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小说】《原罪忧思录》【第五章 试验品】

上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555

六年后,2016年9月24日

刘建国对李元修和郑明远的单方面期望并未最终成为现实。尽管二部投入了百分之两百的努力,最后仍没能在两年期限内完成原病毒的武器化。中国在时间的推移中步入了一个新时代。

民间盛传的“2012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而至,让很多铁杆玛雅粉大失所望。不过在本年度末,前任主席将统治十三亿人的权杖交到了现任主席手里,会同权杖一起交接的,还有二部拟研制生化武器的全部资料和进度。现任主席一上台就极其不低调,先是以反腐的名义展开了政治清洗,撤掉了数以十万计的官员。同时将七大军区改革为五大战区,国家安全委员会进行了升格,人员扩展一倍,由原先的四条情报信息分支扩大到了八条。更进一步地将信息长城防火墙增加了高度,抓捕了更多异见人士。

在内地被洗版的网络论坛上,形势一片大红,无数中国人在新任主席的引导下,做起了中国梦。

这是否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只有天知道。

刘建国本来还因为未完成预定计划而感到惭愧,但新任主席对二部这两年来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声称可以按照原定计划继续研发,国防部会全力支持直到武器成品出产,这让刘建国喜出望外。

在二部的努力下,终于在714盗墓案件发生后的第五个年头,取得了重大突破。这天上午,睡眼惺忪的刘建国还在床上和周公闲聊,床边的电话铃声大作令他十分不悦,勉强爬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六点钟都不到。

“喂?”刘建国懒散地拿起听筒,凑到耳朵旁边。

“处长,成了,成了!快来看吧!新出产的病毒!!”电话里传来李元修兴奋的声音。

“啥?成了?”刘建国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五年多的时间来,他很多时候都在做梦,梦见就是生化武器研制成功了,于是他第一反应就是掐了自己一下。

大腿传来疼痛感。

“千真万确!处长,快!马上过来一趟吧!”

“好,好!我马上过来!”放下电话的刘建国终于睡意全消,迅速患上了衣服,然后就开车朝五处地点赶过去。

“小李,真的好了?来,我来看看!”

“处长!就在显微镜下面的样本上!来——”李元修说着,将电子显微镜的位置让了出来。

刘建国凑过去,调整聚光镜,逐渐看清了白色视野当中的病毒形态。果然,无数的流感病毒细胞在逐渐向原体丧尸病毒靠近,二者相交后,不再像以前那样排斥,而是很快融为一体,成为一个巨大的病毒团。

李元修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停地揉着酸痛的太阳穴,五年了,他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处长,既然病毒已经研制成功了,那么我就马上写一封报告交给主席吧……”李元修刚刚说到这里,就被刘建国打断了。

“我们还有最重要的一环没做!”刘建国转过头来看着李元修,神态从刚刚的一脸兴奋又恢复到了那种冷酷和无情的表情上面。

“什么?”李元修似乎并没有觉得还缺少了什么。

“小李啊,亏你还是病毒学的硕士毕业生!”刘建国叹了口气,“我们还没有一个试验品能够研制病毒的特性!别忘了,我们研究的是新式生化武器!”

李元修脑子转了转,霎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口中小声念叨:“处长,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行,我现在马上去找几只老鼠……”

刘建国这时的脸庞变得异常严肃,眼神开始闪烁悠悠的寒光,李元修无意间望过去,顿时感到一阵说不出滋味的压迫感。

“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小白鼠。”刘建国似乎在自言自语,眼神并没有望着李元修这边,“既然需要测试新式生化武器对人体的杀伤,那我们需要的是——人体试验!”

李元修以为自己听错了。

刘建国拍了一下巴掌:“小李,看来,我得和国安委说一下了。“

……

————————————

(新疆,再教育营小黑屋)

“喂!醒醒!”干警拿起一大桶冷水,朝审讯椅上的那个女人从头到脚淋了个结实。

女人发出剧烈咳嗽声,从口中喷出一股带着细微红色的水柱,她的脸上有新鲜的伤痕,头发乱成一团,一只眼睛眼球突出,半个面庞红肿地让人看着有些瘆人。双手被牢牢地身上的白色衬衫在水源的浇注下逐渐变得透明,露出半个身体上隐约可见的一条胸罩带子。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双脚赤裸,从腿部到脚上散布着一条一条被皮鞭或竹条打过的伤痕,在冷水的刺激上,让女人感到钻心的疼。女人紧咬着嘴唇,没有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干警眼神空洞,右手拿着一根电棍,一下一下地敲着左手掌面,“你只需要对你之前加入‘东突厥斯坦恐怖组织’的行为做出深刻检讨,我不会让你再呆在这个破椅子上去。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我希望你不要再选错,你有五秒钟的时间来考虑。”

说完,干警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复。

女人吃力地张开一边没有受伤的眼睛,向干警投过去一个愤恨并带着些许轻蔑的目光。紧接着,她的喉部逐渐隆起,将胸中积蓄已久的愤怒,化作一团由唾液、血、冷水及分泌物组成的液体,猛地朝前喷出,干警事先没料到女人还会有力气反抗,没来得及躲闪,那团液体正中自己的口唇和鼻腔,瞬间他就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干警彻底爆发了。他用袖子擦了擦口鼻处的秽物,猛得朝女子甩过去一个结实的耳光。

“敬酒不吃吃罚酒!”

干警抄起右手的电棍,按动按钮,将电压加到最大,狠狠地戳在女子的腿上。女子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双腿不断地颤抖,片刻之后,一股液体从双腿间涌出,将内裤完全浸湿。

“报告!北京急电,有紧急调令!”

干警手里的电棍随着小黑屋牢门“砰砰”的敲击声逐渐停下来,电棍电压下降。女子在又一波折磨中勉强让自己没有再晕过去。

“进来!”干警粗暴地朝着牢门方向怒吼,仿佛是在发泄着刚才被女子侮辱的不满。

牢门吱呀吱呀地打开了,进来另一名干警,他看了看审讯椅上已经几乎半死的女子,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似乎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他向审讯干警出示了一封密件:“北京急电,这个人犯受国安委指示,马上转到总参二部五处去,上级说有特别行动。——人千万别死了!”

干警说完,递过去密信,当他将目光再次投向女子的时候,吓得后退几步。

审讯干警从同行的表情意识到情况不妙,但想回头已经晚了——女子从审讯椅上站了起来,一个箭步扑将上来,张开嘴唇,口中露出被染红的牙齿,她一口咬住了干警的耳朵!

审讯椅由于长期没有更换,固定手部的一个皮带螺口被锈蚀,六角形螺母滚出,让女子的右手不知不觉中挣脱了,然后她用惊人的潜力拉开了另一边的皮带,如同小说中描绘的丧尸那样,用仅存的武器牙齿向干警发起了进攻。

“啊!!这个臭婊子!!松嘴!!给我松嘴!!”干警痛得手里的电棍掉在了地上。同伙吓得呆立在原地,好几秒钟都没反应过来,任凭两个人原地打着转,一遍一遍地发出惨叫。

同伙猛地摇了摇头,清醒过来的他赶紧从地上捡起那条电棍,开动电压,一棍子戳在女子的后背上,女子奋力挣扎了几下,嘴里咬着干警的半个耳廓,滚到了地上,再也不动弹了。

“啊,啊呀!痛死我了!!”干警捂着耳朵,看了看地上的女人,一脚踢了过去,将女人踢出一米多远。


(次日,总参二部五处)

“进去呆好!”

女人被两个国安一把推进了漆黑的监牢里,女子半爬在地上,通向自由世界的门很快被带着几根铁条的牢门隔断了,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女子大口喘着气,整个牢房里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地呼吸声。不过,她的脑子非常清醒。

“振作起来!振作起来!你不能倒下,你不能倒下!你还有远大的计划,你必须活着看到这个腐朽和独裁的政权垮台的那一天!!”

……

下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911
4
分享 2019-11-19

1 个评论

.....希望那个女的能活下来(保留意识)变成母体什么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