进行推测她们的实力。“新时代特种部队”完全采取正规部队的系统编制,被分为七个营:一个近卫营、一个水下爆破营、两个重装突击营、一个电子对抗营、一个防化营和一个后勤保障营。总兵力为一个旅。

  主席亲自在“辽宁号”航母和新下水的“解放台湾号”航母上检阅了这些女兵,并亲自为这支部队命名为“雪狐特种作战旅”,每名成员回家后收到了主席的一面写有“保家卫国”的锦旗,下面有主席本人的亲笔签名(实际上是仿印)。

  ——————————

  (中南海,主席的私人住宅)

    主席夫人本来见难得回来一趟的公主很是高兴,希望一起到老太太家里去聚个餐。但公主表示自己想一个人静一静,拒绝了母亲的要求。气得主席夫人忍不住骂了她一顿,然后一大早她就去了老太太家,留公主一个人在家里。

    公主已经习惯了,她其实反而很喜欢这种感觉。

    “公主”的真名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官员们私下对她的称呼算不上多大的侵犯。生在这个家庭,注定让自己的人生和一般人不同,在哈佛大学就读时,公主只能用化名,学校里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不超过两位数,每天都有国安的便衣特工跟随,二十四个钟头从不间断。一同留学的不知情者也有对她展开追求的男生,据说都被国安人员私下请去喝了杯星巴克,然后就再没后续了。

    公主不是圣人,也是女性,也渴望追求爱情,渴望追求凡人的生活。网络上有关她的个人信息被删得一干二净,据说民间有人通过特殊渠道公开她的秘密因而被获刑重判。出入抬头可见的几百个摄像头让公主觉得只有上厕所的时刻能享受到难得的清净。公主的婚事早就被主席一手操办,但她极力反对和拒绝,墨守成规的“政治联姻”在她的词典里并不存在。主席碍于女儿是九组组长,掌握着国家信息命脉,不敢轻易决断,此事现在处于无头绪状态。

  无人能想到的是,公主有一段秘密恋情。那些成天锁在国家机密机关,用几重密码加密的纸质和电子秘密,字里行间充斥着阴谋、算计、扼杀和摆弄的载体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这段连主席也被“限阅”的超级秘密。作为在信息技术方面的顶尖高手,公主自有一套应对的办法。她一个人趁九组全员下班或轮休的间隙,黑入中南海通向北京军区驻地的一百二十七个摄像头,将上面的画面替换为前两个小时播放的录像,这样她途径这条路时便没有任何国安的监控人员能够察觉,因为那上面只会显示重复前两个小时的画面,国安雇佣的监控人员多为打杂的人,对信息技术一窍不通,加上主席私人住宅区平常几乎没有人走动,因而一直没有可对比的画面来察觉这个事实。公主每次用这种方法是为了到驻扎于北部战区首都地方的“雪狐特种作战旅”去和自己的秘密情人会面,她事先换上了一套军装,使她看起来和那些集训的军人没什么两样,避免了被人怀疑。

    讽刺的是,公主的“情人”迄今为止还没有接受公主。更讽刺的是,公主的“情人”是个女的,比她小三岁,她不是别人,正是郑敏桐!
   
    当公主再次来到郑敏桐所在的军区宿舍时,郑敏桐正坐在床头,仿佛等候多时,但并不是期待,而是已经大致掌握了公主的来访周期,算准了她一定会来,但又没有手段能阻止。

    “你总是这样出现,你让我没有安全感。”郑敏桐看着公主脱下用于伪装的军服,露出用于约会的淡蓝色裙装和充满诱惑力的黑色丝袜。

    “没关系,你知道我的本事,国安的人不会察觉的,你就当我会隐身。”公主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或者说,她在公开场合就从来没有笑过,她只对郑敏桐笑。

    “你还是走吧,我们,我们俩不合适。”郑敏桐说这话时,一直望着宿舍的窗外,她生怕今天请假休息的所在地,会突然被计划更改的其他队员占据,那样岂不是直接将二人撞个正着?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公主毫不迟疑的上前一把抱住了郑敏桐,二人相互对视,四只女性独具妩媚的凤眼分向在两条平行线上。

    “我们俩的事要是捅出去,我估计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郑敏桐说话时表情凝重,公主也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哪个敢杀你?老娘第一个要她的命!”公主双腿往床上一抬,黑丝盘住了郑敏桐的腰。

    “你爸爸呢?难道你也要了他的命?”

    “......”公主一时语塞。

    “如果你真的为了我,那就最好别来了。”郑敏桐失落地低下头,离开了视线平行线。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俩不能在一起,是因为性别吗?”公主的言语带着些许啜泣。

  “是因为你的身份。”郑敏桐接过话茬。

  “我不管,我不管!”公主的眼角挤出几滴泪珠,脸向前凑,火热的双唇吻住了郑敏桐的嘴。

  郑敏桐以前对公主的热乎是百般抵制,她在雪狐的集训所习得的身手不要说面对技术宅女出身的公主,就是二三十个流氓估计都不是对手,就像以前那样,公主从来就没有成功“侵犯”过她。

  但这次不一样,郑敏桐反而热烈地迎合着公主的吻,甚至还伸出舌头到对方的口中,长期处于性饥渴状态的公主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原来你是爱我的,只是碍于身份不敢接受。”公主晶莹的泪珠挂在眼角,心中这样想着。

  郑敏桐并不是因为突然为公主动了情。

  三天前,她突然被告知父亲郑明远死亡,官方的说法是病死。但如果真的是病死,怎么可能不经通报就火化了,抱着一个骨灰盒来通知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为这事,郑敏桐立刻放掉手里的一切训练,连夜赶回家找国安质问到底怎么回事?

  结果就像很多访民的遭遇一样,郑敏桐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刘建国为了防止事情暴露,已经私下用重金收买了特派局,将事情强压了下去。郑敏桐虽是体制内人员,但其父亲和本人均没有刘建国在官场上打通的关系网,靠的只是军事方面的技术,因而没办法和刘建国一决高下。

  郑敏桐唯一的亲人就是父亲,虽然与他有很多隔阂,但没有恶化到连死了都不动心的地步。那一刻,郑敏桐似乎明白,她和父亲并不是没有感情,相反,感情还不浅。那天晚上,她看着和父亲之前的合照,静静哭了一整夜。

  ......

  “啊,啊!我要,我要,我要......”公主从来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喜欢性的感觉,哪怕是和一个同性,或者说,同性其实是更了解她的。

  郑敏桐一边用自己的阴唇摩擦公主的,一边双手抓着她的两个乳房,反复揉捏,让公主尽情释放自己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欲望。她的面颊和公主一样潮红,甚至有呻吟的欲望,但她一直控制着不喊出来,避免自己与公主同堕爱河。

  “抱歉,我这么做并不是真的爱你。我不是同性恋。我只希望,你能帮我查查父亲的死亡真相。”郑敏桐不敢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她不知道公主知道了会怎么样。还会不会对她一片痴情。

    翻云覆雨的运动持续一个多钟头,公主在床上瘫软如泥,床铺几乎湿透。

    “我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帮我查查好吗?”郑敏桐深知公主的势力,九组几乎掌握着体制内外的一切讯息,能利用自己和公主的这层关系,难道还怕刘建国那个小贼?也许,这是查明父亲死因的唯一办法......

下一章
0
分享 2021-09-0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