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行为与宗教的责任

时常看到有人举出某个宗教的信徒的不好的行为来攻击该宗教,因此打算解释一下,因为什么行为而指责宗教是不恰当的。

假如给人类贴标签,人类可以是{无宗教信仰、有宗教信仰(具体宗教)},基本上大部份人都做过不好的行为(不说轻或重),也做过好的行为,那些做过不好的行为的人,可能有宗教信仰,也可能没有宗教信仰;那些做过好的行为的人,可能有宗教信仰,也可能没有宗教信仰。因为信仰某宗教的人做过的不好的行为(不因为宗教而做出)来责怪宗教是不正确的。


每个宗教都有教义,信徒应该依照教义而行事,如果信徒不依照教义而行事,乃至做出不好的行为(违反教义的行为),人们不能因为那信徒的行为去责怪那个信徒所信仰的宗教,因为他没遵守教义,这是他的错,不是宗教的错。

就好像道德与每个国家都有的法律,人们应该按照道德、法律行事,如果国民不按照道德、法律行事,乃至做出不好的行为(违反道德、法律的行为),人们不能因为那个人的行为去责怪道德和那个人所在的国家的法律,因为他没遵守道德、法律,这是他的错,不是道德、法律的错。

又好像教师教导了学生怎么样做过好孩子,那学生却不照着做,做出了不好的行为,人们不能因此而责怪那个老师,这是那个学生不听话。

又好比有人得到了一张去往某个地方的地图,上面标明了前往的路线所要注意的事项和不应该做的事项,然后那个人做出了被标明不应该做的事项,于是受了伤,这是因为他不遵守地图上的注明事项,这不是地图的错,是那个人的错。


假如有某个宗教,在教义里清清楚楚的写着应该偷东西,宣称偷东西是正确的做法,那么,如果有一位该宗教的信徒,因为了解、信奉该教义后,认为偷东西是正确的,去偷别人的东西,那么,可以说宗教也有错,因为教义上这么教导的。

假如有某个宗教,在教义里没提到是否应该偷东西,然后该宗教的某个分支/权威人士的解说里说应该偷东西,宣称偷东西是正确的做法,那么,如果有一位该宗教的信徒,因为了解、信奉该宗教的某个分支/权威人士的解说后,认为偷东西是正确的,去偷别人的东西,那么,可以说该宗教的某个分支/权威人士也有错,因为他们是这么教导的,但是,不应该怪罪到该宗教上,或该宗教其他的没这么说的分支,或该宗教其他的没这么说的人,因为那个宗教/其他分支/其他人没说过这个做法是正确的。

假如有某个宗教,在教义里清清楚楚的写着应该偷东西,宣称偷东西是正确的做法,那么,如果有一位该宗教的信徒,在不了解、不信奉该教义的情况下去偷别人的东西,那么,不可以说那个信徒因为信仰宗教而犯错(但是可以说那个宗教的教义不对),因为那位信徒不了解、不信奉该教义,哪怕教义上确实是这么教导的。


信徒因为某个宗教的教导而做出不好的事情,才能因此而说那个宗教有错,不然这只是一个不恰当的指责。人所作的行为可能源于很多原因,如果那些原因里面没有那个宗教,那么那个宗教就对那个人所做出的行为没有相关的责任。
12
分享 2020-04-25

44 个评论

那么信封共产主义的大概就。。。。。。罄竹难书了
exactly~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范松忠 黑名单
这么说的话,话题挺大,伊斯兰教我不太清楚,是不是强制,从基督教/天主教说,圣经里没说不可以如何如何,是人,烧死了布鲁诺。佛教,也是好的教义,我没听说有让人烧香拜佛,还说什么命里不合而杀夫杀妻的那种。至于伊斯兰教我知之甚少,但听说严格禁止偷窃,这应该是对的吧?

好了,换个话题,共产党宣言里,也没有贪污腐败,大数据监控啊?连中共的草纸里,虽然被习杂种去掉了任期限制,仍然有集会、结社、出版自由吧?

PRC也没有非常邪恶的法律啊,《网络危险法》算一个,其他,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都是“好”的吧?习杂种的打压言论,删帖封号也都是违宪的啊。

那么,这些罪恶应该……

愿罪恶归近平吗?还是愿罪恶归中共官员呢?

个人理解,不是很都反共人士说,问题不在于换掉习畜生,而是在于推翻这个体制,这个体制如邪恶,再邪恶的人当了美国总统也不能无限连任,之类的感觉,对吧?

那么,回到宗教,要不就是,一个宗教,教人向善,同时也规定不可以强迫别人去相信,也不能逼别人去磕头什么的,不用拜神,你想进天堂,相信的话,你就做好事,做善事,其他强迫别人的行为一律禁止。

要是有这样一种宗教,是不是它就是完美的“体制”呢?它是不是像美国的价值观了呢?自由?这样就完美解决了这些矛盾,对吧?

还有一点要补充一下,《共产党宣言》我虽然没怎么读过,苏联第一首国歌是什么?《国际歌》好不好?要的就是国际主义,习歪和尚念的经,精甚、宽衣都不算什么,把好好的伟大的共产主义(暂时这么叫),变成了习粪坑的狭隘的爱国主义,是不是,也是同一个道理呢?
这么说的话,话题挺大,伊斯兰教我不太清楚,是不是强制,从基督教/天主教说,圣经里没说不可以如何如何,...


共产党宣言里,也没有贪污腐败,大数据监控啊?连中共的草纸里,虽然被习杂种去掉了任期限制,仍然有集会、结社、出版自由吧?

PRC也没有非常邪恶的法律啊,《网络危险法》算一个,其他,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都是“好”的吧?习杂种的打压言论,删帖封号也都是违宪的啊。

不了解共产党宣言,不多说这个,但是,说与做,美好的想法只停留在口头上与尝试落实美好的想法,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

如果有个地图,声称可以抵达乌托邦,但是,如果人们只说乌托邦有多好,而不前往,则他将永远无法到达目的地,这是因为人们自己不前往。如果地图给出了前往乌托邦的路线,人们尝试前往,结果却发现那路是错的、发现只要走那条被标记的路就会导致人们生病而无法继续走下去或者发现目的地不在地球上,是不是代表那地图有问题?

恶法也有不少啊,如计划生育的强制杀人。
那么,这些罪恶应该……
愿罪恶归近平吗?还是愿罪恶归中共官员呢?

对那些不好的行为感到欢喜、称赞那些不好的行为、支持那些不好的行为、参与那些不好的行为、乃至亲自主导那些不好的行为,都有错,无此等行为者没相应的错。

例如六四事件,签字的、同意镇压的、发命令的、传达命令的、亲自动手等的人都有那业,不跟随这种行为的没有、在其他地方而不知道这件事的没有、知道了也不支持,不感到欢喜的也没有。

习近平知道不好的做法(有着不善的目的、实施过程是不善的、会导致不好的结果等等)后,若他同意、批准哪些不好的行为,他就有那些相应的不好的业,那些他完全不知道、没同意、没默许、没批准的事情,就与他无关,而与那些提议、批准、实施、赞同的人有关。
不了解共产党宣言,不多说这个,但是,说与做,美好的想法只停留在口头上与尝试落实美好的想法,两者之间是...

计划生育的强制杀人啊,对,以前是有不少,1997之前也有反革命罪。总之不是太多,如果只有这些恶法,完全遵守这些中共的法律,那么在中国生活的不会这么苦。
哪条法律规定一定要扫码的?一定要有手机号?一定要用丑云的支付系统和马巨赖的软件?
没有嘛。

可以这么说,修改过的草纸,虽然没了任期限制,但其他方面还是保障人权的,比如结社、集会自由,而那种什么妨害公共秩序罪之类的,就是违草纸的了。

如果中共遵守它自己的最大“草纸”,不也活得很好?(按照这个逻辑的话)
可以这么说,修改过的草纸,虽然没了任期限制,但其他方面还是保障人权的,比如结社、集会自由,而那种什么妨害公共秩序罪之类的,就是违草纸的了。

如果中共遵守它自己的最大“草纸”,不也活得很好?(按照这个逻辑的话)

说得再好听,不去落实,始终只是空话,就像苏联笑话的那个地平线,看到,听到,却无法真正尝试到。

斯大林做报告说: "共产主义已经出现在苏联的地平线上了??"
老工人不知道什么是地平线,回家后问儿子,儿子说: "地平线就是能看到却永远走不到的一条线。 "

蛋糕再漂亮,始终是要吃的,再怎么观赏、嗅、描述、称赞那个蛋糕,只要不去吃,那么就仍然尝不到蛋糕的美味,肚子依旧不会饱。

人权、自由,再怎么称赞、只要不落实,人民依旧无法享受到这些美好。
说得再好听,不去落实,始终只是空话,就像苏联笑话的那个地平线,看到,听到,却无法真正尝试到。蛋糕再漂...

美国帮助中共修建防火墙这些企业,以及其他比如YouTube的打压,就是在毁坏本国的言论自由。
所以,不是光看外表的。本来想写一篇文章的。

清朝灭亡后,剪掉辫子,这真的不重要,孙大炮搞错了,剪掉内心的辫子才更重要。

如今也是,换到共匪国的国旗、国歌、货币,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新来的,别再来出一个“东伊朗”和太平天国2.0。个人认为这是最重要的。
预言者 灰名单
共产主义宣言,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共产主义魔鬼,(幽灵德文原意,魔鬼)

它自己说自己是魔鬼。在宣言里,他要推翻所有制度,要消灭所有宗教。

这不就是魔嘛。

所有制度里面,包括善恶,好坏,真假,慈善,有爱,仁义礼智信及你知道的一切好坏制度。

所以,共产国家都出现过全民参与的:杀父、杀母、杀,兄弟,姊妹,朋友,老师,夫妻,这些灭绝人性的罪恶。

共产党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他开篇就说了它是魔鬼,它教义也是邪恶的。它从来没有隐瞒过它是魔的事实。

马列党徒最爱说的一句话,死后去见马克思,在哪里见啊?当然是地狱。

马克思成魔之路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1/0120/192881.html 

马克思,诗歌。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Oulanem》

“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
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宇宙倒塌了。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所以,如果曾经加入过魔教,成为了它的一员,还没有退出的,赶快声明退出。人类无论任何宗教,无论什么价值观,任何文化里,都会告诉你,魔及魔的成员他们的下场都是注定的,都是会被消灭的,是最悲惨的。

大纪元退党网站 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宣言,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共产主义魔鬼,(幽灵德文原意,魔鬼)它自己说自己是魔...

唉,我很好奇你有没有看过德文原文。
Ein Gespenst geht um in Europa – das Gespenst des Kommunismus.

Gespenst 可不一定是魔鬼哦。Gespenster可分为Dämonen, Elementaren, Engeln und Familiaren, 不全有害。当时马教主只是想形容当时的共产主义具有和Gespenter一样的特性——经常出现但又捉摸不定,共产运动规模太小,只能像幽灵一样触不可及。
另外,你们不是搞了个专用的三退站点吗?咋和大纪元合起来了?
共产主义宣言,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共产主义魔鬼,(幽灵德文原意,魔鬼)它自己说自己是魔...

另外,马教主可没在《共产党宣言》中提要废掉宗教哦。他提出要废除宗教是在Zur Kritik der Hegelschen Rechtsphilosophie.
原文:
Das Fundament der irreligiösen Kritik ist: Der Mensch macht die Religion, die Religion macht nicht den Menschen. Und zwar ist die Religion das Selbstbewusstsein und das Selbstgefühl des Menschen, der sich selbst entweder noch nicht erworben, oder schon wieder verloren hat. Aber der Mensch, das ist kein abstraktes, außer der Welt hockendes Wesen. Der Mensch, das ist die Welt des Menschen, Staat, Societät. Dieser Staat, diese Societät produzieren die Religion, ein verkehrtes Weltbewusstsein, weil sie eine verkehrte Welt sind. Die Religion ist die allgemeine Theorie dieser Welt, ihr encyklopädisches Compendium, ihre Logik in populärer Form, ihr spiritualistischer Point-d'honneur, ihr Enthusiasmus, ihre moralische Sanktion, ihre feierliche Ergänzung, ihr allgemeiner Trost- und Rechtfertigungsgrund. Sie ist die phantastische Verwirklichung des menschlichen Wesens, weil das menschliche Wesen keine wahre Wirklichkeit besitzt. Der Kampf gegen die Religion ist also mittelbar der Kampf gegen jene Welt, deren geistiges Aroma die Religion ist.

Das religiöse Elend ist in einem der Ausdruck des wirklichen Elendes und in einem die Protestation gegen das wirkliche Elend. Die Religion ist der Seufzer der bedrängten Kreatur, das Gemüth einer herzlosen Welt, wie sie der Geist geistloser Zustände ist. Sie ist das Opium des Volks.

Die Aufhebung der Religion als des illusorischen Glücks des Volkes ist die Forderung seines wirklichen Glücks. Die Forderung, die Illusionen über seinen Zustand aufzugeben, ist die Forderung, einen Zustand aufzugeben, der der Illusionen bedarf. Die Kritik der Religion ist also im Keim die Kritik des Jammerthales, dessen Heiligenschein die Religion ist.

而且他对宗教的看法还有正面的,Die Religion ist der Seufzer der bedrängten Kreatur, das Gemüth einer herzlosen Welt, wie sie der Geist geistloser Zustände ist,也就是说,宗教能起到治愈作用,让人有力量在黑暗环境中前行下去。而且要考虑到当时阿片是被广泛用于医药的,即马教主认为宗教起到了镇痛的作用。
另外,他还主张人是要有spiritueller Genuss的,具体出处想不起来了。
最后,想反共还是要读通马克思作品哪,毕竟,
How do you tell a Communist? Well, it’s someone who reads Marx and Lenin. And how do you tell an anti-Communist? It’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Marx and Lenin.
-- Reagan
假如有某个宗教,在教义里清清楚楚的写着应该偷东西,宣称偷东西是正确的做法,那么,如果有一位该宗教的信徒,因为了解、信奉该教义后,认为偷东西是正确的,去偷别人的东西,那么,可以说宗教也有错,因为教义上这么教导的。

假如有某个宗教,在教义里没提到是否应该偷东西……

問題在於,很多宗教的聖書裏都寫著可以解釋成兩面的内容,通過斷章取義兩種對立的人都可以讓聖書爲自己背書
比方説,佛教徒是不是應該打死蚊子?有人説不,因爲蚊子也是生命,不能殺生。有人説應該,因爲可以讓蚊子早死早超生,也是一種慈悲
再比方説,基督徒應該如何對動物?有人説人是神創造來管理衆生的。有人説人和所有其他動物一樣都是神創造的,所以是兄弟,所以是平等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如何應對異教徒?應該用石頭砸還是對他們寬容,這個問題早在中世紀燒異端開始至今,同一個宗教提出的答案都變了
就好像道德与每个国家都有的法律,人们应该按照道德、法律行事,如果国民不按照道德、法律行事,乃至做出不好的行为(违反道德、法律的行为),人们不能因为那个人的行为去责怪道德和那个人所在的国家的法律,因为他没遵守道德、法律,这是他的错,不是道德、法律的错。

這裏恕我不能苟同
在場各位中國人應該都心知肚明,有很多時候法律是不講道理的。這裏我説的道理未必是道德,也可能是根本不合理的、會造成危險的(比方説一些不合理的交通限速)有的甚至在特定情況下不能達成的(比方説實際操作上無法達成的安全或環保規範)
所以不能簡單粗暴地把違反法律的行爲定義爲不好的行爲,有時候還真是法律的錯
比方説,如果法律規定某商品必須達到一個實際上不可能達成(就算達成也會虧本)的超高標準才能銷售,業者自然就會選擇造假。如果法律規定的標準是一個合理的可以達成的標準,很多人就不會去造假了
人類的法律是人類寫的,雖然名字起得很傲慢,和自然的定律一起叫law,但畢竟是人想出來的,必定是有不足的。不能不談法律的錯,也不能單單因爲一個人違法就説是他不對
應該責怪的應該不是他違法的事實,而是他「在有別的更好的選擇的情況下依然選擇了違法」這件事
比方説一個人餓到快死了,偷了一塊麵包只爲果腹,因爲除此之外他沒辦法得到其他食物了,這是他的錯嗎?
但如果一個人吃得很飽,還去麵包店偷麵包只爲了惡作劇,這不是他的錯嗎?同樣是偷了一塊麵包啊?
道德也是同理,很多道德標準不是「普世」的而是「局部」的,有的標準在別人心目中(哪怕是同一國家甚至同一家庭的人的心目中)都是不道德的。也有很多道德只不過是傳統帶來的陋習,是不效率甚至會造成危險的
前者比方説,婚前性行爲是不是道德?家裏的年輕人可能覺得這很正常,老人可能覺得成何體統。同性戀是不是道德?有的人覺得違背天理,也有的人覺得存在就是天理
後者比方説,爲了孝順已經年老的父母而犧牲還年輕的孩子的教育的,甚至爲了孝順而放任老人胡作非爲虐待動物致死的
的確,人的善惡判斷很多時候是受到道德觀的左右的。但既然要理性討論,我們就應該盡量認識到各種道德觀的存在。把道德作爲主要評價標準只會讓人變得傲慢,居高臨下批評道德觀不同、思維方式不同甚至只是文化不同的人不道德,把自己的道德强加於人
请问题主:您有宗教信仰吗?
如果没有,我觉得来谈论宗教,就像太监讨论性生活一样,令人着迷,使人羡慕,但是没有意义,只是浪费自己和别人的时间。

个人,和个体的区别是什么?基本人权是什么?
借用西方保守派那种包容一切的观点:基督教优于伊斯兰,在于圣经中包容性的教义,即“神先于一切”,还有“爱你的邻居”,而不是砍掉卡菲勒的脑袋。

文明需以国来划分边界,以传统为方向,而不是以宗教、文化、教条、身份、种族、肤色、特征基因等等。

虽然不提霍布斯,但说起来就是比较温和,且更加理性的霍布斯。
你有没有看过德文原文。Gespenst 可不一定是魔鬼哦..


1,
德文杜登词典(1999年版的十卷本)对Gespenst(复数Gespenter)的释义为:「Furcht erregendes Spukwesen[in Menschengestalt]」。意思是:「引起恐惧的鬼魂之物[以人的形态出现]」。这也就是:「鬼,鬼怪,鬼神,鬼魂,幽灵」。

2,
德文布罗克豪斯百科词典(1997年第19版)
「民间和迷信中预示不祥、总是引起恐惧的鬼魂形象,大都以人形出现,不可与神话形象、神灵或女巫相等同。」

3,
Gespenst一般被翻译成汉语的“幽灵、鬼魅”

魅力离不开“鬼”,鬼原是很有魅力的东西。Gespenst可以溯源到spannen,spannen的现代含义是“把……绷紧、把……拉紧”,它的基本含义和ziehen差不多。给ziehen加前缀an,我们可以得到anziehen,而它的第一分词anziehend的意思就是“有吸引力的、有魅力的”。

说某物spannend,那就意味着它给人以张力,也就是说,你想离开它,但你却不能。鬼魅对人的吸引不是单纯的、甜腻的吸引,而是内含张力的吸引。

被鬼魅吸引是不好的,因为那是罪恶的源泉。我们深陷其中,心怀罪恶,却不能自拔。只是被幻象(Trugbild)吸引。幻象是欺骗人的(trügend)。

4、总结

根据1和2,含义为,人性的鬼怪。
根据3,这个词自带诱惑、欺骗的含义。

而中文从来不用幽灵一词形容任何事物,没有对应的概念。中文里幽灵有欺骗的含意吗?有诱惑的含意吗?有人形鬼怪的含意吗?

中文魔鬼这个词,才是正确的翻译。自带诱惑、欺骗、人形鬼怪为一体。只有魔鬼,才会欺骗你,诱惑你。

2、共产主义宣言,原文。
《此外,还存在着一切社会状态所共有的永恒的真理,如自由、正义等等。但是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3、
1,共产党的教义宣称,它自己是魔鬼。
2,它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就是废除道德,自由,正义,等等一切。

就像它在诗中写的的一样,我昙花一现,就是为了毁灭!
1,德文杜登词典(1999年版的十卷本)对Gespenst(复数Gespenter)的释义为:「Fu...

你抄的是这个吗? http://www.dswxyjy.org(dot) cn/n1/2019/0617/c427801-31162588.html 墙内网站警告
上面这个页面的摘录:
《新德汉词典》(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第3版)对Gespenst的释义为:“(1)鬼怪;幽魂,亡灵;幻象(2)[转,雅]幽灵(表示恐怖和危险)”。德文杜登词典(1999年版的十卷本)对Gespenst(复数Gespenter)释义:“Furcht erregendes Spukwesen [in Menschengestalt]”。意思是:“引起恐惧的鬼魂之物[以人的形态出现]”。这也就是:“鬼,鬼怪,鬼神,鬼魂,幽灵”。[3]该释义中的Spukwesen的主干Spuk,意为鬼魂、幽灵,或者(贬义)令人不可思的可怕的事情。词典还援引《宣言》首句作为Gespenst一词的名句。该词典以下两个词条颇具启发性。Gespensterschiff(幽灵船):“传说中载着死人漂浮在海上的船只。”Gespensterstude(幽灵时间):“午夜和一点之间的时间。”德文布罗克豪斯百科词典(1997年第19版)对Gespenst的解释是:“民间和迷信中预示不祥、总是引起恐惧的鬼魂形象,大都以人形出现,不可与神话形象、神灵或女巫相等同。”

首先你硬生生得把furchterregender spukender Geist (in Menschengestalt)写成了Furcht erregendes Spukwesen[in Menschengestalt]。
上面的划掉了,我手头的词典和上面的版本不同,现在觉得这算不上理由。
词典对Gespenst的解释确实加了个定语furchterregender(等同于英文的fearsome),但民间是有死了之后还未升入天国的人成为游魂的传说的,不一定是恶的。具体想不起来,我再考证考证。
--------------------------------
2、共产主义宣言,原文。
此外,还存在着一切社会状态所共有的永恒的真理,如自由、正义等等。但是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如果你凭借断章取义来读马教教义的话,那你所反对的并不是马教,而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邪教。
带上上下文之后:注意粗体部分!
Als die alte Welt im Untergehen begriffen war, wurden die alten Religionen von der christlichen Religion besiegt. Als die christlichen Ideen im 18. Jahrhundert den Aufklärungs-Ideen unterlagen, rang die feudale Gesellschaft ihren Todeskampf mit der damals revolutionären Bourgeoisie. Die Ideen der Gewissens- und Religionsfreiheit sprachen nur die Herrschaft der freien Konkurrenz auf dem Gebiete des Gewissens aus.

Aber wird man sagen, religiöse, moralische, philosophische, politische, rechtliche Ideen u. s. w. modificirten sich allerdings im Lauf der geschichtlichen Entwicklung. Die Religion, die Moral, die Philosophie, die Politik, das Recht erhielten sich stets in diesem Wechsel.

Es gibt zudem ewige Wahrheiten, wie Freiheit, Gerechtigkeit u. s. w., die allen gesellschaftlichen Zuständen gemeinsam sind. Der Kommunismus aber schafft die ewigen Wahrheiten ab, er schafft die Religion ab, die Moral, statt sie neu zu gestalten, er widerspricht also allen bisherigen geschichtlichen Entwicklungen.

Worauf reducirt sich diese Anklage? Die Geschichte der ganzen bisherigen Gesellschaft bewegte sich in Klassengegensätzen, die in den verschiedenen Epochen verschieden gestaltet waren.

可见,你所引用的“原文”是反共者对共产主义的控诉,而不是马教主的自我表白。

另外,浮士德中的Mephistopheles是Teufel而非Gespenst.
問題在於,很多宗教的聖書裏都寫著可以解釋成兩面的内容,通過斷章取義兩種對立的人都可以讓聖書爲自己背書...

問題在於,很多宗教的聖書裏都寫著可以解釋成兩面的内容,通過斷章取義兩種對立的人都可以讓聖書爲自己背書
比方説,佛教徒是不是應該打死蚊子?有人説不,因爲蚊子也是生命,不能殺生。有人説應該,因爲可以讓蚊子早死早超生,也是一種慈悲

所以才要多读,读经,要联系前后文,联系整体的教法来理解经文原本要表达的意思,要多看不同的解释,思考看看哪个才是正确的解释。

一切眾生對刑罰顫抖,一切眾生都害怕死亡。
推己及人後,人們不應親自或唆使他人殺生。

一切眾生對刑罰顫抖,生命對一切眾生都可愛。
推己及人後,人們不應親自或唆使他人殺生。

對喜歡樂的眾生,若人以棍杖傷害,
來為自己求快樂,來世他不得安樂。

對喜歡樂的眾生,若人不以杖傷害,
來為自己求快樂,來世他得到安樂。

《法句经》
佛教的说法是不杀生,不应该那么做,若有人说应该杀生,他估计对佛教了解得不多,却以佛教的名义来解释。就像中国出了个政策,要在全国所有范围布下摄像头,这冒犯了人民的隐私权,但有人却出来说应该,因为让人民的行为更加容易被追查,人民会更安全,这是一种国家对人民的慈悲,这是在滥用慈悲这个名词。

其他宗教我不清楚,但是佛教的解释是很清楚的。例如:
《中部註》──《破除迷障》(Papañcasūdanī)57

在不共通的:殺害生物為「殺生(pāṇātipāta)」;乃是殺戮、殺害生物而說。這裡的「生物」通俗上是指有情;從勝義上則指命根。對那生物、存生物想,以殺思[心],運用身、語門中的一門,生起採取斷那(生物)命根(的行動)為「殺生」。

在(殺害)無德的畜生趣等生物,小生物為小罪;(殺)大軀體者為大罪。為什麼?由於加行〔努力〕大的緣故;即使加行相等,也由於對象大(而得大罪)。對有德的人類等,在(殺害)微德的生物為小罪;大德行的生物,則為大罪。當知當身體和德行相等時,(兇手的)煩惱和攻擊是柔弱的為小罪;剛強的,則為大罪。

這(殺生)有五種構成要素:「是生物,生物想,殺心,攻擊,以及由那(攻擊)而死。」有六種方法:「親手的、命令、投擲、設陷阱〔固定的〕、明所成(與)神變所成。」

由於這(殺生的解釋)詳細義理非常複雜,因此我們無法詳細(解說),有意想要瞭解其它(解釋)者,可以查閱《律藏》的註釋──《普端嚴》(Samantapāsādikā)。

57 MA.i,pp.198-202; DhsA.pp.97-101.


二、《小誦經》的註釋──釋十學處
《小誦經》──(Khuddaka-pāṭha)《闡明勝義》 I。58

(有省略一些没贴过来)

如此顯示了由三歸依而進入(佛)教,為了顯示已進入(教法)的在家信徒[伍巴薩咖(upāsaka)]或出家者首先應當學的諸學處(sikkhāpada),已列出了學處誦,現在這本母(mātikā)乃是為了解釋其義:【23】
「這些由誰、何處、何時、為什麼而說?及那方式,
說了、作了確定,(並)從共同〔共通〕與不同〔差別〕(作確定)。
我當說那自性罪與制罪,
確定了那之後,(應當)從共通文句的辭和義,
對一切(學處)共同的(文句)作解說。
這時解說從前五(學處)的差別義理,
從殺生開始,從單一等,
同樣地從所緣、受持、破、大罪,
從方法、構成要素、等起、受、根、業,
從離與從果所應知的抉擇。
從此應當結合後五(學處)的結合,
所應說不共的,以及所應知的低劣等。」

(有省略一些没贴过来)

現在,對所說的:「這時解說從前五(學處)的差別義理,從殺生……略……從離與從果所應知的抉擇。」【26】這裡可以這麼說:「殺生(pāṇātipāta)」:當中的「生物(﹙pāṇa﹚息生)」是連結命根的蘊相續,或者執取那(蘊相續)所施設的有情。對那生物、存生物想,以殺思[心],運用身、語門中的一門,生起採取斷那(生物)命根(的行動)為「殺生」。

(有省略一些没贴过来)

如此,到此乃是這(十學處)中,「從殺生開始(前五學處)所應知的抉擇。」

(有省略一些没贴过来)

「從方法」:這裡,殺生有:「親手、命令、投擲、設陷阱〔固定的〕、明所成(與)神變所成」六種方法。
此中,以身或身所繫物而攻擊為親手的方法。這(親手的方法)從指定(和)未指定的分成兩種。
當中,指定的即攻擊所指定者,只有當那(被指定的眾生因此)而死,才成為業所繫;未指定的是:「願有(眾生)死!」如此以攻擊之緣凡有(眾生)死,(即成為業所繫)。而且這兩種方式導致(眾生)死,無論由當時的攻擊,或由那(攻擊)而後來生病(所致使其死亡),只在攻擊的剎那即為業所繫。以及為了殺死的目的而攻擊之,在該(攻擊)之時並未死,(後來)再以其它心攻擊之,假如後來(被攻擊者)因最初的攻擊而死,只有那(第一次攻擊)才成為業所縳。而在第二次的攻擊並沒有(犯)殺生。即使由兩次(攻擊)致死,也只在第一次的攻擊成為業所縳;(若)兩次(攻擊)並沒有死,則並沒有殺生(罪)。以多個(殺戮者)攻擊一位(被害者),也只是以此方式,凡由攻擊而死,那即成為業所縳。

在決定了之後命令為命令的方式。應記得這裡的業所縳,只在親手的方法所說之方式。而且當知這裡有六種決定:
「對象、時、場所、武器、威儀,
所做的差別」這六種命令的決定。【30】
在這些當中,「對象」──為被殺的生物。
「時」──為上午、下午等時,以及處在年輕等時。
「場所」──為「村莊、城鎮、叢林、阿蘭若或十字路
口」如此等。
「武器」──為「劍、箭或矛」如此等。
「威儀」──為「被殺者和殺戮者站立或坐著」如此等。
「所做的差別」為「貫穿、切斷、分裂或刮貝禿刑」如此等。
假如命令:「你殺(那眾生)」,(被命令者)違約(所命令的)對象而殺了其他(眾生),則命令者沒有受業所縳。當(被命令者)未違約而殺了那對象,命令者在命令的剎那,而被命令者在(被殺者)死的剎那,兩者都受業所縳。
時等也是以此方式。

「投擲的方法」──是指為了殺的目的以身或身所繫物而投擲攻擊(被害者)。這也有從指定(和)未指定的兩種區分。當知在此的業所縳即與先前所說的方式相同。
「設陷阱〔不動的〕」──乃為了殺戮的目的而挖陷坑、(放毒剌等在)凭靠處、(在其)近處安殺具,或提供藥、毒、機關等。這也有從指定(和)未指定的兩種區分。當知在此的業所縳只和先前所說的方式相同。然而,這是差別:當陷坑是向他人租來或免費給與的,假如(受害者)由該因緣而死,只有地主受業所縳。而且如果他或其他人將那裡(回填)使消失作成平地,或洗塵土者取走土塵,或掘根者掘了根而成為坑,或者由於天下雨而生成泥澤,有某(眾生)在那裡陷入或因陷在泥澤而死,只有地主受業所縳。假如由(那而獲得)所得,或者他人將
(陷坑)挖得更寬廣或更深,由那因緣有某(眾生)死了,則雙方都受業所縳;但若將根與根相連結,(或)在那裡作成陸地,則他可脫(罪)。
同樣地,在(安置)凭靠物等,只要那些還運作著(而殺了眾生),即受業所縳。
「明所成(vijjāmaya)的方法」:即為了殺(生)而誦明咒。
「神變所成(iddhimaya)的方法」:即為了殺(生)而運用業報所生的神變,就如持、敲打武器等。
「不與取」是以親手、命令等方法運用偷盜取、強迫取、隱藏取、【31】遍計取、籌(kusa)取,當知只是依照如前所說的那些區分。
非梵行等三(學處)只有親自的方法而已。
如此乃從方法對所應知的抉擇。

「從構成要素」:此中,「殺生」有五種構成要素:
「是生物,生物想,現起殺心,努力,以及由該(攻擊)而死。」

(有省略一些没贴过来)

58 《闡明勝義》1──是《小誦經》的註釋書,以下〈十學處〉的註釋是譯自本書第二部分的第二十二頁至第三十七頁(巴利聖典協會版)。

《南傳佛教在家居士須知》

我省略了不少,没全部都贴过来。你可以看到有解释字的意思,逐字解释,然后解释行为,构成的要素,怎么样犯,怎么样不犯,与案例等等,说得很清楚,详细的。

這裏恕我不能苟同
在場各位中國人應該都心知肚明,有很多時候法律是不講道理的。這裏我説的道理未必是道德,也可能是根本不合理的、會造成危險的(比方説一些不合理的交通限速)有的甚至在特定情況下不能達成的(比方説實際操作上無法達成的安全或環保規範)
所以不能簡單粗暴地把違反法律的行爲定義爲不好的行爲,有時候還真是法律的錯

我这边只是比喻,是假设那法律是好的,不好的恶法(如让人杀人等等)本来就不应该做,不应该跟随。

文章后面有说了,教义如果有错,信徒因此而犯错,教义也有责任。

比方説,如果法律規定某商品必須達到一個實際上不可能達成(就算達成也會虧本)的超高標準才能銷售,業者自然就會選擇造假。如果法律規定的標準是一個合理的可以達成的標準,很多人就不會去造假了
人類的法律是人類寫的,雖然名字起得很傲慢,和自然的定律一起叫law,但畢竟是人想出來的,必定是有不足的。不能不談法律的錯,也不能單單因爲一個人違法就説是他不對
應該責怪的應該不是他違法的事實,而是他「在有別的更好的選擇的情況下依然選擇了違法」這件事
比方説一個人餓到快死了,偷了一塊麵包只爲果腹,因爲除此之外他沒辦法得到其他食物了,這是他的錯嗎?
但如果一個人吃得很飽,還去麵包店偷麵包只爲了惡作劇,這不是他的錯嗎?同樣是偷了一塊麵包啊?

业者其实可以选择抗议,要求修改一个合理的规定,如果不能,他还可以选择不做,转业,而不是造假,造假不是唯一的选择。

两个例子里面,其实都是偷,都有偷盗的业。从法律上来说,相信会对第一个人从轻处理,但是,错了始终是错了不是吗?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原因,做了一件错事,始终是错了。就像父母打子女,觉得自己是为了子女好而打与纯粹因为自己不高兴而打子女,都是打,只是有些人可能会比较谅解第一种行为,但是这两种都是错误的行为。

道德也是同理,很多道德標準不是「普世」的而是「局部」的,有的標準在別人心目中(哪怕是同一國家甚至同一家庭的人的心目中)都是不道德的。也有很多道德只不過是傳統帶來的陋習,是不效率甚至會造成危險的
前者比方説,婚前性行爲是不是道德?家裏的年輕人可能覺得這很正常,老人可能覺得成何體統。同性戀是不是道德?有的人覺得違背天理,也有的人覺得存在就是天理
後者比方説,爲了孝順已經年老的父母而犧牲還年輕的孩子的教育的,甚至爲了孝順而放任老人胡作非爲虐待動物致死的
的確,人的善惡判斷很多時候是受到道德觀的左右的。但既然要理性討論,我們就應該盡量認識到各種道德觀的存在。把道德作爲主要評價標準只會讓人變得傲慢,居高臨下批評道德觀不同、思維方式不同甚至只是文化不同的人不道德,把自己的道德强加於人

在我心中,善与不善的判断标注是普世的,就好像自然的法则一样,你可以知道怎么做有什么结果,怎么做是应该的,怎么做是不应该的。
所以才要多读,读经,要联系前后文,联系整体的教法来理解经文原本要表达的意思,要多看不同的解释,思考看...

首先有每個字詞都註釋是好事,但大多數人在看到矛盾時只會選擇自己本來就喜歡的那個
所以十字教和伊斯蘭可以按照解經的方式變得看上去非常友好或極度排外
打蚊子這個例子只是剛好是我聽過的而已
再說業者選擇抗議(你知道不會有用,說不定還會被批評不愛國)或者轉業(現有器材、供應鏈都可能要重新來)其實都不是選擇

其實我想說的重點是這兩點
關於偷麵包,如果一個人在走投無路不得不偷一塊麵包來活下去,他偷了麵包還是造了業,那這業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因為他陷入了走投無路的境地而得的業?還是說他應該寧願餓死也不要去偷麵包?
事實上意大利真的有過類似事件,小偷被判無罪
然後關於普世的善,這又要如何判斷?
一些話題是比較容易的,但還有一些很難判斷,尤其是當有人深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善而你覺得那不是的時候
比方說,有的文化認為殺死不道德的家庭成員是一種正義行為,大義滅親,而不道德的範圍可能包括穿著風格不符合傳統之類別人看來完全沒問題的。成長於此類文化的一個人可能會殺了人也覺得自己是正義的,而且他周圍的大多數人甚至可能被殺的人都覺得這麼做理所應當,但這對其他文化的人是不能接受的
他們相信這是善,理由可以是避免骯髒的人污染世界、保護家族的其他成員、讓罪人不必繼續犯罪……可你不覺得這是善,那善就不是普世的
當年納粹真的相信自己是在拯救世界
你用你的善看世界,你覺得a是善的b是惡的,你可以用這個善惡觀看全世界,但別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每個人都戴著不盡相同的有色眼鏡看了說這個物件什麼顏色,是不會有結果的。如果存在一個普世的善惡,就像物件真正的顏色,那應該拿下有色眼鏡,捨棄善惡觀,可這可能嗎?
不管什么教义,只要落于文字和语言就一定是不完美的。佛教也是如此。
楼主是南传,会以普世的善恶为善恶的标准。到了北传,我们一定会提心,心中的善恶才是标准。所以佛经会有佛陀前世杀人救五百商人的故事。
可这两者都不是完美的。
北传佛教徒看到南传标准会觉得太死板。
但宗萨钦哲仁波切也建议,佛教徒应该先去学南传的戒律,说不能做什么就不能做什么。如果总是从心出发,绝对会给自己找无数接口去破戒。
当然,这一切的显现正说明佛陀的无常教法是非常准确的。
楼主的修学水平比较高,有没有考虑过,写一篇介绍佛教世界观的文章?一定有很多同学感兴趣。
你抄的是这个6...


共产主义纲领,来源于一个信奉撒旦的组织。马克思只是枪手。

《共产党宣言》脉络
1、说他自己是魔鬼。
2、说全欧洲联合起来围剿它,控诉它。
3、它辩解。

为什么200多年前,全欧洲要联合起来围剿共产主义?

时间来到2006年,欧洲又一次联合起来控诉它了。

欧洲理事会第1481号决议(英语:resolution 1481/2006)也就是《国际社会谴责极权共产政权的必要性》

https://www.voachinese.com/a/a-21-w2006-01-27-voa43-63048842/1043759.html

由46个成员国组成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日前通过一项决议,首次对共产党极权体制所犯罪行予以公开谴责,这是欧洲对纳粹罪行作出公开谴责半个世纪之后,再度对另一个极权体制罪行所做的公开谴责。决议要求原东欧共产国家修改教科书,为共产极权体制的牺牲者修建纪念碑。 
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46个成员国代表本周三通过一项历史性决议,首次对共产党极权体制罪行予以公开谴责。这一决议是根据瑞典国会代表团成员林德布劳的一份题为“共产极权专政罪行需要国际性谴责”的报告起草的。 
*报告罗列共产极权所犯罪行*
等等

在回头看,第一次欧洲联合起来,围剿控诉共产主义,那些罪名成立吗?成立。

共产主义纲领,来源于一个信奉撒旦的组织。马克思只是枪手。

请看,以下。

1920年2月8日,温斯顿•丘吉尔爵士(后来的英国首相)在报纸(Illustrated Sunday Herald)上发表文章说,从魏萨普(光照帮帮主)到马克思,这个世界范围的阴谋……在法国大革命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是十九世纪所有颠覆性运动的主要动力,现在又抓住了俄国人的头发(指苏联共产党夺取了国家政权)[6]。

1776年5月1日,信仰撒旦的亚当•魏萨普,成立了一个极其秘密的政治颠覆性组织:光照帮。

1782年7月,一些共机会领导,如,德国共济会的两个领导人(公爵Duke Ferdinand of Brunswick 和黑森卡尔王子 Prince Karl of Hesse)加入了光照帮。

1786年,被光照帮控制的共济会领导人又召开秘密大会,会上宣判了法国皇帝路易十六和瑞典国王(Gustavus III,1746-1792)的死刑。

1785年7月,魏萨普密谋的法国大革命的计划书,被巴伐利亚政府发现。

1786年,巴伐利亚政府开始大力镇压光照帮,并且把没收的这些秘密文件公开出版。

通过分析和整理光照帮这些被没收的秘密文件,人们把其主要的政治纲领归纳为以下几点:

废除所有王朝和各国政府 (Abolition of all ordered governments)

废除所有的宗教信仰 (Abolition of religion)。用一个所谓的“新宗教”来代替,这个新宗教就是基于唯物主义的无神论。

废除私有财产 (Abolition of private property,即“共产”)

废除继承 (Abolition of inheritance)

废除爱国主义(Abolition of patriotism),提倡国际主义。

废除家庭(Abolition of the family)。通过废除婚姻,以及和家庭相关的价值观和道德、伦理(即“共妻”)。

光照帮的最终目的,是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个由光照帮控制的、完全独裁的、没有人权和道德的世界性政府 (Creation of a world government) ,并且建立一个无所不在的特务系统。

比较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就发现,这些其实就是共产主义的宗旨。

3、光照帮的组织结构

从抄到的光照帮的原始文件中人们发现,光照帮会员分为严格的等级,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初级,中级,神秘(高级)。每一类下面又分若干等级。外面的两大类(初级和中级),类似那个“羊皮”,其中的会员仍然被告知是为了“人类的幸福大家庭”。只有进入神秘类的级别(高级)会员才逐渐被告知其真正的目的。

光照帮除了极其秘密之外,还具有金字塔形和军事化的组织结构,从入帮开始,就发毒誓:把生死交给组织;无条件和盲目服从上级,无限忠于组织;如果组织需要,根本不管对错都无条件地执行;保持沉默,严格保密,如果泄密将会受到严厉惩罚;定期向上司汇报思想……

除此之外,光照帮还有一个秘密特务系统。每一个会员都是一个特务,监视其他会员(相互监视)和周围的其他人(亲戚、朋友、敌人和其他人)

光照帮的核心领导机构称作“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uncil),由十二个高级会员( Areopagite)组成。帮主魏萨普领导最高委员会。


1785年,光照帮在纽约成立了美国的第一个秘密会所;1786年,在弗吉尼亚州成立了美国的第二个秘密会所。1798年9月,当时的美国总统华盛顿在给一位牧师的回信中承认了光照帮已经到达了美国。

4、1798年5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位牧师在布道中说:(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只不过是光照帮秘密系统的公开展现,光照帮已经在美国建立了分支(branches);

1798年7月19日,美国哈佛大学校长(David Pappin)发出警告,担心光照帮对美国政治和宗教的影响; 随后不久,耶鲁大学校长(Timothy Dwight)发表了类似的警告;1812年7月4日,哈佛大学校长(Rev. Joseph Willard)说,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光照帮已经在美国成立了一些秘密社团[6]。

5、1797年,法国的一位天主教耶稣会会士Abbe Barruel,研究了光照帮被没收的秘密文件后,出版了一个关于雅各宾历史的系列书籍(Memoirs Illustrating the History of Jacobinism),描述了光照帮和雅各宾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苏格兰爱丁堡皇家学会总书记、爱丁堡大学自然哲学教授约翰•儒比逊(John Robison),是当时有名的科学家(是报警器(siren)的发明者),曾经和发明蒸汽机的瓦特合作。他本人是共济会的高级会员,和光照帮有直接接触。他于1798年写了一本书(Proofs of a Conspiracy),把光照帮的阴谋揭露了出来。这两位作者相互独立,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1802年,曾经担任美国新罕布什尔州(New Hampshire)的州参议员Seth Payson出了一本书(Proof of the Illuminati),证实了前面两位作者的结论。

光照帮通过被其控制的法国“大东方共济会”(The Grand Orient of France,法国的共济总会)创立了雅各宾俱乐部(Jacobin Club),所以魏萨普又被称为是“雅克宾的教主”(Patriarch of the Jacobins)[27]。

雅各宾领袖罗伯斯比尔(Maximillien Robespierre,1758-1794)是光照帮会员。魏萨普曾经在法国学习时认识他的,后来任命他为雅各宾领袖。

1794年7月27日,罗伯斯比尔和其主要支持者上了断头台,从而结束了雅各宾的恐怖统治。但是,另一名光照帮会员走上了前台,这就是巴贝夫(Francois Noёl Babeyf,1760—1797,法国人。他在光照帮里的化名为“Gracchus”)。巴贝夫也是由米拉波发展加入光照帮的。

在雅各宾的恐怖专政时期,巴贝夫在巴黎公社的后勤部门工作[35]。热月政变后,巴贝夫受光照帮之命组织了一个秘密组织“平等会”,密谋夺取政权,建立劳动者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由于被人告密,他和密谋运动的其他领导人一起被当局逮捕。

1797年5月27日,巴贝夫被凡多姆高等法院判处死刑。巴贝夫主张取消个人财产,土地公有,鼓动人们起来消灭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人人平等的”所谓“共产主义公社”。马克思称巴贝夫为第一个“真正能动的共产主义政党”的奠基人。

光照帮创立了巴贝夫的“空想共产主义”。巴贝夫在上断头台之前的审判中,公开承认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幕后组织(光照帮)的代理人。巴贝夫宣传的共产主义思想,都来源于光照帮,为后来的《共产党宣言》奠定理论基础。

在1830年光照帮帮主魏萨普死之前,在1828年,法国大革命时和巴贝夫密谋的“平等会”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邦纳罗蒂(Philippe Buonarroti,1761 - 1837,意大利人),出版了《为平等而密谋》这本书,全面介绍巴贝夫的共产主义(“巴贝夫主义”),该书成为1830-40时代的那些“革命家”(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必读教科书。光照帮会员邦纳罗蒂是巴贝夫主义的代表人物。

1884年,费边社成立,是光照帮的分支组织。

1836年,“正义者同盟”成立。由“流亡者同盟”分化而来。宗旨推动巴贝夫的共产主义。

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在伦敦召开了第一次大会,并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

1847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又在伦敦召开第二次大会。

在1872年德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前言中,清楚地表明,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7年11月在伦敦召开的会议上,“委托”(commission)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共产主义者同盟这个组织写个宣言。

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一版中,没有马克思的名字,直到20年后,马克思的名字才出现在《共产党宣言》中。

马克思是共产主义者同盟雇佣的“枪手”

在中国,由于信息封锁和有意误导,人们都认为马克思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在西方,由于研究人员能够接触到许多原始的资料,他们发现马克思并不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如前所述,光照帮需要对巴贝夫的“空想共产主义”进行更新,于是出现了后来雇佣了马克思在现有文件的基础上整理和更新出了《共产党宣言》,其基本思想和观念早就有了。

1848年2月21日,《共产党宣言》出版了。马克思并不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光照帮创立了现代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共产主义的基本教义光照帮早就搞好了,包括共产主义的无神论和唯物论。


在光照帮的秘密金字塔结构中,进入高级的“神秘”类才能逐渐地知道其真正的目的。每一个级别都是为高一级别做准备的。“神秘”类分四个级别:

第一级别(最低级别):“牧师”(Priest or Pysterbian)。这个级别主要是关于废除人类的道德、宗教信仰、家庭、财产、国家等等所谓的“束缚”,回到人类原始的野蛮状态,以达到所谓的“平等和自由”;鼓动人民起来“革命”,等等

第二级别:“王子或摄政王”(Prince or Regent)。煽动仇恨,要极端仇视人类的现状,具有极大的热情来改变世界,摧毁王朝、政府和正常的社会秩序等等……进入光照帮高级管理阶层。(前面说的费边社,其执行委员会的一个成员就是光照帮的“王子”)

上面这两个级别还只是“次神秘”(Lesser Mysteries),下面两个称为“大神秘”(Grand Mysteries):

第三级别:“大博士或哲学家”(Magus or Philosopher)。这个级别主要是关于宗教信仰,摧毁“旧信仰”--对神的信仰,实行“新信仰”--绝对唯物论和无神论(但是魏萨普本人是魔教信徒),用这个“新信仰”来奴役人。现代无神论和唯物论是光照帮的政治阴谋,成了共产党的“宗教”。

最高级别:“王”(Rex or King)。“王”是关于“政体”的(polity)。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国际歌》)后,建立一个新的政治体制。在这个“新政体”(new Polity)中,上面说的“平等、自由”都没有了;“新政体”剥夺人所有的权利,建立一个没有人权和没有道德的绝对独裁的世界政府。

从“神秘”类级别中,我们看到了共产主义的真正来源和邪恶本性。所谓的“共产主义人类天堂”真正是人类的地狱!

每年的五月一日,称为“国际劳动节”,但是只在共产党的国家里实行。

真实的情况是,由于光照帮成立于1776年5月1日,“五一节”的真实原因是共产党庆祝光照帮的成立。

光照帮(共产党)几大主要目的之一是摧毁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以及道德、伦理,和价值观念等等。这是共产党如此仇视宗教信仰和道德的根源。

以上内容,详细请看以下文章。

挖出共产党的根(123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6/23056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7/23056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8/2305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9/%E5%8F%82%E8%80%83%E8%B5%84%E6%96%99-%E6%8C%96%E5%87%BA%E5%85%B1%E4%BA%A7%E5%85%9A%E7%9A%84%E6%A0%B9%EF%BC%88%E5%9B%9B%EF%BC%89-230566.html

大纪元退党网站
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共产党(魔教)在历史上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 (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打蚊子這個例子只是剛好是我聽過的而已
再說業者選擇抗議(你知道不會有用,說不定還會被批評不愛國)或者轉業(現有器材、供應鏈都可能要重新來)其實都不是選擇

不过这个例子我是第一次听到。

对我来说,人是能选择的,除了做坏事以外,人们还有一个不做坏事的选择。
關於偷麵包,如果一個人在走投無路不得不偷一塊麵包來活下去,他偷了麵包還是造了業,那這業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因為他陷入了走投無路的境地而得的業?還是說他應該寧願餓死也不要去偷麵包?
事實上意大利真的有過類似事件,小偷被判無罪
然後關於普世的善,這又要如何判斷?

关于偷盗的部份,他若偷食物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而犯下偷盗业,若不偷食物可能是为了守护自己的戒行。但是,我觉得他应该再尝试其他方法,真的实在没方法了,他还可以选择“借”那个面包,之后有钱时一定要还上,而不是选择偷盗,然后有钱时也不补偿回去。
然後關於普世的善,這又要如何判斷?
一些話題是比較容易的,但還有一些很難判斷,尤其是當有人深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善而你覺得那不是的時候
比方說,有的文化認為殺死不道德的家庭成員是一種正義行為,大義滅親,而不道德的範圍可能包括穿著風格不符合傳統之類別人看來完全沒問題的。成長於此類文化的一個人可能會殺了人也覺得自己是正義的,而且他周圍的大多數人甚至可能被殺的人都覺得這麼做理所應當,但這對其他文化的人是不能接受的
他們相信這是善,理由可以是避免骯髒的人污染世界、保護家族的其他成員、讓罪人不必繼續犯罪……可你不覺得這是善,那善就不是普世的
當年納粹真的相信自己是在拯救世界
你用你的善看世界,你覺得a是善的b是惡的,你可以用這個善惡觀看全世界,但別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每個人都戴著不盡相同的有色眼鏡看了說這個物件什麼顏色,是不會有結果的。如果存在一個普世的善惡,就像物件真正的顏色,那應該拿下有色眼鏡,捨棄善惡觀,可這可能嗎?

对我来说,善的作意造下的就是善的业,不善的作意,造下的就是不善的业,看他作意就知道是善还是不善了。

善与不善,是普世的。就好比不知道蜡烛的火焰是什么的孩子,好奇的去抓那火焰,他不知道火焰会烫到人,但是,他依然会被烫伤。不知道正在吃的食物里有毒药的人,吃了混有毒药的食物后,不会因为他不知道有毒而免疫,他依然会中毒。

第八 知与不知之作恶者
国王说:“尊者龙军。知而作恶或不知而作恶,谁之非福德为更大?”
长老说:“大王,不知而作恶者之非福德为较大。”
“尊者龙军,如是,我将加倍惩罚王子及侍臣中知而作恶者?”
“大王,意以为何?若有一灼热、焚烧、炽然之铁丸,一人不知而捉持,另一人知而捉持,谁人将受更严重之烫伤?”
“尊者,不知而捉持者将受更严重之烫伤。”
“大王,不知而作恶者之非福德为更大亦复如是。”
“尊者龙军,你甚敏捷。”

《弥林达问经》(解释一下,不知道的人,因为没防备,不知道会受伤,所以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真的相信在拯救世界的人,他们自然应该做好的行为,如果做着不好的行为,即使真的以为自己在拯救,那不好的行为依然有着业力。就好比劫富济贫,有的人不相信这个,只是打着这个旗号,有的人真的相信自己这么做是好的,但是,他依然有着偷盗的业力(虽然也有布施的业力)。

有些人把不应该做的当成应该做的,就好像把毒药当成食物一样,最后依然会中毒。

虽然行为是善还是恶是可以被区分的,普世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区分才是正确的区分方式,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相信应该这样区分,这也没方法,毕竟我们只能向人介绍这一切,愿意不愿意相信就是对方的事了。
不管什么教义,只要落于文字和语言就一定是不完美的。佛教也是如此。楼主是南传,会以普世的善恶为善恶的标...

其实是有解释说什么是善,什么是不善的。
思是造業的最主要因素,因為所採取的行動之善惡即決定于思。

http://wiki.sutta.org/wiki/%E4%B8%9A

諸法以意為前導,以意為主由意造。1
若人透過污染意,他或說話或造作,
從此痛苦跟隨他,如輪隨拉車(牛)之足。

諸法以意為前導,以意為主由意造。
若人透過清淨意,他或說話或造作,
從此快樂跟隨他,猶如影子不離身。

1 註:於此,法是指五蘊中的受、想、行,意則是指識。

《法句经》

其实,一个人造业,有时侯是很复杂的,举例:
有条蛇正在吞食一只青蛙,有个人为了救那只青蛙,他选择了杀害那条蛇,然后他去打死了那条蛇。

他造业的过程,出来救青蛙的心,还有这杀那条蛇的心,所以,他会有救一个生命的业和杀一个生命的业。

如果总是从心出发,绝对会给自己找无数接口去破戒。

底限破了一次,就会还有更多次,能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坚定的决意不再犯错的人始终不多。

_______
你之前说过净土的念佛三昧,我后来是有推理看看演变的过程(创始人可能是那么想的),如果想看,可以发给我净土的念佛的操作等原文,我读了,比较了自己的推论后,再写。
楼主的修学水平比较高,有没有考虑过,写一篇介绍佛教世界观的文章?一定有很多同学感兴趣。

主要还是转载,其实资料很多,只是多数人不知道有这些资料,不知道怎么找,自己写怕写错,无意中误导了别人。

觉得转载全书太长,很多人可能不看,所以还是以介绍为主,建议有兴趣的人自己去阅读,我只是介绍一些,解释一些。
真正的宗教都是勸人向善的,肯定不能採取暴力行為和反人類的行徑,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对我来说,人是能选择的,除了做坏事以外,人们还有一个不做坏事的选择。

所以那個選擇是?
因爲這樣的事件的確存在,甚至不只是中國,外國的特定業界也有存在
但是,我觉得他应该再尝试其他方法,真的实在没方法了,他还可以选择“借”那个面包,之后有钱时一定要还上,而不是选择偷盗,然后有钱时也不补偿回去。

首先如果沒事先徵得店家的同意,「借」麵包哪怕以後會還其實還是偷。生意是要在雙方同意的前提下才算生意。如果能夠徵得店家的同意,絕大多數店家也會覺得算了不用你還了,反正也不能期待他還得起
再説就算他「打算」補償回去,在補償回去之前不都是完全的偷?
虽然行为是善还是恶是可以被区分的,普世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区分才是正确的区分方式,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相信应该这样区分

沒錯,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不知道自己以爲的版本是不是正確的區分方式
假設說現代的普世價值是正確的善惡觀?或者假設說納粹思想才是正確的善惡觀?
要是納粹才是正確的,至少在我們能夠看到標準答案之前都將會相信普世價值是正確的,我們會按照和標準答案不同的方式去生存,等於是在吃慢性毒藥
當然,你可能會說某某經文裏寫道怎麽樣怎麽樣,所以我們才是正確的。但要是你站在相反的立場,你永遠可以用相反的視角去解讀,所以你現在解讀到普世價值是正確的這個結論未必因爲它真的是正確的,也可能是因爲你本來就比較接受這種思想
我們既無法證明自己的善惡觀是正確的,也無法證明任何人的任何觀念是正確的,而且這解釋不了任何東西
主要还是转载,其实资料很多,只是多数人不知道有这些资料,不知道怎么找,自己写怕写错,无意中误导了别人...

主要是俺的疑问比较多,不晓得哪个经有讲解,比如“须弥山、四大部洲在哪里”(除了咱们生活的地球)。俺考虑要不要开个帖子提问,又担心可能没人知道答案。
主要是俺的疑问比较多,不晓得哪个经有讲解,比如“须弥山、四大部洲在哪里”(除了咱们生活的地球)。俺考...

不同宗派会有不同的解释,有说都在地球的,也有说是整个银河系的。我倾向于这只是一个设立,在解释宇宙观上顺从了当时印度的思想。从藏传佛教角度来看,须弥山+四大部洲提供了简单且标准的观想方式。比如断法里面,你的身体就如须弥山一般,把身上的血肉布施给四洲的众生。

佛教的一些东西,类似几何里的辅助线,本身并不是真是存在,但你画这么一根线就能帮助自己解出答案。
不同宗派会有不同的解释,有说都在地球的,也有说是整个银河系的。我倾向于这只是一个设立,在解释宇宙观上...

肯定不会在地球上。
日月围绕须弥山的山腰“公转”,说明它非常大;
四大部洲漂浮在四方的海面上,可能是四个有生命的行星。如果假设成立,生活在上面的人类说不定就是“外星人”了。
所以那個選擇是?因爲這樣的事件的確存在,甚至不只是中國,外國的特定業界也有存在首先如果沒事先徵得店家...

选择是:如果要做坏事才能赚钱,我会选择不做坏事,哪怕这些不做坏事的选择可能导致亏损。

其实,别人不给的东西,拿了就算偷。我说的是他已经确定会偷的情况下,至少之后有能力时要补偿回去,好过偷了不还。

佛教这边是有具体的操作方法,修行到一定的程度,自己可以去印证这些说法的正确性,但是这也需要修行到一定的程度,而且不是每个人(其他宗教的信徒)都愿意相信。
主要是俺的疑问比较多,不晓得哪个经有讲解,比如“须弥山、四大部洲在哪里”(除了咱们生活的地球)。俺考...

我知道的是,南部的是地球。其他几个应该不是在地球,因为有描写他们的寿命(五百岁,一千岁)等等,与地球上人类的是有着不同的。

(3)(空間世間)如對有情世間一樣,亦知空間世間。便是他知道一輪圍世界的縱橫各有一百二十萬三千四百五十由旬,其周圍則為:
一切周圍有三百六十萬
又一萬三百五十的由旬。
此中:
說大地的厚數,
有二十四萬由旬。

支持大地的水:
安立於風中的水,
有四十八萬由旬的深度。

水的支持者:
上升於虛空的風,
有九十萬
又六萬由旬。
世間的建立成功。

在世間的安立中:
諸山最高的蘇迷盧,
深入大海的部份
與超出水面的相同,
各有八萬四千由旬。

又有踰健達羅,伊沙 羅,
竭地洛迦,蘇達捨那,
尼民達羅,毗那怛迦,
顏濕羯拿等的大山;2 2

它們的入海和高出水面,
自那蘇迷盧的數量
次第一半一半的低下來,
上面還有種種天寶的莊嚴。

在蘇迷盧的外面,
圍繞著七重大山,
為四大天王的住所,
又棲息著諸天與夜叉。

雪山之高,
五百由旬,
三千由旬的縱橫,
嚴以八萬四千的奇峰。

一株稱為奈迦的閻浮樹,
它的身幹的周圍十五由旬,
周圍幹枝的長度五十由旬,
伸展的直徑和高度
同樣的一百由旬。

閻浮洲便因那樹的巨大而得名,
和閻浮樹一樣大的樹有:阿修羅的基脫羅巴答利樹,迦樓羅的勝跋利樹,西俱耶尼洲(西牛貨洲)的迦藤跋樹,北俱盧洲的劫波樹,東毗提訶洲(東勝身洲)的西利娑樹,三十三天(忉利天)的巴利卻答迦樹。所以古人說:

巴答利樹,勝跋利樹,閻浮樹,
諸天的巴利卻答迦樹,
迦藤跋樹,劫波樹,
以及第七的西利娑樹。

輪圍山,
圍住全世界,
深入海底和超出水面的相同,
各有八萬二千由旬。

在世界之中的月輪,四十九由旬,日輪五十由旬。三十三天 一萬由旬,阿修羅天,阿鼻大地獄,閻浮洲也一樣大。西俱耶尼洲七千由旬,東毗提訶洲也一樣大。北俱盧洲八千由旬。一一大洲各有五百小島圍繞著,這樣的一切為一輪圍山,於一個世界之內。在世界與世界的中間是地獄。如是有無限的輪圍山,無限的世界,世尊以他無限的佛智都能瞭解通達。因為他這樣完全瞭解空間世間,所以說「遍知世間為世間解」。

附注:
22 踰健達羅(Yugandhara−−持雙山),伊沙 羅(Isadhara−−持軸山),竭地洛迦(Karavika−−郭公山),蘇達舍那(Sudassana−−善見山),尼民達羅(Nemindhara−−持邊山),毗那怛迦(Vinataka−−象鼻山),頞濕羯拿(Assakanna−−馬耳山)。
23 S.I,139.《雜阿含》一一八八經(大正二‧三二二 a)。

《清净道论》 第七 說六隨念品 (一)佛隨念 (五)(世間解)

第五 地住水上
国王说:“尊者龙军,你们说地住水上,水住风上,风住空中,我也不相信此说。”
于是长老贮水于滤水瓶里以示弥林达说 :“大王,譬如此水为风所持,彼水为风所持亦如此。”
“尊者龙军,你甚敏捷。”

《弥林达问经》

我对跟科学冲突的部份,我会想会不会是看的角度不同,比如那说法是不是可能是从天眼的角度来看的。
选择是:如果要做坏事才能赚钱,我会选择不做坏事,哪怕这些不做坏事的选择可能导致亏损。其实,别人不给的...

我相信理解別人也是很重要的
虧損對一些人而言意味著死亡
而且偷了故意不還和偷了沒能力還或沒機會還,結果上有差嗎?一個偷了有機會還的人被抓以後可能會自我催眠我沒機會還
我相信理解別人也是很重要的虧損對一些人而言意味著死亡而且偷了故意不還和偷了沒能力還或沒機會還,結果上...

对他们来说是这样,对我来说,一时的亏损和未来世会成熟的不善的果报比起来,孰轻孰重,还是很好判断的。

从行为上没差,对方都没收到钱,但是,从业的角度,至少心里想要还的人应该会比心里完全不想还的人来得轻一点点。
对他们来说是这样,对我来说,一时的亏损和未来世会成熟的不善的果报比起来,孰轻孰重,还是很好判断的。从...

沒錯,因為你沒站在他們的立場思考,你還在說「對他們…對我…」
活著還有機會贖罪
更不用說一個老闆可能負擔著員工們、員工家屬們和自己家人的命運。你虧損,你倒閉,你不作惡,可能有人因此失業

心裡想要還是不準的,一個人可能有錢了也不想還但被抓了以後就覺得自己想還了。越想越覺得自己當初真的想還啊?會把自己都騙進去的
沒錯,因為你沒站在他們的立場思考,你還在說「對他們…對我…」活著還有機會贖罪更不用說一個老闆可能負擔...

站在他们的立场,他们如果没将未来世的果报纳入思考,或者低估了,就可能不管。就好像说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但是还是有人不管而去抽烟一样,他们的理由也是各种各样。

所以,不能自己骗自己,自己再怎么骗自己,事实怎么样也不会改变,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站在他们的立场,他们如果没将未来世的果报纳入思考,或者低估了,就可能不管。就好像说抽烟有害身体健康,...

就算納入思考了也可以做一樣的選擇
如果有一個老闆願意為了養活家人、員工、員工的家人而承擔法律風險和撒謊的惡業,那他是不是同時也有自我犧牲幫助他人的善業?如果他為了保身和自己的來世而讓一群員工失業,是不是也是為了自私(只考慮自己的來世而不考慮別人的現世)在作惡?
就算納入思考了也可以做一樣的選擇如果有一個老闆願意為了養活家人、員工、員工的家人而承擔法律風險和撒謊...

有骗人的恶业,如果有想着为了帮助他人,也有帮助的业力。所以果报可能就是人家不相信他等等,也有人帮助他的果报。(但是,这始终不应该,不应该通过骗人,害人的手段来帮助人,被骗,被害的人不应该成为他要帮助的人的代价)

他没那个让人失业的目地就没有,他支撑不下去就关闭,没钱了不可能强撑去雇佣人,这本来就很合理,毕竟不能要求别人作恶来承担别人的事情。员工如果将一切推到他身上,让他负担 ,这是不应该的,他们的工作是他们的责任,不是老板的(又不是无缘无故,恶意开除)。
有骗人的恶业,如果有想着为了帮助他人,也有帮助的业力。所以果报可能就是人家不相信他等等,也有人帮助他...

但如果他知道這麼做可能導致公司倒閉眾人失業的後果卻還是如此選擇,能不能理解成把別人置於更大的風險(雖然未必發生什麼事情,但有更大幾率發生)只為了保身?如果一個人明確的想到「我不要造假的風險和這個撒謊的惡業,哪怕我這麼做會讓一群人失業、陷入痛苦甚至被扭曲」那這是不是某種自私?這麼想還這麼實施是不是也是一種惡?
但如果他知道這麼做可能導致公司倒閉眾人失業的後果卻還是如此選擇,能不能理解成把別人置於更大的風險(雖...

偏偏那么去想真的很怪,不过人的思想本来就很乱跳的,但是,雇佣合同都说好了,就是契约,不能负担,强撑只会让被伤害的人痛苦,让自己痛苦。不能只看员工,还要看自己的业力,以及其他会被造假、撒谎伤害到的人。都是平等的,不应该为了一些人的利益去损害其他人的利益。
偏偏那么去想真的很怪,不过人的思想本来就很乱跳的,但是,雇佣合同都说好了,就是契约,不能负担,强撑只...

當然,這個故事的前提就是規範是不合理的、以現情況根本無法被達到的情況下(比方說極高的環保要求)而不是本來就合理的規定(比方說基本藥物安全)
本來一個負責任的大人要做任何決定都是要看自己的決定會帶來的影響,包括對自己和別人的影響的。所以如果有人在此劇本選擇了造假並爭取營業,就是付出失去誠信、規範的代價選擇了作為企業的生存,如果選擇放棄並爭取轉業,就是以虧損和倒閉或裁員的風險為代價選擇自己的誠信。不論哪種都是「為了XX我不惜犧牲OO」的意思
我理解你的意思,這麼操作不是不可以。我只是說這是不是另一種自私?
換句話說,在考慮到自己的業報的情況下,為了維護自己的業報而犧牲他人在現世的利益,是不是也是另一種惡?
當然,這個故事的前提就是規範是不合理的、以現情況根本無法被達到的情況下(比方說極高的環保要求)而不是...

好吧,假如是在极其苛薄的要求下,造假也不影响到别人的情况下,还是有骗,但是可能没伤害到别人(造假),只骗了别人。

要看他怎么想,是想着做正确的事,没想到牺牲别人,还是有想着要牺牲别人。

照顾自己,也不应该伤害到别人,他人的利益,本来就不应该一定要靠他来供给,别人可不是小孩子,责任不能都推给他,他可以转业,同时做好最好的移交选择,剩下的就与他无关了。假如有一群人(船坏了)掉在海里,一个同样落水了,想救人的人,在大家(包括自己)都随着时间而在慢慢的下沉的情况下,是应该先寻找到岸,再去救人,还是应该先不管岸在哪里,先去周围“救”其他人,游过去看看其他人有没有缺少食物、淡水,先帮他们解决食物、淡水的问题?有些东西有主次之分,先后的区别。
葛亦民 黑名单
神经七24、每个人都有良心、理智、宗教观念与永生的企求,这是人有灵魂的凭据,传道书说:“神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不错,我们捉不到灵魂,但我们可以觉察灵魂的表显,就是崇高的德性,伟大的舍己为人的行为,道德宗教的观念,忠诚,友谊,爱情,信实……凡此种种,都是抽象的,无一是物质所可能产生出来的一种感觉,绝非猿猴所能学得的。身体的表显,一切都是生理的,感觉的,所以精神的表显不可能是从身体的那一部分产生出来的。什么是脑子呢?脑子不过是一堆物质,物质怎能发生精神作用呢?如果,灵魂不过是脑子,那么这一切人类独有的特征,这些超过物质的精神作用,都成为不可能。
科学研究表明:无神论品德高于宗教徒!有相关论文和数据!
最重要的一点:三大宗教都鼓励杀人,诈骗!尤其是佛教!
宗教不可证伪,不可重复,漏洞百出!还在骗钱!戒律让人得病!断人寿命!不得好死!
>> 真正的宗教都是勸人向善的,肯定不能採取暴力行為和反人類的行徑,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暴力肯定是不能暴力,但是反人类的话,神本主义宗教都是反人类的,因为有的时候人认为是恶的,在神看来反倒是善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